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儒学案-清-黄宗羲卷五十二

卷五十二 第 1a 页 WYG0457-086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明儒学案卷五十二
           馀姚 黄宗羲 撰
诸儒学案中六
 文定张甬川先生邦奇
张邦奇字常甫号甬川浙之鄞人也弘治中举进士高
第改庶吉士授翰林检讨逆瑾窃政先生著张骞乘槎
赋以瑾喻西域骞喻附瑾者乞便地以养亲出为湖广
卷五十二 第 1b 页 WYG0457-0869b.png
提学副使寻乞致仕嘉靖初起提学历四川福建召还
为春坊庶子国子祭酒南吏部右侍郎丁外艰终丧起
吏部右侍郎转左时太宰汪鋐与霍兀厓相讦先生以
和衷解之不得因不欲居要地乃徙翰林学士掌院事
又加太子宾客掌詹事府事升礼部尚书以母老上书
乞骸骨弗允改南京吏部以便养又改南兵部而卒甲
辰岁也年六十一赠太子太保谥文定阳明赠先生序
云古之君子有所不知而后能知后之君子惟无所不
卷五十二 第 2a 页 WYG0457-0869c.png
知是以容有不知也则先生当日固汎滥于词章之学
者也后来知为己之功以涵养为事其受阳明之益多
矣谓载道之文始于六画大备于周程朱子之书莫非
是道之生生而不已也由博文之学将溯流而求源舍
周程朱子之书焉适哉今之为异论者直欲糟粕六经
屏程朱诸子之说置而不用犹欲其通而窒之窍也所
谓异论者指阳明而言也夫穷经者穷其理也世人之
穷经守一先生之言未尝会通之以理则所穷者一先
卷五十二 第 2b 页 WYG0457-0869d.png
生之言耳因阳明于一先生之言有所出入便谓其糟
粕六经不亦冤乎此先生为时论所陷也
语要凡物交于前有所溺之谓放无所溺而勿之省也
滞其情于物焉之谓放无所滞尸居□如也而不知其
所如之谓放心放矣孰求之曰心求之心求之者非人
有二心心有二用也夫心至明而至刚固足以自求自
复而不假乎其他也求放心者非有所索而取之也察
之而已矣非有所追而获之也敛之而已矣于其□然
卷五十二 第 3a 页 WYG0457-0870a.png
不自知者惕然自省之而已矣于是收敛于至密之地
而兢畏以持之不使一毫外物得容乎其中是之谓一
而不二孰非其至明至刚自求而自复哉易曰不远复
孔子以颜子当之曰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
也明刚之至也故夫不精则不免于放不一则不免于
放而庄周乃曰罔象可以得之夫罔象所以失之耳(求/放)
(心/说) 大学言心以无所忿喜忧惧谓之正中庸言性以
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此心法也心之发动者意也视
卷五十二 第 3b 页 WYG0457-0870b.png
听饮食者身也正心之功非属于意非属于身者也事
物未交恂慄而已凝然中居而万诱不敢干也忿喜忧
惧一无所有而吾心之本体翼如也易曰艮其背曰介
于石曰寂然不动曰退藏于密皆心之义也后之儒者
以静归佛以虚归老譬则举家珍而委之地也言及静
虚则以为疑于老佛而避之譬则举家珍为人所窃欲
复之而以为嫌于盗也瞬目而不敢一盻岂不悲乎
吾何敢言知乎哉至神者天也至明者人也至微者心
卷五十二 第 4a 页 WYG0457-0870c.png
也吾皆未得而知之夫天之道明善天下而无视聪善
天下而无听是故天之道微显而阐幽非微显而阐幽
也天于天下无显无幽也有声天闻之矣无声天闻之
矣有形天见之矣无形天见之矣其何显微之间之有
人之限于耳目者自其所不见闻而谓之幽天恶其若
此也故从而阐之而微之斯其损益盈虚之理也何谓
至明者人曰其以耳目见闻者愚人也达者之见闻则
同乎天矣是故是非善恶愚者疑而达者觉矣觉者辨
卷五十二 第 4b 页 WYG0457-0870d.png
而疑者释矣疑者释而天下皆觉矣是故天下之事久
而无不定何谓至微者心曰虑萌乎中非至精者弗察
也弗察则不能知吾心不能知吾心则不能知人不能
知人则不能以知天不知天则不知所以畏天不知人
则不知所以畏人不知心则不知所以畏心心吾之心
也而畏之犹未也况又不知所以畏吾何敢不知乎哉
颜氏之子有不善未尝不知其自知若是之明也唯孔
子知之曰其心三月不违仁其知人若是之微也古之
卷五十二 第 5a 页 WYG0457-0871a.png
君子曷为其无不知若此知远之近也知风之自也知
微之显也是知之始也及其至也质诸鬼神而无疑百
世以俟圣人而不惑(荅阳/明) 中庸一书子思反复推明
许多道理只说得不知不愠四字观其由尚絅之心推
而至于无声无臭可见矣而其要只在于时习而不已
便可到纯亦不已至诚无息事也 宋儒苦仁之难识
悉录论语所言仁者时诵而思之然或以公言仁或以
爱言仁或以觉言仁虽各见其一隅亦足以互相发也
卷五十二 第 5b 页 WYG0457-0871b.png
孝弟为仁之本孝弟立而仁道自生盖亲亲而仁民仁
民而爱物一以贯之者也且以公言之父母兄弟之间
或不免于形骸之隔甚则至于好货财私妻子则至近
且不能公而况能扩其民胞物与之心乎以爱言之父
母兄弟之间或未能致其亲亲之情甚则至于一言不
合怨怼生焉则至近且不能爱而况能以一身体天下
之休戚乎以觉言之父母兄弟之间或未能尽其察识
之心甚则至于私欲固蔽如槁木顽石疴痒疾痛漠然
卷五十二 第 6a 页 WYG0457-0871c.png
若不相关而况能于天下之怨愁呻吟之声感之即应
触之即动乎是为仁之根不能立于至近之地其道何
由而充大也 物理自然人不得以一毫私智容乎其
间易曰易简中庸曰笃恭周子曰诚无为皆是此意象
先云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私智是也 行者酬酢
克中人心行将去更无违拂之谓然不可求之于人但
当反之于已言行者君子立世之枢机也一言或不忠
信便起人疑一行或不笃敬便起人慢疑我慢我怎生
卷五十二 第 6b 页 WYG0457-0871d.png
行得去盖人之见信由我之自信也人之见敬由我之
自敬也行有不得者皆当反求诸已而已矣 人之心
志得于天者本自精明本自纯粹何有疚病但鄙诈之
念一萌即乖戾之私戕其和粹之气便有疚病既有疚
病则必歉焉而不自安恧焉而畏人知便是有恶于志
 天地之间雨晹寒燠少乖于度则灾沴见人之身荣
卫脉理少失其平则疾疢作是故刚柔缓急或过而行
必疚焉宽猛弛张稍愆而物必病笃夫是以有执中之
卷五十二 第 7a 页 WYG0457-0872a.png
允而后有协和之绩故曰中也者和也中节也天下之
达道也夫所谓达道者万化不中不行万物不中不生
万事不中不成礼不立则乐不兴易之道可一言而尽
也中焉止矣
 襄惠张净峰先生岳
张岳字维乔号净峰福之惠安人正德丁丑进士授行
人邸寓僧舍与陈琛林希元闭户读书出则徒步走市
中时称泉州三狂武宗寝疾豹房上书请内阁九卿轮
卷五十二 第 7b 页 WYG0457-0872b.png
直尝药不报已諌南巡罚跪五日杖阙下谪官世宗即
位复行人历南武选员外祠祭主客郎中出为广西提
学佥事调江西寻谪广东提举先生为郎时上议禘祭
推求所自出之帝中允廖道南议禘颛顼永嘉议禘德
祖贵溪谓德祖在大祫已为始祖不宜又为始祖之所
自出当设虚位南向而以太祖配享第未知虚位之书
法宗伯李时以问先生先生请书皇初祖位议上而上
