大唐西域记-唐-玄奘卷十

卷十 第 867b 页
卷十 第 926a 页

大唐西域记卷第十(十七国)

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大总持寺沙门辩机撰


* 伊烂拿钵伐多国
* 瞻波国
* 羯朱嗢祇罗国
* 奔那伐弹那国
* 迦摩缕波国
* 三摩呾吒国
* 耽摩栗底国
* 羯罗拿苏伐剌那国
* 乌荼国
* 恭御陀国
* 羯𩜁(力甑反)伽国
* 憍萨罗国
* 案达罗国
* 驮那羯磔迦国
* 珠利耶国
* 达罗毗荼国
* 秣罗矩吒国

伊烂拿钵伐多国,周三千馀里。国大都城北
临殑伽河,周二十馀里。稼穑滋植,花果具繁。气序和畅,风俗淳质。伽蓝十馀所,僧徒四
千馀人,多学小乘正量部法。天祠二十馀所,
异道杂居。近有邻王废其国君,以大都城
持施众僧。于此城中建二伽蓝,各减千
僧,并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

大城侧,临殑伽河,有伊烂拿山,含吐烟霞,
蔽亏日月,古今仙圣继踵栖神,今有天祠
尚遵遗则。在昔如来亦尝居此,为诸天、人
广说妙法。大城南有窣堵波,如来于此三
月说法。其傍则有过去三佛坐及经行遗迹
之所。

三佛经行西不远,有窣堵波,是室缕多频设
底拘胝(唐言闻二百亿。旧译曰亿耳,谬也)苾刍生处。昔此城有
卷十 第 926b 页 T51-0926.png
长者,豪贵巨富,晚有继嗣,时有报者,辄
赐金钱二百亿,因名其子闻二百亿。洎乎
成立,未曾履地,故其足蹠毛长尺馀,光润
细软,色若黄金。珍爱此儿,备诸玩好,自
其居家以至雪山,亭传连隅,僮仆交路,凡
须妙药,递相告语,转而以授,曾不踰时,
其豪富如此。世尊知其善根将发,也命没
特伽罗子而往化焉。既至门下,莫由自
通。长者家祠日天,每晨朝时东向以拜。是
时尊者以神通力,从日轮中降立于前。长
者子疑日天也,因施香饭而归,其饭香气
遍王舍城。时频毗娑罗王骇其异馥,命使
历问,乃竹林精舍没特伽罗子自长者家持
来,因知长者子有此奇异,乃使召焉。长者
承命,思何安步?泛舟鼓棹,有风波之危;
乘车驭象,惧蹶踬之患。于是自其居家,
至王舍城,凿渠通漕,流满芥子,御舟安止,
长縆以引。至王舍城,先礼世尊。世尊告曰:
「频毗娑罗王命使召汝,无过欲见足下毛
耳。王欲观者,宜结跏坐。伸脚向王,国法
当死。」长者子受诲而往,引入廷谒。王欲
视毛,乃跏趺坐,王善其有礼,特深珍爱。
亦既得归,还至佛所。如来是时说法诲喻,
闻而感悟,遂即出家。于是精勤修习,思求
果證,经行不舍,足遂流血。世尊告曰:「汝善
男子,在家之时知鼓琴耶?」曰:「知。」「若然者,以
此为喻。弦急则声不合韵,弦缓则调不和
雅,非急非缓,其声乃和。夫修行者亦然。急
则身疲心怠,缓则情舒志逸。」承佛指教,奉以
卷十 第 926c 页 T51-0926.png
周旋,如是不久,便获果證。

国西界殑伽河南,至小孤山,重巘嶜崟,昔
佛于此三月安居,降薄句罗药叉。山东南
岩下大石上,有佛坐迹,入石寸馀,长五尺
二寸,广二尺一寸,其上则建窣堵波焉。次南
石上则有佛置捃稚迦(即澡瓶也。旧曰军持,讹略也)迹,
深寸馀,作八出花文。佛坐迹东南不远,
有薄句罗药叉脚迹,长尺五六寸,广七八
寸,深减二寸。药叉迹后有石佛坐像,高六
七尺。次西不远有佛经行之处。其山顶上
有药叉故室。次北有佛足迹,长尺有八寸,
广馀六寸,深可半寸,其迹上有窣堵波。
如来昔日降伏药叉,令不杀人食肉,敬受
佛戒,后得生天。此西有温泉六七所,其水
极热。国南界大山林中多诸野象,其形伟大。
从此顺殑伽河南岸东行三百馀里,至瞻
波国(中印度境)

