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陆云

相关作品:共 134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26) 正文 (117) 序 (6) 子标题 (2) 注释 (4)
相关人物:共 10 位
位置:注释,共 3 首
孤舟夜向江头泊,月明何处寻黄鹤。
万里云霄一奋飞,六翮翩然入寥廓。①
江水粼粼石凿凿,②鹤去人来影联络。
凤山先生济世才,③也曾放鹤登仙阁。④
棨戟光摇黄鹄峰,⑤文章色映骊龙宫。⑥
三湘月浸冰壶莹,⑦五岭云开节制通。⑧
封豕长蛇逞余毒,⑨虎头豸角生雄风。⑩
出车于牧亲吊伐,⑾垂髫戴白迎儿翁。⑿
弊书前后罗群彦,⒀整顿乾坤思过半。⒁
桓桓元老时鹰扬,⒂烈烈貔貅若飞翰。⒃
雷轰电掣南征日,⒄召公、休父两惊见。⒅
先谋夺人剑倚天,⒆长鲸授首狐革面。⒇
纤云不动微波晏,21泼眼湖光明素练。22
黄鹤之歌且休按,23请依周《雅》歌《江汉》。24
【校注】 (1)六翮:健羽。《韩诗外传》六:“夫鸿鹄一举千里,所恃者六翮尔。” (2)凿凿:明晰可见。《诗·唐风·扬之水》:“扬之水,白石凿凿。” (3)凤山先生:指秦金。 (4)也曾句:谓秦金也曾驾鹤登临鹤楼,喻巡抚湖广。 (5)棨戟:古代大员出行的仪仗。以木为戟,涂以红黑色油漆,或以缯帛为戟套。《古今注·舆服》:“棨戟,殳之遗象也。《诗》所谓‘伯也执殳,为王前驱’,殳,前驱之器也,以木为之。后世滋伪,无复典刑,以赤油韬之,亦谓之油戟,亦谓之棨戟,王公以下通用之,以前驱。” (6)文章:指车服旌旗等出行仪仗。《左传》隐公五年:“昭文章,辨等列,顺少长,习威仪也。”杜预注:“车服旌旗也。”酾龙宫:谓江中龙宫。骊龙,黑色之龙。以上二句谓秦金巡抚湖广时仪从之盛。 (7)三湘:指湖南。冰壶莹:喻为政清明。《宋史·李侗传》:“邓迪谓其人如冰壶秋月,莹澈无瑕。” (8)五岭:泛指两广之地。节制:指挥管辖之意。湖广行省包括湖南道,南与两广接壤,以上两句赞秦金巡抚湖广声威所及。 (9)封豕长蛇:喻元凶首恶。《左传》定公四年:“申包胥如秦乞师, 曰:‘吴为封豕长蛇,以荐食上国,虐始于楚。’”封,大。此处喻民变首领。 (10)虎头句:指秦金。虎头,喻公侯之相。《后汉书·班超传》谓超燕颔虎头,“此万户侯之相也。”豸角,獬豸之角。古以为神羊,其角能别曲直,故御史亦称豸史。生雄风,陆云《南征赋》:“猛将起而虎啸,商飙肃其来应。” (11)出车句:出车于牧,谓奉命征讨。《诗·小雅·出车》:“我出我车,于彼牧矣。”牧,郊野,指战场。吊伐,吊民伐罪,即安抚百姓,讨伐有罪。此句指秦金用兵平定民变。 (12)垂髫戴白:垂髫,垂发,指儿童;戴白,白发,指老人。《后汉书·邓禹传》:“禹所止,辄停车住节,以劳来之。父老童稚,垂发戴白,满其车下,莫不感悦。”李贤注:“垂发,童幼也。戴白,父老也。”儿翁:为民父母之意。 (13)弊书:即币书,征讨时缴获的币帛文书。弊,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履部》:“弊,假借为币。”罗群彦:谓秦金麾下俊彦甚多。 (14)整顿句:秦金历官河南、山东、湖广,屡次用兵,故有是语。 (15)桓桓:《诗·鲁颂·泮水》:“桓桓于征,狄彼东南。”毛传:“桓桓,威武貌。”鹰扬:谓勇武如雄鹰飞翔,古指将帅。《诗·大雅·大明》:“维师尚父,时维鹰扬。”