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苑集-唐-陆贽卷二十二



卷二十二 第 1a 页 WYG1072-0780c.png
钦定四库全书
 翰苑集卷二十二     唐 陆贽 撰
  中书奏议(六/)
   均节赋税恤百姓第一条(论两税之弊/须有釐革)
国朝著令赋役之法有三一曰租二曰调三曰庸古者
一井之地九夫共之公田在中藉而不税私田不善则
非吏公田不善则非民事颇纤微难于防检春秋之际
已不能行故国家袭其要而去其烦丁男一人授田百
卷二十二 第 1b 页 WYG1072-0780d.png
亩但岁纳租税二石而巳言以公田假人而收其租入
故谓之租古者任土之宜以奠赋法国家就因往制简
而一之每丁各随乡土所出岁输若绢若绫若絁共二
丈绵三两其无蚕桑之处则输布二丈五尺麻三斤以
其据丁户调而取之故谓之调古者用人之力岁不过
三日后代多事其增十之国家斟酌物宜立为中制每
丁一岁定役二旬若不役则收其庸日准三尺以其出
绢而当庸直故谓之庸此三道者皆宗本前哲之规模
卷二十二 第 2a 页 WYG1072-0781a.png
参考历代之利害其取法也远其立意也深其敛财也
均其域人也固其裁规也简其备虑也周有田则有租
有家则有调有身则有庸天下为家法制均一虽欲转
徙莫容其奸故人无摇心而事有定制以之厚生则不
堤防而家业可久以之成务则不校阅而众寡可知以
之为理则法不烦而教化行以之成赋则下不困而上
用足三代创制百王是程虽维御损益之术小殊而其
义则一也天宝季岁羯胡乱华海内波摇兆庶云扰版
卷二十二 第 2b 页 WYG1072-0781b.png
图隳于避地赋法坏于奉军建中之初再造百度执事
者知弊之宜革而所作兼失其源知简之可从而所
不得其要旧患虽减新沴复滋救跛成痿展转增剧凡
欲拯其积弊须穷致弊之由时弊则但理其时法弊则
全革其法而又揆新校旧虑远图难规略未详悉固不
果行利害非相县固不苟变所为必当其悔乃亡若好
革而不知原始要终斯皆以弊易弊者也至如赋役旧
法乃是圣祖典章行之百年人以为便兵兴之后供亿
卷二十二 第 3a 页 WYG1072-0781c.png
不恒乘急诛求渐隳经制此所谓时之弊非法弊也时
有弊而未理法无弊而已更埽庸调之成规创两税之
新制立意且爽弥纶又疏竭耗编氓日日滋甚夫作法
裕于人未有不得人者也作法裕于财未有不失人者
也陛下初膺宝位思致理平诞发德音哀痛流弊念徵
役之频重悯烝黎之困穷分命使臣敷扬惠化诚宜损
上益下啬用节财窒侈欲以荡其贪风息冗费以纾其
厚敛而乃搜摘郡邑劾验簿书每州各取大历中一年
卷二十二 第 3b 页 WYG1072-0781d.png
科率钱谷数最多者便为两税定额此乃采非法之权
令以为经制揔无名之暴赋以立恒规是务取财岂云
恤隐作法而不以裕人拯病为本得非立意且爽者乎
夫财之所生必因人力工而能勤则丰富拙而兼惰则
窭空是以先王之制赋入也必以丁夫为本无求于力
分之外无贷于力分之内故不以务穑增其税不以辍
稼减其租则播种多不以殖产厚其征不以流寓免其调
则地著固不以饬励重其役不以窳怠蠲其庸则功力
卷二十二 第 4a 页 WYG1072-0782a.png
勤如是然后能使人安其居尽其力相观而化时
靡遁心虽有惰游不率之人亦已惩矣两税之立则异
于斯唯以资产为宗不以丁身为本资产少者则其税
少资产多者则其税多曾不悟资产之中事情不一有
藏于怀囊箧物虽贵而人莫能窥有积于场圃囤仓
直虽轻而众以为富有流通蕃息之货数虽寡而计日
收赢有庐舍器用之资价虽高而终岁无利如此之比
其流实繁一概计估算缗宜其失平长伪由是务轻费
卷二十二 第 4b 页 WYG1072-0782b.png
而乐转徙者恒脱于徭税敦本业而树居产者每困于
徵求此乃诱之为奸驱之避役力用不得不弛风俗不
得不讹闾井不得不残赋入不得不阙复以创制之首
不务齐平但令本道本州各依旧额徵税军兴已久事
