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诗文库李行道(共 44 首) 44 作品不分行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名一作行甫。元绛州人。善作杂剧。有《包待制智赚灰襕记》。
共44,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凭着我皓首苍颜老母亲。
待着我尽世今生不嫁人。
云:员外。我可也不爱你别的。马员外云:姐姐。你爱我些甚的来。正旦唱:我只爱你性儿软意儿真。
我今日寻的个前程定准。
带云:我着那一班姊妹道。张海棠嫁了马员外。可也不枉了。唱:从此后不教人笑我做辱家门同马员外下
月户云窗。
绣帏罗帐。
谁承望。
我如今弃贱从良。
拜辞了这鸣珂巷。
毕罢了浅斟低唱。撇下了数行莺燕佔排场。
不是我攀高接贵。由他每说短论长。
再不去卖笑追欢风月馆。再不去迎新送旧翠红乡。
我可也再不怕官司勾唤。再不要门户承当。
再不放宾朋出入。再不见邻里推抢。
再不愁家私营运。再不管世事商量。
每日价喜孜孜一双情意两相投。直睡到暖溶溶三竿日影在纱窗上。
伴着个有疼热的夫主。更送着个会板障的亲娘。
自丧了亲爷撇下个娘。
偏你敢不姓张。
怎教咱辱门败户的妹子去支当。
张林云:妹子。不必敲打我了。我也知道。多多的亏了你也。正旦唱:到今日你便安排着这一句甜话儿来寻访。
张林云:妹子。我今日特来投托。你怎做下这一个冷脸儿那。正旦唱:也不是俺便做下的这一个冷脸儿难亲傍。
想当日你怒烘烘的挺一身。
急煎煎的走四方。
张林云:妹子。这旧话也休提了。正旦唱:我则道你怎生发迹身荣旺。
怎还穿着这蓝蓝缕缕的这样旧衣裳。
哥哥也你便有甚脸今朝到我行。
听说罢这衷也波肠。
张林云:妹子也。我也是出于无奈。特特投奔你来。没奈何。不论多少。赍发些盘缠使用。等我好去。正旦唱:口声声道是无奈何。
哥哥也你既无钱呵怎生走汴梁。
张林云:妹子。你也不必多说了。你不赍发我。教那个赍发我。正旦唱:你今日投奔我个小妹子。
只要我赍发你个大兄长。
带云:你不道来。唱:可不道是男儿当自强。
我当初自伤。
别无甚忖量。
别无甚忖量。
将他来不防。
将他来不防。
可送咱这场。
俺越打得手脚儿慌。
他越逞着言词儿谤。
端的个狠毒世上无双。
普天下有的婆娘。谁不待要佔些独强。
几曾见这狗行狼心。搅肚蛆肠。
带云:你养着奸夫。倒着我有这屈事也。唱:倒屈陷我腌䐶勾当。带云:也怪不得他赃埋我来。唱:也只是我不合自小为娼。
便是那狠毒的桑新妇。
也不似你这个七世的娘。
倒说我实心儿主意瞒家长。
搽旦云:谁着你背地𥚃养着奸夫。还强嘴那。正旦唱:他道我共奸夫背地常来往。
他道我会支吾对面舌头强。
不争将滥名儿揣在我跟前。
姐姐也便是将个屎盆儿套住他头上。
恰才我脊梁上挨了棍棒。又索去厨房中煎碗热汤。
一任他男子汉多心硬。大刚来则是俺这婆娘每不气长。
做下捧汤上云:姐姐。兀的不是汤。搽旦云:拿汤来。我试尝咱。做尝科云:还少些盐酱。快去取来。正旦应下:搽旦云:前日这一服毒药。待我取将来。倾在这汤儿𥚃。做倾药科云:海棠。快来。正旦上唱:怎这般忒慌张。连催盐酱。
云:姐姐。兀的不是盐酱。搽旦做调汤科云:海棠。你将去。正旦云:姐姐。你将去波。怕员外见了我越气也。搽旦云:你不去。员外又道你恼着他哩。下:正旦云:理会得。员外。你吃口汤儿波。员外做接吃科:正旦唱:则见他闷沈沈等半晌。苦恹恹口内尝。
