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弘明集-唐-道宣僧行篇第五¶

僧行篇第五¶ 第 262c 页


广弘明集卷第二十三

大唐西明寺沙门释道宣撰

* 僧行篇第五

序曰。夫论僧者六和为体。谓戒见利及三业
也。是以道洽幽明。德通贤圣。开物成务则福
被人天。导解律仪则化垂空有并由式敬六
和扬明三宝。内荡四魔之弊。外倾八慢之幢。
遂使三千围内咸禀僧规。六万遐年俱遵声
教。非僧弘御孰振斯哉。然则道涉窊隆。岠百
僧行篇第五¶ 第 263a 页 T52-0263.png
六之阳九。尘随信毁。怀利用之安危。通人
不滞其开抑。鄙夫有阻于时颂。故使众杂邪
正。布逼引之康庄。心包明昧。显登机之衢术。
是知满愿之侣。乘小道而摄生。天热之伦。
寄邪徒而化物。击扬覈于适道。弘喻在于权
谋。未俟威容惟存离著。若斯言之备则通
于理行者也。或不达者妄起异端。若见左行
谬僻滥惘弥甚。莫思己之烦惑。专惮彼之乖
仪。于即雷同荷冒坑残夷灭。下凡之例。抱怨
酷而消亡。上圣之徒。悼凶悖之安忍。自古
君人之帝。殷鉴兴亡之经。开吞舟之宏网。布
容养之宽政。阐仁风于宇内。坐致太平。弘出
处之成规。飨兹大赍。馀则察察糺举背烹鲜
之格言。收罗咎失。挹凝脂之密令。及后祸作
殃扇。堤防莫开掩泣向隅。斯须糜溃为天下
之所笑也。故集诸政绩布露贤明。或抗诏而
立谠言。或兴论以详正议。或褒仰而崇高
尚。或衔哀而畅诔词。兹道可寻备于后列。


* 梁弘明集僧行总目

* 晋庾冰为帝出诏令僧致敬
* 晋尚书令何充建议不合奏(二首)
* 晋桓玄书论道人敬王者(并答)
* 桓玄又书论敬议(并王令答八首)
* 释慧远与桓玄书论不敬(并答)
* 桓楚伪诏沙门不须敬(并答五首)
* 释慧远沙门不敬王者论
* 释慧远与桓玄书明沙汰事(并答)
* 支道林与桓玄书论僧籍
* 郑道子书论踞食
* 范伯伦书论踞食
* 范伯伦表论踞食(并诏答)
* 释慧义答范伯伦书(并答)
* 范伯伦与生观二法师书
* 后秦主令恒标二法
僧行篇第五¶ 第 263b 页 T52-0263.png
* 罗什与后秦主书论恒标罢道事
* 释慧远答桓玄令返俗书(并答)
* 释僧岩答刘公不还俗书
* 释道盛启齐武论沙汰事


* 唐广弘明集僧行篇总目

* 东晋丘道护支昙谛诔(并序)
* 后秦释僧肇罗什诔(并序)
* 宋释慧琳释法纲诔(并序)
* 宋释慧琳竺道生诔
* 宋谢灵运释昙隆诔
* 宋谢灵运释慧远诔
* 宋张畅若邪山敬法师诔
* 南齐释慧林释玄运诔
* 南齐律师释智称诔
* 南齐虞羲景法师行状
* 梁沈约净秀尼行状
* 宋孝武沙汰僧尼诏
* 元魏孝文褒崇诸僧诏(七首)
* 南齐沈休文述中食论
* 沈休文述僧会食论
* 北齐文宣沙汰僧议诏(并答)
* 梁简文吊道澄法师亡书
* 梁晋安王与所部僧正教
* 梁王筠与东阳盛法师书
* 梁释智林与汝南周颙书
* 梁刘孝标与举法师书
* 梁王曼颖与皎法师书(并答)
* 梁刘之𨗄吊震法师亡书
* 梁刘之𨗄吊震兄李敬朏书
* 梁刘之𨗄吊京正亡书(金华山栖志) (梁刘孝标东阳金华山栖志陈释真观与徐仆射书)
* 陈徐陵谏仁山深法师罢道书
* 周释昙积上武帝止沙汰表
* 戴逵贻书仙城命禅师
* 幽林沙门释惠命詶书北齐戴先生
* 隋内史薛道衡吊延法师亡书
* 隋释彦琮福田论
* 唐高祖问僧出家损益诏(并答)
* 唐高祖出沙汰佛道诏
* 唐太宗令道士在僧前诏(并表)
* 今上令议沙门敬三大诏(并百官驳议表启状等及诏所亲表启论等)
僧行篇第五¶ 第 263c 页 T52-0263.png

** 广弘明集僧行篇第五之初(卷二十三)

*** 诸僧诔行状

* 支昙谛
* 竺罗什
* 释法纲
* 竺道生
* 释昙隆
* 释慧远
* 释玄敬
* 释玄运
* 释智称
* 释玄景
* 释净秀

**** 道士支昙谛诔东晋丘道护

晋义熙七年五月某日。道士支昙谛卒。春秋
六十有五。呜呼哀哉。法师肇胤西域。本生
康居。因族以国氏。既伏膺师训。乃从法姓支。
徙于吴兴郡乌程县都乡千秋里。资金商之
贞气。藉阳育之韶律。胄遐方而诞秀。协川岳
而禀神。识情湛粹风宇明肃。道致表于天期。
德范彰于素器。贞悟独拔。群异不足以动其
心。至诚深固。众论莫能干其执。是以超尘
绝诣。慧旨发于弱龄。研微耽玄。明道昭于岁
暮。故能振灵风于神境。演妙化于季叶。嗣
清前哲。穆道俗而归怀焉。游涉众方敷扬大
业。妙寻幽赜清言析微。加以善属文辞。识
赏参流。固已谐契风胜领冠一时矣。公之中
年爰乃慨以城傍难置幽居为节。且山水之
性素好自然。静外之默体自天心。于是谢缘
人封遁迹岩壑。乃考室于吴兴郡故障之昆
山。味道崇化二十馀载。其栖业所弘。可以
洗心涤𠫤。筌象之美。足以穷兴永年。于是
晞宗归仁者自群方而集。钦风怀趣者不远
而叩津焉。于时时望英豪多延请斋讲。公虚
僧行篇第五¶ 第 264a 页 T52-0264.png
心应物。不尝以动止介怀。推诚述义。未始以
道俗殊致。其中抱壹之德。又遐迩所推。方将
洒拂玄路絙维颓风。超外妙梯拟辙玄踪。惜
乎不永遘疾而终。识者深云亡之痛。悠情感
惟良之悲。盖无爵而贵。生荣死哀者此之谓
矣。虽至理冥一存亡定于形初。玄识妙照骸
器同于朽壤。然而阙情期于欣戚之境。未泯
乎离会之心者。亦何能不以失得为悲喜。临
长岐而悽怀哉。苟冥废之难体。寄筌翰以怀
风。援弱毫而舒情。播清晖乎无穷。乃作诔
曰。

