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李邕

相关作品:共 106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19) 正文 (79) 子标题 (2) 注释 (10) 序 (6)
相关人物:共 9 位
位置:注释,共 8 首
长吟太息问皇天,神通由来也已偏。
一名国士皆贫病,但是裨兵总有钱。
(见唐封演《封氏闻见记》卷十)(《封氏闻见记》云:「范液有口才,薄命,所向不偶。曾为诗曰:『举意三江竭,兴心四海枯。南游李邕死,北望守圭殂。』液欲投谒二公,皆会其沦殁,故云。然宗叔范纯家富于财,液每有所求,纯常给与之非一。纯曾谓液曰:『君有才而困于贫,今可试自咏。』液命纸笔立操而竟。其诗曰〖诗略〗。纯大笑曰:『教君自咏,何骂我乎?』不以为过。」按:前一诗《全唐诗》已收入,「守圭」误作「宋圭」,守圭指张守圭,与李邕皆天宝间卒,因知液为天宝间人。)
矶头往岁曾漂泊,恍惚层空舞孤鹤①。
皇华照眼今登楼②,步屧轩昂意开廓③。
主人本属杜陵豪④,玉壶载酒青丝络⑤。
鄂渚城中十万家,望我如在通明阁⑥。
峻极于天祝融峰⑦,焕乎有文太和宫⑧。
合与此楼为三杰,地位稍远地脉通。
老夫家住苍梧郡,欲归奈阻洞庭风⑨。
朝驾白云暮即到,安得仙术如回翁⑩?
凭高访古求乡彦⑾,朝市山林各居半⑿。
孟、郭前朝老隐沦⒀,善、邕父子流词翰⒁。
方今作者有芦泉⒂,谁谓古人不可见!
狂吹铁笛声撼天,曲罢梅花飞满面⒃。
江山无语谢发挥,民物有情谁综练⒄。
主人毋浮我太白⒅,渴我思欲吞江汉。
【校注】 (1)层空:高空。 (2)皇华:《诗·小雅·皇皇者华》序云:“君遣使臣也,送之以礼乐,言远而有光华也。”后遂以皇华为天子使臣的代称。《文选·王融〈永明十一年策秀才文〉》:“歌皇华而遣使,赋膏雨而怀宾。” (3)步屧句:谓步履轩昂,意气豪迈。 (4)杜陵豪:杜陵在今陕西西安市西南,古为豪侠聚居之地。 (5)青丝络:以青丝击壶。 (6)通明阁:即通明殿,神话传说中玉帝所居。苏轼《次韵乐著作天庆观蘸诗》:“无因上到通明殿,只许微闻玉佩音。” (7)祝融峰:衡山最高峰,上有青玉坛及望日、望月二台。 (8)焕乎:《论语·泰伯》云:“焕乎,其有文章。”何晏集解:“焕,明也。”太和宫:湖北境内武当山,亦名太和山,上有太和宫,备极宏丽。 (9)老夫二句:梧州古为苍梧郡,洞庭湖为去梧州必经之地。 (10)回翁:即吕洞宾。 (11)乡彦:指当地名流。 (12)朝市:朝廷与市肆。《周礼·考工记·匠人》:“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左传》襄公十九年:“妇人无刑,虽有刑,不在朝市。”山林:指隐居。 (13)孟、郭:孟浩然及郭翻,皆为前代隐逸之士。孟浩然,唐代襄阳人,隐居鹿门山,世称孟襄阳。郭翻,字长翔,东晋武昌人。隐居以渔猎自娱。庾亮荐为公车博士,不就,卒于家。隐沦:隐士。祖咏《清明宴司勋刘郎中别业》:“何必桃源里,深居作隐沦。” (14)善、邕:唐代李善、李邕父子。李善(630—689),江都(今江苏扬州)人。为《文选》注,居汴郑间讲授,诸生传其业,号文选学。子邕(678— 747),曾任北海太守,文名著于天下,世称李北海。按,襄阳南有文选楼,为梁昭明太子萧统所建,“流词翰”指此。 (15)芦泉:刘绩之号。刘绩,字用熙,号芦泉,明代江夏人。时人称西江先生。 (16)梅花:指笛中曲《落梅花》。 (17)江山二句:意谓江山无意于诗人着意发挥,民物民情却有待人们去熟习掌握。综练,熟练。 (18)浮太白:即浮以大白之意。浮,罚人以酒。太白,即大白,亦省称白,酒杯。《淮南子·道应》:“蹇重举白而进之,曰:‘请浮君。’”高诱注:“举白,进酒也。浮,罚也。”《说苑·善说》:“魏文侯与大夫饮酒,使公乘不仁为觞政,曰:‘饮不釂者,浮以大白。’” 作者为梧州人,往岁途经江夏,曾登临黄鹤楼。此诗为步韵东阳、秦金唱和之作,当作于正德十二年间。作者时以右副都御史奉使湖广,皇华照眼,步屧轩昂,气象自是不同。而杜陵豪侠一流的主人,当然是指秦金了。“江山无语”二句,表明作者在临眺山川之胜的同时,仍不忘民物民情,亦属难能可贵。
