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萧颖士

相关作品:共 44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32) 题目 (13) 序 (10) 注释 (2)
相关人物:共 36 位
共 44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序:自馀干溪行,经弋阳至上饶,山川幽丽,思与云卿同游,邈不可得。因叙畴年之素,寄怀于篇云。
摇桨曙江流,江清山复重。
心惬赏未足,川迥失前峰。
淩滩出极浦,旷若天池(一作地)通。
君阳青嵯峨,开拆混元中。
九潭鱼龙窟,仙成羽人宫。
阴奥潜鬼物,精光动烟空。
玄猿啼深茏,(楚越谓竹树深者为茏,茏一作靘)白鸟戏葱蒙
飞湍鸣金石,激溜鼓雷风。
雨濯万木鲜,霞照千山浓。
草闲长馀绿,花静落幽红。
渚烟见晨钓,山月闻夜舂。
覆溪窈窕波,涵(一作滔)石淘(一作汹)溶溶。
丹丘忽聚散,素壁相奔冲。
白日破昏霭,灵山出其东。
势排昊苍上,气压吴越雄。
回头望云卿,此恨发吾衷。
昔日萧邵游,萧颖士、邵轸)四人才成童。
属词慕孔门,入仕希上公
纬卿陷非罪,折我昆吾锋(邵字纬卿,以冤横贬,卒南中)
茂挺独先觉,拔身渡京虹。
斯人谢明代,百代坠鹓鸿
世故坠横流,与君哀路穷。(逆胡陷两京,予与赵受辱贼中)
相顾无死节,蒙恩逐殊封。(华贬杭州司功,赵贬泉州晋江尉)
天波洗其瑕,朱衣备朝容。(华承恩累迁尚书郎,赵拜补阙御史)
一别凡十年,岂期复相从。
馀生得携手,遗此两孱翁。
群迁失莺羽,后凋惜长松。
衰旅难重别,悽悽满心胸。
遇胜悲独游,贪奇怅孤逢。
禽尚彼何人,胡为束樊笼。
吾师度门教,投弁蹑遐踪。
⑴ 萧天宝末,知乱弃官,往江东殡葬先人,逝于江南
萧夫子赴东府,门人送者十二人。刘太真为之序云:「先师微言既绝者千有馀载,至夫子而后洵美无度,得夫天和。顷东倭之人,踰海来宾,举其国俗,愿师于夫子,弗敢私,请表闻于天子。夫子辞以疾而不之从也,退然贫居,述作万卷,去其浮辞,存乎正言。昔左氏失于烦,谷梁失于短,公羊失于俗,而夫子为其折衷。王公交辟,拒而不应。从官三年,始参谋于洛京,家兄与先鸣者六七人奉壶开筵,执弟子之礼于路左。太真以文求进,以无闻见举,而不吝为夫子羞。春云轻阴,草色新碧,皎皎匹马,出于青门。吾徒喟然,瞻望不及。赋诗仰饯者,自相里造、贾邕以下,凡十二人,皆及门之选也。」
官闲幕府下,聊以任纵诞。
文学鲁仲尼,高标嵇中散。
出门时雨润,对酒春风暖。
感激知己恩,别离魂欲断。
萧夫子赴东府,门人送者十二人。刘太真为之序云:「先师微言既绝者千有馀载,至夫子而后洵美无度,得夫天和。顷东倭之人,踰海来宾,举其国俗,愿师于夫子,弗敢私,请表闻于天子。夫子辞以疾而不之从也,退然贫居,述作万卷,去其浮辞,存乎正言。昔左氏失于烦,谷梁失于短,公羊失于俗,而夫子为其折衷。王公交辟,拒而不应。从官三年,始参谋于洛京,家兄与先鸣者六七人奉壶开筵,执弟子之礼于路左。太真以文求进,以无闻见举,而不吝为夫子羞。春云轻阴,草色新碧,皎皎匹马,出于青门。吾徒喟然,瞻望不及。赋诗仰饯者,自相里造、贾邕以下,凡十二人,皆及门之选也。」
大德讵可拟,高梧有长离。
素怀经纶具,昭世犹安卑。
落日去关外,悠悠隔山陂。
我心如浮云,千里相追随。
萧夫子赴东府,门人送者十二人。刘太真为之序云:「先师微言既绝者千有馀载,至夫子而后洵美无度,得夫天和。顷东倭之人,踰海来宾,举其国俗,愿师于夫子,弗敢私,请表闻于天子。夫子辞以疾而不之从也,退然贫居,述作万卷,去其浮辞,存乎正言。昔左氏失于烦,谷梁失于短,公羊失于俗,而夫子为其折衷。王公交辟,拒而不应。从官三年,始参谋于洛京,家兄与先鸣者六七人奉壶开筵,执弟子之礼于路左。太真以文求进,以无闻见举,而不吝为夫子羞。春云轻阴,草色新碧,皎皎匹马,出于青门。吾徒喟然,瞻望不及。赋诗仰饯者,自相里造、贾邕以下,凡十二人,皆及门之选也。」
策名十二载,独立先斯文。
(一作尔)来及门者,半已升青云。
青云岂无姿,黄鹄素不群。
一辞芸香吏,几岁沧江濆。
散职既不羁,天听(一作聪)亦昭闻。
虽承急贤诏,未谒陶唐(一作唐虞)君。
薄俸还自急,此言那足云。