瞻波国,周四千馀里。国大都城北背殑伽
河,周四十馀里。土地垫湿,稼穑滋盛。气序温
暑,风俗淳质。伽蓝数十所,多有倾毁,僧徒二
百馀人,习小乘教。天祠二十馀所,异道杂
居。都城垒砖,其高数丈,基址崇峻,却敌高
险。在昔劫初,人物伊始,野居穴处,未知宫
室。后有天女,降迹人中,游殑伽河,濯流
自媚,感灵有娠,生四子焉。分赡部洲,各
擅区宇,建都筑邑,封畺画界,此则一子
之国都,赡部洲诸城之始也。城东百四五十
里,殑伽河南,水环孤屿,崖巘崇峻,上有
天祠,神多灵感。凿崖为室,引流成沼,花林
卷十 第 927a 页 T51-0927.png
奇树,巨石危峰,仁智所居,观者忘返。国南
境山林中,野象猛兽群游千数。自此东行四
百馀里,至羯朱嗢祇罗国(彼俗或谓羯蝇揭罗国。中印度境)

羯朱嗢祇罗国,周二千馀里。土地泉湿,稼穑
丰盛,气序温,风俗顺。敦尚高才,崇贵学
艺。伽蓝六七所,僧徒三百馀人。天祠十所,异
道杂居。自数百年,王族绝嗣,役属邻国,所
以城郭丘墟,多居村邑。故戒日王游东印度,
于此筑宫,理诸国务,至则葺茅为宇,去
则纵火焚烧。国南境多野象。北境去殑
伽河不远,有大高台,积垒砖石,而以建
焉,基址广峙,刻雕奇制,周其方面镂众
圣像,佛及天形区别而作。自此东渡殑伽
河,行六百馀里,至奔那伐弹那国(中印度境)

奔那伐弹那国,周四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三
十馀里。居人殷盛,池馆花林往往相间。土地
卑湿,稼穑滋茂。般核娑果既多且贵,其果
大如冬瓜,熟则黄赤,剖之中有数十小
果,大如鹤卵,又更破之,其汁黄赤,其味甘
美。或在树枝,如众果之结实,或在树根,
若伏苓之在土。气序调畅,风俗好学。伽蓝
二十馀所,僧徒三千馀人,大小二乘,兼功综
习。天祠百所,异道杂居,露形尼乾寔繁其
党。

城西二十馀里有跋始婆僧伽蓝。庭宇显敞,
台阁崇高。僧徒七百馀人,并学大乘教法,东
印度境硕学名僧多在于此。其侧不远有
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昔者如来三月在
此为诸天、人说法之处,或至斋日,时烛
卷十 第 927b 页 T51-0927.png
光明。其侧则有四佛坐及经行遗迹之所。
去此不远复有精舍,中作观自在菩萨像,
神鉴无隐,灵应有徵,远近之人,绝粒祈请。自
此东行九百馀里,渡大河,至迦摩缕波国
(东印度境)

迦摩缕波国,周万馀里。国大都城周三十馀
里。土地泉湿,稼穑时播。般核娑果、那罗鸡
罗果,其树虽多,弥复珍贵。河流湖陂,交带城
邑。气序和畅,风俗淳质。人形卑小,容貌釐
黑。语言少异中印度。性甚犷暴,志存强学。
宗事天神,不信佛法。故自佛兴以迄于
今,尚未建立伽蓝,招集僧侣。其有净信之
徒,但窃念而已。天祠数百,异道数万。

