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诗文库李寿卿(共 83 首) 83 作品不分行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元太原人,任将仕郎,除县丞。善作杂剧。有《度柳翠》、《伍员吹箫》等。
共83,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久镇南方。指麾兵将多雄壮。
守着这鄂渚湘江。有多少翻滚滚东流浪。
俺也曾西除东荡。
把功劳立下几桩桩。
生博的标名画阁常只是舍命沙场。
错认他一片尘飞驱战马。
那知道三通鼓响报升堂。
俺本是个掌三军的帅首。
今做了抚百姓的循良。
兴学校。
劝农桑。
清案牍。
恤流亡。
宽税歛。
聚糇粮。
也非是我为臣子好出众人先。
则待要佐君王稳坐在诸侯上。
长享着万邦玉帛。
永保着千里金汤。
想秦国雄兵似虎狼。
在临潼筵会上。
带云:当此一日。若不是我伍员呵。唱:怕不那十七邦公子尽遭殃。
芊建云:将军有如此大功。那费无忌奸贼。反来害你一家。好是无礼也。正末唱:怎听他费无忌说不尽瞒天谎。
着伍子胥救不得全家丧。
也枉了俺竭忠贞辅一人。
扫烽烟定八方。
倒不如他无仁无义无谦让。
白落的父子擅朝纲。
你晓夜兼程来探访。
似这般徬也波徨。
都只是为我行。
生怕那泼无徒前来赶不上。
害的你脚心𥚃蹅做了跰。
肚皮𥚃饿断肠芊建云:将军。你早知有这今日。当初临潼关上。便不立的功劳也罢了。正末唱:
则俺这做元戎的不气长。
恼得我伍员心怒。
费得雄云:我与你报这等喜信。不见拿出一些儿赏钱。倒打将起来。正末唱:打这厮十分的口强。
费得雄云:官儿。你休惹事。如今兵马司正寻这等盘子头的哩。正末唱:你把我全家诛灭。
犹然道。
我爹娘兴旺。
费得雄云:我家老子一日不杀人也杀好几个。希罕你家这两个儿。做这等狗头狗怎的。正末唱:按不住我心上恼。
口中气。
有不腾腾三千丈。
费得雄云:常言道。捉贼见赃。捉奸见双。看你这个嘴脸。敢要和我打人命官司。也须得个證见人。既然道你一家是我家老子杀了。你说是谁见来。正末唱:若不是芊建来说就𥚃。
白破了这厮谎。
险些儿被赚入天罗地网。
你道是上马金下马银。出朝将入朝相。
云:你晓的你父亲罪么。费得雄云:我老子做事。不通一些儿风与我。我那𥚃知道。正末唱:只你那费无忌如此狠心肠。做兀的般歹勾当。
费得雄云:你不要恼。你那老子便活到一百二十岁。也少不得要死。正末唱:便做道人生在世有无常。也不似俺一家儿死的来忒枉。
你可便不索慌。不索忙。
芊建云:将军息怒。再慢慢的问他。正末唱:我则是先打后商量。费得雄云:哎哟。你那钵盂般大的拳头。飕飕的打得我那碎屁儿支支的。可不打杀了我。芊建。只你便是个见證。芊建云:将军息怒。正末唱:请公子放手休拦当。
饶这厮强。也飞不过土城墙。
凭着我举鼎的威风略显扬。遮莫是铁金刚。
也打的他肉绽皮开血泊𥚃倘。觑着你这般模样。
那般伎俩。还待要强誇张。
兀的不自有傍人说短长。谁着你谗舌巧如簧。
难道有眼高天不鉴详。害了俺这尊兄伍尚。
父亲贤相。带云:父兄之雠。我不报谁报。唱:少不的冤债你还偿。
想着我为盟府逞英雄。保各国浑无恙。
也曾踢打了蒯瞆和他卞庄。到今日都付春风梦一场。
还说甚谁弱谁强。急茫茫远奔他乡。
但借的铁甲三千入故乡。你看那费无忌智量。
怎和俺伍子胥近傍。我将的泼无徒直搠满了这湛卢枪同下
扑碌碌撞开门外军。不刺刺杀出这城边路。
紧防他弦上箭。又则怕失却掌中珠。
仔细踌躇。俺父兄多身故。
他又把咱家一命图。泪沾洒四野征尘气吁成半天毒雾。
则愿得斫不折匣中宝剑。
则愿得走不乏跨下龙驹。
凭着我这湛卢枪搠下功劳簿。
盔缨惨淡。
袍锦模糊。
想当日筵前斗宝。
