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高僧传-唐-道宣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39c 页


续高僧传卷第三

大唐西明寺沙门释道宣撰

*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唐京师胜光寺中天竺沙门波颇传一

唐京师清禅寺沙门释慧赜传二

唐京师纪国寺沙门释慧净传三

波罗颇迦罗蜜多罗。唐言作明知识。或一
云波颇。此云光智。中天竺人也。本刹利王
种。姓刹利帝。十岁出家。随师习学。诵一洛
叉大乘经可十万偈。受具已后便学律藏。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0a 页 T50-0440.png
博通戒网心乐禅思。又随胜德修习定
业。因修不舍经十二年末复南游摩伽陀
国那烂陀寺。值戒贤论师盛弘十七地论。
因复听采。以此论中兼明小教。又诵一洛
叉偈小乘诸论。波颇识度通敏器宇冲邃。博
通内外研精大小。传灯教授同侣所推。承
化门人。般若因陀罗跋摩等。学功树绩深达
义纲。今见领徒本国匡化。为彼王臣之
所钦重。但以出家释子不滞一方。六月一
移任缘靡定。承北狄贪勇未识义方。法藉
人弘敢欲传化。乃与道俗十人展转北行。
达西面可汗叶护衙所。以法训勖曾未浃旬。
特为戎主深所信伏。日给二十人料。旦夕
祇奉。同侣道俗咸被珍遇。生福增敬日倍
于前。武德九年。高平王出使入蕃。因与相
见。承此风化将事东归。而叶护君臣留恋
不许。王即奏闻。下敕徵入。乃与高平同来
谒帝。以其年十二月达京。敕住兴善。释
门英达莫不修造。自古教传词旨。有所未
踰者。皆委其宗绪。括其同异。内计外执指
掌释然。徵问相雠披解无滞。乃上简闻。蒙
引内见。躬传法理无爽对扬。赐綵四十
段。并宫禁新纳一领。所将五僧加料供给。
重频慰问劳接殊伦。至三年三月。上以诸有
非乐。物我皆空。眷言真要无过释典。流通
之极岂尚翻传。下诏所司。搜扬硕德备经
三教者一十九人。于大兴善创开传译。沙
门慧乘等證义。沙门玄谟等译语。沙门慧赜
慧净慧明法琳等缀文。又敕上柱国尚书左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0b 页 T50-0440.png
仆射房玄龄。散骑常侍太子詹事杜正伦。参
助勘定。光禄大夫太府卿萧璟。总知监护。
百司供送四事丰华。初译宝星经。后移胜
光。又译般若灯大庄严论。合三部三十五卷。
至六年冬。勘阅既周。缮写云毕。所司详读乃
上闻奏。下敕各写十部散流海内。仍赐颇
物百段。馀承译僧有差束帛。又敕太子庶
子李百药制序。具如论首。波颇意在传
法。情望若弦。而当世盛德自私诸己。有人
云。颇侥倖时誉取驰于后。故聚名达废
讲经论。斯未是弘通者时。有沙门灵佳。卓
荦拔群妙通机会。对监护使具述事理云。
颇远投东夏情乖名利。欲使道流千载声
振上古。昔符姚两代。翻经学士乃有三千。
今大唐译人不过二十。意在明德同證。信
非徒说。后代昭奉无疑于今耳。识者佥议
攸同。后遂不行。时为太子染患众治无效。
下敕迎颇入内。一百馀日。亲问承对不亏
帝旨。疾既渐降辞出本寺。赐绫帛等六十段
并及时服十具。颇誓传法化不惮艰危。远
度葱河来归震旦。经途所亘四万有馀。躬
赍梵本望并翻尽。不言英彦有坠纶言。
本志颓然雅怀莫诉。因而搆疾自知不救。
分散衣资造诸净业。端坐观佛遗表施身。
下敕特听。寻尔而卒于胜光寺。春秋六十有
九。东宫下令给二十人。舆尸坐送至于山
所。阇维既了。沙门玄谟收拾馀骸。为之起
塔于胜光寺。在乘师塔东。即贞观七年四月
六日也。有识同嗟法轮辍轸。四年之译三帙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0c 页 T50-0440.png
