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巢编-宋-沈辽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WYG1117-0604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云巢编卷八       宋 沈辽 撰
  龙游寺宴堂记
金山在扬子江中流南直蒜山渡视丹阳城下人物皆
可识其望扬州山川隐隐如屏障而白沙在其西飘帆
舳舻夕至顺趋大海波涛汹涌云雾晦冥虽在数百里
外止于一瞬也四方之游士始望其山峻特不群其上
翠微森森如冠帽珍禽翱翔雅音不绝其下鱼龙出没
卷八 第 1b 页 WYG1117-0604b.png
千变万化莫知其际及登其间重楼复壁横出漫回顾
瞻眺听气象雄壮眇然不知其身之在世网也近世衣
冠人物多出于东南而往来金山者冠盖相望于道丹
阳太守有重客乃出游其上为雅集而皆设馔佛右虽
过客欣欣莫不为止而前为主或病之今长老宝觉师
住持二年始作堂于其东以延太守者嘱客以其意请
名于余余为题之曰宴堂语其客曰若宴者岂特为太
守宴哉上人所以宴坐也日出而人境諠哗酾酒击鲜
卷八 第 2a 页 WYG1117-0604c.png
慢舞夭歌而宾客驩然者太守宴尔江无飙山气清冷
寂不闻世俗之声而虚白生者上人宴也余以为在人
情者不足而今有馀而宝觉师是能为转物者耶无以
吾言为是而所以是者在此客以为知言请以示其师
因以叙其觕云熙宁五年二月八日记
  翰林唐公祠堂记
公讳询字彦猷性高介中劲而外庄与世寡合少慕贾
谊刘向之为人以愤吊世故为意及为御史遂欲行所
卷八 第 2b 页 WYG1117-0604d.png
闻正色纠劾无所顾避其后虽出处内外犹以言责为
己任大要以威福当归人主而规靡上意皆陈天戒朝
廷竦然执政者惮之及为江东转运使入辞仁宗尝劳
公曰吾极知卿清正数谕执政尚未来请得无不悦于
其意耶公拜稽首辞以不佞未几乃召还修起居注遂
知制诰有司言公自为御史官十馀年不迁上以为廉
于是进秩二等以褒赏焉在青州时仁宗晏驾哀号尽
礼一昔须鬓皆白官吏愕然知公为忠义之至也历苏
卷八 第 3a 页 WYG1117-0605a.png
杭青三州镇所至皆留滞久之有以不容规公曰吾孤
立无援姑尽直道岂可屈哉其为政常若不屑意方其
抚纳指擿莫不造理当时号严明凡与人交固少与可
及已知之终不可间所不与者亦不苟合以为欢平居
清澹无他嗜好唯书画研墨焚香烹茶以为娱尔所为
文章论事似贾长沙下笔逼欧阳率更皆其所喜者自
先内阁时田畴生业甚厚皆归诸昆弟而未尝复问岁
得任子亦先诸族比其终二子七孙乃未荐公卿尤贤
卷八 第 3b 页 WYG1117-0605b.png
之以为不可跂及历职既多在东南最爱钱塘之灵隐
以为山水当为天下第一而公之幽宫乃卜于宝峰葬
后三年仲子坰为图其像作堂于寺之西轩以申公志
公神骨清峻有圭之质所谓神仙中人也其行事世次
有国史与墓碑在欲瞻公之像者此粗知其为人以警
夫世云
  浮碧轩记
文慧师始作南漪堂成客有湖山之赏者必造焉驾车
卷八 第 4a 页 WYG1117-0605c.png
马者盖相续御舟舫者轴相衔文慧师顾其人可与游
者与之其所不者亦不拒繇是往来之士惟惧其至之
后也后三年客至益繁师曰吾宁为是纷纷者欤使我
安所适乃筑次于其东中间五筵为宴坐之所而其趣
尤清旷平澹与其志相宜也尚书郎元君始至为篆其
榜曰浮碧轩而游者复至焉凡出西城者不至浮碧为