今王本那罗延天之祚胤,婆罗门之种也,字
婆塞羯罗伐摩(唐言日胄),号拘摩罗(唐言童子)。自据
畺土,奕叶君临,逮于今王,历千世矣。
君上好学,众庶从化,远方高才,慕义客游,
虽不淳信佛法,然敬高学沙门。初,闻有
至那国沙门在摩揭陀那烂陀僧伽蓝,自远
方来,学佛深法,殷勤往复者再三,未从来
命。时尸罗跋陀罗论师曰:「欲报佛恩,当弘
正法,子其行矣,勿惮远涉。拘摩罗王世宗
外道,今请沙门,斯善事也,因兹改辙,福利
弘远。子昔起广大心,发弘誓,愿孤游异
域,遗身求法,普济含灵,岂徒乡国?宜忘得
丧,勿拘荣辱,宣扬圣教,开导群迷,先物
后身,忘名弘法。」于是辞不获免,遂与使
偕行,而会见焉。拘摩罗王曰:「虽则不才,常
慕高学,闻名雅尚,敢事延请。」曰:「寡能褊智,
卷十 第 927c 页 T51-0927.png
猥蒙流听。」拘摩罗王曰:「善哉!慕法好学,
顾身若浮,踰越重险,远游异域。斯则王
化所由,国风尚学。今印度诸国多有歌
颂摩诃至那国《秦王破阵乐》者,闻之久矣,
岂大德之乡国耶?」曰:「然,此歌者,美我
君之德也。」拘摩罗王曰:「不意大德是此国
人,常慕风化,东望已久,山川道阻,无由自
致。」曰:「我
大君圣德远洽,仁化遐被,殊俗异域拜阙称
臣者众矣。」拘摩罗王曰:「覆载若斯,心冀朝
贡。今戒日王在羯朱嗢祇罗国,将设大施,
崇树福慧,五印度沙门、婆罗门有学业者,
莫不召集。今遣使来请,愿与同行。」于是
遂往焉。此国东山阜连接,无大国都,境接西
南夷,故其人类蛮獠矣。详问土俗,可两
月行,入蜀西南之境,然山川险阻,嶂气氛
沴,毒蛇毒草,为害滋甚。国之东南野象群
暴,故此国中象军特盛。从此南行千二三
百里,至三摩呾吒国(东印度境)

三摩呾吒国,周三千馀里。滨近大海,地遂卑
湿。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稼穑滋植,花果繁
茂。气序和,风俗顺。人性刚烈,形卑色黑,好学
勤励,邪正兼信。伽蓝三十馀所,僧徒二千馀
人,并皆遵习上座部学。天祠百所,异道杂
居,露形尼乾,其徒甚盛。去城不远有窣堵
波,无忧王之所建也。昔者如来为诸天、人
于此七日说深妙法。傍有四佛坐及经行
遗迹之所。去此不远,伽蓝中有青玉佛像,
其高八尺,相好圆备,灵应时效。从此东北大
卷十 第 928a 页 T51-0928.png
海滨山谷中,有室利差呾罗国。次东南大海
隅有迦摩浪迦国。次东有堕罗钵底国。次东
有伊赏那补罗国。次东有摩诃瞻波国,即此
云林邑是也。次西南有阎摩那洲国。凡此
六国,山川道阻,不入其境,然风俗壤,界声
闻可知。自三摩呾吒国西行九百馀里,
至耽摩栗底国(东印度境)

耽摩栗底国,周千四五百里。国大都城周十
馀里。滨近海垂,土地卑湿。稼穑时播,花果
茂盛。气序温暑,风俗躁烈。人性刚勇,邪正兼
信。伽蓝十馀所,僧众千馀人。天祠五十馀
所,异道杂居。国滨海隅,水陆交会,奇珍异
宝,多聚此国,故其国人大抵殷富。城侧窣堵
波,无忧王所建也。其傍则有过去四佛坐及
经行遗迹之所。自此西北行七百馀里,至
羯罗拿苏伐剌那国(东印度境)

羯罗拿苏伐剌那国,周四千四五百里。国大
都城周二十馀里。居人殷盛,家室富饶。土地
下湿,稼穑时播,众花滋茂,珍果繁植。气序
调畅,风俗淳和。好尚学艺,邪正兼信。伽蓝十
馀所,僧徒二千馀人,习学小乘正量部法。
天祠五十馀所,异道寔多。别有三伽蓝,不
食乳酪,遵提婆达多遗训也。

大城侧有络多未知僧伽蓝(唐言赤泥)。庭宇显敞,
台阁崇峻。国中高才达学、聪敏有闻者,咸
集其中,警诫相成,琢磨道德。初,此国未信
佛法时,南印度有一外道,腹锢铜鍱,首戴
明炬,杖策高步,来入此城,振击论鼓,求欲
谈议。或者问曰:「首腹何异?」曰:「吾学艺多能,
卷十 第 928b 页 T51-0928.png
恐腹拆裂;悲诸愚闇,所以持照。」时经旬
日,人无问者,询访髦彦,莫有异人。王曰:
「合境之内,岂无明哲?客难不酬,为国深
耻。宜更营求,访诸幽隐。」或曰:「大林中有异
人,其自称曰沙门,强学是务,今屏居幽寂,久
矣于兹,非夫体法合德,何能若此者乎?」王
闻之,躬往请焉。沙门对曰:「我,南印度人也,
客游止此,学业肤浅,恐黜所闻。敢承来
旨,不复固辞。论议无负,请建伽蓝,招集
僧徒,光赞佛法。」王曰:「敬闻,不敢忘德。」沙门
受请,往赴论场。外道于是诵其宗致,三万
馀言。其义远,其文约,苞含名相,网罗视
听。沙门一闻究览,辞义无谬,以数百言,辩
而释之,因问宗致。外道辞穷理屈,杜口不
酬。既折其名,负耻而退。王深敬德,建此伽
蓝,自时厥后,方弘法教。

