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诗文库孙仲章(共 36 首) 36 作品不分行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元大都人,或云姓李。善作杂剧。有《卓文君白头吟》等。
共36,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杜宇伤春。
锦莺啼恨。
东风顺。
则听的叫唤声频。
早将我酒力消磨尽。
我把这衣衫整顿。
急煎煎行出卧房门。
悠悠的惊了七魂。
忽忽的諕了三魂。
脚趔趄难支吾荒冗冗。
眼朦胧犹兀自醉醺醺。
我这𥚃下阶基转影壁亲身问。
问一个事从来历。
唱叫缘因。
他是个腰系红裙一妇人。
你试议论。
有甚事便推天抢地手粘身。
王小二云:你家狗咬了我。正末云:你打破我缸。倒说狗咬了。唱:你且休论这两家凭伤损。
带云:常言道男不和女斗。王小二。唱:你先合该笞四十批头棍。
带云:你骂了人。倒说你是。唱:你没事哏。
没事村。
则你那帮閒钻懒腌身分。
到官中也不索取词因带云:我若和你一般见识呵。唱
敢拖到官中拷断你筋。哎。
你个乔人。情性村。
则你那泼言语赖人不本分。着我待饶来怎地饶。
待忍来怎地忍。恨不的莽拳头嘴缝墩。
谁小二哥休心困。
觑两条腿辨清浑。
羞的那厮一柄脸通红似绛云。
他慌遮掩忙身褪。
瞒不过相识街坊众亲。
定睛觑认。
并无些咬破牙痕。
俺这犬吠柴门。和月待黄昏。
只除是盗贼不敢来相近。带云:若是閒人呵。唱:无过是摇头摆尾弄精神。
他可也能熬鞭杖打。不弃主人贫。
我则理会妻贤先嫁主。这的是恶犬护三村。
你伏低呵自商和。
我寻罪责官司问。
若不看解劝街坊面分。
小后生从来火性紧。
发狂言信口胡喷。
自评论。
口是祸之门。
我劝你言词休记恨。
减了些性粗性蠢。
则要你妆痴妆坌。
王小二云:员外。是我的不是了。我与你陪礼。取一瓶儿酒。请员外饮一杯罢。正末唱:何须你倒擎着酒盏去求人同旦下
落日西园花正浓。
扑面东风酒力涌。
全不省上青骢。
只记得金钟漫捧。
直劝我吃的到喉咙。
你觑那芳草浑如蜀锦蒙。
残照堪为烛影红。
垂柳作帘栊。
暂撇下心烦意冗。
醉卧绿阴中。
虽是个判行的旧状词。
合干办新公事。
出司房忙进步。
登涩道下阶址。
又无甚过犯公私。
把文卷依节次。
请新官题判时。
先呈与个押解牒文。
后押上个拘头佥字。
我从来甘剥剥与民无私。
谁敢道另巍巍节外生枝。
我向吓魂台把文案偷窥视。
见一人高声叫屈。
我这𥚃低首寻思。
多应被拷打无地。
全没那半点儿心慈。
想危亡顷刻参差。
端的是垂命悬丝。
正厅上坐着个㑳𢠳𢠳问事官人。
阶直下排两行恶哏哏行刑汉子。
书案边立着个响珰珰责状曹司。
为甚事咬牙切齿。
諕的犯罪人面色如金纸。
见相公判个斩字。
慌向前来取台旨。
便待要血泊内横尸。
这的是行恶的供成招伏。
府尹云:这一宗呢。正末唱:这是打家贼责下口词。
府尹云:这是甚么文卷。正末唱:这的是远仓粮犹未关支。
府尹云:这一纸呢。正末唱:这的是再修理道路桥梁。
府尹云:桥梁道路。库狱仓廒。都是合管的。便该修理去。又这一宗文卷呢。正末唱:这的是重盖下仓廒库司。
府尹云:这一宗呢。正末唱:这的是亲兄弟争田土。
府尹云:这个呢。正末唱:这的是亲女婿赖了家私。
府尹云:这一宗呢。正末唱:这的是相斗争商和状。
府尹云:这宗可是甚么文书。正末唱:大人这的是打杀人也未检尸。
这头巾在菜园𥚃埋伏许多时。
可怎生无半点儿尘丝。
一星儿土渍。
令史云:瘸刘家菜园𥚃井口边大石板压着。怎么得泥来。正末唱:那更这减银上因何不见生涩。
则他这一春雨何曾道是住止。
带云:大人寻思波。唱:可怎生黑真真的不动个文字。
请先生别勘问。
告大人再寻思。
这厮每其中敢有暗昧跷蹊事。
做问科云:谁是原告。旦云:妾身是原告。正末云:兀那妇人。且一壁去。这妇人不是个良人。府尹云:怎生见得他不是良人。正末唱:这妇人晴天开水路。
无事设曹司。
我跟前休胡讳。
那其间必受私。
既不沙怎无个放舍悲慈。
常言道饱食伤心。
忠言逆耳。
且休说受苞苴是穷民血。
便那请俸禄也是瘦民脂。
咱则合分解民冤枉。
怎下的将平人去刀下死。
这的是南衙见掌刑名事。东岳新添速报司。
怎禁那街市上閒人厮讥刺。见放着豹子。
豹子的令史。则被你这探爪儿的颓人将我来带累死。
这的是三朝干了千年事。
一日难挨十二时。
唤公人再传示。
要推勘王小二。
定头梢下㭮指。
为明见费神思。
带云:张鼎呵。唱:少不的去司房中闷恹恹傒倖死同下
没来由惹这场閒是非。亲自问杀人贼。
全不论清廉正直。倒不如懜懂愚痴。
为别人受怕耽惊。没来由废寝忘食。
则俺那不明白该死的在那𥚃。好教我闷恹恹蹙损双眉。
则为我一言容易出。今日个驷马却难追。
我为你亲身临牢内。审问虚实。
端详就𥚃云:可早来到这牢门首也。我拽动这铃索波。张千云:这是孔目来了。做开门见科云:我开开这门。哥哥请进来。正末入科云:张千。拿过王小二来。做拿王跪科末云:兀那厮。你从实说来。唱:。若说的半句儿差池。
稳情取六问三推。休想我等閒间觑面皮。
向我行如何支对。也无那八棒十枷。
万死千生。都不到一时半刻。
你道是打的慌胡乱指。不想这头巾在那𥚃。
则你那勘时节莫不有甚么外人知。张千云:哥也。这是狱不通风。谁敢来。并无人知。正末唱:取来时不有甚么人见你。
张千云:是我张千取来的。并无人见。正末云:勘时节也无人知。取时节又无人见。唱:这公事深藏着暧昧。好教我左猜右忖没端倪。
听言绝则我沈默默腹内忧。都做了虚飘飘心上喜。
则那的便是图财致命杀人贼。带云:张千。唱:你手𥚃要昨日卖草索钱的云:快与我拿的那个人来。张千云:我拿去。正末云:回来。唱:
你听言仔细。带云:你若拿不来。唱:不拿来你身上有灾危。

共36,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