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潜志-元-刘祁卷十三

卷十三 第 1a 页 WYG1040-0315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归潜志卷十三
            元 刘祁 撰
吾在南方时从父母仕宦家资颇温而吾则专心于学
生事不一问食未尝不肉也寝未尝不帷也出游未尝
无车马也役使未尝无僮仆也然不知温饱安逸之味
也今遭丧乱归故山四壁萧然日惟生事之见迫食或
旬日无醯醢及一得之则觉其甘寝或终夜无衾裯及
卷十三 第 1b 页 WYG1040-0315d.png
一得之则觉其暖出或徒行无驴及一得之则觉其便
居或汲爨无人及一得之则觉其泰乃知夫温饱安逸
者世之人亦未易得虽与向时异犹不足也惑矣因思
一时富贵权势之人生长纨绮中或不遭患难摧折至
老者非惟不知稼穑之艰难流于奢淫以蠹国病民抑
又不知世间温饱安逸之正味为不少可胜叹哉吾故
以自尝试者述之可为得志者戒
窃尝考自古士风之变系国家长短存亡三代以前其
卷十三 第 2a 页 WYG1040-0316a.png
风淳质修谨不必言三代以后世衰道丧士大夫惟知
功利为上故争尚权谋战国间游说纵横之流已而变
为刑名掊克以法律控持上下失士庶心以至焚书坑
儒毒流四海汉兴其风稍变多重厚长者然其权谋法
律者犹相杂迨至武帝天下混同士风一变以学问为
上故争尚经术文章一时如公孙弘董仲舒二司马枚
乘之徒出文物大备元成以来经术之弊皆尚虚文而
无事业可观浮沈委靡以苟容居位匡衡贡禹孔光之
卷十三 第 2b 页 WYG1040-0316b.png
流重以謟谀故权臣肆志国随以绝东汉之初人主惩
权臣之祸以法令督责群臣群臣惟知守职奉法无过
失及桓灵之世朝政淆乱奸臣擅权士风激厉以敢为
敢言相尚故争树名节袁安杨震李固杜乔陈蕃之徒
抗于朝郭泰范滂岑晊张俭之徒议于野国势虽衰而
公议具存犹能使乱臣贼子有所畏忌已而诸豪割据
士大夫各欲择主立功名如荀攸贾诩程昱郭嘉诸葛
亮庞统鲁肃周瑜之徒争以智能自效晋初天下既一
卷十三 第 3a 页 WYG1040-0316c.png
士无所事惟以谈论相高故争尚虚玄王弼何晏倡于
前王衍王澄和于后希高名而无实用以至误天下国
家南渡之后非有王导谢安辈稍务事业功名其颓靡
亦不可救矣宋齐梁陈惟以文华相尚门地相誇亦不
足观故国祚亦不能久唐兴士大夫复以事业功名为
上贞观诸人有两汉风其权谋经术文章名节者错出
间立故唐一代人材最多其扶支国势亦至三百载及
其乱也死节者相望五代之间亦无可取宋初士大夫
卷十三 第 3b 页 WYG1040-0316d.png
复驰骋智谋厥后混一其风大变经术文章不减汉唐
名节之士继踵而出大抵崇尚学问以道义为先故维
持国家亦三百载虽遭丧夺尚能奄有偏方大抵天下
乱则士大夫多尚权谋智术以功业为先天下治则士
大夫多尚经术文章学问以名节为上国家存亡长短
随之亦其势然也
余平生有二乐曰良友曰异书每遇之则欣然忘寝食
盖良友则从吾讲学见吾过失且笑谈游宴以忘忧异
卷十三 第 4a 页 WYG1040-0317a.png
书则资吾见闻助吾辞藻属文著论以有益彼酒色膏
梁如一时浮云过目竟何所得哉肥醲甘脆世所共珍
使饱而遇之则食如泥土藜藿葵荠世所共贱使饥而
遇之则食如饴糖乃知贫穷之士自乐富贵之人亦有
苦是则我辈区区以空乏为忧者悖矣
国之不可治犹可以治其家人不能正犹能正其身使
家之齐而身之修虽𨼆居不仕犹可谓得志故吾尝曰
虽天下未太平而吾一家独不可太平乎是诚在我者
卷十三 第 4b 页 WYG1040-0317b.png