不能尽其胜一日文慧访余曰昔作南漪为客馆也所
以不拒人者以为人皆假物以适其性唯山水之胜人
卷八 第 4b 页 WYG1117-0605d.png
人皆宜之我欲使人人皆得其乐也今我作此轩而又
至焉我乃不得其所我学清净者也安得一语之使毋
慁我而人得其乐乎余曰然亦何惮正为来者不知意
尔吾师能使人得其乐而人于吾师何独不然岂人情
也哉文慧曰善于是为述其意以告来者若浮碧之著
景与文慧师之为人有吾友开彦长之南漪堂记云熙
宁元年八月十五日
  东上阁门使康州刺史陶公传
卷八 第 5a 页 WYG1117-0606a.png
陶弼字商翁五代祖矩自九江徙祁阳晋太尉侃之裔
也今为零陵人父岳始读书为儒者博涉无不通仕至
职方员外郎弼少俶傥有器识能传其父辞长于歌诗
有传于世以其古雅疑为古人也或曰此零陵布衣耳
以是称学士大夫数以仕进不利滋不羁宕荡江吴间
好事者多从其游所至人皆称商翁而不名也妻丁氏
故晋公谓之侄晋公自南海还老于光山弼依门下弥
年多所闻知持论颇纵横习世故不复陋于鄙矣虽晋
卷八 第 5b 页 WYG1117-0606b.png
公之绪馀亦其资易悟也皇祐中常宁夷唐和反使者
杨畋奉诏专诛弼入谒与语畋大喜以为能给兵攻挑
由平大破之表其功授衡州司士取太平峒始调阳朔
主簿为柳州司理参军于是广源蛮侬智高叛杨畋为
安抚使召弼掌机宜未至畋方下英江而贼释番禺之
围出临贺弼舍舟从其执衣数十人间关步出太平场
以赴畋适大将蒋偕败一军数千人皆没偕死三日矣
散卒已当斩往往奔贼求降弼出山间数与亡卒遇一
卷八 第 6a 页 WYG1117-0606c.png
夕矫畋命以帛为织使从者行招其兵随自将益削木
为榜许与不死比至临贺得卒尚千五百人又矫畋命
给籍驿饷之畋方图其功而畋召还乃罢归选阳朔令
治甚有威惠其教民者不以勾钉为能邑在山徼少林
木辄课人植所易茂者夹道行不旬岁行者悉庇其林
籁于今怀之弼尝摄兴安令以灵渠为久敝乃条其利
病以书属太守萧固请治之曰日者广源蛮为害久不
制且烦天诛其出必资是为涂方无事时公私力完易
卷八 第 6b 页 WYG1117-0606d.png
就它时即公之功也固不听后交趾反上出武库兵以
赐将士奉使者漕安南兵费数百万计卒用之秩满迁
大理寺丞监潭州粮科院李中师奉使峤西荐其才遂
知宾州因使浚灵渠上已知弼能矣因欲属南方事即
擢拜崇仪副使知容州明年迁六宅副使知钦州州旧
治宁越徙新城未久上下悉草舍弼始教人坯陶为瓦
屋未期堂堂多大厦至今视他州为雄治平二年迁崇
仪使知邕州寇新平井隧荡然人不复以生为乐而萧
卷八 第 7a 页 WYG1117-0607a.png
注以贪暴不治罢及弼至力能惠养之而其峒豪恃注
为橐囊益虐敛其下不堪命弼使人喻以威福不易贷
乃少戢稍循法令然复苦交趾为侵暴诸酋更来献其
土物请内附弼为降意谢遣之诸酋仰曰陶公我父母
也誓不负我公明年夏大雨水而邕城庳下长老言昔
尝困水害杀数千人弼乘城眺其三边皆水也既集矣
趣城下令出其耄倪上北山以避害益发屯骑雄略二
军以戍之已而水大至弼身操版筑傅城下召属吏督
卷八 第 7b 页 WYG1117-0607b.png
诸兵分受役上下已完备益为土囊数千置通道中数
日雨尤暴井泉溢积壤皆涌水于是获土囊之利内外
乏食矣为发廪以赈于内方舟以饟于外当是时水不
湛者三版耳及水降即无一人死者自横寻以东数州
皆没矣秩满加右骐骥使复留邕在邕凡五年纳附降
者数千百人籍其租比国人弼久乘障厌之请便藩得
鼎州察访使章惇治辰溪蛮荐弼材诏徙辰州迁皇城
使明年遂成疾足弱不良行求罢有诏抚纳北溪蛮加
