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王曾祥

相关作品:共 13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11) 注释 (3)
位置:注释,共 2 首
净几单床月上初,主人对客似僧庐。
春来预作看花约,贫去宜求种树书。
隔巷旧游成结托,十年豪气早销除。
依然不坠风流处,五亩园开手剪蔬。
附:原作(钱唐)施 安(竹田) 一宿东风雪尽初青鞋三五过林庐深宵且对故人酒净眼同看善本书饭颗中年吟易瘦梅花老屋岁将除春来自笑生涯俭拟伴园官斸冻蔬 附:次韵(仁和)王曾祥(麟徵) 眼看时序又春初枯坐经年此屋庐客至殷勤留半榻酒阑珍重说遗书荒街共听更三点残雪犹分月满除好事主人情转剧辛盘还约试嘉蔬(时予下榻斋中)
弥天劫似建炎中,长忆当年向伯恭。
自古哀兵多锐气,丰碑耸处剑如虹。
【注】陈与义《伤春》:“稍喜长沙向延阁,疲兵敢犯犬羊锋。”向子堙,字伯恭,潭州(长沙)知州。建炎四年(1130年)正月,宋高宗赵构从海路逃到温州,向子堙坚守潭州,抗击金兵。二月,潭州城破,子堙督兵巷战,后突围出城,收集溃兵继续抗金。曾任直秘阁学士,地位与汉代延阁(汉代主管皇家藏书之官员)相同,故称“向延阁”。
【附】长沙会战碑文
伊古已来,一战而决国命者有之矣,未有一战而系世界之祸福者也。有之,自长沙会战始。初,倭寇连陷广州、武汉,趁势直趋岳阳,迫长沙。长沙散地焚如弃如,几为决定之命运。夫长沙失,则湘南湘西并危,桂林、韶关亦皆殆哉岌岌,西南之屏藩尽撤,行都之拱卫空矣。总裁雄断,立下必守之命,艰巨之任以付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将军。时,将军方灭松浦师团于德安万家岭,寇焰顿衰,故虽得岳阳而次且不敢遽进。将军已赴镇,救死扶伤,劳来安辑,日夜讨训,完备以待。镇长沙九阅月,寇走投无路,内阁连倒,妄冀侥倖一逞,以靖其民之厌战。于是悉其丑类二十万众,联合海空,由赣北鄂南湘北六路来攻。且宣播于世界,刻期十月一日佔领之。骄狂之态,恍如苻坚之视晋人矣。
将军肃奉党国威灵,上禀总裁胜算,下与百姓同欲,外励诸将忠勇,内综帷幄智谋;彼己之情,洞若观火;山川之势,瞭若指掌。料敌制胜,不差累黍。即与吴参谋长逸志按照判断决心指挥所部:赣北主将罗总司令卓英、王总司令陵基,鄂南主将杨总司令森,湘北主将关总司令麟徵;军长陈沛、陈烈、欧震、张耀明、王耀武、孙渡、宋肯堂、安恩溥、韩全朴、夏首勋、彭位仁、夏楚中、杨汉域、李觉、李玉堂、刘多荃,各率将领,取绝对攻势,只求歼灭敌人,不呆守阵地,不死用方案,坚忍沉著,快速机敏,实行反包围以破敌之包围。鏖战二十四昼夜,遂奏肤功,歼寇四万,长驱三百里。时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国庆前三日也。创空前之战绩,奠最后之胜利,坚全民之信念,改国际之听观,旋乾转坤,寰海欢腾。谢太傅肥水之捷,韩蕲王大义之胜,功虽髣髴,而难易迥殊矣,何况此役影响乃远及太平洋哉!使倭陷淖愈深,不能乘机南进,赢得时间以援英、美,形成今日之局势,此长沙会战所以为旷古无伦之大烈也。一发牵而全身动,微风涣而四海波。梅县距长沙二千里,南洋群岛则万馀里矣,然直等能安居乐业,从事于出钱出力抗战建国者,胥为长沙会战之赐。感激赞叹,不能自休,用述其要,伐石勒铭。若夫其详,宜在民族中兴之史。
其辞曰:危而能安,亡而能存,直破历史之成例,而横制太平洋之狂澜,此皆我总裁之胜算兮,薛长官能秉承勿愆。日居月诸,倏忽三年,六种震动,而我掎角于其间。朔风兮变楚,民族兮开元,比浯溪兮作颂,永巍巍兮极天。

国立中山大学教授梅南泗水文学馆馆长古直撰文
国立中山大学教授梅南泗水文学馆名誉馆长黄枯桐书丹
国立中山大学教授梅南泗水文学馆馆友侯过篆额

梅南泗水文学馆馆友华侨古秀阶、陈筚林、郑道南、古汉宗、吴剑辉、古涌盛、黄康华、傅可英、黄沛卿、古德贤、李焕群、曾舜唐、潘少龙、萧昭明、余金池、曾庆梅、廖辉宸、林翊球、潘君勉、陈济轩、古瑞庭,梅县文园清风轩社友谢贞盘、杨维微、熊素村、古云詹、古训等敬立。
中华民国三十年七月七日立

------录自《薛岳将军与国民革命·第十二章〈长沙三次大捷与救援常德会战〉》【陈寿恒、蒋荣森等箸。1988年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出版。】(P。356—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