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苑集-唐-陆贽卷二十一



卷二十一 第 1a 页 WYG1072-0764a.png
钦定四库全书
 翰苑集卷二十一     唐 陆贽 撰
  中书奏议(五/)
   论裴延龄奸蠹书一首
十一月三日具官臣某惶恐顿首献书皇帝陛下臣闻
君子小人用舍不并国家否泰恒必由之君子道长小
人道消于是上下交而万物通此所以为泰也小人道
长君子道消于是上下不交而万物不通此所以为否
卷二十一 第 1b 页 WYG1072-0764b.png
也夫小人于蔽明害理如目之有眯耳之有充嘉谷之
有蟊梁木之有蠹也眯离娄之目则天地四方之位不
分矣充子野之耳则雷霆蝇黾之声莫辨矣虽后稷之
穑禾易长亩而蟊伤其本则零瘁而不植矣虽公输之
巧台成九层而蠹空其中则圯折而不支矣是以古先
圣哲之立言垂训必殷勤切至以小人为戒者岂将有
意雠而沮之哉诚以其蔽主之明害时之理致祸之源
博伤善之衅深所以有国有家者不得不去耳其在周
卷二十一 第 2a 页 WYG1072-0765a.png
易则曰大君有命开国承家小人勿用必乱邦也在尚
书则曰除恶务本去邪勿疑在毛诗则曰无纵诡随以
谨无良曾是掊克敛怨以为德盗言孔甘乱是用餤谗
人罔极交乱四国在论语则曰恶利口之覆邦家者在
春秋则曰聚敛积实不知纪极毁信废忠崇饰恶言靖
谮庸回服谗蒐慝天下之人谓之四凶在礼记则曰小
人行险以徼幸长国家而务财用者必自小人矣小人
使为国家而灾害并至虽有善人无如之何臣顷因读
卷二十一 第 2b 页 WYG1072-0765b.png
书常愤此类不图圣代目睹斯人户部侍郎裴延龄者其性邪其行险其口利其志凶其矫妄不疑其败乱无
耻以聚敛为长策以诡妄为嘉谋以掊克敛怨为匪躬
以靖谮服谗为尽节揔典籍之所恶以为智术冒圣哲
之所戒以为行能可谓尧代之共工鲁邦之少卯伏惟
陛下协放勋文思之德而鉴其方鸠僝功体仲尼天纵
之明而辨其顺非坚伪则天讨斯得圣化允孚小往大
来孰不欣幸迹其奸蠹日长月滋阴秘者固未尽彰败
卷二十一 第 3a 页 WYG1072-0765c.png
露者犹难悉数今请粗举数事用明欺罔大端悉非隐
微皆可覆验陛下若意其负谤则诚宜亟为辨明陛下
若知其无良又安可曲加容掩愿择左右亲信兼与举
朝公卿据臣所言阅实其事傥延龄罪恶无状即臣之
奏议是诬宜申典刑以制虚妄俾四海法朝廷之理兆
人戴陛下之明得失之间其体甚大不当复有疑虑使
辨之不早以竟失天下之望也前岁秋首班宏丧亡特
诏延龄继司邦赋数月之内遽功能奏称勾获隐欺
卷二十一 第 3b 页 WYG1072-0765d.png
计钱二十万贯请贮别库以为羡财供御所须永无匮
乏陛下欣然信纳因谓委任得人既赖赢馀之资稍弘
心意之欲兴作浸广宣索渐多延龄务实前言且希睿
旨不敢告阙不敢辞难勾获既是虚言无以应命供办
皆承严约苟在及期遂乃搜求市𨞬豪夺入献追捕夫
匠迫胁就功以敕索为名而不酬其直以和雇为称而
不偿其佣都城之中列肆为之昼闭兴役之所百工比
于幽囚聚诅连群遮诉盈路持纲者莫敢致诘巡察者
卷二十一 第 4a 页 WYG1072-0766a.png
莫敢为言时有致诘为言翻谓党邪丑直天子毂下嚣
声沸腾四方观瞻何所取则荡心于上敛怨于人欺天
陷君远迩危惧此其罪之大者也揔制邦用度支是司
出纳货财太府攸职凡是太府出纳皆廪度支文符太
府依符以奉行度攴凭按以勘覆互相关键用绝奸欺
其出纳之数则每旬申闻其见在之数则每月计奏皆
经度支勾覆又有御史监临旬旬相承月月相继明若
指掌端如贯珠财货少多无容隐漏延龄务行邪謟公
卷二十一 第 4b 页 WYG1072-0766b.png
肆诬欺遂奏云左藏库司多有失落近因检阅使置簿
书乃于粪土之中收得银十三万两其疋段杂货百万
有馀皆是文帐脱遗并同巳弃之物今所收获即是羡
馀悉合移入杂库以供别敕支用者其时特宣进止悉
依所奏施行太府少卿韦少华抗表上陈殊不引伏确
称每月申奏皆是见在数中请令推寻足验奸计两司
