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525—1593
【介绍】: 明徽州府歙县人,字伯玉,号南明。嘉靖二十六年进士。授义乌知县,教民讲武,练成义乌兵。后与戚继光募义乌兵破倭寇。文章简而有法,常与李攀龙、王世贞相切磋。官至兵部侍郎,世贞亦曾任此官,天下因而称为两司马。有《太函副墨》、《太函集》。
黄鹤楼志·人物篇
汪道昆(1525—1593) 明代戏曲作家。初字玉卿,更字伯玉,号太函、南溟。徽州府歙县(今安徽歙县)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进士,历官义乌知县、襄阳知府、福建按察副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广,仕终兵部左侍郎。为文简而有法,被王世贞所称“后五子”之一,有《太函集》《大雅堂杂剧》等。隆庆五年(1571)御史中丞刘悫重建黄鹤楼后,汪道昆曾作《黄鹤楼记》。
御选明诗姓名爵里
字伯玉,歙县人。嘉靖丁未进士除知义乌县历官兵部左侍郎有太函集
五言律诗
谪去应吾道,流言亦世情。
圣朝仍得罪,郎署早知名。
落日梁溪棹,平芜瀫水城。
秋风回首地,泪洒逐臣缨。
院中九月桃花 明 · 汪道昆
五言律诗
孤亭依桂树,九月见桃花。
白眼繁春事,红颜逼岁华。
香凝蝉外露,色借雾边霞。
避世甘浮海,寻源好问家。
漳州院中桂花 明 · 汪道昆
五言律诗
炎海愆花信,高秋著桂丛。
众芳萧瑟后,独秀草亭中。
泫露金茎似,飞霜玉树同。
明朝复长路,开落任天风。
卑栖依宿莽,幽事在吾庐。
丛桂青林外,庭柯白露初。
繁阴团几席,芗泽沁琴书。
金粟前身事,淮南总不如。
刘少仙招看红梅 明 · 汪道昆
五言律诗
袨服出风尘,幽人傍水滨。
不禁庾岭雪,旋入武陵春。
带雨啼红颊,迎风启绛唇。
长镵如有约,谷口到刘晨。
七言律诗
诸将 明 · 汪道昆
七言律诗
笥中时忆赐衣存,阃外犹传汉使尊。
诸将九边承庙略,单于三世拜朝恩。
清宵剑气回南斗,明月笳声静北门。
任道蹛林千帐在,请看禁御五云屯。
蓟门 明 · 汪道昆
七言律诗
汉使褰帷按塞过,渔阳老将近如何?
千山斥堠材官急,万里亭鄣猛士多。
大漠风鸣苍兕甲,层冰夜渡白狼河。
江东子弟先锋在,乘月仍闻《子夜歌》。
严城吹角入边声,古寺邀宾坐月明。
海藏三秋开法界,关山五夜照行营。
散花座上天香满,说剑樽前斗气横。
但得玉门归有日,便依金埒学无生。
按:整理自《古今图书集成》漳州府部
其二
七言律诗
初地招寻旧酒徒,当筵叱咤尽枭卢。
鲸鲵出没潮声接,龙象经行海色扶。
静夜清笳吹塞草,高天白露下庭梧。
肯容兜率旄头见,愿乞将军金仆姑。
按:整理自《古今图书集成》漳州府部
望望关河塞雁回,萧萧风雨草亭开。
阶前双树招提出,坐上千山睥睨来。
镇静久虚安石望,登临谁是仲宣才。
悬知京观封鱼海,不数徐方戏马台。
按:整理自《古今图书集成》漳州府部
夏口别吴虎臣 明 · 汪道昆
七言律诗
布衣十日故人情,长铗翩翩送客行。
但使阳春高楚调,不防江夏忌时名。
到来云梦三秋色,何处天风一雁声。
他日来歌湘水曲,慇勤佩结赠卿卿。
按:整理自《古今图书集成》武昌府部
望九华 明 · 汪道昆
七言律诗
九华秋色媚江滨,片片芙蓉照水新。
望里蔚蓝疑见佛,行边空翠欲沾人。
汗衣赤日耽长路,立马青山负近邻。
百里未能穷窈窕,千年谁与斗嶙峋。
按:整理自《古今图书集成》九华山部
伏日登金山 明 · 汪道昆
七言律诗
文园消渴逃三伏,法界登临览四禅。
望望扶桑东尽海,阴阴祇树上参天。
江淮风壤黄尘里,京洛云山赤日边。
回首孤峰扣龙象,袒衣合掌礼金仙。
按:整理自《古今图书集成》金山部
五言绝句
石林 明 · 汪道昆
五言绝句
落日石林西,林中拥烟雾。
樵歌何处郎,犹记来时路。
累累酣独树,两两结同心。
好去投青帝,春来荐上林。
筚门 明 · 汪道昆
五言绝句
编竹启双扉,披襟乘百步。
中林任逍遥,其上细烟雾。
按:整理自《古今图书集成》门户部
故刘中丞入楚,楚父老请治黄鹤楼。
中丞曰:“嘻!
