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音癸签-明-胡震亨卷二十五

卷二十五 第 1a 页 WYG1482-0672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唐音癸签卷二十五
            明 胡震亨 撰
  谈丛一
四子轶事不少概见惟杨盈川有呼朝士为麒麟楦一

当时自谓宗师妙今日唯观对属能义山自咏尔时之
四子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杜少陵自咏
卷二十五 第 1b 页 WYG1482-0672d.png
万古之四子
尝怪陈射洪以拾遗归里何至为县令所杀后读沈亚
之上郑使君书云武三思疑子昂排摈阴令邑宰拉辱
死非命始悟有大力人主使在故至此排摈不知云何
子昂故武攸宜幕属也衅所生必自此始矣游凶人间
得自免故难哉
杜必简未见替人之谑非侮宋也宋与杜差肩交正挹
宋深聊戏耳宋祭杜文云君之将亡赠言宛转命子诫
卷二十五 第 2a 页 WYG1482-0673a.png
妻既恳且辨其见待之庄实如此
延清张仲之一事吾不能为之解云卿弄词丐宠其犹
在末减耳两人者一憯尽一以寿终抑天道有然
燕公铉业且未论如何得士子一联手题政事堂赏借
今宰相有此胜韵否
曲江公浈阳峡诗惜此生遐远谁知造化心读此欲笑
柳子厚一篇小石城山记蚤被此老缩入十个字中矣
柳尝谓燕公文胜诗曲江诗胜文见采掇素向云
卷二十五 第 2b 页 WYG1482-0673b.png
孟襄阳伴直从床㡳出见明皇有诸乎果尔不逮坦率
宋五远矣令人主一见意顿尽何待诵诗始决也
宋人以荆公四家诗不选太白嫌其羡说富贵多俗情
而近代王弇州亦谓其上皇西巡一歌地转锦江成渭
水等句不异宋人东狩钱塘封事讥论尤切夫白亦诗
酒自娱跌宕一生者耳安能顾语忌拘教义为是屑屑
者哉诗人各自写一性情各自成一品局固不得取锦
袍豪翰强绳以瘦笠苦藻必同籥吹为善也
卷二十五 第 3a 页 WYG1482-0673c.png
太白永王璘一事论者不失之刻即曲为讳失之诬惟
蔡宽夫之说为衷其言云太白非从人为乱者盖其学
本出从横以气侠自任当中原扰攘时欲藉之以立奇
功耳其诗曰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又云南风一扫
烟尘净西入长安到日边亦可见其志矣大扺才高意
广如孔北海之徒固未必有成功而知人料事尤其所
难议者或责以璘之猖獗而欲仰以立事不能如孔巢
父萧颖士察于未萌斯可矣若其志亦可哀矣斯言也
卷二十五 第 3b 页 WYG1482-0673d.png
起太白九原傥亦心服
杜子美傲好自誇标其诗尝向郑虔言之虔猥云汝
诗可已疾会虔妻痁作语虔去读吾子璋髑髅血模
糊手提掷还崔大夫立瘥矣如不瘥读句某未间更读
句某如又不瘥虽和扁不能为也余每诵此觉此老称
诗豪举态跃跃目前为绝倒是出语林唐撰也本朝人
岂不悉郑远谪无从取蜀诗举似要以借同心期人曲
模高诩生面正所谓颊添三毛不必有之而愈肖者后人
卷二十五 第 4a 页 WYG1482-0674a.png
拈公诗气劘屈贾垒目短萧刘墙等为公大言自负證
太实相那能使吟子得真杜影子看
千载仅有杜诗千载仅有杜公诗遘耳凡诗一人有一
人本色无天宝一乱鸣候止写承平无拾遗一官怀忠
难入篇什无杜诗矣故论杜诗者论于杜世与身所遘
而知天所以佐成其诗者实巧
杜陵之依严武契分不薄斥武父名一事旧史云不
为忤新史云武衔之欲杀而免新史本唐小说以武贻
卷二十五 第 4b 页 WYG1482-0674b.png
杜诗有莫倚善题鹦鹉赋之句也洪容斋独以为武决
不肯自比黄祖杜集中诗为武作者几三十篇意并殷
至没后哭归榇及八哀诗尤痛似决无欲杀事不如旧
史足据其言甚辨虽然武伉暴人也于幕客他可忍肯
并忍其呼父名恬不介意乎言欲杀过言不为忤亦过
重以武有杀章彝之事杜尝依彝梓州最厚且久处其
际不尤难言哉荆南追述诗结舌防谗柄探肠有祸胎
情稍见矣杀机时动幸不犯杀锋新史殆非全诬若赠
