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潜志-元-刘祁卷十二

卷十二 第 1a 页 WYG1040-0308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归潜志卷十二
              元 刘祁 撰
  录崔立碑事
崔立既变以南京降自负其有救一城生灵功谓左司员
外郎元裕之曰汝等何时立一石书吾状耶时立国柄入手
生杀在一言省庭日流血上下震悚诸在位者畏之于是乎
有立碑颂功德议数日忽一省卒诣余家赍尚书礼房小
卷十二 第 1b 页 WYG1040-0308d.png
帖子云首领官召赴礼部余初愕然自以布衣不预事不
知何谓即往至省门外遇麻信之余因语之信之曰昨日见
左司郎中张信之言郑王碑事欲属我辈作岂其然耶即
同入省礼房省掾曹益引见首领官张信之元裕之二人
曰今郑王以一身救百万生灵其功德诚可喜今在京官
吏父老欲为立碑纪其事众议属之二君且已白郑王矣
二君其无让余即辞曰祁辈布衣无职此非所当为况有
翰林诸公如王文从之及裕之辈在祁等不敢裕之曰
卷十二 第 2a 页 WYG1040-0309a.png
此事出于众心且吾曹生自王得之为之何辞君等无
让余即曰吾当见王丈论之裕之曰王论亦如此矣余
即趋出至学士院见王丈时修撰张子忠应奉张元美
亦在焉余因语其事且曰此实诸公职某等何预焉王
曰此事议久矣盖以院中人为之若尚书檄学士院作
非出于在京官吏父老心若自布衣中为之乃众欲也且
子未仕在布衣今士民属子子为之亦不伤于义也余
于是阴悟诸公自以仕金显达欲避其名以嫁诸布衣
卷十二 第 2b 页 WYG1040-0309b.png
又念平生为文今而遇此患难以是知扬子云剧秦美
新其亦出于不得已耶因逊让而别连延数日又被督
促知不能辞即略为草定付裕之一二日后一省卒来
召云诸宰执召君余不得已赴省途中遇元裕之骑马
索余因劫以行且拉麻信之俱往初不言碑事止云省
中召王学士诸公会饮余亦阴揣其然既入即引诣左
参政幕中见参政刘公谦甫举杯属吾二人曰大王碑
事众议烦公等公等成之甚善余与信之俱逊让曰不
卷十二 第 3a 页 WYG1040-0309c.png
敢已而谦甫出见王丈在焉相与酬酢酒数行日将入
矣余二人告归裕之曰省门已锁今夕即当留宿省中
余辈无如之何已而烛至饮余裕之倡曰郑王碑文今
夕可毕手也余曰有诸公在诸公为之王丈谓余曰此
事郑王已知众人请太学中名士作子如坚拒使王知
书生辈不肯作是不许其以城降也则衔之刻骨缙绅
俱受祸矣是子以一人累众也且子有老祖母老母在
堂今一触其锋祸及亲族何以为智子熟思之余惧以
卷十二 第 3b 页 WYG1040-0309d.png
非职辞久之且曰余既为草定不当诸公意请改命他
人诸公不许促迫甚余知其事无可奈何则曰吾素不
知馆阁体今夕诸公共议之如诸公避其名但书某名
在诸公后于是裕之引纸落笔草其事王丈又曰此文
姑使裕之作以为君作又何妨且君集中不载亦可也余
曰裕之作政宜某复何言碑文既成以示王丈及余信
之欲相商评王丈为定数字其铭词则王丈裕之信之及
存余旧数言其碑序全裕之笔也然其文止实叙事亦
卷十二 第 4a 页 WYG1040-0310a.png
无褒称立言时夜几四鼓裕之趣曹益甫书之裕之即
于烛前焚其藁迟明余辈趋去后数日立坐朝堂诸宰
执首领官共献其文以为寿遂召余信之等俱诣立第
