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高启

相关作品:共 101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注释 (33) 序 (14) 题目 (42) 正文 (35) 子标题 (2)
相关人物:共 52 位
共 101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波流云散碧天空,鱼雁沈沈信不通。
杨柳昏黄晚西月,梨花明白夜东风。
秋千庭院人初下,春半园林酒正中。
背倚栏杆思往事,画楼魂梦可曾同。
按:《元诗选》:子虚律诗工绝,海粟盛称此诗中联。高季迪评其诗谓「澹荡遒逸,于虞、杨、范、揭外,别树一宗」。亦笃论也。
九重发政怀川岳,使者承宣下紫宸。
王瓒黄流敷帝泽,碧鸡金马出神珍。
风清五岭烟霞肃,春到三山雨露匀。
归路武夷溪九曲,棠梨花映绿杨津。
田按:宋景濂《送黄赞礼莅祀闽省诗序》云:洪武七年,皇帝御奉天殿,太常卿唐铎奏曰:「臣昔受明诏天下行中书,其祠山川百神或未致恪虔,宜令朝士莅之。浙、鄂、齐、汴、豫章已尝奉命从事。若晋,若燕、陕,若闽、蜀,若广东、岭南,远者七千里,近亦不下四三千,宜预遣使者期以明年春二月集事。」于是遴选奉常官属及仪曹主事凡七人,时赞礼郎建安黄渊静实与其列。渊静启行前,御史中丞刘公伯温、参知政事陶公中立,吏部尚书詹公同文、今礼部尚书牛公土良各赋诗以为赠。余检《刘子高集》,有《送赞礼郎黄渊静北平秋祀毕还京》诗云:「圣王秩祀周寰宇,使者承宣莅北平。」则渊静奉使非一次矣。又高季迪《青丘集》有《送祠江渎使者》诗云:「源发岷峨万里通,函香迢递问斋宫。神驰白马灵光近,祝奉元牲礼秩崇。驿下换船潮涌日,庙前沈璧水回风。重烦使者徼多福,南国无疵黍徐丰。」史称洪武二年,命都督孙遇仙等十八人,祭天下岳镇海渎之神。三年,诏定岳镇海渎神号,江称南渎大江之神,遣官以更定神号告,其典又重于监祀矣。
野花凝粉钿,琼姬醉时面。
夕露柳丝长,璚姬晚黛妆。
行人坟上莫回首,一顾春风一断肠。
田按:《姑苏志》:「琼姬墓,夫差女也,与夫差墓相近。」高季迪、徐幼文均有诗,附录于此。季迪云:「梦别芙蓉殿头,堕钗零落谁收?土昏清镜忘晓,月冷珠襦恨秋。麋鹿昔来废苑,牛羊今上荒丘。香魂若怨亡国,莫与西施共游。」
幼文云:「馆娃宫里已堪愁,况值泉台小丘。月冷宝奁无复晓,池空玉雁不知秋。萝间旧屋僧来住,竹下新亭客过游。不有佳名留郡志,谁能识此为停舟?」
乘传历长途,齐封接鲁墟。
频年经战斗,几处遂耕锄。
小市尊多酒,贫家饭有鱼。
重来朝觐日,为报玉阶除。
