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巢编-宋-沈辽卷十

卷十 第 1a 页 WYG1117-062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云巢编卷十       宋 沈辽 撰
  邵州立禅师塔铭
禅师名惠立桂林蒋氏子也生不食荤血始九岁出家
依同郡荡律师求度五年遂度为沙门入鹿门山观三
乘经律深达法相造龙牙迁公一言顿彻若获亡金若
复故舍推为龙牙上首山盘水渟还同未悟且三纪邵
陵太守崔侯乃启西湖之法席以延几舄始转法轮为
卷十 第 1b 页 WYG1117-0623b.png
四众师逾二十年无为无作度度不爱金钱为崇饰其
道场举新之至无所用其力益献土田庐舍以供朝夕
费朝廷出使者按夷人所献地使者屈禅师先入示信
夷人屈膝受指使者以为功将荐于上辞不许转运使
请迁衡岳之大伽蓝亦不许识者韪之元丰四年二月
三日戒侍者具汤沐讫不示疾亦不说偈正坐入灭问
年七十七问臈六十三门人善琮茶毗之且以骨建塔
于寺之西南隅太守关侯祀以书抵余道其高行乞偈
卷十 第 2a 页 WYG1117-0623c.png
以赞之稽首三归铭之偈曰
少林壁观本无说至于咄咄盖己末造妙显微参诸佛
不能无心但小黠大士迅飞出南粤道化邵陵嗣耆崛
端如亭亭海中月内含圆明外平澈不牵名势事攘夺
不拂因缘为断灭法门寖衰谁可遏三湘五溪同一筏
巍巍堵波閟灵骨将与弥勒当来出南山孤云自起没
缚刍右流终不竭
  伯少卿埋铭
卷十 第 2b 页 WYG1117-0623d.png
公讳振字发之世为钱塘人以皇考尚书公任为大祠
郎起家历上高临淮二县主簿迁茶陵县令尚书公捐
馆解官去还调星子县令有能名公卿使者交荐改大
理寺丞监苏州税迁太子中舍知剡县剡浙右大邑名
顽悍吏多为奸公至逾年峻法锄治初卒不挠而其民
始伏乐生兴事为作砩畜水溉田五千顷至今迨三十
年不坏号沈郎砩移巴西县引仲弟在蜀不当行改金
华县转殿中丞其治尤严于在剡时不劳而公私晏然
卷十 第 3a 页 WYG1117-0624a.png
遂称无事仁宗祀明堂拜国子博士赐五品服知藤州
方侬智高乱二广公疾驱隃峤而贼已平临州视事城
中萧然无有官府闾舍始募兵调夫戮力为筑城郭立
府寺阅岁举新之转虞部员外郎朝廷方行赏丁太夫
人忧既除进比部员外郎通判卫州不赴换北作坊虽
身在都下然未尝游权执门唯迹访道术方士购求古
书为事岁满以其劳进驾部员外郎英宗即位拜虞部
郎中转比部郎中乞监灊山灵仙观于是有挂冠志前
卷十 第 3b 页 WYG1117-0624b.png
在官者多不治事祠奉不严神明不格公至始革易弊
病敦崇清修逐道士伊居哲而其徒莫敢不肃山西诸
沙门多不戒而魁领文铙尤恣横公尽录其过移州县
遂黥之一山为清代还转驾部郎中今上即位拜司表
少卿乞监崇山崇福宫遂拂衣东归祀南郊封长兴县
开国男食邑三百户顷之上章请老诏许之乃脱冠冕
与其所知为方外之游后三年以熙宁六年十二月己
丑卒于河东之私第享年七十三以明年三月庚申葬
卷十 第 4a 页 WYG1117-0624c.png
龙居山先茔之左惟公内刚外柔其与人交初不校细
故及犯之亦不可解有急难或不能自存数捐已以济
之为孤嫠男女子婚嫁者数人所至为人辨曲直其不