献功。掩抑慧灯望照惑累。用兹弘道未
敢有闻。既而人丧法崩归愆斯及。伊我东
鄙匪咎西贤。悲夫。

释慧赜。俗姓李。荆州江陵人。早悟非常神思
锋逸。九岁投本邑隐法师出家。隐体其精
爽异伦。即度为沙弥。讲授之暇诲以幽奥。
赜领牒玄理曾不再思。执卷诵文纸盈四
十。荆楚秀望钦而美之。初从隐听涅槃法
华。后别听三论。皆剖析新奇。抗拟摽会。
开皇中年江陵寺。大兴法席群师云赴。道
俗以赜嘉绩夙成。咸欲观其器略。共请为
法主。顾惟披导有旨。因而践焉。甫年十二。
创开涅槃。比事吐词义高常伯。论难相继。
辩答冷然。少长莫不缄心。颂声载路。荆州
刺史宜龙公元寿。闻其幼誉。惊挺亲驾谒焉。
素倍前闻大相褒赏。以事奏闻云。希世卓
秀者也。登即有诏。令本州备礼所在恭
送。既达京辇殊蒙慰引。赐纳僧伽梨并衣
一袭。仍令住清禅寺。从容法侣敦悦玄
儒。才藻屡扬汲引无竭。预有衣冠士族。皆
来展造门庭。莫不赞其洽闻博达。机捷之
谓也。末厌烦梗思济清神。乃从应禅
师。禀资心学。掩关两载。情蹈诸门。遂语默
于贤圣之间。谈授于经纬之理。值隋氏云丧
法事沦亡。道阕当年情欣栖静。以大业末
岁。移卜终南之高冠岭。因岩构室疏素形
心。会唐运勃兴苍生攸济。赜不滞物我。来
从帝城。讲诲暂扬。倾都请道。武德年内释
侣云繁。屡建法筵皆程气宇。时延兴寺。百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1a 页 T50-0441.png
座讲仁王经。王公卿士并从盛集。沙门吉藏
爰竖论宗。声辩天临贵贱倾目。赜才施锐
责。言清理诣思动几微神彩惊越四部
骇心百辟。藏顾而叹曰。非惟论辩难继。抑
亦银钩罕踪。今上在蕃亲观论府。深相结
纳拟为师友。六使来召令赴别第。赜以生
名杀身之累。由来有人。退让馀词一不闻
命。及贞观开译。诏简名僧众以文笔知名
兼又统详论旨。乃任为翻论之笔。译讫奏
闻。有敕赐帛百匹衣服一具。赜又著论序
曰般若灯论者。一名中论。本有五百偈。借
灯为名者。无分别智有寂照之功也。举中
标目者。鉴亡缘观等离二边也。然则灯本
无心智也。亡照法性平等。中义在斯。故寄
论以明之也。若夫寻论滞旨。执俗迷真。
颠倒断常之间。造次有无之内。守名丧实
攀叶亡根者。岂欲尔哉。盖有由矣。请试陈
之。若乃构分别之因。招虚妄之果。惑累熏
其内识。恶友结其外缘。致使慢耸崇山见
深沧海恚火难触词锋罕当。闻说有而快
心。听谈空而起谤。六种偏执各谓非偏。五
百论师诤陈异论。或将邪乱正。或以伪齐
真。识似悟而翻迷。教虽通而更壅。可谓捐
珠玩石。弃宝负薪。观画怖龙。寻迹怯
象。爱好如此。良可悲夫。龙树菩萨救世挺
生。呵嗜欲而发心。阅深经而自鄙。蒙独
尊之悬记。然法炬于阎浮。且其地越初依。
功超伏位。既穷一实且究二能。佩两印而
定百家。混三空而齐万物。点尘劫数历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1b 页 T50-0441.png
试诸难。悼彼群迷故作斯论。文玄旨妙破
巧申工。被之钝根多生怯退。有分别明菩
萨者。大乘法将体道居衷。遐览真言为其
释论。开秘密藏赐如意珠。略广相成师
资互显。至如自乘异执郁起千端。外道殊
计纷然万绪。驴乘竞驰于驾驷。萤火争耀
于龙烛。莫不标其品类显厥师宗。玉石既
分玄黄也判。西域染翰乃有数家。考实析
微此为精诣。若含通本末有六千偈。梵文
如此。翻则减之。我皇帝。神道迈于羲皇。陶
铸侔于造化。崇本息末。无为太平。守母存
子不言而治。以为圣教东流年淹数百。而
亿象所负阙者犹多。希见未闻劳于寤
寐。中天竺国三藏法师波颇蜜多罗。学兼半
满博综群诠。丧我怡神搜玄养性。游方在
念利物为怀。故能附弋传身举烟命伴。
冒冰霜而越葱岭。犯风热而度沙河。时
积五年途经四万。以大唐贞观元年。顶戴
梵文至止京辇。昔秦徵童寿苦用戎兵。汉