既相论执理须辨鞫是非臣等具以奏闻请定三司详
覆若左藏库遗漏不谬隐匿固合抵刑如度支举奏是
卷二十一 第 5a 页 WYG1072-0766c.png
虚诬诳亦宜得罪陛下既不许差三司按问又不令检
奏辨明度支言太府隐漏至多而少华所任如旧太府
论度支奸欺颇甚而延龄见信不渝枉直两存法度都
弛以在库之物为收获之功以常赋之财为羡馀之费
罔上无畏示人不惭此又罪之大者也国之府库用寘
货财物合入官则纳于其内事合给用则出乎其中所
纳无非法之财所出无不道之用坦然明白何曲何私
而延龄险滑售奸诡谲求媚遂于左藏之内分建六库
卷二十一 第 5b 页 WYG1072-0766d.png
之名意在别贮赢馀以奉人主私欲曾不知王者之体
天下为家国不足则取之于人人不足乃资之于国在
国为官物在人为私财何谓赢馀复须别贮是必巧诈
以变移官物暴法以刻敛私财舍此二途其将焉取陛
下方务崇信不加检裁延龄既怙宠私益复放肆遂录
积久逋欠妄云察获奸赃总计缗钱八百馀万听其言
则利益虽大考其事则虚诞自彰或是水火漂焚或缘
旱涝伤败或因兵乱散失或遭寇贼敚𣀮或准法免徵
卷二十一 第 6a 页 WYG1072-0767a.png
或经恩合放或人户逃逸无处追寻或纲典拘囚不克
填纳或没入店宅岁久摧残或收获舟船年深破坏类
皆如此难以殚论在人者并无可科徵属官者悉不任
货卖但存名额虚挂簿书大抵钱谷之司皆耻财物减
少所以相承积累不肯涤除每当计奏之时常充应在
之数延龄苟称察获遂请徵收恢张利门诱动天听贻
诮侮于方岳贾愁怨于烝黎于兹累年一无所得其为
疏妄亦曰殆哉陛下姑欲保持曾无诘问延龄谓能蔽
卷二十一 第 6b 页 WYG1072-0767b.png
惑不复惧思奸威既沮于四方憸态复行于内府由是
蹂𨈆官属倾倒货财移东就西便为课绩取此适彼遂号
羡馀愚弄朝廷有同儿戏诸州输送布帛度支不务准
平抑制市人贱通估价计其所折即更下徵重困疲氓
展转流弊既彰忍害且示不诚及其支送边州用充和
籴则于本价之外例增一倍有馀布帛不殊贵贱有异
剥徵罔下既以折估为名抑配伤人又以出估为利事
多矛盾交骇物情穷边穑夫痛愤切于骨髓下土编户
卷二十一 第 7a 页 WYG1072-0767c.png
冤叫彻于苍旻而延龄以冒取折估为忠公苟得出估
为剩利所谓失人心而聚财贿亦何异割支体以徇口
腹哉殊不寤支体分披口安能食人心离析财岂能存
此又罪之大者也平原远镇扼制蕃戎五原要冲控带
灵夏芟夷榛秽剪逐豺狼崎岖缮完功力才毕地犹夐
绝势颇孤危新集之兵志犹未固尤资赡恤俾渐安居
频敕度支令贮军粮常使平原有一年之蓄盐州积半
年之储循环转输不得阙数近者二镇告急俱称绝粮
卷二十一 第 7b 页 WYG1072-0767d.png
陛下召延龄令赴中书遣希颜宣旨质问延龄确言馈
饷不绝储蓄殊多岁内以来必无阙乏希颜惧其推互
邀令草状自陈状亦如言略无疑畏陛下览其所奏翻
谓军吏不诚遂遣中官驰往检覆道路无转运之迹军
城无旬日之储将卒嗷嗷几将不守有如是之颠沛有
如是之欺谩按验既明恩劳靡替其为蛊媚旷代罕闻
此又罪之大者也国之宪度会府是司位列诸郎犹应
辰象任居六事实代天工内揔辖于庶官外敷化于列
卷二十一 第 8a 页 WYG1072-0768a.png
郡举措系生灵之命得失关理乱之源为人轨仪安可
容易未有大官弛纵而能使群吏服从朝典陵迟而欲禁天下暴慢是以天宝将季杨国忠为吏部尚书亟于
私庭诠集选士果令逆竖得以为词史策书之足为国
耻而延龄放情乱纪又甚国忠懈于夙兴多阙会朝之
礼徇其鄙次大隳省署之仪徙郎曹于里闾视公事于
私第尽室饫宫厨之膳填街持簿领之书复有诸部参
辞四方申请决遣资其判署去就俟其指撝延龄或聚
卷二十一 第 8b 页 WYG1072-0768b.png
客大誇不令白事或纵酒凭怒莫敢入言至有迫切而
来逾旬未省输纳之后累月不归资粮罄于滞淹筋力
困于朝集晨趋夕散十百为群里中喧阗常若阛阓衢
巷列屠沽之肆邑居成逆旅之津离次慢官虐人斁法
求之今古鲜有其伦此又罪之大者也揔领财赋号为
殷繁自必识究变通智权轻重大不失体细能析微济
