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音癸签-明-胡震亨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WYG1482-0523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唐音癸签卷二
            明 胡震亨 撰
  法微一(统论/)
陆机曰诗缘情而绮靡
摰虞云诗发乎情止乎礼义假象过大则与类相过逸
辞过壮则与事相违辩言过理则与义相失靡丽过美
则与情相悖
卷二 第 1b 页 WYG1482-0523d.png
范蔚宗曰情志所托故当以意为主以文傅意以意为主
则其旨必见以文傅意则其辞不流然后抽其芬芳振
其金石
沈隐侯曰文章当从三易易见事一也易识字二也易
诵三也
刘协曰怊惆述情必始乎风沉吟铺辞莫先于骨故辞
之待骨如体之树骸情之含风犹形之包气若丰藻克
赡风骨不飞则振采失鲜负声无力
卷二 第 2a 页 WYG1482-0524a.png
钟嵘云文有尽而义有馀兴也因物喻志比也直书其
事寓言写物赋也若专用比兴则患在意深意深则词
踬但用赋体则患在意浮意浮则文散弘斯三义酌而
用之干之以风力润之以丹彩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
动心是诗之至也
又云夫属词比事乃为通谈至乎吟咏情性亦何贵于
用事思君如流水既是即目高台多悲风亦唯所见清
晨登陇首羌无故实明月照积雪讵出经史古今胜语
卷二 第 2b 页 WYG1482-0524b.png
多非补假皆由直寻迩来作者辞不贵奇竞须新事牵
挛补衲蠹文已甚自然英旨罕遇其人(叶石林云诗家/妙处正在无所)
(用意猝然与景相遇不假绳削而自成章非常情能到/耳嵘数语余每爱其简切但观者未尝留意自唐以后)
(既变以律体固不能无拘局然苟大手笔亦自/不妨削鐻于神志之间斲轮于甘苦之外也)
宋之问云众辙同遵者摈落群心不际者探拟
王昌龄云为诗在神之于心处心于境视境于心莹然
掌上然后用思了然境象故得形似
又云诗思有三搜求于象心入于境神会于物因心而
卷二 第 3a 页 WYG1482-0524c.png
得曰取思久用精思未契意象力疲智竭放安神思心
偶照境率然而生曰生思寻味前言吟讽古制感而生
思曰感思
释皎然云夫诗虽非圣功妙均于圣其作用也放意须
险定句须难虽取由我衷而得若神表至如天真挺拔
之句与造化争衡可以意会难以言状非作者不能知

又云或以苦思丧自然之质此不然夫不入虎穴焉得
卷二 第 3b 页 WYG1482-0524d.png
虎子取境之时须至难至险始见奇句成篇之后观其
气貌有似等閒不思而得此高手也有时意静神王佳
句纵横若不可遏宛若神助不然盖由先积精思因神
王而得乎
气象氤氲由深于体势意度盘礴由深于作用用律不
滞由深于声对用事不直由深于义类
虽欲废巧尚直而思致不得寘虽欲废词尚意而典丽
不得遗
卷二 第 4a 页 WYG1482-0525a.png
作者须知复变之道反古曰复不滞曰变若惟复不变
则陷于相似之格置于古集之中使弱手视之眩目何
异宋人以燕石为玉璞周客胡卢而笑也(近代陈子昂/复多变少沈)
(宋复少变多/馀不能尽举)又复变二门复忌太过变若造微不忌太
过苟不失正亦何咎哉
戴叔伦云诗家之景如蓝田日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
可置于目睫之间
韩愈曰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声要妙欢愉之辞难
卷二 第 4b 页 WYG1482-0525b.png
工而穷苦之言易好(严沧浪云唐人好诗多是征戍迁/谪行旅离别之作往往能感动激)
(发人意正愈所谓穷思/愁苦之易为诗者也)
