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儒学案-清-黄宗羲卷五十七

卷五十七 第 1a 页 WYG0457-0972c.png
钦定四库全书
 明儒学案卷五十七
           馀姚 黄宗羲 撰
诸儒学案下五
 忠节金伯玉先生铉
金铉字伯玉其先武进人后籍顺天崇祯戊辰进士就
扬州教职转国子博士升工部主事奄人张彝宪总理
户工二部欲以属礼待司官先生累疏争之遂引疾归
卷五十七 第 1b 页 WYG0457-0972d.png
彝宪奏弹落职读书十二年甲申二月起补兵部主事
巡视皇城贼陷大同先生请撤宣府监视中官恐于中
掣肘不无偾事之虞耑任抚臣贼骑未便窥宣也不报
已而宣之迎贼者果中官杜勋也京城失守先生朝服
拜母而哭曰职在皇城他非死所至御河投水而死年
三十五母夫人章氏亦投井死初先生巡视每过御河
辄流连不能去尝归以语弟至是而验先生卒后家人
简其书籍壬午七月晦日读邵子记其后曰甲申之春
卷五十七 第 2a 页 WYG0457-0973a.png
定我进退进虽遇时外而弗内退若苦衷远而弗滞外
止三时远不卒岁优哉游哉庶没吾世先生未必前知
然真识所至自能冥契投水不足异也先生曾问学于
蕺山先师某过其家门巷萧然残杯冷炙都中缙绅之
士清修如先生者盖仅见耳
语录言动便要济人利物静中中正和平之意为之根
不得自沦枯寂 每事思退易三百八十四爻未闻有
退凶者乾乾不已惟进德修业为然 周子曰动而无
卷五十七 第 2b 页 WYG0457-0973b.png
动静而无静神也余谓戒惧于不暏闻静而无静也言
行之谨信动而无动也然则戒慎恐惧也谨信也其皆
神之所为乎其即所谓天理乎 敬之至便是仁其心
收敛不容一物即万物皆备于是矣存养省察四字尽
了圣学致知力行总在此四字中矣外此而他求不支
离便悬远 湛然无一物时大用在中也宜存养而勿
失万物各得其所时全体在外也宜省察而不著所谓
一以贯之者也事来我应皆分所当为此不可生厌弃
卷五十七 第 3a 页 WYG0457-0973c.png
心至于本无一事我心强要生出事来此便是憧憧往
来 有一毫徔躯壳起念虽参天赞地之事咸是已私
不必功名色货有一毫物我隔膜即知元知妙之胸亦
错认本体驯致害物伤人 境遇艰苦时事物劳攘时
正宜提出主宰令本体不为他物所胜此处工夫较之
平常百倍矣不然平常工夫亦未到妥贴处一事不可
放过一念不可放过一时不可放过勇猛精进处处见
有善可迁有过可改方是主一工夫
卷五十七 第 3b 页 WYG0457-0973d.png
 中丞金正希先生声
金声字正希徽之休宁人崇祯戊辰进士改庶吉士己
巳十一月京师戒严上焦劳失措先生新被知遇不忍
坐视因言通州昌平为京师左右翼宜以重兵犄角天
津漕粮凑集防禦尤急未敢为见将足任也草泽义士
曰申甫朝士多知之屡荐未用愿仗陛下威灵用申甫
练敢战之士以为批亢捣虚之举疏入立召申甫授都
指挥佥书副总兵以先生兼山东道御史监其军申甫
卷五十七 第 4a 页 WYG0457-0974a.png
本游僧尝夜观乾象语朝士云木星入太微垣帝座前
患在踰旬未几而兵动故先生信之申甫造战车既仓
卒取办而所给军士又多募自街儿丐户十一月丁卯
以七千人战于芦沟桥来师绕出车后车不得转全军
覆没先生亦遂谢归流贼震惊先生团练义勇以保乡
邦癸未春凤督马士英调黔兵𠞰寇肆掠新安先生率
乡勇尽歼之士英劾奏有旨逮问先生于道上疏言士
英不能节制兵卒上直先生召复原官会母卒未上而
卷五十七 第 4b 页 WYG0457-0974b.png
国变福王升右佥都御史先生不出士英深忌之凡马
阮所仇之君子多避地焉国亡后先生城守如故及新