矶头水急舟难泊①,云外盘旋舞孤鹤。
弃舟走上楼之头,万里风烟泬寥廓②。
天上胜景非人凿,两山夹岸犹连络③。
巨涛声撼岳阳楼,飞檐势压滕王阁。
潇湘屹立十二峰④,下瞰贝阙兮珠宫⑤。
世人可望不可到,蓬莱弱水遥相通⑥。
神仙一去渺何许,数声铁笛鸣长风⑦。
风清月白谁与会⑧,忘机时有沧浪翁⑨。
走昔湖南领群彦⑩,三湘五泽行应半。
壮怀每欲歌杜陵⑾,奇才尚未识王翰⑿。
凤山先生绝代豪,景星瑞草世希见⒀。
激扬之暇试登临⒁,到处山川开便面⒂。
岳麓云横翠作屏⒃,湘潭水净寒拖练⒄。
文章事业两争高⒅,千古兹楼俯江汉。
【校注】 (1)矶头:黄鹤矶头。 (2)万里句:意谓万里晴空,风烟俱净。泬寥廓,即泬寥,空旷虚静。 (3)两山:指黄鹤山与大别山隔江对峙,今称龟、蛇二山。 (4)潇湘句:言潇湘二水所经之地,山峰林立。十二峰言境内山峰之多。 (5)下瞰句:贝阙、珠宫,以珠贝为宫阙,为水神所居。《楚辞·九歌·河伯》:“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珠宫。” (6)蓬莱句:蓬莱在东海,弱水在西海,故云“遥相通”。 (7)神仙二句:指传说中吕洞宾吹铁笛过黄鹤楼事。 (8)风清句:苏轼《后赤壁赋》:“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 (9)忘机句:忘机,忘却机心,超脱世俗。沧浪,本为汉水支流,后遂泛指江汉之水。《楚辞·渔父》:“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后世以沧浪翁指渔父或隐士。 (10)走昔句:走,自称的谦词,意谓供驱使的人,犹自称“仆”。《小尔雅·广言》:“走,我也。”《文选·张衡〈东京赋〉》:“走虽不敏,庶斯达矣!”薛综注:“走,公子自称走使之人,如今言仆矣。”作者曾任湖广提学佥事,分巡湖南学政,为湖广按察使司属官,故有此语。群彦,指众学子。 (11)壮怀句:谓自己怀有杜甫“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抱负。杜甫曾居长安杜陵,自称杜陵布衣。 (12)王翰:字子羽,唐代晋阳(今山西太原)人,景云元年(710)进士,官仙州别驾。《唐才子传》云:“翰工诗,多壮丽之词。文士祖咏、杜华等,尝与游从。”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韵》亦云:“李邕求识面,王翰愿卜邻。” 今传诗以《凉州词》最著名。 (13)景星瑞草:皆祥瑞之兆。《史记·天官书》:“景星者,德星也,其状无常,常出于有道之国。”瑞草,如灵芝之类。 (14)激扬之暇:为政之暇。激扬,激浊扬清的省略语,即惩恶扬善,古乃为政之道。 (15)到处句:意谓眼前山川,如打开的扇面上的画幅,尽收眼底。便面,亦称“屏面”,摺扇、团扇之类。《汉书·张敞传》:“(敞)使御史驱,自以便面拊马。”颜师古注:“便面,所以障面,盖扇之类也,不欲见人,以此自障面,故曰便面,亦曰屏面。” (16)岳麓:南岳衡山。 (17)湘潭:湘江。 (18)文章句:谓秦金文章事业均有成就。 此诗为正德九年后作,作者时在河南按察使任上。诗中回忆起往昔分巡湖南学政的情景,对三湘五泽的山山水水十分留恋。诗题虽为黄鹤楼,诗中却着力描写了潇湘水净、岳麓峰翠的三湘景观。从诗中看,作者此番并未重游鹤楼,而是与秦金寄简酬唱的。