卷二十五 第 5a 页 WYG1482-0674c.png
荅追挽诗中无一语介介则甫之厚而亦风人之义也
王摩诘与储光羲并有受伪署一事储不闻昭雪王昭
雪后宦路稍亨或以棣萼故人生一死自难何敢轻议
虽然未若李华也华自伤隳节力农甘贫槁终身徵召
不起较摩诘知所处矣
高适诗人之达者也其人故不同甫善房琯适议独与
琯左白误受永王璘辟适独察璘反萌豫为备二子穷
而适达又何疑也
卷二十五 第 5b 页 WYG1482-0674d.png
岑嘉州罢郡佐幕日正崔宁跋扈杜相委柄时也嗣后
镇帅往往阻命参佐自拔匪易蜀事渐非矣思深哉招
蜀客北归一辞乎蚤智徵焉劝忠寓焉是不当仅以诗
人目者
王绩之诗曰有客谈名理无人索地租隐如是可隐也
陶潜之诗曰饥来驱我去叩门拙言辞如是隐隐未易
言矣白乐天之诗曰冒宠巳三迁归朝始二年囊中贮
馀俸园外买闲田如是罢官官亦可罢也韦应物之诗
卷二十五 第 6a 页 WYG1482-0675a.png
曰政拙忻罢守閒居初理生聊租二顷田方课子弟耕
罢官如是恐官正未易罢耳韦与陶千古并称岂独以
其诗哉
韦左司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仁者之言
也刘辰翁谓其居官自愧闵闵有恤人之心正味此两
语得之若高常侍拜迎官长心欲碎鞭挞黎庶令人悲
亦似厌作官者但语微带傲未必真有退心如左司之
一向淡耳
卷二十五 第 6b 页 WYG1482-0675b.png
大历诗家包佶最有功名德宗西狩日佶领租庸盐铁
间道遣贡行在王室赖以纾难
十才子如司空附元载之门卢纶受韦渠牟之荐钱起
李端入郭氏贵主之幕皆不能自远权势考刘长卿尝
为鄂岳观察吴仲孺诬奏系狱朝遣御史就推得白仲
孺正令公婿岂长卿生素刚婞不屑随十才子后曳裾
令公门下欤亦可微窥诸人之品矣(仲孺之为郭氏婿/见令公夫人墓志)
(中/)
卷二十五 第 7a 页 WYG1482-0675c.png
诗道须前后辈相推引李杜两大家不曾成就得一个
后辈来殊可惜惟昌黎公有文章官位声名任得此事
公又实以作人迪后担子一身肩承史称其奖借后辈
称荐公卿间寒暑不避而会其时所曲成其业与其身
名如孟郊李贺贾岛其人者又皆间出吟手能偕公翻
斗新异换夺一世心眼传后以故继诸人而起者复灯
灯相继续不衰追颂公亦因不衰终唐三百年求文章
家一大龙门非公其谁归(韩门诗𣲖之众且远详见/宋张洎论张籍格律中)
卷二十五 第 7b 页 WYG1482-0675d.png
或问余退之道学人也史讥其作毛颖传近戏白乐天
谓其病没繇服丹药而张籍祭以诗亦有坐出二侍女
合弹琵琶筝句似稍蓄声伎者然欤否耶余曰退之亦
文士雄耳近被腐老生因其辟李释硬推入孔家庑下
翻令一步那动不得
柳子厚污王叔文党坐贬荒远不得昭雪以死惟范仲
淹论之以为观子厚述作涉道非浅如叔文果狂甚必
不交叔文人望轻然传称知书好论理道其引刘柳等
卷二十五 第 8a 页 WYG1482-0676a.png
决事禁中如议罢中人兵权忤俱文珍辈又绝韦皋私
请欲斩支使刘辟意非忠乎会顺宗病笃皋衔私恨揣
宪宗意请监国而诛叔文子厚辈名为党人者岂复见
雪史书因其成败书之无所裁正耳此论亦恕亦确然
则韩志柳墓何无一言为此事辩乎曰当愈时叔文未
可原而其说尚未可尽也
李贺之见格进士举元稹修怨也韩愈之为贺作讳辨
以辨者虽才贺实与稹素分径激而为之说也稹党李
卷二十五 第 8b 页 WYG1482-0676b.png
逢吉与裴度左愈受裴度知与稹及逢吉左愈集有刺
逢吉诗可考道固不同(初稹以诗投贺贺诮明经出身/不当言诗因结憾倡犯讳事阻)
(其进事见/剧谈录)
陈师道尝言刘叉一生只有两事作冰柱雪车二诗以
遂身后之名取韩退之金以济生前之困可谓简而当
矣余每读此欲绝倒
孟郊贾岛皆以诗穷至死而平生尤自喜为穷苦之辞
孟有移居诗云借车载家具家具少于车乃是都无一
卷二十五 第 9a 页 WYG1482-0676c.png
物耳又谢人惠炭云暖得曲身成直身人谓非其身备
尝之不能道此句也贾云鬓边虽有丝不堪织寒衣就
令堪织能得几何又其朝饥诗云坐闻西床琴冻折两
三弦人谓其不止忍饥而已其寒亦何可忍也此欧公
