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牟巘

相关作品:共 10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9) 注释 (7)
相关人物:共 3 位
共 10 首
七十閒人两地仙,恰如同见会昌年。
诗名我愧刘宾客,心事君真白乐天。
致仕元无官爵累,藏书各有子孙传。
磻溪淇澳可齐寿,入相封侯恐未然。
乃翁曾记脱靴亭,直节高风有宁馨。
知命时年弃轩冕,传心学问本家庭。
饱餐霅水仍苕水,高揭文星更寿星。
我亦七旬乃雌甲,林惭涧愧负山灵。
七十翁非浪走时,夜窗自恨赋归迟。
睡稀枕上无春梦,吟苦楼前有月知。
茅索愿追田畯喜,瓜薪遥念室人悲。
却须天上纶言手,小为农氓缓茧丝
注:虚谷与牟献之同庚,其寄寿献之诗序云:「前浙东宪使大卿陵阳牟公献之先生,宝庆三年丁亥正月十一日生,其贤子孙以丙申正旦奉觞为亲庭庆七十。紫阳方回亦以丁亥年前五月十一日生为雌。甲子,偶寓武林,不能趋霅上附贺客之尾。唐白乐天、刘梦得同生大历七年壬子,至武宗会昌元年辛酉,皆年七十。是岁乐天有诗云:『大历年中骑竹马,何人得见会昌春。』今辄用此事为诗奉寄。」其颔联云:「诗名我愧刘宾客,心事君真白乐天。」周草窗《癸辛杂识》谓虚谷怒仇仁近之褒牟贬己,啧有烦言。未知其果否也。
⑴ 自注:茅索,昼尔于茅,宵尔索绹。田畯,田大夫,今啬夫也。瓜薪,《诗》有敦瓜苦,蒸在栗薪。敦,圆貌。苦瓜,人所不食。蒸,久也。栗薪,周豳土之薪也。言有圆形之苦瓜,久在栗薪之上,无人采食,喻征夫久在东山不归也。
金马文章坡颍氏,玉堂字画献羲之。
得兼裒施枣此刻,价倍湖州校正诗。
论交未觉白头新,闭户车成合辙轮。
自古云希七十老,即今仅见两三人。
欲心久绝身宜健,醉鼻常鼾梦不春。
嫁女婚男多少事,忘怀任运莫伤神。
扁舟一水接湖杭,久别先生道德光。
名子我方思右咳,隔邻公此选东床。
彭聃上寿终澌尽,刘白同年各健强。
梅子黄时雨如许,小留信宿共清觞。
翻手可覆手,曲身成直身。
癸辛杂识:牟献之尝有谢人送炭一联云云。
姓名不入六臣传,容貌堪传九老碑。
老尚留樊素,贫休比范丹。
癸辛杂识:方回年登希岁,适牟献之与之同庚。其子成文与乃翁为庆,且徵友朋之诗。仇仁近有句云云。且作方句云云。方尝有句:「今生穷似范丹。」于是方大怒褒牟贬己,遂摭「六臣」之语,以此比今上为朱温,必欲告官杀之。诸友皆为谢过,不从,仇遂谋之北客侯正卿。正卿访之,徐扣曰:「闻仇仁近得罪于虚谷,何邪?」方曰:「此子无礼,遂比今上为朱温。」侯笑曰:「仇亦止言六臣,今比上为朱温者,执事也。」方色变。侯遂索其诗之元本手碎之,乃已。
莲社渊明手自栽,头颅终不惹尘埃。
东篱若为摩挲看,西域亲曾受记来。
妙色尽从枝上发,慧香直奔脑门开。
明年九月重阳节,再托摩耶圣母胎。
七修类稿:元人谢伯理,居松之泖湖,富而好礼,搆光渌亭为宴乐之所。九日,会友于其间,有园丁以佛顶菊花方开,献之筵间求诗,众为赋之。时铁笛道人杨廉夫在座,走笔云云。座客顾仲瑛奉觞称曰:「先生之作,诚可谓虎穴得子矣!」
文采翩翩锦绣胸,百年遗事笑谈中。
王侯欲纪旗常烈,嗣续多传谱牒功。
碧沚烟波空夜月,沧洲花鸟自春风。
诰绫尚玉琼瑶轴,却爱词臣制作工。
注:宋故资政殿大学士史公居沧洲十余年尝以书劝其兄忠献王去相位不听食祠禄以卒理宗赐谥忠宣中书舍人吴泳行词有曰在熙宁则不党于熙宁如安国之于安石在元佑则不趋于元佑如大临之于大防当时士大夫公论见于代言者如此则公之平生出处大节从可知矣予生也晚窃好论著前朝典故及乡里人物且于两制之学尤致志焉文可为忠宣正传邂逅荒斋语忠宣遗事亹亹不倦信所谓克世其家者因作诗以识良遇且以志文献之足征云
共 10 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