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潜志-元-刘祁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WYG1040-0275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归潜志卷八
             元 刘祁 撰
金朝取士以词赋为重故士人往往不暇读书为他文
尝闻先进故老见子弟辈读苏黄诗辄怒斥故学者止
工于律赋问之他文则懵然不知间有登第后始读书
为文者诸名士是也南渡以来士人多为古学以著文
作诗相高然旧日专为科举之学者疾之为仇雠苦分
卷八 第 1b 页 WYG1040-0275d.png
为两途互相诋讥其作诗文者目举子为科举之学为
科举之学者指文士为任子弟笑其不工科举殊不知
国家敕设科举用四篇文字本取全才盖赋以择制诰
之才诗以取风骚之旨策以究经济之业论以考识鉴
之方四者俱工其人才为何如也而学者不知狃于习
俗止力为律赋至于诗策论俱不留心其弊基于为有
司者止考赋而不究诗策论也吾尝记故老云泰和间
有司考诗赋已定去取及读策论则止用笔点庙讳御
卷八 第 2a 页 WYG1040-0276a.png
名且数字数与涂注之多寡有司如此欲举子辈专精
难矣南渡后赵杨诸公为有司方于策论中取人故士
风稍变颇加意策论又于诗赋中亦辨别读书人才以
是文风稍振然亦谤议纷纭然每贡举非数公为有司
则又如旧矣
金朝以律赋著名者曰孟宗献友之赵枢子克其主文
有藻鉴多得人者曰张景仁御史郑子时侍读故一时
为之语曰主司非张郑秀才非赵孟律赋至今为学者
卷八 第 2b 页 WYG1040-0276b.png
法然其源出于吾高祖南山翁故老云孟晚进初不识
翁因少年下第发愤辟一室取翁赋剪其八韵𩔖之帖
壁间坐卧讽咏深思已而尽得其法下笔造微妙再试
魁于乡于府于省于御前天下号孟四元(案洪皓松漠/纪闻金制乡)
(试以本县令为试官首曰乡元府试分三路首曰府元/会试集诸路举人于燕京首曰敕头亦曰状元此盖举)
(天德以前科举之制故有三元与此志所云四元异及/大德改制始增殿试孟宗献中大定三年进士故有四)
(元之/目)迄今学者以吾祖孟师也孟虽仕不甚贵作诗词
有可称自号虚静居心颇恬淡留意养生术尝著金丹
卷八 第 3a 页 WYG1040-0276c.png
赋行于世其诗词亦有集
予高祖南山翁金国初辟进士举词赋状元也故为一
代词学宗雅好成就后进见其文辄能断其后中第否
当时名士大夫多出门下学者至今皆师尊之四子长
西岩次龙泉同年擢第二女长姑及笄将适人一时贵
显者争求之翁皆不许张御史景仁时在布衣以所业
诣翁翁嘉之俄翁预为有司取士张赋甚佳为邻坐者
剽之尽坐同而黜已而翁知其然遽以长姑嫁焉家人
卷八 第 3b 页 WYG1040-0276d.png
辈皆愠翁不恤也后三年翁复为有司御试张擢别试
魁骤历清华以文章擅当世位至翰林学士河南尹御
史大夫尝使宋有风节赫然为名臣世皆以翁有知人
之鉴也后翁墓表张所作且载其事云次姑适襄阴王
元节亦名进士能诗博学尝为密州节度判官迄今士
大夫嫁女多谈公之事也
金朝士大夫以政事最著名者曰王翛然尝同知咸平
府摄府事时辽东路多世袭明安穆昆居焉其人皆女
卷八 第 4a 页 WYG1040-0277a.png
直功臣子鷔亢奢纵不法公思有以治之会郡民负一
世袭明安者钱贫不能偿明安者大怒率家僮辈强入
