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共80,分4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古风(续上)
序:了然居士素蓄东坡铁杖、洎地字号阮,真绝世之宝也。天兵既克汴梁,先生携二君来燕,欲藏之,恐不能终宝。欲赠湛然,南北相去不知其几千里,虑中道浮沈,是以献诸秀玉殿学、田公奉御,欲转致于予也。甲午之秋,陈、田入觐,果馈之于我。因乱道数语,用酬厚意。
睢阳三绝从来传,坡仙铁杖为之先。
宋朝四美岂易得,地君神器称手贤(手贤 渐西本作「乎贤」。)
了然居士隐洛瀍,读书好古有积年。
擒龙捉日获二宝,宝之凿栋屋壁穿。
龙庭万里叠山川,欲来馈我嗟无缘。
将夺固与此理玄,慇勤携赠陈与田。
陈田今岁来朝天,惠然出赐穹庐前。
乌虬入手苍壁悬,恍然遗世如登仙。
长蛟倚壁光娟娟,鳞介欲生如蜿蜒。
澄澄秋月莹朝镜,须臾洗尽余腥膻。
足方法地顶法乾,四十五节松柏坚。
七尺乌金三十两,微簧瑟瑟鸣哀蝉。
云顶纤纤空腹圆,十三玉柱鸿翩翩。
耽耽云坐踞猛虎,岩岩山口双双弦。
铁君伴我游林泉,足疾顿减冲云烟。
临风三弄碎琼玉,清商秋水声涓涓。
安仁得此如临渊,子聃求杖不惜钱。
湛然坐受匪劳力,不胜其服心胡然。
西方讽我求终焉,故令二友相招延。
抱桐扶杖闾山巅,举觞笑咏秋风边
⑴ 了然居士作铁君传云:「长七尺,重三十两,顶圆足方,中有微簧,凡四十五节,世传嵇生造。」又云:「昔显宗东宫时,常读东坡铁杖诗,因召侍臣郑子聃问杖之存亡。子聃以在睢阳为对。因以数千缗购于张文定公之孙。其孙藏于屋栋。子聃竟不得一见云。」地字号阮,亡宋之故物,天地玄黄,此四阮为绝宝也。泰和间秘于禁中,待诏孙安仁之姊以琴阮得入侍,上以此阮赐之。安仁屡求之,其姊以阮见寄。旧制,宫掖中侍人不许与亲戚通耗。安仁冒法得之,其好事有如此者。故予引用其语。
鼓琴 金末元初 · 耶律楚材
宴息穹庐中,饱食无用心。
读书费目力,苦思嫌哦吟。
樗蒲近博徒,围棋杀机深。
洞箫耗余气,𥱧筑恶郑音。
呼童炷梅魂,索我春雷琴。
何止销我忧,还能禁邪淫。
正席设棐几,危坐独整襟。
寻徽促玉轸,调弦思沈沈。
清声鸣鹤鸾,古意锵石金。
秋水洗尘耳,秋风振高林。
清兴腾八表,成连何必寻。
弦指忽两忘,世事如商参。
泥涂视富贵,昼夜等古今。
湛然有幽居,祗在闾山阴。
茅亭绕流泉,松竹幽森森。
携琴当老此,归去投吾簪。
扈从羽猎 金末元初 · 耶律楚材
湛然扈从狼山东,御闲天马如游龙。
惊狐突出过飞鸟,霜蹄霹雳飞尘中。
马上将军弓挽月,脩尾蒙茸卧残雪。
玉翎犹带血模糊,騄駬嘶鸣汗微血。
长围四合匝数重,东西驰射奔追风。
鸣鞘一震翠华去,满川枕藉皆豺熊。
自笑中书老居士,拥鼻微吟弓矢废。
向人忍耻乞其馀,瘦兔瘸獐紫驼背。
吾儒六艺闻吾书,男儿可废射御乎!