白乐天云为诗义在禆益言意皆有所为(葛常之曰自/古工诗者未)
(尝无兴也观物有感焉则有兴今之作诗者以兴近乎/讪也故不敢作而诗之一义废矣作诗者苟知兴之与)
(讪异始可/以言诗矣)
刘禹锡曰片言可以明百意坐驰可以役万景工于诗
者能之风雅体变而兴同古今调殊而理冥达于诗者
能之工生于才达生于识二者相为用而后诗道备
卷二 第 5a 页 WYG1482-0525c.png
李德裕曰古人辞高者盖以言妙而工适情不取于音
韵意尽而止成篇不拘于只耦故篇无定曲词寡累句
又曰譬如日月终古常见而光景常新
皮日休曰诗逮吾唐切于俪偶拘于声势易其体为律
诗之道尽矣吾又不知千祀之后诗之道止于斯而已
耶后有变而作者予不得以知之夫才之备者犹天地
之气乎气者止乎一也分而为四时景色各异夫如是
岂拘于一哉亦变之而已人之有才者不变则已苟变
卷二 第 5b 页 WYG1482-0525d.png
之岂异于是乎
司空图云古今言诗多矣愚以为辨于味而后可以言
诗也醯非不酸止于酸而已鹾非不咸止于咸而已人
所以充食而遽辍者知其咸酸之外醇美者有所乏耳
诗贯六义则讽谕抑扬渟蓄渊雅皆在其间矣惟近而
不浮远而不尽然后可以言韵外之致耳
崔德符答人问作诗之要曰但多读而勿使斯为善
梅圣俞曰诗之工者写难状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
卷二 第 6a 页 WYG1482-0526a.png
意见于言外
沈存中云诗虽末技工之不造微不足以名家故唐人
皆尽一生之力为之至于字字皆鍊得之甚难而观者
灭裂不知其工若字字皆是无瑕可指语音亦流丽但
细论无功景意纵全一读便尽更无可讽味者此类最
易为人激赏乃诗之折杨皇荂也譬若三馆楷书作字
不可谓不精不丽求其佳处到死无一笔此病最难为
医也
卷二 第 6b 页 WYG1482-0526b.png
刘贡父云管子曰事无终始无务多业此言学者贵能
成就也唐人为诗量力致功精思数十年然后名家杜
工部云更觉良工用心苦不独画手为然
叶石林云古今论诗者多矣吾独爱汤惠休称谢灵运
为初日芙蕖沈约称王筠为弹丸脱手两语最当人意
初日芙蕖非人力所能为而精彩华妙之意自然见于
造化之表灵运诸诗可以当此者亦无几弹丸脱手虽
是输写便利动无留碍然其精圆快速发之在手筠亦
卷二 第 7a 页 WYG1482-0526c.png
未能尽也作者审到此地岂复更有馀事韩退之赠张
籍云君诗多态度霭霭春空云司空图记戴叔伦语云
诗人之辞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亦是形似之微妙者
但学者不能味其言耳
葛立方云诗之有思卒然遇之而莫遏有物败之则失
之矣郑棨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背上潘大临满城风
雨近重阳之句为催租人所败亦可见诗思之难而败
之甚易也(沈约云天机启则六情自调/六情滞则音韵顿舛正此意)
卷二 第 7b 页 WYG1482-0526d.png
严仪曰诗之法有五曰体制曰格律曰气象曰兴趣曰
音节须是本色须是当行下字贵响造语贵圆不必太
着题不必多使事
又曰诗有别才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然非多
读书多穷理则不能极其至又曰盛唐诸公惟在兴趣
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处透彻玲珑不可色相言
有尽而意无穷若以文字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
诗夫岂不工去之愈远(诗法云唐人以诗为诗宋人以/文为诗唐人主性情故于三百)
卷二 第 8a 页 WYG1482-0527a.png
(篇为近宋人主议论/故于三百篇为远)
又云论诗如论禅汉魏晋与盛唐之诗则第一义也大
