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儒学案-清-黄宗羲卷三十四

卷三十四 第 1a 页 WYG0457-0543c.png
钦定四库全书
 明儒学案卷三十四
           馀姚 黄宗羲 撰
泰州学案三
 参政罗近溪先生汝芳
罗汝芳字惟德号近溪江西南城人嘉靖三十二年进
士知太湖县擢刑部主事出守宁国府以讲会乡约为
治丁忧起复江陵问山中功课先生曰读论语大学视
卷三十四 第 1b 页 WYG0457-0543d.png
昔差有味耳江陵默然补守东昌迁云南副使悉修境
内水利莽人掠迤西迤西告急先生下教六宣慰使灭
莽分其地莽人恐乞降转参政万历五年进表讲学于
广慧寺朝士多从之者江陵恶焉给事中周良寅劾其事
毕不行潜住京师遂勒令致仕归与门人走安城下剑江
趋两浙金陵往来闽广益张皇此学所至弟子满座而未
尝以师席自居十六年从姑山崩大风拔木以九月卒年
七十四少时读薛文清语请万起万灭之私乱吾心久矣
卷三十四 第 2a 页 WYG0457-0544a.png
今当一切决去以全吾澄然湛然之体决志行之闭关
临田寺置水镜几上对之默坐使心与水镜无二久之
而病心火偶过僧寺见有榜急救心火者以为名医访
之则聚徒而讲学者也先生从众中听良久喜曰此真
能救吾心火问之为颜山农山农者名钧吉安人也得
泰州心斋之传先生自述其不动心于生死得失之故
山农曰是制欲非体仁也先生曰克去已私复还天理
非制欲安能体仁山农曰子不观孟子之论四端乎知
卷三十四 第 2b 页 WYG0457-0544b.png
皆扩而充之若火之始燃泉之始达如此体仁何等直
截故子患当下日用而不知勿妄疑天性生生之或息
也先生时如大梦得醒明日五鼓即往纳拜称弟子尽
受其学山农谓先生曰此后子病当自愈举业当自工
科第当自致不然者非吾弟子也己而先生病果愈其
后山农以事系留京狱先生尽鬻田产脱之侍养狱中
六年不赴廷试先生归田后身已老山农至先生不离
左右一茗一果必亲进之诸孙以为劳先生曰吾师非
卷三十四 第 3a 页 WYG0457-0544c.png
汝辈所能事也楚人胡宗正故先生举业弟子已闻其
有得于易反北面之宗正曰伏羲平地著此一画何也
先生累呈注脚宗正不契三月而后得其传尝苦格物
之论不一错综者久之一日而释然谓大学之道必在
先知能先知之则尽大学一书无非是此物事尽大学
一书物事无非是此本末终始尽大学一书之本末终
始无非是古圣六经之嘉言善行格之为义是即所谓
法程而吾侪学为大人之妙术也夜趋其父锦卧榻陈
卷三十四 第 3b 页 WYG0457-0544d.png
之父曰然则经传不分乎曰大学在礼记中本是一篇
文字初则概而举之继则详而实之总是慎𨕖至善之
格言明定至大之学术耳父深然之又尝过临清剧病
恍忽见老人语之曰君自有生以来触而气每不动勌
而目辄不瞑扰攘而意自不分梦寐而境悉不忘此皆
心之锢疾也先生愕然曰是则余之心得岂病乎老人
曰人之心体出自天常随物感通原无定执君以夙生
操持强力太甚一念耿光遂成结习不悟天体渐失岂
卷三十四 第 4a 页 WYG0457-0545a.png
惟心病而身亦随之矣先生惊起叩首流汗如雨从此
执念渐消血脉循轨先生十有五而定志于张洵水二
十六而正学于山农三十四而悟易于胡生四十六而
證道于泰山丈人七十而问心于武夷先生先生之学
以赤子良心不学不虑为的以天地万物同体彻形骸
忘物我为大此理生生不息不须把持不须接续当下
浑沦顺适工夫难得凑泊即以不屑凑泊为工夫胸次
茫无畔岸便以不依畔岸为胸次解缆放船顺风张棹
卷三十四 第 4b 页 WYG0457-0545b.png
无之非是学人不省妄以澄然湛然为心之本体沉滞
胸膈留恋景光是为鬼窟活计非天明也论者谓龙溪
笔胜舌近溪舌胜笔微谈剧论所触若春行雷动虽素
不识学之人俄顷之间能令其心地开明道在视前一
洗理学肤浅套括之气当下便有受用顾未有如先生
者也然所谓浑沦顺适者正是佛法一切现成所谓鬼
窟活计者亦是寂子速道莫入阴界之呵不落义理不
落想像先生真得祖师禅之精者盖生生之机洋溢天
卷三十四 第 5a 页 WYG0457-0545c.png
地间是其流行之体也至流行而至画一有川流便有
敦化故儒者于流行见其画一方谓之知性若徒见气
机之鼓荡而玩弄不已犹在阴阳边事先生未免有一
间之未达也夫儒释之辨真在毫釐今言其偏于内而
不可以治天下国家又言其只是自私自利又言只消
在迹上断终是判断不下以愚论之此流行之体儒者
悟得释氏亦悟得然悟此之后复大有事始究竟得流
行今观流行之中何以不散漫无纪何以万殊而一本
卷三十四 第 5b 页 WYG0457-0545d.png
主宰历然释氏更不深造则其流行者亦归之野马尘
埃之聚散而已故吾谓释氏是学焉而未至者也其所
见固未尝有差盖离流行亦无所为主宰耳若以先生
近禅并弃其说则是俗学之见去圣亦远矣许敬庵言
先生大而无统博而未纯已深中其病也王塘南言先
生早岁于释典玄宗无不探讨缁流羽客延纳弗拒人
所共知而不知其取长弃短迄有定裁会语出晚年者
一本诸大学孝弟慈之旨绝口不及二氏其孙怀智尝
卷三十四 第 6a 页 WYG0457-0546a.png
阅中峰广录先生辄命屏去曰禅家之说最令人躲闪
一入其中如落陷阱更能转头出来复归圣学者百无
一二可谓知先生之长矣杨止庵上士习疏云罗汝芳
师事颜钧谈理学师事胡清虚(即宗/正)谈烧炼采取飞升
师僧元觉谈因果单传直指其守宁国集诸生会文讲
学令讼者跏趺公庭敛目观心用库藏充馈遗归者如
市其在东昌云南置印公堂胥吏杂用归来请托烦数
取厌有司每见士大夫辄言三十三天凭指箕仙称吕
卷三十四 第 6b 页 WYG0457-0546b.png
纯阳自终南寄书其子从丹师死于广乃言日在左山
其诞妄如此此则宾客杂沓流传错误毁誉失真不足
以掩先生之好学也
近溪语录问今时谈学皆有个宗旨而先生独无自我
细细看来则似无而有似有而无也罗子曰如何似无
而有曰先生随言对答多归之赤子之心曰如何似有
而无曰才说赤子之心便说不虑不学却不是似有而
无茫然莫可措手耶曰吾子亦善于形容矣其实不然
卷三十四 第 7a 页 WYG0457-0546c.png
我今问子初生亦是赤子否曰然曰初生既是赤子难
说今日此身不是赤子长成此时我问子答是知能之
良否曰然曰即此问答用学虑否曰不用曰如此则宗
旨确有矣曰若只是我问你答随口应声个个皆然时
时如是虽至白首终同凡夫安望有道可得耶曰其端
只在能自信从其机则始于善自觉悟虞廷言道原说
其心惟微而所示工夫却要惟精惟一有精妙的工夫
方入得微妙的心体曰赤子之心如何用工曰心为身
卷三十四 第 7b 页 WYG0457-0546d.png
主身为神舍身心二端原乐于会合苦于支离故赤子
孩提欣欣长是欢笑盖其时身心犹相凝聚及少少长
成心思杂乱便愁苦难当世人于此随俗习非往往驰
求外物以图安乐不思外求愈多中怀愈苦老死不肯
回头惟是有根器的人自然会寻转路晓夜皇皇或听
好人半句言语或见古先一段训词憬然有个悟处方
信大道只在此身此身浑是赤子赤子浑解知能知能
本非学虑至是精神自来体贴方寸顿觉虚明天心道
卷三十四 第 8a 页 WYG0457-0547a.png
脉信为洁净精微也己曰此后却又如何用工曰吾子
只患不到此处莫患此后工夫请看慈母之字婴儿调
停斟酌不知其然而然矣 问学问有个宗旨方好用
工请指示曰中庸性道首之天命故曰道之大原出于
天又曰圣希天夫天则莫之为而为莫之致而至者也
圣则不思自得不勉而中者也欲求希圣希天不寻思
自己有甚东西可与他打得对同不差毫发却如何希
得他天初生我只是个赤子赤子之心浑然天理细看
卷三十四 第 8b 页 WYG0457-0547b.png
其知不必虑能不必学果然与莫之为而为莫之致而
至的体段浑然打得对同过然则圣人之为圣人只是
把自己不虑不学的见在对同莫为莫致的源头久久
便自然成个不思不勉而从容中道的圣人也赤子出
胎最初啼叫一声想其叫时只是爱恋母亲怀抱却指
著这个爱根而名为仁推充这个爱根以来做人合而
言之曰仁者人也亲亲为大若做人的常是亲亲则爱
深而其气自和气和而其容自婉一些不忍恶人一些
卷三十四 第 9a 页 WYG0457-0547c.png
不敢慢人所以时时中庸其气象出之自然其功化成
之浑然也 问吾人在世不免身家为累所以难于为
