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蔡邕

相关作品:共 255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9) 正文 (239) 序 (7) 子标题 (9) 注释 (10)
相关人物:共 9 位
共 9 首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00—163
【介绍】: 东汉南阳宛人,字公叔。
朱晖孙。
笃于学,举孝廉。
桓帝时拜侍御史,谏大将军梁冀求贤能,戒侈暴,不听。
永兴元年为冀州刺史,举劾权贵,为政严明。
以忤宦官被输作左校,太学生数千人为讼其冤。
后拜尚书。
禄仕数十年,蔬食布衣,家无余财。
及卒,蔡邕与门人谥为文忠先生。

蔡质 朝代:东汉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78
【介绍】: 东汉陈留圉人,字子文。
蔡邕叔。
尝任卫尉、下邳相。
灵帝熹平七年,与蔡邕同被中常侍程璜等陷害下狱,得中常侍吕强之言而免死。
著有《汉职仪》。

路粹 朝代:东汉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214
【介绍】: 东汉陈留人,字文蔚。
少从蔡邕学。
献帝建安初拜尚书郎,迁军谋祭酒,典书记。
曹操使粹为奏罗织孔融之罪。
及融诛,后人读其奏文嘉其材而畏其笔。
建安十九年转秘书令,从大军至汉中,坐违禁,被杀。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东汉陈留圉人,字文姬,一作昭姬。
蔡邕女。
博学有才辩,妙于音律。
初嫁卫仲道,夫死无子。
献帝兴平二年,中原战乱,为南匈奴所获,归左贤王,生二子,在南匈奴十二年。
曹操素与善,以金璧赎回。
再嫁屯田都尉董祀。
奉命忆补其父散佚典籍,文无遗漏。
作《悲愤诗》,相传《胡笳十八拍》亦为所作。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约165—212
【介绍】: 东汉末陈留尉氏人,字元瑜。
少师从蔡邕
汉献帝建安中,曹操以为司空军谋祭酒、管记室。
好文学,尤善章表书记,为建安七子之一。
官至仓曹掾属。
后人辑有《阮元瑜集》。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77—217
【介绍】: 东汉末山阳高平(今山东微山两城镇)人,字仲宣。
汉献帝西迁,粲徙长安,蔡邕见而奇之,闻粲在门,倒屣迎之。
司徒辟,不就。
往荆州依刘表,以貌寝短小,不为所重。
归曹操,辟为丞相掾,赐爵关内侯。
迁军谋祭酒。
魏国既建,官侍中。
博学多识,善属文,有诗名,为建安七子之一。
所作《七哀诗》、(登楼赋》颇著名。
有《王侍中集》辑本。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唐博陵人,名鹏,以字行。
崔良佐子。
举进士、博学宏辞、贤良方正,皆异等,时年已五十余。
累官礼部员外郎。
窦参秉政,引知制诰,性刚傲,不能取容于时。
掌诰凡再期,不迁,罢为比部郎中。
为文师法班固、蔡邕,思致精密,为时所称。
卒年七十余。
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729—795
名鹏,以字行,郡望博陵安平(今河北安平)。德宗建中二年(781)登进士第,为状元。三年中博学宏词科,四年中直言极谏科,授校书郎。历佐义成、河东节度幕。贞元三年(787)入朝为太常博士,迁礼部员外郎。七年转职方员外郎知制诰,八年进比部郎中。十一年卒。生平见新、旧《唐书》本传。有文名。其论文主张载道与复古。《全唐诗》存诗7首。

