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诗文库马致远(共 414 首) 16 398 作品不分行

共398,分20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续上)
你道他都修善。
不吃膻。
你道是先生每闹了终南县。
道士每住满全真院。
庄家每閒看神仙传。
姑姑每屯满七真堂。
我道来摇车儿摆满三清殿。
一个拳来到眼跟前。轻躲过臂忙扇。
一个被我搬的一似风车儿转。一个拳来先躲过似放过一蚕椽。
这一个明堂𥚃可早叉翻背。这一个嘴缝上中直拳。
这一个扑的腮揾土。这一个亨的脚朝天。
想着我扑乳牛力气全。
杀劣马心非善。
但提起身轻体健。
俺两个若还厮撞见。
不着那厮巧语花言遮莫你驾云轩平地升仙。
将我这摘胆剜心手段展。
须直赶到玉皇殿前。
撞入那月宫𥚃面。
我把他死羊般拖下九重天。
添酒力晚风凉。
助杀气秋云暮。
尚兀自脚趔趄醉眼模糊。
他化的俺一方之地都食素。
单则是俺这杀生的无缘度。
你可也休怕怖。
我心中不恍忽。
常言道避着不做。
旦云:他是个出家人。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雠。你杀他怎的。正末云:任大嫂。你莫不养着那先生来。旦云:呸。你听。是甚言语。正末唱:你莫不和马丹阳是绾角儿妻夫。
旦云:我看你到那𥚃怎的。正末唱:我到那𥚃一只手揪住系腰。
一只手揝住道服。
把那厮轻轻抬举。
滴溜扑撺下街衢。
我是个敲牛宰马任风子。
旦云:你休去。带累我也正末唱:带累你抱侄携男鲁义姑。
我言语无虚。
你道是苦劝着不依你个妇女。那先生坏衣饭如杀父母。
自古无毒不丈夫。云:大嫂。咱那孩儿在那𥚃。旦云:孩儿在家睡哩。正末唱:则那亲生子。
快啼哭。你与我觑去。
我骗土墙腾的跳过来。
转茅檐厌的行过去。
退身在背阴黑处。
带云:兀的不有人来也。唱:莫不是马丹阳先有埋伏。
我则见悄悄的有人言。
原来是潇潇的风弄竹。
晃的这月华明闪云来云去。
似人行竹影扶疏。
原来这害丹阳刺客心头怕。
杀劣马贼人胆底虚。
使不着胆大心粗。
遮莫你摄伏下北极真武。便请下东华帝主。
我道你敢是个南方左道术。便有甚缩地法。
混天书。我与你个快取。
外扮神子仗剑上:𢲔末科:正末唱:
我这𥚃观绝了悠悠的五魂也无。
原来这丹阳师父领着一个护身符。
他不是跨鹤来可怎生有这般翅羽。
他把我当拦住。
则我这泼性命向他跟前怎生过去。
师父道神仙则许神仙做。
凡夫则寻你凡夫去。
爷娘枉说爷娘苦。
云:则是我那魔合罗孩儿。嗨。父母恩养。尚且报不的。量他打甚么不紧。唱:常言道儿孙自有儿孙福。
云:儿女是金枷玉锁。欢喜冤家。师父。稽首。唱:任屠却须省得也么哥。
却须省得也么哥。
告师父指与我一道长生路。
从今后栽下这五株绿柳侵门户。
种下这三径黄花近草庐。
学师父伏虎降龙。
跨鸾乘凤。
谁待要宰马敲牛。
杀狗屠驴。
谢师父救了我这蠢蠢之物。
泛泛之才。
落落之徒。
虽然愚鲁。
从小𥚃看过文书。
高山流水知音许。古木苍烟入画图。
学列子乘风。子房归道。
陶令休官。范蠡归湖虽然是平日凡胎。
一旦修真。无甚功夫。
撇下这砧刀什物。情取那经卷药葫芦。
再谁想泥猪疥狗生涯苦。玉兔金乌死限拘。
修无量乐有馀。朱顶鹤献花鹿。
唳野猿啸风虎。云满窗月满户。
花满蹊酒满壶。风满帘香满垆。
看读玄元道德书。习学清虚庄列术。
小小茅庵是可居。春夏秋冬总不殊。
春景园林赏花木。夏日山间避炎暑。
秋天篱边玩松菊。冬雪檐前看梅竹。
皓月清风为伴侣。酒又不饮色又无。
财又不贪气不出。我准备麻绳拽辘轳。
提挈荆筐担粪土。锄了田苗。
种了菜蔬。老做庄家小做屠。
带云:我兀的到这中年。做你一个徒弟。唱:哎师父。我可也打的你那勤劳受的你那苦。
每日在园内修持。栽排下久长活计。
若不是我参透玄机。则这利名场。
风波海。虚耽了一世。
吃的是淡饭黄齑。淡则淡淡中有味。
石鼎内烹茶芽。瓦瓶中添净水。
听得一声鸡叫五更初。我又索起。
起。识破这贬眼流光。
迅指急景。转头浮世。
我自撇下酒色财气。谁曾离茶药琴棋。
旦云:你在这𥚃。做甚么营生。正末唱:听杜鹃一声声叫道不如归。旦云:你莫不游阆苑瑶池来。正末唱:也不曾游阆苑。
又不曾赴瑶池。旦云:你可在那𥚃。正末唱:止不过在终南山色𥚃。
每日把辘轳绳直缴到众星稀。我可甚爱月夜眠迟。
则我这春𥚃夏𥚃秋𥚃冬𥚃受驱驰。旦云:你可休后悔。正末唱:更怕甚后悔。
又无人把我央及。旦云:早是我哩。若是别人家妇人呵。怎了。正末唱:哎。
你个婆娘妇女誇强会。直寻到这搭儿田地。
想当日范杞良筑在长城内。乾迤逗的个姜女送寒衣。
又不比那万水千山。旦云:我从来三从四德。正末云:着别人说波。唱:卖弄他三从四德。
旦云:任屠。你撇下娇妻幼子。家缘家计。跟着那先生出家。几时能勾做神仙。我好也要你去。歹也要你去。正末云:这婆娘好是无礼也。你不家去。我敢打你。唱:我这𥚃便扬起我这拳头。旦挨正末科云:你打你打。可又不敢打我。正末唱:他那揣与我个面皮。
带云:稽首。唱:常言道今世饶人不算痴。咱两个元是善知识。
旦云:任屠。咱家去来。正末唱:世来到林下山间。再休想星前月底。
你道是夫唱妇随。
夫荣妻贵。
我从那早起晚息。
撅菜挑葱。
打水浇畦。
旦云:你若不家去。我就在这𥚃觅个死处。正末唱:你待要向这𥚃。
撒滞殢。
寻个自缢。
带云:不中。唱:赤紧的菜园中撧葱般人脆。
往常时你劝我。
今日个我劝你。
那时昧己瞒心。
劈两分星。
细切薄批。
小叔云:自从哥哥来了。俺这买卖都折了本也。正末唱:你道是这几日。
做屠的。
伤折了本利。
带云:兄弟。咱宰一个牲口儿。与他个快性者。要往人口𥚃过度的茶饭。打当的乾净。可不道个谨行俭用。十年不富。天之命也。任屠也。你出了家也。唱:你管他甚么猪肥羊贵。

共398,分20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