例不常供应有烦简之殊牧守有能否之异所在徭赋
轻重相悬既成新规须惩积弊化之所在足使无偏减
重分轻是将均济而乃急于聚敛惧或蠲除不量物力
所堪唯以旧额为准旧重之处流亡益多旧轻之乡归
卷二十二 第 5a 页 WYG1072-0782c.png
附益众有流亡则已重者摊徵转重有归附则已轻者
散出转轻高下相倾势何能止又以谋始之际不立科
条分遣使臣凡十馀辈专行其意各制一隅遂使人殊
见道异法低昂不类缓急不伦逮至复命于朝竟无类
会裁处其于舛駮胡可胜言利害相形事尤非便作法
而不以究微防患为虑得非弥纶又疏者乎立意且爽
弥纶又疏凡厥疲人已婴其弊就加保育犹惧不支况
复亟缭棼丝重伤宿痏其为扰病抑又甚焉请为陛下
卷二十二 第 5b 页 WYG1072-0782d.png
举其尤者六七端则人之困穷固可知矣大历中纪纲
废弛百事从权至于率税少多皆在牧守裁制邦赋既
无定限官私惧有阙供每至徵配之初例必广张名数
以备不时之命且为施惠之资应用有馀则遂减放增
损既由郡邑消息易协物宜故法虽久刓而人未甚瘁
及揔杂徵虚数以为两税恒规悉登地官咸系经费计
奏一定有加无除此则人益困穷其事一也本徵赋敛
繁重所以变旧从新新法既行已重于旧旋属征讨国
卷二十二 第 6a 页 WYG1072-0783a.png
用不充复以供军为名每贯加徵二百当道或增戎旅
又许量事取资诏策皆谓权宜悉令事毕停罢息兵已
久加税如初此则人益困穷其事二也定税之数皆计
缗钱纳税之时多配绫绢往者纳绢一疋当钱三千二
三百文今者纳绢一疋当钱一千五六百文往输其一
者今过于二矣虽官非增赋而私已倍输此则人益困
穷其事三也诸州税物送至上都度支颁给群司例皆
增长本价而又缪称折估抑使剥徵奸吏因缘得行侵
卷二十二 第 6b 页 WYG1072-0783b.png
夺所获殊寡所扰殊多此则人益困穷其事四也税法
之重若是既于已极之中而复有奉进宣索之繁尚在
其外方岳颇拘于成例莫敢阙供朝典又束以彝章不
许别税绮丽之饰纨素之饶非从地生非自天降若不
出编户之筋力膏髓将安所取哉于是有巧避微文曲
承睿旨变徵役以召雇之目换科配以和市之名广其
课而狭偿其庸精其入而粗计其直以召雇为目而捕
之不得不来以和市为名而迫之不得不出其为妨抑
卷二十二 第 7a 页 WYG1072-0783c.png
特甚常徭此则人益困穷其事五也大历中非法赋敛
急备供军折估宣索进奉之类者既并收入两税矣今
于两税之外非法之事复又并存此则人益困穷其事六也建中定税之始诸道已不均齐其后或吏理失宜
或兵赋偏重或疠疾钟害或水旱荐灾田里荒芜户口
减耗牧守苟避于殿责罕尽申闻所司姑务于取求莫
肯矜恤遂于逃死阙乏税额累加见在疲氓一室已空
四邻继尽渐行增广何由自存此则人益困穷其事七
卷二十二 第 7b 页 WYG1072-0783d.png
也自至德讫于大历二十年馀兵乱相乘海内罢弊幸
遇陛下绍膺宝运忧济生灵诞敷圣谟痛矫前弊重爱
人节用之旨宣轻徭薄赋之名率土烝黎感涕相贺延
颈企踵咸以为太平可期既而制失其中敛从其重颇
乖始望已沮群心因之以兵甲而烦暴之取转加继之
以献求而静约之风浸靡臣所知者才梗槩耳而人益
困穷之事已有七焉臣所不知何啻于此陛下倘追思
大历中所闻人间疾苦而又有此七事重增于前则人
卷二十二 第 8a 页 WYG1072-0784a.png
之无聊不问可悉昔鲁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
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哀公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
其彻也有若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