人物简介

元诗选
宗可字□□,金陵人。有咏物诗百篇传于世。汪泽民题其卷,以为绮靡而不伤于华,平淡而不流于俗。大抵元人咏物,颇尚纤巧,而宗可尤以见长。今择其雅练者录之。其他句法,多可存者,如咏《纸衾》云:「松床夜暖云生席,蕙帐香融雪满身。」《梅梦》云:「暖入罗浮春困早,香迷姑射晓醒迟。」《笔阵》云:「怒卷龙蛇云雾泣,长驱风雨鬼神惊。」《莺梭》云:「柳堤暗卷丝千尺,花坞横抛锦万机。」《鹭羽扇》云:「暑退沙头千点雪,凉生顶上几丝风。」《螳螂簪》云:「鬓雪冷侵霜斧落,发云寒压翠裳空。」《螺壳酒杯》云:「尊中绿照珠光润,掌上春擎海气多。」《网巾》云:「筛影细分云缕滑,棋文斜界雪丝乾。」《琉璃帘》云:「净练悬风晴未落,明河接地晓难收。《水灯》云:「珠浮赤水光犹湿,火浴丹池夜未乾。」《霜花》云:「有艳淡妆宫瓦晓,无香寒压板桥秋。」《纸鸢》云:「半纸飞腾元在己,一丝高下岂随人。」《蟠梅》云:「风霜气势从千折,铁石心肠亦九回。」《砚冰》云:「一泓晓色玄霜重,半夜天风黑水乾。」《尘世》云:「微步缓随罗袜起,清歌飞绕画梁空。」《醒酒石》云:「苍骨冷侵酣枕梦,苔痕清逼醉乡春。」《梅杖》云:「江路策云香在手,溪桥挑月影随人。」《雪煎茶》云:「月团影落银河水,云脚香融玉树春。」《问梅》云:「钟残角断愁多少,月落参横梦有无。」《莼线》云:「冰縠冷缠青缕滑,翠钿细缀玉丝香。」类皆婉秀有思致也。

其它

钦定四库全书·咏物诗·提要
(臣)等谨案咏物诗一卷元谢宗可撰宗可自称金陵人其始末无考相传为元人故顾嗣立元百家诗选录是编于戊集之末亦不知其当何代也昔屈原颂橘荀况赋蚕咏物之作萌芽于是然特赋家流耳汉武之天马班固之白雉宝鼎亦皆因事抒文非主于刻画一物其托物寄怀见于诗篇者蔡邕咏庭前石榴其始见也沿及六朝此风渐盛王融谢朓至以唱和相高而大致多主于隶事唐宋两朝则作者蔚起不可以屈指计矣其特出者杜甫之比兴深微苏轼黄庭坚之譬喻奇巧皆挺出众流其馀则唐尚形容宋参议论而寄情寓讽旁见侧出于其中其大较也中间如雍鹭鸶崔鸳鸯郑鹧鸪各以摹写之工得名当世而宋代谢蝴蝶等遂一题衍至百首但以得句相誇不必缘情而作于是别岐为诗家小品而咏物之变极矣宗可此编凡一百六首皆七言律诗如不咏燕蝶而咏睡燕蝶不咏雁莺而咏雁字莺梭其标题皆纤仄盖沿雍陶诸人之波而弥趋新巧瞿宗吉归田诗话曰谢宗可百咏诗世多传诵除走马灯莲叶舟混堂睡燕数篇难得全首佳者其说信然四诗亦非出高作顾嗣立录其四十首又摘其警句二十联其中如笔阵之怒捲龙蛇云雾泣长驱风雨鬼神惊则伤于粗豪螳螂簪之鬓雪冷侵霜斧落发云低压翠裳空则伤于凑砌亦未可言工致特以格调虽卑才思尚艳诗教广大宜无所不有元人旧帙姑存之备一体耳归田诗话又曰曩见邱彦能诵宗可卖花声诗一首百咏中不载盖性既喜此一格则随事成吟非作此一集而绝笔彦能所诵殆出于此集既成之后欤

