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儒学案-清-黄宗羲卷十五

卷十五 第 1a 页 WYG0457-020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明儒学案卷十五
           馀姚 黄宗羲 撰
浙中相传学案五
 都督万鹿园先生表
万表字民望号鹿园宁波卫世袭指挥佥事年十七袭
职读书学古不失儒生本分寇守天叙勉以宁静澹泊
先生揭诸座右登正德庚辰武会试历浙江把总署都
卷十五 第 1b 页 WYG0457-0209b.png
指挥佥事督运浙江掌印都指挥南京大教场坐营漕
运参将南京锦衣卫佥书广西副总兵左军都督漕运
总兵南京中军都督府佥书嘉靖丙辰正月卒年五十
九先生功在漕运其大议有三一三路转运以备不虞
置仓卫辉府每年以十分之二拨中都运船兑凤阳各
府粮米由汴梁达武阳陆路七十里输于卫辉由卫河
以达于京松江通泰俱有沙船淮安有海船时常由海
至山东转贸宜以南京各总缺船卫分坐兑松江太仓
卷十五 第 2a 页 WYG0457-0210a.png
粮米岁运四五万石达于天津以留海运旧路于是并
漕河而为三一本折通融丰年米贱全运本色如遇灾
伤则量减折色凡本色至京率四石而致一石及其支
给一石不过易银三钱在外折色每石七钱若京师米
贵则散本色米贱则散折色一石而当二石是寓常平
之法于漕运之中一原立法初意天下运船万艘每艘
军旗十馀人共计十万馀人每年辏集京师苟其不废
操练不缺甲仗是京营之外岁有勤王师十万弹压边
卷十五 第 2b 页 WYG0457-0210b.png
陲其他利弊纤悉万全举行而效之一时者人共奇之
其大者卒莫之能行也倭寇之乱先生身亲陷阵肩中
流矢其所筹画亦多掣肘故忠愤至死不忘先生之学
多得之龙溪念庵绪山荆川而究竟于禅学其时东南
讲会甚盛先生不喜干与以为此辈未曾发心为道不
过依傍门户虽终日与之言徒费精神彼此何益譬砺
石之齿顽铁纵使少有渐磨自家所损亦多矣先生尝
言圣贤切要工夫莫先于格物盖吾心本来具足格物
卷十五 第 3a 页 WYG0457-0210c.png
者格吾心之物也为情欲意见所蔽本体始晦必扫荡
一切独观吾心格之又格愈研愈精本体之物始得呈
露是为格物格物则知自致也龙溪谓古人格物之说
是千圣经纶之实学良知之感应谓之物是从良知凝
聚出来格物是致知实下手处不离伦物感应而證真
修离格物则知无从而致矣吾儒与二氏毫釐不同正
在于此其实先生之论格物最为谛当格之又格而后
本体之物呈露即白沙之养出端倪也宋儒所谓未发
卷十五 第 3b 页 WYG0457-0210d.png
气象亦即是此龙溪之伦物感应又岂能舍此而别有
工夫第两家之言物不同龙溪指物为实先生指物为
虚凡天下之物摄于本体之初本体之物又何尝离伦
物哉然两家皆精禅学先生所谓本体呈露者真空也
龙溪离物无知者妙有也与宋儒白沙之论虽似而有
差别学者又尝有辨矣先生如京师大洲访之郊外与
之谈禅议论蜂涌先生唯唯不答大洲大喜归语人曰
今日降却万鹿园矣陆平泉闻而笑曰此是鹿园降却
卷十五 第 4a 页 WYG0457-0211a.png
大洲何言大洲降却鹿园也戚南玄与先生遇戏曰鹿
园名为旅禅实未得理是假和尚先生曰南玄名为宗
儒实未见性是痴秀才相与大笑先生一点一语无非
禅机如此
鹿园语要圣学工夫只在格物所谓格物者格其心之
物也凡不于自己心性心透彻得者皆不可以言格到