能直若已推之平日好聚书聚几二万卷当其终不懈
所志末年益勤时数日不御药遗令戒敕后事凡数百
言无一语悖大抵言性命示俭约而已犹以聚书诿诸
孙使勿忘吾志云初皇考尚书与世考侍郎皆以太常
少卿卒于官及公拜司农谓左右曰吾仕宦四十年不
卷十 第 4b 页 WYG1117-0624d.png
苟进亦未尝有过殁从二父以卿葬足矣曾祖讳承庆
仕吴越国为营田使入朝改大理寺丞谢病去祖讳英
以清德为世称赠吏部尚书考讳同任太常少卿赠开
府仪同三司吏部尚书国史有传娶钟陵潘氏集贤校
理汝士之女封安吉县君先卒二男逵大理寺丞知永
嘉县述许州司户参军监杭州杨村盐场二孙男价试
将作监主簿修尚幼三女长适会稽进士史叔参先卒
次适国子博士孙纯次适大理寺丞赵君纪七孙女长
卷十 第 5a 页 WYG1117-0625a.png
适太庙斋郎崔熙馀尚幼遗令使某为铭不敢辞铭曰
乌峰蜿蜿奠西土群山会合埶如舞流泉泠泠降北坞
白云升天或为雨颀然司农踵先武从政四方孰余侮
致位九卿乐幽处归于九泉适我所松楸相望考与祖
或后或前维孙子百世千秋承世祀陵谷或迁神作主
  宋太子中舍张传师墓志铭
君讳诲字传师姓张氏皇考尚书公自浦城徙居吴今
为吴人尚书公在仁宗时治职任事位显矣君年始数
卷十 第 5b 页 WYG1117-0625b.png
岁已能治其家号孝友谨厚不预人事以其馀力读书
夜不半不寐宗族朋友称贤焉初补太庙斋郎数拔进
士荐不中第当仕矣乃以亲命来调杭州新城主簿迁
延不行者复十馀年及尚书公归老于吴乃补州从事
盖不去膝下而幕府事不废公私纤悉必应尚书公捐
馆哀毁骨立人以为难终丧试判入高等授宁海军观
察推官奉繁昌太夫人之官时伯兄隐直仲兄枢言以
才德著名数往来钱塘兄弟雍睦人不能目其优劣踰
卷十 第 6a 页 WYG1117-0625c.png
年太夫人卒兄弟号护其丧以归泣血三年情过于礼
治平三年服除调成德军节度推官今丞相建安公出
使朔方深器其材特表荐之会定武帅孙次公卒君其
婿也次公家扬其子少不能归乃以次公治命请于上
乞君官扬州以经纪其后遂除扬州税未上改江都令
于是朝廷方遣使行天下以新法从事使者欲省广陵
入江都为一县召君议议皆合即荐君乞改秩治江都
县事二邑在淮海号烦剧君择吏史按图籍因改邑一
卷十 第 6b 页 WYG1117-0625d.png
切举新之而人不知挠盖君不以孑孑为誉而识者默
知其为能当是时淮南旱甚官除民租矣太守以下圭
租尚弗蠲君为言之乃蠲其半而令之田独丰君悉除
之百姓以为廉方使者开洪泽渠导溪子港皆有劳在
赏格治江都凡五年乃得代迁太子中舍还朝江淮发
运使荐君华亭盐监已拜诏将行丞相识其故吏也擢
通判祁州及还吴隐直卒于蜀而其丧始归兄弟友爱
尤笃悲痛不已已治舟行矣暴得疾以熙宁十年八月
卷十 第 7a 页 WYG1117-0626a.png
壬寅卒于舟中享年五十四呜呼传师止于斯乎善恶
报施不可道也幸不幸不可知也即以其年十一月己
酉从隐直归葬尚书公之兆余以为逝者有知传师无
憾矣夫人孙氏贤明能治其家六男曰元载元恪元均
已举进士元功元伯元及尚少四女嫁著作佐郎褚理
陇西李士衮太庙斋郎晁端复少者未笄葬有日矣其
子属余为铭以余为知传师者必不苟作也其世次尚
书公之讳不书有刘公原甫之碑传于世铭曰
卷十 第 7b 页 WYG1117-0626b.png