安破执至白下刃之赋诗云九死靡他悲烈庙一师无
济负南阳读者悲之南阳乃思文初封地也先生精于
佛学以无心为至其除欲力行无非欲至于无心也充
无心之所至则当先生所遇之境随顺万事而无情皆
可以无心了之而先生起炉作灶受事慷慨无乃所行
非所学欤先生有言不问动静期于循理此是儒家本
卷五十七 第 5a 页 WYG0457-0974c.png
领先生杂之佛学中穿透而出便不可为先生事业纯
是佛家种草耳然先生毕竟有葱岭习气者其言逆境
之来非我自招亦是天心仁爱之至未尝不顺之而顺
乃不过为无可柰何而安之若命作一注疏圣门之学
但见一义字义当生自生义当死自死初不见有生死
顺逆也
天命解譬之水焉性犹水也道犹江河也性之于道犹
水之必就下而行地中为江河也言本天命犹归大海
卷五十七 第 5b 页 WYG0457-0974d.png
也无以壅水而自行地非率性之道乎有以浚地而后
达水非脩道之教乎功绩为水而用力在治地教指为
性而用力乃在修道 天命也性也道也一而已矣不
能必天下无不离道之人而能定天下有必不可离之
道道有时而可离则性有时而可不率也性有时而可
不率则天有时而不命也维天之命于穆不已天有时
而不命则万物或几乎息矣然则中庸曷不曰性也者
不可须臾不率也可不率非性也书曰天有显道厥𩔖
卷五十七 第 6a 页 WYG0457-0975a.png
惟彰天命之性人所不睹所不闻也立乎所暏所闻之
地而达于所不睹所不闻之天者则为道衡之乎此而
后其离合之故可得而自见也其于天命顺逆之故可
得而自明也其言亦犹之曰天命也者不可须臾离也
云尔 董子曰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盖
为虚位非有实体也道之为言犹云万物各得其所焉
尔物有万变而必随时变易以咸若吾天命之性此即
不变之道也水无分于东西以及万方而必不能无分
卷五十七 第 6b 页 WYG0457-0975b.png
于上下其所谓下必至于海而后息物无分于刚柔阴
阳仁义繇两端以及万变而必不能无分于道与非道
其所谓道必至于天命而后已人可须臾离道是水亦
可须臾而不行于地中也须臾离道是则须臾而自绝
于天自陨厥命也而安得不戒慎恐惧 此所不睹所
不闻人以为隐微耳不知天下固莫有见于斯显于斯
者也惟此隐微为至显至见也且自此隐微而外无复
有见焉显焉者也惟此隐微为独显独见也如镜现象
卷五十七 第 7a 页 WYG0457-0975c.png
全体一镜离镜体别无影象可得故君子慎之慎之何
也人之于天命有若无睹焉者矣若无闻焉者矣进而
求之戒慎焉其将睹所未睹恐惧焉其将闻所未闻而
未也惟此一实馀二非真瞪目而视之无非是也倾耳
而闻之无非是也无别睹也无别闻也有别睹焉有别
闻焉即谓悖天而亵命也天无二日民无二王以此为
慎其独也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至于四
而大变备矣寒热燥湿物之情也春夏秋冬天之时也
卷五十七 第 7b 页 WYG0457-0975d.png
人具一天命之性而感于物有受有不受受之为好不
受为恶故大学举好恶繇是而析焉喜者好之初也乐
者好之竟也怒者恶之初也哀者恶之竟也于是有四
四性举而性之大变亦备矣故中庸举喜怒哀乐人之
所以灵于万物者以其喜怒哀乐之性能自主而自繇
也其所不受物莫能强纳其所受物莫能强夺也所喜
所怒所哀所乐之事虽因乎物而能喜能怒能哀能乐
之具实系乎我忽喜忽怒忽哀忽乐之态虽存乎人而
卷五十七 第 8a 页 WYG0457-0976a.png
应喜应怒应哀应乐之则实本乎天本乎天者惟其本