从之永嘉因忌而出之外又坐以选贡非其人谪之转
卷五十二 第 8a 页 WYG0457-0872c.png
守廉州时方有征交之议廉相隔一水先生言其六不
可上遣毛伯温视师先生以抚处之策语伯温伯温既
用其言交人莫登庸亦信向先生事未毕而升浙江提
学副使参政登庸将降问廉州太守安在于是以原官
分守钦廉始受其降擢右佥都御史抚治郧阳转江西
巡抚以副都御史督抚两广讨封川贼平之加兵部右
侍郎再征柳州破其巢又平连山贺县诸贼召为兵部
左侍郎升右都御史掌院事先生在边不通相府一币
卷五十二 第 8b 页 WYG0457-0872d.png
故不为分宜所喜湖广苗乱初设总督以先生当之至
则斩捕略尽宣慰冉元阴为苗主苗平惧诛乃嗾龙许
保吴黑苗掠恩州行金严世蕃使罢先生华亭执不可
止降兵部侍郎已而生擒龙许保而黑苗尚匿元所先
生劾元发其通贿事世蕃益怒然而无以难也未几黑
苗就擒三省庶定先生亦卒复右都御史赠太子少保
谥襄惠先生曾谒阳明于绍兴与语多不契阳明谓公
只为旧说缠绕非全放下终难凑泊先生终执先入之
卷五十二 第 9a 页 WYG0457-0873a.png
言往往攻击良知其言学者只是一味笃实向里用功
此心之外更无他事是矣而又曰若只守个虚灵之识
而理不明义不精必有误气质做性人欲做天理矣不
知理义只在虚灵之内以虚灵为未足而别寻理义分
明是义外也学问思辨行正是虚灵用处舍学问思辨
行亦无以为虚灵矣
论学书良知之言发于孟子而阳明先生述之谓孝弟
之外无良知前无是言也殆双江以其心所独得者创
卷五十二 第 9b 页 WYG0457-0873b.png
言之于愚心不能无疑亦尝面质双江矣尚未尽也子
思之言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而又
申之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夫
以性道之广矣大矣无不备也而指其亲切下手处示
人不越乎喜怒哀乐已发未发之间所谓戒惧者戒惧
乎此而已所谓谨独者谨独乎此而已至孟子又发出
四端之旨而特举夫赤子入井嘑尔蹴尔睨视颡泚以
验良心之不容泯灭者亦可谓深切痛快无馀蕴矣学
卷五十二 第 10a 页 WYG0457-0873c.png
者只依此本子做去自有无限工夫无限道理固不必
别寻一二字以笼络遮盖之也明德新民之说往岁谒
阳明先生于绍兴如知行博约精一等语俱蒙开示反
之愚心尚未释然最后先生忽语曰古人只是一个学
问至如明明德之功只在亲民后人分为两事亦失之
爽然请问先生曰民字通乎上下而言欲明孝之德必
亲吾之父欲明忠之德必亲吾之君欲明弟之德必亲
吾之长亲民工夫做得透彻则已之德自明非亲民之
卷五十二 第 10b 页 WYG0457-0873d.png
外别有一段明德工夫也(岳/)又起请曰如此则学者固
有身不与物接时节如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
不闻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又如礼记九容之𩔖皆
在吾身不可须臾离者不待亲民而此功已先用矣先
生谓明德功夫只在亲民不能无疑先生曰是数节虽
不待亲民时已有此然其实所以为亲民之本者在是
(岳/)又请曰不知学者当其不睹不闻之必戒谨恐惧屋
漏之必不愧于天手容之必恭足容之必重头容之必
卷五十二 第 11a 页 WYG0457-0874a.png
直等事是著实见得自己分上道理合是如此工夫合
当如此则所以反求诸身者极于幽显微细而不敢有
毫发之旷阙焉是皆自明已德之事非为欲亲民而先
此以为之本也如其欲亲民而先此以为之本则是一
心两用所以反身者必不诚切矣故事父而孝事君而
忠事长而弟此皆自明已德之事也必至已孝矣忠矣
弟矣而推之以教家国天下之为人子为人臣为人弟
者莫不然矣然后为新民之事已德有一毫未明固不
卷五十二 第 11b 页 WYG0457-0874b.png
可推以新民苟新民工夫有毫发未尽是亦自己分上
自有欠缺故必皆止于至善而后谓之大学之道非谓
明德工夫只在新民必如老先生之言则遗却未与民
亲时节一段工夫又须言所以为亲民之本以补之但
见崎岖费力圣贤平易教人之意恐不如是也先生再
三谆诲曰此处切要寻思公只为旧说缠绕耳非全放
下终难凑泊夫以阳明先生之高明特达天下所共信
服者(岳/)之浅陋岂敢致疑于说顾以心之所不安者又
卷五十二 第 12a 页 WYG0457-0874c.png
次为书于名公而不明辨以求通焉则为蔽也滋甚矣
(与郭/浅斋) 格物之说古人屡言之及阳明而益详然鄙滞
终不能释然者盖古人学问只就日用行事上实下功
夫所谓物格者只事理交接念虑发动处便就辨别公
私义利使纤悉曲折昭晰明白足以自信不疑然后意
可得而诚心可得而正不然一念私见横据于中纵使
发得十分恳到如适越北辕愈骛愈远自古许多好姿
质志向甚正只为择义不精以陷于过差而不自知者
卷五十二 第 12b 页 WYG0457-0874d.png
有矣如杨墨释氏岂有邪心哉其流至于无父无君此
其病根所在不可不深究也来教云格物者克去巳私
以求复乎心之体也(岳/)为一部大学皆是欲人克去已
私以求复乎心之体也但必先辨乎公私之所在然后
有以克而复之此其节级相承脉络相因吾学所谓近
里切实异于异教之张皇作用者只这些子且如读书
讲明义理亦是吾心下元有此理知识一时未开须读
古人书以开之然必急其当读沉潜反覆使其滋味浃
卷五十二 第 13a 页 WYG0457-0875a.png
洽不但理明即此就是存养之功与俗学之支离浮诞
者全不同岂有使之舍切已工夫而终日劳于天文地
理与夫名物度数以为知哉无是事也数年来朋友见
教者甚多终是胸中旧根卒难扫除而私心习之既久
又不忍遽除之也(与聂双江书/下二条同) 今之论文章者必曰
秦汉盖以近时之软熟饾饤为可厌也讲读者必曰自
得亦以传注之拘滞支离学之未必有得也夫真能以
秦汉之文发其胸臆独得之见洋洋乎通篇累牍而于
卷五十二 第 13b 页 WYG0457-0875b.png
根本渊源之地未必实有得焉君子未敢以作者归之
也况所谓秦汉者乃不出晚末之尖新稍有异于今之
软熟者尔实亦无以异也暗郁而不章烦复而无体奔
走学者于谲诞险薄之域反不若浅近平易犹得全其
未尽之巧之为愈也秦汉之文见于班马氏所载多矣
其深厚醇雅之气明白正大之体曾有一言一事谲诞
乎哉今之自托为秦汉者恐未必于班马之书有得也
有得于中则其发也必不掩矣乃欲厚自与而疑学者
卷五十二 第 14a 页 WYG0457-0875c.png
其亦可悲也夫自得之言出于孟子其意亦曰渐渍积
累自然有得尔夫岂必于排摈旧说直任胸臆所裁而
谓之自得哉三代而下数圣人之经秦火之后人自为
说至程朱始明矣虽其言或浅或深或详或略然圣人
遗意往往而在学者不读之则已如其读之也岂可不
深造而致其详详读古人之书而有得其浅深详略之
所存意有未安姑出已见为之说期于明是理以养心
而已矣不在创意立说以骇人耳目也有是心而言又
卷五十二 第 14b 页 WYG0457-0875d.png
未或当其自蔽也甚矣呜呼学之不讲久矣文章议论
古人讲学不以为先也今也穷日力以从事于此犹不
得其要领况其远且大者乎此𩔖得失本无足辨然场
屋去取学者趋向系焉新学小生心目谫薄一旦骤见
此等议论必以为京师好尚皆如此其弊将至诡经叛