请摩腾远劳蕃使。讵可方兹感应道契冥
符。家国休祥德人爰降。有司奏见。殊悦帝
心。敕住兴善胜光。即传新经之始。仍召义
学沙门及王公宰辅。对翻此论。研覈幽旨。
去华存实。目击则欣其会理。函杖则究
其是非。文虽定而覆详。义乃明而重审。岁
在寿星。检勘云毕。其为论也。观明中道。
而存中失观。空显第一而得一乖空。然
司南之车本示迷者。照胆之镜为鉴邪人。
无邪则镜无所施。不迷则车不为用。斯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1c 页 T50-0441.png
论破申。其犹此矣。虽复斥内遮外尽妄
穷真。而存乎妙存。破如可破。荡荡焉。恢
恢焉。迎之靡测其源。顺之罔知其末。信
是蓥心神之砥砺。越溟海之舟舆。骇昏
识之雷霆。照幽途之日月者矣。此土先有
中论四卷。本偈大同。宾头卢伽为之注解
晦其部执。学者昧焉。此论既兴可为龟镜。
庶明达君子。详而味之。序成未即闻上。帝
敕秘书监虞世南作序。见赜之所制。叹
咽无以加焉。因奏闻上。仍以序列于卷
首。所在传写缄于经藏。以贞观十年四月六
日终于所住。春秋五十有七。葬于京郊之
东。列隧立碑颂其芳德。太常博士褚亮为
文。自赜之知道。伦等崇其辩机。时俗以
拟慧乘。固为笃论。词注难穷。无施不遂。
讲华严大品涅槃大智度摄大乘及中百诸
论。皆筌释章部决滞有闻。又诵涅槃法
华。音文淳美。时为众述。清啭动神。又抽
减什物。用写藏经。寻阅才止便修虔奉。又
善导达众首舒畅物情。为诸文雄之所称
叙。特明古迹偏晓书画。京华士子屡陈真
伪。皆资其口实定其人世。文章词体颇预
能流。草[柰*页]笔功名疏台府。每有官供胜集。
必召而处其中。公卿执纸请书填赴。赜随
纸赋笔飞骤如风。藻蔚雄态绮华当世。故
在所流咏耽玩极多。悬诸屏障。或铭座右。
著集八卷行世。

释慧净。俗姓房氏。常山真定人也。家世儒宗。
乡邦称美。净即隋朝国子博士徽远之犹子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2a 页 T50-0442.png
也。生知天挺雅怀篇什。风格标峻器宇冲邈。
年在弱岁早习丘坟。便晓文颂荣冠闾里。
十四出家。志业弘远。日颂八千馀言。总持
词义罕有其比。游听讲肆咨质硕疑。徵
究幽微每臻玄极。听大智度及馀经部。神
釆孤拔见闻惊异。有志念论师。驰名东夏。
时号穷小乘之岩穴也。乃从听习杂心婆
沙。学周两遍大义精通。根叶搜求务括清
致。由是嘉声远布。学徒钦属。开皇之末来
仪帝城。屡折重关更驰名誉。大业初岁。
因寻古迹至于槐里。遇始平令杨宏集诸
道。俗于智藏寺欲令道士先开道经。于时
法侣虽殷。无敢抗者。净闻而谓曰。明府盛
结四部铨衡两教。窃有未喻。请咨所疑。何
者宾主之礼自有常伦。其犹冠屦不可颠
倒。岂于佛寺而令道士先为主乎。明府教
义有序。请不坠绩。令曰有旨哉。几误诸
后即令僧居先坐。得无辱矣。有道士于永
通。颇挟时誉。令怀所重。次立义曰。有物混
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令
即命言申论。仍曰。法师必须词理切对。不
得犯平头上尾。于时令冠平帽。净因戏曰。
贫道既不冠帽。宁犯平头。令曰。若不犯平
头。当犯上尾。净曰。贫道脱屣升床。自可
上而无尾。明府解巾冠帽。可谓平而无
头。令有腼容。净因问通曰有物混成。为体
一故混。为体异故混。若体一故混。正混之
时已自成一。则一非道生。若体异故混。未
混之时已自成二。则二非一起先生道冠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2b 页 T50-0442.png
馀列。请为稽疑。于是通遂茫然。忸怩无对。
净曰。先生既能开关延敌。正当鼓怒馀勇。
安得事如桃李更生荆棘。仍顾令曰。明府
既为道助。何以救之。令遂𧹞然。尔后频有
