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诗文库郑光祖(共 219 首) 1218 作品不分行

共219,分11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续上)
梅香嗏省闹。小姐哎你休焦。
带云:这物件。也要个下落。唱:你道是那物件要归着。带云:打睃。唱:这东西索寻个下落。
旦儿见香囊背云:嗨。怎生落在他手𥚃。正旦云:你不道来。大胆小贱人。这𥚃是那𥚃。唱:这须是先相国的深宅院。怎敢将小姐来便搬调。
带云:小姐是谁哩。唱:小姐是未出嫁的闺中女。怎敢把淫词来戏谑。
至如那风火的夫人性紧。把我这坏家门罪犯难招。
请侍长快疾行。带云:到夫人行去来。唱:教奴胎吃顿拷。
亏你也用工描。
带云:这的是一把莲。唱:却不是无心草。
恁的般好门庭倒大来惹人笑。
做走科唱:我将这紫香囊待走向夫人行告。
旦儿扯住科云:我恰才斗你耍来。你便要将到那𥚃去。正旦唱:你是个女孩儿家端的可是甚为作。
请放了。
旦儿云:樊素。你且耽待着些。正旦云:那壁是小姐。唱:怎生向贱妾行告耽饶。
旦儿云:是我的不是了也。正旦云:小姐。你恰才不要打我来。唱:你却不掴绽我这樱桃樊素口。
旦儿云:樊素。你打我两下波。正旦云:谁敢汤着你那杨柳小蛮腰。
带云:你过来跪者。唱:今番轮到我妆么。
梅香今日有功劳。
白敏中云:那简帖儿。小姐收了也不曾正旦弹指科唱:将一个小小的机关儿把你来完备了。
白敏中云:有甚好音信。教我知道咱。正旦唱:有他那亲笔写的情词揣着吟藁。
白敏中云:小姐的回音。我看咱。正旦怀𥚃取不见科唱:呀。
那𥚃每不见了白敏中云:你怎么不小。心等他不见了。天那。我可死。了也正旦唱。:
哎。
你个不了事的呆才可元来在这手儿𥚃搦着。
这简帖儿方胜小。
见甚景像便待把香烧。
不争你这狂客谨心参尺素。
可待学文王下马拜荆条。
见娘书信倒看的乔。
他想着书舍𥚃人萧索。恰便似阳台上路迢遥。
白敏中云:今夜小姐怎生摆布。正旦唱:他则待收拾云雨。怕泄漏春娇。
待和你今宵。白敏中云:今宵和小生怎的。正旦忍住不说科唱:一句话到我这舌尖上却咽了。
白敏中云:可怎生却咽了。快说波。教小生喜欢咱。正旦唱:不说破把先生且闷着。白敏中云:小姐怎生分付你来正旦唱:他着我对你便低低道。
白敏中云:道甚么。正旦唱:他教你夜深时休睡。白敏中云:今夜我那𥚃得那睡来。正旦云:着你等。白敏中云:怎么又不说了。着小生等甚么。正旦唱:着你等等等到明朝。
上覆你个气咽声丝张京兆。
他待填还你枕剩衾薄。
待着你帽儿光光过此宵。
白敏中云:天色晚了。日头敢落了也呵。正旦唱:恰正午怎盼的日头落。
不曾见这急色的呆才料。
你听那禁鼓鼕鼕将黄昏报。等的宅院𥚃沈沈都睡却。
悠悠的声揭谯楼品昼角。珰珰的水滴铜壶玉漏敲。
刷刷的风飐芭蕉凤尾摇。厌厌的月上花梢树影高。
悄悄的私出兰房离绣幕。擦擦的行过兰干上甬道。
霍霍的摇动珠帘你等着。巴巴的弹响窗棂恁时节的是俺来了
想着那星斗文章。几回家逢咱稽颡。
只为那花月精神。一见了教人断肠。
用了我说六国喉舌。下三齐智量。
不甫能添了晚妆。推烧夜香。
如此般月白风清。花浓气爽。
月溶溶梨花庭院。风淡淡杨柳楼台。
雾濛濛芳草池塘。如此般好天良夜。
淑女才郎。相将。
意厮投门厮对户厮当。成就了只凤孤凰。
这一个夜月南楼。那一个窥视东墙。
那生敢倚书窗想像赴高唐。白敏中向前搂旦科云:小姐。你来了也。正旦慌科云:是谁。白敏中云:是我。正旦唱:嚇得我可扑扑小鹿儿心头撞。
偌早晚是谁人敢无状。白敏中云:我则道是小姐来了。正旦唱:可怎生恁风狂。