之以均平莅之以勤肃近无滞事远无壅情纲条之下
无乱绳鉴照之内无隐匿然后人不困而公用足威不
卷二十一 第 9a 页 WYG1072-0768c.png
厉而奸吏惩苟或未然则非称职况延龄以素本僻戾
之质而加之以狂躁满盈既懵且骄事何由理遂以国
家大计委于胥吏末流当给者无贿而不支应徵者受
赇而纵免纪纲大坏货赂公行苟操利权实窃邦柄近
者度支小吏屡为府县所绳鞫其奸赃无不狼籍通结
动连于节将交私匪止于苞苴威福潜移乃至于是职
司失序固亦可知此又罪之大者也风教之大礼让为
先礼让之行朝廷为首朝廷者万方之所宗仰群士之
卷二十一 第 9b 页 WYG1072-0768d.png
所楷模观而效焉必有甚者是以朝廷好礼则俗尚敬
恭朝廷尊让则时耻贪竞朝廷有失容之慢则凌暴之
弊播于人朝廷有动色之争则攻斗之祸流于下圣王
知其然也故选建贤德以为公卿使人具瞻不谕而化
昔周之方盛多士盈朝时靡有争用能俾乂故其诗曰
慎尔出话敬尔威仪无不柔嘉又曰有来雍雍至止肃
肃相维辟公天子穆穆言群臣相与事上敬而能和言
语动作靡有不善也周德既衰小人在位务相侵侮以
卷二十一 第 10a 页 WYG1072-0769a.png
至危亡故其诗曰方茂尔恶相尔矛矣又曰既之阴汝
反予来嚇又曰凉曰不可覆背善詈言小人得志恶怒
是凭肆其心以相诟病也陛下勤修仪式以靖四方
慎选庶官以贞百度内选则股肱耳目外选则垣翰藩
维济济师师咸钦至化庶相感率驯至大和而度支凭
宠作威恃权纵暴侵刻军镇匮阙资粮将帅每使申论
延龄率加毁訾或指诬隐盗或谤讦阴私或数其出处
贱微或亿其心志邪悖词皆丑媟事悉加诬匹夫见凌
卷二十一 第 10b 页 WYG1072-0769b.png
犹或生患况将帅素加委遇多著勋庸纵有踰分取求
但宜执理裁处苟当其所孰敢不从岂可对彼偏禆恣
行侵辱使其惭腼于麾下愤耻于朝廷惟口起羞谅非
细故为国聚衅实由斯人而又虐害群司幸其阙败蔑
彼彝典逞于凶怀气吞等夷𨽻蓄郎吏时有履道而不
为屈挠守官而莫肯由从遭其诋诃事则尤剧或辱兼
祖父或毁及家门皆名教所不忍闻叙述所不堪纪其
为构陷抑复多端故示凶威使人慑惮人之狂险乃至
卷二十一 第 11a 页 WYG1072-0769c.png
于斯上亏大猷下扇流俗炰炰礼义之府蔑污清明之
朝此又罪之大者也度支旧管牛驴三千馀头车八百
馀乘循环载负供馈边军既有番递之伦永无科配之
扰延龄苟逞近效不务远图废其葺修减其刍秣车破
畜耗略无孑遗每须载运军资则令府县差雇或有卒
承别旨须赴促期遂于街市之间掳夺公私杂畜披猖
颇甚费损尤多吏因生奸人不堪命所减者则奏以为
利所费者则隐而不论破实徇虚多如此类度支应给
卷二十一 第 11b 页 WYG1072-0769d.png
宫内及诸司使刍藁薪炭等除税草之外馀并市供所
用既多恒须贮备旧例每至秋穫之后冬收之时散开
诸场逐便和市免费高价复资贫人公私之间颇谓兼
济延龄悉隳旧制但饰奸情旋计刍薪价钱以为节减
剩利及乎春夏之际藁秸巳殚霖潦之中樵苏不继军
厩辍莝官厨待然告阙频烦于圣聪徵催络绎于省署
崎岖求买何暇计量麋损官钱不啻累倍联蹇狼狈率
以为常此则睿鉴之所明知物情之所深骇事之舛缪
卷二十一 第 12a 页 WYG1072-0770a.png
触绪皆然臣愚以谓若斯之流不过岁费国家百万缗
钱及事体非宜耳其为罪恶未足倾危事之可忧不在
于此是以不复详举以烦听览也至如矫诡之态诬罔
之辞遇事辄行应口便发靡日不有靡时不为自非状
迹尤彰足致其祸者又难以备陈也延龄有诈伪乱邦
之罪七而重之以耗斁阙遗愚智共知士庶同愤以陛
下英明鉴照物无遁情固非延龄所能蔽亏而莫之辨
也或者圣旨以其甚招疾怨而谓之孤贞可托腹心以
卷二十一 第 12b 页 WYG1072-0770b.png
其好进谗谀而谓之尽诚可寄耳目以其纵暴无畏而
谓之强直可肃奸欺以其大言不疑而谓之智能可富
财用将欲排众议而收其独行假殊宠而冀其大成
陛下诚有意乎在兹臣窃以为过矣夫君天下者必以
天下之心为心而不私其心以天下之耳目为耳目而
不私其耳目故能通天下之志尽天下之情夫以天下之
