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李太白过武昌,见崔颢《黄鹤楼》诗,叹服之,遂不复作,去而赋《金陵凤凰台》也,其事本如此。
其后禅僧用此事,作一偈曰:“一拳搥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傍一游僧亦举前二句而缀之曰:“有意气时消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又一僧云:“酒逢知己,艺压当行”。
原是借此事设辞,非太白诗也。
流传之久,信以为真。
宋初有人伪作太白《醉后答丁十八》诗云“黄鹤高楼已搥碎”一首,乐史编太白遗诗,遂收入之。
近日解学士缙作吊太白诗云:“也曾搥碎黄鹤楼,也曾踢翻鹦鹉洲”。
殆类优伶副净滑稽之语。
噫,太白一何不幸耶!
按:《升庵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