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贾德方与漫叟者,惧漫叟不能甘穷独,惧漫叟又须为官,故作诗相喻其指曰:「劝尔莫作官,作官不益身。」因德方之意,遂漫酬之。
往年壮心在,尝欲济时难
奉诏举州兵,令得诛暴叛。
上将屡颠覆,偏师尝救乱。
未曾弛戈甲,终日领簿案
出入四五年,忧劳忘昏旦。
无谋静凶丑,自觉愚且愞。
岂欲皂枥中,争食麧(下汲切)与藖
去年辞职事,所惧贻忧患。
天子许安亲,官又得闲散
自家樊水上,性情尤荒慢。
云山与水木,似不憎吾漫。
以兹忘时世,日益无畏惮。
漫醉人不嗔,漫眠人不唤。
漫游无远近,漫乐无早晏。
漫中漫亦忘,名利谁能算。
闻君劝我意,为君一长叹。
人谁年八十,我已过其半。
家中孤弱子,长子未及冠。
且为儿童主,种药老溪涧。
⑴ 下辨切。麧,糠中可食者,牛马食馀草节曰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