得顿悟见性则彻底明尽不为一切情景所转如镜照
物镜无留物如鸟飞空空无鸟迹日用感应纯乎诚一
卷十五 第 4b 页 WYG0457-0211b.png
莫非性天流行无拟议无将迎融识归真反情还性全
体皆仁矣 嘉靖庚寅先生及心斋东廓南野玉溪会
讲于金陵鸡鸣寺先生出病怀诗相质其二曰三十始
志学德立待何时往者既有悔宁当复怠兹由仕莫非
学开心未信斯悦恶一何殊此旨尝在思岂不贵格物
穷至乃真知驰求外吾心痴狂竟何为微吾鲁中叟万
世将谁师心斋和诗曰人生贵知学习之惟时时天命
是人心万古不易兹鸢鱼昭上下圣圣本乎斯安焉率
卷十五 第 5a 页 WYG0457-0211c.png
此性无为亦在思我师诲吾侪曰性即良知宋代有真
儒通书或问之曷为天下善曰惟圣者师
 侍郎王敬所先生宗沐
王宗沐字新甫号敬所台之临海人嘉靖甲辰进士在
比部时与王元美为诗社七子中之一也久历藩臬及
河运艰滞以先生为右副都御史查复祖宗旧法一时
漕政修举犹虑运道一线有不足恃之时讲求海运先
以遮洋三百艘试之而效其后为官所阻而罢万历三
卷十五 第 5b 页 WYG0457-0211d.png
年转工部侍郎寻改刑部先生师事欧阳南野少从二
氏而入已知所谓良知者在天为不己之命在人为不
息之体即孔门之仁也学以求其不息而已其辨儒释
之分谓佛氏专于内俗学驰于外圣人则合内外而一
之此亦非究竟之论盖儒释同此不息之体释氏但见
其流行儒者独见其真常尔先生之所谓不息者将无
犹是释氏之见乎
论学书象山之学诚有未莹者坐在切嗟涵养未能非
卷十五 第 6a 页 WYG0457-0212a.png
其所指心体有病要之吾人所以贯三才参天地通古
今为不息者止此一事一悟百通一了百当非复有纤
毫可以加增妆缀者然琢磨非顿养盛具积有啮铁之
志乃能有立今以好径之心则取其直截以攻击之心
则指其未莹而近来则又于象山所言上更加一味见
成而圣人皆师心随手拈来尽是矣(与江/少峰)
文集圣人之言心渊然无朕其涵也而有触即动其应
也佛氏语其涵者圆明微妙而秘之以为奇俗学即其
卷十五 第 6b 页 WYG0457-0212b.png
应者妆缀缴绕而离之以为博要之不能无所近而亦
卒不可入何者其不能无所近者缘于心而卒不可入
者远于体也圣人者不独语其涵惧人之求于微而不
独语其应惧人之求于迹故哀与钦者心之体也见庙
与墓而兴者其应也体无所不具则无所不感无所不
感则无所不应因其应而为之文于是乎有哭擗哀素
之等俎豆璧帛之仪仪立而其心达而仪非心也此所
以为圣人之学也佛氏则从其应而逆之以归于无曰
卷十五 第 7a 页 WYG0457-0212c.png
墓与庙哀与敬皆妄也而性则离于是者也俗学者非
之曰此有也则从而烦其名数深其辨博而以为非是
则无循也然不知泯感与应者既以元远空寂为性而
其溺于名数辨博者又详其末而忘其所以然予故曰
禅与俗卒不可入者远于体也圣人之言心详于宋儒
最后象山陆氏出尽去世之所谓缴绕者而直指吾人
之应心曰见墟墓哀而宗庙钦者心也辨此心之真伪
而圣学在是矣其于致力之功虽为稍径而于感应之
卷十五 第 7b 页 WYG0457-0212d.png
全则指之甚明而俗学以为是禅也其所未及者名数
辨博也嗟乎象山指其应者使人求其涵也佛氏逆其
应于无而象山指其迹于应以是为禅然则为圣人者
其必在名数辨博乎以仪为心予恶乎哀钦之无从也
(象山/集序) 天命流行物与无妄在天为不己之命而在人
为不息之体孔门之所谓仁者先生之所谓知也自程
淳公之没而圣人之学不傅沉酣傅注留心名物从其