其家牵其牛以去民因讼于官公得其情令一吏呼明
安者其明安者盛陈骑从以来公朝服召至厅事前诘
其事趋左右械击之乃以强盗论杖杀于市一路悚然
后知大兴府素察僧徒多游贵戚作过乃下令午后僧
不得出寺街中不见一僧有一长老犯禁公械之长老
者素为贵戚所重皇姑某国公主使人诣公请焉公曰
卷八 第 4b 页 WYG1040-0277b.png
奉王命即令出立召僧杖一百死自是京辇肃清人莫
敢犯世宗深见知故公得行其志也公为人恬淡简静
颇留意养生每食必以时过午则不食也临终斋沐而
逝于死生了然其为吏之名至今人云过宋包拯其子
渐为吏亦有能称为都中警巡使
孙左丞铎振之章宗时名臣为人正直敢言有学问文
采一时相望甚切俄诏下同辈皆相执政公再授户部
尚书公意不惬因于户部厅事壁间书唐人诗云(案中/州集)
卷八 第 5a 页 WYG1040-0277c.png
(传孙铎再为户部尚书于贺席中戏举青州老柏院/布衣张在诗云云与此志所云书于户部厅壁有异)
邻北舍牡丹开年少寻芳去未回惟有君家老柏树春
风来似不曾来有人奏之坐贬鄜州防禦使(案中州集/传铎既为)
(御史所劾降授河南同知府事故送之者有云想到洛/阳春正好南邻北里牡丹开与此志所云贬鄜州防禦)
(有/异)再召入朝未几执政南渡为太子太师后致仕以寿

贞祐南征获一统制官李申之者帅府经历官刘达卿
辈召而饭之且诱以降将宥焉申之献诗曰一饭感恩
卷八 第 5b 页 WYG1040-0277d.png
无地报此心许国已天知胸中千古蟠钟阜一死鸿毛
断不移竟就死又云拟把孤忠报主知主知未报己身
疲明朝定作长淮鬼马革应烦为裹尸又云区区已上
和亲策安得元戎一点头(案中州集王或诗注贞祐末/行台都尉南征获武经进士)
(李申之于盱胎左右司郎中刘光谦达卿润文官李献/能钦叔爱其才辩欲活之以避嫌不敢也乃托以问事)
(机令军中羁管之申之作诗赠主囚者曰一饭感君无/地报寸心许国只天知明朝定作长淮鬼马革仍烦为)
(裹尸又云胸中万古横钟阜一死鸿毛断不移又献书/都尉云金国岁岁南侵计所得不能一二州而军力折)
(耗殆尽今岁此举亦曾虑人有议其后何以禦之乎为/公计者不若因南军大举敛兵而退虽屡出无功得全)
卷八 第 6a 页 WYG1040-0278a.png
(师而返犹可自救不然师老食殚困顿于坚城之下谗/间一行则公受祸不久矣某军败而死固其所也乞于)
(盱眙城下责以不降之罪以死见处使人人知之则都/尉亦于名教为有功书上之明日申之谋遁归不果乃)
(杀之钦叔说其临刑回面南向欣然就戮甚嗟/惜之云云与此志所纪微异而较详并附载之)
先翰林尝谈国初宇文太学叔通主文盟时吴深州彦
高视宇文为后进宇文止呼为小吴因会饮酒间有一
妇人宋宗室子流落诸公感叹皆作乐章一阕宇文作
念奴娇有宗室家姬陈王幼女曾嫁钦慈族干戈浩荡
事随天地翻覆之语次及彦高作人月圆词云南朝千
卷八 第 6b 页 WYG1040-0278b.png
古伤心事犹唱后庭花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
偶然相见仙肌胜雪云鬓堆鸦江州司马青衫湿泪同
是天涯宇文览之大惊自是人乞词辄曰当诣彦高也
彦高词集篇数虽不多皆精微尽善虽多用前人诗句
其剪截缀点若天成真奇作也先人尝云诗不宜用前
人语若夫乐章则剪截古人语亦无害但要能使用尔
如彦高人月圆半是古人句其思致含蓄甚远不露圭
角不犹胜于宇文自作者哉
卷八 第 7a 页 WYG1040-0278c.png
党承旨怀英辛尚书弃疾俱山东人少同舍属金国初