足孔子曰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
安盖均而无怨节而无贫和而无寡安而无倾汉文恤患
救灾则命郡国无来献是以人为本以财为末人安则财
赡本固则邦宁今百姓艰穷非止不足税额类例非止不
均求取繁多非止来献诚可哀悯亦可忧危此而不图何
卷二十二 第 8b 页 WYG1072-0784b.png
者为急圣情重慎每戒作为伏知贵欲因循不敢尽求釐
革且去其大甚亦足小休望令所司与宰臣参量据每
年支用色目中有不急者无益者罢废之有过制者广
费者减节之遂以罢减之资回给要切之用其百姓税
钱因军兴每贯加徵二百者下诏停之用复其言俾人
知信下之化上不令而行诸道权宜加徵亦当自请蠲
放如是则困穷之中十缓其二三矣供御之物各有典
司任土之宜各有常贡过此以往复何所须假欲崇饰
卷二十二 第 9a 页 WYG1072-0784c.png
燕居储备赐与天子之贵宁忧乏财但策有司何求不
给岂必旁延进献别徇营求减德示私伤风败法因依
纵扰为害最深陛下临御之初已弘清净之化下无曲
献上绝私求近岁以来稍渝前旨今但涤除流误振起
圣猷则淳风再兴贿道中寝虽有贪饕之辈曷由复肆
侵渔州郡羡财亦将焉往若不上输王府理须下纾疲
人如是则困穷之中十又缓其四五矣所定税物估价
合依当处月平百姓输纳之时累经州县简阅事或涉
卷二十二 第 9b 页 WYG1072-0784d.png
于奸冒过则不在户人重重剥徵理甚无谓望令所司
应诸州府送税物到京但与色样相符不得虚称折估
如滥恶尤甚给用不充唯罪元纳官司亦勿更徵百姓
根本既自端静枝叶无因动摇如是则困穷之中十又
缓其二三矣然后据每年见供赋税之处详谕诏旨咸
俾均平每道各令知两税判官一人赴京与度支类会
参定通计户数以配税钱轻重之间大约可准而又量
土地之沃瘠计物产之少多伦比诸州定为两等州等
卷二十二 第 10a 页 WYG1072-0785a.png
下者其每户配钱之数少州等高者其每户配钱之数
多多少已差悉令折衷仍委观察使更于当管所配钱
数之内均融处置务尽事宜就于一管之中轻重不得
偏并虽或未尽齐一决当不甚低昂既免扰人且不变
法粗均劳逸足救凋残非但徵赋易供亦冀逋逃渐息
俟稍宁阜更择所宜
卷二十二 第 11a 页 WYG1072-0785c.png
   均节赋税恤百姓第二条(请两税以布帛/为额不计钱数)
夫国家之制赋税也必先导以厚生之业而后取其什
一焉其所取也量人之力任土之宜非力之所出则不
征非土之所有则不贡谓之通法历代常行大凡生于
天地之间而五材之用为急五材者金木水火土也水
火不资于作为金木自产于山泽唯土爰播植非力不
成衣食之源皆出于此故可以勉人功定赋入者唯布
麻缯纩与百谷焉先王惧物之贵贱失平而人之交易
卷二十二 第 11b 页 WYG1072-0785d.png
难准乂立货泉之法以节轻重之宜敛散弛张必由于
是盖御财之大柄为国之利权守之在官不以任下然
则谷帛者人之所为也钱货者官之所为也人之所为
者故租税取焉官之所为者故赋敛舍焉此又事理著
明者也是以国朝著令稽古作程所取于人不踰其分
租出谷庸出绢调杂出缯纩布麻非此族也不在赋法列圣遗典粲然可徵曷常有禁人铸钱而以钱为赋者
也今之两税独异旧章违任土之通方效算缗之末法
卷二十二 第 12a 页 WYG1072-0786a.png
不稽事理不揆人功但估资产为差便以钱谷定税临
时折徵杂物每岁色目颇殊唯计求得之利宜靡论供
办之难易所徵非所业所业非所徵遂或增价以买其
所无减价以卖其所有一增一减耗损已多且百姓所
营唯在耕织人力之作为有限物价之贵贱无恒而乃
定税计钱折钱纳物是将有限之产以奉无恒之输纳
物贱则供税之所出渐多多则人力不给纳物贵则收
税之所入渐少少则国用不充公私二途常不兼济以
卷二十二 第 12b 页 WYG1072-0786b.png
此为法未之前闻往者初定两税之时百姓纳税一疋
折钱三千二三百文大率万钱为绢三疋价计稍贵数