无喜本无怒本无哀本无乐是故可以喜可以怒可以
哀可以乐故其于未发也则谓之中而于其发而中节
也则谓之和 喜怒哀乐之用于天下也大之为生杀
次之为予夺又其下者为趋避盖自天子以至庶人其
大小不同无不皆有以用之也喜天下之所喜怒天下
之所怒哀天下之所哀乐天下之所乐如此则其所喜
乐必其有便于天下者也其所哀怒必具有害于天下
卷五十七 第 8b 页 WYG0457-0976b.png
者也而天地位矣万物育矣 形而上者谓之天形而
下者谓之地故其神明之属求其所自则举而名之为
天体质之属原其所自则总而名之为地故夫可睹可
闻者皆地之属也其所不睹所不闻而为睹闻者则曰
天也人之生也称受命于天而不称受命于地极德之
至也称上天之载而不并称天地之覆载命无二受尊
无二上也论量阳全而阴半易称坤元统于乾元朱子
曰天包乎地之外而气常行乎地之中天不独𥋏覆亦
卷五十七 第 9a 页 WYG0457-0976c.png
具兼载论分天尊地卑乾坤定矣惟乾道变化首出庶
物至于坤厚虽德合无疆不过顺承而已先则迷矣后
则得主而利矣此谓定位故以地从天则治以天徔地
则乱
诠心古人云无一法可当情又云拟心为犯戒得味为
破斋信知此事真容纤毫不得金屑虽贵落眼成翳才
有一法当情须知此心全体已被障却故知诸法无论
细大精粗究其极处无一而不为心害者也故事心者
卷五十七 第 9b 页 WYG0457-0976d.png
必须见心见心者亦初不必别求心见去其害心者而
已 才见有心便非心心尽处心体露故往往曰尽其
心今学者每曰学道学无心无心境界岂是如今掩耳
偷铃死兜兜地百不思百不想百不知百不会而自以
为无心耶会须此心实实尽却欲觅一心了不可得耳
今人谁不曰我学无心我今百思想不起矣但一遇缘
千种万状殊形异体纷纭而来莫知其所自岂能望古
人之反欲觅一心而了不可得者耶 心既以一无爱
卷五十七 第 10a 页 WYG0457-0977a.png
憎为尽矣为无心矣然则遇境逢缘一无鉴别而与为
模棱与为浮沉梦梦以终其身乎曰是不然惟真无爱
憎之人而后可以鉴别天下之法而用其爱憎虽终日
炽然用其爱憎而实无所爱憎盖惟无心而后可以为
万物立心惟无心而后可以见万物之心故也见万物
之心而后可以为自见其心见万物之心为见心但自
见其心不可以为见心也故必至于不自见其心而后
为见心故觅心了不可得至哉弗以易矣 应须打叠
卷五十七 第 10b 页 WYG0457-0977b.png
教此心净尽无往不利无处不得用只为此心不净尽
向来及今空过了许多好时光错了许多好事件动静
者物也心不属动静虽不属动静而未尝不动未尝不
静役其心于芸芸而不知此心行所无事之常住也灰
其心于寂寂而不知此心周旋万变之如珠走盘也有
曰精太用则竭气太用则敝又有曰流水不蠹户枢不
朽大抵心法无所不有于天下之物虽至粗至恶无不
可以喻心者于天下之物虽至精至美无一可以尽喻
卷五十七 第 11a 页 WYG0457-0977c.png
此心者
应事问曰愚今时学问大约只是读书穷理静坐居敬
逼迫得心路稍觉开通神气稍觉清明于此等时遇事
当前平日所棘手疑难者尔时殊有历历楚楚清顺恬
适之意然事务之来与读书静坐之时相称则所获足
供所用有如纷纭沓至又不支矣为之柰何或曰工夫
无间于动静阳明先生有言不问有事无事总是干办
此一件事不可以静坐读书时作精神之获入来应事
卷五十七 第 11b 页 WYG0457-0977d.png
作务时为精神之用出去若诚如阳明先生所云则于
应事作务尽算得收拾整顿精神进入之时矣又何供
应不支之足云请得更疏畅其说曰人情莫不违苦而
就乐故乐则生矣乐之所在不问动静期于循理虽日
在嘈杂场中油油然也虽境有顺逆事有难易而吾所