遭乱俱在兵间辛一旦率数千骑南渡显于宋党在北
方擢第入翰林有名为一时文字宗主二公虽所趣不
同皆有功业宠荣视前朝陶榖韩熙载亦相况也后辛
退閒有词鹧鸪天云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
初燕兵夜娖银胡䩮汉箭朝飞金仆姑追往事叹今吾
春秋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盖纪其少时事也
卷八 第 7b 页 WYG1040-0278d.png
高丞相岩夫在相位因元光二年元日庆七十会乡里
交旧且求作诗文时先子以新罢御史避嫌不赴余方
弱冠为作诗以公颇负谤且劝其退休也公得诗大喜
趣召余迎谓余曰解道青云自致不须阶耶又抚余背
曰汝曹字如何下来盖余诗云青云自致不须阶十稔
从容位上台负荷一堂森柱石调和众口费盐梅勤劳
密迩三朝重寿考康宁七秩开家道益昌孙有息綵衣
扶杖好归来雷希颜为作序亦有乘天眷未衰可以引
卷八 第 8a 页 WYG1040-0279a.png
去之语后余将归淮扬复献书劝其举一人自代可得
致政归然公竟薨相位不能从也
明昌承安间作诗者尚尖新故张翥仲扬由布衣有名
召用其诗大抵皆浮艳语如矮窗小户寒不到一炉香
火四围书又西风了却黄花事不管安仁两鬓秋人号
张了却刘少宣尝题其诗集后云枫落吴江真好句不
须多示郑参军盖讥之也南渡后文风一变文多学奇
古诗多学风雅由赵闲闲李屏山倡之幼无师傅为文
卷八 第 8b 页 WYG1040-0279b.png
下笔便喜左氏庄周故能一扫辽宋馀习而雷希颜宋
飞卿诸人皆作古文故复往往相效法不作浅弱语赵
闲闲晚年诗多法唐人李杜诸公然未尝语于人已而
麻知几李晨源元裕之辈鼎出故后进作诗者争以唐
人为法也
赵闲闲尝言律诗最难工须要工巧周圆吾闻竹溪党
公论以为五十六字皆如圣贤中有一字不经垆锤便
若一屠沽子厕其间也又云八句皆要警拔极难一篇
卷八 第 9a 页 WYG1040-0279c.png
中须要一联好句为主后但以意收拾之足为好诗矣
又尝与余论诗曰选诗曰南登灞陵岸回首望长安朔
风动秋草边马有归心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此其
含蓄意几何又曰小诗贵风骚今人往往止作硬语非

赵闲闲少尝寄黄华(王氏/庭筠)诗黄华称之曰非作千首其
工夫不至是也其诗至今为人传诵且赵以此诗初得
名诗云寄语雪溪王处士年来多病复何如浮云世态
卷八 第 9b 页 WYG1040-0279d.png
纷纷变秋草人情日日疏李白一杯人影月郑虔三绝
画诗书情知不得文章力乞与黄华作隐居
赵闲闲尝为余言少初识尹无忌问久闻先生作诗不
喜苏黄何如无忌曰学苏黄则卑猥也其诗一以李杜
为法五言尤工闲闲尝称其游同乐园诗云晴日明华
搆繁阴荡绿波蓬丘沧海远春色上林多流水时虽逝
迁莺暖自歌可怜欢乐极钲鼓散云和又有佳句行云
春郭暗归鸟暮天苍野色明残照江声入暮云甚似少
卷八 第 10a 页 WYG1040-0280a.png
陵闲闲又称赵黄山诗云灯暗风翻幔蛩吟叶拥墙人
如秋已老愁与夜俱长滴尽阶前雨催成镜里霜黄花
依旧好多病不能觞此诗信佳诗也又黄山尝于黄山
道中作诗有云好景落谁诗句里蹇驴驮我画图中世
号赵蹇驴余先子翰林尝谈章宗春水放海青时黄山
在翰苑扈从既得鹅索诗黄山立进之其诗云鴐鹅得
暖下陂塘綵骑星驰入建章黄伞轻阴随凤辇绿衣小