明年准备秋山底,试一如皋学射雉。
狼山宥猎 金末元初 · 耶律楚材
序:扈从车驾,出猎狼山。围既合,奉诏悉宥之,因作是诗。
君不见武皇校猎长杨里,子云作赋誇奢靡;
又不见开元讲武骊山傍,庐陵修史讥禽荒。
二君所为不足法,徒令千载人雌黄。
吾皇巡狩行周礼,长围一合三千里。
白羽飞空金镝鸣,狡兔雄狐应弦死。
翠华驻跸传丝纶,四开汤网无掩群。
天子恩波沐禽兽,狼山草木咸忻忻。
⑴ 狐 原作「孤」,据渐西本改。
对雪鼓琴 金末元初 · 耶律楚材
君不见党侯赏雪斟羊羔,蛾眉低唱白云谣。
慷慨樽前一绝倒,高谈阔论誇雄豪。
又不见陶谷开轩收竹雪,旋烧活火烹团月。
笑撚吟须吟雪诗,冷淡生活太清绝。
清欢浊乐争相高,至人视此轻鸿毛。
嗜音酣酒元粗俗,癖茶嚼句空劬劳。
龙庭飞雪风凄冽,天地模糊同一色。
数卮美湩温如春,三弄悲风弦欲折。
酪奴欢伯持降旌,诗声歌韵不敢鸣。
党武陶文都勘破,真识此心无一个。
君实洛阳园,花竹秀而野。
先生取此意,开园临古社。
土阶甃以石,茅亭略其瓦。
佳木碧云摇,清泉寒玉泻。
开轩扣琴筑,抚景飞觞斝。
我来正秋晚,残英折盈把。
粲然启一笑,琅然歌二雅。
将归且裴回,幽寻未能舍。
呼酒尽馀兴,索笔为摸写。
缅怀温国公,重名满天下。
寥寥二百年,童卒传司马。
君侯筑兹圃,如有所慕者。
晞颜颜之徒,子亦斯人也。
失奚为劣得奚优,遇流而行坎则留。
笑视纷纷儿女辈,成是败非徒相尤。
弃人所取取所弃,独识万松为出类。
本欲心空及第归,暮请晨参惟一志。
浮生迅速奔隙驹,无穷尘劫元斯须。
参透威音劫前事,花开枯木谁云枯。
河朔干戈犹未息,西域十年空旅食。
贤人退隐予未能,钧衡旷位虚名极。
真人应运康世屯,数颁宽诏垂丝纶。
沛若恩波沦骨髓,皇皇四海咸蒙春。
汉唐疆宇非为大,戍守西临玉关界。
百济称藩过海门,鄙语粗言其大概。
天皇自将办多多,天兵百万涉长河。
京索为空汴梁下,秦皇汉武畴能过?
凛凛威声震天宇,不杀为功果神武。
朔南一混车书同,皇业巍巍跨千古。
先生吾邦之彦兮,琴书而自怡。
劲挺松柏操,磊落英雄姿。
明正道,无邪思。
一贯诗书继先觉,两全才德真吾师。
王谢来江左,家学易道岂忘贻。
济世须君展骥足,政要再凿人耳目。
小子区区何所祝,但愿天衷俞奏鹗
⑴ 坎 原作「坟」,据渐西本改。
⑵ 奏鹗 原作「鹗奏」,据渐西本改。
序:蓬山散人刘诩子中颇通儒,幼依全真出家,今已还俗,故有择术不可不慎之句。
蓬山北海游,珥笔陈良谋。
徒步而南来,意气凌马周。
贪吏乱法令,如茨不可束。
子中有大志,每甘胯下辱。
他日得从龙,其锋谁敢触。
今日君子来,非为五斗粟。
君子慎择术,痛恨陪全真。
调心正是妄,堪笑学鸟伸。
一日错下脚,万劫含酸辛。
平生大梦中,不识庵中人。
一言赠吾子,宗匠宜相亲。
黄山无媒亦无梯,萧条白昼关荆扉。
凌晨端坐漱玉池,阑干苜蓿先生饥。
惠然寄我黄庭词,湛然一笑几脱颐。
一鹤南翔一不飞,十年一梦今觉非。