以待之者顺亦如是逆亦如是难亦如是易亦如是恬
如贴如未尝有变易也精神以乐且日生而更不支之
是患与问曰顺逆难易空谈道理诚哉如所言矣请一
卷五十七 第 12a 页 WYG0457-0978a.png
验之事乎先以顺逆境言之所云逆境如耻辱在于几
微可以不顾进之唾骂恶声入于吾耳可以不听又进
之而饥寒迫于肌肤又进之而箠杖及于体骨乂进之
而刀锯绝命人进之而鼎镬糜沸令之必死而又不令
即死当恁么时此心能道一句顺之则顺乎否至于事
之难易其最难者如大兵压境万贼临城事在旦夕危
于呼吸君父简命谊不得辞当恁么时又能道一句易
之则易乎否或曰此处正所谓顺之则顺易之则易者
卷五十七 第 12b 页 WYG0457-0978b.png
也凡顺逆境之来必有所自万无无因而至者且如我
行一事本无大过且是善行而即此一事遂以得祸此
似无因殊不知我此事纵不相招我生平宁遽无一念
一事足以相招者苟我生平有一事一念此我自知此
一祸正适应此一事一念则此一祸正我此一事一念
之药石矣即我生平果洁净之至无一事一念足以招
此祸者则必我此一事或可谓善而实未必尽善或事
善此中未必纯善如精金一块内尚微杂矿气则此一
卷五十七 第 13a 页 WYG0457-0978c.png
祸者又适为我一炉精金之猛火矣故逆境之来庸俗
人尽以为适然而智者莫不以为固然也且不但以为
固然而实见其有所由然不但以为有所由然而实见
其为天心仁爱之至所谓欲报之德昊天罔极者当恁
么时夫安得而不顺以实顺若乃事势之难如大兵压
境万贼临城时若我平时曾膺此任则定思患预防为
先事之计所不必言若坏于前人则必先外度其敌内
度其国上度其君下度其身实据已见所及告人以今
卷五十七 第 13b 页 WYG0457-0978d.png
日所当为者而又实据已力所能告人以今日所必不
可为者可以辞则推举所知之贤能实胜巳者以济国
家之事不可辞而后以身当之其当事也不可以自用
自用则孤不可以任人任人则危不问其见出于人见
出于巳见出于智见出于愚而要其事情之确然有据
可以信心而不疑者则断而行之不俟终日疑则阙焉
若其疑而不决而其事又不可以阙焉置之者则姑权
于利害轻重大小之间以为行止焉其亦庶乎其不至
卷五十七 第 14a 页 WYG0457-0979a.png
于大失矣若其事有万不可知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成败利钝非所逆睹古之君子尝言之矣其极不过如
前所云逆境之至至于绝命而止也天下事虽至重至
大至深至远其必以次第而见次第而成如持斧析薪
爇火熟食循理则治灿然指掌轻若反手可行则行可
止则止将此身交付造物大光明海中任他安置听他
成就不留丝毫牵枝蔓叶拖泥带水夫又安得而不易
乎问者曰孟子曰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
卷五十七 第 14b 页 WYG0457-0979b.png
地之间害者逆之也难之也直养者顺而易也非曰能
之敬识其意愿从事以终身焉(后半段乃先生/致命遂志之本)
 辅臣朱震青先生天麟
朱天麟字震青吴之昆山人崇祯戊辰进士其乡试出
先忠端之门授饶州府推官选为翰林院编修从亡司
票拟罢官而卒先生耑志读书好深湛之思以僻书怪
事子虚乌有诠易读之汗漫恍惚而实以寓其胸中所
得有蒙庄之风焉与人言蝉联不自休未尝一及世事
卷五十七 第 15a 页 WYG0457-0979c.png
明末士大夫之学道者𩔖入宗门如黄端伯蔡懋德马
世奇金声钱启忠皆是也先生则出入儒释之间诸公
皆以忠义垂名天壤夫宗门无善无恶事理双遣有无
不著故万事瓦裂恶名埋没之夫一入其中逍遥而便