队出鹰坊抟风玉爪凌霄汉瞥目风毛堕雪霜共喜园
卷八 第 10b 页 WYG1040-0280b.png
陵得新荐侍臣齐捧万年觞章宗览之称其工且曰此
诗非宿搆不能至此
赵闲闲平日字画工夫最深诗次之又其次散文也尝
语余曰今日后进中作文者颇有三二人至吟诗者绝
少字画亦无也以是知公所长然议论经学许王从之
散文许李之纯雷希颜诗颇许麻知几元裕之字画颇
许麻知几冯叔献也又尝教余学书先法张旭石柱记
每曰汝辈幸有天资正不许学古人一点一画写也李
卷八 第 11a 页 WYG1040-0280c.png
屏山雅喜奖援后进每得一人诗文有可称必延誉于
人然颇轻许可故赵闲闲尝云被之纯坏却后进只奖
誉教为狂后雷希颜亦颇接引士流赵云雷希颜又如
此然屏山在世一时才士皆趋向之至于赵所成立者
甚少惟主贡举时得李钦叔献能后尝以文章荐麻知
几九畴入仕至今士论止归屏山也
李屏山教后学为文欲自成一家每曰当别转一路勿
随人脚跟故多喜奇怪然其文亦不出庄左柳苏诗不
卷八 第 11b 页 WYG1040-0280d.png
出卢仝李贺晚甚爱杨万里诗曰活泼剌底人难及也
赵闲闲教后进为诗文则曰文章不可执一体有时奇
古有时平淡何拘李尝与余论赵文曰才甚高气象甚
雄然不免有失支堕节处盖学东坡而不成者赵亦语
余曰之纯文字止一体诗只一向去也又赵诗多犯古
人语一篇或有数句此亦文章病屏山尝序其闲闲集
云公诗往往有李太白白乐天语某辄能识之又云公
谓男子不食人唾后当与之纯天英作真文字亦阴讥
卷八 第 12a 页 WYG1040-0281a.png

赵闲闲论文曰文字无太硬之纯文字最硬何伤王翰
林从之则曰文字无软者惟其是也余尝以质诸先人
先人以赵论为是
兴定元光间余在南京从赵闲闲李屏山王从之雷希
颜诸公游多论为文作诗赵于诗最细贵含蓄工夫于
文颇粗止论气象大概李于文甚细说关键宾主抑扬
于诗颇粗止论词气才巧故余于赵则取其作诗法于
卷八 第 12b 页 WYG1040-0281b.png
李则取其为文法若王则贵议论文字有体致不喜出
奇下字止欲如家人语言尤以助辞为首与屏山之纯
学大不同尝曰之纯虽才高好作险句怪语无意味亦
不喜司马迁史记云失支堕节者多韩退之原道如此
好文字末曰人其人火其书太下字柳子厚肥皮厚肉
柔筋脆骨之𩔖此何等语千古以来惟推东坡为第一
人多发古名篇中疵病渊明归去来辞前想像后直述
不相侔伯伦酒德颂有大人先生是寓言后闻吾风声
卷八 第 13a 页 WYG1040-0281c.png
吾当作其退之盘谷序前云友人后云昌黎韩愈似不
相识永叔苏子美墓志争为人所传既用争字当曰人
争传之不然曰为人所传不须争字子瞻超然台记物
有以蔽之矣作字好此𩔖甚多不可胜纪雷则论文尚
简古全法退之诗亦喜韩兼好黄鲁直新巧每作诗文
好与朋友相商订有不安相告立改之此亦人所难也
正大中王翰林从之在史院领史事雷翰林希颜为应
奉兼编修官同修宣宗实录二公由文体不同多纷争
卷八 第 13b 页 WYG1040-0281d.png
盖王平日好平淡纪实雷尚奇峭造语也王则云实录
止文其当时事贵不失真若自作史则又异也雷则云
作文字无句法委靡不振不足观故雷所作王多改革
雷大愤不平语人曰请将吾二人所作令天下文士定
其是非王亦不屑王尝曰希颜作文好用恶硬字何以
为奇雷亦曰从之持论甚高文章亦难止以经义科举
法绳之也
雷翰林希颜为人作碑志虽称其德善其疵短亦互见
卷八 第 14a 页 WYG1040-0282a.png
之尝曰文章止是褒与贬初作屏山墓志数处有微言
