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室山房笔丛-明-胡应麟卷十九

卷十九 第 1a 页 WYG0886-0367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少室山房笔丛卷十九
            明 胡应麟 撰
  二酉缀遗上
世率以二酉为藏书之府而不详所出按洞天福地志
 第二十六大酉山洞周回一百里名大酉华妙之天
 而不言藏书盛弘之荆州记小酉山上石穴中有书
 千卷秦人尝于此学因留之湘东王赋访酉阳之逸
卷十九 第 1b 页 WYG0886-0367b.png
 典是也据此则大小酉皆当在楚中一统志楚辰州
 有大酉山小酉山其说正据二书第洞天福地志既
 不言小酉荆州记又无大酉之文且秦方烧经籍坑
 儒生桃源避世至晋才通安得藏书小酉之穴耶盖
 楚中或别有兹山而好事者以藏书事傅之且地与
 武陵接壤故又傅之秦人而大酉华妙之文则又道
 家者流创撰其名而傅于小酉云耳太平御览止录
 小酉而大酉不及其伪瞭然矣二酉语唐以前亦罕
卷十九 第 2a 页 WYG0886-0368a.png
 用仅皮日休以二酉对五丁郝天挺注引图经云周
 穆王藏异书于小酉山大酉山图经宋初李昉等篹
 辑其时古书多存必别有据然亦寄托之谈若阆风
 玄圃之属岂荆楚耳目间哉
段成式酉阳杂俎所列目天咫玉格壶史贝编等宋人
 以下亡弗骇其异而未有得其说者盖必以出处求
 之而不知段氏本书谓之酉阳杂俎夫诸目之义吾
 未能详至杂俎必系酉阳则五车之中断可自信矣
卷十九 第 2b 页 WYG0886-0368b.png
 又如目中忠志礼异等词皆文人口语曷尝拘拘出
 处耶今考天咫所谈七曜事则天阙之义也玉格所
 谈二典事则玉检之文也壶史悉纪道术非壶中之
 史耶贝编咸录释文非贝叶之编耶即全语未见所
 出意义咸自可寻后人徒以虚名为其愚弄故拈及
 之成式子安节著乐府杂录今传安节娶温庭筠女
 庭筠著甘𦠆子序谓语怪说宾犹甘𦠆说口与杂俎
 义正仝然前人无此说也非庭筠自序至今不知何
卷十九 第 3a 页 WYG0886-0368c.png
 谓亦以为天咫贝编矣
杂俎篇末肉攫部皆鸟兽事本伊尹言水居者腥肉攫
 者臊草居者膻也见杂俎第七卷
诺皋记有三说西溪丛语据巫皋事以驳晁氏非也抱
 朴子诺皋盖六甲神名之类必三说备乃尽之详见
 陶氏说郛
吴曾能改斋漫录云按姚宽西溪丛语云段成式酉阳
 杂俎有诺皋记又有支诺皋意义难解春秋左氏传
卷十九 第 3b 页 WYG0886-0368d.png
 襄公八年秋齐侯伐我北鄙中行献子时伐齐梦与
 厉公战弗胜公以戈击之首坠于前跪而戴之奉之
 以走见梗阳人巫皋他日见于道与之言同巫曰今
 若有事于东方则可以逞献子许诺疑此事也晁伯
 道谈助云灵奇秘要辟兵法正月上寅日禹步取寄
 生木三寸咒曰诺皋敢告日月震雷令人无敢见我
 我为大帝使者急急如律令仍断取五寸阴乾百日
 为簪置髻中可以隐形晁说非也以上皆丛语余以
卷十九 第 4a 页 WYG0886-0369a.png
 丛语未尽得之盖段氏所载皆鬼神事虽献子所梦
 有巫名皋而献子诺之亦自可證然葛洪抱朴子内
 篇载遁甲中经曰往山林中当以左手取青龙上草
 折半置天蓬星下历明堂入太阴中禹步而行三咒
 曰诺皋太阴将星见甲者以为束薪不见甲者以为
 非人持草自蔽而行到六癸下闭气而住人鬼不能
 见也以是知诺皋乃太阴之名太阴者乃隐形之神
 晁说非无所本合三书而观之可也
卷十九 第 4b 页 WYG0886-0369b.png