田按:彦和名锜,处州人。与兄钟一母同乳而生。钟字彦中,早卒,刘伯温为文以哀之。彦和与修《元史》,附见《明史赵埙传》,史不详其仕履。余录高季迪赠《彦和赴检校北平》诗,仅详其授职耳。今录平仲诗,复检《平仲文集》,有《送王彦和序》云:「彦和仪观甚伟,于书无所不读。弱冠偕其兄彦中试于乡,不中,即弃去。作为古歌诗杂文。长老咸推让焉。今春以议《礼》被徵而起。寻承诏入史局,纂修《元史》。比史成,北平之命下,高君季迪率朝之搢绅赋诗以华其行,而馀序其简首。」彦和为宋给事中信之后,家有槐堂,刘伯温为之赋诗云:「晋公庭上三槐树,千载流传是德符。今日耳孙思继述,昔年手泽叹荒芜。当窗欲看屯云叶,夹径先栽待雨株。会见枝头金粟蕊,秋风吹送上天衢。」馀于前后史局诸公无诗可采者,必详其事迹。平仲又有《夏尚之太史哀辞序》云:「我师克燕,拔其知名士赴南京。太史夏君以老病乞归。会遣使分道搜访元史,乃强君如江、广,君辞不得命,乃行,行至番禺,以疾卒。君名以忠,字尚之,袁州人,」据此,则夏君又续修庚申君史分道采访十二人之一人矣。
(辛亥八月十八,夜梦与季迪论诗。已而各出诗稿,互相商确。季迪在吴时,每得一诗,必走以见示,得意处辄自诧不已。梦中抵掌故态如常时,因赋二绝,季迪且索其旧作云。)
诗社当年共颉颃,我才惭不似君长。
可应句好无人识,梦里相寻与较量。
(连日毒热,思冰不可得,因赋五言一首,素箑庶几咏冰解暑,不啻望梅止渴,仍邀来仪、季迪、幼文三公子同咏。)
凌室启深藏,殊恩赐上方。
壶清迷练色,瓯薄耀寒光。
当座人俱素,登筵体共凉。
莹含银□洁,甘荐蜜脾香。
浅碧迎歌扇,微红映舞裳。
明愁难作鉴,坚恐易成浆。
瑞拟金窗雪,勋高玉井霜。
屏惭云母热,帘咤水晶长。
醉客狂思踏,词臣渴愿尝。
陈王方避暑,突兀殿中央。
春云阴阴围绣幄,梨花风紧罗衣薄。
白头官妓近前歌,一曲才终泪先落。
收泪从容说姓名,十三歌学郭芳卿。
先皇最爱芳卿唱,五凤楼前乐太平。
鼎湖龙去红妆委,此曲宜歌到人耳。
潜向东风作慢腔,梨园不信芳卿死。
从此京华独擅场,时人争识杜韦娘。
芙蓉秋水黄金殿,芍药春屏白玉堂。
风尘回首江南老,衰鬓如丝颜色槁。
深叹无人听此词,纵能来听知音少。
说罢重歌尔莫辞,我非徒听更能知。
樽前多少新翻调,一度相思一皱眉。
按:田按;《青楼集》:「顺时秀姓郭氏,字芳卿。」高季迪《听教坊旧妓郭芳卿弟子陈氏歌》云:「燕国佳人号顺时。」盖顺时秀,芳卿别号也。又云:「回头乐事浮云改,瘗玉埋香今几载?世间遗谱竟谁传,弟子犹怜一人在。」盖谓芳卿死后,弟子仅遗陈氏一人也。又云:「江南年少未曾闻,元是当时供奉曲。」孟载此诗亦云:「风尘回首江南老。」盖二人听歌同在江南,则所谓宜时秀者,当即陈氏之别号也。孟载又有《赠宜时秀》绝句云:「欲唱清歌却掩襟,晚风亭子落花深。坐中年少休轻听,此曲先皇有赐金。」
结交贵知己,不在早与迟。
嗟我识子晚,深浅唯子知。
每于朋侪间,击节赏我辞。
前年吴城破,子居我西驰。
交游非不多,独念与子离。