明诏加惠元元,始得及于休息。
楚病矣,悫何敢议游观”?
父老曰:“不然,古者省方观民,必有以也。
以明天时,则观云物;
以保地利,则观山川;
以察人和,则观谣俗。
执政者慎诸此,其孰能废之?
故君子游焉,小人休焉;
君子观焉,小人比焉。
父老望公久矣”。
中丞曰:“嘻!
楚方不岁宁,讵轻用吾民?
顾今近属不共,诏从吏讯,荆蛮负固,师老无功。
善从政者以时行,父老姑待我”。
明年,辽庶人当不道废勿王,有司夷故宫,其材可当大役。
顷之,乘木浮沅湘而下,皆川衡上材,长十仞有奇,足任主器。
津吏以告,转而致之工师。
又明年,荆师献捷。
父老更进曰:“楚故有京观以表武功,彼封戮余以为名,无不祥大矣。
乃今野无暴骨,一举而俘叛人,罢材官,弛疆事,功之上也。
请以楼易观,父老率诸子弟请毕受功”。
中丞曰:“嘻!
以宗庙社稷之灵,师出而获戎首,悫幸得免于席稿,畴敢自功?
是役也,力诎举嬴,毋勤父老”。
于是方伯、监司若分部相与计曰:材物既具,所不足者,非百工与诸大夫任之。
悉发刑徒以佐将作,工举矣。
既得,请计日而毕工。
徐大夫中行氏入郧以中丞之命来告:“楚有勿亟之役,赖诸大夫、国人赞之成。
明公俨然在邦域之中,请纪成事”。
不佞拜大夫之辱,避席终辞,中丞得代。
逾年,不佞自郧来徙,诸大夫立石宇下,请从中丞平生之言,譬则甘棠。
其人往矣,其言在耳,不佞宁忍负之?
楚为南国奥区,首被文德,嗣是伯者代起,厥有雄风。
文物声名,犹可概见。
盘游则章华、高唐、兰台、石室,辞令则左史倚相、观射父、屈原、宋玉、唐勒、景差学士,至今诵之,煌煌乎烈矣。
黄鹤由酤者显载在稗官,考文则不典于先民,程度则不登于旧物。
顾千载而下,惟此岿然独存,揆诸地宜,其得势然也。
彼其该七泽三湘,揭夏门,当大别,视碣石之表东海,不然乎哉!
乃若扼吭江汉之间,非师武臣力不守。
登楼坐啸,倜傥奇伟之士在焉。
将固废之,必有兴也。
由斯而论,其世污隆可得而言。
自熊绎受封,历世滋大,迄于问鼎,其张可知。
齐侯执言服江黄以宾楚,即方城、汉水,谁能去兵?
其后封疆之臣守在什二,虽陈樽俎,不废戈矛,此用武之区,彼一时也。
皇祖以六师下楚,胙壮王填之。
爰及世宗,楚居首善,当世三公、四辅,递登楚材。
文治修明,鞬橐不用。
执政若诸大夫、诸父老,幸而及此时也,不亦恬愉乎哉!
楼制故庳,不足以称明德,天意与之更始,而藉手于中丞。
徙木呈材,人力宜不及此。
先事之不坠,非后事者之资乎?
顾不佞受成,无能布德意以周境内。
乃今岁有水溢,薮有逋逃,民有流亡,士有失职。
于天为僭时,于地为侵纪,于人为干和,重为诸父老之忧。
咎在不佞,诸大夫幸而在事,其无弃不佞,而朝夕修之,力此三者,以保有终,无为故中丞之辱。
是役也,由前则诸大夫成之,由后则诸大夫保之,岂惟诸父老之休?
不佞幸矣。
[注]:作于明穆宗隆庆五年(1571)。
《黄鹄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