卷八 第 8a 页 WYG1117-0607c.png
忠州刺史交趾之乱复知邕州王师大出而贼已去残
其三城无噍类幸逃山间犹朝夕股慄弼受诏与左右
数十骑直入左江峒民知弼至始入保宣抚使郭逵御
大军蹑贼临富良江度贼且降以弼为能得其人且专
功使为后殿贼使人以檄求降为计者逵得檄即以中
夜旋不先令也大将旗鼓已行而前军尚弗知骑步相
蹂藉乱行贼方栅江左使人来觇知弼为殿也乃不追
弼方严军不动迟明而后引不然大军且败先是逵上
卷八 第 8b 页 WYG1117-0607d.png
刘纪所弃广源峒以为功朝廷以为顺州县机郎焉及
其旋以为它将不足守乃荐弼诏迁西上阁门使知顺
州其地出邕城深入二千馀里山恶多毒草瘴气时弼
老矣在辰溪已数请致军事及是怏怏不得志数谓宾
吏曰吾受国恩厚不敢辞也顺之戍兵才数千戍久率
苦疠闽粤之士死者十常七八北军生还者十一二弼
亦疾甚然蚤暮劳军视其良苦意气激扬虽甚刚戾者
莫不感泣病卒亦悉奋起愿为之用交趾欲复其故地
卷八 第 9a 页 WYG1117-0608a.png
也先袭机郎夺之将进攻广源独难弼不敢进以弼在
邕时恩信及其土豪也交趾所欲为弼必先知谍至土
豪皆执以献喻以逆顺辄不杀纵去由是心服至弼死
终不敢犯朝廷以弼求归迁东上阁门使不拜复表其
疾以为边檄忧以其年卒弼少时游吴行山间有二鲤
鱼戏溪上水弼伫观之旁有老父顾曰此龙也行且斗
君急去勿停弼去百步所大雷震而雨其旁岸皆圯大
木拔又出大云仓遇暴风飙怒一日二十七艘皆溺独
卷八 第 9b 页 WYG1117-0608b.png
弼一舟济时人以是奇怪之为人乐施好士平时所得
俸禄悉以与人杨畋死弼折钱五千给畋家踰二十年
弼死分已而家至贫不恤也父时有田业甚丰及弼游
宦悉为其昆弟荡费之而弼未尝言弼之死其妻在乡
里僦居尔论曰弼生边鄙为儒者子以辞章称于世足
矣顾岂知功名事业蹈古人风烈哉治广源时病寖剧
数请老矣犹区区以恩德辑柔群丑保其孤城死之日
不以一言及私其忠毅于是有足悲者故叙之
卷八 第 10a 页 WYG1117-0608c.png
  任社娘传
吴越王时有娼名社娘者姓任氏妙丽善歌舞性甚巧
其以意中人人辄不自解盖其夭媚者出于天资乾兴
中陶侍郎使吴越陶文雅酝藉有不羁之名神宗深宠
眷之王知其为人也使使谓社曰若能为我蛊使者我
重赐汝社即谢王曰此在使者何如然我能得之必假
王宠臣使我居客馆然后可为也王许诺社即诈为阍
者女居穷屋服敝衣就门中窥使者使者时行屏间社
卷八 第 10b 页 WYG1117-0608d.png
故为遗其犬者窃出捕之悚惧迁延户旁陶一顾已心
动其暮出汲水驻立观客车骑甚久陶复觇之然而社
未尝敢少望使者也明日王遣使劳客乐作社少为涂
饰杂群女往来乐后以纵观陶故逸荡且怪既数目社
因剧饮为欢笑会且罢使者休吏就舍是时客使左右
非北吏多知其事吏既出使者独望厅事上社谬为不
见使者复出汲水方陶意已不自持乃呼谓社曰遗我
一杯水社四顾已为望见使者乃大惊投罂瓶拜而
卷八 第 11a 页 WYG1117-0609a.png
走陶疾呼谓社曰吾渴甚疾持入来社为羞涩畏人久
之方进使者曰汝何为乃自汲颏动不应复问之社又
故作吴语曰王令国中有敢邀使客语者罪至死矣陶
曰汝必死复何惮我也令汝不死乃强持其手曰我闺
中故静我与汝一观社固辞不敢即强引入闺中排置
榻上曰敢动者死社即佯噤不敢语陶即出呼吏喜曰
持烛来吏进奉烛烛来已具吏引阖其户而去社曰我
贱不可我归矣比其就寝甚艰难已而昼漏且下社曰
卷八 第 11b 页 WYG1117-0609b.png
我安从归陶曰我送汝矣然明日复来我以金帛为好