援救。皆应机偃仆。罔非覆轨。自尔大小双
玩研味逾深。注述之馀寻绎无暇。却扫闲室
统略旧宗。缵述杂心玄文。为三十卷。包
括群典笼罩古今。四远英猷皆参沈隐。末
又以俱舍所译词旨宏富虽有陈迹未尽
研求。乃无师独悟思择名理。为之文疏三十
馀卷。遂使经部妙义接纽明时。罽宾正宗
传芳季绪。学士颖川庾初孙。请注金刚般
若。乃为释文举义。郁为盛作。穷真俗之教
原。尽大乘之秘要。遐迩流布书写诵持。文
学词林传诸心口声绩相美接肩恒闻。太
常博士褚亮。英藻清拔名誉早闻。钦此芳猷
为之序引。其词曰。若夫大块均形。役智从
物。情因习改。性与虑迁。然则达鉴穷览。皎
乎先觉。炳慧炬以出重昏。拔爱河而升彼
岸。与夫轮转万劫盖染六尘。流遁以徇
无涯。舛駮而趋捷径。不同日而言也。颖
川庾初孙。早弘笃信。以为般若所明归于
正道。显大乘之名相。标不住之宗极。出乎
心虑之表。绝于言像之外。是以结发受持
多历年所。虽妙音演说成诵不亏。而灵源
邃湛或有未悟。嗟迷方之弗远。眷砥途
而太息。属有慧净法师。博通奥义。辩同炙
輠理究连环。庾生入室研畿。伏膺善诱。乘
此誓愿仍求注述。法师悬镜忘疲。衢樽自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2c 页 T50-0442.png
满。上凭神应之道。傍尽心机之用。敷畅微
言宣扬至理。曩日旧疑涣焉冰释。今兹妙义
朗若霞开。为像法之梁栋。变群生之耳目。
辞峰秀上。映鹫岳而相高。言泉激壮。赴龙
宫而竞远。且夫释教西兴。道源东注。世阅
贤智才兼优洽。精该睿旨罕见其人。今
则沙门重阐。藉甚当世。想此玄宗郁为
称首。岁惟阉茂始创怀油。月躔仲吕爰
兹绝笔。缁俗攸仰轩盖成阴。扣钟随其大
小。鸣剑发其光釆。一时学侣专门受业。同
涉波澜递相传授。方且顾蔑林远。俯视安
生。独步高衢对扬正法。辽东真本。望悬金
而不刊。指南所寄。藏群玉而无朽。岂不
盛哉。岂不盛哉。武德初岁。时为三府官
寮上下咸集延兴。京城大德竞陈言论。有
清禅法师。立破空义。声色奋发厉逸当时。
相府记室王敬业。启上曰。登座法师义锋难
对。非纪国慧净无以挫其锐者。即令对
论。净曰。今在英雄之侧。厕龙象之间。奉对
上人难为高论。虽然敢藉敛秋霜之威。
布春雨之泽。使慧净咨质小疑。令法师揄
扬大慧。岂非佛法之盛哉。因问曰。未审破
空。空有何破。答曰。以空破空非以有破。
难曰。执空为病。还以空破。是则执有为
病。还以有除。覆却往还遂无以解。贞观二
年新经既至。将事传译。下敕所司搜选名
德。净当斯集。笔受大庄严论。词旨深妙曲
尽梵言。宗本既成。并缵文疏为三十卷。义
冠古今。英声藉甚。三藏法师对仆射房玄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3a 页 T50-0443.png
龄鸿胪唐俭庶子杜正伦于志宁。抚净背而
叹曰。此乃东方菩萨也。自非精爽天拔。何
以致斯言之极哉。其为异域见钦如此。
至贞观十年。本寺开讲。王公宰辅才辩有
声者。莫不毕集。时以为荣望也。京辅停轮
盛言陈抗。皆称机判委绰有馀逸。黄巾蔡
子晃成世英。道门之秀。才申论击因遂徵
求。自覆义端失其宗绪。净乃安词调引。晃
等饮气而旋。合坐解颐贵识同美。尔后专
当法匠结众敷弘。标放明穆声懋台府。梁
国公房玄龄。求为法友。义结俗兄。晨夕参
谒躬尽虔敬。四事供给备展翘诚。净体斯
荣问。忘身为法。又撰法华经缵述十卷。胜
鬘仁王般若温室盂兰盆上下生各出要缵。
盛行于世。并文义绮密。高彦推之。故其每
有弘通。光扬佛日。缁素云踊庆所洽闻。于
时大法广弘充溢天壤。颇亦净之功也。然末
代所学庸浅者多。若不关外则言无所厝。
如能摧伏异道。必以此学为初。每以一分
之功游心文史。赞引成务兼济其神。而性
慕风流。情寄仁厚。泛爱为心忘己接物。
舒写言晤终日无疲。故使远近闻风参请
填委。皆应变接叙。神悦而归。或笔赋缘情
触兴斯举。留连旬日动成文会。和琳法师