受官余辈深惧见立俄而诸首领官赍告身三通以出
付余辈曰特赐进士出身因为余辈贺后闻求巨石不
得省门左旧有宋徽宗时甘灵碑有司取而磨之工书
人张君庸者求书刻方毕北兵入城纵剽余辈狼狈而
出不知其竟能立否也嗟乎诸公本畏立祸不敢不成
卷十二 第 4b 页 WYG1040-0310b.png
其言已而又欲避其名以卖布衣之士余辈不幸有虚名
一旦为人之所劫欲以死拒之则发诸公嫁名之机诸
公必怒怒而达崔立祸不可测则吾二亲何以自存吾
之死所谓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且轻杀吾身以忧吾
亲为大不孝矣况身未禄仕权义之轻重亲莫重焉故
余姑𨼆忍保身为二亲计且其文皆众笔非余全文彼
欲嫁名于余余安得而辞也今天下士议往往知裕之
所为且有曹通甫诗杨叔能词在亦不待余辨也因书
卷十二 第 5a 页 WYG1040-0310c.png
其首尾之详以志年少之过空山静思可以一笑
辩亡
或问金国之所以亡何哉末帝非有桀纣之恶害不及民疆
土虽削士马尚强而遽至不救亦必有说余曰观金之始取
天下过于后魏后唐石晋辽然其所以不能长久者根本不
立也当其取辽时诚与后魏初起不殊及取宋责其背约名
为伐罪吊民收徽宗图书车服褒崇元佑诸正人取蔡京童
贯王黼诸奸党皆以顺百姓望由能用辽宋人材如韩企先
卷十二 第 5b 页 WYG1040-0310d.png
刘彦能韩昉辈也及得天下其封建废置政令如前朝典
章法度皆出于书生至海陵庶人虽淫暴自强然英锐有
大志定官制律令皆可观又擢用人材将混一天下功虽
不成其强至矣世宗天资仁厚善于守成又躬自俭约以
育士庶故大定三十年几致太平所用多敦厚谨敕之士
如石琚辈为相不烦扰不更张偃息干戈修崇学校议者
以为有汉文景风此所以基明昌承安之盛也宣孝太
子最高明绝人读书喜文欲以变易风俗行中国礼乐
卷十二 第 6a 页 WYG1040-0311a.png
如魏孝文天不祚金不即大位早世章宗聪慧有父风
属文为学崇尚儒雅故一时名士辈出大臣执政多有
文采学问可取能吏直臣皆得显用政令修举文治烂
然金朝之盛极矣然文学止于词章不知讲明经术为
保国保民之道以图基祚久长又颇好浮侈崇建宫阙
外戚小人多预政且无志圣贤高躅大臣惟知奉承不
敢逆其所好故上下皆无维持长世之策安乐一时此
所以启大安贞祐之弱也卫王苛吝不知人君体不足
卷十二 第 6b 页 WYG1040-0311b.png
言已而强敌生边贼臣得柄外内交病莫敢疗理宣宗
立于贼手本懦弱无能性颇猜忌惩权臣之祸恒恐为
人所摇故大臣宿将有罪必除去不贷其迁都大梁可
谓失谋向使守关中犹可以数世况南渡之后不能苦
心刻意如越王句践志报会稽之羞但苟安幸存以延
岁月由高琪执政后擢用胥吏抑士大夫之气不得伸
文法纷然无兴复远略大臣在位者亦无忘身徇国之
人纵有之亦不得驰骋又偏私族𩔖疏外汉人其机密
卷十二 第 7a 页 WYG1040-0311c.png
谟谋虽汉相不得预人主以至公治天下其分别如此
望群下尽力难哉故当路者惟知迎合其意谨守簿书
而已为将者但知奉承近侍以偷幸宠无效死之心倖
臣贵戚皆据要职于一时士大夫一有敢言敢为者皆
投置散地此所以启天兴之亡也末帝夺长而立出于
爱私虽资不残酷然以圣智自处少为黠吏时全所教
用术取人虽外示宽宏以取名内实淫纵自肆且讳言
过恶喜听谀言又闇于用人其将相止取从来贵戚虽
卷十二 第 7b 页 WYG1040-0311d.png
不杀大臣其骄将多难制不驯况不知大略临大事辄