刘光甫读之不能平与宋飞卿交劝令削去及刻石犹
存浮湛于酒其性厌怠有不屑为之言余谓碑志本以
章其人之善虽不可溢美有愧辞然当实录其善事使
传信后世若疵短则不当书也况非作史传何必贬焉
且其子孙览之岂得自安也
赵闲闲作南城访道图诸公皆有诗尝有一齐希谦者
题云亿劫梦中誇识解一生纸上作风波到今不肯抽
卷八 第 14b 页 WYG1040-0282b.png
头去毕竟南城有甚么人颇传之
赵闲闲以文学名一世于吏事非所长兴定初珠赫高
琪为相恶士大夫有罪辄以军储论加箠杖在位者往
往被其苦俄命赵公摄南京转运司未几果坐误粮草
事当杖既奏宣宗曰学士岂当箠耶高琪曰不然无以
戒后遂杖四十公大愤焉其后高琪诛诏适当公笔首
曰君臣分严无将之罪莫大夫妇义重不睦之刑何逃
曾是一身兼此二恶人谓赵公之仇雪矣
卷八 第 15a 页 WYG1040-0282c.png
正大初赵闲闲长翰林苑同陈正叔潘仲明雷希颜元
裕之诸人作诗会尝赋野菊赵有云冈断秋光隔河明
月影交荒丛号蟋蟀病叶挂蟏蛸欲访陶彭泽柴门何
处敲诸公称其破的也又分咏古瓶蜡梅赵云苕华吐
碧龙文涩烛泪痕疏雁字横后云娇黄唤起昭阳梦汉
苑凄凉草棘生句甚工潘有云命薄从教官独冷眼明
犹喜物双清语亦老也后分忆橙射虎题甚多最后咏
道学雷云青天白日理分明亦为题所窘也闲闲同馆
卷八 第 15b 页 WYG1040-0282d.png
阁诸公九日登极目亭俱有诗题云魏国山河残照在
梁王楼殿野花开鸥从白水明边没雁向青天尽处回
未必龙山如此会座中三馆尽英才雷希颜云千古雄
豪几人在百年怀抱此时开李钦止云连朝倥偬簿书
堆辜负黄花酒一杯凡作诗和韵为难古人赠答皆以
不拘韵字迨宋苏黄凡唱和须用元韵往返数回以出
奇余先子颇留意故与人唱和韵益狭语益工人多称
之尝与雷希颜元裕之论诗元云和韵非古要为勉强
卷八 第 16a 页 WYG1040-0283a.png
先子云如能以彼韵就我意何如亦一奇也尝在史院
与屏山诸公唱和李唐卿海藏斋诗舟字韵往返十馀
首先子有云绣坼旧图翻短褐朱书小字记归舟屏山
大称其工用事也后居淮阳与刘少宣唱和村字韵亦
往返数十首最后论诗有云杨刘变体号西昆窃笑登
坛子美村大抵俗儒无正眼惟应后世自公言光生杜
曲今千丈派出江西本一源此道陵迟嗟久矣不才安
敢擅专门又乐府虚传山抹云诗名浪得柳连村九原
卷八 第 16b 页 WYG1040-0283b.png
太白有生气千古少陵无间言登太山巅小天下到昆
崙口知河源如君少进可入室顾我今衰不及门少宣
以为全不觉用他人韵也
联句亦诗中难事盖座中立书不暇深思也南京龙德
宫赵闲闲李屏山王正之联句王云棘猴未穷巧穴蚁
已失王人多称之余先子亦留意主长葛簿时与屏山
张仲杰会饮坐中有定磁酒瓯因为联句先子首唱曰
定州花磁瓯颜色天下白诸公称之屏山则曰轻浮妾
卷八 第 17a 页 WYG1040-0283c.png
玻璃顽钝奴琥珀张则曰器质至坚脆肤理还悦泽后
居淮阳冀京父来过雪夜联句先子有云帘疏见飞霙
窗静闻落屑又李钦叔来过李子迁在坐会合联句先
子有首唱曰玉立两谪仙鼎峙三敌国又云三强出奇
兵八柱乃八克一老怯大敌三战即三北后自大梁归
陈与祁联句先子首云红抛汴梁城绿吸淮阳酒后令
叶县中秋夜与郝坊州仲纯王飞伯辈联句具载蓬门
集中
卷八 第 17b 页 WYG1040-0283d.png
 
 
 
 
 
 
 
 归潜志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