昔人云借书一痴还书亦一痴故世之士大夫有奇书
多秘之亦有假而不归者必援此予尝鄙之以为君子
惟欲淑诸人有奇书当与朋友共之何至靳藏独广已
之闻见果如是量亦狭矣如蔡伯喈之秘论衡亦通人
之一蔽非君子所尚不可法也其假而不归者尤可笑
君子不夺人所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岂有假人物而
不归之者耶因改曰有书不借为一痴借书不还又一
卷十三 第 5a 页 WYG1040-0317c.png
痴也
夫诗者本发其喜怒哀乐之情如使人读之无所感动
非诗也予观后世诗人之诗皆穷极辞藻牵引学问诚
美矣然读之不能动人则亦何贵哉故尝与亡友王飞
伯言唐以前诗在诗至宋则多在长短句今之诗在俗
间俚曲也如所谓源土令之𩔖飞伯曰何以知云予曰
古人歌诗皆发其心所欲言使人诵之至有泣下者今
人之诗惟泥题目事实句法将以新巧取声名虽得人
卷十三 第 5b 页 WYG1040-0317d.png
口称而动人心者绝少不若俗谣俚曲之见其真情而
反能荡人血气也飞伯以为然
六经中莫难穷者易莫难断者春秋故予三十而学春
秋以其壮而立志也四十而学易以长而多练事也
余祖沂水君尝训子孙曰士之立身如素丝然慎不可
使点污少点污则不得为完人矣屏山称之以为名言
其作墓表也亦备载云
老子之书孔子尝见之矣而未尝论其是非孟子亦尝
卷十三 第 6a 页 WYG1040-0318a.png
见之矣而未尝言若庄子与孟子同时其名不容有不
相知而亦未尝有一言相及而孟子所排者杨墨仪秦
庄子所论者孔颜鲁史至于扬子始论老庄得失韩子
则盛排之何哉夫老庄之书孔孟不言其偶然耶其有
深意耶扬韩排之其得圣人微意耶其与圣人异见耶
文中子一世纯儒其著述动作全法圣人虽未能造其
域亦可谓贤而有志者遗书在世韩子亦不容不见之
而未尝比数于荀子之列其意以为无足取耶其偶然
卷十三 第 6b 页 WYG1040-0318b.png
耶至李翱则比诸世所傅太公家教以为无辞而粗有
理亦轻之矣司马君实则论其失而取其长为有补传
而程伊川则以为其议论尽高有荀扬道不到处诸公
皆名世大儒而异同如此皆学者所当深究也
司马君实作文中子补傅怪隋书不为文中子立传而
其子弟云凝为御史尝弹侯君集君集与长孙无忌善
以此王氏不得用其修隋史者乃陈叔达魏徵畏无忌故
不为立传君子曰叔达固畏无忌徵岂以畏无忌故掩
卷十三 第 7a 页 WYG1040-0318c.png
其师名耶以是为疑余尝思使徵辈诚文中子门人其
不为立传亦自有深意将非以拟师为圣人欲列于傅
恐小之欲援孔子世家之例而隋书无他世家且恐时
人议皆不纪以为其师之名不待史而傅乎如此然未
可知也
余读书至汤誓汤诰及泰誓牧誓观汤武伐桀纣之际
谕众诲师无不以天为言如曰夏氏有罪予畏上帝尔
尚辅予一人致天之罚天道福善祸淫降灾于夏肆台
卷十三 第 7b 页 WYG1040-0318d.png
小子将天命明威不敢赦上天孚佑下民罪人黜伏俾
予一人辑宁尔邦家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灾下民皇
天震怒命我文考肃将天威商罪贯盈天命诛之予弗
顺天厥罪惟钧惟天惠民惟辟奉天天其以予乂民戎
商必克今商王受自绝于天结怨于民尔其孜孜奉予
一人恭行天罚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大抵以桀纣为
恶逆天天绝之我则诛恶救民为顺天且若阴受上天
之命而行者嗟乎圣人之心则天心也天之心则圣人
卷十三 第 8a 页 WYG1040-0319a.png
心也天之所绝圣人则绝之天之所与圣人则与之初
无一毫异有以见圣人以天自处也非徒以天自处其
理诚一也故当时为圣人者权其轻重计其公私而不
暇顾其君臣之分彼桀纣所行诚顺天耶吾则事之诚
逆天耶吾则去之其事其去皆与天合既去彼而求其
为天下主者舍己其谁哉故践位而伐之不辞而天下
翕然亦无异议要之所行者天也又岂有歉然于心耶
其曰惟有惭德予恐来世以为口实者惧后之人臣不
卷十三 第 8b 页 WYG1040-0319b.png
知天理妄干天位者援以为例耳亦惧后学之士求其
名而遗其实者耳岂真有惭德耶然则后之君子犹以
臣伐君为疑者陋矣彼汤武之心求知于天而不求知
于人者可见矣或者曰然则莽操之取汉司马氏之取
魏若以天为言亦可乎曰不然彼汉魏之政如桀纣乎
莽操司马氏之法如汤武乎有汤武之圣遇桀纣之恶
然后可以言受天命不然则徒为篡逆而已
吾道盛衰自有时吾尝考之如循环相乘除也周衰诸
卷十三 第 9a 页 WYG1040-0319c.png
侯不礼士至战国则魏文侯燕昭王辈拥彗筑台师事
焉继以始皇坑儒之祸汉兴藩侯不礼士而光武则安
车蒲轮徵聘焉继有桓灵党锢之事唐朝士大夫往往
为将相有势位后有白马之灾宋兴内外大小皆儒者
显荣至宣政极矣至于金国士气遂不振而今日困顿
摧颓亦何足怪但我辈适当此运者为不幸耳虽然穷
达一也又何叹也
贤人君子得志可以养天下如不得志天下当共养之
卷十三 第 9b 页 WYG1040-0319d.png
分人以财有时而尽分人以善百世不磨
凡将迎交接之际礼猊语言过则为谄为曲不及则为
亢为疏所以贵乎得中也如或失中与其谄也宁亢与
其曲也宁疏
张平章万公弥学座右铭有云欲求子孙先当积孝
欲求聪明先当积学此至言也
为善而遇灾屯困窘者命也非分也为恶而遇灾屯困
窘者分也非命也为善而得富贵亨达者分也非命也
卷十三 第 10a 页 WYG1040-0320a.png
能辨之夫欲心不死道心不生若欲安时任命著书立
言发前人所未见成后世之大名惟忘富贵利达外物
可也
宁使敬而疏毋使狎而亲人敬而疏不失为端士人狎
而亲恐流而为小人独不见冰雪与脂韦乎其所喻可