心为心则我之好恶乃天下之好恶也是以恶者无缪
好者不邪安在私托腹心以售其侧媚也以天下之耳
卷二十一 第 13a 页 WYG1072-0770c.png
目为耳目则天下之聪明皆我之聪明也是以明无不
鉴聪无不闻安在偏寄耳目以招其蔽惑也夫布腹心
而用耳目舜与纣俱用之矣舜之意务求已之过以与天下同欲而无所偏私由是天下臣庶莫不归心忠谠
既闻元德逾迈故虞书云臣作朕股肱耳目又云明四
目达四聪言广大也纣之意务求人之过以与天下违欲
而溺于偏私由是天下臣庶莫不离心险诐既行昏德
弥炽故商书云崇信奸回大雅云流言以对寇攘式内
卷二十一 第 13b 页 WYG1072-0770d.png
言邪僻也与天下同欲者谓之圣帝与天下违欲者谓
之独夫其所以布腹心而任耳目之意不殊然于美恶
成败若此相远岂非求过之情有异任人之道不同哉
太宗尝问侍臣何者为明君何者为暗主魏徵对曰君
之所以明者兼听也其所以暗者偏信也又曰秦之胡
亥偏信赵高肆其奸欺卒至颠覆徵之此说理致甚明
简册备书足为鉴戒赵高指鹿为马愚弄厥君历代流
传莫不痛愤陛下每览前史详考兴亡固亦切齿于斯
卷二十一 第 14a 页 WYG1072-0771a.png
人伤心于其主臣谓鹿之与马物类犹同岂若延龄掩
有而为无指无而为有陛下若不以时省察得无使后
代嗟诮又甚赵高者乎斯愚臣所以焦虑疚怀以陛下
为过者良有所以也夫理天下者以义为本以利为末
以人为本以财为末本盛则其末自举末大则其本必
倾自古及今德义立而利用不丰人庶安而财货不给
因以丧邦失位者未之有也故曰不患寡而患不均不
患贫而患不安有德必有人有人必有土有土必有财
卷二十一 第 14b 页 WYG1072-0771b.png
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盖谓此也自古及今德义不立而
利用克宣人庶不安而财货可保因以兴邦固位者亦
未之有焉故曰财散则人聚财聚则人散与其有聚敛
之臣宁有盗臣无令侵削兆庶以为天子取怨于下其
有若此者行罚无赦盖为此也殷纣以贪冒失人而亡
周武以散发得人而昌则纣之多藏适所以为害已者
之资耳尚何赖于财贿哉太宗亦云务蓄积而不恤人
甚非国家之计隋氏不道聚敛无厌所实洛口诸仓卒
卷二十一 第 15a 页 WYG1072-0771c.png
为李密所利此则前代已行之明效圣祖垂裕之格言
是而不惩何以为理陛下初膺宝历志剪群凶师旅繁
兴徵求𥧲广𣙜算侵剥下无聊生是以泾原叛徒乘人
怨咨白昼犯阙都邑氓庶恬然不惊反与贼众相从比
肩而入宫殿虽蚩蚩之性靡所不为然亦由德泽未浃
于人而暴令驱迫以至于时也于是内府之积尚如丘
山竟资凶渠以饵贪卒此时陛下躬睹之矣是乃失人
而聚货夫何利之有焉车驾既幸奉天逆泚旋肆围逼
卷二十一 第 15b 页 WYG1072-0771d.png
一垒之内万众所屯窘如涸流庶物空匮尝欲发一健
步出视贼军其人恳以苦寒为辞跪奏乞一襦裤陛下
为之求觅不致竟悯默而遣之又尝宫壸之中服用有
阙圣旨方以戎事之急不忍重烦于人乃剥亲王饰
之金卖以给直是时行从将吏赴难师徒仓黄奔驰咸
未冬服渐属凝冱且无薪烝饥冻内攻矢石外迫昼则
荷戈奋迅夜则映堞呻吟凌风飙冒霜霰踰旬而众无
携贰卒能走强贼全危城者陛下岂有严刑重赏使之
卷二十一 第 16a 页 WYG1072-0772a.png
然耶唯以不厚其身不藏其资与众庶同其忧患与士
伍共其有无乃能使捐躯命而捍寇雠馁之不离冻之
不憾临危而不易其守见死而不去其君所谓圣人感
人心而天下和平此其效也及乎重围既解诸道稍通赋税渐臻贡献继至乃于行宫外庑之下复列琼林大盈
之司未赏功劳遽私贿玩甚沮惟新之望颇𢹂死义之
心于是舆诵兴讥而军士始怨矣财聚人散不其然欤
旋属蟊贼内攻翠华南狩奉天所积财货悉复歼于乱
卷二十一 第 16b 页 WYG1072-0772b.png
军既迁岷梁日不暇给独凭大顺遂复皇都是知天子
者以得人为资以蓄义为富人苟归附何患蔑资义苟
修崇何忧不富岂在贮之内府方为巳有哉故藏于天下