则不多及乎颁给军装计数而不计价此所谓税入少
而国用不充者也近者百姓纳绢一疋折钱一千五六
百文大率万钱为绢六疋价既转贱数则渐加向之蚕
织不殊而所输尚欲过倍此所谓供税多而人力不给
者也今欲不甚改法而粗救灾害者在乎约循典制而
以时变损益之臣谓宜令所司勘会诸州府初纳两税
卷二十二 第 13a 页 WYG1072-0786c.png
年绢布定估比类当今时价加贱减贵酌取其中总计
合税之钱折为布帛之数仍依庸调旧制各随乡土所
宜某州某年定出税布若干端某州某年定出税绢若
干疋其有絁绵杂货亦随所出定名勿更计钱以为税
数如此则土有常制人有常输众皆知上令之不迁于
是一其心而专其业应出布麻者则务于纺绩供绵绢
者则事于蚕桑日作月营自然便习各修家技皆足供
官无求人假手之劳无贱鬻贵买之费无暴徵急办之
卷二十二 第 13b 页 WYG1072-0786d.png
弊无易常改作之烦物甚贱而人之所出不加物甚贵
而官之所入不减是以家给而国足事均而法行此直
稍循令典之旧规固非创制之可疑者也然蚩蚩之俗
罕究事情好骋异端妄行沮议臣请假为问答以备讨
论陛下诚有意乎怜悯苍生将务救恤但垂听览必有
可行议者若曰每岁经费所资大抵皆约钱数若令以
布帛为额是令支计无凭荅曰国初约法已来常赋率
由布帛输二甲子制用不愆何独当今则难支计且经
卷二十二 第 14a 页 WYG1072-0787a.png
费之大其流有三军食一也军衣二也内外官月俸及
诸色资课三也军衣固在于布帛军食又取于地租其
计钱为数者独月俸资课而已制禄唯不计钱故三代
以食人众寡为差两汉以石数多少为秩盖以钱者官
府之权货禄者吏属之常资以常徇权则丰约之度不
得恒于家以权为常则轻重之柄不得专于国故先王
制禄以食而平货以钱然后国有权而家有节矣况今
馈饷方广仓储未丰尽复古规或虑不足若但据群官
卷二十二 第 14b 页 WYG1072-0787b.png
月俸之等随百役资课之差各依钱数少多折为布帛
定数某官月给俸绢若干疋某役月给资布若干端所
给色目精粗有司明立条例便为恒制更不计钱物甚
贱而官之所给不加物甚贵而私之所禀不减官私有
准何利如之生人大端衣食为切有职田以供食有俸
绢以供衣从事之家固足自给以兹制事谁曰不然夫
然则国之用财多是布帛定以为赋复何所伤议者若
曰吏禄军装虽颁布粟至于以时敛籴用权物价重轻
卷二十二 第 15a 页 WYG1072-0787c.png
是必须钱于何取给荅曰古之圣人所以取山泽之蕴
材作泉布之宝货国专其利而不与人共之者盖为此
也物贱由乎钱少少则重重则加铸而散之使轻物贵
由乎钱多多则轻轻则作法而敛之使重是乃物之贵
贱系于钱之多少钱之多少在于官之盈缩官失其守
反求于人人不得铸钱而限令供税是使贫者破产而
假资于富有之室富者蓄货而窃行于轻重之权下困
齐人上亏利柄今之所病谅在于斯诚宜广即山殖货
卷二十二 第 15b 页 WYG1072-0787d.png
之功峻用铜为器之禁苟制持得所则钱不乏矣有粜
盐以入其直有𣙜酒以纳其资苟消息合宜则钱可收
矣钱可收固可以敛轻为重钱不乏固可以散重为轻
弛张在官何所不可虑无所给是未知方议者若曰自
定两税以来恒使计钱纳物物价渐贱所纳渐多出给
之时又增虚估广求羡利以赡库钱岁计月支犹患不
足今若定供布帛出纳以平军国之资无乃有阙答曰
自天宝以后师旅数起法度消亡肃宗拨滔天之灾而
卷二十二 第 16a 页 WYG1072-0788a.png
急于功赏先帝迈含垢之德而缓于纠绳由是用颇殷
繁俗亦靡弊公赋已重别献继兴别献既行私赂竞长
诛求刻剥日长月滋积累以至于大历之间所谓取之
极甚者也今既揔收极甚之数定为两税矣所定别献
之类复在数外矣间缘军用不给巳尝加徵矣近属折
纳价钱则又多获矣比于大历极甚之数殆将再益其
倍焉复幸年谷屡丰兵车少息而用常不足其故何哉
盖以事逐情生费从事广物有剂而用无节夫安得不