初春法集之作曰。鹫岭光前选。祇园表昔
恭。哲人崇踵武。弘道会群龙。高座登莲
叶。麈尾振霜松。尘飞扬雅梵。风度引疏
钟。静言澄义海。发论上词锋。心虚道易
合。迹广席难重。和风动淑气。丽日启时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3b 页 T50-0443.png
雍。高才掞雅什。顾己滥朋从。因兹仰积
善。灵华庶可逢。又与英才言聚。赋得升天行。诗曰。驭风过阆苑。控鹤下瀛洲。欲采三芝秀。先从千仞游。驾凤吟虚管。乘槎泛=颓【明】泛浅流。颓=汎【明】颓龄一已驻。方验大椿秋泛浅流。颓龄一已驻。方验大椿秋。又和
卢赞府游纪国道场诗曰。日光通汉室。星
彩晦周朝。法城从此构。香阁本岧峣。珠
盘仰承露。刹凤俯摩宵。落照侵虚牖。长虹
拖跨桥。高才暂骋目。云藻遂飘飖。欲追千
里骥。终是谢连鏕。又于冬日普光寺卧疾。
值雪简诸旧游。诗曰。卧痾苦留滞。辟户
望遥天。寒云舒复卷。落雪断还连。凝华照
书阁。飞素婉琴弦。回飘洛神赋。皓映齐纨
篇。萦阶如鹤舞。拂树似花鲜。从赏丰年
瑞。沈忧终自怜。于是帝朝宰贵赵公燕公以
下名臣和系将百许首。中书舍人李义府。文
菀之英秀者也。美之不已。为诗序云。由
斯声唱更高。玄儒属目。翰林文士推承冠
绝。竞述新制请擿瑕累。净以人之作者差
非奇挺。乃搜采近代藻锐者。撰诗英华。一
帙十卷。识者怀铅探其冠冕。吴王咨议刘
孝孙。文才翘拔。为之序曰。释教之为义
也大矣哉。智识所不能名言。视听所不得
闻见。马鸣龙树。弘圣旨于前。慧远道安。阐
微言于后。至于绍高踪而孤引。踵逸轨以
遐征。谁之谓欤慧净法师即其人矣。法师淳
和禀气川岳降精。神解内融心几外朗。髫年
对日丱岁参玄。擢本森稍。干云阶乎尺木。
长澜淼漫。浴日道乎濛泉。而慧炬夙明禅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3c 页 T50-0443.png
枝早茂。临阅川而轸虑。眷定水以怡神。
慨彼劳生悟兹常乐。三乘奥义焕矣冰消。
二谛法门怡然理顺。俄而发轫东夏。杖锡
西秦。至于讲肆法筵。耹嘉声而响赴。剖疑
析滞。服高义而景从。明镜屡照而不疲。鸿
钟待扣而斯应。穷涯盈量。虚往实归。诚佛
法之栋梁。实僧徒之领袖者也。余昔游京
辇。得申景慕。寥寥净域披云而见光景。落
落闲居入室而生虚白。法师导余以实际。
诱余以真如。挹海不知其浅深。学山徒
仰其峻极。尝以法师敷演之暇。商确翰林。
若乃园柳天榆之篇。阿阁绮窗之咏。魏王北
山陈思南国。嗣宗之赋明月。彭泽之摛
微雨。逮乎颜谢掞藻任沈遒文。足以理会
八音。言谐四始。咸递相祖述。郁为龟镜。岂
独光于曩代而无继轨者乎。近世文人才
华间出。周武帝振彼雄图削平漳滏。隋高
祖韫兹英略戡定江淮。混一车书大开
学校。温邢誉高于东夏。徐庾价重于南荆。
王司空孤秀一时。沈恭子标奇绝代。凡此
英彦安可阙如。自参墟启祚重光景曜。大
弘文德道冠前王。薖轴之士风趣。林壑之
宾云集。故能抑扬汉彻孕育曹丕。文雅郁
兴于兹为盛。余虽不敏窃有志焉。既而
舟壑潜移。悼陵谷而迁贸。居诸易晚。恻人
世之难常。固请法师暂回清鉴。采摭词什
耘剪蘩芜。盖君子不常矜庄。删诗未为斯
玷。自刘廷尉所撰诗苑之后。纂而续焉。颖
川庾初孙。学该坟素行齐颜闵。京兆韦山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4a 页 T50-0444.png
甫。耿介有奇节。弋猎综群言。与法师周旋
情踰胶漆。睹斯盛事咸共赞成。生也有
涯。庾侯长逝。永言怛化。不觉流襟。顷观其
遗文久为陈迹。今亦次乎污简贻诸后昆。
法师式遵旧章纂斯鸿烈。余聊因暇日敬
述芳猷。俾郢唱楚谣同管弦而播响。春华
秋实与天地而长存。遂使七贵揖其嘉猷。
五众欣其慧识。凡预能流家藏一本。自尔
国家盛集必预前驱。每入王宫频登上席。