无愧怍诸公之忠义总是血心未能融化宗风未许谓
之知性后人见学佛之徒忠义出焉遂以此为佛学中
所有儒者亦遂谓佛学无碍于忠孝不知此血性不可
埋没之处诚之不可掩吾儒真种子切勿因诸公而误
卷五十七 第 15b 页 WYG0457-0979d.png
认也
与金正希书尽心存心两语尊旨劈提尽心一句撇倒
存心下截弟瞿然疑之鄙见心只是一若处嚣不杂居
静不枯作止垢净有无断常泯然消化者即西竺古先
先涅不生槃不灭之妙心也在我夫子即意必固我四
绝者是犹龙氏亦云真常应物常应常静此不待拟议
不假思惟如如不动一了百了所谓能尽其心者与大
资性人一喝放下直见本来朝闻道夕死可矣凡夫肉
卷五十七 第 16a 页 WYG0457-0980a.png
团未遽能尔所以上士教之曰晓得起灭去处生死大
事方决又转一语曰果见得起灭的是谁灭亦由汝不
灭亦由汝或即尽其心不必存其心之意与弟又以见
得起灭的是谁仍是不起不灭者然一时偶识得而随
缘放旷恐错认本来或逐处发愤寻求又虞非观自在
法门故鄙见亟欲以存心为渡筏乃尊旨又以著一存
心便同存意譬之水上削波波何能平说得极切隐病
然顾其存心何如若把一心去存属意何辩即曰我存
卷五十七 第 16b 页 WYG0457-0980b.png
心在这里执著还𩔖放驰皆由未识其心耳所云其心
者意生不顺生意灭不随灭一切声尘感触递有去来
此心初何去来祗缘结习之久染著意念声尘汩汩兴
波波淫水动渐失妙明是以学者要当去来现在心不
可得时认出元本真灵存存又存不在内外中间一毫
无起灭来去先儒强名之曰湛然虚明气象虽然隔境
想及信口说到易耳试参十二时中稍得一刻平衡不
失昏散而冷便失拘检而燥所以存心比之养火温温
卷五十七 第 17a 页 WYG0457-0980c.png
得中良非易易若念起即除又存心中照了消磨𦂳著
非一味向意根上扒平如以掌按波之谓也至于未发
不爽其惺已发不迁其寂头头现成处处洒脱则又知
性知天动静不失其时本等顽钝如弟虽遇上智伸拳
树拂不啻隔靴即一棒一㾗非关真痛故欲从存其心
上勉强从事殊见为难若直揭尽心一句固是顶门一
钋然谓事理二障种种难尽何以一识认其心便能了
当且其心何以当下便识认得噫中庸不可能也(门人/金梦)
卷五十七 第 17b 页 WYG0457-0980d.png
(文/识)
虔中偶言山川草木皆有明神若将我壳子罩他头上
依旧是人 外边色响投胸皮肉阑之不住内里情思
赴物门壁隔之不能凡夫内外尚合而况圣心 痛痒
即知知实不曾痛痒 当念起时憬然无起于不起处
亦不求灭其唯静照有恒乎 鬼神不瞰人之形专测
人之意毋意则鬼神莫知阴阳能束我以气难缚我于
虚致虚则阴阳莫冶 问身当天分地坼我在何处曰
卷五十七 第 18a 页 WYG0457-0981a.png
今天地完好时那便是汝每日事事相乘一事偶歇旋
又无事讨事做矣此际须要常省便不多事不失事才
得事事见个性灵耳 事到头来拚将头顶著做去反
得自由 我欲筑室深山视草木开谢为春秋不问甲
子或曰每年一本历书何尝扰汝
 徵君孙钟元先生奇逢
孙奇逢字启泰号钟元北直容城人举乡书初尚节侠
左忠毅魏忠节周忠介之狱先后为之顿舍其子弟与
卷五十七 第 18b 页 WYG0457-0981b.png
鹿忠节之父举幡击鼓敛义士之钱以救之不足则使
其弟启美匹马走塞外求援于高阳逆奄之焰如火之
燎原先生焦头烂额赴之不顾也燕赵悲歌慷慨之风
久湮人谓自先生而再见家有北海亭名称其实焉其
后一变而为理学卜居百泉山康节之遗址也其乡人
皆从而化之先生家贫遇有宴会先时萧然一榻耳至
期则倚卓瓶罍不戒而集北方之学者大概出于其门
先生之所至虽不知其浅深使丧乱之馀犹知有讲学