右具载说郛字句多脱落者因考姚氏丛语及他书节
 而录之三书惟丛语今有刻本而不见端临通考通
 考有姚氏残语六卷然亦此书也今残语不复传仅
 见类书所引一二云
按前吴曾漫录解诺皋之义最为明了惟支诺皋不知
 何义考酉阳杂俎诸目止有诺皋记上下二卷所载
 事极诡诞殊无所谓支诺皋者续考陶九成说郛所
 采酉阳续俎乃有支诺皋之目又有支动支植二目
卷十九 第 5a 页 WYG0886-0369c.png
 因悟支者干支之支盖杂俎诺皋记之外更出此条
 犹今类书者多甲乙丙丁乾兑离巽等分配此则借
 干支之支以别于前目之诺皋耳支动支植者杂俎
 有广动植四卷此则为支动及支植触类伸之支诺
 皋之义益明矣
洪景卢夷坚志有甲之癸一百卷又有支甲至支癸一
 百卷三甲至三癸一百卷四甲至四癸二十卷所谓
 支甲支癸者即支诺皋之支洪段好奇相类故门目
卷十九 第 5b 页 WYG0886-0369d.png
 亦仿之近王长公作长短句以旧无此调因自谓小
 诺皋云
洪景卢容斋四笔云黄鲁直和王定国诗闻子由病卧
 绩溪云湔祓瘴雾姿朝趋去天咫蜀士任渊注引天
 威不违颜咫尺予按国语楚灵筑三城使子晰问范
 无宇无宇不可王曰是知天咫安知民则韦昭曰咫
 者少也言少知天道耳酉阳杂俎有天咫篇黄诗盖
 用此徐师川喜王秀才见过小酌玩月四言曰君家
卷十九 第 6a 页 WYG0886-0370a.png
 近市所见天咫庭户之间容光能几菰蒲之中江湖
 之涘一碧万顷长空千里正祖述黄所用云据洪说
 似得天咫字面段或本此未可知因并录之
又二笔十六卷云酉阳杂俎天咫篇载月星神异数事
 其命名之义取楚灵王曰是知天咫安知民则之说
 也按前二说则景卢已确据为国语所出第终觉牵
 强于他目不尽同云
郑渔仲通志略宝货类有玉格一卷似钱谱香谱之属
卷十九 第 6b 页 WYG0886-0370b.png
 而下题段成式撰遍考诸家书目无所谓玉格者意
 非出段氏而别有撰人第注成式姓名甚确则谓杂
 俎目中所列审矣考杂俎玉格一门皆谈二藏事绝
 非品玉之书盖亦因段氏门目而误也
山海经专以前人陈迹附会怪神而读者往往不能察
 今略记数则以例其馀西南海之外黑水之南流沙
 之西有人珥两青蛇乘两龙名曰夏后开开上三嫔
 于天得九辩九歌以下此本离骚天问二章之说而
卷十九 第 7a 页 WYG0886-0370c.png
 讹者离骚曰启九辩与九歌兮夏康纵以自娱九辩
 九歌皆禹乐也天问云启棘嫔商九辩九歌注棘当
 作梦商当作天以古文相似而讹是也据天问之意
 但谓启梦嫔于天得二乐而山海经乃以为上三嫔
 于天又以酉南海之外有人曰夏后开珥蛇乘龙诡
 诞如此岂足辩哉(经虽怪诞而足證商为天字之误/始读楚辞尝疑紫阳不引及阅后)
 (语乃知梦天二/字正得之此也)
大荒东经困民国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
卷十九 第 7b 页 WYG0886-0370d.png
 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河念有易有
 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名曰摇民按竹书纪年殷王子
 亥嫔于有易而淫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是故殷
 上甲徵师于河伯伐有易遂杀其君绵臣据此盖商
 上世之王子有嫔于他国者为其君所杀商侯因徵
 师河伯灭之其文甚明而山海经之言遽诡诞如此