相去日已远,数与祸患罹。
道路传我死,可信子尚疑。
日暮过我庐,为我涕交颐。
今年我还京,适子应诏来。
握手发长叹,示我梦我诗。
我昔患难中,精爽无不之。
而子独梦我,与子若有期。
方子梦我初,正我念子时。
春风鸟嘤嘤,花落满故枝。
为买一斗酒,痛饮春江湄。
生死固常理,勿为达士嗤。
田按:孟载与季迪交分不浅,《青丘集》有《赠杨荣阳》诗云:「嘉陵美山水,亦复富文彦。杨君产其邦,材拔性高狷。平生眼无人,遇我独相善。陌头每并出,两骑无后先。喜从兔园游,惭受狗监荐。君歌我固服,我赋君亦羡。有时出城西,山水恣攀践。龙门剥阴苔,高什记题遍。欢游正相酣,世事忽惊变。朋俦半死生,一往如激电。我棹返江浔,君车赴淮甸。旋闻逐流人,居濠又移汴。圣恩忽加怜,收拔佐山县。卑曹敢云辞,执版谒府掾。低飞蓬蒿间,不异雉带箭。有亲寓京师,年老阙供馔。欲奉朝夕欢,去职胡敢擅。晨上宰相书,得归遂微愿。我时别君久,问讯愧无便。空题忆君诗,细字书满卷。今春被诏起,前史预编撰。始来长干门,杨柳正飞燕。逢君风尘馀,不改旧颜面。握手话苦辛,悲喜杂庆唁。」据此则孟载令荣阳后,以养亲得告,来游白门,而季迪适以修史至。两人酬唱,情谊何其深挚也!又《青丘集》中有《次韵杨仪曹雨中》、《次韵杨礼曹移疾》五律二首,初不知仪曹所指何人,及检徐幼文集有《次韵杨孟载》诗,正与青丘二诗韵合,据此则孟载尝官礼曹矣。孟载《寓江宁村居写怀》诗云:「囊无太史新颁历,衣有容台旧赐香。」张来仪《续怀友》诗云:「宾筵罢醇醲,容台淹下秩。」下注云:「怀嘉陵杨典簿也。」据此则孟载官太常典簿矣。云「礼曹」者,太常统于礼部也。又刘子高有《奉寄杨使君孟载》诗云:「忆昔京阙初相逢,承诏作乐调笙镛。彤闱春树集鸾凤,画省秋水开芙蓉。江西征还入司马,天上兵曹动声价。」据此则官礼曹当在江西幕官之前矣。遍检《明史》及《列朝诗集》、《明诗综》、江东之《眉庵集序》、刘子威《续吴先贤赞》均无言孟载官仪曹者,而馀以数诗钩稽得之,姑附见于此,以补孟载仕履之阙云。
远辞华盖居,来卜山阴宅。
乍到俗未谙,久住地旋辟。
屋庐尚朴纯,楹桷谢雕饰。
高营踞山跗,深甃逗泉脉。
檐将狼尾苫,门用鼠筦织。
缺垣唯补萝,圮砌总蒙虉。
编篱限迩邻,树蘖表殊埸。
本来是野性,岂是耽地僻。
学圃欲拟樊,为功敢侔稷。
宁惜劳外形,自甘食馀力。
耕锄限儿课,灌溉当仆役。
破块何畇畇,陈器亦畟畟。
驾许俗士回,屐向邻翁借。
筐筥织湘材,锹锸铸棠液。
卓钁鹰觜利,负蓑猬毛磔。
俯仰疲桔槔,沾洒渍袯襫。
循畦行策镵,偃林卧欹石。
镰披欲芟丘,刈削竟驱砾。
值埠即为坡,遇凹就成洫。
堤崩防密葭,窦隙拒乱棘。
地同农亩计,区学井田画。
长畛纵复横,曲渠广还窄。
接流引馀清,疏沼汇深碧。
架桁秋实垂,篱落夏蔓幂。
雨露加膏腴,粪土发硗瘠。
识种题裹藏,辨类分行植。
莳法常按谱,候时即看历。