学曰却倒说了不知吾人只因以学为难所以累于身
家耳即如才歌三十六宫都是春夫天道必有阴阳人
世必有顺逆今曰三十六宫都是春则天道可化阴而
为纯阳矣夫天道可化阴而为阳人世独不可化逆而
为顺耶此非不近人情有所勉强于其间也吾人只能
专力于学则精神自然出拔物累自然轻渺莫说些小
卷三十四 第 9b 页 WYG0457-0547d.png
得失忧喜毁誉荣枯即生死临前且结缨易箦曳杖逍
遥也 问临事辄至仓皇心中更不得妥贴静定多因
养之未至故如是耳曰此养之不得其法使然因先时
预有个要静定之主意后面事来多合他不著以致相
违相竞故临时冲动不宁也曰静定之意如何不要孟
子亦说不动心曰心则可不动若只意思作主如何能
得不动孟子是以心当事今却以主意去当事以主意
为心则虽养百千万年终是要动也 问善念多为杂
卷三十四 第 10a 页 WYG0457-0548a.png
念所胜又见人不如意暴发不平事已辄生悔恨不知
何以对治曰譬之天下路径不免石块高低天下河道
不免滩濑纵横善推车者轮辕迅飞则块磊不能为碍
善操舟者篙桨方便则滩濑不能为阻所云杂念忿怒
皆是说前日后日事也工夫𦂳要只论目前今且说此
时相对中心念头果是何如曰若论此时则恭敬安和
只在专志听教一毫杂念也不生曰吾子既已见得此
时心体有如是好处却果信得透彻否大众欣然起曰
卷三十四 第 10b 页 WYG0457-0548b.png
据此时心体的确可以为圣为贤而无难事也曰诸君
目前各各奋跃此正是车轮转处亦是桨势快处更愁
有甚么崎岖可以阻得你有甚滩濑可以滞得你况民
之秉彝好是懿德则此个轮极是易转此个桨极是易
摇而王道荡荡平平终身由之绝无崎岖滩濑也故自
黄中通理便到畅四肢发事业自可欲之善便到大而
化圣而神今古一路学脉真是简易直截真是快活方
便奈何天下推车者日数千百人未闻以崎岖而回辙
卷三十四 第 11a 页 WYG0457-0548c.png
行舟者日数千百人未闻以滩濑而停棹而吾学圣贤
者则车未曾推而预愁崎岖之阻舟未曾发而先惧滩
濑之横此岂路之扼于吾人哉亦果吾人之自扼也
问吾人心与天地相通只因有我之私便不能合曰若
论天地之德虽有我亦隔他不得曰如何隔不得曰即
有我之中亦莫非天地生机之所贯彻但谓自家愚蠢
而不知之则可若谓他曾隔断得天地生机则不可曰
极恶之人雷霆且击之难说与天不隔曰雷击之时其
卷三十四 第 11b 页 WYG0457-0548d.png
人惊否曰惊被击之时其人痛否曰痛曰惊是孰为之
惊痛是孰为之痛然则雷能击死其人而不能击死其
人之惊与痛之天也已 一友每常用工闭目观心罗
子问之曰君今相对见得心中何如曰炯炯然也但尝
恐不能保守奈何曰且莫论保守只恐或未是尔曰此
处更有虚假安得不是且大众俱在此坐而中炯炯至
此未之有改也罗子谓天性之知不容昧但能尽心求
之明觉通透其机自显而无蔽矣是故圣贤之学本之
卷三十四 第 12a 页 WYG0457-0549a.png
赤子之心以为根源又徵诸庶人之心以为日用若坐
下心中炯炯却赤子原未带来而与大众亦不一般也
吾人有生有死我与老丈存日无多须知炯炯浑非天
性而出自人为今日天人之分便是将来神鬼之关也
今在生前能以天明为明则言动条畅意气舒展比至
殁身不为神者无几若今不以天明为明只沉滞襟膈
留恋景光幽阴既久殁不为鬼者亦无几矣其友遽然
曰怪得近来用工若日中放过处多则夜卧梦魂自在
卷三十四 第 12b 页 WYG0457-0549b.png
若日中光显太盈则梦魂纷乱颠倒令人不堪非遇先
生几枉此生矣 问用工思虑起灭不得宁贴曰非思
虑之不宁由心体之未透也吾人日用思虑虽有万端
而心神止是一个遇万念以滞思虑则满腔浑是起灭
其功似属烦苦就一心以宰运化则众动更无分别又
何起灭之可言哉易曰天下何思何虑殊途而同归一
致而百虑夫虑以百言此心非无思虑也惟一致以统
之则返殊而为同化感而为寂浑是妙心更无他物欲
卷三十四 第 13a 页 WYG0457-0549c.png
求纤毫之思虑亦了不可得也 一友执持恳切久觉
过苦求一脱洒工夫曰汝且莫求工夫同在讲会随时
卧起再作商量旬日其友跃然曰近觉生意勃勃虽未
用力而明白可爱曰汝信得当下即是工夫否曰亦能
信得不知何如可不忘失曰忘与助对汝欲不忘即必
有忘时不追心之既往不逆心之将来任他宽洪活泼
真是水流物生充天机之自然至于恒久不息而无难
矣 问别后如何用工曰学问须要平易近情不可著
卷三十四 第 13b 页 WYG0457-0549d.png
手太重如粗茶淡饭随时遣日心既不劳事亦了当久
久成熟不觉自然有个悟处盖此理在日用间原非深
远而工夫次第亦难以急迫而成学能如是虽无速化
之妙却有隽永之味也 问某用工致知力行不见有
个长进处曰子之致知知个甚的力行行个甚的曰是
要此理亲切曰如何是理曰某平日说理只事物之所
当然便是曰汝要求此理亲切却舍了此时而言平日
便不亲切舍了此时问答而言事物当然又不亲切曰
卷三十四 第 14a 页 WYG0457-0550a.png
此时问答如何是理之亲切处曰汝把问答与理看作
两件却求理于问答之外故不亲切不晓我在言说之
时汝耳凝然听著汝心炯然想著则汝之耳汝之心何
等条理明白也言未透彻则默然不答言才透彻便随
众欣然如是则汝之心汝之口又何等条理明白也曰
果是亲切曰岂止道理为亲切哉如此则辩到底如此
请教不怠又是致知力行而亲切处矣 问吾侪或言
观心或言行已或言博学或言守静先生皆未见许然
卷三十四 第 14b 页 WYG0457-0550b.png
则谁人方可以言道耶曰此捧茶童子却是道也一友
率尔曰岂童子亦能戒慎恐惧耶罗子曰茶房到此几
层厅事众曰三层曰童子过许多门限阶级不曾打破
一个茶瓯其友省悟曰如此童子果知戒惧只是日用
不知罗子难之曰他若不是知如何会捧茶捧茶又会
戒惧其友语塞徐为解曰知有两样童子日用捧茶是
一个知此则不虑而知其知属之天也觉得是知能捧
茶又是一个知此则以虑而知其知属之人也天之知
卷三十四 第 15a 页 WYG0457-0550c.png
是顺而出之所谓顺则成人成物也人之知却是返而
求之所谓逆则成圣成神也故曰以先知觉后知以先
觉觉后觉人能以觉悟之窍而妙合不虑之良使浑然
为一方是睿以通微神明不测也 问今若全放下则
与常人何异曰无以异也曰既无以异则何以谓之圣
学也曰圣人者常人而肯安心者也常人者圣人而不
肯安心者也故圣人即是常人以其自明故即常人而
名为圣人矣常人本是圣人因其自昧故本圣人而卒
卷三十四 第 15b 页 WYG0457-0550d.png
为常人矣 诸友静坐寂然无哗将有欲发问者罗子
止之良久语之曰当此静默之时澄虑反求如平时燥
动今觉凝定平时昏昧今觉虚明平时怠散今觉整肃
使此心良知炯炯光彻则人人坐间各抱一明镜于怀
中却请诸子将自己头面对镜观照若心事端庄则如
冠裳济楚意态自然精明若念头尘俗则蓬头垢面不
特旁观者耻笑而自心惶恐又何能顷刻安耶曰三自
反可是照镜否曰此个镜子与生俱生不待人照而常
卷三十四 第 16a 页 WYG0457-0551a.png
自照人纤毫瞒他不过故不忠不仁亦是当初自已放
过自反者反其不应放过而然非曰其始不知后因反
已乃知也曰吾侪工夫安能使其常不放过耶曰羞恶
之心人皆有之谁肯蓬头垢面以度朝夕耶 一广文
自叙平生为学已能知性罗子问君于此时可与圣人
一般否曰如此说则不敢曰既知是性岂又与圣人不
似一般曰吾性与圣一般此是从赤子胞胎时说若孩
提稍有知识已去圣远矣故吾侪今日只合时时照管
卷三十四 第 16b 页 WYG0457-0551b.png
本心事事归依本性久则圣贤乃可希望时方饮茶逊
让罗子执茶瓯问曰君言照管归依俱是恭敬持瓯之
事今且未见瓯面安得遽论持瓯恭敬也曰我于瓯子
也曾见来也曾持来但有时见有时不见有时持有时
忘记持不能如圣人之恒常不失耳曰此个性只合把
瓯子作譬原却不即是瓯子瓯子则有见有不见而性
则无不见也瓯子则有持有不持而性则原不待持也
不观中庸说率性谓道道不可须臾离今云见持不得
卷三十四 第 17a 页 WYG0457-0551c.png
恒常则是可以离矣可离则所见所持原非是性曰此
性各在当人稍有识者谁不能知况用功于此者乎曰
君言知性如是之易此性之所以难知也孟子之论知
性必先之以尽心苟心不能尽则性不可知也知性则
