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蔡襄

相关作品:共 138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73) 题目 (74) 子标题 (4) 序 (8) 注释 (6)
相关人物:共 30 位
位置:注释,共 6 首
① 东坡墨迹云天际乌云含雨重楼前红日照山明嵩阳居士今何在青眼看人万里情此蔡君谟梦中诗也仆在钱塘一日谒陈述古邀余饮堂前小阁中壁上小书一绝君谟真迹也绰约新娇生眼底侵寻旧事上眉尖问君别后愁多少得似春潮夜夜添又有人和云长垂玉箸残妆脸肯为金钗露指尖万斛閒愁何日尽一分真态为谁添二诗皆可观后诗不知谁作也杭州营籍周韶多蓄奇茗常与君谟斗胜韶又知作诗子容过杭述古饮之韶泣求落籍子容曰可作一绝韶援笔立成曰陇上巢空岁月惊忍看回首目梳翎间笼若放雪衣女长念观音般若经韶时有服衣白一坐嗟叹遂落籍同辈皆有诗送之二人最善胡楚云淡妆轻素鹤翎红移入朱阑便不同应笑西园旧桃李强匀颜色待春风龙倩云桃花流水本无尘一落人间几度春解佩暂酬交甫意濯缨还见武陵人固知杭人多慧也
祗今谁是钱塘守,颇解湖中宿画船。
晓起斗茶龙井上,花开陌上载婵娟
铁网珊瑚:丹丘柯敬仲,多蓄魏晋法书至宋人书,殆百十函,随以与人,弗留也。他日,独见此轴在几格间,甚怪之,及取观,则吾坡翁书蔡君谟梦中诗及守居阁中旧题也。第三诗以为不知何人作,其轩辕弥明之流与?陈太守放营妓三诗亦辱翁翰墨流传至今,亦有缘耶?卷后多佳纸,敬仲求集作诗识其后,赋此四首。是日,试郭𡵆墨,但目疾转深,不能复作字。又知年岁后,虽若此者亦尚能作否?临楮慨然。至顺辛未二月望日,蜀人虞集书。
⑴ 白乐天蔡君谟陈述古苏子瞻皆杭守也
三生石上旧精魂,解后相逢莫重论。
纵有绣囊留别恨,巳无明镜著啼痕。
铁网珊瑚:丹丘柯敬仲,多蓄魏晋法书至宋人书,殆百十函,随以与人,弗留也。他日,独见此轴在几格间,甚怪之,及取观,则吾坡翁书蔡君谟梦中诗及守居阁中旧题也。第三诗以为不知何人作,其轩辕弥明之流与?陈太守放营妓三诗亦辱翁翰墨流传至今,亦有缘耶?卷后多佳纸,敬仲求集作诗识其后,赋此四首。是日,试郭𡵆墨,但目疾转深,不能复作字。又知年岁后,虽若此者亦尚能作否?临楮慨然。至顺辛未二月望日,蜀人虞集书。
能言学得妙莲华,赢得春风对客誇。
乞食衲衣浑未老,为题灵塔向金沙
铁网珊瑚:丹丘柯敬仲,多蓄魏晋法书至宋人书,殆百十函,随以与人,弗留也。他日,独见此轴在几格间,甚怪之,及取观,则吾坡翁书蔡君谟梦中诗及守居阁中旧题也。第三诗以为不知何人作,其轩辕弥明之流与?陈太守放营妓三诗亦辱翁翰墨流传至今,亦有缘耶?卷后多佳纸,敬仲求集作诗识其后,赋此四首。是日,试郭𡵆墨,但目疾转深,不能复作字。又知年岁后,虽若此者亦尚能作否?临楮慨然。至顺辛未二月望日,蜀人虞集书。
⑴ 丹丘柯敬仲多蓄魏晋法书至宋人书殆百十函随以与人弗留也他日独见此轴在几格间甚怪之及取观则吾坡翁书蔡君谟梦中诗及守居阁中旧题也第三诗以为不知何人作其轩辕弥明之流与陈太守放营妓三诗亦辱翁翰墨流传至今亦有缘耶卷后多佳纸敬仲求集作诗识其后赋此四首是日试郭屺墨但目疾转深不复能作字又不知年岁后虽若此者亦尚能作否临楮慨然至顺辛未二月望日蜀人虞集书
柳絮三首 其一 晚清 · 费墨娟
七言绝句
三月莺花景物娇,千条杨柳絮飘飘。
海红江绿1浑如画,君也临风作白描2。
注:(1) 海红江绿:谓百花盛开,姹紫嫣红。海红:海棠花的一种,又叫西府海棠,明王象晋《群芳谱》有载。江绿:荔枝的一种,又叫江家绿,宋蔡襄《荔枝谱》有载。 (2) 白描:这里指国画技法的一种。用墨钩勒轮廓,用水墨渲染,不设色。因柳絮为白色,故云。
挽洪次长陆东 现当代 · 成惕轩
对联
书参米蔡宜同调;学究申韩不寡恩。
注:《楚望楼联语笺注(娄希安)》:洪陆东(1893——1976),浙江黄岩人(城内司厅巷人)。1920年由朱文劭资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时北洋军阀执政,与同学策划学生运动,事泄被查,转山西大学。洪陆东性格固执,常坚持己见,有“台牛”之称。历任第四届中央监察委员,五、六届中央执行委员,第一届(36年)国民大会代表和1976年“国大”代表。1976年11月卒,终年84岁。
米蔡:即宋人米芾、蔡襄的合称,被后世认为是能代表宋代书法成就的书法家。
同调:声调相同,比喻志趣相合。
申韩……寡恩:刻薄忍情、少施恩惠。司马迁《史记·老庄申韩列传》“申子卑卑,施之于名实。韩子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战国策·商鞅治秦》“期年之后,道不拾遗,民不妄取,兵革大强,诸侯畏惧。然刻深寡恩,特以强服之耳。”
笺:民国庹容海贺人六十寿其子法政校毕业联:
民国此高年,饱阅变桑,彭李不老;
法权今独立,喜瞻文梓,申韩成名。
长忆中亭街,元夕万灯炫。
繁花趁清晖,走马蹴飞燕。
浪承八仙履,光转三英战。
大灯辉日月,小盏动星霰。
坐贾斗巧奇,行人增烂漫。
童子乐拍手,姐妹花枝颤。
乡人尽忘归,喜气壮里闬。
兹事盛闽中,千岁绵一贯。
陈烈寡风情,辣笔昔讽谏。
安知艺糊口,明儒智能辨。
吾自粤海归,令节思眷眷。
灯火犹熠耀,步游滋微倦。
摆设皆官营,千灯如一面。
匠心期复活,毋使神工贱。
附注:昔明人谢在杭所撰《五杂组》一则谓福州上元节灯市之盛:“蔡君谟守福州,上元日命民间一家点灯七盏。陈烈作大灯丈馀,书其上云:‘富家一盏灯,太仓一粒粟。贫家一盏灯,父子相对哭。风流太守知不知,犹恨笙歌无妙曲。’然吾郡至今每家点灯,何尝以为哭也?烈,莆田人。莆中上元,其灯火陈设盛于福州数倍,何曾见父子流离耶?大抵习俗所尚,不必强之。如竞渡、游春之类,小民多有衣食于是者。损富家之羡镪,以度贫民之糊口,非徒无益有害者比也。”
(2016年,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