白敏中云:我不想是小娘子。你恕罪咱。正旦云:可早是我哩。是夫人呵。可怎生了也。唱:若是俺夫人撞见如何讲。白敏中云:是小生病的这般昏了也。正旦唱:便道是害的你神魂荡漾。
你也合将眼皮开放。你常好是热蟒也沈东阳。
呸。这的是赴约的风流况。
须不是乐道的颜回巷。白敏中云: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正旦唱:哎。
那𥚃也歪谈乱讲白敏中云:小生敢去么。正旦云:先生。我问你咱。白敏中云:问小生些甚么。正旦唱:。你因甚么病在膏肓。
白敏中云:小生则为小姐来。正旦云:你既为小姐呵。你过去波。白敏中云:是好月色也。正旦唱:百忙𥚃卖弄甚么风清月朗白敏中云:我向小姐跟前去。怎么百般的那不动这脚步也。正旦唱:。当初那不能彀时害的来狂上狂不甫能得相见諕的来慌上慌。
白敏中云:见了小姐。不由的我心头忒忒的怕将起来。正旦唱:见他时胆战心惊。把似你无人处休眠思梦想。
这的是桃源洞花开艳阳。须不比祆庙火烟飞浩荡。
正旦推白云:去。旦儿叫云:是甚么人。白慌科云:是小生。正旦唱:阳台上云雨渺茫。可做了蓝桥水洪波泛涨。
劈面的便抢。和俺那病襄王。
呀。怎生来翻悔了巫山窈窕娘。
满口儿之乎者也无拦当。用不着恭俭温良。
諕的那有情人恨无个地缝儿藏。带云:毛毛羞么。唱:羞杀我也傅粉何郎。
请学士休心劳意攘。俺小姐则是作耍难当。
旦儿打正旦科云:谁着你这早晚引将他来。正旦云:小姐休闪了手。笑科唱:这的是我传书寄简请受的赏。谁承望。
向咱行。倒有风霜。
他道是这一场。
这一桩。
都是这辱门败户小婆娘。
旦儿云:我告夫人去也。正旦冷笑科唱:杀人呵要见伤。
拿贼呵要见赃。
白怕跪科云:望小姐怜小生咱。正旦唱:请起来波多愁多病俏才郎。
出香囊科:带云:打睃。唱:这是谁与他的紫香囊。
这声音九分儿是你令堂。
夫人云:这一定是樊素小贱人。正旦唱:呀。
头一句先抓揽着梅香。
旦儿慌科云:是谁。正旦云:小姐。悄悄的。是老夫人来了。旦儿云:樊素。直被你引的老夫人来。可怎了也。正旦唱:您吵闹起花烛洞房。
自支吾待月西厢。
哎。
不妨。
白敏中云:小娘子可怎了也。正旦指白科唱:莫慌。
指自科唱:我当。
夫人云:先唤过樊素那小贱人来。白敏中向旦云:小姐。望你遮盖俺咱。正旦云:小姐。你受责呵。理之当然。我可图些甚么来。旦儿云:罢么。好姐姐。你先过去。你自回的好着么。正旦云:由他。你两个只在这𥚃。我过去见夫人。若说得过呵。你休欢喜。说不过呵。你休烦恼。见夫人科:夫人云:小贱人跪者。正旦跪科:夫人云:小贱人你知罪么。正旦云:我不知罪。夫人打科云:这小贱人。你还说不知。你做的好勾当哩。正旦唱:亲生女非比他行。
家丑事不可外扬。
夫人云:谁着你引着小姐。往后花园中。看白敏中去来。你若实说呵。我便饶了你。你若不实说呵。我打死你个小贱人。正旦云:谁见来。夫人打科云:我亲自撞见。你还强嘴。正旦云:老夫人休打闪了手。此非妾之罪。皆夫人之过也。唱:你索取一个治家不严的招状。
自寻思识礼义尊严使长。云:我想孟母为子三迁。陵母为子伏剑。陶母为子剪发。曾母为子投梭。古来贤者。后代扬名。唱:几曾做这般出丑腤臜勾当。
夫人云:你这般说呵。罢了那。正旦唱:罢不罢休不休乞个明降。夫人云:罢罢罢。这妮子倒连我也指下来。想起来则是我养女儿不气长。都是我的不是了也。正旦唱:既恁的呵只合着他两个同归鸳帐。
你好壮脸也画眉郎。
白敏中云:都着你的道儿。正旦唱:并不曾干多口小红娘。
白敏中云:我这𥚃不敢再住。须索上朝应举去也。你叫小姐见我一面儿去也好。正旦唱:俺姐姐道足下不须悒怏。
好事也从来魔障。
带云:俺小姐道来。唱:只教你把心儿放长。

共219,分11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