人物简介

晚晴簃诗汇·卷一七○
易顺鼎,字实甫,一字中实,龙阳人。光绪乙亥举人,历官广东钦廉道。有《琴志楼集》。
全台诗
易顺鼎(1858~1920),字实甫,又字中硕,自号眉伽、哭庵。湖南龙阳(今湖南汉寿)人。1875(光绪元年)举人,张之洞曾聘他担任两湖书院经史讲习。光绪21年(1895)中日马关条约签订后,易氏曾两次上书都察院条陈时务,力陈不可割地赔款。割台议定后,更自动请命于光绪21年5月、7月间两度携军饷赴台湾,协助刘永福、黎景嵩抗拒日军之接收。其著作《魂南记》是以日记形式,记录自光绪21年5月1日请命赴台,至9月刘永福内渡福建为止的抗日经过,〈魂南集〉则是当时经各地吟咏所作。  易氏在庚子事变时督江楚转运,其后历任广西、云南、广东道台。辛亥革命爆发后逃居上海,后赴北京,与袁世凯之子袁克文有交情,袁氏称帝,被任为代理印铸局局长,帝制失败,易氏益纵情歌楼妓馆。  易氏平生诗作近万首,结集成册者有20馀种,其中《四魂集》共分五卷,含〈魂北集〉、〈魂东集〉、〈魂南集〉、〈归魂集〉、〈魂南记〉等。今台湾银行发行的「台湾文献丛刊」将〈魂南记〉、〈魂南集〉合并为一册发行。(廖振富撰)
词学图录
易顺鼎(1858-1920) 字仲硕,一作中实、中硕,又字实甫,号眉伽,又号哭庵。湖南龙阳(今汉寿)人。光绪元年(1875)举人。入资为刑部郎中。以同知候补河南。寻补道员。湖广总督张之洞延主两湖书院讲席。入民国,任印铸局长。少称神童。诗与樊增祥齐名称"樊易",体格屡变,风流自赏。古体务为恣肆,近体工于裁对。亦工词。有《琴志楼丛书》。词集有《鬘天影事谱》、《楚颂亭词》等。

其它

哭庵词
1858-1920,字实甫、实父、中硕,号忏绮斋、眉伽,晚号哭庵、一广居士等,龙阳(今湖南汉寿)人,易佩绅之子。光绪元年举人。曾被张之洞聘主两湖书院经史讲席。马关条约签订后,上书请罢和义。曾两去台湾,帮助刘永福抗战。庚子事变时,督江楚转运,此后在广西。云南、广东等地任道台。辛亥革命后去北京,与袁世凯之子袁克文交游,袁世凯称帝后,任印铸局长。帝制失败后,纵情于歌楼妓馆。工诗,讲究属对工巧,用意新颖,与樊增祥并称“樊易”,著有《琴志楼编年诗集》等。
琴台梦语词·序

琴台梦语词二卷,吾友易子中实游艺江南之所作也。

中实渊闻赡学,年少多通,以诗人绪余,乐府新律,纂绣骚雅,雕镂情文,倚声而歈,引节弥韵,华缛丰艳,自其天才。
而跌宕风尘,驱染烟墨,江山之胜,抑有助焉。
当夫子美去蜀,季野入吴,张翰相知,伯喈流寓,欢缔吟社,豪张酒军。
会苏家之旧亭,访钱氏之故馆。
金阊晓而春丽,锦泾暮以秋凄,此一境也。
古梦无痕,游悰式写,废苑独往,灵岩遂攀,鞭影辟疆之园,剑气要离之墓。
廊沈屧响,寺阁钟声,驻舄鲈乡,题襟虎阜,邓尉之梅花似雪,苏台之杨柳如烟,此又一境也。
登山曰归,临流斯畅,虹桥小泛,鹤涧幽探,打桨莲泾之湾,攲篷荷荡之曲,横塘渺渺,香水盈盈,此又一境也。
尔乃峭帆半偃,侧帽孤征,睇虞仲之岩栖,迹焦先之谷隐,揽飞楼于北固,问故土于南朝,建业之镇荒凉,秦淮之流呜咽,即遗宅而谢安不作,觅新亭而王导无人,销沈钟阜之灵,悽怆台城之乱,俯仰百代,低徊万端,此又一境也。
若夫闲怀宛,宛,影事依依,眷同心之旧盟,订促膝之新侣,玉箫倚袖,金筝侑觞,白门暄而雾晴,青泾涨而波阔,缆莫愁之芳树,采元武之瘦菱,写照荷华,销魂桃叶,夜夜奈何之月,朝朝恁处之云,竹写丝陶,金悽粉怨,此又一境也。
其或独寐无那,端居不憀,花菲菲而勒寒,雨萧萧而作暝,莺朝倦赏,雁晚枯吟,蝶衣午慵,螀笛宵冷,数抵金之漏刻,耽软玉之华年,含酲未醒,抚景谁语,此又一境也。
中实于此纵横两戒,规模万族,飞行南斗之表,抗声北宋而还,江管牙雕,涛笺手擘,敲唾壶而欲碎,洒墨花其若飞,至于读画分题,裁筒答和,愁侬欢坠,感物情来,王宽寄妇之篇,鲍照与妹之作,莫不翘思绮烂,触绪丝萦,作之者按谱传歌,读之者回肠荡气,可谓深美闳约,恻隐盱愉,采不浮缛,神不虚艳者矣。
若乃尚论昔贤,窃比高唱,则流水孤村之萧远,晓风残月之凄清,金戈铁马之雄深,宝函钿雀之瑰丽,静窈若暗香疏影,缠绵若浅醉闲眠,温柔若香冷猊金,幽秀若梦回鸡塞,夫固奄有众妙,不名一家,谅哉赏音,弗予河汉。

