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诗文库元结(共 100 首) 七律 1古风 615四言 10 其他 1乐府 22 作品不分行

四言诗
序:天宝丁亥中。元子以文辞待制阙下。著皇谟三篇。二风诗十篇。将欲求干司匦氏以裨天监。会有司奏待制者悉去之。于是归于州里。后三岁。以多病习静于商馀山。病间。遂题括存之。此亦古之贱士不忘尽臣之分耳。其义有论订之。至仁篇之序:古有仁帝。能全仁明以封天下。故为至仁之诗二章四韵十二句。
猗皇至圣兮,至惠至仁。
德施蕴蕴,蕴蕴如何。
不全不缺,莫知所贶。
猗皇至圣兮,至俭至明。
化流瀛瀛,瀛瀛如何。
不虢不赩(一作{赤包}),莫知其极。
古有慈帝,能保静顺以涵万物,故为《至慈》之诗二章四韵十四句
至化之深兮,猗猗娭娭(嬉同)
如煦如吹,如负如持。
而不知其慈,故莫周莫止,静和而止。
至化之极兮,瀛瀛溶溶。
如涵(一本无如涵二字)如封,如随如从。
而不知其功,故莫由莫己,顺时而理。
古有劳王,能执劳俭以大功业,故为《至劳》之诗三章六韵二十四句
至哉勤绩,不盈不延。
谁能颂之,我请颂焉。
于戏劳王,勤亦何极。
济尔九土,山川沟洫。
至哉俭德,不丰不敷。
谁能颂之,我请颂夫。
于戏劳王,俭亦何深。
戒尔万代,奢侈荒淫。
至哉茂功,不升不圯。
谁能颂之,我请颂矣。
于戏劳王,功亦何大。
去尔兆庶,洪湮灾害。
古有正王,能正慎恭和以安上下,故为《至正》之诗一章四韵八句
为君之道,何以为明。
功不滥赏,罪不滥刑。
谠言则听,谄言不听。
王至是然,可为明焉。
古有理王,能守清一以致无刑,故为《至理》之诗一章三韵十二句
理何为兮,系修文德。
加之清一,莫不顺则
意彼刑法,设以化人。
致使无之,而化益纯。
所谓代刑,以道去杀。
呜呼呜呼,人不斯察。
古有荒王,忘戒慎道,以逸豫失国,故为《至荒》之诗一章三韵十二句
国有世谟,仁信勤欤。
王实惛荒,终亡此乎。
焉有力恣谄惑,而不亡其国。
呜呼亡王,忍为此心。
敢正亡王,永为世箴
古有乱王,肆极凶虐,乱亡乃已,故为《至乱》之诗二章二韵十二句
嘻乎王家,曾有凶王。
中世失国,岂非骄荒
复复之难,令则可忘。
嘻乎乱王,王心何思。
暴淫虐惑,无思不为。
生人冤怨,言何极之。
古有虐王,昏毒狂忍,无恶不及,故为《至虐》之诗二章四韵十八句
夫为君上兮,慈顺明恕。
可以化人,忍行昏恣
独乐其身,一徇所欲。
万方悲哀,于斯而喜,当云何哉?
夫为君上兮,兢慎俭约。
可以保身,忍行荒惑。
虐暴于人,前世失国。
如王者多,于斯不寤,当如之何?
古有惑王,用奸臣以虐外,宠妖女以乱内,内外用乱,至于崩亡,故为《至惑》之诗二章六韵二十句
贤圣为上兮,必俭约戒身。
鉴察化人,所以保福也。
如何不思,荒恣是为。
上下隔塞,人神怨奰(音备)
敖恶无厌,不畏颠坠。
圣贤为上兮,必用贤正。
黜奸佞之臣,所以长久也。
如何反是,以为乱矣。
宠邪信惑,近佞好谀。
废嫡立庶,忍为祸谟。
古有伤王,以崩荡之馀,无恶不为也。乱亡之由,固在累积。故为《至伤》之诗一章
夫何伤兮,伤王乎。
欲何为乎,将蠹枯矣。
无人救乎,蠹枯及矣。
不可救乎,嗟伤王。
自为人君,变为人奴。
为人君者,忘戒(一本有此字)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