者天子之富也藏于境内者诸侯之富也藏于囷仓箧
椟者农夫商贾之富也柰何以天子之贵海内之富而
猥行诸侯之弃德蹙守农商之鄙业哉陛下若为厚取
可以恢武功则建中之取既无成矣若谓多积可以为
已有则建中之积又不在矣若谓徇欲不足伤理化则
卷二十一 第 17a 页 WYG1072-0772c.png
建中之失伤巳甚矣若谓敛怨不足致危亡则建中之
乱危亦至矣然而遽能靖滔天之祸成中兴之功者良
以陛下有侧身修励之志有罪已悔惧之词罢息诛求
敦尚节俭涣发大号与人更新故灵祗嘉陛下之诚臣
庶感陛下之意释憾回虑化危为安陛下亦当为宗庙
社稷建不倾不拔之永图为子孙黎元垂可久可大之
休业惩前事徇欲之失复日新盛德之言岂宜更纵憸
邪复行刻暴事之追悔其可再乎臣又窃虑陛下纳彼
卷二十一 第 17b 页 WYG1072-0772d.png
盗言堕其奸计以为搏噬拿攫怨集有司积聚丰盈利
归君上是又大缪所宜慎思夫人主昏明系于所任咎
繇夔契之道长而虞舜享浚哲之名皇甫棸楀之嬖行
而周厉婴颠覆之祸自古何尝有小人柄用而灾祸不
及邦国者乎譬犹操兵以刃人天下不委罪于兵而委
罪于所操之主蓄蛊以殃物天下不归咎于蛊而归咎
于所蓄之家理有必然不可不察臣窃虑陛下以延龄
之进独出圣衷延龄之言多顺宸旨今若以罪寘辟则
卷二十一 第 18a 页 WYG1072-0773a.png
似为众所挤故欲保持用彰坚断若然者陛下与人终
始之意则善矣其于改过不吝去邪勿疑之道或未尽
善焉夫人之难知著自淳古试可乃已载于典谟陛下
意其贤而任之知其恶而弃之此理之常于何不可倘
陛下犹未知恶但疑见挤固有象恭挟诈之人亦有党
邪害直之士所资考覈两绝欺诬陛下以延龄为能愚
臣以延龄为罪能必有迹罪必有端陛下胡不指明其
所效之能以表忠贤按验其所论之罪以考虚实与众
卷二十一 第 18b 页 WYG1072-0773b.png
同辨示人不私若能迹可称而罪端无据则是党邪害
直之验也陛下当绳其伤善以励事君罪端有徵而能
迹无实则是象恭挟诈之验也陛下当紏其包祸以戒
乱邦如此则上之于下释嫌构之疑下之于上绝偏惑
之议何必忠邪无辨枉直莫分薰莸同藏其臭终胜此
则小人道长之象也实时运否泰安危之所系岂但有
亏圣德不利善人而已乎陛下若以必与已同者为忠
良自我作者无改变如此则上之所欲莫不謟上之所
卷二十一 第 19a 页 WYG1072-0773c.png
失莫不从水火相济不为非金砺相须不为是耻过怍
非不足戒舍已从人不足称惟意是行则匡辅或几乎
息矣匡辅息则理不可致仲尼所谓一言丧邦者在于
予之言而莫予违也事关兴亡固不可忽希旨顺默浸
已成风奖之使言犹惧不既若又阻抑谁当贡诚伏恐
未亮斯言请以一事为證只如延龄凶妄流布寰区上
自公卿近臣下逮舆台贱品諠諠谈议亿万为徒能以
上言其人有几陛下试令亲信博采舆词参校比来所
卷二十一 第 19b 页 WYG1072-0773d.png
闻足鉴人间情伪臣以卑鄙任当台衡既极崇高又承
渥泽岂不知观时附会足保旧恩随众沉浮免贻厚责
谢病黜退获知几之名党奸苟容无见嫉之患何急自
苦独当豺狼上违欢情下饵谗口良由内顾庸愚一无
所堪夙蒙眷知唯在诚直绸缪帐扆一纪于兹圣慈既
以此见容愚臣亦以此自负从陛下历播迁之臲卼睹
陛下致兴复之艰难至今追思犹为心悸所以畏覆车
而骇惧虑燬室而悲鸣盖情激于衷虽欲罢而不能自
卷二十一 第 20a 页 WYG1072-0774a.png
默也因事陈执虽已频繁天听尚高未垂谅察辄申悃
款以极愚诚忧深故语烦恳迫故词切以微臣自固之
谋则过为陛下虑患之计则忠糜躯奉君非所敢避沽
直亦不忍为愿回睿聪为国熟虑社稷是赖岂唯
微臣不胜荷恩报德之诚谨昧死奉书以闻臣诚惶诚
恐顿首再拜
卷二十一 第 21a 页 WYG1072-0774c.png
   论朝官阙员及刺史等改转伦序状
右臣闻于经曰济济多士文王以宁又曰无旷庶官天
工人其代之盖谓士不可不多官不可不备敦付物以
能之义阐恭巳无为之风此理道得失之所由也夫圣
人之于爱才不唯仄席求思而巳乃复引进以崇其术