绵绵终古。暧暧玄路。妙缘莫叩。长寐靡寤。生
灭纷纭。动息舛互。相驱百世。季叶弥蠹。永
溺尘劳。孰知其故。至人乘运。灵觉中肇。未
睹沧流井蛙无小。大明融朗。幽夜乃晓。灭有
归空。除闇即皦。道洽无方。仁被禽鸟。昧者靡
遗。识者弥了。超哉法师。道性自然。壹心绝
俗。祇诚重玄。研微神锋。妙悟无间。尘之所
著。在至斯捐。累之所引。秉之弥坚。摆落尘
羁。振拖灵渊。辽辽清雅。肃肃贞韵。汪汪
其冲。亹亹其进。和而有慨。异而不峻。停心独
得。标想千刃。虚以应物。无来不顺。汎游弘
化。振响扬晖。开道玄肆。肇辟灵扉。位制冥
极。剖析幽微。忘怀善挹。穆然靡违。会通群
方。总之所归。遐抗颓纲。阐固法闱。绪此妙
慧。乃播神威。幽境湛默。入肆諠引。闲邃易
一。华纷难泯。公乃慨然。中驾潜轸。卜居川岩。
搆室林巘。摈域外缘。潜精内敏。靡筌不服。
无微不尽。蔚矣昆岭。岗阜丘墟。连峰云秀。
僧行篇第五¶ 第 264b 页 T52-0264.png
回壑迂馀。庭荫萧条。阶绕清渠。翳然其远。
萧尔其虚。眇眇玄风。愔愔僧徒。味道闲室。
寂焉神居。心随道亲。情与俗疏。道固无孤。
德必有邻。渊清引映。业胜怀人。晞风宗玄。自
远来宾。亦有衿期。时来问津。湛湛无穷。日
日王神。林壤有谢。道心常新。圣逝言绝。贤
表义乖。翳翳末运。玄化将颓。澹矣夫子。道
俗归怀。庶享遐年。振此落维。如何不吊。弃世
永辞。仪景长归。逝矣不追。有识深恸。含情同
悲。呜呼哀哉。推昔绸缪。骤淹信宿。闲宴
清宇。藉卉幽谷。或濯素濑。爰憩翠竹。屡兴名
辰。汎觞掇菊。梨柚荐甘。蒲笋为蔌。赋诗咏
言。怡然偕足。眷怀兹游。想之在目。伤哉斯
遇。千载无复。践旧沾衿。瞻坟悲哭。呜呼哀
哉。有必之无。始则归卒。达人妙观。千龄一
日。昧者或应。横为凶吉。邈矣法师。夙反玄
室。累劫之勤。不速而疾。庶遘冥缘。终会灵
术。妙行弗运。寔深丧质。情在未冥。怅为自
失。寄怀毫素。徽风载述。呜呼哀哉。

**** 鸠摩罗什法师诔释僧肇

夫道不自弘。弘必由人。俗不自觉。觉必待匠。
待匠故世有高悟之期。由人故道有小成之
运。运在小成则灵津辍流。期在高悟则玄锋
可诣。然能仁旷世期将千载时师邪心是非
竞起。故使灵规潜逝徽绪殆乱。爰有什法师
者。盖先觉之遗嗣也。凝思大方驰怀高观。审
释道之陵迟。悼苍生之穷蔼。故乃奋迅神仪。
宇形季俗。统承洪绪。为时城堑。世之安寝
则觉以大音。时将昼昏乃朗以慧日。思结颓
僧行篇第五¶ 第 264c 页 T52-0264.png
纲于道消。缉落绪于穷运。故乘时以会错枉
以正。一扣则时无互乡。再击则𡾝𡻱归仁。
于斯时也。羊鹿之驾摧轮。六师之车覆辙。二
想之玄既明。一乘之奥亦显。是以端坐岭东
响驰八极。恬愉弘训而九流思顺。故大秦符
姚二天王师旅以延之。斯二王也。心游大
觉之门。形镇万化之上。外扬羲和之风。内盛
弘法之术。道契神交屈为形授。公以宗匠不
重则其道不尊。故蕴怀神宝感而后动。自公
形应秦川。若烛龙之曜神光。恢廓大宗若羲
和之出快桑。融冶常道尽重玄之妙。闲邪
悟俗穷名教之美。言既适时理有圆会。故辩
不徒兴。道不虚唱。斯乃法鼓重振于阎浮。
梵轮再转于天北矣。自非位超修成体精百
鍊行藏应时。其孰契于兹乎。以要言之。其
为弘也隆于春阳。其除患也厉于秋霜。故巍
巍乎荡荡乎。无边之高韵。然隘运幽兴。若人
云暮。癸丑之年。年七十。四月十三日薨于
大寺。呜呼哀哉。道匠西倾。灵轴东摧。朝羲
落曜。宝岳崩颓。六合昼昏。迷驾九回。神关重
闭。三涂竞开。夜光可惜。盲子可哀。罔极之
感。人百其怀。乃为诔曰。先觉登遐。灵风缅
邈。通仙潜凝。应真冲漠。丛丛九流。是非竞
作。悠悠盲子。神根沈溺。时无指南。谁识冥
度。大人远觉。幽怀独悟。恬冲静默。抱此玄
僧行篇第五¶ 第 265a 页 T52-0265.png
素。应期乘运。翔翼天路。既曰应运。宜当时
望。受生乘利。形标奇相。襁褓俊远。髫龀逸
量。思不再经。悟不待匠。投足八道。游神三
向。玄根挺秀宏音远唱。又以抗节。忽弃荣俗。
从容道门。尊尚素朴。有典斯寻。有妙斯录。
弘无自替。宗无拟族。霜结如冰。神安如岳。外
疏弥高。内朗弥足。恢恢高韵。可模可因。愔
愔冲德。惟妙惟真。静以通玄。动以应人。言
为世宝。默为时珍。华风既立。二教亦宾。谁谓
道消。玄化方新。自公之觉。道无不弘。灵风遐
扇。逸响高腾。廓兹大方。然斯惠灯。道音始
唱。俗网以崩。痴根弥拔。上善弥增。人之寓
俗。其途无方。统斯群有。纽兹颓纲。顺以四
恩。降以慧霜。如彼维摩。迹参城坊。形虽圆
应。神冲帝乡。来教虽妙。何足以臧。伟哉大
人。振隆圆德。标此名相。显彼冲默。通以众
妙。约以玄则。方隆般若。以应天北。如何运
邅。幽里冥剋。天路谁通。三涂谁塞。呜呼哀
哉。至人无为。而无不为。权网遐笼。长罗远
羁。纯恩下钓。客旅上摛。恂恂善诱。肃肃风
驰。道能易俗。化能移时。奈何昊天。摧此灵
规。至真既往。一道莫施。天人哀泣。悲恸灵
祇。呜呼哀哉。公之云亡。时唯百六。道匠韬
斤。梵轮摧轴。朝阳颓景。琼岳颠覆。宇宙昼
昏。时丧道目。哀哀苍生。谁抚谁育。普天悲
感。我增摧衄。呜呼哀哉。昔吾一时。曾游仁
川。遵其馀波。纂承虚玄。用之无穷。钻之弥
坚。曜日绝尘。思加数年。微情末叙。已随化
迁。如可赎兮。贸之以千。时无可待。命无可
僧行篇第五¶ 第 265b 页 T52-0265.png
延。惟身惟人。靡凭靡缘。驰怀罔极。情悲昊
天。呜呼哀哉。