传师始以孝友闻其材岂特后二昆四十綵衣戏寝门其视
仕进如浮云公卿大臣数荐论方且振步望九阍有如大
车任万钧未驾已覆何可云穹隆山深吴江浑下从先
公宅榆枌不在其身在子孙千百亿载流清芬
  广照大师塔铭
广照大师名慧钦钱唐人七岁出家依宝云寺惟清上
人惟清以医名多宾客广照求度时虽甚少已特然不
群及落发尽能传老师之术益通黄帝扁鹊诸书其视
卷十 第 8a 页 WYG1117-0626c.png
脉投药不烦病者霍然已即谢不往不以其技为工遇
所知即行贵贱不间也广照操心为善能以意摄物无
内外自趣法乐不为绝行不为苟合与宝月广公为友
士大夫多贤之言善行必推二人皇祐中恩赐紫衣后
七年加号广照中间为其众请主寺事也食者千指帑
无一钱广照不祈于人求献者相踵有馀为易其摧木
圮瓦进有筵安有次矣付其弟子仲猷而去数语人曰
吾将休吾身于寂寞之场不为世累也方余少时读书
卷十 第 8b 页 WYG1117-0626d.png
西山下与宝云诸公往来者甚久其朝夕相从若家也
而广照每遇余虽甚盛暑与閒处必严衣履而后追动
不逾矩余以是尚之及吾家翰林公开府始识广照尤
加异礼其有所召如宝月圆明天竺二公在会者不过
数人广照必先焉文通顷语余曰他日予为州当谋屈
广照主其教门以表领也人或闻者皆以翰林公言为
然后三年卜居青龙时余将诣京师送余于槜李又追
于嘉禾之丘悯悯不去余固异之未逾月余以事复至
卷十 第 9a 页 WYG1117-0627a.png
杭则宝月既入灭一夕矣居数日青龙以广照讣来释
氏耋倪与士大夫走哭二道场者道为壅皆曰善人逝
矣善人逝矣时熙宁元年十一月辛卯也呜呼当未法
时善士常少而二大士继去其可伤也已其生也以善
摄不善犹不足况其已乎入灭后十三日仲犹奉其棺
自青龙去以明年正月壬申葬北山鲍家田为后者弟
子猷法孙彦赟彦昌凡三人曾孙昙性一人猷昙皆紫
方袍广照善棋又善书与其氏族皆不书非其事也将
卷十 第 9b 页 WYG1117-0627b.png
葬余为之铭曰
广照拳拳不名仁者以世放行孰云可舍其定在心如
调象马其慧及物乃出陶冶吾昔有志远追香社善人
先逝我怀曷写水泡电光一切皆假准此窣波西峰之下
  朝奉郎守国子博士致仕钱君墓铭
君讳羔羊字升卿故吴越王诸孙父曰先芝校书集贤
院任为太祠郎初调乌程桐庐二县尉迁宁德令升卿
有材尚气不苟合在宁德与太守辨事不能直太守廷
卷十 第 10a 页 WYG1117-0627c.png
辱升卿置手板地上脱冠绶出门去遂不肯仕数年乃
请老得太子洗马以归时年四十矣以霈恩再迁国子
博士赐绯衣银鱼升卿家西湖上有园林亭榭终日幽
居酣饮不修人事与其所知相忘于形骸之外饮既无
度不能常足辄自酿率不及熟已尽酌有一婢善庖客
至与其婢戮力烹虽手自持以饷客欣如也或入城市
昏然据鞍唯其所遇不剧醉不归归亦不复出太守能
知其贤者多馈给之不以厚薄为意亦多不谢龙阁祖
卷十 第 10b 页 WYG1117-0627d.png
公无择为州乃以贿累升卿羁置衢州会赦徙湖州虽
流离困阨衣食屡空而饮终不废熙宁六年十一月初
六其妻仁和县君张氏先卒后五日升卿卒其婢亦死
出其家囊箧无直一钱者亲朋耆旧相与谋大事自湖
载其柩归于吴以明年二月二十八日葬集贤君墓左
五男广国靖国辅国康国充国为嗣铭曰
世所强者不以为怡乃湛于饮陶然生死之间何可悲
  隐居放言