知天故天未深知则性亦不可为知也君试反而思之
前日工夫果能既竭其心思乎今时受用果能知天地
之化育乎若果知时便骨肉皮毛浑身透亮河山草树
大地回春安有见不能常持不能久之弊苟仍是旧日
卷三十四 第 17b 页 WYG0457-0551d.png
境界我知其必然未曾知也广文沉思未有以应童子
捧茶方至罗子指而谓一友曰君自视与童子何如曰
信得更无两样顷之复问曰不知君此时何所用工曰
此时觉心中光明无有沾滞曰君前云与捧茶童子一
般说得尽是今云心中光明又自已翻帐也友遽然曰
并无翻帐曰童子现在请君问他心中有此光景否若
无此光景则分明与君两样广文曰不识先生心中工
夫却是如何曰我的心也无个中也无个外所用工夫
卷三十四 第 18a 页 WYG0457-0552a.png
也不在心中也不在心外只说童子献茶来时随众起
而受之从容啜毕童子来接时随众付而与之君必以
心相求则此无非是心以工夫相求则此无非是工夫
若以圣贤格言相求则此亦可说动静不失其时其道
光明也广文恍然自失 广文再过访自述近得个悟
头甚是透彻罗子问其详对曰向时见未真确每云自
已心性时得时失中无定主工失安能纯一殊不知耳
目口鼻心思天生五官职司一样试说吾此耳此目终
卷三十四 第 18b 页 WYG0457-0552b.png
日应接事物谁曾一时无耳目哉耳目既然则终日应
接事物又谁曾一时无心思哉耳目心思既皆常在则
内外主宰已定而自已工夫岂不渐渐纯熟而安全也
哉罗子笑曰此悟虽妙恐终久自生疑障广文不服罗
子曰今子悟性固常在独不思善则性在时为之而不
善亦性在时为之也以常在而主张性宗是又安得谓
性善耶广文自失问将奈何曰是不难盖常在者性之
真体而为善为不善者性之浮用体则足以运用用不
卷三十四 第 19a 页 WYG0457-0552c.png
能以迁体也试思耳之于声目之于色其千变万化于
前者能保其无美恶哉是则心思之善不善也然均听
之均视之一一更均明晓而辨别之是则心思之能事
性天之至善而终日终身更非物感之可变迁者也广
文曰先生之悟小子也是死而复生之矣 罗子令太
湖讲性命之学其推官以为迂也直指虑囚推官与罗
子侍推官靳罗子于直指曰罗令道学先生也直指顾
罗子曰今看此临刑之人道学作如何讲罗子对曰他
卷三十四 第 19b 页 WYG0457-0552d.png
们平素不识学问所以致有今日但吾辈平素讲学又
正好不及他今日直指诘之曰如何不及曰吾辈平时
讲学多为性命之谈然亦虚虚谈过何曾真切为著性
命试看他们临刑往日种种所为到此都用不著就是
有大名位大爵禄在前也都没干他们如今都不在念
只一心要求保全性命何等真切吾辈平日工夫若肯
如此那有不到圣贤道理直指不觉嘉叹推官亦肃然
 罗子行乡约于海春书院面临滇海青苗满目客有
卷三十四 第 20a 页 WYG0457-0553a.png
指柏林而告曰前年有司迁学议伐宫墙树以充用群
鸟洗巢而去分守李同野止勿伐群鸟一夕归巢如故
言讫飞鸣上下乐意相关昆阳州守夏渔请曰恒谓圣
贤非人可及故究情考索求之愈劳而去之益远岂知
性命诸天本吾固有日用之间言动事为其停当处即
与圣贤合一也罗子曰停当二字尚恐未是夏守瞿然
曰言动事为可不要停当耶曰可知言动事为方才可
说停当则子之停当有时而要有时而不要矣独不睹
卷三十四 第 20b 页 WYG0457-0553b.png
兹柏林之禽鸟乎其飞鸣之相关何如也又不观海畴
之青苗乎其生机之萌茁何如也子若拘拘以停当求
之则此鸟此苗何时而为停当何时而为不停当耶易
曰水流而不息物生而不穷造化之妙原是贯彻浑融
而子蚤作而夜寐嬉笑而偃息无往莫非此体岂待言
动事为方思量得个停当又岂直待言动事为停当方
始说道与古先贤哲不殊若如是用功如是作见则临
言动事为固是错过而既临言动事为亦总是错过矣
卷三十四 第 21a 页 WYG0457-0553c.png
夏守憬然自省作而言曰子在川上不舍昼夜吾人心
体未尝一息有间今当下生意津津不殊于禽鸟不殊
于新苗往时万物一体之仁果觉浑沦成片矣欲求停
当岂不是个善念但善则便落一边既有一边善便有
一边不善既有一段善便有一段不善如何能得昼夜
相通如何能得万物一体颜子得此不息之体其乐自
不能改若说以贫自安而不改浅之乎窥圣贤矣 问
人欲杂时作何用药曰言善恶者必先善而后恶言吉
卷三十四 第 21b 页 WYG0457-0553d.png
凶者必先吉而后凶今盈宇宙中只是个天便只是个
理惟不知是天理者方始化作欲去如今天日之下原
只是个光亮惟瞽了目者方始化作暗去 癸丑罗子
过临清忽遘重病倚榻而坐恍若一翁来言曰君身病
稍康心病则复何如罗子不应翁曰君自有生以来遇
触而每气不动当勌而目辄不瞑扰攘而意自不分梦
寐而境悉不忘此皆君心痼疾也罗子愕然曰是则予
之心得曷言病翁曰人之心体出自天常随物感通原
卷三十四 第 22a 页 WYG0457-0554a.png
无定执君以宿生操持强力太甚一念耿光遂成结习
日中固无纷扰梦里亦自昭然君今谩喜无病不悟天
体渐失岂惟心病而身亦不能久延矣盖人之志意长
在目前荡荡平平与天日相交此则阳光宣朗是为神
境令人血气精爽内外调畅如或志气沉滞胸臆隐隐
约约如水鉴相涵此则阴灵存想是为鬼界令人脉络
纠缠内外胶泥君今阴阳莫辨境界妄縻是尚得为善
学者乎罗子惊起汗下从是执念潜消血脉循轨 问
卷三十四 第 22b 页 WYG0457-0554b.png
夫子临终逍遥气象曰夫形骸虽显而其体滞碍本心
虽隐而其用圆通故长戚戚者务活其形者也坦荡荡
者务活其心者也形当活时尚苦滞碍况其僵仆而死
耶心在躯壳尚能圆通况离形超脱则乘化御天周游
六虚无俟推测即诸君此时对面而其理固明白现前
也又何疑哉 问有人习静久之遂能前知者为不可
及曰不及他不妨只恐及了倒有妨也曰前知如何有
妨曰正为他有个明了所以有妨盖有明之明出于人
卷三十四 第 23a 页 WYG0457-0554c.png
力而其明小无明之明出于天体而其明大譬之暗室
张灯自耀其光而日丽山河反未获一睹也已 万言
策问疾罗子曰此道炳然宇宙原不隔乎分尘故人已
相通形神相入不待言说古今自直达也后来见之不
到往往执诸言诠善求者一切放下胸目中更有何物
可有耶 谓怀智曰汝于人物切不可起拣择心须要
贤愚善恶一切包容直到物我两忘方是汝成就处
智卧病先生问曰病中工夫何如智曰甚难用工先生
卷三十四 第 23b 页 WYG0457-0554d.png
曰汝能似无病时便是工夫 古今学者晓得去做圣
人而不晓得圣人即是自已故往往去寻作圣门路殊
不知门路一寻便去圣万里矣 余自始入仕途今计
年岁将及五十窃观五十年来议律例者则日密一日
制刑具者则日严一日任稽察施拷讯者则日猛一日
每当堂阶之下牢狱之间睹其血肉之淋漓未尝不鼻
酸额蹙为之叹曰此非尽人之子与非曩昔依依于父
母之怀恋恋于兄妹之傍者乎夫岂其皆善于初而不
卷三十四 第 24a 页 WYG0457-0555a.png
皆善于今哉及睹其当疾痛而声必呼父母觅相依而
势必先乎兄弟则又信其善于初者而未必皆不善于
今也已故今谛思吾侪能先明孔孟之说则必将信人
性之善信其善而性灵斯贵矣贵其灵而躯命斯重矣
兹诚转移之机当汲汲也隆冬冰雪一线阳回消即俄
顷诸君第目前日用惟见善良欢欣爱养则民之顽劣
必思掩藏上之严峻亦必少轻省谓人情世习终不可
移者恐亦无是理矣 向从大学至善推演到孝弟慈
卷三十四 第 24b 页 WYG0457-0555b.png
尝由一身之孝弟慈而观之一家未尝有一人而不孝
弟慈者由一家之孝弟慈而观之一国未尝有一人而
不孝弟慈者由一国之孝弟慈而观之天下亦未尝有
一人而不孝弟慈者又由缙绅士大夫以推之群黎百
姓又由孩提少长以推之壮盛衰老孩提少长皆是爱
亲敬长以能知能行此孝弟慈也又时乘閒暇纵步街
衢肆览大众其间人数何啻亿兆之多窥觑其中总是
父母妻子之念固结维系所以勤谨生涯保护躯体而
卷三十四 第 25a 页 WYG0457-0555c.png
自有不能已者故某自三十登第归山中间侍养二亲
敦睦九族入朝而遍友贤良远仕而躬禦魑魅以至年
载多深经历久远乃叹孔门学庸全从周易生生一语
化将出来盖天命不已方是生而又生生而又生方是
父母而已身已身而子子而又孙以至曾而且元也故
父母兄弟子孙是替天命生生不已显现个肤皮天命
生生不已是替孝父母弟兄长慈子孙通透个骨髓直
