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郡圃旧亭面东,了无所见。太守曹仲本撤材易地为堂,买地以广之,正对南山。经始小筑,觉江山辐凑,因得长句。
新堂略有次第否,忙里从公一来觑。
是时新晴收旧雨,小风吹花掠巾屦。
江山只道不解语,云何惠然堂上聚。
北山故挽南山住,东溪不遣西溪去。
向来天藏在何处,遭公拈出天不拒。
旧亭不为山作主,背山起楼何以故。
更烦好手铲东阜,放出钓台寸来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