简在帝心群宫攸敬。皇储久餐德素。乃以
贞观十三年集诸官臣及三教学士于弘文
殿。延净开阐法华。道士蔡晃讲论好独
秀。玄宗下令遣与抗论。晃即整容问曰。经
称序品第一。未审序第何分。净曰。如来入
定徵瑞放光现奇动地雨花。假远开近。
为破二之洪基。作明一之由渐。故为序也。
第者为居。一者为始。序最居先。故称第
一。晃曰。第者弟也。为第则不得称一。言
一则不得称第。两字牟盾何以会通。净
曰。向不云乎第者为居。一者为始。先生既
不领前宗。而谬陈后难。便是自难。何成
难人。晃曰。言不领者请为重释。净启令曰。
昔有二人。一名蛇奴。道帚忘扫。一名身
子。一闻千解。然则蛇奴再闻不悟。身子一唱
便领。此非授道不明。但是纳法非俊。晃
曰。法师言不出唇何所可领。净曰。菩萨说
法声振十方。道士在坐如迷如醉。岂直形
体聋瞽。其智抑亦有之。晃曰。野干说法何由
可闻。净曰。天宫严卫理绝狩踪。道士魂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4b 页 T50-0444.png
迷谓人为畜。时有国子祭酒孔颖达。心存
道党。潜扇蝇言曰。佛家无诤。法师何以构
斯。净启令曰。如来在日已有斯事。佛破外
道。外道不通反谓佛曰。汝常自言平等。今
既以难破我。即是不平。何谓平等。佛为
通曰。以我不平破汝不平。汝若得平即我
平也。而今亦尔。以净之诤破彼之诤。彼得
无诤即净无诤也。于时皇储语祭酒曰。君
既剿说。真为道党。净启令曰。慧净常闻。君
子不党其知。祭酒亦党乎。皇储怡然大笑。
合坐欢踊。令曰。不徒法乐已至于斯。故净
之枢机。三教发悟。一斯类也。频入宫闱与
道抗论。谈柄暂撝。四坐惊詟。蔡晃等既是
道门锋领。屡逢屈挫心声俱靡。皇储目属
净之神锐难加也。乃请为普光寺任。下令
曰。纪国寺上座慧净法师名称高远行业著
闻。纲纪伽蓝必有弘益。请知寺任。净以弘
宣为务。乐于寂止。虽蒙荣告情所未安。
乃委固辞不蒙允许。慨斯恩迫致启谢曰。
伏奉恩令。以慧净为普光寺主。仍知本寺
上座事。奉旨惊惶罔知攸措。但慧净不揆
庸短。少专经论。用心过分因构沈痾。暨
犬马齿隆衰弊日甚。赖全生纳养。仅时敷
说。磨钝策蹇滥被吹嘘。至于提顿纲维。由
来未悟。整齐僧众素所不闲。恩遣曳此庸
衰总彼殷务。窃悲鱼鹿易处。失燥湿之
宜。方圆改质。乖任物之性。既情不逮。事实
迫于心。抚躬惊惕不遑启处。然恩旨隆渥
罔敢辞让。谨以谢闻。伏增战悚。令答曰。忽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4c 页 T50-0444.png
辱来书。甚以倾慰。三覆之后自觉欣然。窃
闻。如来虽迹起人间。而道笼天外。神功妙
力不可思议。寂尔无为。则言语道断。湛然
常住。则心行处灭。但为众生烦恼漂没爱
河不得不大拯横流令登彼岸故。出入
三界升降六天经营十方良为于此。若夫
鹿园福地鹫岭灵山。洒甘露于禅林。转法轮
于净域。付嘱菩萨济拔黔黎。然后放光面
门灭影双树。宝船虽没遗教犹存。即是如
来法身无有异也。然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远有弥勒文殊。亲承音旨。近则图澄罗什。
发明经教。五百一贤信非徒说。千里一遇
差匪虚言。法师昔在俗缘门称通德。飞
缨东序鸣玉上庠。故得垂裕后昆传芳犹
子。当以诗称三百不离于苦空。曲礼三
千未免于生灭。故发弘誓愿回向菩提。落
彼两髦披兹三服。至如大乘小乘之偈。广说
略说之文。十诵僧祇八部波若。天亲无著
之论。法门句义之谈。皆剖判胸怀激扬清
浊。至于光临讲座开置法筵。释义入神
随类俱解。写悬河之辩。动连环之辞。碧鸡
誉于汉臣。白马称于傲吏。以今方古彼复
何人。所以仰请法师为普光寺主。兼知纪
国寺上座事。又闻。若独善之心有限。则济物
之理不弘。彼我之意未忘。则他自之情不
坦。且普光纪国俱是道场。旧住新居有何差