 可发一大噱也(凡山海经称述古人事第/以二者律之思过半矣)
中山经云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是在九江之间出
卷十九 第 8a 页 WYG0886-0371a.png
 必以飘风暴雨按二女之辨历世纷纷景纯独谓天
 帝之女似为有见第云湘川不及四渎尧女既为舜
 妻安得下降小水而为夫人此又首尾衡决之论夫
 尧女舜妻不当下降小水乃天帝之女不尤贵乎余
 意山海经第因舜葬九疑离骚九歌有湘君夫人遂
 曼衍为说而出入必以风两则后人因始皇事附益
 之所言帝之二女实本尧女而又不指尧女也
十二卷云舜妻癸比氏生霄明烛光处河大泽二女之
卷十九 第 8b 页 WYG0886-0371b.png
 灵能照此方百里则不惟舜妻曰二女而舜女亦自
 有二女也尧二女江神舜二女为河神亦岂死于水
 耶伏羲女为洛神何帝王之女皆为水神耶
大荒南经云东南海之外有国曰羲和有女方浴日于
 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大荒西经云有女子
 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按此则羲和常羲
 皆女子又皆舜妻一生日十一生月十二绝可为捧
 腹之资漫尔笔之羲和者盖因尧典命官之误而常
卷十九 第 9a 页 WYG0886-0371c.png
 羲则常仪占月之讹后世嫦娥之说所由本也
山海经颛顼高辛之类皆绝域殊称与史传全别惟黄帝尧
 舜等稍无异词至称葬于某山某地则什九诙妄也他如
 舜生三身颛顼生三面近于戏矣共工驩兜穷奇饕餮古
 之四凶实人类也经率以为怪鸟异兽按三皇伏羲神农
 女娲史传类以兽面鸟身四凶之象或有所传要以影响
 恍惚而已非真鸟兽也且其人已诛而以今在某国惷然
 一物当之非景纯所谓寄托之旨耶馀外夷奇产六合之
卷十九 第 9b 页 WYG0886-0371d.png
 大讵曰尽诬而浮夸泰甚世并疑之悲夫
海内西经曰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帝乃梏之疏属
 之山桎右足反缚两手与发系之山上木汉宣帝使人上郡
 发磐石石室中得一人徒裸被发反缚械一足以问群臣莫
 能知刘子政按此言对之然大荒北经又云北海之内有反
 缚盗械带戈常倍之佐名曰相顾之尸据前贰负之臣本文
 但言帝梏之疏属之山不言杀也但言系之于树不言石室
 也则子政之对当曰相顾之尸不当曰贰负之臣也然而上
卷十九 第 10a 页 WYG0886-0372a.png
 郡所得岂即斯人哉姑识此与中垒景纯作小剧耳
琴曲曰聂政刺韩王者聂政之所作也政父为韩王冶
 剑不成王杀之时政未生及壮问母父何在母告之
 政欲杀王乃学涂入王宫拔剑刺王不得踰城出去
 入太山遇仙人学鼓琴漆身为疠吞炭变其音七年
 而琴成欲入韩国道逢其妻妻对之泣政曰夫人何
 故泣妻曰聂政出游七年不归吾尝梦见君对妾笑
 齿似政故悲而泣政曰天下人齿尽政若耳曷为泣
卷十九 第 10b 页 WYG0886-0372b.png
 乎即复入山中仰天叹曰嗟乎变容易身欲报仇而
 为妻所知父雠当何时复援石击落其齿留山中三
 年后入韩国人莫知政政鼓琴阙下观者成行王乃
 召政政内刀琴中而见王王使之琴政援琴而歌于
 是左手持衣右手出刀以刺王杀之自知当及毋即
 自犁剥面皮断其形体人莫能识乃枭磔政市悬金
 其侧有知此人者赐金千斤一妇人往哭曰嗟乎为
 父报仇耶顾谓市人曰此聂政也为父报仇知当及
卷十九 第 11a 页 WYG0886-0372c.png
