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崔颢题黄鹤楼,太白过之不更作,时人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之讥。
及登凤凰台作诗,可谓十倍曹丕矣。
盖颢结句云:“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而太白结句云:“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爱君忧国之意,远过乡关之念,善占地步矣。
然太白别有“搥碎黄鹤楼”之句,其于颢未尝不耿耿也。
按:《归田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