圣大为心术之害有不可不深忧而豫防者故一伸其
拳拳之喙 出院习礼盖将使学者知举业之外有此
一段本领工夫若于此信得及做得是日积月累滋味
卷五十二 第 15a 页 WYG0457-0876a.png
深长外面许多浅俗见解自然渐觉轻小矣此学不讲
已久今聚八郡之士终日群居若不就日用最亲切处
指示下手工夫使之有所持循据守以交相劝勉渐次
有得而但务为浑沦笼统之语以诏之则恐听者未悉
吾意其材质高者未必实用其力先已启其好高助长
之心其下者又随语生解借存养之目以为谈说之资
此其病痛面目证候虽与俗学不同而其根于心术隐
微反有甚焉者不可不察也昔夫子之教以求仁为先
卷五十二 第 15b 页 WYG0457-0876b.png
仁即心也心即理也此心所存莫非天理默而成之而
仁不可胜用矣此数言者以夫子之圣七十子之贤提
耳而教之可以不终食而顿悟者而夫子则不然也颜
渊问仁告之以克已复礼而其目在视听言动仲弓问
仁告之以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已所不欲勿
施于人樊迟问仁告之以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司马
牛问仁告之以其言也讱而已颜子所问者仲弓不得
而与闻也仲弓所问者樊迟不得而与闻也至樊迟所
卷五十二 第 16a 页 WYG0457-0876c.png
问者司马牛又不得而与闻也圣门之教因人成就如
此其曰视听言动曰出门使民曰居处执事与人皆就
日用最亲切处指示人下手工夫故曰勿视勿听勿言
勿动曰恭曰敬曰忠曰讱真如汉廷之法较若画一使
人即此目下便有持循据守才质高者不得躐此而不
及者亦可以企此以有为所谓非僻之心惰慢之气自
将日销月化于冥冥之中而不自觉此所谓圣门之学
也无他只是有此实事实功而已矣夫岂在别寻一个
卷五十二 第 16b 页 WYG0457-0876d.png
浑沦之体以为贯内外彻幽显合天人使人爱慕玩弄
而后谓之心学也哉且就讲礼一节言之如士相见冠
昏乡射饮酒之礼之𩔖不讲之则已如欲学者之讲之
也则不但告之曰礼者理也理者性也性者心也心存
则性存而礼在其中矣必使治其文也习其节也而又
求之其义也则必据经传质师友而反求于心然后有
以得其节文意义之不可苟者而敬从之夫然后谓之
善学顾其中间自始至终皆以实欲行礼之心主之为
卷五十二 第 17a 页 WYG0457-0877a.png
有异于剽窃徇外以欺人者尔易曰同归而殊途百虑
而一致此言理本自然人不可私意求之尔既曰殊途
曰百虑不可谓全无分别也故心也性也天也一理也
然至论心自是心性自是性天自是天如人之父子祖
孙本同一气岂可便以子为父而祖为孙哉昔之失之
者既以辨析太精而离之使异今欲矫其失必欲纽捏
附会而强之使同可谓均亡其羊矣不如且释同异之
论令学者且就日用切已实下功夫如读书不必泛观
卷五十二 第 17b 页 WYG0457-0877b.png
博览先将学庸语孟端坐叠足澄心易气字字句句反
覆涵泳务使意思昭晰滋味泛溢反之吾心实有与之
相契合处如习礼则冠射相见等用之有时口识其节
文大义亦当必求其所谓不可须臾去身者如曲礼少
仪玉藻中所记动容威仪之节逐条掇出相与讲明而
服行之坐时行时立时拜跪时独处时至应事接物时
提掇精神常常照管使其容色无时而不庄敬动作无
事而不节守少有放肆失礼则朋友又得指其失而箴
卷五十二 第 18a 页 WYG0457-0877c.png
规之如是虽于学问之渊源统纪未能深造然就此著
实规矩安顿身心资质高者能自循此上达其下者亦
有以养其端悫醇笃之性不至于道听涂说揣度作用
重为本体之害矣 所喻物则云云此是文公教人下
手穷理工夫十分亲切处真能见得事事物物上各有
义理精微不差则所谓人心道心气质天性亦各有著
落以为省察存养之端今之学者差处正是认物为理
以人心为道心以气质为天性生心发事纵横作用而
卷五十二 第 18b 页 WYG0457-0877d.png
以良知二字饰之此所以人欲横流其祸不减于洪水
猛兽者此也若老释外事物以求理其学虽差要于虚
空中实有所见岂若今人之恫疑虚喝其高者入于奸
雄以下殆𩔖俳优此风不息不知将何止极也(与黄/泰泉)
为学之道以心地为本若真见所谓心者而存养之则
其本体固自正然非体察精密义理明晰有以备天下
之故于寂然不动之中而曰心得其正者未之有也近
时不察乎此纽捏附会恫疑虚喝既不知有义理工夫
卷五十二 第 19a 页 WYG0457-0878a.png
之实而亦安识所谓心体也哉其团合知行混诚正于
修齐治平而以心字笼罩之皆谩为大言者也(岳/)之疑
此久矣朋友间一二有志者皆相率而入于此无可与
开口者又恐徒为论辨而未必有益故于门下每倾心
焉又思近时所以合知行于一者若曰必行之至然后
为真知此语出于前辈自是无弊其曰知之真切处即
是行此分明是以知为行其弊将使人张皇其虚空见
解不复知有践履凡精神之所运用机械之所横发不
卷五十二 第 19b 页 WYG0457-0878b.png
论是非可否皆自谓本心天理而居之不疑其相唱和
而为此者皆气力足以济邪说者也则亦何所不至哉
此事自关世运不但讲论之异同而已(答张/甬川)
草堂学则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其
所以立教之法则内自一心以至身之动作威仪莫不
各有其养焉圣贤教人之目多矣未有不先得于此而
能进乎其馀者也后世家塾之法既坏父兄所以教子
弟者不过责以记览之富缀述之工以为足以应有司
卷五十二 第 20a 页 WYG0457-0878c.png
之求则亦已矣然学者材质不同亦有终身不得至者
焉方且仡仡焉为之不厌若反其本而责之身心之间
则其心固能思耳目口鼻四肢固能视听而运动特因
其思而使之存之因其视听运动而约之使入规矩非
有品节分限不可必至者学者顾乃为彼而不为此其
亦无以是语之而弗思耶今故掇取孟子所论存养之
功与夫动作威仪之则见于曲礼少仪诸篇尤近而易
守者数条列于草堂北壁使诸弟子辈朝夕观诵深体
卷五十二 第 20b 页 WYG0457-0878d.png
而服行之虽其规模条理不若古人广大详密然以存
其良心伐其邪气收敛端严培植深厚由是而读书穷
理以充拓其体应事接物以发挥诸用随其材质分量
之所及以进之亦不患于无其本矣不知务此徒以记
问缀述为事虽使圣贤训典充腹盈纸犹不得谓之善
学而况今人无用之空言邪呜呼小子念之斯古人切
已之实学也由此而学之则为君子背此而学之虽有
学焉犹不学也亦陷于小人而已矣汝不欲为君子则
卷五十二 第 21a 页 WYG0457-0879a.png
已如其欲为君子舍是吾无以教汝矣念之哉
孟子 仁人心也章  牛山之木章
   钧是人也章  养心寡欲章
   右存养之要(凡四条/)
仁者此心之本体也心而无仁则非心矣故孟子以人
心目之然心之所以放者旦昼之为有以害之也旦昼
之害莫甚于耳目之欲先立乎其大者不为耳目之欲
所夺则心于是乎得所养矣故曰养心莫善于寡欲大
卷五十二 第 21b 页 WYG0457-0879b.png
抵孟子发此数章示人语意既明白而痛快工夫亦直
截而易简而其言之先后互相发明有不假训说而自
解者学者诚反覆玩味而有得乎其言焉则所谓立其
大者所谓操存所谓求放心皆有以实用其力非强为
揣度把捉以冀此心之或存矣 记曰毋不敬俨若思