𥪡起来便成上下今古横亘将去便作家国天下孔子
卷三十四 第 25b 页 WYG0457-0555d.png
谓仁者人也亲亲之为大其将中庸大学已是一句道
尽孟氏谓人性皆善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其将中庸
大学亦是一句道尽 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先儒观
未发气象不知当如何观曰子不知如何为喜怒哀乐
未发又如何知得去观其气象也耶我且诘子此时对
面相讲有喜怒也无有哀乐也无曰俱无曰既谓俱无
便是喜怒哀乐未发也此未发之中是吾人本性常体
若人识得此个常体中中平平无起无作则物至而知
卷三十四 第 26a 页 WYG0457-0556a.png
知而喜怒哀乐出焉自然与预先有物横其中者天渊
不侔矣岂不中节而和哉故忠信之人可以学礼中心
常无起作即谓忠信之人如画之粉地一样洁洁净净
红点著便红绿点著便绿其节不爽其文自著节文自
著而礼道宁复有馀蕴也哉 今堂中聚讲人不下百
十堂外往来亦不下百十今分作两截我辈在堂中者
皆天命之性而诸人在堂外则皆气质之性也何则人
无贵贱贤愚皆以形色天性而为日用但百姓则不知
卷三十四 第 26b 页 WYG0457-0556b.png
而吾辈则能知之也今执途人询之汝何以能视耶必
应以目矣而吾辈则必谓非目也心也执途人询之汝
何以能听耶必应以耳矣而吾辈则必谓非耳也心也
执途人而询之汝何以能食何以能动耶必应以口与
身矣而吾辈则必谓非口与身也心也识其心以宰身
则气质不皆化而为天命耶昧其心以从身则天命不
皆化而为气质耶心以宰身则万善皆从心生虽谓天
命皆善无不可也心以从身则众恶皆从身造虽谓气
卷三十四 第 27a 页 WYG0457-0556c.png
质乃有不善亦无不可也故天地能生人以气质而不
能使气质之必归天命能同人以天命而不能保天命
之纯全万善若夫化气质以为天性率天性以为万善
其惟以先知觉后知以先觉觉后觉也夫故曰天地设
位圣人成能 问因戒谨恐惧不免为吾心宁静之累
罗子曰戒谨恐惧姑置之今且请言子心之宁静作何
状某生漫应以天命本然原是太虚无物罗子谓此说
汝原来事与今时心体不切生又历引孟子言夜气清
卷三十四 第 27b 页 WYG0457-0556d.png
明程子教观喜怒哀乐未发以前气象皆是此心体宁
静处曰此皆抄书常套与今时心体恐亦不切诸士子
沉默半晌适郡邑命执事供茶循序周旋略无差僣罗
子目以告生曰谛观群胥此际供事心则宁静否诸生
欣然起曰群胥进退恭肃内固不出而外亦不入虽欲
不谓其心宁静不可得也曰如是宁静正与戒惧相合
而又何相妨耶曰戒谨恐惧相似用功之意或不应如
是现成也曰诸生可言适才童冠歌诗之时与吏胥进
卷三十四 第 28a 页 WYG0457-0557a.png
茶之时全不戒谨耶其戒谨又全不用功耶盖说做工
夫是指道体之精详处说个道体是指工夫之贯彻处
道体人人具足则岂有全无功夫之人道体既时时不
离则岂有全无功夫之时故孟子云行矣而不著习矣
而不察所以终身在于道体功夫之中尽是宁静而不
自知其为宁静尽是戒惧而不自知其为戒惧不肯体
认承当以混混沌沌枉过一生问平日在慎独用工颇
为专笃然杂念纷扰终难止息如何乃可罗子曰学问
卷三十四 第 28b 页 WYG0457-0557b.png
之工须先辨别源头分晓方有次第且言如何为独曰
独者吾心独知之地也又如何为慎独曰吾心中念虑
纷杂或有时而明或有时而昏或有时而定或有时而
乱须详察而严治之则慎也曰即子之言则慎杂非慎
独也盖独以自知者心之体也一而弗二者也杂其所
知者心之照也二而弗一者也君子于此因其悟得心
体在我至隐至微莫见莫显精神归一无须臾之散离
故谓之慎独也曰所谓慎者盖如治其昏而后独可得
卷三十四 第 29a 页 WYG0457-0557c.png
而明也治其乱而后独可得而定也若非慎其杂又安
能慎其独也耶曰明之可昏定之可乱皆二而非一也
二而非一则皆杂念而非所谓独知也独知也者吾心
之良知天之明命而于穆不已者也明固知明昏亦知
昏昏明二而其知则一也定固知定乱亦知乱定乱二
而其知则一也古今圣贤惓惓切切只为这些子费却
精神珍之重之存之养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总
在此一处致慎也曰然则杂念讵置之不问耶曰吏胥
卷三十四 第 29b 页 WYG0457-0557d.png
之在于官府兵卒之在于营伍杂念之类也宪使升堂
而吏胥自肃大将登坛而兵卒自严则慎独之与杂念
之类也今不思自作宪使主将而惟𨽻胥兵卒之求焉
不亦悖且难也哉 问吾侪为学此心常有茫荡之时
须是有个工夫作得主张方好罗子曰据汝所云是要
心中常常用一工夫自早至晚更不忘记也耶曰正是
如此曰圣贤言学必有个头脑头脑者乃吾心性命而
得之天者也若初先不明头脑而只任尔我潦草之见
卷三十四 第 30a 页 WYG0457-0558a.png
或书本肤浅之言胡乱便去做工夫此亦尽为有志但
头脑未明则所谓工夫只是汝我一念意思耳既为意
念则有时而起便有时而灭有时而聚便有时而散有
时而明便有时而昏纵使专心记想著力守住毕竟难
以长久况汝心原是活物且神物也持之愈急则失愈
远矣曰弟子所用工夫也是要如大学中庸所谓慎独
不是学问一大头脑也曰圣人原日教人慎独本是有
头脑而尔辈实未见得盖独是灵明之知而此心本体
卷三十四 第 30b 页 WYG0457-0558b.png
也此心彻首彻尾彻内彻外更无他有只一灵知故谓
之独也中庸形容谓其至隐而至见至微而至显即天
之明命而日鉴在兹者也慎则敬畏周旋而常目在之
顾諟天之明命者也如此用功则独便是为慎的头脑
慎亦便以独作主张慎或有时勤怠独则长知而无勤
怠也慎或有时作辍独则长知而无作辍也何则人无
所不至惟天不容伪慎独之功原起自人而独知之知
原命自天也况汝辈工夫当其茫荡之时虽说已是怠
卷三十四 第 31a 页 WYG0457-0558c.png
而忘勤已是辍而废作然反思从前怠时辍时或应事
或动念一一可以指如则汝固说心为茫荡而独之所
知何尝丝毫茫荡耶则是汝辈孤负此心而此心却未
孤负汝辈天果明严须当敬畏敬畏 儒谓心体寂静
之时方是未发难说平常即是也曰中庸原先说定喜
怒哀乐而后分未发与发岂不明白有两段时候也耶
况细观吾人终日喜怒哀乐必待感物乃发而其不发
时则更多也感物则欲动情胜将或不免而未发时则
卷三十四 第 31b 页 WYG0457-0558d.png
任天之便更多也中庸欲学者得见天命性真以为中
正平常的极则而恐其不知吃𦂳贴体也乃指著喜怒
哀乐未发处使其反观而自得之则此段性情便可中
正平常可平常中正亦便可立大本而其出无穷达大
道而其应无方矣 问喜怒哀乐未发是何等时候亦
何等气象耶罗子曰此是先儒看道太深把圣贤忆想
过奇便说有何气象可观也盖此书原叫做中庸只平
平常常解释便是妥贴且更明快盖维天之命于穆不
卷三十四 第 32a 页 WYG0457-0559a.png
已命不已则性不已性不已则率之为道亦不已而无
须臾之或离也此个性道体段原长是浑浑沦沦而中
亦长是顺顺畅畅而和我今与汝终日语默动静出入
起居虽是人意周旋却自自然然莫非天机活泼也即
于今日直到老死更无二样所谓人性皆善而愚妇愚
夫可与知与能者也中间只恐怕喜怒哀乐或至拂性
违和若时时畏天奉命不过其节即喜怒哀乐总是一
团和气天地无不感通民物无不归顺相安相养而太
卷三十四 第 32b 页 WYG0457-0559b.png
和在宇宙间矣此只是人情才到极平易处而不觉功
夫却到极神圣处也噫亦亦何苦而不把中庸解释中
庸亦又何苦而不把中庸服行中庸也哉 问此理在
天地间原是活泼原是恒久无欠缺无间歇何如罗子
曰子觉理在天地之间则然矣不识反之于身则又何
如曰某观天地间只等反诸身心便是茫然曰子观天
地间道理如是岂独子之身心却在天地外耶曰吾身
固不在天地外但觉得天地自天地吾身自吾身未浑
卷三十四 第 33a 页 WYG0457-0559c.png
成一个也曰子身与天地固非一个但鸢鱼与天地亦
非一个也何中庸却说鸢鱼与天地相昭察也耶曰鸢
鱼是物类于天地之性不会斲丧若吾人不免气习染
坏似难并论也曰气习染坏虽则难免但请问子应答