故山旧隐苍松欹,而今老尽虬龙枝。
曾学四老餐紫芝,从讥怀宝而邦迷。
尘缘一扫无孑遗,隔縠观月犹依稀。
汪洋法海无边涯,萤光讵可窥晨晞。
莲花自是生污泥,污泥不染清凉肌。
彩云易散碎琉璃,人间四相夭五衰。
有为无为俱有为,寿穷尘劫元非迟。
湛然醉摇芭蕉卮,蔷薇深蘸书淋漓。
白眼一望须弥低,黄山先生耽书痴。
退藏不露龙麟姿,对人不耻弊缊衣。
自甘贫困元知微,篱边黄菊香离披。
门前山色寒参差,不以下体遗葑菲。
新诗远寄盘龙螭,胸中满贮夷齐薇。
忘机临水狎鸥鹥,燕居申申不愆仪。
含光隐秀如文犀,乘闲纶钓垂清漪。
躬耕禾黍方离离,须信君子能自卑。
予知先生之独悲,深忧海内生民疲。
生民扰攘如棼丝,笑予素餐徒位尸。
先生识鉴如元龟,旁通发而为声诗。
照我穹庐生光辉,穷通进退元有时。
至人终不贪危机,他时天子求埙篪。
欲行周礼修周基,先生好应千年期。
沙堤行人羡轻肥,凤凰到底凤池栖。
太平钧石须君持,苍生未济无言归。
吾兄继世禄,袭封食东平。
幼子死王事,长安闺门英。
孀居二十年,礼佛读传灯。
一旦遇宗匠,了真训其名。
前岁阳翟破,道服潜偷生。
宁死不受辱,托疾燕山京。
湛然怜孤族,赎汝为编氓。
死生本如梦,宠辱真若惊。
莫忘离乱苦,长思厌世情。
三学有龙溪,叩参宜尽诚。
喝碎须弥山,打破乾闼城。
两头俱放下,枯木一枝荣。
我爱嵩山堂,山堂秋寂寂。
苍烟自摇荡,白云风出入。
泠泠溪水寒,细细琴丝湿。
离尘欲无事,又有闲踪迹。
女娲未补青天裂,神液飞精散为铁。
嵇生箕踞锻洪炉,白汗翻浆滴清血。
黑虬彷佛欲飞跃,鳞介苍苍生乳节。
情知中散气凌云,肯与凡工争巧拙。
柳君传与东坡老,神物终须归俊杰。
坡仙为寿文定公,酬和新诗誇胜劣。
观妙堂名龙尾砚,雎阳并此为三绝。
雎阳城破兵火炎,神器不随烟焰灭。
了然居士出伊洛,登山度水相扶挈。
燕然分付我清溪,妙语雕镌跨先哲。
远来携赠白霫老,天理似为予所设。
湛然忝佐本无功,致王泽民愧皋契。
再游北海复何恨,与君同步龙沙雪。
大泽深山无所惊,扫除魑魅驱凶𧕏。
轻簧历历吐微语,闲对幽人如鼓舌。
有如拈起击须弥,须弥击碎同丘垤。
云门远遁德山去,敢对髯翁开口说。
一时惊倒野狐禅,奔走不来予阃闑。
他年神武挂冠去,谁知劫外乾坤别。
横担此杖入千峰,大方独步无蹉跌。
⑴ 有如 原作「有时」,据渐西本改。
序:道亨,予故人也。间关二十年,今寓居平水,以诗见寄,因和其韵以谢之。
大安之季君政乖,屯爻用事符云雷。
边军骄懦望风溃,燕南赵北飞兵埃。
民财已竭转输困,元元思治如望梅。
太白经天守帝座,长星勾巳坼中台。
玄台密表告天道,灾妖变异无不该。
奸臣搆祸谋不轨,鱼鳞鳞首侵宸阶。
喋血京师万人死,君臣自此相嫌猜。
居庸失守紫荆破,天兵掣电腾八垓。
潜议迁都避凶祸,衔枚半夜宫门开。
河表偷生聊自固,京城留后除行台。
力穷食尽计安出,元戎守节甘自栽。
虬龙奋迅脱大难,微波沈滞独黄能。
