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余去夏五月,与耿湋、司空文明、吉中孚,同陪故考功王员外,来游此寺。员外,相国之子,雅有才称。遂赋五物,俾君子射而歌之。其一曰凌霄花,公实赋焉,因次诸屋壁以识其会。今夏,又与二三子游集于斯,流涕语旧。既而携手入院,值凌霄更花。遗文在目,良友逝矣,伤心如何。陆机所谓同宴一室,盖痛此也。观者必不以秩位不侔,则契分曾厚(则契分甚厚);词理不至,则悲哀在中。因赋首篇,故书之。
引用典故:埋玉树 陶令酒 颜子 登龙 山阳笛 鲤庭 倚玉 谢公 平原赋 鸮灾 郤公
去者不可忆,旧游相见时。
凌霄徒更发,非是看花期。
倚玉交文友,登龙年月久。
东阁许联床,西郊亦携手。
彼苍何暖昧,薄劣翻居后。
重入远师溪,谁尝陶令酒
伊昔会禅宫,容辉在眼中。
篮舆来问道,玉柄解谈空。
孔席亡颜子,僧堂失谢公
遗文一书壁,新竹再移丛。
始聚终成散,朝欢暮不同。
春霞方照日,夜烛忽迎风。
蚁斗声犹在,鸮灾道已穷。
问天应默默,归宅太匆匆。
凄其履还路,莽苍云林暮。
九陌似无人,五陵空有雾。
缅怀山阳笛,永恨平原赋
错莫过门栏,分明识行路。
上智本全真,郤公况重臣。
唯应抚灵运,暂是忆嘉宾。
存信松犹小,缄哀草尚新。
鲤庭埋玉树,那忍见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