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698—1779
【介绍】: 清安徽桐城人,字才甫,一字耕南,号海峰。雍正七年副贡生。乾隆年间先后被荐应举博学鸿词科,报罢。晚官黟县教谕。工文章。方苞誉为“今之韩、欧”。友人姚范之侄姚鼐亦推重其文。世遂以方、刘、姚为桐城派之代表。论文强调“义理、书卷、经济”,要求作品阐发程朱理学,又主张在艺术形式上模仿古人的“神气”、“音节”、“字句”,进一步发展了崇古、拟古的理论。有《海峰文集》《海峰诗集》
晚晴簃诗汇·卷六十七
刘大櫆,字才甫,又字耕南,号海峰,桐城人。雍正己酉、壬子丙举副贡。乾隆丙辰举博学鸿词,庚午举经学,官黟县教谕。有《海峰集》。
黄鹤楼志·人物篇
刘大櫆(1698—1780) 清代学者、散文家。字才甫,一字耕南,号海峰。安徽桐城人。才华横溢却科举仕途不顺,仅两登乡试副榜,60岁后为黟县教谕。师事方苞,又为姚鼐之师,故为“桐城派三祖”之一。著有《海峰先生文集》《海峰先生诗集》,编选《八家文钞》《古文约选》《历朝诗约选》等。乾隆十九年(1754),刘大櫆入湖北学政陈浩幕,居武昌经年,有诗作五律《登黄鹤楼》《武昌杂诗》等。
七言律诗
年少高才始发硎,小桃花下户长扃。
承欢切至多容色,汲古精微入杳冥。
前辈风流今已邈,后堂丝竹汝曾听。
西州门外山如旧,从此扁舟不忍停(兆溱与余同受业望溪先生门下。)
七言绝句
大江风急峭帆喧,帆影江声万马奔。
朝发铜陵未朝饭,两山如画过天门。
辛夷零落海棠残,似梦春光取次看。
人世那堪春几度,夕阳萧寺独凭阑。
孙郎昔日赋天台,金石音声锦绣才。
惆怅赤城霞欲尽,桃花如梦却归来。
西山过雨染朝岚,千尺平冈百顷潭。
啼鸟数声深树里,屏风十幅写江南。
五言排律
澹然九秋时,复此层楼上。
遥虚耸碧峰,嵯峨非一状。
宿云涧中收,轻烟林外飏。
天高见鹄飞,风远闻渔唱。
欣兹景物佳,抚心默惆怅。
古风
良辰值暄序,振策遵灵崖。
暗谷既阴閟,崇坡复阳开。
斑斓绝壁峙,䆗窱曾阿颓。
朱葩冒石脊,翠颖环水涯。
文鱼跃西涧,森木荣南垓。
幽幽乳窦滴,殷殷飞瀑豗。
兰野霞气上,松门樵响来。
引手摘弱卷,散发依苍苔。
攀登不知倦,憩坐时忘回。
志虚浮虑遣,襟远群象该。
况挈素心侣,同倾昭旷怀。
罗生十日画一石,嶙峋不异千仞山。
似从昨夜姑臧至,二十八宿森斓斑。
此时七月苦炙热,漫肤多汗行路难。
张君持此动摇微风发,石气随风生薄寒。
使我凛烈自顾,忽觉衣裳单。
我闻昔日女娲鍊石补青天,余此一握苍且坚。
一朝大风从北来,吹汝堕入尘埃间。
溪旁久卧胡不起,视彼后者加之鞭。
直使驾桥渡海去,东看日出榑桑边。
石乎胡不含滋吐润惠四海,空存大骨尧尧学学然。
我今斋戒发取视,应得金简玉书,九疑东南宛委篇。
不然缇巾十袭空见怜,无殊瓦甓何足观。
江南三月江水清,风暄日暖鱼苗生。
客子飘零惯车辙,辜负故园春景晴。
今朝喜见草芽出,丁香枝上苍玉明。
延陵公子动逸兴,安排酒盏招刘伶。
平生抵死荷一锸,况闻牛与羊鱼腥。
侑觞复有好弦管,《连昌宫辞》《琵琶行》。
吾闻阮嗣宗,因人善酿求步兵。
又闻灌仲孺,一钱不直卫尉程。
我辈天涯久沦落,春光入座谁能醒。
画史解衣槃礴羸,淳于失笑冠绝缨。
饮者身在即不朽,何须刻作钟鼎铭。
君不见此花含吐如瓶瓴,欲开不开殊有情。
一夜东风起蘋末,纷纷霰雪铺檐楹。
和璧三寸廉且腴,冷光射人金仆𨬟。
是谁雕琢窥唐虞,囊括六琏包四瑚。
天阴雨湿号鼪鼯,忽然初日开芙蕖。
明夺离娄巧班输,使我一见疑怪俱。
肃然想见羲皇初,神龟出洛河负图。
子昂死去文彭无,眼前再见张约夫。
张君自出繄横渠,大贤苗裔与众殊。
笔花迸落凌欧苏,不施鞚骑生马驹。
如斯小道乃其余,我亦颦里镌虫鱼,譬如天骥尾蹇驴。
秋河急雨翻跳珠,摩挲印谱空踌躇。
夙昔负山居,未知居山乐。
归来浣尘襟,追寻旧潭壑。
登顿觉径仄,跻攀惭足弱。