卷二十二 第 16b 页 WYG1072-0788b.png
乏乎苟能黜其情约其用非但可以布帛为税虽更减
其税亦可也苟务逞其情侈其用非但行今重税之不
足虽更加其税亦不足也夫地力之生物有大数人力
之成物有大限取之有度用之有节则常足取之无度
用之无节则常不足生物之丰败由天用物之多少由
人是以圣王立程量入为出虽遇灾难下无困穷理化
既衰则乃反是量出为入不恤所无故鲁哀公问年饥
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以盍彻桀用天下而不足汤用
卷二十二 第 17a 页 WYG1072-0788c.png
七十里而有馀是乃用之盈虚在节与不节耳不节则
虽盈必竭能节则虽虚必盈卫文公承灭国之馀建新
徙之业革车不过三十乘岂不甚殆哉而能衣大布冠
大帛约已率下通商务农卒以富强见称载籍汉文帝
接秦项积久伤夷之弊继高吕革创多事之时家国虚
残日不暇给而能躬俭节用静事息人服弋绨履革舄
却骏马而不御罢露台而不修屡赐田租以厚烝庶遂使户口蕃息百物阜殷乃至乡曲宴游乘牝㹀者不得
卷二十二 第 17b 页 WYG1072-0788d.png
赴会子孙生长或有积数十岁不识市𨞬御府之钱贯
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红腐而不可食国富于上人安
于下生享遐福没垂令名人到于今称其仁贤可谓盛
矣太宗文皇帝收合板荡再造寰区武德年中革车屡
动继以灾歉人多流离贞观之初荐属霜旱自关辅绵
及三河之地米价腾贵斗易一缣道路之间馁殍相藉
太宗敦行俭约抚养困穷视人如伤劳徕不倦百姓有
鬻男女者出御府金帛赎还其家严禁贪残慎节徭赋
卷二十二 第 18a 页 WYG1072-0789a.png
弛不急之用省无事之官黜损乘舆斥出宫女太宗尝
有气疾百官以大内卑湿请营一阁以居尚惮烦劳竟
不之许是以至诚上感淳化下敷四方大和百谷连稔
贞观八年以后米升至四五钱俗阜化行人知义让行
旅万里或不赍粮故人到于今谈帝王之盛则必先太
宗之圣功论理道之崇则必慕贞观之故事此三君者
其经始岂不艰窘哉皆以啬用爱人竟获丰福是所谓
能节虽虚必盈之效也秦始皇据崤函之固藉雄富之
卷二十二 第 18b 页 WYG1072-0789b.png
业专力农战广收材豪故能芟灭暴强宰制天下功成
志满自谓有太山之安贪欲炽然以为六合莫予违也
于是发闾左之戍徵太半之赋进谏者谓之宣谤恤隐
者谓之收恩故徵发未终而宗社已泯汉武帝遇时运
理平之会承文景勤俭之积内广兴作外张甲兵侈汰
无穷遂至殚竭大搜财货算及舟车远近骚然几至颠
覆赖武帝英姿大度付任以能纳谏无疑改过不𠫤下
哀痛之诏罢征伐之劳封丞相为富民侯以示休息邦
卷二十二 第 19a 页 WYG1072-0789c.png
本摇而复定帝危而再安隋氏因周室平齐之资府
库充实开皇之际理尚清廉是时公私丰饶议者以比
汉之文景炀帝嗣位肆行骄奢竭耗生灵不知止息海
内怨叛以至于亡此三君者其所凭藉岂不丰厚哉此
皆以纵欲残人竟致蹙丧是所谓不节则虽盈必竭之
效也秦隋不悟而遂灭汉武中悔而获存乃知惩与不
惩觉与不觉其于得失相远复有存灭之殊安可不思
安可不惧今人穷日甚国用岁加不时节量其势必蹙
卷二十二 第 19b 页 WYG1072-0789d.png
而议者但忧财利之不足罔虑安危之不持若然者则
太宗汉文之德曷见称秦皇隋炀之败靡足戒唯欲是
逞复何规哉幸属休明将期致理急聚敛而忽于勤恤
固非圣代之所宜言也
卷二十二 第 20a 页 WYG1072-0790a.png
   均节赋税恤百姓第三条(论长吏以增户加/税辟田为课绩)
夫欲施教化立度程必先域人使之地著古之王者设
井田之法以安其业立五宗之制以缀其恩犹惧其未
也又教之族坟墓敬桑梓将以固人之志定人之居俾
皆重迁然可为理厥后又督之以出乡游堕之禁纠之
以板图比阅之方虽训导渐微而检制犹密历代因袭