别。法师来状云。鱼鹿易处。失燥湿之宜。斯
乃意在谦虚。假称珍怪。昔闻。流水长者。遂
能救十千之鱼。旷野猎师。岂得害三归之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5a 页 T50-0445.png
鹿。但使筌蹄不用。则言象自忘。净又谢曰。
重蒙令旨。恩渥载隆。追深悚怍。但慧净学
惭照雪解愧传灯。滥叨荣幸坐致非望。复
蒙垂兹神翰。播斯弘诱。文丽辰象调谐金
石。加以恩兼道俗泽总存亡。奖进高深譬
超山海。循环百遍悲憙交怀。徒知铭感。岂
陈萤露。频烦曲降。顾己多惭。谨以谢闻。
用增怵惕。登又下令。与普光寺众曰。盖
闻正法没于西域。像教被于东华。古往今来
多历年所。而难陀迦叶马鸣龙树。既同瓶
泻。有若灯传。故得妙旨微言垂文见意。
是以三十二相遍满人天。十二部经敷扬刹
土。由其路者。则高骋四衢之上。迷其涂
者。则轮回六趣之中。理窟法门玄宗秘藏。
非天下之至赜。孰能与于此乎。皇帝以神
道。设教利益群生。故普建仁祠绍隆正
觉。卜兹胜地立此伽蓝。请赤县之名僧。徵
帝城之上首。山林之士拥锡来游。朝廷之宾
抠衣趋座。义筵济济法侣诜诜。寔聚落之福
田黔黎之寿域。加以丛楹叠檊宝塔华台。洪
钟扣而弗諠。清梵唱而逾静。若夫卢舍那
佛坐普光法堂。灵相葳蕤神变肸响。以今
方古闇与冥符。名器之间岂容虚立。然僧徒
结集须有纲纪。询诸大众罕值其人。积
日搜扬颇有佥议。咸云。纪国寺上座慧净。
自性清净本来有之。风神秀彻非适今也。
至于龙宫宝藏象力尊经。皆挺自生知。无
师独悟。岂止四谛一乘之说。七处八会之谈。
要其指归得其真趣而已。固亦涤除玄览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5b 页 T50-0445.png
老氏之至言。洁静精微宣尼之妙义。莫不
穷理尽性寻根讨源。其德行也如彼。其学
业也如此。今请为普光寺主仍知本寺。
法师比者逡巡静退不肯降重。慇勤苦请方
始剋从。但菩萨之家体尚和合。若得无诤三
昧。自然永离十缠。亦愿合寺诸师共弘此
意。其迎请之礼任依僧法。又令所司建讲
设斋。并请法师广开义理。净以僚寀大集
光荣一旦。非夫经力何以致斯。乃创开法
华末陈大论。英达高胜拥萃门筵。故能
接诱玄素抚承学识。传祠驰论大响嘉猷。
纵达清言光前绝后。太子中舍辛谞。学该
文史。傲诞自矜。题章著翰莫敢当拟。预有
杀青谞必裂之于地。谓僧中之无人也。
净愤斯轻侮。乃裁论拟之。文云。纪国寺释
慧净敬酬东宫辛中舍曰。披览高论博究精
微。旨赡文华惊心眩目。辩超炙輠理跨连
环。幽难勃以纵横。掞藻纷其骆驿。映云霞
而比烂。叶金石以相谐。绚矣文章。冲乎探
赜。非夫哲士谁其溢心。瞻彼上人固难与
对。轻持不敏敢述朝闻。岂曰稽疑宁酬客
难也。来论云。一音演说各随类解。蠕动众
生皆有佛性。然则佛陀之与先觉。语从俗
异。智慧之与般若。义本玄同。习智觉若非
胜因。念佛慧岂登妙果。答曰。大矣哉斯举
也。深固幽远杳冥难测。吾子为信乎为疑
乎。其信也岂不然乎哉。其疑也岂不深乎哉。
然则下士不笑。不足以为道。浅智不谤。不
足以为深。仰度高明。固无笑谤矣。但其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5c 页 T50-0445.png
言濩落理涉嫌疑。今当为子略陈梗概。若
乃问同答异。文郁郁于孔书。名一义乖。理
堂堂于释教。若名同不许义异。则问一不
得答殊。此例既升。彼并自没。如其未喻更
为提撕。夫以住无所住。万善所以兼修。为
无不为。一音所以齐应。岂止绝圣弃智抱
一守雌。冷然独善义无兼济。较言优劣其
可伦乎。二宗既辩百难斯滞。来论云。必谓
彼此名言遂可分别。一音各解乃玩空谈。答
曰。诚如来旨亦须分别。窃以逍遥一也。鹏
鴳不可齐乎九万。荣枯同也。椿菌不可齐
乎八千。而况爝火之侔日月。浸灌之方时