卷五十七 第 19a 页 WYG0457-0981c.png
一脉者要不可泯也所著大者有理学宗传特表周元
公程纯公程正公张明公邵康节朱文公陆文安薛文
清王文成罗文恭顾端文十一子为宗以嗣孟子之后
诸儒别为考以次之可谓别出手眼者矣岁癸丑作诗
寄羲勉以蕺山薪传读而愧之时年九十矣又二年卒
岁寒集自浑朴散而象数之繁异同之见理气之分种
种互起争长然皆不谬于圣人所谓小德之川流也有
统宗会元之至人出焉一以贯之所谓大德之敦化也
卷五十七 第 19b 页 WYG0457-0981d.png
学者不能有此大见识切不可专执一偏之见正宜于
古人议论不同处著眼理会如夷尹惠不同微箕比不
同朱陆不同岂可相非正借有此异以證其同合知廉
勇艺而文之以礼乐愈见冶铸之手 忠孝节义道中
之一节一目文山以箕子自处便不亟亟求毕旦夕之
命此身一日不死便是大宋一日不灭生贵乎顺不以
生自嫌死贵乎安不以死塞责 处人之道心厚而气
和不独待君子即待小人亦然 问做人曰饥饿穷愁
卷五十七 第 20a 页 WYG0457-0982a.png
困不倒声色货利侵不倒死生患难考不倒而人之事
毕矣 问阳明无善无恶心之体曰阳明初亦言至善
其所谓无善无恶者无善之可言亦犹之乎至善也非
告子之所谓无善也 人者天地之心也人失其为人
而天地何以清宁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者圣贤
之事也明王不作圣人已远而尧舜孔子之心至今在
此非人也天也 问理与气是一是二曰浑沌之初一
气而已其主宰处为理其运旋处为气指为二不可浑
卷五十七 第 20b 页 WYG0457-0982b.png
为一不可 问性也有命命也有性性命是一是二曰
性也有命是就见在去寻头不得认形骸为块然之物
命也有性是就源头还他见在不得以于穆为窈然之
精尽性立命不容混而为一亦不容截而为二 或曰
士不可小自待不惟不宜让今人并不宜让古人予谓
士不宜过自恃不惟宜让古人并宜让今人无一人不
在其上则无一人不出其下矣无一人不在其下则无
一人不出其上矣十年不能去一矜字此病不小 问
卷五十七 第 21a 页 WYG0457-0982c.png
处事之道曰水到渠成不必急性天大事总平常事
成缺在事不在心荣辱在心不在事 五十守贫即是
道一语罔敢失坠迩闻志是其命甚觉亲切子曰匹夫
不可夺志也盖志不可夺便是造命立命处问道何在
曰无物不有无时不然尧舜后虽无尧舜尧舜之心至
今在孔子后虽无孔子孔子之心至今在亦见之于无
物不有无时不然而已矣其消息总得之于天 念庵
云戒慎不睹恐惧不闻此孔门用工口诀也白沙云戒
卷五十七 第 21b 页 WYG0457-0982d.png
慎恐惧所以防存之而非以为害也白沙是对积学之
人说念庵是对初学之人说徒饰于共见共闻之际而
隐微未慊祗自欺之小人致谨于十目十手之严而局
蹐太甚终非成德之君子二公各有对症之药 连日
取文清静坐观心閒中一乐八字作功课客曰心何用
观曰为其不在也客曰不在而何以观曰一观之而即
在矣时时观则时时在到得不待观而无不在则无不
乐非诚意君子未可语此 人生在世逐日扰攘漫无
卷五十七 第 22a 页 WYG0457-0983a.png
自得寻其根源除怨天尤人别无甚事 骨月之间多
一分浑厚便多留一分天性是非正不必太明 问士
当今日道应如何曰不辱身问不辱曰薛文清有言刘
静修百世之师也
 
 
 
 
卷五十七 第 22b 页 WYG0457-0983b.png
 
 
 
 
 
 
 
 明儒学案卷五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