业历试以发其器能旌善以重其言优禄以全其操岁
月积久声实并丰列之于朝则王室尊分之于土则藩
镇重故诗序太平之君子能长育人才书比梓人之理
卷二十一 第 21b 页 WYG1072-0774d.png
材既勤朴斲惟施丹雘礼著造士易尚养贤盖以人皆
含灵唯所诱致如玉之在璞抵掷则瓦石追琢则圭璋
如水之发源壅阏则污泥疏浚则川沼是以书籍所载
历代同途祚属殷昌必时多隽乂运钟衰季则朝乏英
髦当在衰季之时咸谓无人足任及其雄才御宇淑德
应期贤能相从森若林会然则兴王之良佐皆是季代
之弃才在季而愚当兴而智乃知季代非独遗贤而不
用其于养育奖劝之道亦有所不至焉故曰人皆含灵
卷二十一 第 22a 页 WYG1072-0775a.png
唯其诱致汉高禀大度故其时多魁杰不羁之材汉武
好英风故其时富瑰诡立名之士汉宣精吏能故其时
萃循良核实之能迨乎哀平桓灵昵比小人疏远君子
故其时近习操国柄嬖戚擅朝权是知人之才性与时
升降好之则至奖之则崇抑之则衰斥之则绝此人才
消长之所由也臣每于中夜窃自深惟朝之乏人其患
有七不澄源而防末流一也不考实而务博访二也求
精太过三也嫉恶太甚四也程试乖方五也取舍违理
卷二十一 第 22b 页 WYG1072-0775b.png
六也循故事而不择可否七也夫多少相缪非嘉量不
平轻重相欺非县衡不定用之苟不得其道则主者实
病而权量无尤故按名责实者选吏之权量也宰相者
主权量之用也宰相之主吏犹司府之主财主吏在序
进贤能主财在平颁秩俸假使用财失节则司之者可
以改易而秩俸不可以不颁主吏乖方则宰之者可以
变更而贤能不可以不进其行甚易其理甚明顷者命
官颇异于是常以除吏多少准量宰相重轻宰相承宠
卷二十一 第 23a 页 WYG1072-0775c.png
私则援引虽滥而必进宰相见疏忌则拟议虽当而罕
俞是使群材仕进之穷通唯系辅臣恩泽之薄厚求诸
理道未谓合宜夫与夺者人主之利权名位者天下之
公器不以公器徇喜心不以利权肆忿志不以寡妨众
不以人废官或其(此处有/脱误)阻执事而拥群材所谓不澄
源而防末流之患也经曰无以小谋乱大作无以嬖人疾
庄士盖务大者不拘于小累谋小者不达于大猷嬖者
或行异于庄庄者必性殊于嬖理势相激宜其不同
卷二十一 第 23b 页 WYG1072-0775d.png
贤援能谅君子之事遏恶扬善非小人所能君子以爱
才为心小人以伤善为利爱而引之则近党伤而沮之
则似公近党则不辨而遽疑似公则不覈而县信是以
大道每隳于横议良才常困于中伤失士启谗多由于
此所谓不考实而务博访之患也夫人之器局有圆方
大小之殊官之典司有难易闲剧之别名称有虚实之
异课绩有升降之差将使官不失才才不失序在乎制
法以司契择人而秉钧制之不得厥中则其法可更而
卷二十一 第 24a 页 WYG1072-0776a.png
契不可乱也择之不当所任则其人可去而其秉不
可夺也如或事多错杂任靡适从而但役智以求精劳
神而救弊则所救愈失所求愈粗故书曰元首明哉股
肱良哉庶事康哉元首丛脞哉股肱堕哉庶事隳哉顷
之辅臣鲜克胜任过蒙容养苟备职员致劳睿思巨细
经虑每有阙官须补或缘将命藉才宰司慎择上闻必
极当时妙选圣情未惬复命别求执奏既不见从则又
降择其次如是至于再至于三所选渐高所得转下或
卷二十一 第 24b 页 WYG1072-0776b.png
断于独见罔徇佥谐或擢自旁求不稽公议权衡失柄
进取多门等差不伦声实相反此所谓求精太过之患
也臣闻耀乘之珠不能无颣连城之璧不能无瑕矧伊
有情宁免愆吝仲尼至圣也犹以五十学易无大过为
言颜子殆庶也尚称不远而复无祗悔为美况自贤人
以降孰能不有过失哉珠玉不以瑕颣而不珍髦彦不
以过失而不用故元元之教曰常善救人则无弃人文
宣亦云赦小过举贤才齐桓不以射钩而致嫌故能成
卷二十一 第 25a 页 WYG1072-0776c.png
九合之功秦穆不以一眚而掩德故能复九败之辱前
史序项籍之所以失天下曰于人之功无所记于人之
过无所遗管仲论鲍叔牙不可属国曰闻人过终身不
忘然则弃瑕录用者霸王之道记过遗才者衰乱之源