卷十 第 11a 页 WYG1117-0628a.png
人在天地间生死一息尔孰为死亡以生死为得失者
天下皆是也生死不脱是较毫末者也达者不言言者
不达是难言耶言者难也知者难也必造乎𦕈茫视其
身如幻梦者至人也影响之至也是往来也白黑之判
是利不也将以生为妄耶其死焉往是死犹生耶混混
于此其亦不明矣性犹金也情犹滓也匠氏范金为器
不穷其滓则器不利金有利钝耶匠有巧拙耶唯棠溪
镆耶之人能知金之为利而天下利器少也性之明也
卷十 第 11b 页 WYG1117-0628b.png
至于有无之际古人圣贤皆得之孔子曰吾得忘唯颜
渊为殆庶故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唯我与尔有是盖
有时而忘也其心在天下者也佛能忘我能忘万物岂
忘而已乎在乎是者我乃不可忘是以为其真忘也三
茅之山有仙人游焉负琴而行吟其与人言若人也调
琴以为曲狂吟以为诗学道者不辨也至于御风云忽
焉而超逝形与物皆化也东掖之山有高僧焉其生也
无以灵乎人既死之五月或发其棺视之香气郁然而
卷十 第 12a 页 WYG1117-0628c.png
形不坏也彼既往而不遗此乃遗而不往则是何耶将
以为幻妄则吾知天地为幻妄矣是有得于内而不惑
外有耶夫是之谓至𦕈茫乎其有得也寂乎其无有也
发于言也纵其支离者将有得乎简易据乎其中而运
乎四方也穷支离者将汗漫而不知止庄生所以诞也
据其中而不知适墨子所以愚也使人知之孰与不知
无为哉庶乎知者也
  谢赵资政
卷十 第 12b 页 WYG1117-0628d.png
荐引下陈虽有常制俯及不肖乃惟至恩窃念某生也
甚愚岂称为吏陈编之学无闻于世衡门之志聊以自
娱乡当强仕之年勉有起家之望惟知古人行已之谊
不度当世取容之宜由是拙疏被憎权倖浩然斥去幸
亦归休不苟其乐者终不滔其忧不附其荣者亦不罹
其辱职安守藏心获奉亲蟠木不刋谁识其万乘之器
老骥已谢安能致千里之功岂谓某官躬公旦大贤之
姿任阿衡天下之重江海之浸众流必归岱华之阳群
卷十 第 13a 页 WYG1117-0629a.png
木是植内处机柄以熙四海之至和出为藩垣犹耻一
夫之不获特形慰荐曲有褒扬方造物者以为不才非
知已乎安肯遗力维其所去斯以为难枯卉被春旸之
华弱禽蒙羽翼之赐使终老丘壑所可永者吾之仁尚
有位朝廷笃不忘者公之赐惕然有感瑟彼在中过此
以还不知所措
  谢诸先辈
策名盛旦振武华涂士林之传里闬增辉方国家宪天
卷十 第 13b 页 WYG1117-0629b.png
图治为时择人试以群经之言敦我一家之说以是齐
道德辨贤能在公卿者皆同门之人提衡鉴者亦受业
之士苟用一律足显众人荡荡乎莫之或非郁郁乎于
斯为盛先辈足下有韫志尚克勤师言温温者琼瑶之
姿楚楚者楩楠之质怀铅抱椠久推儒者之素风学古
入官当识先王之善道适钦盛美首辱笺封顾惟老拙
之无庸敢当文藻之垂贶古或轻美璞而有投鹊之尤
我亦乏青云以为赠刀之报羌自憎愧不知所裁
卷十 第 14a 页 WYG1117-0629c.png
  祭张司勋文
呜呼昔在怀宁登公之门今二十年肺腑之托世故欢
戚如一梦然惟我不肖何足可道独蒙顾怜我行天下
求访盛德谁如公贤公所蕴蓄著于文章粲粲成篇当
在朝廷为国光辉乃独悁悁公孰不容执政信谗七年
不迁出守二镇民方安政乃易使权驰数千里谁适我
