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陆机

相关作品:共 361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序 (11) 正文 (299) 题目 (40) 子标题 (14) 注释 (27)
相关人物:共 24 位
位置:序,共 11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乐府云。古今乐录曰:豫章行。王僧虔云。荀录所载古白杨一篇。今不传。乐府解题曰:陆机泛舟清川渚。谢灵运出宿告密亲。皆伤离别。言寿短景驰。容华不久。傅玄苦相篇云。苦相身为女。言尽力于人。终以华落见弃。亦题曰豫章行也。〗
白杨初生时,乃在豫章山。
上叶摩青云,下根通黄泉。
凉秋八九月,山客持斧斤。
我□何皎皎,梯落□□□。
根株已断绝,颠倒严石间。
大匠持斧绳,锯墨齐两端。
一驱四五里,枝叶自相捐。
□□□□□,会为舟船燔。
身在洛阳宫,根在豫章山。
多谢枝与叶,何时复相连。
吾生百年□,自□□□俱。
何意万人巧,使我离根株
⑴ 乐府云。右一曲晋乐所奏。○乐储诗集三十四。《诗纪》六。《类聚》八十九作古诗。引山、泉二韵。○逯案。四库本乐府补阙字多处。不知根据何本。又大匠二句。似有窜乱。应作大匠持斧锯。绳墨齐两端。
〖乐府云。一曰相逢狭路间行。亦曰长安有狭斜行。乐府解题曰:古词文意与鸡鸣曲同。晋陆机长安狭斜行云。伊洛有歧路。歧路交朱轮。则言世路险狭邪僻。正直之士无所措手足矣。唐李贺有难忘曲。亦出于此。〗
相逢狭路间,道隘不容车。
不知何年少,夹毂问君家。
君家诚易知,易知复难忘。
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
堂上置樽酒,作使邯郸倡。
中庭生桂树,华镫何煌煌。
兄弟两三人,中子为侍郎。
五日一来归,道上自生光。
黄金络马头,观者盈道傍。
入门时左顾,但见双鸳鸯。
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
音声何噰噰,鹤鸣东西厢
大妇织绮罗,中妇织流黄。
小妇无所为,挟瑟上高堂。
丈人且安坐,调丝方未央
⑴ 玉台作未遽央。匡谬正俗同。《类聚》作调弦未遽央。乐府注云。一作调丝未遽央。○玉台新咏一作相逢狭路间。《乐府诗集》三十四。广《文选》十二。《诗纪》六。《类聚》四十一引车、家、忘、堂、煌、郎、光、傍、鸯、黄、堂、央十二韵。《初学记》十八作古乐府诗。引忘、堂、倡、煌、郎、光、傍七韵。《文选》十四舞鹤赋注作古乐府。引堂、倡二韵。二十二古意酬到长史注引郎、傍二韵。《御览》百七十六作古诗。引堂、煌二韵。
〖《诗纪》云。陆士衡拟古《诗》曰:侠客控绝影。都人骖玉轩。〗
青门小苑物华新,花开鸟弄会芳春。
仙掌层台浮丽日,长楸广路起红尘。
园中追寻桃李径,陌上逢迎游侠人。
游侠英名驰上国,人马意气俱相得。
白玉鹿卢秋水剑,青丝宛转黄金勒。
复有鱼目并龙文,蹑影追风本绝群。
影入吴门疑曳练,形来西北似浮云。
寄语幽并驰射客,未肯推门持借君
⑴ ○《类聚》三十三。文苑英华百九十六。《诗纪》百七。
〖《诗纪》云。陆士衡拟古《诗》云:名都一何绮。城阙郁盘桓。〗
名都一何绮,春日吐光辉。
高楼云母扇,复殿琉璃扉。
昭仪同辇出,高安连骑归。
欲知天子贵,千门应紫微
⑴ ○《类聚》六十一。《诗纪》百一。
悲哉行 南朝宋 · 谢灵运
〖《诗纪》云。陆士衡集亦载此诗。误也。陆别有一首。〗
萋萋春草生,王孙犹有情。
差池燕始飞,夭袅桃始荣。
灼灼桃悦色,飞飞燕弄声。
檐上云结阴,涧下风吹清。
幽树虽改观,终始在初生。
松茑欢蔓延,樛葛欣蔂萦。
眇然游宦子,晤言时未并。
鼻感改朔气,眼伤变节荣。
侘傺岂徒然,澶漫绝音形。
风来不可托,鸟去岂为听
⑴ ○《乐府诗集》六十二。陆士衡文集七。广《文选》十四。《诗纪》四十七。又《类聚》四十一引情、荣二韵。