也社曰我家贫受使者金帛是速我死然我生平好歌
为我度曲为词使我为好足矣陶许诺乃为送至其家
然尚不知其为娼也使者明日见王王劳之语甚欢既
还馆为作歌自歌之歌曰好因缘恶因缘奈何天祇得
邮亭几夜眠别神仙琵琶拨断相思调知音少待得鸾
胶续断弦是何年是夕书以赠之明日王召使者曲宴
于山亭命娼进社之班在下其服之褒博陶颇不能别
卷八 第 12a 页 WYG1117-0609c.png
也王既知之从容谓陶曰昔称吴越之女善歌舞今殊
无之未知燕赵之下定何如也陶曰在北时闻有任氏
者今安在王曰公孰得之陶曰久矣王乃使社出拜陶
熟视而笑知其为王所蛊也亦不以为意而社遂歌其
词饮酒甚乐社前谢王王大悦赐之千金明年北使来
请见社于王王命社出使者曰昔谓何如今乃桃符社
应声曰桃符正为客厉所畏使者不悦已而又嘲社曰
社如龟筴何客不钻社曰客兆得游魂请视其文使者
卷八 第 12b 页 WYG1117-0609d.png
大惭明日王赐千金后社之家甚富既老矣将嫁为人
妻乃以其所居第与其橐中金百万为佛寺在通衢中
自请其榜于王王赐之名所谓仁王院者也至于今其
寺甚盛
   余初闻乐章事云在胡中盖不信之然其词意
   可考者宜在他国及得仁王院近事有客言其
   始终颇异乎所闻因为叙之寺为沙门者多倡
   家余所知凡数辈
卷八 第 13a 页 WYG1117-0610a.png
  代人上太守求荐书
某官阁下古人有言曰知而复知是谓重知时然后言
人不厌其言某窃尝诵之矣若某者势孤而无援谋拙
而数奇承先公绪馀以从诸吏之行甚自愧也昨试令
于东邑也自强其不肖之身朝夕从事于民政方新法
之初布宣条教加安南之役师旅在境于是时也岂敢
必其不败哉数欲投劾而去矣时以阁下有古人之德
著当世之望某窃不自揆为可竭驽骀之效于此庶乎
卷八 第 13b 页 WYG1117-0610b.png
一顾之遇也已而将事于幕府乃蒙从容之对赐之教
言许以卵翼生成之恩某再拜奉之不敢失坠是则阁
下之为知某也然有不幸不得而讯者遽夺于后来卒
失于垂成某窃自安之曰命也夫某之于阁下必不蒙
戾以自弃也阁下之于某必不纳谤以置疑也然今日
之复求于麾下岂必零陵之粟为可苟而二水之鱼为
可食哉拳拳于中者不敢忘阁下之然诺也此所以蕲
阁下之复知者也某虽不敏也不敢效薄恶者以其浮
卷八 第 14a 页 WYG1117-0610c.png
誉必曰邀阁下之识某虽不材也不敢效闇懦者佞悦
必曰邀阁下之知其技之断断情之戛戛诚未敢后于
人也阁下亦详而察之欤前日阁下之剡章也某方在
鄙上埶必未能先左右之士及其上也岂敢必追阁下
之言乎苟或追之宜必厌之是以不敢言也来岁之章
此其当言之时也金石之信既在前矣某之身亦在左
右矣傥于是一荐之恩不获出阁下者某诚何人哉或
曰阁下以某之疾为不足以辱清举伯牛之病不间四
卷八 第 14b 页 WYG1117-0610d.png
科杜预垂瘿功平吴会况某之疾行且愈矣是以不敢
后它人而求阁下之重知者而又当是之时阁下必不
厌其言也诚直言切不复敢文惟阁下幸察之
  代人上长沙谢諌议
某官阁下某蒙顿不肖则荥阳之世嗣也行能无取则
零陵之下吏也以不肖之嗣为无取之吏而辄有闻于
阁下者窃意阁下必有以怜之有以成之是某言亦为
罪不言亦为罪也惶恐惶恐某昔者为令于东邑也方
卷八 第 15a 页 WYG1117-0611a.png
阁下领湘南之节来镇南夏某于是时引领企踵而望
下风焉欣然忭曰阁下当知某也将成某者必阁下也
朝思之夕志之日引而月申焉欲决一奇策奋一昌言
以求阁下之知且三年卒无获焉怅怅乎遂将去矣既
而出上府望旗棨进谒于左右拜台光于堂下伏蒙阁