安定辞安民哉 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礼义之始
在于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容体正颜色齐辞令顺
而后礼义备 君子奸声乱色不留聪明淫乐慝礼不接
卷五十二 第 22a 页 WYG0457-0879c.png
心术惰慢邪僻之气不设于身体使耳目鼻口心知百
体皆由顺正以行其义 君子之容舒迟见所尊者齐
遫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
肃立容德(与得通谓立则磬折如人/授物予己巳受得之形也)色容庄坐如尸立
如齐燕居告温温(燕居谓和居/告谓教使)凡行容惕惕(凡行谓道/路也惕惕)
(疾直/貌) 立容辨卑无谄头颈必中山立时行盛气颠实
扬休玉色(辨读为贬贬卑谓磬折也颠读为阗扬读为/阳休读为煦心无愧怍则气盛不馁而常阗)
(满塞实如阳之蒸煦乎/物也玉色谓温润不变)凡视上于面则傲下于带则忧
卷五十二 第 22b 页 WYG0457-0879d.png
倾则奸(倾邪/视也) 坐视膝立视足应对言语视面立视前
六尺而大之 古之君子必佩玉右徵角左宫羽趋以
采齐行以肆夏周还中规折还中矩进则揖之退则扬
之然后玉锵鸣也故君子在车则闻鸾和之声行则鸣
佩玉是以非辟之心无自入也(右佩阴也左佩阳也徵角/宫羽谓玉声所中也门)
(外谓之趋门内谓之行齐当为荠采荠路门外之乐节/肆夏登堂之乐节周还反行也宜圜折还曲行也宜方)
(揖之谓小俛见于前也/扬之谓小仰见于后也)帷薄之外不趋堂上不趋执玉
不趋堂上接武堂下布武室中不翔并坐不横肱(行而/张足)
卷五十二 第 23a 页 WYG0457-0880a.png
(曰趋行而拱立曰翔武迹也中人之迹尺二寸接/武谓每移足半蹑之布武各自成迹不相蹑也) 毋
侧听毋噭应毋淫视毋怠荒游毋倨立毋跛坐毋箕寝
毋伏敛发无剃冠毋免劳毋袒暑毋褰裳(凡人宜正立/不得倾欹侧)
(听人之语噭谓响声高急如噭之号呼也淫视谓流移/邪盻也跛偏任也伏覆也剃发也谓垂馀发也免去也)
(褰祛也以上皆/言其不敬也) 将上堂声必扬将入门问孰存将入
户视必下户外有二屦言闻则入言不闻则不入入户
奉扃视瞻毋回户开亦开户阖亦阖有后入者阖而勿
遂毋践履毋踖席抠衣趋隅必慎唯诺(声必扬至不入/皆不欲千人之)
卷五十二 第 23b 页 WYG0457-0880b.png
(私也扃闭户外之木当入户之时必两手向扃而奉之/今入户虽不奉扃以手对户若奉扃然言恭敬也开阖)
(不以后来变先勿遂示不拒人践踏也踖躐也趋犹向/也隅角也既不踖席当两手提裳之前徐徐向席之下)
(角而/升) 将即席容毋怍两手抠衣去齐尺衣毋拨足毋
蹶先生书策琴瑟在前坐而迁之戒勿越虚坐尽后食
坐尽前坐必安执尔颜长者不及毋儳言正尔容听必
恭毋剿说毋雷同必则古昔称先生(此谓弟子请问之/法衣裾之拨足之)
(摇动皆失客也坐亦跪也虚位非饮食也尽后谦也尽/前恐污席也儳儳先也剿者取人之说以为说雷者闻)
(人之说而和之则/者有所依据也) 侍坐于先生先生问焉终则对请
卷五十二 第 24a 页 WYG0457-0880c.png
业则起请益则起父召无诺先生召无诺唯而起 侍
坐于所尊敬毋馀席见同等不起烛至起食至起上客
起烛不见跋尊客之前不叱狗让食不唾 侍坐于君子
君子欠伸撰杖屦视日蚤莫侍坐者请出矣侍坐于君
子君子问更端则起而对侍坐于君子若有告者曰少
间愿有复也则左右屏而待 执虚如执盈入虚如有
(此执事将/敬之功) 礼不踰节不侵侮不好狎不窥密不旁
狎不道旧故不戏色毋拔来毋报往毋渎神毋循往毋
卷五十二 第 24b 页 WYG0457-0880d.png
测未至毋訾衣服成器毋身质言语(密隐处也不窥密/嫌闻人之私也旁)
(泛及也泛与人狎不恭敬也报读为/赴疾之赴拔赴皆疾訾犹计度也) 容经曰周颐正
视平肩正背臂如抱鼓足间二寸端面摄缨端服整
足体不摇肘曰经立因以微磬曰共立目以磬折曰
肃立因以垂佩曰卑立立容也坐以经立之容肘不
差而足不趺视平衡曰经坐微俯视尊者之膝曰共
坐仰首视不出寻常之内曰肃坐废首低肘曰卑坐
坐容也行以微磬之容臂不摇掉肩不下上身似不
卷五十二 第 25a 页 WYG0457-0881a.png
则从然而任行容也趋以微磬之容飘然翼然肩状若
(古流/字)足如射箭趋容也旋以微磬之容其始动也穆
如惊倏其因复也旄如濯丝跘旋之容也跪以微磬之
容揄右而下进左而起手有抑扬各尊其纪跪容也拜
以折磬之容吉事上左凶事上右随前以举项衡以下
宁速无迟背项之状如屋之元拜容也拜而未起伏容
也若夫立而跛坐而蹁体怠懈志骄傲䟃视数顾容色
不比动静不以度妄咳唾疾言嗟气不顺皆禁也 右
卷五十二 第 25b 页 WYG0457-0881b.png
威仪动作之节(凡十/七条) 古人自起居饮食事亲敬长以
至应事接物莫不各有其法然随事著见应用有时惟
动作威仪之节之在人身有不可以须臾离者故学者
内既知所存心矣又必致谨乎此使一身之动咸中节
文则心体之存乎内者益以纯固矣此内外交相养之
法惟实用其力渐见功效者然后有以深信其必然非
空言所能喻也
杂言上下四方曰宇往来古今曰宙此二句于先天圆
卷五十二 第 26a 页 WYG0457-0881c.png
图求之上下四方以对待之体言所谓乾坤定上下之
位坎离列左右之门也往古来今以流行之用言自震
至乾易中谓之数往往者往古之谓也自巽至坤易中
谓之知来来者来今之谓也然则古之言宇宙者其义
如此故曰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乾坤毁无以见易
宇宙之义深矣 邵子曰先天之学心学也阴阳消长
之理吾心寂感之机妙哉妙哉胸中须是光光静静流
动圆转无一毫私意障碍方与天地合一万事万理只
卷五十二 第 26b 页 WYG0457-0881d.png
要就心上体验 心之体固该动静而静其本体也至
静之中而动之理具焉所谓体用一源者也先儒每教
人主静静中须一个主始得 心才定便觉清明须是
静时多动时少虽动也而心未尝不静焉方是长进
喜怒哀乐未发时最好体验见得天下之大本真个在
此便须庄敬持养然必格物穷理以充之然后心体愈
明应事接物毫发不差若只守个虚灵之识而理不明
义不精必有误气质做性人欲做天理矣此圣贤之教
卷五十二 第 27a 页 WYG0457-0882a.png
格物致知所以在诚正之先而小学之教又在格致之
先也 虚灵知觉则心也性则心之理也学者须先识
性然后可以言存心不然只认昭昭虚灵者为性而不
知自然之理此所以陷于作用之非而不自觉也 黄
后峰书室对诚自不妄语始学从求放心来 凡学莫
先辨其诚伪之分所谓诚者无他只是一味笃实向里
用功此心之外更无他事功夫专一积久自然成熟与
夫卤莽作辍务外自欺者大有间矣 一念到时鬼神
卷五十二 第 27b 页 WYG0457-0882b.png
皆通 圣贤千言万语无他只教人求其放心而已心
才收敛便觉定静清明然后读书讲明义理方有顿放
(既知此而犹以格物穷理在诚/意之先何也心不放便是诚意)若此心已先驰骛飞
扬不能自制而血气乘之以动乍盈乍怯乍作乍止凡
百所为卒皆无成其患有不可究言者已 圣贤所以
教使人不失其本心而已平居暇日当操存体验使此
心之体常清明定静至于讲学穷理皆所以培养此心
讲学之功读书为要而所读之书又必先经后史熟读