伽蓝侧不远有窣堵波,无忧王所建也,在
昔如来于此七日说法开导。其侧精舍,过去
四佛坐及经行遗迹之所。有数窣堵波,并是
如来说法之处,无忧王之所建也。从此西
南行七百馀里,至乌荼国(东印度境)

乌荼国,周七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
土地膏腴,谷稼茂盛,凡诸果实,颇大诸国,异
草名花,难以称述。气序温暑,风俗犷烈。人貌
魁梧,容色釐黮。言辞风调,异中印度。好学
不倦,多信佛法,伽蓝百馀所,僧徒万馀人,
并皆习学大乘法教。天祠五十所,异道杂
居。诸窣堵波凡十馀所,并是如来说法之处,
无忧王之所建也。
卷十 第 928c 页 T51-0928.png

国西南境大山中,有补涩波祇釐僧伽蓝,其
石窣堵波极多灵异,或至斋日,时烛光明。
故诸净信,远近咸会,持妙花盖,竞修供养。
承露盘下,覆钵势上,以花盖笴,置之便住,
若磁石之吸针也。此西北山伽蓝中有窣堵
波,所异同前。此二窣堵波者,神鬼所建,灵
奇若斯。

国东南境临大海滨,有折利呾罗城(唐言发行)。周
二十馀里,入海商人、远方旅客,往来中止之
路也。其城坚峻,多诸奇宝。城外鳞次有五伽
蓝,台阁崇高,尊像工丽。南去僧伽罗国二
万馀里,静夜遥望,见彼国佛牙窣堵波上宝
珠光明。离然如明炬之悬烛也。自此
西南大林中行千二百馀里,至恭御陀国
(东印度境)

恭御陀国,周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
滨近海隅,山阜隐轸,土地垫湿,稼穑时播。
气序温暑,风俗勇烈。其形伟,其貌黑。粗有礼
义,不甚欺诈。至于文字,同中印度,语言
风调,颇有异焉。崇敬外道,不信佛法。天祠
百馀所,异道万馀人。国境之内,数十小城,接
山岭,据海交,城既坚峻,兵又敢勇,威雄邻
境,遂无强敌。国临海滨,多有奇宝,螺贝珠
玑,斯为货用。出大青象,超乘致远。从此西
南入大荒野,深林巨木,干霄蔽日,行千四五
百里,至羯𩜁(力甑反)伽国(南印度境)

羯𩜁伽国,周五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
里。稼穑时播,花果具繁,林薮联绵,动数百里。
出青野象,邻国所奇。气序暑热,风俗躁暴,
卷十 第 929a 页 T51-0929.png
性多狷犷,志存信义。言语轻捷,音调质正,
辞旨风则,颇与中印度异焉。少信正法,
多遵外道,伽蓝十馀所,僧徒五百馀人,习
学大乘上座部法。天祠百馀所,异道甚众,多
是尼乾之徒也。

羯𩜁伽国在昔之时,民俗殷盛,肩摩毂击,举
袂成帷。有五通仙栖岩养素,人或陵触,
退失神通,以恶咒术残害国人,少长无
遗,贤愚俱丧。人烟断绝,多历年所,颇渐迁居,
犹未充实,故今此国人户尚少。

城南不远有窣堵波,高百馀尺,无忧王之所
建也。傍有过去四佛坐及经行遗迹之所。
国境北垂,大山岭上有石窣堵波,高百馀尺,
是劫初时人寿无量岁,有独觉于此入寂
灭焉。自此西北山林中行千八百馀里,至
憍萨罗国(中印度境)

