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屋瑶阶顷刻成,缓飘急洒总无声。
屑云作粉如何湿,雕玉为花乃尔轻。
空里仰看元不见,日光未透不妨晴。
满庭更遣迟销著,剩借书窗几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