卷五十二 第 28a 页 WYG0457-0882c.png
精思扫去世俗无用之文不使一字入于胸中然后意
味深远义理浃洽而得益固矣 客虑不必纯是人欲
凡泛思皆客虑也天下之理有精粗本末之殊吾身之
应事接物亦有缓急先后之序要择其最切已者而精
思之渐次积累久后心体自明应接自无碍矣若舍近
思远舍卑思高非惟不得其理适所以汩乱其心体之
真而深有害又不若不思之为愈也 见处贵透彻行
处贵著实(知崇礼/卑是) 圣贤教人为学紧关在一敬字至
卷五十二 第 28b 页 WYG0457-0882d.png
程朱发明之可谓极其亲切矣今考其言既曰主一无
适又必曰只整齐严肃则心便一一则自无非僻之干
曰只动容猊整思虑则自然生敬曰未有猊箕倨而心
敬者曰严威俨恪非敬之道但致敬须从此人盖心体
难存易放初学功夫茫然未有下手处只就此威仪容
貌心体发用最亲切处矜持收敛令其节节入于规矩
则此心自无毫发顷刻得以走作间断不期存而无不
存矣近时学者动言本原头脑而忘夫检身密切之功
卷五十二 第 29a 页 WYG0457-0883a.png
至其所谓头脑者往往错认别有一物流行活动可以
把持玩弄为贯通万事之实体其于敬之一字盖有视
若徽纆桎梏不肯一用功者不知许多道理皆凝聚于
此舍此而别求本原头脑其不为精神作用而流入于
狂谲也者几希 自古圣贤教人不过使之致谨于言
语动静事亲从兄隆师亲友之间养其恭敬恻怛之心
以为田地根本而时将圣贤言语反覆详读切已体认
使其行著习察不昧所向而已初未有简径捷法可以
卷五十二 第 29b 页 WYG0457-0883b.png
直下顿悟亦未尝使人安于支离浅陋如俗学之无用
也 百物所需皆天理也只不可分一片心去那上头
计较人之一心所蕴畜关系者何事而令此区区者役
使不得少休哀哉 凡事物未至而先立个心以预待
之此便是逆诈鲜有不差者故心不可以无主尤不可
以有私主天理自然何容私之有须是虚心以待事物
之来敬便一一便虚有时心不如此而发言之际不觉
如此者是此心不宰而气反挟之以动也 凡与人议
卷五十二 第 30a 页 WYG0457-0883c.png
动务要色和词畅非临时可勉强大抵养定者色自和
理定者词自畅义理虽是而诚意未著亦未能动人
 庄裕徐养斋先生问
徐问字用中号养斋常之武进人弘治壬戍进士除广
平推官召为刑部主事历车驾郎中出知登州调临江
二州多盗擒获略尽筑江堤七十二处以才略见称积
官至广东布政司以右副都御史巡抚贵州平蒙銊之
乱召用兵部侍郎谢病归起南京礼部进户部尚书卒
卷五十二 第 30b 页 WYG0457-0883d.png
赠太子少保谥庄裕先生为旧论缠绕故于存养省察
居敬穷理直内方外知行无不析之为二矣其读书劄
说第二册单辟阳明广中黄才伯促而成之呜呼其何
损于阳明哉
读书劄记孟子茅塞之论深切学者病痛天理良心虚
明自在坦然平道若大路然人心一动七情交杂遂棼
如也充塞既久些子虚明透露不出与茅塞何异则所
发动流行皆为形气物欲所使真无别于禽兽矣极力
卷五十二 第 31a 页 WYG0457-0884a.png
芟夷开除荆棘以还大路学者宜自勉哉 閒思妄想
客感得以乘隙而入病在中养不固而门户阔疏斜径
滑习耳其原又在好善恶恶未能真切故坐悠悠养成
此患而不自知也若欲去之其几只要诚意诚意即慎
独慎独即是敬 端居无事时且不要留心世事遇不
平有动于中则失了自家中和气象此君子所以思不
出其位也 人为心害者不独富贵饮食男女之欲凡
山水书画古今事迹与夫将迎顾虑往来于怀未能遣
卷五十二 第 31b 页 WYG0457-0884b.png
去其为害一也大抵广大宽裕尽置外境而休心自如
方见本性 草木有气质而无知鸟兽有知而无觉觉
乃聪明颖悟处知其当然之理几微毕见者也故伊尹
以先觉自任而孔子亦以先觉为贤可见若但知饮食
男女富贵求遂其欲而不觉其当然则孟子所谓无是
非之心非人也 万物形于有而生乎无成于实而本
乎虚故制器者尚其象崇其虚所以制用也人之于物
也耳遇之而成声目遇之而成色虽圣贤犹夫人之耳
卷五十二 第 32a 页 WYG0457-0884c.png
目也其所默会心通穷神知化固不在于形声也诗无
声无臭盖言形而上之道天德至矣 近世言大学格
物义议论尤多或以格为正如孟子格君心之非之格
正与非对下云一正君而国定彼以为正是也此于正
物无意义或以为如云正是义正当也又于物字不照
应或以为格者揆正之也格物知本也如孟子言权然
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又如大学絜矩之义且谓朱
注以格物而谓之穷理古未之闻也如此言意虽近而
卷五十二 第 32b 页 WYG0457-0884d.png
于本文义恐未尽会通终有支节窒碍处愚观书赞尧
敬德之光曰格于上下舜典言巡狩至于北岳归格于
文祖又禹征有苗三旬逆命舜乃诞敷文德舞干羽于
两阶七旬有苗格诗言鲁侯允文允武昭假烈祖皆有
诚意感通之义夫我格人人之格我皆以理通其实一
也朱注谓穷至事物之理与易知至至之义同本亦无
害但于感通之义稍殊故至后议日纷如也易曰寂然
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彼固圣人之事而学未有不
卷五十二 第 33a 页 WYG0457-0885a.png
由是而得也原格字义本捍格有未通求通之义犹古
治为乱以治乱而曰乱也盖万事万物盈于宇宙而备
于人原于天而具于吾之心惟于气禀物欲或有偏蔽
杆格故于明处无由可通只以吾心当然之理精思熟
玩引伸触𩔖条畅旁通易所谓精义入神观其会通是
也如是则向之龃龉捍格于吾前者皆将涣然冰释怡
然理顺活泼泼然而来种种皆化物物皆理万物皆归
一太极也知岂有不致意岂有不诚者乎 非礼勿言
卷五十二 第 33b 页 WYG0457-0885b.png
之训程子之箴确矣大抵中守义理自不至于妄言言
行相顾自不敢为多言况有悖入兴戎损气之为害哉
抑尝验之人有喜怒意向则其言易乘之而出故制情
乃所以谨言也 为学作事忌求近功一求近功则自
画气阻渊源莫极杨墨告子之徒霸者之功业是也圣
人无近功故至诚无息孔子不知老之将至若颜子未
见其止孟子深造之以道是不求近功法则参前倚衡
而勿忘勿助诸篇则又其步级也 程子论易生之谓
卷五十二 第 34a 页 WYG0457-0885c.png
性人生而静以上不容说盖谓天命流行而生人物始
有性人生而静道理蕴而未感故为天之性感于物而
动为性之欲欲即喜怒哀乐之情也若以静推而上之
则为造化未形时只是一团气涵理在故不可言性言
性即堕形气中非复性之本体矣 孟子谓存心养性
四字精密二事虽开说而义实相因性本天赋仁义礼
智信纯粹真实的道理而寓于心有感而情动随物而
迁心有存焉者寡矣心既不存则人欲日长天理日消
卷五十二 第 34b 页 WYG0457-0885d.png
故存心所以养性养性所以奉若乎天之所以与我之
理即子思子所谓尊德性易所谓成性存存是也良心
既存物不扰动大学之有定易之艮其背不获其身也
定而虚虚而明一真自如中庸之谓中大学之谓静易
敬以直内也由感而动出皆当理易动以天为无妄中
庸之谓和也由是仁之于父子义之于君臣五常百行
及于仁民爱物而万物各得其所孔子所谓一以贯之
也故存心养性工夫其效甚大 性字训义心生以人
卷五十二 第 35a 页 WYG0457-0886a.png
心具此生理而实不外乎气也程子以为性出于天才
出于气然才亦根于性之理必于气以发之故高辛子