以为彝章其理也必谨于堤防其乱也必慢于经界斯
道崇替与时兴衰人主失之则不可御寰区守长失之
卷二十二 第 20b 页 WYG1072-0790b.png
则不可釐郡邑理人之要莫急于兹顷因兵兴典制弛
废户板之纪纲罔缉土断之条约不明恣人浮流莫克
禁止纵之则凑集整之则惊离恒怀倖心靡固本业是
以赋税不一教令不行长人者又罕能推忠恕易地之
情体至公徇国之意迭行小惠竞诱奸氓以倾夺邻境
为智能以招萃逋逃为理化舍彼适此者既谓新收而
获宥倏忽往来者又以复业而见优唯怀土安居首末
不迁者则使之日重敛之日加是令地著之人恒代惰
卷二十二 第 21a 页 WYG1072-0790c.png
游服役则何异驱之转徙教之浇讹此由牧宰不克弘
通各私所部之过也及夫廉使奏课会府考功但守常
规不稽时变其所以为长吏之能者大约在于四科一
曰户口增加二曰田野垦辟三曰税钱长数四曰徵办先
期此四者诚吏职之所崇然立法齐人久无不弊法之
所沮则人饰巧而苟避其网法之所劝则人兴伪以曲
附其文理之者若不知维御损益之宜则巧伪萌生恒
因沮劝而滋矣夫课吏之法所贵户口增加者岂不以
卷二十二 第 21b 页 WYG1072-0790d.png
抚字得所人益阜蕃乎今或诡情以诱其奸浮苛法以
析其亲族苟益户数务登赏条所诱者将议薄征已遽
惊散所析者不胜重税又渐流亡州县破伤多起于此
长吏相效以为绩安忍莫惩齐人相扇以成风规避转
甚不究实而务增户口有如是之病焉所贵田野垦辟
者岂不以训导有术人皆乐业乎今或牵率黎烝播植
荒废约以年限免其地租苟农夫不增而垦田欲广新
亩虽辟旧畬反芜人利免租颇亦从令年限才满复为
卷二十二 第 22a 页 WYG1072-0791a.png
污莱有益烦劳无增稼穑不度力而务辟田野有如是
之病焉所贵税钱长数者岂不以既庶而富人可加赋
乎今或重困疲羸力求附益捶骨沥髓隳家取财苟媚
聚敛之司以为仕进之路不恤人而务长税数有如是
之病焉所贵徵办先期者岂不以物力优赡人皆乐输
乎今或肆毒作威残人逞欲事有常限因而促之不量
时宜唯尚强济丝不容织粟不暇舂矧伊贫虚能不奔
迸不恕物而务先徵办有如是之病焉然则引人逋逃
卷二十二 第 22b 页 WYG1072-0791b.png
蹙人艰窘唯兹四病亦有助焉此由考覈不切事情而
泛循旧辙之过也且夫户口增加田野垦辟税钱长数
徵办先期若不以实事验之则真伪莫得而辨将验之
以实则租赋须加所加既出于人固有受其损者此州
若增客户彼郡必减居人增处邀赏而税数有加减处
惧罪而税数不降倘国家所设考课之法必欲崇于聚
敛则如斯可矣将有意乎富俗而务理岂不刺谬欤当
今之要在于厚人而薄财损上以益下下苟利矣上必
卷二十二 第 23a 页 WYG1072-0791c.png
安焉则少损者所以招大益也人既厚矣财必赡焉则
暂薄者所以成永厚也臣愚谓宜申命有司详定考绩
往贵于加者今务于减焉假如一州之中所税旧有定
额凡管几许百姓复作几等差科每等有若干户人每
户出若干税物各令条举都数年别一申使司使司详
覆有凭然后录报户部若当管之内人益阜殷所定税
额有馀任其据户均减率计减数多少以为考课等差
其当管税物通比校每户十分减三分者为上课十分
卷二十二 第 23b 页 WYG1072-0791d.png
减二分者次焉十分减一分者又次焉如或人多流亡
加税见户比校殿罚法亦如之其百姓所出田租则各
以去年应输之数便为定额每岁据徵更不勘责检巡
增辟者勿益其租废耕者不降其数足以诱导垦植且
免妨夺农功事简体弘人必悦劝每至定户之际但据
杂产校量田既自有恒租不宜更入两税如此则吏无
苟且俗变浇浮不督课而人自乐耕不防闲而众皆安
土斯亦当今富人固本之要术在陛下举而行之
卷二十二 第 24a 页 WYG1072-0792a.png
   均节赋税恤百姓第四条(论税期/限迫促)
建官立国所以养人也赋人取财所以资国也明君不
厚其所资而害其所养故必先人事而借其暇力先家