憍萨罗国,周六千馀里,山岭周境,林薮连接。
国大都城周四十馀里。土壤膏腴,地利滋盛。
邑里相望,人户殷实。其形伟,其色黑。风俗刚
猛,人性勇烈。邪正兼信,学艺高明。王,刹帝
利也。崇敬佛法,仁慈深远。伽蓝百馀所,僧
徒减万人,并皆习学大乘法教。天祠七十馀
所,异道杂居。

城南不远有故伽蓝,傍有窣堵波,无忧王
之所建也。昔者,如来曾于此处现大神通,
摧伏外道。后龙猛菩萨止此伽蓝,时此国王
号娑多婆诃(唐言引正)。珍敬龙猛,周卫门庐。时提
婆菩萨自执师子国来求论义,谓门者
曰:「幸为通谒。」时门者遂为白。龙猛雅知
卷十 第 929b 页 T51-0929.png
其名,盛满钵水,命弟子曰:「汝持是水,示
彼提婆。」提婆见水,默而投针。弟子持钵,怀
疑而返。龙猛曰:「彼何辞乎?」对曰:「默无所
说,但投针于水而已。」龙猛曰:「智矣哉,若
人也!知几其神,察微亚圣,盛德若此,宜速
命入。」对曰:「何谓也?无言妙辩,斯之是欤?」曰:
「夫水也者,随器方圆,逐物清浊,弥漫无
间,澄湛莫测。满而示之,比我学之智周
也;彼乃投针,遂穷其极。此非常人,宜速
召进。」而龙猛风范懔然肃物,言谈者皆伏抑
首。提婆素挹风徽,久希请益,方欲受
业,先骋机神,雅惧威严,升堂僻坐,谈玄
永日,辞义清高。龙猛曰:「后学冠世,妙辩光
前,我惟衰耄,遇斯俊彦,诚乃写瓶有寄,传
灯不绝,法教弘扬,伊人是赖。幸能前席,雅
谈玄奥。」提婆闻命,心独自负,将开义府,先
游辩囿,提振辞端,仰视质义。忽睹威颜,
忘言杜口,避坐引责,遂请受业。龙猛曰:
「复坐,今将授子至真妙理,法王诚教。」提婆
五体投地,一心归命,曰:「而今而后,敢闻命矣。」

龙猛菩萨善闲药术,餐饵养生,寿年数百,
志貌不衰。引正王既得妙药,寿亦数百。王
有稚子,谓其母曰:「如我何时得嗣王位?」
母曰:「以今观之,未有期也。父王年寿已数
百岁,子孙老终者盖亦多矣。斯皆龙猛福力
所加,药术所致。菩萨寂灭,王必殂落。夫龙
猛菩萨智慧弘远,慈悲深厚,周给群有,身
命若遗。汝宜往彼,试从乞头,若遂此志,
当果所愿。」王子恭承母命,来至伽蓝,门者
卷十 第 929c 页 T51-0929.png
敬惧,故得入焉。时龙猛菩萨方赞诵经行,
忽见王子,伫而谓曰:「今夕何因,降迹僧
坊,若危若惧,疾驱而至?」对曰:「我承慈母馀
论,语及行舍之士,以为含生宝命,经语
格言,未有轻舍报身,施诸求欲。我慈母曰:
『不然。十方善逝,三世如来,在昔发心,逮乎
證果,勤求佛道,修习戒忍。或投身𩚅兽,
或割肌救鸽,月光王施婆罗门头,慈力王
饮饿药叉血,诸若此类,羌难备举。求之先
觉,何代无人?』今龙猛菩萨笃斯高志,我有
所求,人头为用,招募累岁,未之有舍。欲行
暴劫杀,则罪累尤多,虐害无辜,秽德彰显。
惟菩萨修习圣道,远期佛果,慈沾有识,惠
及无边,轻生若浮,贱身如朽,不违本愿,
垂允所求!」龙猛曰:「俞,诚哉是言也!我求佛
圣果,我学佛能舍,是身如响,是身如泡,流
转四生,去来六趣,宿契弘誓,不违物欲。
然王子!有一不可者,其将若何?我身既终,汝
父亦丧,顾斯为意,谁能济之?」龙猛俳佪顾
视,求所绝命,以乾茅叶自刎其颈,若利
剑断割,身首异处。王子见已,惊奔而去。门
者上白,具陈始末,王闻哀感,果亦命终。