**** 武丘法纲法师诔宋释慧琳

元嘉十一年冬十一月辛未。法纲法师卒。呜
呼哀哉。夫峭立方矫既伤于通任。卑随圆比
又亏于刚絜。山居协枯槁之弊。邑止来嚣湫
之患。酌二情而简双事者。法师其有焉。少游
华京长栖幽麓。乐志入出乘情去来。渎厌人
流就闲于木石。郁寂丘壑求观于物类。人
以为无特操。我见其师诚矣。天性肤敏陶渐
风味。从容情理赏托文义。交游敦亮尽之契。
进趣慕复永之道。理身法服。朱缨之累早
绝。抗趾神疆。丹墀之阂夙判。况乃桑门矫
拂之迹。徒倚伏之数者哉。昔因邂逅倾盖著
交。同以剪落。夷契群萃布怀舒愤。以寄当年。
遂携手游梁比翼栖邓。餐风虚岫[指-匕+(口/└)]道玄
津。比乐齐宴千载一时。自林倾鸟散奄忽盈
纪。子薄高柯予沦泥滓。常冀曾卜索居之遇。
遂成梁高山海之别。东澜弗复西景莫收。致
尽川征归骨曾丘。呜呼哀哉。诔曰厥族氏
殷。寔汤之裔。荣声中微。源流昭晰。少遭闵
凶。宗无缌繐。慈姑经营。托是养卫。爰逮三
五。聪韵特挺。双奇比秀。偶罗齐颖。志陋中
区。思擢神境。脱落生延。耽慕缘永。既遵玄
辙。洞晓名迹。仁义之外。通非所惜。室欲靡
遂。坐以会适。弗依朱扉。考卜岩壁。来不濡
足。去不绝翮。颉颃升萃。进退损益。予恶浮
波。尔能即心。俱翔道泽。同集德林。齐拂和
风。共聆玄音。自宫徂国。在目在衿。往化绵
僧行篇第五¶ 第 265c 页 T52-0265.png
邈。遗思沈吟。亦既离逖。天道明誓。尔出旧
山。予反遐裔。庶乘和运。同荫共憩。寒灰弗
烟。落叶离缀。睽愿莫从。子遂下世。人之云
亡。风怀掩翳。呜呼哀哉。玄冬凄烈。江浒萧
条。寒风飏幕。飞霰入艘。命有近止。归涂尚
遥。悯悯即尽。寂寂哀号。孤旅如薄。均化无
褒。呜呼哀哉。怀游居之虎丘。悼冥灭之庐岭。
惟采录于中京。念提携于番境。情飘飖于双
峦。思缠绵于两省。何绸缪兮无极。心所存兮
腷臆。阅严冬兮已谢。籍隆暑兮既息。四运
纷其邅回。情期窅以长匿。苟来缘之匪亡。
眷生平以增恻。呜呼哀哉。

**** 龙光寺竺道生法师诔宋释慧琳

元嘉十一年冬十月庚子。道生法师卒于庐
山。呜呼哀哉。善人告尽。追酸者无浅。含理
亡灭。如惜者又深。法师本姓魏。彭城人也。
父广戚县令。幼而奇之。携就法汰法师。改服
从业。天资聪懋思悟夙挺。志学之年便登
讲座。于时望道才僧著名之士。莫不穷辞挫
虑服其精致。鲁连之屈田巴。项托之抗孔叟。
殆不过矣。加以性静而刚烈。气谐而易遵。喜
舍以接诱。故物益重焉。中年游学广搜异闻。
自杨徂秦登庐蹑霍。罗什大乘之趣。提婆小
道之要。咸畅斯旨究举其奥。所闻日优所见
踰赜。既而悟曰。象者理之所假。执象则迷理。
教者化之所因。束教则愚化。是以徵名责实。
惑于虚诞。求心应事。芒昧格言。自胡相传中
华承学。未有能出斯域者矣。乃收迷独运
存履遗迹。于是众经云披群疑冰释。释迦之
僧行篇第五¶ 第 266a 页 T52-0266.png
旨淡然可寻。珍怪之辞皆成通论。聃周之申
名教。秀弼之领玄心。于此为易矣。物忌光颖
人疵贞越。怨结同服好折群游。遂垂翼敛趾。
销影岩穴遵晦至道。投迹愚公登舟之迹。有
往无归命尽山麓。悲兴寰畿。呜呼哀哉。

泗汴之清。吕梁之峻。惟是淑灵。育此明俊。
如草之兰。如石之瑾。匪曰薰彫。成此芳绚。爰
初志学。服膺玄迹。经耳了心。披文调策。弱而
登讲。靡章不析。善以约言。弗尚辞㦎。有识钦
承。厌是钩赜。中年稽教。理洗未尽。用是游
方。求诸渊隐。虽遇殊闻。弥觉同近。涂穷无
归。回辕改轸。芟夷名疏。阐扬事表。何壅不
流。何晦不晓。若出朝离。其明昭照。四果十
住。藉以汲矫。易之牛马。庄之鱼鸟。孰徵斯
实。弗迷斯道。淹留兹悟。告予诲言。道诚在
斯。群听咸䊩。不独抵峙。诮毁多闻。予谓无
害。劝是宣传。识协贞诚。见诲浮諠。默荫去
大。弭此腾口。增栖或英。夐逸篁薮。遁思泉
源。无碍川阜。庶乘闲托。曰仁者寿。命也有
悬。曾不永久兰荪速颓。气伤于偶。呜呼哀
哉。爰念初离。三秋告暮。风肃流清。云高林
素。送别南浦。交手分路。茫茫去止。悽悽情
顾孰在隐沦。各从沿沂。惄是长乖。异成永
互。呜呼哀哉。溯来风之。绝响送行。云之莫
因。缅三冬其已谢。转献岁于此春。听阳禽之
悦豫。瞩神气之煴烟。念庠序于兹月。信习
业之嘉辰。隐讲堂之空觌。恻高座之虚闻。叹
因事以矜理。悲缘情以怀人。呜呼哀哉。天道
茫昧信顺可推。理不湮灭庶或同归。申夭可
僧行篇第五¶ 第 266b 页 T52-0266.png
略情念可追。短章无布聊以写悲。呜呼哀
哉。