 母乃自犁面何爱一女子身而不扬吾子名哉乃抱
 政尸而哭绝行脉而死右见太平御览琴类似合聂
 政豫让高渐离事为一者附会审矣而其说亦僻可
 喜录之
太平御览引用书一千六百九十馀种非必宋初尽存
 大率晋宋以前得之修文御览齐梁以后得之文思
 博要而唐人事迹则得之本书者也广记引用书几
 三百四十馀种前此靡所因袭当是采集众小说为
卷十九 第 11b 页 WYG0886-0372d.png
 之盖小说本易传中唐后稍稍知印刻而引用之书
 又仅得御览五中之一足證本书具存然宋元间小
 说陶氏说郛尚数百种今全书存者第桯史笔谈百
 馀家而已馀大半湮没矣
御览向行钞本十年来始有刻而讹谬特甚非老宿师
 儒即一篇半简莫能句读至姓名颠舛世代鲁鱼初
 学士读之或取入诗文用误人不鲜广记稍前刻于
 锡山谈中丞谈于此书颇肆力雠挍又藏书家有宋
卷十九 第 12a 页 WYG0886-0373a.png
 本故虽间有舛讹视御览则天渊第中阙嗤鄙类二
 卷无赖类二卷轻薄类一卷而酷暴阙胡浙等五事
 妇女阙李诞等七事谈谓遍阅诸藏书家悉然疑宋
 世已亡余读新唐书尚有数事得之广记者如宋之
 悬辈皆旧唐书所无盖或阙于元世或近代失之耳
 (轻薄类刘祥许敬宗等皆见六朝诸史及唐书杂说/谈已考补馀目中有名姓者尚多互见诸书惟出小)
 (说中而其书今/亡者难悉究矣)
宋之问父令文富文辞且工书有力绝人世称三绝都
卷十九 第 12b 页 WYG0886-0373b.png
 下有牛善触人莫敢婴令文直往拔取角折其颈杀
 之既之问以文章起其弟之悌以蹻勇闻之逊精草
 隶世谓皆得父一绝之悌长八尺开元中历剑南节
 度使太原尹尝坐事流朱鸢会蛮陷驩州授总管击
 之募壮士八人被重甲大呼薄贼曰獠动即死贼七
 百人皆伏不能兴遂平贼之逊为连州参军刺史闻
 其善歌使教婢日执笏立帘外唱吟自如按太平广
 记无赖类有宋之逊而此事旧唐书不载惟新唐书
卷十九 第 13a 页 WYG0886-0373c.png
 有之盖宋人采广记入传者故灼然知为此事也古
 今文人以力闻者令文一人而已因并著之
艺苑卮言云楚国王仲先闻潘章之美因愿为友遂同
 衾枕笃于伉俪未几偕没其家悯之合葬于罗浮山
 忽生一树柯条枝叶无不相抱时人号曰共枕树此
 事亦载太平广记冢墓类人或未详所出今附载于
 此知宇宙之大亡所不有也又吴陆东美夫妇合葬
 冢上生梓树二身同根相抱为一有双鸿常宿其上
卷十九 第 13b 页 WYG0886-0373d.png
 此事绝类韩冯第知者亦罕云(陆夫妇跬步不相离/人谓之比肩人孙权)
 (因封其墓/曰比肩墓)
广记又载令文尝以五指撮碓觜壁上书得四十字诗
 为太学生以一手挟讲堂柱起以同房生衣于柱下
 压之许重设酒乃为之出又唐彭先觉叔祖博通膂
 力绝伦尝于长安与壮士魏弘哲宋令文冯师本角
 力博通坚卧命三人夺其枕三人力极床脚尽折而
 枕不动观者踰主人垣墙屋宇尽坏名动京师又汪
卷十九 第 14a 页 WYG0886-0374a.png
 节者其母避疟于村西福田寺金刚下因假寐感而
 生节节有神力入长安行到东渭桥桥边有石狮子
 其重千斤节指而告人曰吾能提此而掷之众无信
 者节遂提狮子投之丈馀众人大骇后数十人不能
 动之遂以赂请节节又提而致之故地寻荐入禁军
 补神策将军常对御俯身负一石碾置二丈方木于
 碾上木上又置一床床上坐龟兹乐人一部奏曲终
 而下无压重之色德宗甚宠惜累有赏赐虽拔山拽
卷十九 第 14b 页 WYG0886-0374b.png
 牛之力不能过也右三人皆唐世以勇闻者节之神
 力尤为惊绝而世罕知其名姓因读卮言载前代力