王师神武本不杀,一发鹿台能散财。
威声远震陕洛惧,势同拉朽如枯摧(摧 原作「推」,据渐西本改。)
髯公退缩养愚拙,白麻一旦天边来。
万里龙庭谒天子,轺车轧轧风尘埋。
言轻无用自缄嘿,浮沈鹓鹭相趋陪
布幕毡庐庇风雨,日中一食如持斋。
瀚海波声寒汹涌,金山峰势高崔嵬。
十年行役亦艰苦,盐车强驾同驽骀。
美湩如饴润喉吻,仃伶独拨寒炉灰。
故园梦断几千里,燕然回首白云堆。
弹铗悲歌望明月,山城明月空徘徊。
往事如丝不敢忆,令人感慨生馀哀。
圣人继运践九五,欢声腾沸天之涯。
万国梯航喜奔走,币帛交列陈琼瑰。
天子恩威溢中外,远迩翕然无不怀。
四民乐业庶政举,宗臣戮力诸王谐。
行殿受朝设钟鼓,明堂祭祀陈大罍。
卿云轮菌自纷郁,妖星不复侵天街。
否道已穷受诸泰,人心已顺天心回。
制度一新从简略,禁网疏阔如天恢。
贤材尚隐若冥雁,区区弋人何慕哉。
自惭忝位司钧轴,可怜多士无梯媒。
愿学留侯引年去,不与赤松游蓬莱。
闾阳旧隐度残朽,扁舟蓑笠江湖崖。
⑴ 思 原作「恩」,据渐西本改。
⑵ 坼 原空一字,据渐西本补。
⑶ 趋陪 原作「超陪」,据渐西本改。
⑷ 禁网 原作「禁纲」,据渐西本改。
天道不可穷,此理自古然。
大暴寿盗蹠,至仁夭颜渊。
伟材鲜遭遇,君臣难两全。
庸愚厌粱肉,广文寒无毡。
未逢知音人,伯牙故绝弦。
我爱冯公子,孔教穷高坚。
忧道不忧贫,一室如罄悬。
却笑庠序生,供荐徒备员。
诗书贮便腹,一斗吟百篇。
远蹈颜孟迹,近比苏黄肩。
宁受胯下辱,不为天下先。
升平已有期,上道化日躔。
九州成一统,刑赏归朝权。
汴梁三战定,乐浪一檄传。
先生谒承明,万里来秦川。
徒步沙碛中,往复几一年。
揲蓍说易传,应诏命席前。
十年符亿兆,一世盈十千。
男儿志在道,何论胝与胼。
一旦得荣遇,闾巷车马填。
穷通固由命,何必兴孜煎。
用之自可进,舍之便可还。
自笑髯中书,有过仍不悛。
三代不同礼,勉欲相袭沿。
贤人正退隐,强起居官联。
冰炭岂共器,安可浑愚贤。
可惜和氏姿,庸工浪雕镌。
不能作大器,取次成弃捐。
潜龙喻君子,或跃或在田。
未遂马周志,好垦扬雄廛。
伏腊粗酒脯,旦夕充羹饘。
穷途不足泣,吊影无自怜。
人生一瞬息,日月如玑璇。
学道如牧羊,后者为之鞭。
离群谢富贵,遁世安林泉。
勿学躁进人,扼腕长呼天。
⑴ 粱肉 原作「梁肉」,据渐西本改。
⑵ 一世 原作「十世」,据渐西本改。
和秀玉韵 金末元初 · 耶律楚材
序:三学老人背佛说法,教僧幽半藏谤之,清溪老人有颂,因和之。
清溪作寱语,湛然大笑之。
仅能知大用,尚未识天机
贪随言语转,错认二阿师。
个中关捩子,卓然绝百非。
三学未尝坐,何说非与是。
半藏未有言,奚论赞与毁。
解语非干舌,能知诚匪智。
为报清溪公,无事莫生事。
⑴ 天机 原作「大机」,据渐西本改。