厚于道味者必薄于世味厚于世味者必薄于道味士
君子苟不为世味所诱何名之不成何节之不立哉士
卷十三 第 10b 页 WYG1040-0320b.png
大夫多为富贵坏了名节吾尝为柳子厚元微之之徒
惜也拚却死亡贫贱便做出好公事来不然终不能有
所立
富贵爵禄世人所共嗜故忘身屈节而徇之惟君子视
之为外物得失付自然苟与世人同安得为君子求合
于圣贤必不合于世俗必欲与世俗合则于圣贤之道
远矣同于古必不同于今苟欲富贵与道义兼宁有是
理是则忖己之所趋向嗜好又何愠乎贫贱哉以此自
卷十三 第 11a 页 WYG1040-0320c.png
思便安
士君子得志可以济天下不得志不能活一身故子思
居卫缊袍无里荣公七十带索无依近世陈无巳妻子
常寄妇翁家诚不肯非义而取也
马援书诫兄子使之效龙伯高无效杜季良所为则善
矣虽然杜季良仇人讼书引援诫为证竟免官而梁松
窦固因之被难梁松由是恨援死后搆陷至妻子不敢
归葬若是则彼时戒子侄好论议人长短而不知先以
卷十三 第 11b 页 WYG1040-0320d.png
此陷于祸也悲夫
保养乎身勿以寿夭委之天勤俭乎家勿以有无付之
命强勉乎政勿以否泰归诸时忠爱乎君勿以昏明托
诸上此所谓先尽人事后言天道先尽其在己者在人
者初不计也定心之法莫善于此
凡事宁失之缓无失之急宁失之不及无失之过急者
古人以为病前辈有云优柔和缓又云天下事孰不因
忙里错了曷尝令君缓不及事宜深思之
卷十三 第 12a 页 WYG1040-0321a.png
 
 
 
 
 
 
 
 
卷十三 第 12b 页 WYG1040-0321b.png
 
 
 
 
 
 
 
 归潜志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