 人事附识此然三人者或当太宗或当德宗之世俱
 不闻武功显信将有别材也
文士之力者宋令文外元贯云石亦骁悍然将家子也
 卮言所载元人邓弼舞剑堕壮士马首事见宋景濂
 传中以稍僻世罕知因录此邓弼身长七尺目有紫
 棱开合闪闪如电能以力雄人邻牛方斗不可擘拳
卷十九 第 15a 页 WYG0886-0374c.png
 其脊折仆地市门石鼓十人舁弗能举两手持之行
 泰定末德王执法西御史台造书数千言袖谒之阍
 卒不为通弼曰若不知关中有邓伯翊耶连击踣数
 人声闻于王王命入历问其能顾左右曰姑试之问
 所须曰铁铠良马各一雌雄剑二王即命给与阴戒
 善槊者五十人驰马出东门外然后遣弼往王自临
 观空一府随之暨弼至众槊并进弼虎吼而奔人马
 辟易五十步面目无色已而烟尘涨天但见双剑飞
卷十九 第 15b 页 WYG0886-0374d.png
 舞云雾中连斩马首堕地血涔涔滴王抚髀驩曰壮
 士壮士命勺酒劳弼弼立饮不拜由是名振一时按
 弼不特有力盖精剑术者观杂俎所载黄冠叟及旅
 店老人等事可见又唐裴旻一日射虎三十六为吴
 道子舞剑掷剑空中数千丈以室承之万众辟易然
 旻为将又开宝乱离亦不闻战功也(此时高晖李日/月达溪少俊并)
 (称万人敌亡一振者惟/仆固怀恩差不负耳)
兄弟形貌同者史传甚众而夫妇相类者绝希广记载
卷十九 第 16a 页 WYG0886-0375a.png
 一事奇甚今录此贞元末张颇自渭北入城止旅店
 见有一媪年可六十衣黄袖大裘乌帻跨门坐焉顾
 左卫李胄曹广问其何官广具荅之媪曰此四卫耳
 大好官广曰何以言之媪曰吾年二十六嫁张察为
 妻察为人多力善骑射郭汾阳之总朔方察为汾阳
 所任请给衣赐常在汾阳左右察之貌酷相类吾察
 卒汾阳伤之吾因伪丈夫衣冠投名为察弟请事汾
 阳汾阳大喜令吾代察职遂寡居二十五年自汾阳
卷十九 第 16b 页 WYG0886-0375b.png
 之薨吾已年七十二军中累奏兼御史大夫忽思㷀
 独遂嫁此店潘老为妇迩来复诞二子曰滔曰渠滔
 五十有四渠年五十有二是二儿也按此则此媪四
 十馀代夫任职至御史大夫七十馀复适人生二子
 皆五十馀其年殆百数十岁尚有六十之容皆古今
 未闻之异也杨用修历记女子伪作男官者此最职
 任高显乃不之及昔楚王念孙叔敖优孟抵掌学之
 王至欲以为相盖戏语耳今顾实有其人又夫妇酷
卷十九 第 17a 页 WYG0886-0375c.png
 类尤为怪也
妇人掌兵者六朝洗氏唐李氏群盗者东汉吕母称将
 军徵侧徵贰反交趾宋李全妻杨妙真五代贼帅白
 项鸦伪男子有军功者晋木兰唐张察妻丑而力而
 德者梁鸿妇孟氏美而力而节者苻登后毛氏右诸
 人漫忆其赫奕馀未易更仆陈然总之未必皆勇力
 即勇力未必绝人也惟剧谈录一妇人异甚而太平
 广记勇力类不收因录之即此知唐人小说中奇事
卷十九 第 17b 页 WYG0886-0375d.png
 广记固有不尽收者非以刋落大槩遗亡耳神策将
 张季弘以勇气闻于时一日赍文牒往州郡暮投旅
 店睹其母子相对悲愁问之曰家有妇至恶恃其勇
 凌侮吾母子无不至季弘笑谓他非吾所办此易耳
 即相为除之母子剧喜俄妇人自外至状无异常人
 季弘取骡鞭置坐下呼语曰吾闻汝倚有勇力不伏
 姑婿使唤果有此否妇再拜曰新妇敢尔自是大家
 憎嫌过甚引季弘手至大石上历数平日事辄曰如
卷十九 第 18a 页 WYG0886-0376a.png
 此事岂是新妇不是每陈一事以指于石上掐一画
 每掐辄入寸馀季弘汗落神骇但称道理不错其夜
 不能寐翌日亟行(枝山前所谓恶新妇即此其/载王昌女荡舟事差足亚之)
孟贲见公孙丑所引世但名其勇而事不能详按后汉