给而敛其馀财遂人所营恤人所乏借必以度敛必以
时有度则忘劳得时则易给是以官事无阙人力不殚
私相全上下交爱古之得众者其率用此欤法制或
亏本末倒置但务取人以资国不思立国以养人非独
徭赋繁多夐无蠲贷至于徵收迫促亦不矜量蚕事方
卷二十二 第 24b 页 WYG1072-0792b.png
兴已输缣税农功未艾遽敛谷租上司之绳责既严下吏
之威暴愈促有者急卖而耗其半直无者求假而费其
倍酬所系迟速之间不过月旬之异一宽税限岁岁相
承迟无所妨速不为益何急敦逼重伤疲人顷缘定税
之初期约未甚详衷旋属征役多故复令先限量徵近
虽优延尚未均济望委转运使与诸道观察使商议更
详定徵税期限闻奏各随当土风俗所便时候所宜务
于纾人俾得办集所谓惠而不费者则此类也
卷二十二 第 25a 页 WYG1072-0792c.png
   均节赋税恤百姓第五条(请以税茶钱置/义仓以备水旱)
臣闻仁君在上则海内无馁殍之人岂必耕而饷之爨
而食之哉盖以虑得其宜制得其道致人于歉乏之外
设备于灾沴之前是以年虽大杀众不恇惧夫水旱为
败尧汤被之矣阴阳相寇圣何禦哉所贵尧汤之盛者
于遭患能济耳凡厥哲后皆谨循之故王制记虞夏
殷周四代之法乃云国无九年之蓄曰不足无六年之
蓄曰急无三年之蓄曰国非其国也周官司徒之属亦
卷二十二 第 25b 页 WYG1072-0792d.png
云掌乡里之委积以恤艰阨县鄙之委积以待凶荒王
制既衰杂以权术魏用平籴之法汉置常平之仓利兼
公私颇亦为便隋氏立制始创社仓终于开皇人不饥
馑贞观初戴胄建积谷备灾之议太宗悦焉因命有司
详立条制所在贮粟号为义仓丰则敛藏俭则散给历
高宗之代五六十载人赖其资国步中艰斯制亦弛开
元之际渐复修崇是知储积备灾圣王之急务也语曰
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此言君养人
卷二十二 第 26a 页 WYG1072-0793a.png
以成国人戴君以成生上下相成事如一体然则古称
九年六年之蓄者盖率土臣庶通为之计耳固非独丰
公庾不及编氓记所谓虽有凶旱水溢人无菜色良以
此也后代失典籍备虑之旨忘先王子爱之心所蓄粮
储唯计廪庾犬彘厌人之食而不知检沟壑委人之骨
而不能恤乱兴于下祸延于上虽有公粟岂得而食诸
故立国而不先养人国固不立矣养人而不先足食人
固不养矣足食而不先备灾食固不足矣为官而备者
卷二十二 第 26b 页 WYG1072-0793b.png
人必不赡为人而备者官必不穷是故论德昏明在乎
所务本末务本则其末自遂务末则其本兼亡国本于
人安得不务顷以寇戎为梗师旅亟兴惠恤之方多所
未暇每遇阴阳愆候年不顺成官司所储祗给军食支
计苟有阙犹须更取于人人之凶荒岂遑赈救人小乏
则求取息利人大乏则卖鬻田庐幸逢有年才偿逋债
敛穫始毕糇粮已空执契担囊行复贷假重重计息食
每不充倘遇荐饥遂至颠沛室家相弃骨肉分离乞为
卷二十二 第 27a 页 WYG1072-0793c.png
奴仆犹莫之售或行丐𨞬里或缢死道途天灾流行四
方代有率计被其害者每岁常不下一二十州以陛下
为人父母之心若垂省忧固足伤恻幸有可救之道焉
可舍而不念哉今赋役已繁人力已竭穷岁汲汲永无
赢馀课之聚粮终不能致将树储蓄根本必藉官司助
成陛下诚能为人备灾过听愚计不害经费可垂永图
近者有司奏请税茶岁约得五十万贯元策令贮户部
用救百姓凶饥今以蓄粮适副前旨望令转运使揔计
卷二十二 第 27b 页 WYG1072-0793d.png
诸道户口多少每年所得税茶钱使均融分配各令当
道巡院主掌每至谷麦熟时即与观察使计会散就管
内州县和籴便于当处置仓收纳每州令录事参军专
知仍定观察判官一人与和籴巡院官同勾当亦以义
仓为名除赈给百姓已外一切不得贷便支用如时当
大稔事至伤农则优与价钱广其籴数谷若稍贵籴亦
便停所籴少多与年上下准平谷价恒使得中每遇灾
荒即以赈给小歉则随事借贷大饥则录奏分颁许从