夫登进以懋庸黜退以惩过二者迭用理如循环进而
有过则示惩惩而改修则复进既不废法亦无弃人虽
纤芥必惩而才用不匮故能使黜退者克励以求复登
进者警以恪居上无滞疑下无蓄怨俾人于变以致
卷二十一 第 25b 页 WYG1072-0776d.png
时雍陛下英圣统天威庄肃物好善既切计过亦深一
抵谴责之中永居嫌忌之地夫以天下士人皆求宦名
获登朝班千百无一其于修身励行聚学树官非数十
年间势不能致而以一言忤犯一事过差遂从弃捐没
代不复则人才不能不乏风俗不能不偷此所谓嫉恶
太甚之患也臣闻君子约言小人先言君子之道闇然
而日章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孔子曰始吾于人也听
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察其言而观其行又曰举
卷二十一 第 26a 页 WYG1072-0777a.png
直措诸枉则民服举枉措诸直则民不服然则举措不
可以不审言行不可以不稽呐呐寡言者未必愚喋喋
利口者未必智鄙朴忤逆者未必悖承顺惬可者未必
忠故明主不以辞尽人不以意选士凡制爵禄与众共
之先论其材乃授以职所举必试之以事所言必考之
于成然后苟妄不行而贞实在位矣如或好善而不择
所用悦言而不验所行进退随爱憎之情离合系异同
之趣是犹舍绳墨而意裁曲直弃权衡而手揣重轻虽
卷二十一 第 26b 页 WYG1072-0777b.png
甚精微不能无谬此所谓程试乖方之患也天之生物
为用罕兼性有所长必有所短材有所合亦有所暌曲
成则品物不遗求备则触类皆弃是以巧梓顺轮桷之
用故枉直无废材良御适险易之宜故驽骥无失性物
既若此人亦宜然其于行能固不兼具前志所谓千年
一圣五百年一贤者才难不其然乎夫唯圣人方体全
德贤之为目犹有未周且以未周之才弥五百年而有
一造次求备曷由得人若夫一至之能偏禀之性则中
卷二十一 第 27a 页 WYG1072-0777c.png
人以上迭有所长苟区别得宜付授当器各适其性各
宣其能及乎合以成功亦与全才无异但在明鉴大度
御之有道而已帝王之盛莫盛唐虞臣佐之盛莫盛稷
禹稷禹之比无非大贤然犹各任所能不务兼备故尚
书序尧舜命官之美自稷禹咎益以降凡二十二人所
命典司不踰一职用能平九土播百谷敷五教序五刑
礼乐兴和蛮夷率服洎鸟兽鱼鳖亦罔不宁盖由举得
其人任得其所鉴择职授审之于初不求责于力分之
卷二十一 第 27b 页 WYG1072-0777d.png
外不沮挠于局守之内是以事极其理人尽其材君垂
拱于上臣济美于下功焯当代名施无穷及其失也则
升降任情首末异趣使人不量其器与人不由其诚以
一言称惬为能而不核虚实以一事违忤为咎而不考
忠邪其称惬则付任逾涯不思其所不及其违忤则责
望过当不恕其所不能是以职司之内无成功君臣之
际无定分此所谓取舍违理之患也今之议者多曰内
外庶官久于其任又曰官无其人则阙之是皆诵老生
卷二十一 第 28a 页 WYG1072-0778a.png
之常谈而不推时变守旧典之糟粕而不本事情徒昡
聪明以挠理化古者人风既朴官号未多但别愚贤匪
论资序不责人以朝夕之效不计事于尺寸之差不以
小善而褒升不以一眚而罪斥故虞书三载考绩三考
黜陟幽明是则必俟九年方有进退然其所进者或自
侧微而纳于百揆虽久于任复何病哉汉制部刺史秩
六百石郡守秩二千石刺史高第者即迁为郡守郡守
高第者即入为九卿从九卿即迁为亚相相国是乃从
卷二十一 第 28b 页 WYG1072-0778b.png
六百石吏而至台辅其间所历者三四转耳久在其任
未失宜近代建官渐多列级逾密今县邑有七等之
异州府有九等之差同谓省郎即有前中后行郎中员
外五等之殊并称谏官则有諌议大夫补阙拾遗三等
之别洎诸台寺率类于斯悉有常资各须循守若依唐
虞故事咸以九载为期是宜高位常苦于乏人下寮每
嗟于白首三代为理损益不同岂必乐于变易哉盖时
势有不得已也至如鲧堙洪水绩用靡成犹终九年然
卷二十一 第 29a 页 WYG1072-0778c.png