峰形喜刻镂,壁色疑涂垩。
复涧既萦纡,环林更参错。
哀听仰淙潺,惊顾俯岝崿。
宿雨含余滋,初篁解新箨。
吹万地籁鸣,出虚天乐作。
云阴冒水生,岩花依草落。
倾晖忽向西,归路欣残灼。
兴阑已历程,心结重游诺。
缮性宜寂寥,赋命非穷薄。
宇宙旷无垠,知仁聊可托。
金谷洞口梧十寻,巑岏直上干太阴。
石根铜干自终古,白藓苍鳞留至今。
念尔长材世所鲜,待入宫悬逐匏管。
托身虚牝无人收,零落秋风岁华晚。
昨日观君《佛手诗》,如从指上见明月。
芳果惊看优钵昙,顿令我亦离言说。
扰扰浮生梦寐间,一弹指顷千沤灭。
王侯将相只须臾,何况我辈孤且拙。
我从朔漠厌风尘,君亦南荒穷跋涉。
梦中相对两羁人,回首旧游成历劫。
拈花自知色不染,捧钵谁言食堪阙。
从前被螫指可断,若使归空手当撤。
心清那用挈军持,迹秘聊须书贝叶。
华岳三峰掌已开,请君更问维摩诘。
韩干画马古无匹,仇英复入曹霸室。
弄笔偶成《出塞图》,英姿粉墨何萧瑟。
鞍马甲士无一同,百十垒峞装束雄。
蔽亏掩映难悉数,马露顶踵入尻鬃。
边关日落千山红,半天飒飒旌旆风。
飞鸟不敢近鸣噪,黄云惨澹横低空。
羽箭雕弧拥牙纛,誓将万里烟尘扫。
壮士遨游今白头,可怜日月空中老。
愿借霜蹄骤且驰,追奔直过流沙道。
君家住近姑苏台,门前绿水群鸥来。
坐对晴窗诵六甲,桃花灼灼当窗开。
几年入洛曳珠履,笔端所向皆披靡。
为惜风光不待人,梦魂飞渡吴江水。
与君一见论心事,倾筐倒筐无所忌。
燕市酒徒今几人,酒酣更洒杨朱泪。
遥指秋波江上船,孤帆飒飒凌苍烟。
吴中春草碧于染,聊寄相思到日边。
天上浮云无定踪,倏忽变转随长风。
如鸟如衣如擘絮,何如游子飘零西复东。
忆君入洛年华盛,路指天门未为觅。
十年奔马走三边,千古才人同一命。
有才无命奈君何,不用悲伤损太和。
东方且向市中隐,宁戚谁当朱下歌。
幕府沈沈白日陨,出门怅望南天尽。
南天一望尽浮云,不见黔阳白发人。
白发一白不可黑,游子愁思泪沾臆。
昨夜风吹大火流,梦魂飞绕芳杜洲。
芳杜洲前山水隔,觉来依旧南云白。
男儿生世不得铭功勒石燕然山,岌峨空负头上冠。
会须吸饮藐姑上,聊可浮沈宾佐间。
我闻人情圣人有弗禁,安能低颜龌龊长不欢。
天空地阔任所适,何日开笼放白鹇。
天上酒星地酒泉,清者为圣浊者贤。
古来圣贤皆爱酒,何独于今孙孟然。
吾闻酒者天之禄,持以养人生百福。
乐长宫中觞九行,步兵厨下酿千斛。
左手持螯右把杯,拍浮其中一生足。
青田之核衡阳酃,关中白薄高公清。
松叶凫花八风涑,竹碧鹅黄千日醒。
西蜀东吴各异造,妙香殊色难知名。
此间高下有伦次,谁谓醇醨无定评。
高堂广座罗宾友,并坐鼓琴还击缶。
小蛮凿落纷纵横,自卯同倾将及酉。
䅩䅓那用作经程,笑杀河东惟一斗。
君不见阮遥集,百钱挂杖常自随。
又不见山季伦,乘骢倒著白接䍦。
金貂只作换酒具,酩酊凭教无所知。
孙郎昂藏天下士,捧罂承槽非本志。
胸中垒块故须浇,一月二十九日醉。
车轮括颈庸何伤,失一老兵那复计。
披图故态恍如昨,糟浆之风犹逆鼻。
从使人呼老渴羌,我知酒中有真味。
补溪有草堂,乃在虞山之东四十里。
宋室遗民顾隐君,读书求志居于此。
裔孙奕叶起甲第,手植芙蓉遍溪水。
古桧阴森墓上枝,流霞照耀相思子。
数百年称顾氏庐,后来却归钱尚书。
尚书声名动台斗,善党峥嵘作魁首。
车马门前问字来,美人歌舞陈尊酒。
不知沧海几扬尘,此地还依旧主人。
依然红豆长萌蘖,当日樵夫摧作薪。
顾家经求代不替,国子先生勇绝伦。
遂将诗体尽发覆,高源一一寻昆仑。
乃知世业在德守,文章小技未为尊。
曾将草露比富贵,惟有处士名长存。
不见长安苑囿地,颓垣败甓乌鸟喧。
草堂突兀溪水滨,历宋元明传其真。
注:补溪草堂:补溪为白茆河浜名,元时顾细二隐居此地,筑室于溪边,名补溪草堂,明代顾玉柱在溪旁种红豆树一棵,后归外甥钱谦益所有,更名红豆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