愿于彼剑川蜀羌已骚兵败将死为之忧煎奉诏于敉
六月盛暑半涂而旋其命也夫其命也夫乃在乎天不
卷十 第 14b 页 WYG1117-0629d.png
得于此必得于彼何后何先彭城丧归我始来会吴门
之偏旂旐之来抚棺一恸晋陵之壖我公之德有过人
者愈久而愈传维金石之可镌矢以辞寄于一奠亦何
足以尽拳拳
  谕客辞
或问若人者何为乃自晦于埃尘皓发茁其在领兮固
将喻乎世纷使能绩其蟺绪兮亦纡组而垂绅矧一出
其璆琳兮宁特粲奎昴而步钩陈非其材之不逮兮而
卷十 第 15a 页 WYG1117-0630a.png
生之不辰盖龟或不足智而蓍或不足神余顾客少安
若人者是谓不能混于滑滑而能委于忞忞者乎彼冠
不緌亦足以束发彼褐不完亦足以蔽身彼智虽不足
亦离世而葆真委形山林兮骜古始而凌风云不杜机
以惊俗不属骚以况均不暇和同于群物又乌识乎缁
磷忽乎为野马在山之上忽乎为孤吹于水之津彼亦
一息此亦一息世之遑遑者终或不寤我之寂寂者秪
是以为颦其不可道者维古有其人
卷十 第 15b 页 WYG1117-0630b.png
  题画像
余栖于零陵将二年卧鹤山人王栖道属客来图余像
其不可图者余为申之以辞然皆眩也所以为游戏也
有不知者强为余盖有知者亦其捕为纁黄为丹白邪
嬗死灰与朽株探山林以独往兮即猿鸟之幽娱岂萍
苴之如兮亦泛泛于江湖昔敦媚放艺文兮既华发而
苍须终非混混之可诿兮方将佚老于无无苟不暴夷
以为絜何必袭惠以为污挹古人之全德兮将岁月以
卷十 第 16a 页 WYG1117-0630c.png
云徂羌余心之所得会群有于无馀彼蘧蘧为周而栩
栩为蝶亦甚惑矣余与是其相忘于影响乎
  真觉开堂
天台示止观为法沙门以行解为师绝出烦恼之津示
现真如之境自诸祖述作已达者皆著声问而群生归
依得度者岂易量数了义大师密践师度众推辩才已
度城中之缘翻怀林下之乐谁识黄檗相契者裴公有
如远师忘言者陶令时升师子之座大振海潮之音为
卷十 第 16b 页 WYG1117-0630d.png
彼因缘无烦谦挹
  龙华三会启文
龙华有会如来记弥勒之缘凤历无疆亿姓祝圣人之
寿巍巍之盛荡荡难名仰瞻北阙之崇咸罄华封之恳
恭惟皇帝陛下纂尧为德迈舜成功推群灵不宰之恩
协诸佛能仁之化圣人应运已洽太平之期文武会朝
丕显搢绅之列知郡某官宣扬国化惠恤民情上资西
竺之因敢献后天之算臣僧某及本州耆艾等虔诚法
卷十 第 17a 页 WYG1117-0631a.png
会共荐至诚遥望严宸恭伸半偈
妙香芬郁望丹墀咸罄欢诚荐上釐圣主万年天祚德
龙华三会佛为师四时雨露均天泽九有山河拱庆基
欲计南山千亿寿直须弥勒下生时
  代乞致仕表
束发从仕历事三朝始自州县至于郎省陈力就列今
五十年早蒙先帝拔擢出领使节入位三司及陛下即
位继承恩召入觐清光委以藩条特加奖励臣周旋奋
卷十 第 17b 页 WYG1117-0631b.png
激铭在肺肝爰当传老之年窃慕挂冠之请愿乞骸骨
以养丘园上对升平之朝下乐桑榆之景
  巢父桥铭
谁作此桥山旁老父老父有巢白云之下瞻彼崖崿将
适吾履岂无游客往嬉来豫不踏溪壑坦夷巩固敢告
后人无坏朴素
  景德乞席疏
般若正宗方延海众坐卧法具必藉信缘惟景德之名
卷十 第 18a 页 WYG1117-0631c.png
蓝控江南之大道天龙拥护巾钵往来故远丐于仁人