后殛窜后代设有如鲧之比者岂复能九年而始行罚
乎臣固知其必不能也行罚欲速而进官欲迟以此为
稽古之方是犹却行而求及前人也顷者臣因奏事论
及内外序迁陛下乃言旧例居官岁月皆久朕外祖曾
作秘书少监一任经十馀年董晋将顺睿情遂奏云臣
于大历中曾任祠部司勋二郎中各经六考升下之意
颇为宜然以臣惷愚实有偏见凡徵旧例须辨是非是
者不必渝非者不必守况于旧例之内自有舛駮之异
卷二十一 第 29b 页 WYG1072-0778d.png
哉先圣之初权臣用事其于除授类多徇情有一月屡
迁有积年不转迨至中岁君臣构嫌姑务优柔百事凝
滞其于选授尤所艰难始以颇僻失平继以疑阻成否
至使彝伦阙叙庶位多淹是皆可惩曷足为法夫覈才
取吏有三术焉一曰拔擢以旌其异能二曰黜罢以纠
其失职三曰序进以谨其守常如此则高课者骤升无
庸者亟退其馀绩非出类守不败官则循以常资约以
定限故得殊才不滞庶品有伦参酌古今此为中道而
卷二十一 第 30a 页 WYG1072-0779a.png
议者暗于通理一槩但曰宜久其任得非诵老生之常
谈而不推时变者乎夫列位分官缉熙帝载匪唯应务
兼亦养才是以职事虽有小大闲剧之殊而俱不可旷
缺者盖备于时而用耳故记曰天子以驺虞为节乐官
备也唯经邦赞国之任则非有盛德不可以居故记曰
设四辅及三公不必备惟其人议者昧于明徵一槩但
曰官无其人则阙得非守旧典之糟粕而不本事情者
乎今内外群官考深合转陛下或言其已有次第须且
卷二十一 第 30b 页 WYG1072-0779b.png
借留或谓其未著功劳何用数改是乃循默者既以无
闻而不进著课者又有成绩而见淹虽能否或差而沉
滞无异人之从宦积小成高至于内列朝行外登郡守
其于更历多已长年孜孜慎修计日思进而又淹逾考
限亟易星霜顾怀生涯能不兴叹殊异登延之义且乖
劝励之方夫长吏数迁固非理道居官过久亦有弊生何
者时俗常情乐新厌旧有始卒者其唯圣人降及中才
罕能无变其始也砥励之心必切其久也因循之意必
卷二十一 第 31a 页 WYG1072-0779c.png
萌加以盈无不亏张无不弛天地神化且难常全人之
所为安得皆当是以分分而度至丈必差铢铢而称至
钧必谬莅职既久宁无咎愆或为奸吏所持或坐深文
所纠偶以一跌尽隳前功至使理行不终能名中缺岂
非上失其制而推致以及于斯乎故圣人爱人之才虑
事之弊采其英华而使之当其茂畅而奖之不滞人于
已成之功不致人于必败之地是以锐不挫而力不匮
官有业而事有终此理之中庸故书以为法迁转甚速
卷二十一 第 31b 页 WYG1072-0779d.png
则人心苟而职业不固甚迟则人心怠而事守浸衰然
则甚速与甚迟其弊一也陛下俯徇浮议谓协典谟久
次当进者既曰务欲且留缺员须补者复曰官不必备
则才彦何由进益理化孰与交修此所谓循故事而不
择可否之患也伏惟陛下忧勤务理梦想思贤体陶唐
有虞聪明之德以敷求法太宗天后英迈之风以拔擢
然而得人之盛尚愧前朝厎乂之功未光当代良以七
患未去三术未行而又睿察太深宸严太峻常人才器
卷二十一 第 32a 页 WYG1072-0780a.png
曷副天心故虽获超升亦骤从黜废人物残瘁抑斯之
由而议者莫究致弊之端但思革弊之策反以广于进
用为情故以梗于除授为精详以避谤为奉公之诚以
摘瑕为选士之要乃至称毁纷糅美恶混并凡有迁升
必遭掎摭圣德广纳不时发明小人多言益敢阴诈以
是眩惑目无全人进用之意转疑汲引之途渐隘旧齿
既凋败几尽下位或滞淹罕升故令官序失伦人才不
长资望渐薄砥励浸微高卑等衰殆不相续臣以窃位
卷二十一 第 32b 页 WYG1072-0780b.png
属当序才惧旷庶官亟黩宸扆昧识不足以周物微诚
不足以动天徒勤进善之心转积妨贤之罪惭惶交虑
焚灼盈怀凡除吏者非谤刺之所生必怨咎之所聚宰
臣获戾多起于兹屡屡上干何所为利但以待罪钧辖
职思其忧兼迫于感恩愿效之诚不得不冒昧言之耳其
于裁择用舍惟陛下图之谨奏
 
 翰苑集卷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