蕨芽拳握紫,姜■(艹挚)拇骈赤。
两合怜蘮蒘,丛生爱铫芅。
初■(艹矜)迸蛰雷,新薹长春■(艹涑)
雀弁萒叶峨,马帚荓茎直。
蔩繁微瓞绵,瓠老枯瓣拆。
芍苗卷龙须,药干拥牛膝。
黄独雪晴收,紫藄露晞摘。
阴阶茂菧苨,下田丰菲蒠。
捲轮木耳垂,攒刺菱角射。
秋茄采更稀,夜韭剪仍殖。
芝芳凝海琼,茭郁点池墨。
枸杞香可醪,竹■(⺮姑)熟堪腊。
石皮被柔藫,土酥脍肥菂。
细莼入馔鲈,鲜蒌杂羹鲫。
荼苦蘖与俦,菘脆冰为敌。
菌栌西蜀致,苜蓿大宛得。
长萦荇带流,乱簇蔯丝绎。
芹效野人献,瓜为天子副(音偪判也)
决明才一方,莴苣连数席。
璚縻慰渴心,玉延起羸疾。
蕈毒笑非喜,芥心泣讵戚。
盘根芽埋壤,脱颖笋穿壁。
撷香怜鸡苏,折甘嗜燕麦。
粟腐切方圭,乳饼斲圆璧。
孕子棕受刳,赘聃石被馘。
兔目淘夏槐,鹿角芼腊炙。
菁托诸葛呼,巢以元修斥(诸葛元修二菜名)
苋褒蔡守清,薇怨周节逆。
邪蒿义所攘,秽荽理堪哑。
薄利嘉拔葵,省谤恶遗薏。
穷餐齑酸黄,俭啖薤留白。
閒情付田园,生意仰膏泽。
荚齐翠疑剪,甲拆绿讶擘。
掩冉烟际姿,葱茜雨馀色。
始掇惜滓染,载涤畏虫螫。
新荐或在笾,薄湘亦须鬲。
求久渐投醝,致爽遽沃醷。
不烦僚友送,敬向先圣释。
对屠誇大嚼,燕客忻小摘。
柈羞不过三,瓮菹当饫百。
未能著蔬经,安敢踰食籍。
旨蓄足山厨,素供过香积。
用兹卒岁年,庶得勤朝夕。
宾魏徐见厌,厄陈颜自怿。
洁畚士耻污,造桥盗怀恤。
抱瓮忿设机,授书诮求益(用侯君房徵严光事)
纵马因致忧,合蛭遂亡谪。
万钱柳复乞,片金华还掷。
仕知吕侄妄,居味郑人识。
枕肱仲尼乐,伤指范宣阨。
鼎臑固云嘉,食箪亦足适。
敷淡分所安,堪味欲易极。
毋因口体累,遂使愆民德。
田按:唐卿于越之桂桐里治圃结茅,署曰「菜薖」,遍徵名流题咏。幼文此诗最为擅场。杨孟载《舟入蔡河怀幼文》诗云:「纵横千字戚生笔,迭宕百韵馀公莱。」即谓此诗也。高季迪、姚独庵诗附录于此。季迪诗云:「桂桐里中君始归,菜花满园黄蝶飞。桔槔倚树长不用,江南雨多山土肥。方畦独绕看新绿,晚食何须尚思肉。翠缕登盘春薤香,金钗出盎冬菹熟。我家亦在莼乡,秋风便应归共尝。潮州司马成何事?回首空愁万足羊。」独庵诗云:「馀君抱奇言不誇,种菜拟学元修家。临溪筑庐竞诛草,傍路樊圃多编葭。长镵短钁自成列,不与文笔相交加。畦界条条任横缩,沟浍一一随纡斜。种多不减三十品,分苗撒子时无差。溉灌未能亲抱瓮,设计巧欲为翻车。一畦既传渤海薤,五色更接东陵瓜。新菘脆美初研鲙,嫩瓠肥白才燖豝。马齿忽惊齐发苋,牛乳始识骈垂茄。芳心缠丝恶网蛛,老叶画籀忻涎蜗。自能垦土不无秽,便可应侯登柔嘉。长奴芟夷脚自赤,老婢采撷头还髽。不令筐筥混葵藿,反任鼎俎兼鱼虾。莼美自适颇豪迈,蓱斋可办何咄嗟。谁云小摘畏伤指,我欲大嚼常摇牙。何时携杖叩君室,且需木耳并槐芽。苟能真率见情亲,奚鄙酒薄兼尊污。一飧自足饱空腹,岂待姜桂烹鸡驾。丈夫不能知此味,五鼎日食成淫奢。君今措事慕诸葛,蔓菁随处为生涯。」