退怯自沮此所以一遇勍敌而不能振也大抵金国之
政杂用辽宋法令所以支持百年然其分别汉人且不
变家政不得士大夫心此所以不能长久向使大定后
宣孝得立尽行中国法明昌承安间复知保守整顿以
防后忧南渡之后能内修政令以恢复为志则其国祚
亦未必遽绝也尝记泰和间有云中李纯甫由小官上
书万言大略以为此政当有为日而当路以为迂阔笑
卷十二 第 8a 页 WYG1040-0312a.png
之宴安自处以至土崩瓦解南渡后复有以机会宜急
有备为言者而上下泰然俱不以为心以至宗庙丘墟
家国废绝此古人所谓何世无奇材而遗之草泽者也
金银珠玉世人所甚贵及遇凶年则不及菽粟何哉事
有先后势有缓急也平时富贵之家求一珠玉犀𧰼玩
好器物至发粟出帛惟恐其不得将以充其室誇耀于
人以自乐者皆是也壬辰岁余在大梁时城久被围公
私乏食米一升至银二两馀殍死者相望人视金银如
卷十二 第 8b 页 WYG1040-0312b.png
泥土使用不计士庶之家出其平日珠玉玩好妆具环
佩锦绣衣衾日陈于天津桥市中惟博鬻升合米豆以
救朝夕尝记余家一毳袍极致密鲜完博米八升金钗
易牛肉一肩趋售之以是知明君贵五榖而贱金玉诚
知其本也古人云薪如桂米如珠岂虚言哉
文章各有体本不可相犯欺故古文不宜蹈袭前人成
语当以奇异自强四六宜用前人成语复不宜生涩求
异如散文不宜用诗家语诗句不宜用散文言律赋不
卷十二 第 9a 页 WYG1040-0312c.png
宜犯散文言散文不犯律赋语皆判然各异如杂用之
非惟失体且梗目难通然学者闇于识多混乱交出且
互相诋诮不自觉知此弊虽一二名公不免也
长于此者必短于彼优于大者或劣于小士君子穷处
不能活妻子免饥寒及其得志则兼济天下使民物各
得所太公困于鼓刀钓渔伊尹躬耕莘野彼岂不能妄
营财利使生理优游耶耻不为也若夫韩淮阴少年乞
食漂母人皆笑嗤及为将料敌制胜无遗策卒能佐汉
卷十二 第 9b 页 WYG1040-0312d.png
祖定天下身享南面之乐岂昔之拙而今之巧耶材有
所长志有所不为也因是以思吾侪今日遭大变遁于
穷山荒野中日惟糊口之不给而不免有求于人亦不
足怪但恨不能自渔樵亲耕稼以自给如古之人耳彼
穷居妻子有愠言乡人贱人交游笑之又何病也理固
然也
国家养育人材当如养木彼楩楠豫章之材封植之护
持之任其长成一旦可以为明堂太室之用如或牛羊
卷十二 第 10a 页 WYG1040-0313a.png
齧之斧斤伐之则将憔悴惨淡无生姿或枯槁而死矣
又安能有干霄拂云之势耶士大夫亦然国家以爵禄
尊之以语言使之精神横出才气得伸锐于有为然后
得为用倘绳以文法索过求瑕为之则有议言之则有
罪将括囊袖手相招为自全计矣国家何赖焉余先君
尝为言如屏山之才国家能奖养挈提使议论天下事
其智识盖人不可及惟其早年暂欲有为有言已遭摧
折所以中年纵酒无功名心是可为国家惜也呜呼自
卷十二 第 10b 页 WYG1040-0313b.png
非坚刚不拔之志超世绝伦之人其遇忧患遭废绌而
不变易者鲜矣哉
傅曰人众亦能胜天天定亦能胜人余尝疑之诚以严
冬在大厦中独立惨淡不能久居忽有人自外至共谈
笑则殊煖燠盖人气胜也因是以思谓人胜天亦有此
理岂特是哉深冬执爨或厚衣重衾亦不寒夏暑居高
楼以冰环坐而加之以扇亦不甚热大抵有势力者能
不为造物所欺然所以有势者亦造物所使也
卷十二 第 11a 页 WYG1040-0313c.png
人之生有三乐有志气之乐有形体之乐有性命之乐