**** 昙隆法师诔谢灵运

夫协理置论。百家未见其是。因心自了。一己
不患其踬。而终莫相辨。我若咸叹翻沦得
拔竟知于谁。冀行迹立则善恶靡徵。欲声名
传则薰莸同歇。然意非身之所挫。期出命之
所限者。目所亲觌见之若人矣。惠心朗识发
于髫辫。生自禀华家嬴金帛。加以巧乘骑解
丝竹。沫绝景于康衢。弄弦管于华肆者。非徒
经旬涉朔弥历年稔而已。谅赵李之咸阳。程
郑之临卬矣。既而永夜独悟。中饮兴叹曰。悲
夫欣厌迭来终归忧苦。不杜其根于何超绝。
且三界回沈诸天倏瞬。况齐景牛山隋武
企阴。催促节物逼迫霜露。推此愿言伊何能
久。慨然有摈落荣华兼济物我之志。母氏矜
其心。姊弟申其操。遂相许诺。出家求道一身
既然阖门离世。妻子长绝欢娱永谢。岂唯向
之靡乐。判之盛年终古恩爱于今仳别矣。旅
舟南溯投景庐岳。一登石门香炉峰。六年不
下岭。僧众不堪其深。法师不改其节。援物之
念不以幽居自抗。同学婴疾。振锡万里相救。
余时谢病东山。承风遥羡。岂望人期颇以山
招。法师至止鄙人劳役。前诗叙粗已记之。
故不重烦。及中间反山成说。款尽遂获。接栋
重崖俱挹回涧。茹芝朮而共饵。披法言而同
卷者。再历寒暑。非直山阳靡喜愠之容令尹
一进已之色。实明悟幽微袪涤近滞。荡去薄
垢日忘其疾。庶白首同居而乖离无象。信顺
僧行篇第五¶ 第 266c 页 T52-0266.png
莫归徵集何缘。晚节罗衅远见参寻。至止
阻阂音尘殆绝。值暑遘疾。未旬即化。诚存
亡命也。此行颇实有由。承凶感痛。寔百常情
纸墨几时。非以期名。盖钦志节追深平生。
自不能默已。故投怀援笔。其辞曰。

仰寻形识。俯探理类。采声知律。拔茅睹汇。物
以灵异。人以智贵。即是神明。观鉴意谓。爰初
在稚。惠心夙察。吐噏芳华。怀抱日月。如彼
兰畹。风过气越。如彼天倪。云披光发。求名
约身。规操束已。傥或愚世。曾未近似。生以
意泰。意管生理。孰是欢慰。程郑赵李。家畜
金缯。才练艺技。骧首挥霍。繁弦绮靡。酒
酣调促。意妍服侈。朝迫景嚑。夕忌星徙。悠
悠白日。凄凄良夜。年往欢流。厌来情舍。苦
乐环回。终卒代谢。弃而更适。生速名借。谁能
易夺。何术推移。精粗浑济。善恶参差。即心
有限。在理莫规。试覈众肆。庶获所窥。道家
踬近。群流缺远。假名恒谁。傍义岂反。独有兼
忘。因心则善。伤物沈迷。羡彼驱遣。变服京
师。振锡庐顶。长别荣冀。永息幽岭。舍华袭
素。去繁就省。人苦其难。子取其静。昏之视
明。即愚成绝。智之秉情。对理斯涅。吝既弗
袪。滞亦安拔。子之矜之。为尔苦节。节苦在
己。利贞存彼。以明闇逝。以慈累徙。欲以援
物。先宜济此。发轸情违。终然理是。梁鸿携
妻。荷蓧见子。鸡黍接人。行歌通已。于世曰
高。于道殊鄙。殆见法师。独绝神理。形寿易
尽。然诺难判。乘心即化。弃身靡叹。怀道弥
厉。景命已晏。矜物辞山。终息旅馆。呜呼哀
僧行篇第五¶ 第 267a 页 T52-0267.png
哉。魂气随之。延陵已了。鸢蝼同施。漆园所
晓。委骸空野。岂异岂矫。幸有遗馀。聊给虫
鸟。呜呼哀哉。缅念生平。同幽共深。相率经
始。偕是登临。开石通涧。剔柯疏林。远眺重
叠。近属岖嵚。事寡地闲。寻微探赜。何句不
研。奚疑弗析。帙舒轴卷。藏拔纸襞。问来答
往。俾日馀夕。沮溺耦耕。夷齐共薇。迹同心
欢。事异意违。承疾怀灼。闻凶满悲。孰云不
痛。零泪沾衣。呜呼哀哉。行久节移。地边气
改。终秋中冬。踰桂投海。永念伊人。思深情
倍。俯谢常人。仰愧无待。呜呼哀哉。

**** 庐山慧远法师诔宋谢灵运

道存一致。故异代同辉。德合理妙。故殊方
齐致。释公振玄风于关右。法师嗣沫流于江
左。闻风而悦四海同归。尔乃怀仁山林隐居
求志。于是众僧云集勤修净行。同法餐风栖
迟道门。可谓五百之季仰劭舍卫之风。庐山
之㟪俯传灵鹫之音。洋洋乎未曾闻也。予志
学之年希门人之末。惜哉诚愿弗遂。永违此
世。春秋八十有四。义熙十三年秋八月六日
薨。年踰纵心。功遂身亡。有始斯终千载垂光。
呜呼哀哉。乃为诔曰。

于昔安公。道风允被。大法将尽。颓纲是寄。
体静息动。怀真整伪。事师以孝。养徒以义。
仰弘如来。宣扬法雨。俯授法师。威仪允举。
学不窥牖。鉴不出户。粳粮虽御。独为苌楚。
朗朗高堂。萧萧法庭。既严既静。愈高愈清。
从容音旨。优游仪形。广运慈悲。饶益众生。
堂堂其器。亹亹其资。总角味道。辞亲随师。
僧行篇第五¶ 第 267b 页 T52-0267.png
供养三宝。析微辩疑。盛化济济。仁德怡怡。
于焉问道。四海承风。有心载驰。戒德鞠躬。
令声续振。五浊暂隆。弘道赞扬。弥虚弥冲。十
六王子。孺童先觉。公之出家。年未志学。如彼
邓林。甘露润泽。如彼琼瑶。既磨既琢。大宗
戾止。座众龙集。聿来胥宇。灵寺奚立。旧望
研机。新学时习。公之勖之。载和载辑。乃修
什公。宗望交泰。乃延禅众。亲承三昧。众美
合流。可久可大。穆穆道德。超于利害。六合
俱否。山崩海竭。日月沈辉。三光寝晰。众麓
摧柯。连波中结。鸿化垂绪。徽风永灭。呜呼
哀哉。生尽冲素。死增伤悽。单蛰土椁。示同
敛骸。人天感悴。帝释恸怀。习习遗风。依依
馀凄。悲夫法师。终然是栖。室无停响。除有
广蹊。呜呼哀哉。端木丧尼。哀直六年。仰慕
洙泗。俯惮蹄筌。今子门徒。实同斯难。晨扫
虚房。夕泣空山。呜呼法师。何时复还。风啸
竹柏。云蔼岩峰。川壑如丘。山林改容。自
昔闻风。志愿归依。山川路邈。心往形违。始
终衔恨。宿缘轻微。安养有寄。阎浮无希。呜呼
哀哉。