求于外者以为领略贯解而一实万分主静立极之义
卷十五 第 8a 页 WYG0457-0213a.png
微矣夫天下莫大于心心无对者也博厚高明配于天
地而弥纶参赞际于六合虽尧舜之治与夫汤武之烈
皆心之照也从事于心者愈敛而愈不足从事于言者
愈赘而愈有馀不足者日益而有馀者日损圣愚上下
之岐端在于是此先生所以冒忌负谤不息其身而争
之于几绝之馀而当时之士亦遂投其本有皆能脱絷
解絷翕然从先生于骤闻之日者也争之不明而有言
言之稍聚而为录今不据其录而求其所以为学也乃
卷十五 第 8b 页 WYG0457-0213b.png
复事于言是不得已者反以误后人而贻之争耶且先
生之得是亦不易矣先生顾其始亦尝词章而博物矣
展转抵触多方讨究妆缀于平时者辨艺华藻似复可
恃至于变故当前流离生死无复出路旁视莫倚而向
之有馀者茫然不可得力于是知不息之体炯然在中
悟则实谈则虚譬之孤舟颠沛于冲风骇浪之中帆橹
莫施碇缆无容然后视柁力之强弱以为存亡叶尽根
呈水落石出而始强力不返矣故余尝谓先生仅悟于
卷十五 第 9a 页 WYG0457-0213c.png
百死一生之日然后能咽馀甘而臻实际取而用之已
本不贰而物亦莫能违事功文词固其照中之隙光也
先生之所以得者岂尽于是耶嗣后一传百讹师心即
圣为虚无漭荡之论不可穷诘内以驰其元漠之见而
外以逃其践履之失于先生所道切近之处未尝加功
则于先生所指精微之地终非实见投之事则窒施之
用则败盖先生得而言之言先生之心尔而今袭先生
之语以求入即句句不爽犹之无当于心而况不能无
卷十五 第 9b 页 WYG0457-0213d.png
失乎心不息则万古如一日心不息则万人如一人先
生能用是倡之于几绝吾人不能缘是承之于已明而
方且较同异雌黄以为长此予之所以谓先生始得之
勤而今之不能无忧也夫从事于心敏而犹有不及则
于言有所不暇从事于心精而后知所失则于言有所
不敢默识深思承担负荷此余与二三子今之所承先
生之后者也(刻傅习/录序)
 侍读张阳和先生元忭
卷十五 第 10a 页 WYG0457-0214a.png
张元忭字子荩别号阳和越之山阴人父天复行太仆
卿幼读朱子格致补傅曰无乃倒言之乎当云心之全
体大用无不明而后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也嘉靖戊
午举于乡隆庆戊辰太仆就逮于滇先生侍之以往太
仆释归先生入京颂冤事解又归慰太仆于家一岁之
中往来凡三万馀里年踰三十而发白种种其至性如
此辛未登进士第一人授翰林修撰寻丁外艰万历己
卯教习内书堂先生谓寺人在天子左右其贤不肖为
卷十五 第 10b 页 WYG0457-0214b.png
国治乱所系因取中鉴录谆谆诲之江陵病举朝奔走
醮事先生以门生未尝往也壬午皇嗣诞生赍诏至楚
丁内艰丁亥升左春坊左谕德兼翰林侍读明年三月
卒官年五十一先生之学从龙溪得其绪论故笃信阳
明龙溪谈本体而讳言工夫识得本体便是工夫先生
不信而谓本体本无可说凡可说者皆工夫也尝辟龙
溪欲浑儒释而一之以良知二字为范围三教之宗旨
何其悖也故曰吾以不可学龙溪之可先生可谓善学
卷十五 第 11a 页 WYG0457-0214c.png
者也第主意只在善有善几恶有恶几于此而慎察之
以为良知善必真好恶必真恶格不正以归于正为格
物则其认良知都向发上阳明独不曰良知是未发之
之中乎察识善几恶几是照也非良知之本体也朱子
答吕子约曰向来讲论思索直以心为已发而所论致
知格物以察识端倪为初下手处以故缺却平日涵养
