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古风
友人泛舟衡阳,遇风,舟濒覆。船上儿甫十龄,曳舟入港,风引舟退,连曳儿仆,儿啼号不释缆,卒曳入港,儿两掌骨见焉。
北风蓬蓬,大浪雷吼,小儿曳缆逆风走。
惶惶船中人,生死在儿手。
缆倒曳儿儿屡仆,持缆愈力缆縻肉,儿肉附缆去,儿掌惟见骨。
掌见骨,儿莫哭,儿掌有白骨,江心无白骨。
辘轳鸣,秋风晚,寒日荒荒下秋苑。
辘轳鸣,井水寒,三更络绎啼井栏。
鸳鸯憔悴不成双,两雌一雄鸣铿锵。
哀鸣声何长,飞飞入银塘。
银塘浅,翠带结。
塘水枯,带不绝。
愁魂夜啸缺月低,惊起城头乌磔磔。
城头乌,朝朝饮水鸳鸯湖。
曾见莲底鸳鸯日来往,忘却罗敷犹有夫。
夫怒啄雄,雄去何栖,翩然归来,闭此幽闺。
幽闺匿迹那可久,花里秦宫君知否?
不如万古一丘,长偕三百首。
幽闺人去灯光寂,照见罗帏泪痕湿。
同穴居然愿不虚,岁岁春风土花碧。
并蒂不必莲,连理不必木,痴骨千年同一束。
沙漠多雄风,四顾浩茫茫。
落日下平地,萧萧人影长。
抚剑起巡酒,悲歌慨以慷。
束发远行游,转战在四方。
天地苟不毁,离合会有常。
车尘灭远道,道远安可忘。
破天一声挥大斧,干断柯折皮骨腐,纵作良材遇已苦。
遇已苦,呜咽哀鸣莽终古!
别意 晚清 · 谭嗣同
志士叹水逝,行子悲风寒。
风寒犹得暖,水逝不复还。
况我别同志,遥遥千里间。
揽袪泣将别,芳草青且歇。
修途浩渺漫,形分肠断绝。
何以压轻装,鲛绡缝云裳。
何以壮行色,宝剑丁香结。
何以表劳思,东海珊瑚枝。
何以慰辽远,勤修惜日短。
坠欢无续时,嘉会强相期。
为君歌,为君舞。
君第行,毋自苦
秦岭 晚清 · 谭嗣同
秦山奔放竞东走,大气莽莽青嵯峨。
至此一束截然止,狂澜欲倒回其波。
百二奇险一岭扼,如马注坂勒于坡。
蓝水在右丹水左,中分星野凌天河。
唐昌黎伯伯曰愈,雪中偃蹇曾经过。
于今破庙兀千载,岁时尊俎祠岩阿。
关中之游已四度,往来登此常悲歌。
仰公遗像慕厥德,谓钝可厉顽可磨。
由汉迄唐道谁寄,董生与公馀无他。
公之文章若云汉,昭回天地光羲娥。
文生于道道乃本,后有作者皆枝柯。
惟文惟道日趋下,赖公崛起蠲沈疴。
我昔刻厉蹑前躅,百追不及理则何。
才疏力薄固应尔,就令有得必坎坷。
观公所造岂不善,犹然举世相讥诃。
是知白璧不可为,使我奇气难英多。
便欲从军弃文事,请缨转战肠堪拖。
誓向沙场为鬼雄,庶展怀抱无蹉跎。
生平渴慕矍铄翁,马革一语心渐摩。
非曰发肤有弗爱,涓埃求补邦之讹。
班超素恶文墨吏,良以无益徒烦苛。
谨再拜公与公别,束卷不复事吟哦。
短衣长剑入秦去,乱峰汹涌森如戈。
陇山 晚清 · 谭嗣同
古来形家者流谈山水,云皆源于西北委于东。
三条飞舞趋大海,山筋水脉交相通。
我谓水之流兮,始分而终合,夫岂山之峙兮,愈歧而愈弱。
吁嗟乎,水则东入不极之沧溟,山则西出无边之沙漠。
错亘乾坤萃两隅,气象纵横浩寥霩。
昔我持此言,密默不敢论。
足迹遍陇石,了了识本原。
陇石之山崛然起,号召峰峦俱至此。
东南培塿小于拳,杂沓西行万馀里。
渐行渐巨化为一,恍若朝宗汇群水。
其上宽广不可计,肉张骨大状殊异。
欲断不断势相蹙,谁信人间犹有地。
譬如亡秦以上之文章,鼓荡寥天仗真气。
不复矜言小波磔,横空一往茫无际。
策我马,曳我裳,天风终古吹琅琅。
何当直上昆仑巅,旷观天下名山万叠来苍茫。
山苍茫,有终止。
吁嗟乎,山之终兮水之始。
将军夜战战北庭,横绝大漠回奔星,雪花如掌吹血腥。
边风冽冽沉悲角,冻鼓咽断貔貅跃,堕指裂肤金甲薄。
云阴月黑单于逃,惊沙锵击苍龙刀,野眠未一辞征袍。
欲晓不晓鬼车叫,风中僵立挥大纛,又促衔枚赴征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