**** 若邪山敬法师诔(并序)宋张畅

夫待物而游致用生外道来自我怀抱以欢。
故晦宝停璞。导兼车以出魏。鸾逸云绪。岂增
轩以入卫。是以士之傲俗尚孤其道。幽居之
民无闷高独。吾每宣书夙流照烂。故已跋予
感咏。身心不足。若乃冲独之韵少岁已高。绝
岭之气早志能远。初憩驾庐山年始胜发。缅
邈之志直已千里。乃求剃形就道忘家入法。
僧行篇第五¶ 第 267c 页 T52-0267.png
时沙门释慧远。虽高其甚高。以其尚幼未之
许也。遂乃登孔涧首太羊临虚投地之险。
以身易志。法师乃奇而纳焉。冑翔华胤业集
素履。劲露未严先风苦节。同学不胜其劳。若
人不改其操。于时经藏始东。肆业华右。遂
扣涂万里。屡游函洛。定慧相晓致用日微。
罗什既亡。远公沈世。乃还迹塞门屏居穷岫。
其不出意若邪山之者于兹二十馀年矣。
余叔谢病归身。惟风停想。法师乘感来游。
积席谈晏。清榭竟言不别而别。故已默语交
达而动静虚员矣。徵士戴颙秀调宣简。神居
共逸风理交融。乃倚岫成轩停林启馆。即此
人外因心会友。西河方浪东山已隤。风云既
尽草木馀哀心之忧矣。泪合无开。呜呼哀哉。
乃为作诔曰。

在尚尚王。歌凤伊洛。逸路翔云。高轩鸣鹤。
灵源世流。幽人代作。归来之子。跨古逢运。结
𨅊承风。遵途袭问。纬玉则温。经金斯振。岁
学尚幼。年盈数始。令德既轩。其秀唯起。锋
颖万代。风标千里。情爱相轻。家国如草。达矣
哲人。独肆玄宝。总驾七觉。飞案八道。三江
多静。湛胜庐山地去万物。轨迹停玄。辽辽清
慧。结宇承烟。前驱群有。首路人天。吾生制
融。集彼清风。业流善会。情竦妙同。白日春
上。素月秋中。方寸无底。六合可穷。卓彼罗
什。三界特秀。真俗冠冕。神道领袖。若人对
响。承车即𨅊。沙漠织寒。长风负雪。投袂冰
霜。揽裾暮节。谁斯问津。悠焉在哲。庄衿老
带。孔思周情。百时如一。京载独开。胸地既
僧行篇第五¶ 第 268a 页 T52-0268.png
满。顾惟糟魄。移此无生。悽居树席。妙入环
中。道出形上。所谓伊人。玄途独亮。智虚于
情。照实其相。生住无住。异坏相寻。罗什就
古。慧远去今。匠石何运。伯牙罢音。殷忧逃遁。昔还尔心。东岩解迹。削景若邪。早帐风
首。春席云阿。流庭结草。澓渚含波。月轩东
秀。日落西华。情步不辞。寝兴高绝。白云临
操。清风练节。经纶五道。提衡六趣。四谛归
想。三乘总路。生灭在法。诸行难常。哲人薪
尽。旧火移光。白日投晦。中春起霜。呜呼哀
哉。昔余纨发。早宴清衿。送志悲岁。迎韵
者心。家贫亲老。耕而弗饱。就檄追欢。身素孤
夭。既隔于形。徒通以道。自我从病。高榭东
山。明月途静。白云路闲。承松吐啸。风上舒
言。咨予戴侯。风居凉峻。伫馆伊人。流心酌
韵。如何高期。隔成幽显。五弦丧弄。三𨢩谁
盏。呜呼哀哉。山泉同罢。松竹哀凉。秋朝霜
露。寒夜严长。呜呼哀哉。孤猿将思。旅雁声
时。广开性品。无情者谁。连台成草。比馆唯
悲。存亡既代。物色长衰。呜呼哀哉。苍生失
御。万物无归。阴爽就夜。重阳顿晖。呜呼哀
哉。伊四望之茫茫。怆余心之悄悄。虽泪至
之有端。固忧来其无兆。隐(于靳反)长思以叹
悲。谅纵横于言表。呜呼哀哉。

**** 新安寺释玄运法师诔(并序)南齐释慧林

维建武四年五月八日甲午。沙门释玄运右
卧不兴。神去危城呜呼哀哉。法师本谯邦右
族。寓于燉煌。幼禀端明仁和之性。长树弘
懿冲闲之德。真粹天挺夙鉴道胜。乃遗摈俗
僧行篇第五¶ 第 268b 页 T52-0268.png
缠超出尘碍。濯景玄津栖习法道。率由仪律
之绝。精学体微之妙。潜仁晦名之行。散畜忘
相之施。无德而称者。日夜而茂焉。敷说架
乎当时。理思冠乎中世。钻仰之徒自远而来。
虚至实归遍于辙迹。帝后储贰之尊。藩英鼎
宰之重。莫不揖道宗师瞻猷结敬。而宏量邃
奥不以贵贱舛其顾眄。夷整渊深不以寒暑
品其怀抱。所以括综像末崇振颓流者。法
师其人矣。启训之缘有限。负手之歌会终。风
火告徵。愈恬明于危识。灵圣灭现。屡恭悦于
告渐。春秋六十九。呜呼哀哉。外禀哽识内咨
恸魂。慕题往迹行寔浮言。乃作诔曰。