下一顾之坐隅赐之话言燠燠乎诚有以知阁下之不
弃某也退而怼曰不肖之嗣其自弃也欤无取之吏其
自蔽也欤王公大人不汝弃不汝蔽也于是天与之幸
卷八 第 15b 页 WYG1117-0611b.png
焉乃有督邮之命持檄而来陈力就列者复三易月矣
督邮贱有司也蚤夜抱案牍受命于州将之前勾钉之
是勤出纳之是司又复将奋昌言决奇策以求阁下之
知是必知其无有也然窃听于道路之言方今台鼎有
虚位上意瞩旧人阁下行西召而升机柄之任某之愚
其有望于阁下者岂可在他人后哉且湘南之吏上下
无几人其敢有望于阁下者亦阁下之所知也某伏自
惟念先公文简之嗣在今日如涸辙之鱼喁喁然其不
卷八 第 16a 页 WYG1117-0611c.png
枯而活者已无几贱有司之吏如阴崖之木愔愔然其
可度而材者亦无几若某者阁下亦怜而成之乎州将
之荐先于幕中者二年矣固不敢冀也然知某者三使
台也既皆荐之矣某亦四补吏而七书考矣犹陶之将
器者也一失于此其沦于沙砾而泥滓乎韩非论说之
难不如听之难子产以为不言谁知其志某之志也亦
可哀也其进言于阁下之前且不究况是区区尺牍之
间哉狂愚拙直干冒钧听无任惶恐之至
卷八 第 16b 页 WYG1117-0611d.png
  代人献利害书
某官阁下某窃谓礼乐刑政为教化之具者莫不有极
惟治财之法所以利病于世为无穷故曰法弊则变变
乃通此古今之大要也治乱得失繇是生焉方今朝廷
修明法度以致太平其所作兴者既已备矣而于利病
之术尤纤悉也上出于论思左右之臣下逮于市井刍
荛之士皆能毕智竭虑以申其说非特利于公上也亦
以利其已也于是四海九州罔有内外莫不蒙其利矣
卷八 第 17a 页 WYG1117-0612a.png
朝廷以为它使者不足以总统其事故建官焉必择其
通明俊敏之人以任之行之数年于宠遇之数今复有
隆于前日矣非有位于朝不使也欲其势重足以有临
也非有名于世不擢也欲其才刃足以有断也卓然之
隆者也若某者蒙钝不肖之人也何足以知利病之权
欤结发从仕甫二十年三遇铨选矣谨身悉力适无败
事当涂过听以为能论荐者盖有之矣其采而知之者
亦不绝焉昨为令东安也方新法之行吏民不知所向
卷八 第 17b 页 WYG1117-0612b.png
加之师旅在境劳役之不暇某于是时推行措置莫不
尽理亦幸免焉非曰能也不敢忽故皆虑之不敢懈故
皆躬之尔今之为掾史非有可专者也毫釐而必承之
朝夕而谨视之而已本局有沽酒之法诚无利而有害
岂独一州乎天下皆是也及役钱有过费或可裁省者
试条其一二具于别牍唯阁下采择焉前日阁下之按
部也窃伏诸吏之行瞻望下风其有所陈者必降心而
询访之其有可行者必驰檄而号布之小大之吏独恨
卷八 第 18a 页 WYG1117-0612c.png
其无蕴耳苟蕴之孰不愿陈于阁下之前也某之困放
贱吏也窃怀区区焉所谓利于己者非特此一事也敢
因布其腹心以求阁下之知遇焉庶以考察其愚不可
谓无意于其间者也干冒尊严无任惶恐之至
  代人投半刺书
某官阁下古之士进谒于先达公卿之门者必有贽士
之贽羔雁也羔雁云乎哉亦以彻其诚而已其诚之著
于外于是知礼者正贤否决嫌疑此其所以有贽也羔
卷八 第 18b 页 WYG1117-0612d.png
雁之贽废久矣至唐之儒者将进谒于先达公卿之门
以古贽为违众于是始以其所业文代之其所以致诚
一也若某者州闾之贱士也不幸先人仕宦不及显而
奄然弃诸孤某宅是敝庐恪是遗训不敢失坠有惧诒
辱先人教敕诸子者曰尔为士先王之道虽在方策其
所学者古之人不得而见之今之世有先达之名公大
人苟至吾州者必造焉毋以尔为愚而自弃也趋风而