一段工夫此即先生之言良知也朱子易箦改诚意章
句曰实其心之所发此即先生之言格物也先生谈文
卷十五 第 11b 页 WYG0457-0214d.png
成之学而究竟不出于朱子矣
不二斋论学书动静者时也无动无静常翕而不张常
聚而不散者心也夫心无动静而存心之功未有不自
静中得之者初学之士未能于静中得其把柄遽欲以
憧憧扰扰之私而妄意于动静合一之妙譬之驾无柁
之舟以浮江汉犯波涛其不至覆且溺者鲜矣(寄张/洪阳)
吾兄谓摹拟古人之言行庶几可进于忘物以此为下
学而上达窃谓摹拟古人之言行一一而求其合所谓
卷十五 第 12a 页 WYG0457-0215a.png
博而寡要劳而无功也曷若摹拟于吾一心之为易且
简乎万事万物皆起于心心无事而贯天下之事心无
物而贯天下之物此一贯之旨也故不离于事物言行
之间而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下学上达无二事也若以
摹拟为下学忘物为上达是二之矣(答田/文学) 人有知觉
禽兽亦有知觉人之知觉命于理禽兽之知觉命于气
今但以知觉言良知而曰良知不分善恶不将混人性
物性而无别耶夫所谓良者自然而然纯粹至善者也
卷十五 第 12b 页 WYG0457-0215b.png
参之以人为蔽之以私欲则可以言知而不得谓之良
知矣谓良知有善无恶则可谓良知无善无恶则不可
致知之功全在察其善恶之端方是实学今人于种种
妄念俱认为良知则不分善恶之言误之也(以下寄/冯纬川)
有不善未尝不知良知也知之未尝复行致良知也知
行合一以成其德其颜子之学乎 周子曰几善恶善
有善几恶有恶几于此而慎察之善必真好恶必真恶
研几之学也吾兄论几则曰善恶是非未落对待而以
卷十五 第 13a 页 WYG0457-0215c.png
念上用功为几浅非第一义窃谓未然所谓独者还是
善念初动之时人不及知而已独知之非无可对待之
谓也无对待则不可以言几矣人心之欲固以先事预
防禁于未发为不犯手工夫然岂易言哉此心即是天
理方其未动本无人欲才一萌动则有天理便有人欲
此危微之训尧舜所为惓惓也 人心少有无念之时
方其未萌著一防字即属思善一边是亦念矣克念作
圣只在一念之间不分有事无事此念常存正是动静
卷十五 第 13b 页 WYG0457-0215d.png
合一之学恐无浅深先后之可言也 几一而已矣自
圣人言则为神化之几自吾人言则为善恶之几其实
非有二也作圣之功则必由粗以入精由可知以进于
不可知而知几之学毕矣 意者心之所发心本无意
也动而后敬言而后信此心之本体有时而息矣不动
而敬敬以心也不言而信信以心也此心之中无非敬
信未发已发纯乎天理矣 释氏以心为槁木死灰而
尽外闻见吾儒亦从而宗之是以吾心为有内也心无
卷十五 第 14a 页 WYG0457-0216a.png
内外无隐显无寂感不见不闻此心也独见独闻此心
也共见共闻此心也目之视也可得而见也谓视非心
也可乎耳之听也可得而闻也谓听非心也可乎天之
高也地之广也鸢飞鱼跃于其间礼仪三百威仪三千
则孰非心也而谓其偏于空虚可乎 杨复所谈本体
而讳言功夫以为识得本体便是功夫某谓本体本无
可说凡可说者皆功夫也识得本体方可用功夫明道
言识得本体以诚敬存之是也(寄罗/近溪) 仁之为物未易
卷十五 第 14b 页 WYG0457-0216b.png
名状故孔门罕言仁凡所言者皆求仁之功而已其曰
仁者人也仁人心也此则直指仁体矣生生不已者天
地之心也人之生以天地之心为心虚而灵寂而照常