世滞悠旷。苦海遐长。欲盖修掩。爱网宏张。
法灯不耀。慧日霾光。朽宅燔仆。炎火浮扬。
二仪构毁。算其有岁。三转廓辽。空劫谁计。从
冥讵晓。沦川莫济。接踵既疏。寔资命世。日诞
明哲。降灵自缘。涵徵蕴器。有表孩年。神几
幼澈凝鉴早宣。犹玉初莹。若珠启泉。疵厌
尘浊。超悟玄微。诀舍愚缚。澄剪情违。龆年植
节。草岁从师。承规检敬。肃范仪威。秉躬淳
絜。淑慎心行。学辨秘源。问穷理夐。前隐用
照。往疑斯镜。匠佚功倍。思高业盛。爰洎中
岁。绰奥宏广。轮演法空。云涤日朗。乘衢若
夷。权开似敞。悠悠品类。式是宗仰。右河振
闻。左江标秀。声因德宣。称缘道富。提奖询
求。悦怿研授。仁厚犹地。志高如岫。辍餐赴
嗛。舍纩矜寒。蓄无停日。财以施单。宁贱傲
色。匪贵愉颜。湛兹懿庆。均彼籍兰。教之所
洽。晦识斯明。智之所诱。务以心成。接惛茂
僧行篇第五¶ 第 268c 页 T52-0268.png
货。抚迷谅情。凭微请要。莫不咸亨。险路恒
远。开引有极。生灭相禅。念念匪息。徂年寡
留。西光遽逼。云变岂停。将运净域。呜呼哀
哉。体深病苦。虑达四疾。针石医巫。分剂贬
失。端情法旅。正想慈律。不舍勇勤。誓拯群
坠。呜呼哀哉。合既终离。假会应谢。同悲素
林。寂然中夜。谈人勖善。瞻天俨驾。即彼绀
宫。去此尘舍。呜呼哀哉。绝微言于永没。毁舟
航于遐澨。挨崇尘之严华。芜峻堂之雕丽。
舍形有其若遗。迁情灵其何界。资训仰兮眷
徒。空血泪兮感逝。呜呼哀哉。

**** 南齐安乐寺律师智称法师行状
阙撰人

法师讳智称。其先日某郡某氏。挹汾浍之清
源。禀河山之秀质。蓄灵因于上业。成慧性
于阎浮。直哉惟清爰初夙备。温良恭俭体以
得之。然天韵真确。含章隐曜。沈渐人群。莫
能测其远迩。盖由径寸之华韬光浚壑。盈尺之
宝未剖联城。监观者罔识其巨丽。逖听者弗
得其鸿名。羁束戎旅俛起阡陌。年登三十。始
览众经。退而叹曰。百年倏忽功名为重。名不
常居功难与必。且吉凶悔吝孔书已验。变化
起伏历圣来称。安知峥嵘之外寥廓之表。笼
括幽显大援无边者哉。彼有师焉。吾知归矣。
遂乃长揖五忍敛衽四依。挫锐解纷于是乎
僧行篇第五¶ 第 269a 页 T52-0269.png
尽。宋大明中。益部有印禅师者。苦节洞观郁
为帝师。上人闻风自托一面尽礼。印公言归
庸蜀。乃携手同舟。以宋泰始元年出家于
玉垒。诚感人天信贯金石。直心波若高步
道场。既乃敬业承师就贤辩志。遨游九部驰
骋三乘。摩罗之所宣译。龙王之所韬秘。虽且
受持讽诵。然未取以为宗。常谓摄心者迹。迹
密则心检。弘道者行。行密则道存。安上治
人莫先乎礼。闲邪迁善莫尚乎律。可以驱车
火宅翻飞苦海。瞻三途而勿践。历万劫而不
衰者。其毗尼之谓欤。乃简弃枝叶积思根本。
顿辔洗心以为己任。于是曳锡踽步千里游
学。拥经持钵百舍不休。西望荆山南过澧浦。
周流华夏博采奇闻。土木形骸琬琰心识。靡
高不仰。无坚不攻。寝之所安席不及煖。思之
所至食不遑餐。入道三年从师四讲。教逸功
倍而业盛经明。每称道不坠地。人各有美。宣
尼之学何讵常师。于时具隐二上人。先辈高
流凤鸣西楚。多宝颖律师洽闻温故翰起东都
法师之在江陵也。禀具隐为周援。及还京雒
以颖公为益友。皆权衡殿最言刈菁华。舍稊
稗而膳稻梁。会盐梅而成鼎饪。其理练其旨
深。肤受末学莫能踵武。以泰始六年。初讲十
诵于震泽。阐扬事相咫尺神道。高谈出云汉。
精义入无间。八万威仪怡然理畅。五部章句
涣尔同波。由是后进知宗先达改观。辉光令
问于斯籍甚。法师应不择方行有馀力。清言
终日而事在其中。立栖云于具区。营延祚于
建业。令不待严房栊肃静。役不加迅栋宇骈
僧行篇第五¶ 第 269b 页 T52-0269.png
罗。自方等来仪。变胡为汉。鸿才钜学连轴
比肩。法华维摩之家。往往间出。涅槃成实
之唱。处处聚徒。而律藏宪章于时最寡。振裘
持领允属当仁。若夫渊源浩汗。故老之所回
惑。峻阻隐复。前修之所解驾。皆剖析豪釐
粉散胶结。钩深致远独悟胸怀。故能反户之
南弯弓之北。寻声赴响万里而至。门人岁益
经纬日新。坐高堂而延四众。转法轮而朝同
业者。二十有馀载君子谓此道于是乎中兴。
绝庆吊屏流俗。朱门华屋靡所经过。齐竟陵
文宣王顾轻千乘虚心八解。尝请法师讲于
邸寺。既许以降德。或谓宜修宾主。法师笑而
答曰。我则未暇。及正位函丈始交凉燠。时法
筵广置髦士如林。主誉既驰客容多猛。发题
命篇疑难锋出。法师应变如响若不留听。囿
辩者土崩。负强者折角。莫不迁延徙靡亡本
失支。观听之流称为盛集。法师性本刚克而
能悦以待。问发言盈庭曾无忤色。虚己博约
咸竭厥才。依止疏附训之如一。少壮居家孝
子惟友。脱屣四摄爱著两忘。亲党书介封
而不发。内恕哀戚抑而不临。常曰。道俗异
故优陀亲承音旨宁习其言而忽其教。烦恼
呴濡萧然顿遣。法师之于十诵也。始自吴
兴迄于建业四十有馀讲。撰义记八篇。约言
示制。学者传述。以为妙绝古今。春秋七十有
二。齐永元三年。迁神于建康县之安乐寺。僧
尼殷赴若丧昆姊。谅不言之信不召之感者
云。若夫居敬行简喜愠不形于色。知人善诱
甄藻罔遗。于时临财廉取予义。明允方大
僧行篇第五¶ 第 269c 页 T52-0269.png
处变不渝。汪汪焉堂堂焉。渤碣河华不能充
其量。盖净行之仪表。息心之轨则欤。弟子
某等感梁木之既摧。恸德音之永閟。俾陈信
而有徵。庶流芳而无愧。