拜倾耳而听幸而蒙一顾之重一言之教岂若是窥陈
卷八 第 19a 页 WYG1117-0613a.png
编呻糟粕而已哉譬犹日月之明雨露之泽临烛而沐
浴之者可以为终身之赐也小子不敏朝夕不敢忘而
州乃甚僻左其至于斯者或持节以使一方或总百城
而临之贰之皆先达之人也某未始不造焉其蒙一顾
之重一言之教者为不少矣佩之刻之是以为终身之
赐也某不佞窃伏阁下之名旧矣今乃身郎官之尊半
刺史之任而临是诸吏抚我百姓斯吾州之大幸也某
辄不自揆而将进谒焉数日矣或曰子执亲之丧未有
卷八 第 19b 页 WYG1117-0613b.png
不笃于礼者也今既祥练而以其粗服登有位之门其
亦安乎某曰所以遵先人之训也古之人自晋襄墨缞
以来何尝不预朝廷之事矧是惓惓之先志也将俟终
丧而进焉则先人之训不早坠欤此乃某之未安也是
以揆日洁诚而彻名焉某之文鄙拙不足以污阁下鉴
瞩姑以其诚而献亦与夫狂狷之士持一漫刺而干典
谒者为有间矣冒闻左右伏俟报命进之以为幸退之
以为愧未可知也无任瞻望之至
卷八 第 20a 页 WYG1117-0613c.png
  代人上太守书
某官阁下韦布之士韫其志业有得于古人之谊不肯
录录于世者莫不求知于先达之门汲汲乎遑遑乎苟
有知者古与今皆是也然其埶有不同者昔之士进谒
于先达也重重故不苟今之士也轻轻故不信昔之先
达其接士也难难故观其志今之先达也易易苟不却
之而已尔是以古之士虽在衡茅畎亩之间能扬名显
行于一时者其进不苟而先达者能观其志以将其名
卷八 第 20b 页 WYG1117-0613d.png
为褒襮之也若夫先达者非有高才美德不足称也非
有大名显位不足附也维有其材故能观之维有其德
故能来之维有其名故能伏之维有其位故能总之于
是四者苟无一焉不足以延士士亦何所求焉孔子谓
言游曰汝得人焉尔乎武城小邦也圣人之志于是其
可观也若某者窾启不肖之士也顽顿而不佞鄙朴而
无文少承先人之教求学于古人之谊其亦久矣不幸
先人仕宦不显蚤弃诸孤硗觕之田不足以耕污潢之
卷八 第 21a 页 WYG1117-0614a.png
池不足以渔三求荐于有司而无一获其亦无庸于世
矣此材之不足者也亦命也今则已矣然不敢负先人
之教而失其所操守苟先达之至于是也必从容而进
谒焉且将求其知也或欣然以为可教或茫乎其若不
闻非某有所苟也亦今之埶然也伏惟阁下之材之德
之名之位小子何足以形容而遽数之哉今日之望于
门下也非特桑梓礼也潇水之望澬江一苇尔所以愿
见而求之者不止在政化之下也所以瞻仰而依附者
卷八 第 21b 页 WYG1117-0614b.png
且蕲有终身之遇又将至于不朽也宁若小夫之孑孑
持一漫灭之刺盗窃昔人之言以为先面之资哉若某
之志庶几乎承一言之重而采择焉它时为不辱于门
下者也窃惟阁下之施为于功事者朝廷既已知之矣
行且迅召而亟升之翱翔乎青云之上矣傥未然也授
之使节以经制于一方则朝夕尔甚非敢䛕也道路之
所洽闻者也是以不敢后于众人而求进焉阁下幸与
其进也而观之苟以其介介之志为可教者则阁下进
卷八 第 22a 页 WYG1117-0614c.png
拜而行也为有得焉以将其名于无穷为使不录录于
世矣惟阁下观其始来之意而察其笃守之行以知之
则某今日之干典谒也平生之遇也阁下留意焉惓惓
之所望者不止乎不却之而已尔干冒棨戟不任悚慄
之至
 
 
 
卷八 第 22b 页 WYG1117-0614d.png
 
 
 
 
 
 
 
 云巢编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