序:余去夏五月,与耿湋、司空文明、吉中孚,同陪故考功王员外,来游此寺。员外,相国之子,雅有才称。遂赋五物,俾君子射而歌之。其一曰凌霄花,公实赋焉,因次诸屋壁以识其会。今夏,又与二三子游集于斯,流涕语旧。既而携手入院,值凌霄更花。遗文在目,良友逝矣,伤心如何。陆机所谓同宴一室,盖痛此也。观者必不以秩位不侔,则契分曾厚(则契分甚厚);词理不至,则悲哀在中。因赋首篇,故书之。
引用典故:埋玉树 陶令酒 颜子 登龙 山阳笛 鲤庭 倚玉 谢公 平原赋 鸮灾 郤公
去者不可忆,旧游相见时。
凌霄徒更发,非是看花期。
倚玉交文友,登龙年月久。
东阁许联床,西郊亦携手。
彼苍何暖昧,薄劣翻居后。
重入远师溪,谁尝陶令酒
伊昔会禅宫,容辉在眼中。
篮舆来问道,玉柄解谈空。
孔席亡颜子,僧堂失谢公
遗文一书壁,新竹再移丛。
始聚终成散,朝欢暮不同。
春霞方照日,夜烛忽迎风。
蚁斗声犹在,鸮灾道已穷。
问天应默默,归宅太匆匆。
凄其履还路,莽苍云林暮。
九陌似无人,五陵空有雾。
缅怀山阳笛,永恨平原赋
错莫过门栏,分明识行路。
上智本全真,郤公况重臣。
唯应抚灵运,暂是忆嘉宾。
存信松犹小,缄哀草尚新。
鲤庭埋玉树,那忍见门人。
序:余既仿太史公五柳先生自述存悔老人序传因更观陶渊明陆士衡秦少游皆有自拟挽歌辄复效颦为诗二章会邀时贤相与作巫阳招些吊此未死游魂他日九泉目其瞑矣戊戌季秋
生死犹旦夜,万古无不然。
纵有百年寿,终亦埋荒阡。
况兹三彭仇,几人得百年。
在世苦役役,百念常忧煎。
一朝同物化,闭口不解言。
闭口不解言,骨肉漫哀怜。
噫嘻重噫嘻,谁能了尘缘。
① 近日谀佞成风见贵势畏若神明趋拜称谓有不忍言者至对寒士则倨傲若无人然侯上交不謟下交不渎于学宫师友尤有恩礼其万夫之望与作孤高谣
序:自枚乘七发之后作者遂以七为体曹植七启张协七命傅毅七激张衡七辨以至崔骃马融王粲陆机之属各有七依七广七释七徵之作腴词丽旨脍炙百世当时被揄扬者固已天壤与敝矣惟我侯善政无非可师余不敏不足形容万一勉为七谣续貂前烈格调卑陋不足以言诗故以谣名耳情见乎辞俟观风者采之
群哇向人争呜呜,雅音大吕声为孤。
洪流四野钟波涛,远洲小渚形方高。
假令郑卫无淫声,韶頀何由得雅名。
下流沮洳无溟渤,岱宗华岳何突兀。
濛濛乎,憧憧乎。
吾虑其忒,人以为特。
昔以为同,今以为崇乎。
不佞垂髫谈艺即耽嗜东西二京忆操翰之初赋诗送人之白下起句云悲风号枯桑吹堕林上月客子将远行驱车中夜发一时名流骤加赏叹以历块期之弱冠从家大人入长安社中酬倡大都五七言律亡暇古风比岁岩居始克以佔毕馀工稍稍从事尝拟作古十九首束装北上染指辄休乍过娄江请益王长公长公拳拳进余努力兹道适长夏闭关因检拾旧草点缀联络竟成此章并士衡所拟兰若生春阳为二十首古诗绝唱世以为白雪阳春不当拟议乃昔人每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则自三百篇而下当法孰先国朝仲默于鳞咸有斯作两家得失集中具见余之拟此聊为异时印证之自若曰优孟抵掌非余所能知矣
严霜结重阴,岁序忽已暮。
念子当远游,抗手即行路。
路行常苦远,客归尝苦晚。
浮云蔽关塞,白日不可挽。
昔为婚与姻,今为越与秦。
落叶随飘风,飞鸿辞故群。
君心岂难保,妾颜匪长好。
登高望平原,四顾尽衰草。
相思无朝夕,沈忧令人老。
愿为双车轮,随君万里道。
三百篇而下言诗者以古诗为宗旧为十九文选分为二十后来拟作若陆士衡刘休元诸人分合不同半全各适然率求之词致声调意在肖似耳夫拟古诗如临古帖不必似不必不似有意求似未有能似者也书不云乎诗言志此诗之源也溯源而达之放乎四海化工之造物岂枝枝叶叶而为之者哉善夫苏轼之言曰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此予拟古之志也
人生无贵贱,谁能免别离。
贵者厌契阔,眷属或挈随。
贱者乏势力,顾恋徒噫嘻。
矢志笃前盟,执手订后期。
亨屯纵殊地,要在尚可为。
其不可为时,解携真解携。
位置:序,共 11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