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来趋府庭,饮啄厌腥膻。
况临敲扑喧,愦愦成中烦。
归来禠冠带,杖屦行东园。
菊畦濯新雨,绿秀何其繁(原作烦,据陈本、四库本改)
平时苦目痾,滋味性所便。
采撷授厨人,烹瀹调甘酸。
母令姜桂多,失彼真味完。
贮之鄱阳瓯,荐以白木盘。
餔啜有馀味,芬馥逾秋兰。
神明飒爽,毛发皆萧然。
乃知惬口腹,不必矜肥鲜
尝闻南阳山,有菊环清泉。
居人饮其流,孙息皆华颠。
嗟予素荒浪,强为簪緌牵。
何当葺弊庐,脱略区中缘。
南阳丐嘉种,莳彼数亩田。
抱瓮亲灌溉,烂漫供晨餐。
浩然养恬漠,庶足延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