历以还之诗则小乘禅也巳落第二义矣晚唐之诗则
声闻辟支果也学汉魏晋与盛唐诗者临济下也学大
历以还之诗者曹洞下也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
在妙悟然悟有浅深有分限有透彻之悟有但得一知
半解之悟汉魏尚矣不假悟也谢灵运至盛唐诸公透
彻之悟也他虽有悟者皆非第一义也(胡元瑞云禅则/一悟之后万法)
卷二 第 8b 页 WYG1482-0527b.png
(皆空棒喝怒呵无非至理诗则一悟之后万象冥会呻/吟咳唾动触天真以禅喻诗信有旨然禅必深造而后)
(能悟诗虽悟后仍须深造自昔瑰奇/之士往往有识窥上乘业阻半途者)
杨仲弘云诗不可凿空强作待境而生自工
刘须溪云作诗如作字横眉竖鼻所差几何而清俗相
去远甚
又云诗在灞桥风雪中驴背上非也寻常景色时时处
处妙意皆可拾得然此犹涉假借若平生父子兄弟家
人邻里间意愈近而愈不近著意政难有能率意自道
卷二 第 9a 页 WYG1482-0527c.png
出于孤臣怨女之所不能者随事纪实足称名家即名
家犹不可得或一二语而止如孟东野慈母手中线归
书但云安极羁旅难言之情李太白昨夜梁园雪弟寒
兄不知小夫贱𨽻谁不能道而学士大夫或愧之矣如
杜子美问事竞挽须谁能即嗔喝欲起屡见肘仍嗔问
升斗并与声音笑貌彷佛尽之又如古人于奴婢猥下
写至孤客亲僮仆凄然甚矣又云僮仆生新敬则出处
世态隐约可见又云犬因无主善则俯仰犹有不忍言
卷二 第 9b 页 WYG1482-0527d.png
者古今甚深密义往往于浅易得之
诗眼云作诗不必句句工使其皆工反峭急无古气
诗家一指云诗不历鍊世故不足名家
李空同云以我之情述今之事尺寸古法罔袭其辞古人
之作其法虽多端大抵前疏者后必密半阔者半必细一
实者必一虚叠景者意必二此所谓圆规而方矩者也
何大复云富于材积使神情领会天机自流临景结构
不傍形迹佛有筏喻达岸则舍筏矣舍筏则达岸矣(胡/元)
卷二 第 10a 页 WYG1482-0528a.png
(瑞云仲默此论直指真源最为吃紧舍筏之云亦以献/吉多拟则前人陈句进规耳非欲人废法也李何二氏)
(之旨故/当并参)
徐祯卿云因情以发气因气以成声因声而绘词因词
而定韵然情寔窈渺必因思以穷其奥气有粗弱必因
力以夺其偏词难妥贴必因才以致其极才易飘扬必
因质以定其侈若夫妙骋心机随方合节或约旨以植
义或宏文以尽心或缓发如朱弦或急张如跃括或始
迅以中留或既优而后促或慷慨以任壮或悲怆而引
卷二 第 10b 页 WYG1482-0528b.png
泣或因拙以得工或发奇而似易此轮扁之超悟不可
得而详也
王弇州曰才生思思生调调生格思即才之用调即思
之境格即调之界
又曰才骋则驭之以格格定则通之以变气扬则沉之
使实节促则澹之使和
又曰诗以专诣为境以饶美为材师匠宜高捃拾宜博
胡元瑞云作诗大要不过二端体格声调兴象风神而
卷二 第 11a 页 WYG1482-0528c.png
巳体格声调有则可循兴象风神无方可执故作者但
求体正格高声雄调鬯积习之久矜持尽化形迹俱融
兴象风神自尔超迈譬则镜花水月体格声调水与镜
也兴象风神月与花也必水澄镜朗然后花月宛然讵
容昏鉴浊流求睹二者故法所当先而悟弗容强也
又曰诗最可贵者清然有格清有调清有思清有才清
才清者王孟储韦之属是也若格不清则凡调不清
则冗思不清则俗王杨之流丽沈宋之丰蔚高岑之悲
卷二 第 11b 页 WYG1482-0528d.png
壮李杜之雄大其才不可槩以清言其格与调与思则
无不清者(魏文帝典论云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其论七子诗与文笔未尝不)
(并重/清云)
又云曰仙曰禅皆诗中本色惟儒生气象一毫不得著
诗儒者言语一字不可入诗
 
 
 唐音癸签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