之时手便翼然端拱足便竦然起立可曾染坏否曰此
正由平日习得好了曰子于拱立之时目便炯然相视
耳便卓然相听可曾由得习否曰此却非由习而后能
曰既子之手也是道足也是道耳目又也是道如何却
卷三十四 第 33b 页 WYG0457-0559d.png
谓身不及乎鸢鱼而难以同乎天地也哉岂惟尔身即
一堂上下贵贱老幼奚止千人看其手足拱立耳目视
听都是伶俐难说不活泼于鸢鱼不昭察于天地也一
生诘曰孟子云物之不齐物之情也若曰浑然俱是个
道则中庸栽者培之倾者覆之皆非耶曰读书须上下
文气理会此条首言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笃注谓笃
为加厚若如旧说则培是加厚栽他覆是加厚倾他夫
岂天地生物之本心哉当照中庸他章说天地无不覆
卷三十四 第 34a 页 WYG0457-0560a.png
帱方见其生生不已之心盖天地之视物犹父母之视
子物之或栽或倾在人能分别之而父母难分也故曰
人莫知其子之恶父母莫能知其子之恶而天地顾肯
覆物之倾也耶此段精神古今独我夫子一人得之故
其学只是求仁其术只是行个恕其志只是要个老便
安少便怀朋友便信其行藏南子也去见佛□也应召
公山弗扰也欲往楚狂虽离之也去寻他荷蒉虽避之
也去追他真是要个个入于善而于已更不知一毫吝
卷三十四 第 34b 页 WYG0457-0560b.png
惜于人亦更不知一毫分别故其自言曰有教无类推
其在在精神将我天下万世之人欲尽纳之怀抱之中
所以至今天下万世之人个个亲之如父爱之如母尊
敬之如天地非夫子有求于我人亦非吾人有求于夫
子皆莫知其然却真是浑成一团太和一片天机也
问孝弟如何是为仁的本处罗子曰只目下思父母生
我千万辛苦而未能报得分毫父母望我千万高远而
未能做得分毫自然心中悲怆情难自己便自然知疼
卷三十四 第 35a 页 WYG0457-0560c.png
痛心上疼痛的人便会满腔皆恻隐遇物遇人决肯方
便慈惠周恤溥济又安有残忍戕贼之私耶曰如此却
恐流于兼爱曰子知所恐却不会流矣但或心尚残忍
兼爱可流焉耳 问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又曰仁
者浑然与物同体意果何如罗子曰天地之大德曰生
夫盈天地间只是一个大生则浑然亦只是一个仁中
间又何有纤毫间隔故孔门宗旨惟是一个仁字孔门
为仁惟一个恕字如云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
卷三十四 第 35b 页 WYG0457-0560d.png
分明说已欲立不须在已上去立只立人即所以立已
也已欲达不须在已上去达只达人即所以达已也是
以平生功课学之不厌诲人不倦其不厌处即其所以
不倦处也其不倦处即其所以不厌处也即今人说好
官相似说官之廉即其不取民者是也而不取于民方
见自廉说官之慈即其不虐民者是也而不虐乎民方
见自慈统天彻地胶固圆融自内及外更无分别此方
是浑然之仁亦方是孔孟宗旨也 某初日夜想做个
卷三十四 第 36a 页 WYG0457-0561a.png
好人而科名宦业皆不足了平生却把近思录性理大
全所说工夫信受奉行也到忘食寝忘死生地位病得
无奈却看见传习录说诸儒工夫未是始去寻求象山
慈湖等书然于三先生所谓工夫每有挂碍病虽小愈
终沉滞不安时年已弱冠先君极为忧苦幸自幼蒙父
母怜爱过甚而自心于父母及弟妹亦互相怜爱真比
世人十分切至因此每读论孟孝弟之言则必感动或
长要涕泪以先只把当做寻常人情不为𦂳要不想后
卷三十四 第 36b 页 WYG0457-0561b.png
来诸家之书做得著累吃苦在省中逢著大会师友发
挥却翻然悟得只此就是做好人的路径奈何不把当
数却去东奔西走而几至忘身也哉从此回头将论语
再来细读真觉字字句句重于至宝又看孟子又看大
学又看中庸更无一字一句不相照映由是却想孔孟
极口称颂尧舜而说其道孝弟而已矣岂非也是学得
没奈何然后遇此机窍故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
以求之者也又曰规矩方圆之至圣人人伦之至也其
卷三十四 第 37a 页 WYG0457-0561c.png
时孔孟一段精神似觉浑融在中一切宗旨一切工夫
横穿直贯处处自相凑合但有易经一书却贯串不来
天幸楚中一友(胡宗/正)来从某改举业他谈易经与诸家
甚是不同后因科举辞别及在京得第殊悔当面错过
皇皇无策乃告病归侍老亲因遣人请至山中细细叩
问始言渠得异传不敢轻授某复以师事之闭户三月
亦几忘生方蒙见许反而求之又不外前时孝弟之良
究极本原而已从此一切经书皆必归会孔孟孔孟之
卷三十四 第 37b 页 WYG0457-0561d.png
言皆必归会孝弟以之而学学果不厌以之而教教果
不倦以之而仁仁果万物一体而万世一心也已 问
孔颜乐处罗子曰所谓乐者窃意只是个快活也岂快
活之外复有所谓乐哉生意活泼了无滞碍即是圣贤
之所谓乐却是圣贤之所谓仁盖此仁字其本源根柢
于天地之大德其脉络分明于品汇之心元故赤子初
生孩而弄之则欣笑不休乳而育之则欢爱无尽盖人
之出世本由造物之生机故人之为生自有天然之乐
卷三十四 第 38a 页 WYG0457-0562a.png
趣故曰仁者人也此则明白开示学者以心体之真亦
指引学者以入道之要后世不省仁是人之胚胎人是
仁之萌檗生化浑融纯一无二故只思于孔颜乐处竭
力追寻顾却忘于自已身中讨求著落诚知仁本不远
方识乐不假寻 问静工固在心中体认有要否罗子
曰无欲为静则无欲为要但所谓欲者只动念在躯壳
上取足求全者皆是虽不比俗情受用然视之冲淡自
得坦坦平平相去天渊也 问如何用力方能得心地
卷三十四 第 38b 页 WYG0457-0562b.png
快乐罗子曰心体原只平等故用力亦须轻省盖此理
在人虽是本自具足然非形象可拘所谓乐者只无愁
是也若以欣喜为乐则必不可久而不乐随之矣所谓
得者只无失是也若以境界为得则必不可久而不得
随之矣 问大学之首知止中庸之重知天知人而论
语却言吾有知乎哉无知也博观经书言知处甚多而
不识不知惟诗则一言之然未有若夫子直言无知之
明决者请问其旨曰吾人之学专在尽心而心之为心
卷三十四 第 39a 页 WYG0457-0562c.png
专在明觉如今日会堂百十其众谁不晓得相见晓得
坐立晓得问答晓得思量此个明觉晓得即是本心此
个本心亦只是明觉晓得而已事物无小大之分时候
无久暂之间真是彻天彻地而贯古贯今也但此个明
觉晓得其体之涵诸心也最为精妙其用之应于感也
又极神灵事之既至则显诸仁而昭然若常自知矣事
之未来而茫然浑然知若全无矣非知之果无也心境
暂寂而觉照无自而起也譬则身之五官口可闭而不
卷三十四 第 39b 页 WYG0457-0562d.png
言目可闭而不视惟鼻孔无闭香来即知嗅之其知实
常在也耳孔无闭声来即知听之其知亦实常在也然
嗅之知也必须香来始出时或无香便无嗅之知矣听
之知也必须声来始出时或无声便无听之知矣孔子
当鄙夫之未问却真如音未临乎耳香未接乎鼻安得
不谓其空空而无知耶及鄙夫既问则其事其物两端
具在亦即如音之远近从耳听以区分香之美恶从鼻
嗅以辨别鄙夫之两端不亦从吾心之所知以叩且竭
卷三十四 第 40a 页 WYG0457-0563a.png
之也哉但学者须要识得圣人此论原不为鄙夫之问
而只为明此心之体盖吾心之能知人人皆认得亦人
人皆说得至心体之无知则人人认不得人人皆说不
得天下古今之人只缘此处认不真便心之知也常无
主宰而扰以致丧真只缘此处说不出便言之立也多
无根据而支离以至畔道若上智之资深造之力一闻
此语则当下知体即自澄彻物感亦自融通所谓无知
而无不知而天下之真知在我矣 罗子曰仁心体也
卷三十四 第 40b 页 WYG0457-0563b.png
克复便是仁仁者完得吾心体使合著人心体合著处
便是归此只在我心体上论不是说天下皆归吾仁问
做人路头极是多端而慎独二字圣贤尤加意焉盖人
到独知纵外边千万弥缝或也好看中心再躲闪不过
难免惭惶局促慎独或可以为成人切实工夫曰独固
常慎然而大端只二道仁与不仁而已矣仁之现于独
者谓何念头之恩爱慈祥者是也不仁之现于独者谓
何念头之严刻峻厉者是也曰独者无过是知既知则