和风媚东郊,时物滋南薰
蕙草正可摘,豫章犹未分。
宗师忽千里,使我心氛氲。
引用典故:黄绶
六月度开(一作关)云,三峰玩山翠。
尔时黄绶屈,别后青云致。(按《纪事》,象先尉临涣,颖士自京邑无成东归,有赠象先诗。来年萧补正字,象先寄诗,重述前事,萧后亦有荅诗)
萧夫子赴东府,门人送者十二人。刘太真为之序云:「先师微言既绝者千有馀载,至夫子而后洵美无度,得夫天和。顷东倭之人,踰海来宾,举其国俗,愿师于夫子,弗敢私,请表闻于天子。夫子辞以疾而不之从也,退然贫居,述作万卷,去其浮辞,存乎正言。昔左氏失于烦,谷梁失于短,公羊失于俗,而夫子为其折衷。王公交辟,拒而不应。从官三年,始参谋于洛京,家兄与先鸣者六七人奉壶开筵,执弟子之礼于路左。太真以文求进,以无闻见举,而不吝为夫子羞。春云轻阴,草色新碧,皎皎匹马,出于青门。吾徒喟然,瞻望不及。赋诗仰饯者,自相里造、贾邕以下,凡十二人,皆及门之选也。」
斤溪数亩田,素心拟长往。
繄君曲得引,使我缨俗网
风尘岂不劳,道义成心赏。
春郊桃李月,忍此戒征两
萧夫子赴东府,门人送者十二人。刘太真为之序云:「先师微言既绝者千有馀载,至夫子而后洵美无度,得夫天和。顷东倭之人,踰海来宾,举其国俗,愿师于夫子,弗敢私,请表闻于天子。夫子辞以疾而不之从也,退然贫居,述作万卷,去其浮辞,存乎正言。昔左氏失于烦,谷梁失于短,公羊失于俗,而夫子为其折衷。王公交辟,拒而不应。从官三年,始参谋于洛京,家兄与先鸣者六七人奉壶开筵,执弟子之礼于路左。太真以文求进,以无闻见举,而不吝为夫子羞。春云轻阴,草色新碧,皎皎匹马,出于青门。吾徒喟然,瞻望不及。赋诗仰饯者,自相里造、贾邕以下,凡十二人,皆及门之选也。」
子欲适东周,门人盈岐路。
高标信难仰,薄官非始务。
绵邈千里途,裴回四郊暮。
征车日云远,抚己惭深顾。
萧夫子赴东府,门人送者十二人。刘太真为之序云:「先师微言既绝者千有馀载,至夫子而后洵美无度,得夫天和。顷东倭之人,踰海来宾,举其国俗,愿师于夫子,弗敢私,请表闻于天子。夫子辞以疾而不之从也,退然贫居,述作万卷,去其浮辞,存乎正言。昔左氏失于烦,谷梁失于短,公羊失于俗,而夫子为其折衷。王公交辟,拒而不应。从官三年,始参谋于洛京,家兄与先鸣者六七人奉壶开筵,执弟子之礼于路左。太真以文求进,以无闻见举,而不吝为夫子羞。春云轻阴,草色新碧,皎皎匹马,出于青门。吾徒喟然,瞻望不及。赋诗仰饯者,自相里造、贾邕以下,凡十二人,皆及门之选也。」
引用典故:良史
天生良史笔,浪迹擅文藻。
中夏授参谋,东夷愿闻道。
行轩玩春日,饯席藉芳草。
幸得师季良,欣留箧笥宝。
萧夫子赴东府,门人送者十二人。刘太真为之序云:「先师微言既绝者千有馀载,至夫子而后洵美无度,得夫天和。顷东倭之人,踰海来宾,举其国俗,愿师于夫子,弗敢私,请表闻于天子。夫子辞以疾而不之从也,退然贫居,述作万卷,去其浮辞,存乎正言。昔左氏失于烦,谷梁失于短,公羊失于俗,而夫子为其折衷。王公交辟,拒而不应。从官三年,始参谋于洛京,家兄与先鸣者六七人奉壶开筵,执弟子之礼于路左。太真以文求进,以无闻见举,而不吝为夫子羞。春云轻阴,草色新碧,皎皎匹马,出于青门。吾徒喟然,瞻望不及。赋诗仰饯者,自相里造、贾邕以下,凡十二人,皆及门之选也。」
吾见夫子德,谁云习相近。
数仞不可窥,言味终难尽。
处喧虑常澹,作吏心亦隐。
更有嵩少峰,东南为胜引。
萧夫子赴东府,门人送者十二人。刘太真为之序云:「先师微言既绝者千有馀载,至夫子而后洵美无度,得夫天和。顷东倭之人,踰海来宾,举其国俗,愿师于夫子,弗敢私,请表闻于天子。夫子辞以疾而不之从也,退然贫居,述作万卷,去其浮辞,存乎正言。昔左氏失于烦,谷梁失于短,公羊失于俗,而夫子为其折衷。王公交辟,拒而不应。从官三年,始参谋于洛京,家兄与先鸣者六七人奉壶开筵,执弟子之礼于路左。太真以文求进,以无闻见举,而不吝为夫子羞。春云轻阴,草色新碧,皎皎匹马,出于青门。吾徒喟然,瞻望不及。赋诗仰饯者,自相里造、贾邕以下,凡十二人,皆及门之选也。」
吾师继微言,赞述在坟典。
寸禄聊自资,平生宦情鲜。
逶迟东州(一作周)路,春草深复浅。
日远夫子门,中心曷由展。
共 44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