岁在丁亥仲冬朔日。

长沙张百熙拜序于京师宣武坊南之寓斋。


琴台梦语词·自序

杨子云曰,雕虫篆刻,壮夫不为。人生三十曰壮,正余今日之谓矣。子云所称雕虫篆刻者,指赋而言也。况于词又下赋一等者乎。虽然,余鄙人也,少充国宝,长未尝有当世之务。其所与游处又皆江湖山泽穷愁枯槁之民。语曰吾绋讴所生,必于斥苦,此非空言也。夫以穷愁枯槁之民而欲其为铿訇炳丽发皇之辞,以惊世而震俗,固已难矣。太史公曰,诗三百篇,大抵皆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也。太史公可谓知言矣。夫人孰能无情,情孰能无所寄,寄之于今则实事生焉,寄之于古则空言出焉,寄之于实事则功名富贵生焉,寄之于空言则忧患贫贱出焉。虽所寄不同,而其不能无所寄一也。使余与诸子或膺尺一之组,劳形于簿书,或持丈二之殳,效命于沙漠,此虽欲强以雕虫之事而有所不能矣,岂非天哉。光绪丁亥,余三十之年也。是年在姑苏,尝与数友登灵岩琴台,悲歌吊古,意气甚壮,九月之望,骊驹入燕,曾几何时而旧游已如梦幻,仅存此数十篇之词,亦如梦中语耳。余又何能无槩耶。且余固尝悔词,悔之而不废者何也,哀乐难忘而聚散可感也。不知我者以为雕虫篆刻之事,而知我者必以为穷愁枯槁所为也。虽然,屈灵均有言曰,老冉冉其将至,惧修名之不立,行年三十而犹不免为子云所笑,亦余之过也夫,亦余之过也夫。

十一月庚申,易顺鼎自叙。

鬘天影事谱·自序

余年十三四即学为词,篇成,虽友人称善,未能自慊也。曩岁游京师,始获读宋名家词如吴君特、周公瑾其人者,寻声按谱,时一效颦,抱瑟空弹,背灯独语。盖自春明下第,万感无聊,而于此道乃稍稍进矣。余性疏慵,脱稿后每不置副本,久多散佚。爰检录近作自丙子春仲迄丁丑春孟,得词百首,分篇四卷于左。今夫凄虫警秋,如泣如诉,不自知其声也。繁葩绚春,如睇如笑,不自知其色也。余之于词,岂故为是曼音纤态以求悦夫时辈之听睹哉。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藉此陶写哀乐,消磨岁时,词之为功与丝竹等。而况佛子秋波,可参妙悟,美人香草,终属寓言。则举连篇累牍之梦蝶惊鸿,皆一例空中语耳。又安能索纸上之真真而呼之欲出耶。虽然,离忧{斁/皿}性,多感靡骨。矧雕虫小技,壮夫不为,锓而存之,聊志吾过。纨情易感,尚传秋士之悲;绮念将离,庶启冬郎之悔云尔。

光绪丁丑二月易顺鼎眉伽甫识于忏绮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