 书郑太傅注引许慎云孟贲卫人说苑云孟贲水行
 不避蛟龙陆行不避虎狼发怒吐气声响动天吕氏
 春秋曰孟贲过河先于其伍船人怒以楫虓其头中
 河孟贲瞋目视船人发植目裂船中人尽播入河又
卷十九 第 18b 页 WYG0886-0376b.png
 庆忌吴王僚子也射之矢满把不能中驷马追之不
 能及右二事魏将杨大眼几奄有之后魏杨大眼少
 有胆气跳走如飞高祖南伐李冲典选征官大眼求
 焉冲不许大眼曰尚书不见知为尚书出一技以绳
 长三丈系髻飞行绳直如矢见者莫不叹绝冲曰千
 载已来未有逸材若此者王肃初归国谓大眼曰若
 旗鼓相望瞋眸奋飞足使君亡魂丧瞻何必车轮世
 以关张不过也
卷十九 第 19a 页 WYG0886-0376c.png
五丁或谓五人或以一人名五丁纪载不一考之当是
 一人广记称五丁每遇蜀君卒辄独立巨石十数丈
 墓前蜀王遣取金牛牛奔入岩穴五丁执其尾拽之
 山遂崩压五丁死非五人明矣(广记又一说称五人/同以拽牛压死互异)
天宝初安思顺进五色玉带又于左藏库中得五色玉
 杯上怪近日西賨无五色玉令责安西诸蕃蕃言比
 当进皆为小勃律所劫不达上怒欲征之群臣多谏
 独李右座赞成上意具言武臣王天运谋勇可将乃
卷十九 第 19b 页 WYG0886-0376d.png
 命王天运将四万人兼统诸蕃兵伐之及逼勃律城
 下勃律君长恐惧请罪悉出宝玉愿岁贡献天运不
 许即屠城虏三千人及其珠玑而还勃律中有术者
 言将军无义不祥天将大风雪矣行数百里忽飓风
 四起雪花如翼风激小海水成冰柱起而复摧经半
 日小海涨涌四万人一时冻死唯蕃汉各一人得还
 具奏玄宗大惊异即令中使随二人验之至小海侧
 冰犹峥嵘如山隔冰见兵士尸立者坐者莹彻可数
卷十九 第 20a 页 WYG0886-0377a.png
 中使将返冰忽消释众尸亦不复见右事载酉阳杂
 俎盖附会之极可笑者考玄宗纪林甫传天宝年间
 并无王天运伐勃律事惟高仙芝传云小勃律王为
 吐蕃所招及其旁二十馀国皆附吐蕃贡献不通节
 度使田仁琬盖嘉运夫蒙灵察累讨不捷玄宗特敕
 仙芝将马步万人讨之仙芝与中使边令诚自西安
 行百馀日至连云堡适婆勒川水涨仙芝以牲祭遂
 渡击大破之玄宗使术士韩履冰往视因惧不欲前
卷十九 第 20b 页 WYG0886-0377b.png
 仙芝留同令诚城守自引馀兵进遣将军席元庆将
 千骑前行谓曰小勃律闻大军至其君臣百姓必走
 山谷第呼取出缯帛称敕赐之大臣至尽縳之以待我
 元庆如其言仙芝至斩其附吐蕃者数人急遣元庆
 往斫婆夷藤桥甫毕而吐蕃救至婆夷即弱水不能
 胜草芥藤桥阔尽一矢力脩之期年乃成仙芝虏小
 勃律王及吐蕃公主而还按此则征勃律乃仙芝是
 役固全军返并无屠城及冰雪等事盖以传有术士
卷十九 第 21a 页 WYG0886-0377c.png
 韩履冰及婆勒川婆夷河遂诡以为虏中术士言天
 大风雪四万人俱死于冰其荒忽诞妄绝与山海经
 所载夏启王亥相类大可笑也夫穷山僻裔委巷之
 谈无从考订笔之可耳征伐朝廷大政乃尔传讹世
 以成式博通而本朝故典迷昧若此他可信哉
丹铅录载文安县水忽僵立遂冻为冰柱高五丈四围
 如之中空而旁穴后数日流贼过乡民入穴中避之
 颇赖以全此事考误己辩之并附录为笑资云
卷十九 第 21b 页 WYG0886-0377d.png
酉阳杂俎二十卷续十卷今世行本余常得二刻皆二
 十卷无所谓续者近于广记中录出然不能十卷而
 前集漏轶殊多因并录续集中以完十卷之旧俟好
 事博雅者核之
 
 
 
 少室山房笔丛卷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