八元之才忠肃恭懿宣慈惠和盖以德性用事是何等
才也若专以气用事则闇于理义为刚愎狠戾而非所
谓禀受之才矣孟子所谓非天之降才尔殊言不能尽
其才者也可见 明道荅横渠定性书大意动静皆定
不留将迎不系内外此性所以恒定也次言无情者定
之本顺应者定之用既无情顺应自不须除外诱除则
卷五十二 第 35b 页 WYG0457-0886b.png
增一套事易所谓至赜而不可恶也引易艮止为内定
孟语不凿为外定故两忘无事静而明通如圣人顺应
喜怒之当在于物而中无所系也后言忘怒观理乃学
者求定工夫而用力之要莫切于此 或谓人心本无
静气化流行亦无静时愚观易系辞曰夫乾其静也专
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又曰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
之故盖非静无翕其动非动无辟其静乾为至健而有
动静故曰人生而静天之性也以为无静非也 人心
卷五十二 第 36a 页 WYG0457-0886c.png
存养不厚则德不聚出皆支离未能顺理易以尺蠖之
屈龙蛇之蛰皆自外而内退藏于密之事下言精义入
神穷理入于微妙如中庸之尽精微乃为致用之本利
用安身顺而利往如易义以方外乃为崇德之资此正
是内外交相养之道 苏季明问喜怒哀乐未发前求
中程子曰不可求求即是思思即已发不可谓之中也
又问吕学士言当求之于喜怒哀乐之前何如曰不可
既有知觉却是动也怎生言静后来罗豫章师龟山李
卷五十二 第 36b 页 WYG0457-0886d.png
延平师豫章皆以静坐观喜怒哀乐未发前气象为何
如而求所谓中者想其观字亦如言圣人之能反观非
费思求索之谓必有默会自得处孟子言平旦好恶虽
是动亦于本心未梏之际观之学者于此二者交用其
功则天理常存善端呈见日用动静盖有浑合自得而
不自知矣 易无妄心有天人两端而已天理浑然处
自有泛应端绪出来无思无为所谓道心也若感物而
动为性之欲既言物涉便有计较安排虽善恶不同均
卷五十二 第 37a 页 WYG0457-0887a.png
为人心也道心动皆天理真实故为旡妄人心稍涉计
较安排虽善亦妄矣察则决之之方敬则守之之法也
 程子谓艮其止止其所也人多不能止各因其心之
所重者更互而出愚谓如人欲立功业便有功业事出
来欲求名誉便有名誉事出来至于出处显晦皆然心
遂事乱也圣人不逐事故出处久速皆止其所矣何动
之有 世俗上下相接之间一套仪文皆所谓非礼之
礼矣盖其中无主只管从时徇俗又为利害诱夺不能
卷五十二 第 37b 页 WYG0457-0887b.png
自信随气盈歉遂以成习所以中间寻不出真实辞让
礼来 程子谓人心不可二用用于一事则他事不能
入者事为之主也若主于敬又焉有纷扰之患乎主一
之谓敬无适之谓一且欲涵泳主一之义不一则二三
矣至于不敢欺不敢慢尚不愧于屋漏皆敬之事矣
主一无适之谓敬学者涵泳其义泥为专主故好事者
从而议之若与六经所载敬义迥别盖道心本纯一不
杂中无妄动则不岐杂于二三心要在腔子里畏惧收
卷五十二 第 38a 页 WYG0457-0887c.png
敛则不逐逐于物欲故无妄动斯一矣有畏惧斯不妄
适矣人所以易动而恒不得制其欲者只缘无有畏心
能内尊天命之性而不敢放失外惧物欲之患而先意
防闲则敬自从此起矣敬则私欲退听而天理之心常
存是谓涵养涵养之义如程子所谓菜子中许多生意
只须培壅浇灌方才得成所以成之者敬也故兢兢业
业小心翼翼严恭寅畏克自抑畏瑟兮僩兮与戒慎恐
惧同是一个意学者要以畏为主(畏字有分别常人之/畏只是畏事便差千)
卷五十二 第 38b 页 WYG0457-0887d.png
(里/) 孔子答子张问行以言忠信行笃敬盖忠敬本心
上工夫而欲于言行上求之恐其伪为于外而不由夫
心之实也如告颜子克已复礼为仁而其目乃在于视
听言动盖心本无私恐为物欲牵引而蔽之也故须以
志克制如战而胜人欲负而退听所以全夫中之理也
意亦略同(忠信笃敬则言/行自出于本心) 学者知心上公私便知事
上有义利张南轩许鲁斋谓学莫先乎义利之辨比之
程朱论学已是第二件工夫然于世态沈冥中要识此
卷五十二 第 39a 页 WYG0457-0888a.png
便能卓然有立 朱子荅张南轩书曰以天理观之动
之不能无静犹静之不能无动也静之不能无养犹动
之不可不察也但见得一动一静互为其根敬义夹持
不容间断则虽下静字无非此物至静之中盖有动之
端焉是所以见天地之心者先王以至日闭关安静以
养乎此耳固非远事绝物闭目兀坐而偏于静之谓但
未接物时便有敬以主乎其中则事至物来善端昭著
而所以察之者益精明耳伊川于已发之际观之正谓
卷五十二 第 39b 页 WYG0457-0888b.png
未发则有存养而已发则有可观也此语甚精确而犹
不安于静观未发之论愚恐终不能遗于反观也 孟
子谓气动志如蹶者趋者盖颠越急趋在气而欲速则
亦由乎心又如人斗狠是气然忿懥则发于心驱仆斗
狠仆固为气然其主翁为心若心操得其中则气自平
主得其理则仆不乱故曰志动气者十九言其时常多
气动志者十一言其少也 心具性先儒以为郛郭于
人虽资环卫而终为二物惟谷种之譬为得之盖其浑
卷五十二 第 40a 页 WYG0457-0888c.png
一之妙难以言语形容只得如此名状欲人之易晓耳
夫水本淡滴之五味而后和然其相投之分不可离也
故孟子以为良心又曰良知良能正以其有性之德浑
合得在 孔子以不为周南召南为面墙盖不务本原
寻路头而欲施之国家天下自是通透推行不去 或
谓知行只是一个工夫不可分作两段事与易知至至
之大学知止而后有定孔子知之不如好之意相背又
曰敬即无事时义义即有事时敬两句合说一件与敬
卷五十二 第 40b 页 WYG0457-0888d.png
以直内义以方外意相背大抵圣贤说道理有本原有
作用理无二致而用工则有先后故其次序如此如四
时之不可易若欲打滚一处或倒做了工夫恐于道难
入也 或谓居敬即是穷理就穷理专一处说便谓之
居敬就居敬精密处说便谓之穷理是以中庸尊德性
道问学头绪混为一处又谓戒惧慎独只是一个工夫
无事时固是独知有事时亦是独知省察是有事时存
养存养是无事时省察若意念未萌善恶之几未兆原
卷五十二 第 41a 页 WYG0457-0889a.png
无有知须安静以存养之何用省察及其感而几动则
宜省察以决之何用存养人心动静随处可以用工
打混一处尤难得力也 世学或谓心中不须用一个
敬字且病宋儒程朱主敬及主一之说不知敬非别物
只在尊德性常以心为天为君为严师翼若有临而不
敢怠放圣人纯一无伪有自然之敬斋戒以神明其德
所谓斋庄中正是也贤人严恭寅畏有固守之力操存
涵养不敢放置所谓整齐严肃是也其用功则不妄动
卷五十二 第 41b 页 WYG0457-0889b.png
之谓诚弗岐二之谓一不偏倚之谓中止纷挠之谓静
无邪曲之谓直中有主之谓实去物欲之谓虚其实一
也外则践履执事使民常整思虑斯须不忘正衣冠尊
瞻视非礼不动是也舍此则灵扃无主人心客气交病
于内耳目口鼻四肢富贵利达诸欲攻夺于外譬如所
居藩篱不固中之所藏寇窃得与我共之我方在外奔
走救急不暇虽有良知亦将为所昏塞而无所用其明
矣考易诗书所称曰敬直曰敬德曰圣敬曰敬止曰毋
卷五十二 第 42a 页 WYG0457-0889c.png
不敬曰修已以敬圣人以此洗心其言若出一口而谓
尽非乎哉 商书咸有一德云德无常师主善为师舜