员外做死科:正旦惊云:员外。你放精细者。唱:为甚的黄甘甘改了面上。白邓邓丢了眼光。
呀。
諕的我胆飞魂丧。
不由不两泪千行。
眼见的四体难收一命亡。
撇下了多少房廊。
几处田庄。
两个婆娘。
五岁儿郎。
从今后无挨无靠。
母子每守孤孀。
孩儿也你将个谁依仗。
且休问你真实。
休问咱虚谎。
现放着剃胎头收生的老娘。
则问他谁是亲娘谁是继养。
搽旦云:我是孩儿的的亲亲的亲娘。这孩儿是我的的亲亲的亲儿。是娘的心肝。娘的䐗子。娘的脚后跟。那一个不知道的。正旦唱:怎瞒得过看生见长的街坊。
搽旦云:你合毒药。谋死员外。也是我赃埋你的。正旦云:这毒药呵。唱:你平日𥚃预收藏。
闇闇的倾下羹汤。
搽旦云:明明是你下这毒药在汤儿𥚃。怎赖得我。怕你不去偿命。正旦唱:这的是谁药死亲夫可要将性命偿。
你畅好是不良。
送的人来冤枉。
则普天下大浑家那𥚃有你这片歹心肠
火匝匝把衣服紧揝着。搽旦云:你药死亲夫。该死罪的。我放了你。倒等你逃走去了。正旦唱:你道我该死罪怎生逃。
带云:张海棠也。唱:我则道嫁良人十成九稳。今日个越不见末尾三稍。
则我这负屈的有口难言。赤紧的原告人见世生苗。
这一场没揣的罪名除非天地表。搽旦云:可知道你药死了亲夫。自有个天理神明鉴察。正旦唱:我将这虚空中神灵来祷告。
便做道男儿无显迹。可难道天理不昭昭。
你道是经官发落。怎的支吾这场棒拷。
我则道人命事须要个归着。怎肯把药死亲夫罪屈招。
平白地落人圈套。拚守着七贞九烈。
怕甚么六问三推。一任他万打千敲。
厅阶下。
膝跪着。
听贱妾说根苗。
赵令史云:你说。你说。正旦唱:狼虎般排着祗从。
神鬼般设着六曹。
赵令史云:你药杀亲夫。这是十恶大罪哩。正旦唱:若妾身犯下分毫。
相公也我情愿吃那杀丈夫的绷扒吊拷。
念妾身求食卖笑。
本也是旧家风调。
则为俺穷滴滴子母每无依靠。
挨今宵。
到明朝。
谢的个马均卿一见投他好。
下钱财将妾身娶做小。
他莺燕交。
咱成就了。
我与他生男长女受劬劳。
赵令史云:你家𥚃有什么人。也还往来么。正旦唱:俺哥哥因为少吃无穿来投托。
曾被我赶离门恰和他两个厮撞着。
赵令史云:是你的哥哥。便和他厮见。也不妨事。正旦云:俺姐姐道。海棠。既是你哥哥来投奔你时。你便没银子。何不解下这衣服头面。与他做盘缠使用去。赵令史云:这般说也是他好意。正旦云:我信了他。将这些衣服头面与哥哥去了。等的员外回来。问道海棠的衣服头面。为何不见。他便道。瞒着员外。都与奸夫了也。唱:岂知他有两面三刀。
向夫主厮搬调。
俺男儿气中了。丕地倒。
醒来时俺姐姐自扶着。带云:他道。海棠。员外要汤吃。你去煎来。唱:煎的一碗热汤来又道是盐酱少。
带云:他赚的我取盐酱去呵。唱:谁承望闇倾着毒药。带云:员外才把这汤吃不的一两口。就死了也。相公。你试寻思波唱:怎便登时间火焚了尸首葬在荒郊。
现放着收生的刘四婶。
剃胎头的张大嫂。
俺孩儿未经满月蚤问道我十数遭。
今日个浪包娄到公庭混赖着您街坊每常好是不合天道。
得这些口含钱直恁般使的坚牢。
老娘也那收生时我将你悄促促的唤到卧房。你将我慢腾腾的扶上褥草。
老娘也那剃头时堂前香烛是谁烧。你两个都不为年纪老。
怎么的便这般没颠没倒。对官司不分个真假辨个清浊。
哎儿也则你那心儿𥚃自想度。自喑约。
见您娘苦恹恹皮肉上挨着荆条。则你那出胞胎便将人事晓。
须记的您娘亲三年乳抱。怎禁这桑新妇当面闹抄抄。

共44,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