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向夕如无人,丝竹俨然宫商死。
细人何言入君耳,尘生金樽酒如水。
君今不念岁蹉跎,雁天明明凉露多。
华灯清凝久照夜,綵僮窈窕虚垂萝(一作罗)
入宫见妒君不察,暮(一作莫)入此地生风波
此时不乐早休息,女颜易老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