序:姚文公为承旨时一日玉堂燕集声伎毕奏有真真者操南音公疑而问之泣对曰妾建宁人西山之苗裔也父司筦库于济宁坐盗用县官财卖妾以偿遂流落倡家公悯之遣使白丞相三宝奴为落籍且谓翰林属官王棣曰汝无妻以此姬配汝吾即其父也赀装皆出于公棣字棣华后官至翰林待制噫以西山之贤子孙陵迟疑不至于此然辱于始而正于终是亦天也筼谷笔谈记其事予乃赋四十二韵而沉郁悽婉亦足以尽其大略矣
断丝弃道边,何日缘长松。
堕羽别炎洲,不复巢梧桐。
请君且勿饮,听我歌懊憹。
在昔全盛时,冠盖纷相从。
盘游易水上,意气天山雄。
金刀手割鲜,酒给葡萄浓。
坐有一枝春,秀色不可双。
娉婷刘碧玉,绰约商玲珑。
宝髻金雀钗,已觉燕赵空。
或闻操南音,未解歌北风。
上客惊且疑,姓字初未通。
问之惭复泣,乃起陈始终。
妾本建宁女,远出西山翁。
父母生妾时,谓是金母童。
梨花锁院落,燕子窥帘栊。
迢迢官朔方,南归山水重。
侵贷国有刑,桎梏加父躬。
鬻女以自赎,白璧沦泥中。
秋娘教歌舞,声价倾新丰。
永为倡家妇,遂属梨园工。
览镜拂新翠,吹箫和小红。
身居十二楼,屡入明光宫。
京华多少年,门外嘶青骢。
自伤妾薄命,失路随秋蓬。
不如孟光丑,犹得嫁梁鸿。
客闻为三叹,祖德宁未崇。
回黄忽变绿,人事何匆匆。
有客伤缇萦,无人怜蔡邕。
遣使白丞相,削籍归旧宗。
小史三十馀,勿恨相如穷。
配汝执箕帚,今夕看乘龙。
鸳鸯并玉树,鹦鹉开金笼。
银甲不复整,红牙不复摐。
提瓮自汲水,絺绤亦御冬。
应非事羊侃,颇类归建封。
琵琶感商妇,老大犹西东。
崔徽怨憔悴,浪写丹青容。
依依章台柳,落絮春无踪。
小妾恨题驿,竟与琼奴同。
时多困坎坷,事或欣遭逢。
焉知百尺井,歘登群玉峰。
借问为者谁,内相姚文公。
《列朝诗集》:按:诸集并载贝琼,无贝阙:《光岳英华》载贝阙廷臣,无贝琼,程庆琉《会选》则贝阙、贝琼并列。据陶九成《辍耕录》载姚文公嫁伎女事云:嘉兴贝阙有诗,今《真真曲》载在《清江集》中,而贝琼本字廷臣,则阙乃琼之别名,非两人也。今正之。
田按:廷琚此诗见《筼谷笔记》而作,高季迪《青丘集》有《真氏女诗》序云:「馀在史馆日,谈次,有言姚文公饮玉堂落籍真氏女事者,同馆之士闻之,多赋诗。余亦为作一首:『妾恨非缇萦,上书动天子。自鬻偿县官,幸得脱父死。谁知故相家,失身居狭斜。遂令园中柏,翻作道旁花。当筵唱《金缕》,朔客惊闽语。相问忽相怜,开笼放鹦鹉。弃置舞衣裳,新理嫁时装。良人身作吏,不是贩茶商。花钗映罗扇,初与郎相见。赏贱古难常,妾心那敢怨。愿郎去作官,莫掌官钱谷。生子但生男,家门免多辱。』」
共 101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