暗𥚃埋伏。
脱临潼都是俺的机谋。
向云阳早坏了俺的亲族。
我我我举什么千钧鼎恶识了西秦。
是是是到如今一口气羞归南楚。
来来来只不如片帆风飞过东吴。
我这𥚃悄悄叹吁。
敢命儿𥚃合受奔波苦。
世做的背时序。
且一半惺惺一半愚。
说甚当初。
谢得你个幼女心儿善。
浣纱女云:你可慌甚么。正末唱:怎知我是贼人胆底虚。
浣纱女云:你则放心者。正末唱:缓急间须要你支吾。
可怜我孤身的躲难逃灾。
更一家儿衔冤负屈。
浣纱女云:哦。元来将军是避难的。请自放心。若有军马来。吾自与你支吾便了。正末唱:我为甚么告残浆休漏泄。
也则怕有军士紧追逐。
浣纱女云:将军。你久后得意呵。休忘了我这一饭之德也。正末唱:我怎忘了你这濑水上的浣纱女。
救了我走樊城的伍子胥。
他生来野水荒村住。又不曾读甚古人书。
怎么肯为英雄甘把红颜没。我久已后索与他盖一所设像的祠。
建一统纪节的碑。这便是我表一点酬恩的处。
你本是沧江上烟波侣。能念我芦苇中饥饿夫。
这剑呵似半潭秋水寒。一片月光浮。
我本待实心儿实心儿送与。待不与大恩难报。
待与来礼意轻疏。闾丘亮云:将军。你将此剑去。自与父兄报雠。正末唱:他道俺报冤雠报冤雠有用处。
正末云:我伍员就此告辞。只愿老文残浆勿漏。闾丘亮云:盟府请放心。老夫怎肯泄漏。误你的大事。正末云:我去之后。若有追军到来问老丈时。怎生遮掩。闾丘亮云:我至死也不说。你自放心的去。正末云:老丈。便有军兵拿住我呵。我死何足惜。只可惜我三百口家属几时得报。闾丘亮云:盟府。你疑我怎的。你去后我就将此船沈于江中。再不渡人如何。正末云:老丈。不然。想伍员在临潼会上保十七国诸侯回还。今日将我三百口家属杀坏。这等冤雠。教我怎生忘得。后面喊声渐近。想有追兵来了。我去便去。只要老丈残浆勿漏。闾丘亮云:盟府。我教你去得放心。我有一子却是个村厮儿。你久后得志。休忘了此子。盟府。你借剑来与老夫一看。诗云:临行不索更徘徊。残浆勿漏我先知。向风刎颈谢公子。满船空载月明归。下:正末云:嗨。好忠臣烈士也。芊胜公子。你牢记者。唱:则怕我片时间多忘。你心中记取。
这一场又自刎了他渔父。
不由我不为他来掩面嗟吁。
渔翁也再不见落霞低伴孤飞骛。
你可为甚的生撇乡闾。
死葬江湖。
从今后半瓶浊酒有谁沽。
抛下这一江野水无人渡。
芳草洲。
垂杨路。
无人攀话。
閒杀樵夫。
我剑砍的这江边芦苇权遮护。你向这水国龙宫且暂居。
急回来灭了楚。那其间到此处。
拜你个没半面的恩烈丈夫。我怕不待忍住忍不住痛哭。
科叹科:唱:只为我断送了你这渔翁。和那一个抱石投江的浣纱女
我如今白发滞他乡。青春离故国。
凭短箫一曲觅衣食。常好是耻。
耻。这一座村坊。
兀的班人物。遭逢着恁般时势。
我则见满街人各散东西。
一个个吃得醉如泥。
鱄诸怒科云:这厮有好汉要打的出来。我和你做个对手。旦儿换卜儿衣服拿拄杖上云:鱄诸。你又来了也。待打谁那。鱄诸怕科云:不敢不敢。正末唱:这妇人必定是那人妻。
摄伏尽虎威。
鱄诸做跪科云:是鱄诸一时间懆暴。再不敢了也。正末唱:他磕扑的跪在街基。
他将这条过头拄杖眕眕的。
又不知要怎地施为。
鱄诸做悲科云:这个是母亲遗下的训教。是鱄诸的不是了也。旦儿云:鱄诸。你回过背来。鱄诸做回背科:正末唱:他喝一声疾快忙回背。
旦儿打科云:一十。二十。三十。正末唱:不歇手连打到二三十。
这汉空有个男子襟怀。
哎。
那妇人也无个夫妻的道理。
旦儿云:你与我快家去。鱄诸云:是。我就还家去也。鱄诸跟旦儿走科:正末云:我道是个好男子来。唱:元来是怕媳妇的乔人。
吓良民吓良民的泼皮。
我和你相识后争如不相识。
我待来且慢只。
我问他个擘两分星。
说一段从头的至尾。

共83,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