共兴崇于三宝
  祭曾舍人
维年月日馀杭沈某谨以清酒牲牢敢昭告于故友子
固舍人兄之灵呜呼昔有以相知者世岂复知公今逝
矣而吾方寄死于衰羸欲矢诸文辞以抒哀兮空皎皎
其何为吾闻聪明正直殁将为神尚何疑清酒在樽牲
牢在柈即具事神之礼以告维公来下而飨之
卷十 第 18b 页 WYG1117-0631d.png
  息庵铭(左右/山)
我心不动是身亦息结茅穷山宴乐禅寂于是身心犹
若太虚游戏上下是息亦无
  祭外姑彭城县君文
维熙宁七年岁次甲寅四月戊辰朔十七日甲申子婿
承奉郎行太常寺奉礼郎沈某谨以清酌庶羞致祭于
外姑彭城县君刘氏夫人之灵呜呼托姻门下行二十
年东西会散思爱缠绵夫人淑明文华灿然维辽与赣
卷十 第 19a 页 WYG1117-0632a.png
谁敢争先劳劳有生以悲为乐平昔之好永怀如昨前
在京师羁游索寞僦居相望有无寄托天遣不幸我室
沦亡夫人抚视泣血淋浪我东曰归启菆在航长恸来
诀旁人为伤匆匆三年如梦始寐夫人云何疾亦不起
初闻凶讣适在故里驰望冢山默告所以神明有知为
是究非生者何乐逝者何悲世无足事死或可疑要其
究竟死乃其归我方来吴正会灵席诸舅哀号诉其凶
怼追往伤今情何可任辄陈薄奠以抒余心尚飨
卷十 第 19b 页 WYG1117-0632b.png
  门箴
政之善出于是政不善亦出于是斯民何知惟令所置
勿谓可欺固亦易制师言不和是乃可畏朝而辟焉小
大必治逮昏而阖亦休吾吏治得其平谓我岂弟有或
不然乃门之愧
  重居开堂
昔者诸佛有大慈为我众生能作怙究明真如之性超
出烦恼之津盖非小缘诚一大事惟重居之宝刹乃阳
卷十 第 20a 页 WYG1117-0632c.png
羡之敬田欲闻法音当得开士某人宿植德本乐说辩
才早游诸方默受密印以拳拳四众之请蕲的的大匠
之来幸无多谦副此瞻望
  劝学疏
行李久在成均亲受经于王丞相其言性命之要仁义
之本出入神明之际至于点画之意章句之体既一贯
之矣古人有言士患不明经取青紫如拾芥不其然欤
方新学之来诸君亦有意乎其悱发切磋非如简策之
卷十 第 20b 页 WYG1117-0632d.png
略也苟协我皆愿交于下风所忻慕者
  祷神文二
维年月日谨以清酌庶羞敢昭告于晋平西将军孝侯
鄱阳君建威将军忠壮侯之神蕞尔小邑频年被灾小
大艰食不知所告惟民之不天乃省乃度方绥恤而劝
导之耄倪杂然耒耜满野乃数日以来淫雨不止千里
之地经界漫焉若令与民将何能为屑然有怀岂吾土
之民不知事神而神弗福欤何为至斯剧也将军吾土
卷十 第 21a 页 WYG1117-0633a.png
之神也昔在晋室三世之功剧于覆载千载之下庙貌
俨然今令与丞有祈祠下祈神威惠降为丰穰雨不为
沴而民有望将大兴祠宇时其血食以报神休作新夏
屋增崇其座挟建二殿以祠鄱阳君忠壮侯之神至于
门墙咸使崇高凿彼川流俯至门外以为行商报赛之
津摄令之去不可远期惟丞与民实预祈祷敢以菲薄
仰祈昭鉴尚飨
君之祠吾土之望也畴昔威惠昭然在人今令与丞有
卷十 第 21b 页 WYG1117-0633b.png
祈祠下乞神之灵降为丰穰雨不为沴而民有望春秋
之祀丹青之饰其敢不崇期于永久以报神休
 
 
 
 
 
 云巢编卷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