毛传:“鹰扬,如鹰之飞扬也。” (16)烈烈:《诗·小雅·黍苗》:“烈烈征师,召伯成之。”郑玄笺:“烈烈,威武貌。”貔貅:猛兽名,喻勇猛之师。飞翰:飞鸟,喻行军迅速。陆机《拟西北有高楼》:“思驾归鸿羽,比翼双飞翰。” (17)南征:指秦金于正德九年巡抚湖广。 (18)召公:名奭,姬姓。周文王时,食邑于召,故称召公或召伯。休父:即程伯休父,周代诸侯。程伯为封爵,休父乃字。《诗·大雅·常武》:“王谓尹氏,命程伯休父。”召公、休父为周室大臣,有德政于民,故以喻秦金。 (19)先谋夺人:谓运筹帷喔于敌之先,故能克敌制胜。剑倚天:倚天长剑。 (20)长鲸:喻首恶。杨炯《唐右将军魏哲神道碑》:“戮封豕而斩长鲸,雄图不测。”授首:斩首。狐革面:狐,喻小人。革面,改过。《易·革》:“君子豹变,小人革面。”此句当指秦金平定湖广之事。 (21)晏:平静。 (22)泼眼句:谓湖光水色,涌入眼帘。 (23)按:按歌,倚调合节而歌。 (24)请依句:《诗·大雅》有《江汉》篇,颂周宣王命召公平淮南之夷。此句赞秦金用兵湖广,平定民变。 作者与秦金是同乡,当亦为其僚属,故诗中对秦金极尽歌功颂德之能事。《明史》载,秦金参政河南、山东,曾破赵燧等众,并于乱后安抚百姓。特别是正德九年以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广,先后招降贺璋、罗大洪部,讨平桂阳,“斩首二千余级”,受到朝廷嘉奖。作者对秦金的宦绩,大加赞颂,甚至誉为召公、休父再生。诗中写了秦金湖广用兵及其胜利,当作于正德九年以后,秦金被召入京之前。
渺渺风帆,凄凄烟树,望中便是侬行处。
羁魂别后若相招,分付采菱歌畔、木兰桡。

翠被浓香,青帘细雨,依然坐对篷窗语。
双鱼好托夜来潮,此信拆看应傍、画眉桥。
按:【原注】桥在平望,俗传画眉鸟过其下,即不能巧啭,舟人至此,必携以登陆云
嘉绩纪邮传,早有声名闻日下;
耆年伤旅泊,料应魂魄恋江南。
注:《楚望楼联语笺注(娄希安)》:钱其琛(1900——?),字公南,江苏南通人,清光绪二十六年生。其琛自幼聪颖,一目十行,父实秋亲授经史,日课綦严。民初,始入学校就读,成绩优异。五四运动起时,甫毕高中学业,考入上海国立交通大学电机系,毕业后分发交通部电政司任职。未久即南旋,改入财政务办盐务行政。其琛性素严谨,不苟言笑,外观若厉,即之也温,起居有序,任公职四十年如一日,自奉俭约,烟酒不嗜,无不良嗜好,暇时手不释卷,以读书自娱,功书法,惟惜墨如金,坊间留传不多。自退休以后脑力记忆较差,步履维艰,除在庭园散步外深居简出。民国六十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忽以心疾病逝台北寓所,享年七十有三。政府为酬其勋劳,曾先后颁赠五等景星勋章,胜利勋章,四等景星勋章,干城甲种二等奖章,陆海空军褒奖,以及中国电机工程学会颁给之电机工程奖章等多种。
嘉绩纪邮传:钱为我国电信邮政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日下:指京都。古代以帝王比日,因以皇帝所在之地为日下。出自《世说新语·排调》 :“陆(云)举手曰:‘云间陆士龙。’荀(隐)答曰:‘日下荀鸣鹤。’”
江南:切钱之家乡。
笺:
1.末句不忍卒读。
2.吴恭亨挽武昌起义援鄂湘兵阵亡将士:
宁为袁粲,不为褚渊,掷头颅以报同种;
右揽洞庭,左揽江汉,知魂魄常恋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