卷三十四 第 41a 页 WYG0457-0563c.png
是非善恶自然分别明白念头又岂容混曰此不是混
盖天地以生为德吾人以生为心其善善明白该长恶
恶明白该短其培养元和以完化育明白该恩爱过于
严刻慈祥过于峻厉也慎独者不先此防闲是则不丧
三年而缌且小功也况望其能成人而入圣也古人以
好字去声呼作好恶字去声呼作恶今汝欲独处思慎
则请先自查考从朝至暮从暮达旦胸次念头果是好
善之意多果是恶恶之意多亦果是好善恶恶之心般
卷三十四 第 41b 页 WYG0457-0563d.png
多若般多只扯得平过谓之常人万一恶多于好则脑
怒填胸将近于恶人若果好多于恶则生意满腔方得
做好人矣独能如此而知自此而慎则人将不自此而
成也耶 问仲由大禹好善之诚与人之益似禹大舜
无异乃谓舜有大焉何也罗子曰孟子所谓大小盖自
圣贤气象言之如或告已过或闻人善分明有个端倪
有个方所若舜只以此善同乎天下尽通天下而归于
此善更无端倪亦无方所观其所居一年成聚二年成
卷三十四 第 42a 页 WYG0457-0564a.png
邑三年成都何待有过可告又何必闻善再拜也而圣
人之所以异于吾人者盖以所开眼目不同故随寓随
处皆是此体流动充塞一切百姓则曰莫不日用鸢飞
鱼跃则曰活泼泼地庭前草色则曰生意一般更不见
有一毫分别所以谓人皆可以为尧舜我辈与同类之
人亲疏美恶已自不胜越隔又安望其察道妙于鸢鱼
通意思于庭草哉且出门即有碍胸次多冰炭徒亦自
苦平生焉耳岂若圣贤坦坦荡荡何等受用何等快活
卷三十四 第 42b 页 WYG0457-0564b.png
也 问由良知而充之以至无所不知由良能而充之
以至无所不能方是大人不失赤子之心此意何如罗
子曰若有不知岂得谓之良知若有不能岂得谓之良
能故自赤子即已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也时坐中竞求
所谓赤子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也莫得其实静坐歌诗
偶及于万紫千红总是春之句罗子因抚然叹曰诸君
知红紫之皆春则知赤子之皆知能矣盖天之春见于
草木之间而人之性见于视听之际今试抱赤子而弄
卷三十四 第 43a 页 WYG0457-0564c.png
之人从左呼则目即盻左人从右呼则目即盻右其耳
盖无时无处而不听其目盖无时无处而不盻其听其
盻盖无时无处而不转展则岂非无时无处而无所不
知能也哉 问圣贤工夫如戒慎恐惧种种具在难说
只靠自信性善便了况看朋辈只肯以工夫为先者一
年一年更觉进益空谈性地者冷落无成高明更自裁
之罗子沉默一时对曰如子之言果为有见请先以末
二句商之盖此二句本是学问两路彼以用功为先者
卷三十四 第 43b 页 WYG0457-0564d.png
意念有个存主言动有所执持不惟已可自考亦且众
共见闻若性地为先则言动即是现在且须更加平淡
意念亦尚安閒尤忌有所做作岂独人难测其浅深即
已亦无从增长纵是有志之士亦不免舍此而之彼矣
然明眼见之则真假易辨就如子所举戒慎恐惧一段
工夫岂是凭此四字便可去战慄而慢为之耶也须小
心查考立言根脚盖其言原自不可离来道之所在性
之所在也性之所在天命之所在也既天命常在则一
卷三十四 第 44a 页 WYG0457-0565a.png
有意念一有言动皆天则之毕察上帝之监临又岂敢
不兢业捧持而肆无忌惮也哉如此则戒慎恐惧原畏
天命天命之体极是元微然则所畏工夫又岂容草率
今只管去用工夫而不思究其端绪即如勤力园丁以
各色膏腴堆积芝兰自说壅培之厚而秀茁纤芽且将
消阻无馀矣 夜坐诵牛山一章众觉肃然罗子浩然
叹曰圣贤警人每切而未思耳即梏亡二字今看只作
寻常某提狱刑曹亲见桎梏之苦上至于项下至于足
卷三十四 第 44b 页 WYG0457-0565b.png
更无寸肤可以活动辄为涕下中有悟者曰然则从躯
壳上起念皆梏亡之类也曰得之矣盖良心寓形体形
体既私良心安得活动直至中夜非惟手足休歇耳目
废置虽心思亦皆敛藏然后身中神气乃稍得以出宁
逮及天晓端倪自然萌动而良心乃复见矣回思日间
形役之苦又何异以良心为罪人而桎梏无所从告也
哉曰夜气如何可存曰言夜气存良心则可言心存夜
气则不可盖有气可存则昼而非夜矣 问孔门恕以
卷三十四 第 45a 页 WYG0457-0565c.png
求仁先生如何致力曰方自知学即泛观虫鱼爱其群
队恋如以及禽鸟之上下牛羊之出入形影相依悲鸣
相应浑融无少间隔辄恻然思曰何独于人而异之后
偶因远行路途客旅相见即忻忻谈笑终日疲倦俱忘
竟亦不知其姓名别去又辄恻然思曰何独于亲戚骨
肉而异之噫是动于利害私于有我焉耳从此痛自刻
责善则归人过则归已益则归人损则归已久渐纯熟
不惟有我之私不作间隔而家国天下翕然孚通甚至
卷三十四 第 45b 页 WYG0457-0565d.png
肤发不欲自爱而念念以利济为急焉三十年来觉恕
之一字得力独多也 问谓不虑而知不学而能可同
于圣人今我辈此体已失须学且虑不然则圣不可望
矣罗子曰子若只学且虑则圣终不可望矣为学第一
要得种子礼谓人情者圣王之田也必仁以种之孔门
教人求仁正谓此真种子也则曰仁者人也人即赤子
而心之最先初生者即是亲爱故曰亲亲为大至义礼
智信总是培养种子使其成熟耳曰大人者不失赤子
卷三十四 第 46a 页 WYG0457-0566a.png
之心孟子果已说定但今日却如何下手曰知而弗去
是也曰知之似亦不难曰知固不难然人因其不难故
多忽之便去多其见闻务为执守久之只觉外求者得
力而自然良知愈不显露学者果有作圣真志切须回
头在目前言动举止之间觉得浑然与万物同一天机
鼓动充塞两间活泼泼地真是不待虑而自知不必学
而自能则可以完养而直至于不思而得不勉而中境
界纵是平常名利货色昏迷到此自然不肯换去所以
卷三十四 第 46b 页 WYG0457-0566b.png
曰好仁者无以尚之又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直是简
易明快故曰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人人
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也 问良知即是本来面目
今说良知是矣何必复名以本来面目耶罗子曰良知
固是良知然良知却实有个面目非杜撰而强名之也
曰何以见之曰吾子此时此语亦先胸中拟议否曰亦
先拟议曰拟议则良知未尝无口矣拟议而自见拟议
则良知未尝无目矣口目宛然则良知未尝无头面四
卷三十四 第 47a 页 WYG0457-0566c.png
肢矣岂惟拟议然哉予试问子以家相去盖千里也此
时身即在家而家院堂室无不朗朗目中也又试问子
以国相去盖万里也此时身即在国而朝宁班行无不
朗朗目中也故只说良知不说面目则便不见其体如
此实落其用如此神妙亦不见得其本来原有所自不
待生而存不随死而忘而现在相对面目止其发窍之
所而滞隔近小原非可与吾良知面目相并相等也
问形色何以谓之天性罗子曰目视耳听口言身动此
卷三十四 第 47b 页 WYG0457-0566d.png
形色也其孰使之然哉天命流行而生生不息焉耳坐
中偶有歌人心若道无通塞明暗如何有去来乃诘之
曰子谓明暗果有去来否也曰虽暂去来而本体终会
自复曰汝目果常明耶抑有时而不明耶曰无时而不
明曰汝之目常无不明而汝心之明却有去来是天性
离形色而形色非天性矣众皆恍然有省又复告之曰
目之明亦有去来时也今世俗至晚则呼曰眼尽黑矣
其实则眼前日光之黑与眼无力而见日之黑正眼之
卷三十四 第 48a 页 WYG0457-0567a.png
不黑处也故曰知之为知之即日光而见其光也不知
为不知即日黑而见其黑也光与黑任其去来而心目
之明何常增减分毫也 问阳明先生莫谓天机非嗜
欲须知万物是吾身其旨何如罗子曰万物皆是吾身
则嗜欲岂出天机外耶曰如此作解恐非所以立教曰
形色天性孟子已先言之今日学者直须源头清洁若
其初志气在心性上透彻安顿则天机以发嗜欲嗜欲
莫非天机也若志气少差未免躯壳著脚虽强从嗜欲
卷三十四 第 48b 页 WYG0457-0567b.png