夫事业功名权势爵位乐志气也酒色衣食使令车马
乐形体也仁义礼乐忠信孝弟乐性命也虽然事业功
名权势爵位得时者之所有也酒色衣食使令车马富
厚者之所备也惟仁义礼乐忠信孝弟虽不得时不富
厚而于我皆具盖穷士之所有也今吾既不得时有志
气之乐又不富厚有形体之乐居荒山之中日惟藜藿
之为养其所享无一毫过于人舍性命其何乐哉
卷十二 第 11b 页 WYG1040-0313d.png
士之生于世何其多品耶有为公卿宰辅以事业功名
显于后代者有虽居下位不得柄用犹能以节义自著
者又有浮沈闾里应物持身但以德善立名者有放浪
山林草衣木食以高洁自居者有抒心文史以著述吟
讽有闻者又有研精技艺如阴阳医药卜筮字画绘画
以名世者又有纵酒放歌拨弃礼法以乐其形体者又
有抑情忘欲鍊身服气以觊飞升者要之各从所好且
有定数亦安能一其迹耶今吾幼而苦学及于齿壮学
卷十二 第 12a 页 WYG1040-0314a.png
虽粗成而未有所遇合穷居草野日惟衣食之不充将
为事业功名而不可得又非居位当言且临事变可以
立节义愿服鍊以懒惰不能放纵以拘窒不喜诸技艺
皆非所专心平生以经籍文翰自娱顾后日穷达犹未
可知然则独守吾残编断藁者犹未为痴计也
予生壮年其所历多矣尝陪诸举子进取矣亦尝偕诸
朋友讲学矣又尝视诸农夫耕穫矣又尝同诸少年嬉
游矣又尝诣诸王公贵人干谒矣自是上为卿相行轻
卷十二 第 12b 页 WYG1040-0314b.png
济之谋下为仆吏执奔走之役其于世故无所不涉今
而时值乱离屏居故山之下回思向者之事扰扰胶胶
于身初无少异所谓如梦觉如酒醒而不见纤毫形迹
以此观之百年之内亦可以默觉矣而独区区虑衣食
之不充惧志意之不得而不能乐天知命坎止流行与
万物同始终亦其学之不至也哀哉
三国时士尚权诈其间不为风俗所移者陈实徐稚魏
晋间士尚虚玄其间不为风俗所移者徐邈卞壸兹数
卷十二 第 13a 页 WYG1040-0314c.png
人者或以道德显或以节行闻或以智量称或以风义
著立身行志卓尔不群皆豪杰之士也
余尝观道藏书见其练石服气以求长生登仙又书符
咒水役使鬼神为人治病除祟且自立名字职位云主
管天神而斋醮祈禳则乃能转祸为福大抵方士之术
其有无谁能知又观佛书见谈天堂地狱因果轮回以
为人与禽兽异且有千佛万圣异世殊劫而以持诵布
施则乃生善地大抵西方之教其有无亦谁能知因思
卷十二 第 13b 页 WYG1040-0314d.png
吾道天地日月明照山河草木蕃息其间君臣父子兄
弟夫妇礼文粲然而治国治家焕有条理赏罚黜陟立
见荣枯生死穷通互分得失其明白如此岂有惑人以
不可知之事者哉而世之愚俗徒以二氏之诡诞怪异
出耳目外则波靡而从之而饮食起居日在吾道中而
恬不自知反以为寻常者良可叹也呜呼愚俗岂可责
耶而士大夫之高明好异者往往为所诱不亦悖哉
举世之人日奔走经营惟以衣食为事士君子则安閒
卷十二 第 14a 页 WYG1040-0315a.png
乐道不以衣食为忧举世之人所畏者饥寒患难死亡
士君子则于饥寒患难死亡无所畏使道义充于中虽
明日饥而死无歉于天地使行不义而动非礼虽贵于
王公富积千金而内以愧于心外以怍于人然则士君
子之所为所守诚举世之人所背而驰者也使俗人笑
其迂而议其拙也宜哉
 
 
卷十二 第 14b 页 WYG1040-0315b.png
 
 
 
 
 
 
 
 归潜志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