西南三百馀里至跋逻末罗耆釐山(唐言黑蜂)
岌然特起,峰岩峭险,既无崖谷,宛如全石。
引正王为龙猛菩萨凿此山中,建立伽蓝。
去山十数里,凿开孔道,当其山下,仰凿疏
石。其中则长廊步檐,崇台重阁,阁有五层,
层有四院,并建精舍,各铸金像,量等佛身,
妙穷工思,自馀庄严,唯饰金宝。从山高峰
卷十 第 930a 页 T51-0930.png
临注飞泉,周流重阁,交带廊庑。疏寮外穴,
明烛中宇。

初,引正王建此伽蓝也,人力疲
竭,府库空虚,功犹未半,心甚忧戚。龙猛谓曰:
「大王何故若有忧负?」王曰:「辄运大心,敢
树胜福,期之永固,待至慈氏。功绩未成,财
用已竭,每怀此恨,坐而待旦。」龙猛曰:「勿忧。
崇福胜善,其利不穷,有兴弘愿,无忧不
济。今日还宫,当极欢乐,后晨出游,历览山
野,已而至此,平议营建。」王既受诲,奉以周
旋。龙猛菩萨以神妙药,滴诸大石,并变为
金。王游见金,心口相贺,回驾至龙猛所曰:
「今日畋游,神鬼所惑,山林之中,时见金聚。」
龙猛曰:「非鬼惑也。至诚所感,故有此金,宜
时取用,济成胜业。」遂以营建,功毕有馀。于
是五层之中,各铸四大金像,馀尚盈积,充诸
帑藏。招集千僧,居中礼诵。龙猛菩萨以释
迦佛所宣教法,及诸菩萨所演述论,鸠集
部别,藏在其中。故上第一层唯置佛像及
诸经论,下第五层居止净人、资产、什物,中间
三层僧徒所舍。

闻诸先志曰:引正王营建已毕,
计工人所食盐价,用九拘胝(拘胝者,唐言亿)金钱。
其后僧徒忿诤,就王平议。时诸净人更相谓
曰:「僧徒诤起,言议相乖,凶人伺隙,毁坏伽
蓝。」于是重阁反拒,以摈僧徒。自尔已来,
无复僧众。远瞩山岩,莫知门径。时引善
医方者入中疗疾,蒙面入出,不识其路。
从此大林中南行九百馀里,至案达罗国
(南印度境)

案达罗国,周三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
卷十 第 930b 页 T51-0930.png
里,号瓶耆罗。土地良沃,稼穑丰盛。气序温
暑,风俗猛暴。语言辞调异中印度,至于文
字,轨则大同。伽蓝二十馀所,僧徒三千馀人。
天祠三十馀所,异道寔多。

瓶耆罗城侧不远有大伽蓝,重阁层台,制穷
剞劂,佛像圣容,丽极工思。伽蓝前有石窣
堵波,高数百尺,并阿折罗(唐言所行)阿罗汉之所
建也。

所行罗汉伽蓝西南不远有窣堵波,无忧王
之所建也,如来在昔于此说法,现大神通,
度无量众。

所行罗汉伽蓝西南行二十馀里,至孤山,山
岭有石窣堵波,陈那(唐言授)菩萨于此作《因
明论》。

陈那菩萨者,佛去世后,承风染衣。智
愿广大,慧力深固,悯世无依,思弘圣教。以
为因明之论,言深理广,学者虚功,难以成
业,乃匿迹幽岩,迁神寂定,观述作之利
害,审文义之繁约。是时崖谷震响,烟云变
釆,山神捧菩萨高数百尺,唱如是言:「昔
佛世尊善权导物,以慈悲心,说《因明论》,综
括妙理,深究微言。如来寂灭,大义泯绝。今者,
陈那菩萨福智悠远,深达圣旨,因明之论,重
弘兹日。」菩萨乃放大光明,照烛幽昧。时此
国王深生尊敬,见此光明相,疑入金刚定,
因请菩萨證无生果。陈那曰:「吾入定观察,
欲释深经,心期正觉,非愿无生果也。」王
曰:「无生之果,众圣欣仰,断三界欲,洞三明
智,斯盛事也,愿疾證之。」陈那是时心悦王
请,方欲證受无学圣果。时妙吉祥菩萨知
卷十 第 930c 页 T51-0930.png
而惜焉,欲相警诫,乃弹指悟之,而告曰:「惜
哉!如何舍广大心,为狭劣志,从独善之怀,
弃兼济之愿?欲为善利,当广传说慈氏菩
萨所制《瑜伽师地论》,导诱后学,为利甚大。」
陈那菩萨敬受指诲,奉以周旋。于是覃
思沈研,广因明论。犹恐学者惧其文微辞
约也,乃举其大义,综其微言,作《因门论》,以
导后进。自兹已后,宣畅瑜伽,盛业门人,有知当世。从此林野中南行千馀里,至驮
那羯磔迦国(亦谓大安达逻国。南印度境)