**** 庐山香炉峰寺景法师行状虞羲

法师讳僧景。本姓欧阳。衡阳湘乡人也。资无
始之良因。得今生之远悟。黄中通理幼而自
然。好诵经善持操。行止有方身口无择。十岁
而孤。事母尽孝。母为请室。良家非其好也。辞
不获命。弱冠以世役见羁。于时戎马生郊。
羽檄日至。躬擐甲冑跋履山川。且十年矣。虽
外当艰棘。而内结慈悲。故未离人群。已具息
心之行。后行经彭蠡见庐岳而悦之。于是有
终焉之志。复反湘川。稍弃有非所味道忘食。
日一菜蔬。后得出垒门便离妻室。忽梦庐山
之神稽首致敬曰。庐山维岳峻极于天。是曰
三宫。壁立万仞欲屈真人居之。真人若不见
从。则此山永废矣。又梦受请而行至香炉峰
石门顶。见银阁金楼丹泉碧树峥嵘刻削希
世而有。于是鸡鸣戒旦。便飘尔晨征。于时
江陵僧徒多有行业。或告法师曰。荆州法事
大盛。乃因此东枻。自夏首西浮。遇僧净道人
深解禅定。乃曰。真吾师也。遂落发从之。住竹
林禅房始断粒食。默然思道。或明发不寐。
刺史闻风而悦欲相招延。或曰。此公乃可就
见。不可屈致也。于是累诣草庐。遂服膺请戒。
江汉人士亦回向如云。先是神山庙灵验如
响。侵迕见灾。且以十数。法师考室其旁。神遂
见形为礼。使两神童朝夕立侍。有女巫见而
僧行篇第五¶ 第 270a 页 T52-0270.png
问之。法师不答。庐山神复来固请。以永明
十年七月。振锡登峰。行履所见宛如梦中。乃
即石为基。倚岩结构匡坐端念。虎豹为群。先
德昙隆慧远之徒。亦卜居于此。既人迹罕至。
遂不堪其忧。且山气氛氲。令人头痛身热曾
未几时莫不来下。唯法师独往一去不归。既
却禾黍之资。不避霜露之气。时扪萝越险。行
动若飞。或有群魔不憙法师来者。能使雷风
为变以试。法师既见神用确然魔群乃止。久
之复随险幽寻造石梁石室。灵山秘地百神
之所遨游也。法师说戒行香。神皆头面礼足。
昔神人吴猛得入此游观。自兹厥后唯法师
复至焉。羲皇以来二人而已矣。初法师入山
二年。禅味始具每敛心入寂。偏见弥勒如来。
常云。宿植之缘也。建武四年春。忽语弟子曰。
吾寿当九十。但馀年无益于世而四大有累
于人。思拯助众生。不得久留此矣。七月二十
一日。标极岭西头为安尸之处。人莫之知也。
复七日而疾。疾后七日而终。春秋五十八。
临终合掌曰。愿即生三途救一切众苦。又
曰。吾以身施乌鸟。慎勿埋之。初法师唤下寺
数人。安居讲授。或谓法师曰。今欲出山寻医。
又劝进饮食。法师曰。吾累在此身。及吾无身
吾有何累。勿多言也。迁化旬有六日。容貌如
生。两指屈握。伸之随复如故。宿德比丘皆
曰。夫得道人多以七为数。法师自疾至没不
其然欤。两指不伸。亦良有以也。初炉峰孤绝
羽翼所不至。自法师经始。常有双乌来巢。
及法师即化。乌亦永逝矣。惟法师宿籍幽
僧行篇第五¶ 第 270b 页 T52-0270.png
源久素净业。故慈悲喜舍习与性成。微妙玄
通因心则有。入山林而不出。绝荣观而超然。
若乃八珍强骨之资。九转延华之术。皆如脱
屣矣。唯直心定志在无价宝舟。爱护化城期
为彼岸。钻仰不测。故未得而名焉。