雨。宁以分同明润。而遂均其曜泽哉。至若
山毫一其小大。彭殇均其寿夭。莚楹乱
其横竖。施厉混其妍蚩。斯由相待不定
相夺可忘。庄生所以绝其有封非谓未始
无物。斯则以余分别攻子分别。子忘分别
即余忘分别矣。君子剧谈幸无谑论。一言
易失驷马难追。斯文诫矣。深可慎哉。来论
云。诸行无常触类缘起。复心有待资气涉
求。然则我净受于熏修。慧定成于缮刻。答
曰。无常者。故吾去也。缘起者。新吾来也。故
吾去矣吾岂常乎。新吾来矣吾岂断乎。新故
相传。假熏修以成净。美恶更代。非缮刻而
难功。是则生灭破于断常。因果显乎中观。
郁乎宗也。谈乎妙也。斯实庄释玄同。东西理
会。而吾子去彼取此。得无谬乎。来论云。续
凫截鹤庸讵真如。草化蜂飞何居弱丧。答
曰。夫自然者。报分也。熏修者。业理也。报分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6a 页 T50-0446.png
已定。二鸟无羡于短长。业理资缘。两虫有
待而飞化。然则事像易疑。沈冥难晓。幽求
之士沦惑罔息。至若道圆四果尚昧衣珠。
位隆十地犹昏罗縠。圣贤固其若此。而况
庸庸者乎。自非鉴镜三明雄飞七辩。安能
妙契玄极敷究幽微。贫道藉以受业家门。
朋从是寄。悕能择善敢进刍荛。如或铿
然愿详金牒矣。于是廊庙贵达。重仰高
风。人藏一本缄诸怀袖。同聚谈宴以为言
先。辛侯由兹顶戴。顿袪邪网。帝里荣胜望
日披云。各撤金帛树兴来福。沙门法琳。包
括经史摛掞昔闻。承破邪疑乃致书曰。近
览所报辛中舍析疑论。词义包举比喻超绝。
璀璨眩离朱之目。铿锵骇师旷之耳。固以妙
尽环中事殚辩囿。譬玉衡之齐七政。犹
溟海之统百川。焕焕乎。巍巍乎。言过视听
之外。理出思议之表。足可杜诸见之门开
得意之路者也。至如住无所住。兼修之义在
焉。为无不为。齐应之功弘矣。将令守雌
颜厚独善腼容。乃理异之显哉。岂玄同之可
得。夫立像以表意。得意则象忘。若忘其
所忘则彼此之情斯泯。非忘其不忘。小
大之殊有异。是知日月既出。无用爝火之
光。时雨既降。何烦浸灌之泽。故云彼此可
忘非无此也。故吾去也。因故去而辩无常。
新吾来也。藉新来以谈缘起。非新非故熏
修之义莫成。无缮无剋美恶之功孰著。盖
以生灭破彼断常之迷。寄因果示其中观
之路。断常见息则弱丧同归。中观理融则真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6b 页 T50-0446.png
如自显。或谈业理以明熏习。乍开报分以
释自然。意出情端旨超文外。报分有在。凫
鹤自忘其短长。业理相因。草蜂各任其飞
化。可谓于无名相中假名相说。体真会
俗。岂不然欤。辛中舍天挺之才。未等若
人尽理之说。子期可惭于丧偶。颜生有
愧其坐忘。可以息去取之两端。泯颠沛之
一致。楚既得之。齐亦未为失也。法师博物
不群智思无限。当今独步即日梁栋。既为众
所知识。实亦名称普闻。加以累谒金门频
登上席。扇玄风于鹤籥。振法鼓于龙楼。七
贵挹其波澜。五师推其神俊。既耸垂天之
翼。又纵横海之鳞。支遁之匹。王何宁堪并
驾。帛祖之方。嵇阮未足连衡。用古俦今。
君有之矣。琳谢病南山栖心幽谷。非出非
处。荡虑于风云。无见无闻。寄情于泉石。
遇观名作实遣繁忧。乍览琼章用袪痼
疾。徘徊吟讽循环卷舒。奉蕴怀袖之中。不
觉纸劳字故。略申片意。谨此白书。其所著
述赋词。为诸道贤称美如此。及贞观十九
年更崇翻译。所司简约。又无联类。下召
追赴。谢病乃止。今春秋六十有八。声问转
高。心疾时动。或停法雨暂有登临云屯学
馆。义侣则掇其冠冕。文句则定其短长。词
釆则揭其菁华。音韵则响其谐调。神气高
爽足引懦夫。墙宇崇深弥开廉士。斯并目
叙而即笔。故不尽其纤隐云。
续高僧传卷第三
译经篇三(本传三人)¶ 第 446c 页 T50-044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