驮那羯磔迦国,周六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四
十馀里。土地膏腴,稼穑殷盛。荒野多,邑居少。
气序温暑,人貌釐黑。性猛烈,好学艺。伽蓝
鳞次,荒芜已甚,存者二十馀所,僧徒千馀人,
并多习学大众部法。天祠百馀所,异道寔
多。

城东据山有弗婆势罗(唐言东山)僧伽蓝,城西据
山有阿伐罗势罗(唐言西山)僧伽蓝,此国先王为
佛建焉。奠川通径,疏崖峙阁,长廊步檐=担【宫】【甲】檐檐,
枕岩接岫,灵神警卫,圣贤游息。自佛寂灭,
千年之内,每岁有千凡夫僧同入安居,其解安居日,皆證罗汉,以神通力凌虚而
去;千年之后,凡、圣同居;自百馀年,无复僧
侣,而山神易形,或作豺狼,或为猿狖,惊恐
行人,以故空荒,阒无僧众。

城南不远有大
山岩,婆毗吠伽(唐言清辩)论师住阿素洛宫待
见慈氏菩萨成佛之处。论师雅量弘远,至德
深邃,外示僧祛之服,内弘龙猛之学。闻摩
揭陀国护法菩萨宣扬法教,学徒数千,有
卷十 第 931a 页 T51-0931.png
怀谈议,杖锡而往。至波吒釐城,知护法菩
萨在菩提树,论师乃命门人曰:「汝行诣菩
提树护法菩萨所,如我辞曰:『菩萨宣扬遗
教,导诱迷徒,仰德虚心,为日已久。然以宿
愿未果,遂乖礼谒。菩提树者,誓不空见,见
当有證,称天人师。』」护法菩萨谓其使曰:「人
世如幻,身命若浮,渴日勤诚,未遑谈议。」人
信往复,竟不会见。论师既还本土,静而思
曰:「非慈氏成佛,谁决我疑?」于观自在菩
萨像前诵《随心陀罗尼》,绝粒饮水,时历三
岁。观自在菩萨乃现妙色身,谓论师曰:「何
所志乎?」对曰:「愿留此身,待见慈氏。」观自在
菩萨曰:「人命危脆,世间浮幻,宜修胜善愿,
生睹史多天,于斯礼觐,尚速待见。」论师
曰:「志不可夺,心不可贰。」菩萨曰:「若然者,
宜往驮那羯磔迦国城南山岩执金刚神所,
至诚诵持《执金刚陀罗尼》者,当遂此愿。」论
师于是往而诵焉。三岁之后,神乃谓曰:
「伊何所愿,若此勤励?」论师曰:「愿留此身,待
见慈氏。观自在菩萨指遣来请,成我愿者,
其在神乎?」神乃授秘方,而谓之曰:「此岩石
内有阿素洛宫,如法行请,石壁当开,开即
入中,可以待见。」论师曰:「幽居无睹,讵知佛
兴?」执金刚曰:「慈氏出世,我当相报。」论师受
命,专精诵持,复历三岁,初无异想,咒芥
子以击石,岩壁豁而洞开。是时百千万众观
睹忘返,论师跨其户而告众曰:「吾久祈请,
待见慈氏,圣灵警祐,大愿斯遂,宜可入此,
同见佛兴。」闻者怖骇,莫敢履户,谓是毒蛇
卷十 第 931b 页 T51-0931.png
之窟,恐丧身命。再三告语,唯有六人从入。
论师顾谢时众,从容而入,入之既已,石壁还
合,众皆怨嗟,恨前言之过也。自此西南行
千馀里,至珠利耶国(南印度境)

珠利耶国,周二千四五百里。国大都城周十
馀里。土野空旷,薮泽荒芜。居户寡少,群盗公
行。气序温暑,风俗奸宄。人性犷烈,崇信外
道。伽蓝颓毁,粗有僧徒。天祠数十所,多露
形外道也。

城东南不远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
如来在昔曾于此处现大神通,说深妙法,
摧伏外道,度诸天人。