应而常静谓其有物也而一物不容谓其无物也而万
物皆备无物无我无古今无内外无始终谓之无生而
实生谓之有生而实未尝生浑然廓然凝然炯然仁之
体傥若是乎(以下寄/查毅斋) 近世谈学者但知良知本来具
足本来圆通窥见影响便以为把柄在手而不复知有
卷十五 第 15a 页 WYG0457-0216c.png
戒慎恐惧之功以嗜欲为天机以情识为智慧自以为
寂然不动而妄动愈多自以为廓然无我而有我愈固
名检荡然阳明之良知果若是乎一念之动其正与否
人不及知而已独知之即此是独即此是良知于此格
之即是慎独即是致良知物与知无二体格与致无二
功也但于意念之间时时省克自然欲尽理还来教以
则训格谓物物皆有定则一循其则而不违是为格物
也知体无穷物则有定若然是将以知不足恃而取则
卷十五 第 15b 页 WYG0457-0216d.png
于物矣是将舍吾心之天则又索之于外矣是将岐知
与物而二之矣请就兄之言而反覆之知体无穷物之
体亦无穷何也凡物之理千变万化不可为典要若云
有定不为子莫之执中乎物则有定知之则亦有定何
也帝降之衷天然自有不爽毫发若曰无穷则将舍规
而为圆舍矩而为方乎(与许/敬庵) 兄尝问相天下当用何
术对曰无私兄曰无私不足以尽相之道必加意于知
人知人有法必令人举一人严连坐之法而后举必得
卷十五 第 16a 页 WYG0457-0217a.png
人人无遗举天下可理矣弟曰固也独不曰取人以身
乎自古才相智相代不乏人往往徇私而败故无私而
后能知人辟之鉴常空衡常平妍媸轻重自不患其或
爽且人举一人之法自昔亦常行之而卒不能得人何
也其人君子也则所举必多君子虽举百十人亦何不
可其人小人也则所举必多小人虽举一人亦安可听
耶兄又尝问圣学之要对曰在心兄曰心不足以尽天
下之理必存心以察天下之理而后可以入圣弟曰万
卷十五 第 16b 页 WYG0457-0217b.png
物皆备于我非心外有理也孔孟之学但曰正心曰存
心心正则理无不正心存则理无不存千古圣贤何曾
于心外加得一毫(答吕/新吾) 立人达人毕竟是仁发用处
仁自有体就如喜怒哀乐是心之发用处心自有体也
(答孟/我疆) 近时之弊徒言良知而不言致徒言悟而不言
修仆独持议不但曰良知而必曰致良知不但曰理以
顿悟而必曰事以渐修盖谓救时之意(答周/海门) 心外无
道言心而曰易偏易恣者即非心也道外无心言道而
卷十五 第 17a 页 WYG0457-0217c.png
不本于心者即非道也夫惟析心与道而为二是故舍
我喜怒哀乐本然之情性而求之于难穷之物理舍我
事亲敬长本然之知能而索之于无常之事变考之愈
勤讲之愈彻而以之应感酬酢漠然愈不相关此则学
术之过也(与毛/文学) 窃疑世儒口口说悟乃其作用处殊
是未悟者悟与修分两途终未能解龙溪曰狂者志大
而行不掩乃是直心而动无所掩饰无所窝藏时时有
过可改此是入圣真路头世人总说修持终有掩饰窝
卷十五 第 17b 页 WYG0457-0217d.png
藏意思在此去圣学路径何啻千里定宇曰所贵乎不
掩藏者为其觉而能改也非谓其冥然不顾而执之以
为是也(秋游/记) 予谓定宇曰昨所言天地都不做得无
骇人之听耶定宇笑曰毕竟天地也多动了一下予曰
子真出世之学非予所及也然尝谓此体真无而实有
天不得不生地不得不成辟如木之有根而发为枝叶
花实自不容已天地亦何心哉佛氏以大地山河为幻
妄此自迷者言之耳苟自悟者观之一切幻相皆是真
卷十五 第 18a 页 WYG0457-0218a.png
知而况于天地乎定宇曰学在识真不假断妄子言得