察迩言诗询刍荛孔子问礼问官是也善无常主协于
克一又曰一哉王心舜之执中惟一孔子之一贯是也
尹汤一德其传尚矣程子以敬为主一一盖天理浑具
于良心不为物欲之杂可以统会万殊而贞天下之动
以归于一而或谓主一之非至谓一心在好货好色上
亦可以为主一不知要诚意之功何用夫乃未之思乎
卷五十二 第 42b 页 WYG0457-0889d.png
答人书所谕静专翕习之功真畜德养身之切务即老
子所谓专气致柔道流之所谓修养吾儒之所谓静存
同旨异趋者也盖吉凶悔吝生乎动而气胜亦能动志
志动气交始有不得其理者故志定而气顺心一而神
安枢纽开阖以役百体制群动易所谓其静也专其动
也直天下之动贞夫一者也一者不二不杂敬之本也
中年以来平居及多病中时亦见得此气象但或为事
胜不能守守而不能常耳执事亲得其味后以见谕敢
卷五十二 第 43a 页 WYG0457-0890a.png
不祇领以无忘规切乎(答黄/才伯) 尝与诸生论敬以直内
义以方外易以发明坤道大段是圣贤见成工夫至于
学者用功入道则当如大学次第规模所谓先正其心
存养主敬之事也先诚其意省察克治之事也先致其
知致知格物尽心穷理之事也若徒知有敬而不先之
穷理则于天下万事万物不能灼知其所以然心之知
识容有未尽而孔子所谓罔殆之蔽必将捍格于其间
心之所发为公私邪正恐不能自别其诚与否而决几
卷五十二 第 43b 页 WYG0457-0890b.png
于取舍之际又安知义之所在而使泛应各得其宜哉
(答毛式/之书) 前日偶论及文王不识不知与易何思何虑
义同盖以天地间事物皆有定理一毫思虑著不得故
引日月寒暑往来屈伸以见其自然人受赋于天具于
心一样自然实理停停当当稍著思虑便出安排翻覆
横生态度杂出如楩楠大木加以匠人雕琢绘画之巧
非吾性本智之罪也用私智之过也圣人浑成德性静
与天合动与天行何知识之有非惟不假知亦无所用
卷五十二 第 44a 页 WYG0457-0890c.png
其知矣易思虑即是知识字皆出人心而非动以天者
也若夫意必固我门人得见圣人无此四字不知圣人
无意则必固我三者自然不萌若常人有意则三者自
然不断愚谓无意二字足以尽之即文王之不识不知
易之何思何虑亦岂易能乎哉先儒谓无口过易无身
过难无身过易无心过难过即有意之私其害不小人
心萌动客感物欲便来乘之沈冥固蔽些子虚明透露
不出吾人苟知性分为吾物百年易过天理当还如老
卷五十二 第 44b 页 WYG0457-0890d.png
将麾兵三军克敌力求荡扫尽去或未尽而后来者逐
渐去之去尽为大贤大半尽为君子全不去则为小人
可不惧哉(与吴亚/父论学) 王氏之学本诸象山绪馀至今眩
惑人听虽有高才亦溺于此借如所称致良知一句亦
只是大学致知二字又上遗了格物工夫则所致者或
流于老佛之空寂而于事物全不相干故其师友相承
率多夸大浮漫而阔略于躬行之实力且号于人曰是
能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呜呼其可以欺天下后世哉
卷五十二 第 45a 页 WYG0457-0891a.png
此意甚不难知尚有聪明坚持而不解者抑亦道心不
明仁义否塞而世道污隆之几也生窃忧之而读书劄
记第二册前实辟其说盖以广中侍读黄才伯促而成
之其人持守端悫盖士林不易得者(答罗/整庵) 大抵吾人
所以少能自立者患在中养不定而处世实难中定则
无难处矣故敬以直内则便义以方外内外照应如影
随形非有异也若根基不固则世间万事一切利害皆
能震撼摇夺其中顾吾无以处之如苏氏所谓隙中之
卷五十二 第 45b 页 WYG0457-0891b.png
观斗者也(答熊南/沙别驾) 程朱论议本诸六经四书绪馀未
敢谓其尽得先圣贤心术精微如出一口而路径步骤
亦自不差学者能会通于博约之中循途以进终无所
失近学谓其凡近未足以动人也立为高阔汗漫之谈
以震眩人耳目天下聪明之士靡然听之师友相承自
谓前无古人矣不知内少忠信之基中亏践履之实则
所谓下梢头无著落者也向与黄司成泰泉近得罗整
庵先生书每念及此而执事又秉衡轴当世道学术之
卷五十二 第 46a 页 WYG0457-0891c.png
机转运于上若于此而明示之以好恶天下士习有不
翕然丕变者乎(荅熊太宰/北原公)
 诸生李大经先生经纶
李经纶字大经建昌南丰人生而有文在手坟起如方
印读书好深湛之思以理学自负为诸生值乡举上书
当道言当待士以礼无制士以苛法藉令峻制苛法尽
革怀挟之弊而使志行之士如吴康斋陈布衣者睥睨
其间避匿而不肯出无宁疏于防检使志行士或由以
卷五十二 第 46b 页 WYG0457-0891d.png
进也当道得其言而韪之久之弃举子业精心著述以
诗三百篇非夫子之旧汉儒杂取逸诗以足其数故无
益于天德王治之粹者削之作诗教考以礼有三曰仪
曰曲曰官见诸动止食息日用伦常者谓之曲行之吉
凶军宾嘉者谓之仪朝廷之制度谓之官三礼考注昧
于经曲制度之节混三为一今为之分别作礼经𩔖编
王湛二家之学盛行先生弗以为是作卫道录作大学
稽中传念时无知者闻罗整庵著困知记辨心性之异
卷五十二 第 47a 页 WYG0457-0892a.png
以辟王湛大喜上书以质所学整庵方自贵重惩两家
之聚生徒各立门户故少所容接而先生之辞又过侈
遂沮抑之先生乃大失望走南都谒祭酒黄泰泉泰泉
深契之而与之讲乐律然亦未遑张其学术也其后东
南中倭天下颇汹汹先生以为是司兵者不知兵也条
时务七事诣抚按藩臬献之竟不遇中暍卒于越道先
生与王湛异者大旨只在穷理二字然先生之所谓理
者制度文为礼乐刑政皆是枝叶边事而王湛之所谓
卷五十二 第 47b 页 WYG0457-0892b.png
礼则是根本根本不出一心由一心以措天地万物则
无所不贯由天地万物以补凑此心乃是眼中之金屑
也先生之诚意原以意非心之发也是主宰乎知觉之
中者也颇与子刘子之言意相合第子刘子之所谓主
宰者知觉中自有主宰先生谓主宰乎知觉之中者则
又立意以为之仍是困知之馀论也
辨学圣贤之学其主曰思诚其志可立也其道不可强
也命齐而气五性齐而质五盈亏相形而质之强弱生
卷五十二 第 48a 页 WYG0457-0892c.png
焉虚实相乘而气之昏明异焉故学先之于穷理而后
性可得而尽也如谓心之静定虚灵即道谓身造物理
为格物谓致吾良知正天下之事物为格物信心任情
无庸积渐阴宗禅说以陷溺高明援儒入墨以蔑弃经
典是天下之罪人不知先王之教尽人道而已矣意心
身家国天下者物之名其诚正修齐治平者物之理物
有本末者是物也穷理者穷是物之理也行主知资者
学之本知渐行渐者学之法行熟知精知明行至者学
卷五十二 第 48b 页 WYG0457-0892d.png
之效是故意物也穷乎其所以诚之者而意之物格矣
心物也穷乎其所以正之者而心之物格矣身物也穷
乎其所以修之者而身之物格矣家国天下物也穷所
以齐治平者而家国天下之物格矣物格而知至矣故
圣人之立教也诚正修齐治平之外无馀学君子之致
知也诚正修齐治平之外无馀格其礼尽于礼乐诗书
其用通乎中才上下盖上之而幽明今古灵蠢动植之
神穷则上智之能而先王之所不贵下之而诚正修齐
卷五十二 第 49a 页 WYG0457-0893a.png
治平之事缺则下愚之陋而先王之所不齿逃焉去之
为左道怪行以诪张民听则先王之所必诛者也是天
下之中学也今晦庵之论格物也似见条目知行之分
而不见纲领知行之合也经文不言敬而敬之理备焉
主一无适之谓敬其好恶之诚一者乎常惺惺法之谓
敬其心之静正者乎整齐严肃之敬其修身之始事乎