以认天机而天机莫非嗜欲矣 问君子自强不息乃
是乾乾此乾乾可是常知觉否曰未有乾乾而不知行
却有知行而非乾乾者曰此处如何分别曰子之用功
能终日知觉而不忘记终日力行而不歇手乎曰何待
终日即一时已难保矣曰如此又可谓乾乾已乎曰此
是工夫不熟熟则恐无此病矣曰非也中庸教人原先
择善择得精然后执得固子之病原在择处欠精今乃
咎他执处不固子之心中元有两个知有两个行曰如
卷三十四 第 49a 页 WYG0457-0567c.png
何见得有两个曰子才说发狠去照觉发狠去探求此
个知行却属人才说有时忘记却忽然想起有时歇手
却惕然警醒此个知行却是属天曰如此指破果然已
前知行是落人力一边但除此却难用功了曰虞廷说
道心惟微微则难见所以要精精则始不杂方才能一
一则无所不统亦有何所不知何所不行耶其知其行
亦何所不久且常耶只因此体原极微渺非如耳目闻
见的有迹有形思虑想像的可持可据所以古今学人
卷三十四 第 49b 页 WYG0457-0567d.png
不容不舍此而趋彼也 问复之时义大矣寻常言复
者多自天地万物为言今堂额谓复心者则自吾身而
言也罗子曰宇宙之间总是乾阳统运吾之此身无异
于天地万物而天地万物亦无异于吾之此身其为心
也只一个心而其为复也亦只一个复经云复见天地
之心则此个心即天心也此心认得零碎故言复亦不
免分张殊不知天地无心以生物为心今若独言心字
则我有心而汝亦有心人有心而物亦有心何啻千殊
卷三十四 第 50a 页 WYG0457-0568a.png
万异善言心者不如把个生字来替了他则在天之日
月星辰在地之山川民物在吾身之视听言动浑然是
此生生为机则同然是此天心为复故言下著一生字
便心与复即时混合而天与地我与物亦即时贯通联
属而更不容二也已 问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
后不省方还是实事亦是取象曰是因象以为事而实
尽人以奉天也盖雷潜地中即阳复身内几希隐约固
难以情意取必又岂容以知识伺窥故商旅行者欲有
卷三十四 第 50b 页 WYG0457-0568b.png
所得者也后省方者欲有所见者也不行不省则情忘
识泯情忘识泯则人静天完而复将渐纯矣子今切切
然若谓有端可求皇皇然若谓有象可暏是则商旅纷
行而后省旁午也复何自而能休且敦耶 问某常反
观胸中固有灵衷炯炯之时乃不久而昏懵固有循循
就道之时乃不久而躁妄如是其不一耶曰夫君子之
学原自有个头脑若头脑一差无怪学问之难成矣今
子不能以天理之自然者为复而独于心识之炯然处
卷三十四 第 51a 页 WYG0457-0568c.png
求之则天以人胜真以妄夺安能终日而不妄终日而
不散耶曰如何乃得头脑曰头脑岂是他人指示得的
请子但浑身视听言动都且信任天机自然而从前所
喜的胸次之炯炯事务之循循一切不做要𦂳久则天
自为主人自听命所谓不识不知而顺帝之则矣 问
精气为物游魂为变何如曰吾人之生原阴阳两端体
合而成其一精气妙凝有质所谓精气为物者也其一
灵魂知识变化所谓游魂为变者也精气之质涵灵魂
卷三十四 第 51b 页 WYG0457-0568d.png
而能运动是则吾人之身也显现易见而属之于阳游
魂之灵依精气而归知识是则吾人之心也晦藏难见
而属之于阴其赤子之初则阳盛而阴微心思虽不无
而专以形用也故常欣笑而若阳和亦常开爽而同朝
日又常活泼而类轻风此阳之一端见于有生之后者
然也及年少长则阴盛而阳微虽形体如故而运用则
专以心思矣故愁蹙而欣笑渐减迷蒙而开爽益稀滞
泥而活泼非旧此阴之一端见于有生之后者然也人
卷三十四 第 52a 页 WYG0457-0569a.png
能以吾之形体而妙用其心知简淡而详明流动而中
适则应接在于现前感通得诸当下生也而可望以入
圣殁也而可望以还虚其人将与造化为徒焉已矣若
人以已之心思而展转于躯壳想度而迟疑晓了而虚
泛则理每从于见得几多涉于力为生也而难望以入
圣殁也而难冀以还虚其人将与凡尘为徒焉已矣曰
如先生之论是以身为阳而在所先以心为阴而在所
后乃古圣贤则谓身止是形心乃是神形不可与神并
卷三十四 第 52b 页 WYG0457-0569b.png
况可以先之乎曰子恶所谓神哉夫神也者妙万物而
为言者也亦超万物而为言者也阴之与阳是曰两端
两端者即两物也精气载心而为身是身也固身也固
耳目口鼻四肢百骸而具备焉者也灵知宰身而为心
是心也亦身也亦耳目口鼻四肢百骸而具备焉者也
精气之身显于昼之所为心知之身形于夜之所梦然
梦中之身即日中之身但以属阴故其气弱其象微而
较之日中之举止毫发无殊也日中之身即梦中之身
卷三十四 第 53a 页 WYG0457-0569c.png
但以属阳故其气健其体充虽健且充而较之梦中之
举止毫发无殊也是分之固阴阳互异合之则一神所
为所以属阴者则曰阴神属阳者则曰阳神是神也者
浑融乎阴阳之内交际乎身心之间而充溢瀰漫乎宇
宙乾坤之外所谓无在而无不在者也惟圣人与之合
德故身不徒身而心以灵乎其身心不徒心而身以妙
乎其心是谓阴阳不测而为圣不可知之神人矣 问
中为人所同有今日之论与古圣之言原是无异至反
卷三十四 第 53b 页 WYG0457-0569d.png
而求之不惟众人不得即聪明才辩者亦往往难之何
哉罗子曰学至心性已是精微而况中之为理又其至
者乎故虽聪明而不能为思虽才辩而莫可为言以其
神妙而无方耳但自某看来到喜得他神妙无方乃更
有端倪可求也盖谓之无方则精不住于精而粗亦无
不有也微不专于微而显亦无不在也善于思且求者
能因其理而设心其心亦广大周遍而不滞于一隅随
其机而致力其力亦活泼流动而不拘于一切人力天
卷三十四 第 54a 页 WYG0457-0570a.png
机和平顺适不求中而自无不中矣 死无所在无所
往 邸中有以明镜止水以存心太山乔岳以立身青
天白日以应事光风霁月以待人四句揭于壁者诸南
明指而问曰那一语尤为吃𦂳庐山曰只首一明字时
方饮茶先生手持茶杯指示曰吾侪说明便向壁间纸
上去明了奈何不即此处明耶南明怃然先生曰试举
杯辄解从口不向鼻上耳边去饮已即置杯盘中不向
盘外其明如此天之与我者妙矣哉 一衲子访先生
卷三十四 第 54b 页 WYG0457-0570b.png
临别先生求教衲子曰没得说你官人常有好光景有
好光景便有不好光景等待在俺出家人只这等先生
顿首以谢 先生既中式十年不赴殿试一旦谒东廓
于书院坐定问曰十年专工问学可得闻乎对曰只悟
得无字东廓曰如此尚是门外人时山农在座闻之出
而恚曰不远千里到此何不打点几句好话却倒了门
面闻者为之失笑 塘南曰学以悟性为宗顾性不易
悟也先生曰吾向者自以为悟性然独见解耳今老矣
卷三十四 第 55a 页 WYG0457-0570c.png
始识性曰识性如何曰吾少时多方求好色奉目今目
渐暗多方求好声奉耳今耳渐聋多方求好味奉齿今
齿渐落我尚未死诸根皆不顾我而去独此君行住坐
卧从随不舍然后觌面相识非复向日镜中观化矣
耿天台行部至宁国闻耆老以前官之贤否至先生耆
老曰此当别论其贤加于人数等曰吾闻其守时亦要
金钱曰然曰如此恶得贤曰他何曾见得金钱是可爱
的但遇朋友亲戚所识穷乏便随手散去 先生与诸
卷三十四 第 55b 页 WYG0457-0570d.png
公请教一僧僧曰诸公皆可入道惟近溪不可先生问
故僧曰载满了先生谢之将别僧谓诸公曰此语惟近
溪能受何诸公却不敢进 有学于先生者性行乖戾
动见词色饮食供奉俱曲从之居一岁将归又索行资
先生给之如数门人问先生何故不厌苦此人曰其人
暴戾必多有受其害者我转之之心胜故不觉厌苦耳
 一邻媪以夫在狱求解于先生词甚哀苦先生自嫌
数干有司令在座孝廉解之售以十金媪取簪珥为质
卷三十四 第 56a 页 WYG0457-0571a.png
既出狱媪来哀告夫咎其行贿詈骂不已先生即取质
还之自贷十金偿孝廉不使孝廉知也人谓先生不避
干谒大扺如此 先生过麻城民舍失火见火光中有
儿在床先生拾拳石号于市出儿者予金视石一人受
石出儿石重五两先生依数予之其后先生过麻城人
争睹之曰此救儿罗公也
 侍郎杨复所先生起元
杨起元字贞复号复所广东归善人万历丁丑进士授
卷三十四 第 56b 页 WYG0457-0571b.png
翰林院编修历国子监祭酒礼部侍郎最后召为吏部
侍郎兼侍读学士未上而卒年五十三先生之父传芬