之矣(同/上) 当思父母生我之时光光净净只有此性命
一切身外物真如水上沤奈何抛我之本来而汲汲营
营于身外暂生暂灭之浮沤乎(志学录/下皆同) 吾邑萧静庵
曰日力有馀则当遍读六经以窥圣贤之心事足力有
馀别当纵游五岳以观天地之形骸若夫莳一花卉畜
一奇玩虽力有馀弗为也 有壁立万仞之节概乃可
以语光风霁月之襟怀 善树木者芟其枝叶则其本
卷十五 第 18b 页 WYG0457-0218b.png
盛矣善为学者敛其英华则其神凝矣 眼前一草一
木皆欣欣向荣一禽一鸟皆嘤嘤自得满腔子是恻隐
之心 以祸福得丧付之天以赞毁予夺付之人以修
身立德责之已岂不至易至简乎 颜子当仰钻瞻忽
时只是于本体上想像追寻终不可得后来得夫子之
教却于博文约礼用功夫功夫既到而后本体卓尔如
有可见始悟向者想像追寻之为非也 日之长短有
时矣然意有所营若促之而短事无所系若引之而长
卷十五 第 19a 页 WYG0457-0218c.png
心之无时如此身之所处有方矣然神之所至忽而九
天意之所注忽而万里心之无方如此
 教谕胡今山先生瀚
胡瀚字川甫号今山馀姚人支湖铎从子也自幼承家
学动必以礼年十八从阳明先生游论及致良知之学
反覆终日则跃然起曰先生之教劈破愚蒙矣阳明授
以傅习录博约说日归而思之盖有省支湖召而语之
曰孺子知学乎学在心心以不欺为主瀚唯唯于是日
卷十五 第 19b 页 WYG0457-0218d.png
从事于求心悟心无内外无动静无寂感皆心也即性
也其有内外动静寂感之不一也皆心之不存焉故也
作心箴图以自课就质于阳明阳明面进之先生益自
信危言笃行纯简甚密阳明没诸弟子纷纷互讲良知
之学其最盛者山阴王汝中泰州王汝止安福刘君亮
永丰聂文蔚四家各有疏说骎骎立为门户于是海内
议者群起先生曰先师标致良知三字于支离汩没之
后指点圣真真所谓滴骨血也吾党慧者论证悟深者
卷十五 第 20a 页 WYG0457-0219a.png
研归寂达者乐高旷精者穷主宰流行俱得其说之一
偏且夫主宰既流行之主宰流行即主宰之流行君亮
之分别太支汝中无善无恶之悟心若无善知安得良
故言无善不如至善天泉证道其说不无附会汝止以
自然为宗季明德又矫之以龙惕龙惕所以为自然也
龙惕而不恰于自然则为拘束自然而不本于龙惕则
为放旷良知本无寂感即感即寂即寂即感不可分别
文蔚曰良知本寂感于物而后有知必自其寂者求之
卷十五 第 20b 页 WYG0457-0219b.png
使寂而常定则感无不通似又偏向无处立脚矣宋儒
学尚分别故勤注疏明儒学尚浑成故立宗旨然明儒
厌训诂支离而必标宗旨以为的其弊不减于训诂道
也者天下之公道学也者天下之公学也何必列标宗
旨哉先生之学则以求心为宗所注心箴图列而为五
曰心图指本体也曰存曰死曰出入曰放心各有箴而
功以存心为主晚年造诣益深每提本朝儒者曰文清
之行粹然师表求其卓然之见一贯之唯似隔曾颜一
卷十五 第 21a 页 WYG0457-0219c.png
级文成明睿学几上达若夫动不踰矩循循善诱犹非
孔氏之家法白沙煞有曾点之趣而行径稍涉于孤高
敬斋慎密似有子夏规模而道业未臻于光大孟子愿
学孔子而于颜闵犹曰姑舍吾于四先生亦云以恩贡
就华亭训导升崇明教谕归家三十年筑室今山著有
今山集一百卷
 
 
卷十五 第 21b 页 WYG0457-0219d.png
 
 
 
 
 
 
 
 明儒学案卷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