以敛天人以摄动静以笃伦理其修身之终事乎合之
以敬是徒知主敬之先于致知而不知诚正修之即敬
卷五十二 第 49b 页 WYG0457-0893b.png
也然其主之以敬也立本者也其言穷理者致精者也
谓非孔孟中学之正传不可也乃若象山之学则不然
谓求放心即可以扩充知识则信已不求中庸之病根
也犹未以明善为非也再传而为白沙则知一已矣守
一已矣圣人之教事物之理不言明矣三传而为阳明
子甘泉子也则趋中而未尽者也阳明子曰知行合一
者也推吾心之良知以正事物良知即明德正物即亲
民也是知致力于实用矣然信心而不求中甘泉子曰
卷五十二 第 50a 页 WYG0457-0893c.png
格物者至其理也知行并进随处体认天理至之而已
矣是知言明善矣知求中而不信心矣然不以至善为
事理之极而谓为吾心中正之体人心未必皆中正也
亦归于信心而已矣盖昔者圣人既竭目力焉制宫室
以奠民居制冠裳以文人体制稼穑以养人腹制舟车
以利人行制干支历法以经天导川画野以纬地范金
合土断木以利器尝草木金石之剂以制医而天下之
人事备矣是圣人之事也传是以教人者谓之师效是
卷五十二 第 50b 页 WYG0457-0893d.png
以觉其事谓之学其能传能学也固人之良知也谓天
下之人率其良知而可以自能其事则天下之妄言也
圣人既竭耳力焉审清浊以辨五声定高下以制十二
律备八音以极旋宫之变而天下之和气宣矣是圣人
之能事也传是以教人者谓之师效人以觉其事谓之
学夫其能传能学也又人之良知也谓天下之人率其
良知而可以自能其事又天下之妄言也圣人既竭心
思焉通乎天人之故而知曰命曰性至精而不可遁也
卷五十二 第 51a 页 WYG0457-0894a.png
曰道曰德至纯而不可瑕也其设中于心也则定静虚
明以立性之体其执中于事也则尽已尽人尽物以达
情之用是故通神明之德𩔖万物之情于是乎造为典
谟为训诰为礼乐文章以化成天下使天下后世之修
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者皆由是取法焉若是者尤圣人
之能事也传是以教人者谓之师效是以觉其道谓之
学夫其能传能学也亦人之良知也谓天下之人率其
良知不穷理而可以自能尤天下之妄言也夫人心之
卷五十二 第 51b 页 WYG0457-0894b.png
良孰不有知但所谓良知者不中而不全耳夷惠虽圣
君子不由杨墨虽贤君子所恶谓其不中也仲子知廉
而不知孝王祥知孝而不知忠谓其不全也今曰良知
即圣也吾心之中正即天理也徒使人猖狂妄诞乱德
迷心而已耳且夫六经之言学自说命始而言知行者
亦自说命始傅说曰人求多闻时惟建事学于古训乃
有获夫求多闻者于古训而学之也以建事而有获者
得至善之理也则多闻在建事之先矣又曰知之非艰
卷五十二 第 52a 页 WYG0457-0894c.png
行之为艰言君子行之为贵而徒知不足以为行也知
行虽有轻重而先后之分又明矣故大舜之言曰稽于
众舍已从人惟帝时克其戒禹曰无稽之言勿听弗询
之谋勿庸夫尧舜禹天下之大圣也而必察众必舍已
必不可以弗稽弗询者诚不敢信一已之聪明而坏天
下之中正也夫然后道备全美允执厥中而可以为天
下后世法今之言曰人心自有良知也闻见知之次也
求理于万物是义外也是蹈袭也则尧舜之稽询傅说
卷五十二 第 52b 页 WYG0457-0894d.png
之多闻学古非欤(大学稽/中传) 意非心之发也心之发则
情也意从立从曰从心心立欲为之意而非为之意而
必为之主宰乎知觉之中也寂者心之体而主忠以为
之根知天之德即我之德而意专主乎天德立心以的
之闲邪以存之是宁静之中而精神之有所注者也感
者心之用则主信以为之干知人之道即我之道而意
专主乎人道定其向决其趋盖攻取之中而精神之有
所守者也无事而灵根植焉画一无二而好色恶臭之
卷五十二 第 53a 页 WYG0457-0895a.png
几明有事而美干达焉致命遂志而好色恶臭之几决
故不知意为身心之干则视之也轻不知几为万事之
本则其功也略我图圣功莫先诚意作诚意原(诚意/原)
心也者神明之舍心不可以专神而神则寓宅于心者
也神贵静静则性全而仁义之体立神贵明明则思睿
而仁义之用行曰寂曰明而心之本体正矣欲多则荡
动极则昏事物无形虚静以养中可也而常情有无故
之感事为之著安而和行可也而常情有物胜之动于
卷五十二 第 53b 页 WYG0457-0895b.png
是乎昏荡生而寂明者失矣此固无主之心而心失其
正者也若夫意存于天理而私妄难以绝其根意存乎
天道而利害得以冲其志其为昏荡一也邪妄绝矣而
可为之事不免生心以系事利害忘矣而欲为之事不
免持心以必为非邪妄利害之私而终留喜怒之形声
亦不可得而寂明也然则寂明无累者其惟圣人之心
正乎方其静也物之未感我之无情至虚独觉而影响
俱无也及其动也妍媸在物精凝在我至灵常止而好
卷五十二 第 54a 页 WYG0457-0895c.png
恶不作也其复而之静也与化俱往宾去主存而又影
响之俱无也是正心之义也或曰何思何虑圣人无故
而不感忘食以思岂有故之感乎寂然不动圣人有心
而无为不思则罔岂无为之心乎圣人之心所不累者
身之情所欲察者天之理无思无为者洗心以神德思
睿作圣者精义以穷神累情之心为意必意必则私私
则动精义之心为性命性命则公公则平何动之有哉
朱子曰静而常觉动而常止此人心之妙明道曰所谓
卷五十二 第 54b 页 WYG0457-0895d.png
定者静亦定动亦定无将迎无内外正心之谓也心与
诚意与正相似而难辨也作正心原(正心/原) 君子之动
也通万物于一身则理一而仁存散一理于万物则分
殊而义尽是故恩者当亲而美者可爱也下者当贱而
恶者可恶也贵者当畏而尊者当敬也死者可哀而穷
者可矜也横者当敖而卑者可惰也以忿懥恐惧好乐
忧患之情而行乎五事之中修其辞则有温有厉有缓
有速有语有嘿有予有夺而谓之仁义之声动其仪则
卷五十二 第 55a 页 WYG0457-0896a.png
有严有泰有张有弛有止有作有操有纵而谓之仁义
之形八声八形之用行乎五事之中有轻重长短兼施
并用之妙不是之察有任情任气而失之者矣故度乎
轻重长短之则有本然之权度焉恩以为至者必义以
裁之而后止义以为主者必仁以和之而后行是修身
之义也易曰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孟子曰充无欲害人
之心而仁义不可胜用此之谓也故致知诚意正心特
传者见工夫之并用修身齐家治国系传者见功用之
卷五十二 第 55b 页 WYG0457-0896b.png
相因修身以上圣人之学犹可传也齐家以下圣人之
道不可行也学可传故道明可冀道不行故善治无由
举而措之存乎人耳是故兴孝兴弟之心今之民犹古
之民也絜矩公平之道古之法独非今之法乎礼乐教
化治之具也贤才治之干也生养治之基也有冻馁之
民治具无所措何以为基有憸壬之士治具不可张何
以为干皋陶曰在知人在安民呜呼知人则哲而九德
之旁求务莫先焉者也安民则惠而府事之修和用莫
卷五十二 第 56a 页 WYG0457-0896c.png
急焉者也传大学者先之以仁让孝敬终之以用人理
财其旨深乎(修身/原)
 
 
 
 
 
 
卷五十二 第 56b 页 WYG0457-0896d.png
 
 
 
 
 
 
 
 明儒学案卷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