序:余幼年刻意于琴,初受指于弭大用,其闲雅平淡,自成一家。余爱栖岩,如蜀声之峻急,快人耳目,每恨不得对指传声。间关二十年,予奏之,索于汴梁得焉。中道而卒,其子兰之琴事深得栖岩之遗意。甲午之冬,余扈从羽猎,以足疾得告,凡六十日,对弹操弄五十馀曲,栖岩妙旨,于是尽得之。因作是诗以记其事云。
湛然有琴癖,不好凡丝竹。
儿时已存心,壮年学愈笃。
仓忙兵火际,遗谱不及录。
回首二十秋,丝桐高阁束。
栖岩有后人,万里来相逐。
能继箕裘业,待予为季叔
今冬六十日,对弹五十曲。
五旬记新声,十朝温已熟。
高山壮意气,秋水清心目。
阳春撼琼玖,白雪碎瑶玉。
洛浦太含悲,楚妃叹如哭。
离骚泣鬼神,止息振林木。
秋思尽雅兴,三乐歌清福。
自馀不暇数,渴心今已沃。
昔我师弭君,平淡声不促。
如奏清庙乐,威仪自穆穆。
今观栖岩意,节奏变神速。
虽繁而不乱,欲断还能续。
吟猱从简易,轻重分起伏。
一闻栖岩声,不觉倾心服。
彼此成一家,春兰与秋菊。
我今会为一,沧海涵百谷。
稍疾意不急,似迟声不局。
二子终身学,今日皆归仆。
我本嗜疏懒,富贵如桎梏。
幸遇万松师,一悟消三毒。
早晚挂冠去,闾山结茅屋。
蔬笋粗充庖,粝饭炊脱粟。
有我春雷子,岂惮食无肉。
旦夕饱纯音,便是平生足。
嵇叔夜能作广陵散,史氏谓叔夜宿华阳亭,夜中有鬼神授之。韩皋以为扬州者,广陵故地,魏氏之季,毋丘俭辈皆都督扬州,为司马懿父子所杀。叔夜痛愤之怀,写之于琴,以名其曲,言魏之忠臣散殄于广陵也。盖避当时之祸,乃托于鬼神耳。叔夜自云:「靳固其曲,不以传袁孝尼。」唐乾符间,待诏王遨为季山甫鼓之。近代大定间汴梁留后完颜光禄者,命士人张研一弹之,因请中议大夫张崇为谱序。崇备叙此事,渠云:验于琴谱,有井里别姊、辞卿报义,取韩相投剑之类,皆刺客聂政为严仲子刺杀韩相侠累之事,特无与扬州事相近者。意其叔夜以广陵名曲,微见其意,而终畏晋祸,其序其声,假聂之事为名耳。韩皋徒知托于鬼物以避难,而不知其序其声皆有所托也。崇之论似是而非。余以为叔夜作此曲也,晋尚未受禅,慢商与宫同声,臣行君道,指司马懿父子权侔人主,以悟时君也。又序聂政之事以讥权臣之罪,不啻侠累,安得仗义之士以诛君侧之恶,有所激也。不然,则远引聂政之事,甚无谓也。泰和间,待诏张器之亦弹此曲,每至沈思、峻迹二篇,缓弹之,节奏支离,未尽其善。独栖岩老人混而为一,士大夫服其精妙。其子兰亦得栖岩之遗意焉。
湛然数从军,十稔苦行役。
而今近衰老,足疾困卑湿。
岁暮懒出门,不欲为无益。
穹庐何所有,祗有琴三尺。
时复一弦歌,不犹贤博弈。
信能禁邪念,閒愁破堆积。
凊旦炷幽香,澄心弹止息。
薄暮已得意,焚膏达中夕。
古谱成巨轴,无虑声千百。
大意分四节,四十有四拍。
品弦欲终调,六弦一时划。
初讶似破竹,不止如裂帛。
忘身志慷慨,别姊情惨戚。
冲冠气何壮,投剑声如掷。
呼幽达穹苍,长虹如玉立。
将弹怒发篇,寒风自瑟瑟。
琼珠落玉器,雹坠渔人笠。
别鹤唳苍松,哀猿啼怪柏。
数声如怨诉,寒泉古涧涩。
几折变轩昂,奔流禹门急。
大弦忽一捻,应弦如破的。
云烟速变灭,风雷恣呼吸。
