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覆石床新,师曾占(一作吾师去)几春。
写留行道影,焚却坐禅身。
塔院关松雪(一作路),经房锁隙尘。
自嫌双泪下,不是解空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