语虽近谑写二子穷态颇尽
乐天平生诗文既高立朝议论忠直而有用为郡守所
至有遗爱处谪地不少挫屈于牛李二党虽与之从游
不为所污亦不致为所忮贾祸晚年优游分司有林泉
卷二十五 第 9b 页 WYG1482-0676d.png
声伎之奉尝自叙其乐谓本之于省分知足济之以家
给身闲文之以觞咏弦歌饰之以山水风月一皆实录
又深明佛理洞究性原而其所得者全名高寿禄位亦
不为不贵是真可慕羡者(倪/思)乐天非不爱官职者每说
及富贵不胜津津羡慕之意读乐天诗使人惜流光轻
职业滋颓惰废放之念非蟋蟀风人无已太康职思其
居之义也(罗大/经)合此两家评足尽白氏矣
唐诗人生素享名之盛无如白香山初疑元相白集序
卷二十五 第 10a 页 WYG1482-0677a.png
所载未尽实后阅丰年录开成中物价至贱村路卖鱼
肉者俗人买以胡绡半尺士大夫买以乐天诗则所云
交酒茗信有之又从酉阳杂俎得劄青事有刺乐天诗
意于身诧白舍人行诗图者是又人体肤且为所涅矣
岂但疥墙壁已哉因叹此老得名至此岂不折尽一生
福来骘无他亏而祸酷斩祚将无造物者有意为之缺
陷耶
梦得靖安佳人怨及白氏太和九年某月日感事诗为
卷二十五 第 10b 页 WYG1482-0677b.png
武相伯苍王相广津作者实并衔宿怨故刘先于叔文
时斥武宜武有补郡见格之报白尝因覆策事救王王
固不应下石讦白母大不幸事令白有江州谪也事各
有曲直而怨之浅深亦分在风人忠厚之教总不宜有
诗然欲为两人曲讳如坡公之说则政自不必耳
刘禹锡妓有为李逄吉夺去请以诗不得者又有是李
绅妓赠以诗绅因转赠者小说非必尽实然以一人诗
乾赔既冤白赚亦太倖殊堪卢胡
卷二十五 第 11a 页 WYG1482-0677c.png
刘禹锡播迁一生晚年洛下閒废与绿野香山诸老优
游诗酒间而精华不衰一时以诗豪见推公亦自有句
云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盖道其实也公自贞元登
第历顺宪穆敬文武凡七朝同人彫落且尽而灵光岿
然独存造物者亦有以偿其所不足矣人生得如是何
憾哉
杜牧之门第既高神颖复隽感慨时事条画率中机宜
居然具宰相作略顾回翔外郡晚乃升署紫微堤筑非
卷二十五 第 11b 页 WYG1482-0677d.png
遥甑裂先兆亦繇平昔诗酒情深局量微嫌疏躁有相
才乏相器故尔自牧之后诗人擅经国誉望者概少唐
人材益寥落不振矣
紫微与元白待张祜一案几成诗狱初杜与白论诗不
合而祜亦常觅解于白失其意后彭阳公荐祜诗于朝
元复左袒白奏罢之紫微守秋浦因激而为祜称不平
与祜交偏厚赠祜诗有不羡人间万户侯句而于元白
盛称李戡欲用法治其诗之说使诸公仕路相值岂有
卷二十五 第 12a 页 WYG1482-0678a.png
幸哉独惜一祜诗受镝于斯因受盾于斯匪拜诗赐紫
微拜诗祸紫微矣叹贤达成心难化至此
温李皆游令狐相之门交皆不终温不终以平昔狼籍
口语不慎故恨尚浅李不终以其忘家恩受赞皇党人
辟从宦涂门户起见恨较深温杨子院一诉仅置不理
李九日感旧诗至并所题厅闭之不处情可知已士君
子出身一有倚托后便去就两难李错处不在忘恩正
在受恩初耳然亦见当时党祸之烈其微蔓亦如此温
卷二十五 第 12b 页 WYG1482-0678b.png
李诗皆轻艳李集中情诗尤多然妻死府主选乐籍一
人赠之自云栖志禅玄不纳有谢启辨生平篇什中无
赖事非实信尔当非仅佻达一生者
薛大拙在晚隽中自负甚高名誉亦甚盛但屑屑较量
官位有旧将已为三仆射贱身犹是六尚书之叹且自
鄙节帅为粗官若不可一日居者尝令其幼子具櫜鞬
见客云与渠消灾生当用武之世贱藐武人若尔安得
不祸及乎
卷二十五 第 13a 页 WYG1482-0678c.png
皮陆以萍合唱和吴中因而齐称是时皮已登第陆尚
困举场然后来皮不免于难陆以散人扁舟五湖三泖
间终享隐居之乐所得又视皮孰多也
 
 
 
 
 
卷二十五 第 13b 页 WYG1482-0678d.png
 
 
 
 
 
 
 
 唐音癸签卷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