**** 南齐禅林寺尼净秀行状沈约

比丘尼释净秀。本姓梁氏。安定乌氏人也。其
先出自少昊至伯益佐禹治水。赐姓羸氏。
周孝王时。封其十六世孙非子于秦。其曾孙
秦仲为宣王侯伯。平王东迁封秦仲少子于
梁。是为梁伯。汉景帝世。梁林为太原太守。徙
居北地。乌氏遂为郡人焉。自时厥后昌阜于
世。名德交晖蝉冕叠映。汉元嘉元年。梁景为
尚书令。少习韩诗为世通儒。魏时梁爽为司
徒左长史秘书监。博极群书善谈玄理。晋太
始中。梁阐为凉雍二州刺史。即尼之乃祖
也。阐孙撝晋范阳王虓骠骑参军事鱼阳太
守。遭永嘉荡析沦于伪赵。为秘书监征南长
史。后得还晋。为散骑侍郎。子畴字道度。征虏
司马子粲之仕宋。征虏府参军事封龙川县
都亭侯。尼即都亭侯之第四女也。挺慧悟于
旷劫。体妙解于当年。而性调和绰。不与凡孩
孺同数。龄便神情峻彻。非常童稚之伍。行
仁尚道洗志法门。至年十岁慈念弥笃。绝粉
黛之容。弃锦绮之玩。诵经行道长斋蔬食。年
十二便求出家。家人苦相禁抑皆莫之许。于
是心祈冥感专精一念。乃屡获昭祥亟降瑞
相。第四叔超独为先觉。开譬内外。故雅操
获遂。上天性聪睿幼而超群。年至七岁自然
僧行篇第五¶ 第 270c 页 T52-0270.png
持斋。家中请僧行道。闻读大涅槃经不听食
肉。于是即长蔬不啖。二亲觉知。若得鱼肉辄
便弃去。昔有外国普练道人。出于京师。往来
梁舍。便就五戒。勤翘奉持未尝违犯。日夜
恒以礼拜读诵为业。更无馀务。及手能书常
自写经。所有财物唯充功德之用。不营俗好。
少欲入道。父母为障遂推流岁月。至年二十
九方获所志。落綵青园服膺寺主。上事师
虔孝。先意承旨。尽身竭力犹惧弗及。躬修三
业夙夜匪懈。僧使众役每居其首。精进劬勤
触事关涉。有开井士马先生者。于青园见
上。即便记云。此尼当生兜率天也。又亲于佛
殿内坐禅。同集三人忽闻空中有声。状如牛
吼。二尼惊怖迷闷战慄。上淡然自若。徐起
下床。归房执烛检声所在。旋至拘栏。二尼便
闻殿上有人相语云。各自避路某甲师还。后
又于禅房中坐。伴类数人。一尼鼾眠。此尼于
睡中见有一人。头届于屋。语云。勿惊某甲
师也。此尼于是不敢复坐。又以一时坐禅。同
伴一尼有小缘事暂欲下床。见有一人抵掌
止之曰。莫挠某甲师。于是闭气徐出叹未曾
有。如此之事比类甚繁。既不即记。悉多漏忘。
不得具载。性受戒律。进止俯仰必欲遵承。
于是现请辉律师讲。内自思惟。但有直一千。
心中忧虑事不办。夜即梦见鸦鹊鸲鹆雀子
各乘车。车并安轩。车之大小还称可鸟形。同
声唱言。我助某甲尼讲去。既寤欢喜。知事当
成。及至就讲。乃得七十檀越设供。果食皆精。
后又请颖律师开律。即发讲曰。清净罂水
僧行篇第五¶ 第 271a 页 T52-0271.png
自然香如水园香气。深以为欣。既而坐禅得
定。至于中夜方起。更无馀伴。便自念言。将不
犯触。即咨律师。律师答云。无所犯也。意中
犹豫恐有失。且见诸寺尼僧。多不如法。乃
喟然叹曰。呜呼鸿徽未远。灵绪稍隤。自非
引咎责躬。岂能导物。即自忏悔行摩那埵。于
是京师二部莫不咨嗟云。如斯之人。律行明
白规矩应法。尚尔思愆。何况我等动静多过
而不惭愧者哉。遂相率普忏无有孑遗。又于
南园就颖律师受戒。即受戒日。净罂水香还
复如前。青园诸尼及以馀寺。无不更受戒者。
律师于是亦次第诣寺。敷弘戒品阐扬大教。
故宪轨遐流迄届于今。颖律师又令上约语
诸寺尼。有高床俗服者一切改易。上奉旨制
勒无不祇承。律藏之兴自兹更始。后又就三
藏法师受戒。清净水香复如前。不异青园。
徒众既广所见不同。师已迁背更无觐侍。于
是思别立住处。可得外严圣则内穷宴默者。
以宋大明七年八月。故黄修仪及南昌公主。
深崇三宝敬仰德行。初置精舍。上麻衣弗温
藿食忘饥。躬执泥瓦尽勤夙夜。以宋泰始三
年。明帝赐号曰禅林。盖性好闲静冥感有徵
矣。而制龛造像无不必备。又写集众经皆令
具足。庄黄染成。悉自然有娑伽罗龙王兄
弟二人现迹。弥日不灭。知识往来并亲瞻睹。
招纳同住十有馀人。训化奖率皆令禅诵。每
至奉请圣僧。果食之上必有异迹。又于一时。
虔请圣众七日供养。礼忏始讫摄心运想。即
见两外国道人举手共语。一云呿罗。一言
僧行篇第五¶ 第 271b 页 T52-0271.png
毗呿罗。所著袈裟色如桑葚之熟。因即取泥
以坏衣色。如所见。于是远近尼僧并相仿敩
改服间色。故得绝于五大之过。道俗有分者
也。此后又请阿耨达池五百罗汉。日日凡圣
无遮大会。已近二旬供设既丰。复更请罽宾
国五百罗汉。足上为千。及请凡僧还如前
法。始过一日。见有一外国道人。众僧悉皆
不识。于是试相借问。自云。从罽宾国来。又
问。来此几时。答云。来始一年也。众僧觉异。
令人守门观其动静。而食毕乃于宋林门
出。使人逐视。见从宋林门去。行十馀步奄便
失之。又尝请圣僧。浴器盛香汤及以杂物。因
而礼拜。内外寂默。即闻器舣杓作声。如用
水法。意谓或是有人出。便共往看。但见水杓
自然摇动。故知神异。又曾夜中忽见满屋光
明。正言已晓。自起开户见外犹闇即便闭户
还床。复寝久久方乃明也。又经违和极为锦
笃。忽自见大光明遍于世界山河树木浩然
无碍。欣尔独笑。傍人怪问。具陈所见。即能起
行礼拜读诵如常无异。又于一时复违和。亦
甚危困。忽举两手。状如捧物。语傍人不解。问
言。为何所捧。答云。见宝塔从地出。意欲接
之。幡花伎乐无非所有。于是疾恙豁然而除。
都无复患。又复违和。数日中亦殊。绵惙恒
多。东向视合掌向空。于一时中急索香火。移
时合掌。即自说云。见弥勒佛及与舍利弗目
连等诸圣人。亦自见诸弟子数甚无量满虚
空中。须臾见弥勒下生翅头末城。云有人持
幡华伎乐及三台来迎。于此上幡华伎乐。非
僧行篇第五¶ 第 271c 页 T52-0271.png
世间比。半天而住。一台已在半路。一台未
至半路。一台未见。但闻有而已。尔时已作两
台。为此兆故即更作一台也。又云。有两树宝
华在边。人来近床。语莫坏我华。自此之后病
即除损。前后遇疾恒有瑞相。或得凉风。或得
妙药。或闻异香。病便即愈。疾差之为理。都
以渐豁然而去如此。甚数不能备记。又天监
三年。一夏违和。于昼日眠中见虚空藏菩萨。
即自围绕诵呗。呗声彻外眠觉。所患即除。又
白日卧。开眼见佛入房幡盖满屋。语傍人令
烧香了自不见。上以天监五年六月十七日
得病苦。心闷不下饮。彭城寺令法师。以六月
十九日夜得梦。见一处。谓是兜率天上。住止
严丽非世间比。言此是上住处。即见上在中。
于是法师有语上。上得生好处当见将接。上
是法师小品檀越。勿见遗弃。上即答云。法师
丈夫又弘通经教。自应居胜地。某甲是女人
何能益。法师又云。不如此也。虽为丈夫不能
精进。持戒不及上。时体已转恶。与令法师素
疏不堪相见。病既稍增饮粥日少。为治无益
渐就绵惙。至七月十二日。尔时天雨凉。闷
势如小退。自云。梦见迎来至佛殿西头。人人
捉幡竿犹车在地。幡之为理不异世间军队
担鼓旗幡也。至二十日便绝。不复进饮粥。至
二十二日令请相识众僧设会。意似分别。至
二十五日云。见十方诸佛遍满空中。至二十
七日中后泯然而卧。作两炊久方复动转自
云。上兜率天见弥勒及诸菩萨皆黄金色。上
手中自有一琉璃清净罂。可高三尺许。以上
僧行篇第五¶ 第 272a 页 T52-0272.png
弥勒。即放光明照于上身。至兜率天。亦不见
饮食自然饱满。故不复须人间食也。但闻人
间食皆臭。是以不肯食。于彼天上得波利饼
将还。意欲与令法师。有人问何意将饼去。答
云。欲与令法师。是人言。令法师是人中果报。
那得食天上食。不听将去。既而欲见令法师
闲居。上为迎法师来相见语法师。可作好菜
食以饷山中坐禅道人。若修三业。方得生兜
率天耳。法师不坐禅。所以令作食饷山。上道
人者欲使与坐禅人作因缘也。自入八月体
中亦转恶。不复说馀事。但云。有三十二童子。
一名功德天。二者名善女天。是迦毗罗所
领。恒来在左右。与我驱使。或言。得人饷饮
食。令众中行之。复云。空中昼夜作伎乐闹人
耳也。
广弘明集卷第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