卷二十二 第 28a 页 WYG1072-0794a.png
便宜务使周济循环敛散遂以为常如此则蓄财息债
者不能耗吾人聚谷幸灾者无以牟大利富不至侈贫
不至饥农不至伤籴不至贵一举事而众美具可不务
乎俟人小休渐劝私积平籴之法斯在社仓之制兼行
不出十年之中必盈三岁之蓄弘长不已升平可期使
一代黎人永无馁乏此尧汤所以见称于千古也愿陛
下遵之慕之继之齐之苟能存诚蔑有不至
卷二十二 第 29a 页 WYG1072-0794c.png
   均节赋税恤百姓第六条(论兼并之家私/敛重于公税)
国之纪纲在于制度商农工贾各有所专凡在食禄之
家不得与人争利此王者所以节财力励廉隅是古今
之所同不可得而变革者也代理则其道存而不犯代
乱则其制委而不行其道存则贵贱有章丰杀有度车
服田宅莫敢僭踰虽积货财无所施设是以咸安其分
罕徇贪求藏不偏多故物不偏罄用不偏厚故人不偏
穷圣王能使礼让兴行而财用均足则此道也其制委
卷二十二 第 29b 页 WYG1072-0794d.png
则法度不守教化不从唯货是崇唯力是骋货力苟备
无欲不成租贩兼并下锢齐人之业奉养丰丽上侔王
者之尊户蓄群黎𨽻役同辈既济嗜欲不虞宪章肆其
贪惏曷有纪极天下之物有限富室之积无涯养一人
而费百人之资则百人之食不得不乏富一家而倾千
家之产则千家之业不得不空举类推之则海内空乏
之流亦已多矣故前代致有风俗讹靡氓庶困穷由此
弊也今兹之弊则又甚焉夫物之不可掩藏而易以阅
卷二十二 第 30a 页 WYG1072-0795a.png
视者莫著乎田宅臣请又措其宅而勿议且举占田一
事以言之古先哲王疆理天下百亩之地号曰一夫盖
以一夫授田不得过于百亩也欲使人无废业田无旷
耕人力田畴二者适足是以贫弱不至竭涸富厚不至
奢淫法立事均斯谓制度今制度弛紊疆理隳坏恣人
相吞无复畔限富者兼地数万亩贫者无容足之居依
托强豪以为私属贷其种食赁其田庐终年服劳无日
休息罄输所假常患不充有田之家坐食租税贫富悬
卷二十二 第 30b 页 WYG1072-0795b.png
绝乃至于斯厚敛促徵皆甚公赋今京畿之内每田一
亩官税五升而私家收租殆有亩至一石者是二十倍于
官税也降及中等租犹半之是十倍于官税也夫以土地
王者之所有耕稼农夫之所为而兼并之徒居然受利官
取其一私取其十穑人安得足食公廪安得广储风俗安
得不贪财货安得不壅昔之为理者所以明制度而谨
经界岂虚设哉斯道浸亡为日已久顿欲修整行之实
难革弊化人事当有渐望令百官集议参酌古今之宜
卷二十二 第 31a 页 WYG1072-0795c.png
凡所占田约为条限裁减租价务利贫人法贵必行不
在深刻裕其制以便俗严其令以惩违微损有馀稍优
不足损不失富优可赈穷此乃古者安富恤穷之善经
不可舍也 右臣前月十一日延英奏对因叙赋税烦
重百姓困穷伏奉恩旨令具条疏闻奏今且举其甚者
谨件如前臣闻于书曰无轻人事惟艰无安厥位惟危
此理之所以兴也又曰厥后嗣王生则逸不知稼穑之
艰难此乱之所由始也以陛下天纵圣哲事更忧危夙
卷二十二 第 31b 页 WYG1072-0795d.png
夜孜孜志求致理往年论及百姓必为悽然动容每言
朕于苍生支体亦无所惜臣久叨近侍亟奉德音窃谓
一代黔黎必跻富寿之域昨奏人间疾苦十分才及二
三圣情已甚惊疑皆谓臣言过当然则愁怨之事何由
上闻煦育之恩何由下布典籍所戒信而有徵一亏圣
猷实可深惜臣又闻于书曰非知之艰行之唯艰窃惟
陛下所以惊疑于微臣之言者但闻之未熟耳此乃股肱耳目之任仰负于陛下诚所谓知之非艰尚未足深
卷二十二 第 32a 页 WYG1072-0796a.png
累圣德也今则既知之矣愿陛下勿复艰于所行居安
思危亿兆幸甚谨奏
 
 
 
 
 
 
卷二十二 第 32b 页 WYG1072-0796b.png
 
 
 
 
 
 
 
 翰苑集卷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