名湛氏之学故幼而薰染读书白门遇建昌黎允儒与
之谈学霍然有省因问子之学岂有所授受乎允儒曰
吾师近溪罗子也无何先生在京而近溪至先生大喜
遂称弟子时江陵不说学以为此陷阱不顾也近溪既
归先生叹曰吾师且老今若不尽其传终身之恨也因
访从姑山房而卒业焉尝谓邹南皋曰师未语予亦未
卷三十四 第 57a 页 WYG0457-0571c.png
尝置问但觉会堂长幼毕集融融鱼鱼不啻如春风中
也先生所至以学淑人其大指谓明德本体人人所同
其气禀拘他不得物欲蔽他不得无工夫可做只要自
识之而已故与愚夫愚妇同其知能便是圣人之道愚
夫愚妇之终于愚夫愚妇者只是不安其知能耳虽然
以夫妇知能言道不得不以耳目口鼻四肢之欲言性
是即释氏作用为性之说也先生之事近溪出入必以
其像供养有事必告而后行顾泾阳曰罗近溪以颜山
卷三十四 第 57b 页 WYG0457-0571d.png
农为圣人杨复所以罗近溪为圣人其感应之妙锱铢
不爽如此
杨复所證学编友人以忘会语为歉曰予见子之未尝
忘也子夙则兴兴则盥盥则栉栉则衣冠衣冠则或治
事或见宾言则言动则动食则食向晦则息明发复然
予见子之未尝忘也友人曰此与会语何与曰是不忘
斯可矣又何事会语哉 人本无心因家国天下而有
心心本无所因不识心而妄以为有所诚意之极即心
卷三十四 第 58a 页 WYG0457-0572a.png
无其心浑然以天下国家为心是谓正心以家国天下
为心者是合家国天下为一身矣盖家本齐也因吾身
好恶之偏而不齐国本治也因吾身好恶之偏而不治
天下本平也因吾身好恶之偏而不平惟不于彼起见
而第求诸身无作好无作恶保合吾身之太和而已此
之谓真修 问抑亦先觉曰即伊尹所谓先觉也人人
有之至虚至灵谓之先觉又谓之良知逆亿者情识之
私习而有者也不逆不亿则良知自然流行而先觉矣
卷三十四 第 58b 页 WYG0457-0572b.png
子贡之亿则屡中不能先觉而孔子之每事问乃先觉
也 格亦有通彻之义通而谓之格犹治而谓之乱也
格物者已与物通一无二也如此则无物矣有则滞滞
则不通无则虚虚则通物本自无人见其有格物者除
其妄有而归其本无也归其本无此谓知本 体之为
言礼也天地万物一体者天地万物一于礼也仁者以
礼为体不以形骸为体故曰克已复礼为仁 天地万
物真机于一时一事上全体融摄但应一声转一瞬无
卷三十四 第 59a 页 WYG0457-0572c.png
不与万物同体顾人不善自识取耳 天下之人性固
已平矣好智者欲为之平适所以乱之也圣人以常平
者视天下而不敢以有为乱之恭之至也 或问世儒
所言圣人之道是乎非乎曰是则不可谓之不是然非
其本也譬之言日自其光景言之亦不可谓非日也毕
竟非日体曷若以身为日而光景皆自此出哉问以身
为日柰何曰不识自身原是日体而欲以身为之者正
所谓逐光景者也 明德之明一明也明明德之明又
卷三十四 第 59b 页 WYG0457-0572d.png
一明也明德之明明之出乎天者也明明德之明明之
系乎人者也系乎人者必由学问之力以求其明学问
一毫之未至即其明亦未彻若其出于天者则虚灵之
体人人完具圣非有馀凡非不足岂容一毫人力哉人
之有是明德也犹其有是面猊也由学问以求明犹欲
自识其面猊者援镜以自照也一照之后不过自识其
面猊而已不能以分毫加之然则未识之前亦岂容以
分毫损哉识与不识而面猊自如明与不明而明德自
卷三十四 第 60a 页 WYG0457-0573a.png
若今人不达明字之义遂疑明德之体有拘有蔽有昏
必待人之磨淬洗涤然后明也如此则明德乃人造作
而成安得言天哉是不求自识其面猊而徒欲以粉泽
膏脂妆点虽妆点妍美与自己面猊了不相干要之皆
不达此一明字之误也 问明德既本明矣又欲求明
之何也曰此圣人修道立教之事也太古之时不识不
知顺帝之则故其本明者足矣无事于教也天下之生
久矣习染渐深智识渐启求欲渐广而民始苦也圣人
卷三十四 第 60b 页 WYG0457-0573b.png
者思有以救之而救之之道又非刑政之所能齐也于
是乎自明其明德而鼓舞天下以共明之然后天下知
识渐忘而安于作息耕凿之常用其本明者以自乐实
圣人救之也然本明之德实不因明而有所增如人之
有面猊何以照镜为哉然出入关津当自图形像必假
镜自照然后图得其真其实相猊不照亦是如此深山
穷谷之中人民无有镜者亦是如此所以云明德虽不
明亦未尝不明也然苦乐关津吾人何以度越则明明
卷三十四 第 61a 页 WYG0457-0573c.png
德之镜其可少哉以俗眼观世间则充塞天地皆习之
所成无一是性者以道眼观世间则照天彻地皆性之
所成无一是习者 文必博则取舍无所措其意礼必
约则思议无所与其几 当下者学之捷法无前无后
无善无不善而天地之大万物之富古往今来之久道
德功业之崇广人情世态之变幻管是矣非天下之至
巧不足以语此 承谕有本体有工夫良知不学不虑
固不待修證而后全若任作用为率性倚情识为通微
卷三十四 第 61b 页 WYG0457-0573d.png
不能随时翕聚以为之主倏忽变化将至于荡无所归
致知之功不如是之疏也此殊不然阳明曰不睹不闻
是本体戒慎恐惧是工夫戒慎恐惧是本体不睹不闻
是工夫阳明之下此转语者盖见本体工夫原是强名
求其合一且不可得而安得有二也试自揆之吾性果
有本体工夫乎哉尽天地万物皆在妙湛灵明之中就
此中间请剖剥出何者为本体离此中间请披拣出何
者为工夫本体中无工夫耶工夫中无本体耶即相等
卷三十四 第 62a 页 WYG0457-0574a.png
待如独木桥彼此陵夺本体中有工夫耶工夫中有本
体耶即共淆杂如冷炉金磊块支撑夫良知既谓之灵
根矣翕聚缉熙岂其所不能哉既不能则不当妄加之
以灵之名既不灵则又孰有灵之者以翕聚之缉熙之
也如人眼目久瞪发劳自知闭瞬不待诏教不须起作
形体尚尔无有工夫何况良知瞪劳闭瞬同归灵妙本
体工夫如何分别夫任作用为率性倚情识为通微岂
其不能随时翕聚之过哉不见性之过也不能见性虽
卷三十四 第 62b 页 WYG0457-0574b.png
随时翕聚即谓之作用即谓之情识若见性虽作用情
识无一而非翕聚也翕聚亦可不翕聚亦可翕聚时如
闭目不翕聚时如开目同是本体同是工夫今不责人
学不见性而责人不随时翕聚不知翕聚甚物又不知
这翕聚的如何做主发散翕聚总属前尘前尘皆客如
之何其主之也所谓倏忽变化荡无所归者即前尘变
灭之象也不归咎其翕聚之非而致疑于良知之失认
客为主终身不放岂有宁定之期哉而以此为致良知
卷三十四 第 63a 页 WYG0457-0574c.png
之功谬矣 明德不离自身自身不离目视耳听手持
足行此是天生来真正明德至于心中许多通理却是
后来知识意见过而不化者不可错认为明德也故大
学单提身字可谓洁净精微之至矣学虽极于神圣而
理必始于可欲今吾侪一堂之上何其可欲如此也目
之所视因可欲而加明耳之所听因可欲而加聪声之
所发因可欲而加畅心之所思因可欲而加敏何善如
之但能信此可欲之善原有诸已不待作为于是由可
卷三十四 第 63b 页 WYG0457-0574d.png
欲而充之在父母则以可欲施于父母而孝行矣在兄
弟则以可欲施于兄弟而弟行矣君臣朋友夫妇皆然
至于待人接物一切不忘可欲之念而仁爱行矣直至
神圣亦可欲之至于化而不可知也举凡有生之类同
一可欲之机洋洋在前优优乎充塞宇宙虽欲违之其
可得耶 心到尽时无是心者无非心者即此是性即
此是天一以贯之矣此后更无馀事惟随时随遇发欢
喜心活活泼地存养事天而已此是春生夏长气象然
卷三十四 第 64a 页 WYG0457-0575a.png
则结果一著直是一刀两断也不管甚心也不管甚性
确然以一身为立独往独来一丝不挂便是立命此是
秋杀冬藏手段 大人通天下为一身若分别人我太
重则自己心先不平何以平天下所谓修身为本者将
此分不平心修去之乃成其大譬之植树者修去旁枝
馀蘖根本便自盛大而发荣滋长足以庇荫千亩矣
心为万物主其大无对独往独来无能操者(以下秣/陵记闻)
问如何了生死曰识得原无生死便是了 问知变化
卷三十四 第 64b 页 WYG0457-0575b.png
之道者知神之所为曰即汝一言一动便是变化汝能
识汝言动处便是知神之所为 有僧辨情辨性曰要
晓得情也是性
 
 
 
 
 明儒学案卷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