城西不远有故伽蓝,提婆菩萨与罗汉论
议之处。初,提婆菩萨闻此伽蓝有嗢呾罗
(唐言上)阿罗汉,得六神通,具八解脱,遂来远寻,
观其风范。既至伽蓝,投罗汉宿。罗汉少欲知足,唯置一床。提婆既至,无以为席,乃
聚落叶,指令就坐。罗汉入定,夜分方出。提
婆于是陈疑请决,罗汉随难为释,提婆寻
声重质,第七转已,杜口不酬,窃运神通力,
往睹史多天请问慈氏。慈氏为释,因而告
曰:「彼提婆者,旷劫修行,贤劫之中,当绍佛
位,非尔所知,宜深礼敬。」如弹指顷,还复本
座,乃复抑扬妙义,剖析微言。提婆谓曰:「此
慈氏菩萨圣智之释也,岂仁者所能详究哉?」
罗汉曰:「然,如来旨。」于是避席礼谢,深加
敬叹。从此南入林野中,行千五六百里,至
达罗毗荼国(南印度境)

达罗毗荼国,周六千馀里,国大都城号逮
卷十 第 931c 页 T51-0931.png
志补罗,周三十馀里。土地沃壤,稼穑丰盛,多
花果,出宝物。气序温暑,风俗勇烈。深笃信
义,高尚博识,而语言、文字少异中印度。伽
蓝百馀所,僧徒万馀人,皆遵学上座部法。
天祠八十馀所,多露形外道也。如来在世,
数游此国,说法度人,故无忧王于诸圣迹
皆建窣堵波。

逮志补罗城者,即达磨波罗
(唐言护法)菩萨本生之城。菩萨,此国大臣之长子也。
幼怀雅量,长而弘远。年方弱冠,王姬下降。礼
筵之夕,忧心惨悽,对佛像前殷勤祈请。至
诚所感,神负远遁,去此数百里,至山伽蓝,
坐佛堂中。有僧开户,见此少年,疑其盗
也,更诘问之,菩萨具怀指告,因请出家。众
咸惊异,遂允其志。王乃宣命,推求遐迩,
乃知菩萨神负远尘。王之知也,增深敬异。
自染衣已,笃学精勤,令问风范,语在前
记。

城南不远有大伽蓝,国中聪睿同类萃止。
有窣堵波,高百馀尺,无忧王所建也。如来
在昔于此说法,摧伏外道,广度人、天。其
侧则有过去四佛坐及经行遗迹之所。自此
南行三千馀里,至秣罗矩吒国(亦谓枳秣罗国。南印度境)

秣罗矩吒国,周五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四十
馀里。土田舄卤,地利不滋。海渚诸珍,多聚
此国。气序炎热,人多釐黑。志性刚烈,邪正
兼崇。不尚游艺,唯善逐利。伽蓝故基,寔多
馀址,存者既少,僧徒亦寡。天祠数百,外道甚
众,多露形之徒也。

城东不远有故伽蓝,庭宇荒芜,基址尚在,无
卷十 第 932a 页 T51-0932.png
忧王弟大帝之所建也。其东有窣堵波,崇基
已陷,覆钵犹存,无忧王之所建立。在昔如来
于此说法,现大神通,度无量众,用彰圣迹,
故此标建。岁久弥神,祈愿或遂。

国南滨海有秣剌耶山,崇崖峻岭,洞谷深涧。
其中则有白檀香树、栴檀你婆树。树类白
檀,不可以别,唯于盛夏,登高远瞻,其
有大蛇萦者,于是知之。犹其木性凉冷,
故蛇盘也。既望见已,射箭为记,冬蛰之后,
方乃采伐。羯布罗香树松身异叶,花果斯
别,初采既湿,尚未有香,木乾之后,循理
而析,其中有香,状若云母,色如冰雪,此所
谓龙脑香也。

秣剌耶山东有布呾洛迦山,山径危险,岩
谷敧倾,山顶有池,其水澄镜,流出大河,
周流绕山二十匝,入南海。池侧有石天宫,
观自在菩萨往来游舍。其有愿见菩萨者,
不顾身命,厉水登山,忘其艰险,能达之
者,盖亦寡矣。而山下居人,祈心请见,或作
自在天形,或为涂灰外道,慰喻其人,果遂其
愿。

从此山东北海畔有城,是往南海僧伽
罗国路。闻诸土俗曰:从此入海,东南可三
千馀里,至僧伽罗国(唐言执师子,非印度之境)
大唐西域记卷第十
卷十 第 932b 页 T51-0932.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