数作拨剌声,指边轰霹雳。
一鼓息万动,再弄鬼神泣。
叔夜志豪迈,声名动蛮貊。
洪炉煅神剑,自觉乾坤窄(窄 原作「穿」,据渐西本改。)
钟会来相过,箕踞方袒裼。
一旦谮杀之,始知襟度阨。
新声东市绝,孝尼无所获。
密传迨王遨,曾为山甫客。
近代有张研,妙指莫能及。
琴道震汴洛,屡陪光禄席。
器之虽有声,鍊此头垂白。
中间另起意,沈思至峻迹。
节奏似支离,美玉成破璧。
为山亏一篑,未精诚可惜。
我爱栖岩翁,翻声从旧格。
始终成一贯,雅趣超今昔。
三引入五序,始作意如翕。
纵之果纯如,将终缴而绎。
嵇生能作此,史臣书简策。
又谓神所授,传自华阳驿。
韩皋破是说,以为避晋隙。
张崇作谱序,似是未为得。
我今通此论,是非自悬隔。
商与宫同声,断知臣道逆。
权臣侔人主,不啻韩相贼。
安得聂政徒,元恶诛君侧。
上欲悟天子,下则有所激。
惜哉中散意,千古无人识。
⑴ 谮 原作「诸」,据渐西本改。
吾山吟 金末元初 · 耶律楚材
序:儿铸学鼓琴,未期月,颇能成弄。有古调弦泛声一篇,铸爱之,请余为文。因补以木声,稍隐括之,归于羽音,起于南宫,终于大簇,亦相生之义也。以文之首句有吾山之语,因命为吾山吟,聊塞铸之请,不敢示诸他人也。湛然题。
吾山吾山予将归。
予将归,深溪苍松围茅亭,扃扃柴扉。
水边林下,琴书乐矣,水边林下,琴书乐矣,不许市朝知。
猿鹤悲,吾山胡不归!
⑴ 不许 原作「不诗」,据渐西本改。
① 案:诗序云「乙未」,应作于公元一二三五年。
序:乙未旦日从同索诗,因道拙偈二十韵,仍简忘忧。
昔我驰星轺,驻车归化城。
汝方来抠衣,从同训其名。
侍予垂十年,百事无一成。
律历且及半,琴道犹未精。
禅书置一隅,尚未穷一经。
大道若沧海,万古长澄清。
酌之而不竭,注之而不盈。
偃鼠得满腹,亦足饱鲲鲸。
又如大圆镜,历劫长圆明。
中间无影像,应物不现形。
汉、胡递相照,出没能纵横。
又如万钧钟,寂然藏雄声。
随叩而即应,圆音自锵铿。
小击而小响,大撞而大鸣。
又如长明烛,积岁长荧荧。
分为百千万,光明如日星。
惠之而不费,是为无尽灯。
日月照天下,不可语瞽盲。
雷霆碎山岳,聋者未曾听。
枯木元无花,却怨春不平。
作偈以劝汝,可以为盘铭。
⑴ 不 原作「而」,据渐西本改。
转灯 金末元初 · 耶律楚材
序:乙未元日,安庆以转灯见赠。忘忧居士索诗,走笔作偈以警世云。
安庆作戏灯,惠然来赠我。
藏灯藉微明,细火薰其座。
乘兹风火力,盘旋如转磨
中有角抵人,挥臂不知祸。
团团十万匝,轮回莫能躲。
此灯虽戏具,无果大因果。
三世尘沙佛,皆如转灯过。
三千大千界,成坏亦风火。
所以明眼人,重道轻利货。
生死比梦寐,荣华等涕唾(唾 原作「吐」,据渐西本改。)
长行此观心,人间都看破。
多少看灯人,知音无一个。

共80,分4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