拍手阑干最上头,谪仙豪气少陵愁⑤。
江山好处无多景,天地分时有此楼⑥。
云气常涵江阁雨⑦,月光先占海门秋⑧。
仙家鹤背如鹏背,借我扶摇九万游⑨。
【校注】 (1)汉阳洲:指鹦鹉洲。故下句云“草色回鹦鹉”。鹉,原作“武”,径改。 (2)客里句:谓寄意隐逸,不以世事为怀。“付白鸥”,用《列子·黄帝》海上之人与鸥鸟游的典故。 (3)鄂渚:相传在今湖北武昌黄鹤山上游三百步长江中。《楚辞·九章·涉江》:“乘鄂渚而返顾兮,欸秋冬之绪风。”王逸注:“鄂渚,地名。”洪兴祖补注:“鄂州,武昌县地是也。隋以鄂渚为名。” (4)巴陵:今湖南岳阳。汉下隽县巴丘地。传说后羿斩巴蛇于洞庭,蛇骨堆积如丘陵,故名。 (5)谪仙:谪居世间的仙人,指李白,其诗以豪气胜。李白《对酒忆贺监诗序》:“太子宾客贺公(知章),于长安紫极宫一见余,呼余为谪仙人,因解金龟换酒为乐。”后世称李白为谪仙,谓其才行高迈,非人间所有。少陵:杜甫居杜陵,在少陵原东,自称杜陵布衣、少陵野老。身处唐由盛转衰的安史战乱年代,其诗多写家国之愁。 (6)天地句:言鹤楼之久。 (7)涵:包容。江阁:指黄鹤楼。 (8)海门:海口。王昌龄《宿京江口期刘慎虚不至》:“霜天起长望,残月生海门。”长江东流入海,故云先占海门秋色。 (9)扶摇:盘旋而上的暴风。《庄子:逍遥游》:“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唐李白《上李邕》:“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诗云“巴陵风雪待行舟”,当为作者赴巴陵主薄任过江夏而作。二诗表达了诗人欲摆脱世事羁绊,志在逍遥的情趣。
断续箫声落翠微,仙人楼上凤凰飞。
萦窗素月垂文练,隔水残霞见画衣。
闲倚屏风笑周昉,好题春思赠江妃。
殷勤更把鸣琴抚,玉轸朱弦瑟瑟徽。
注:断续(陆龟蒙闻袭美有亲迎之期因以寄贺)仙人(李邕奉和幸太平公主南庄应制)萦窗(杜甫刘颢宅宴饮为醉歌)隔水(曹唐汉武帝思李夫人)闲倚(元稹白衣裳)好题(皮日休酬鲁望见答鱼笺之作)殷勤(黄滔酬翁文尧员外南台见寄)玉轸(白居易听弹湘妃怨)
焚香宴坐晚窗深,暗觉馨香已满襟。
十五翠蛾羞水色,一双红脸动春心。
风条月影皆堪重,玉液金华莫厌斟。
帘幕四垂灯燄暖,解衣先觉冷森森。
注:焚香(白居易味道)暗觉(张彤和白太守拣橘)十五(李邕牡丹)一双(李群玉赠妓人)风条(薛能折杨柳)玉液(青城丈人送太一真君酒)帘幕(元稹冬白纻歌)解衣(韩偓咏浴)
序:肇庆七星岩,兼有杭州西湖、桂林阳朔之胜,粤省教工疗养院在焉。一九五六年暑假曾结伴来游。中经“文化大革命”,胜迹颇多破损。现又定为全国旅游重点区,加快建设。今年八月中旬,偕诸同志重游故地,赋此志感。
海山仙阁茫茫,人间自有埋忧地。
炎威不到,凉飔初过,一襟如洗。
古洞寻碑,老坑访砚昔游曾记。
怎江山未换,风云忽变,黄流溢,天阍闭。

回首瞿然一梦,话沧桑不须雪涕。
旅游胜迹,他年会见,琼楼四起。
星岛妖姬,金山俊侣,阑干同倚。
待玉轮东上,乱云散尽,看西山翠。
注:肇庆产端砚,以老坑者为胜。又石室洞左近有李北海碑亭。星岛既新加坡,金山指美国,这是广东人的话。
⑴ 肇庆产端砚,以老坑者为胜。又石室洞左近有李北海碑亭。
⑵ 星岛即新加坡,金山指美国,这是广东人的话。
谁能并此孤芳,格隽逋仙梅,韵高陶令菊;
我欲贻君十字,书摹李北海,画肖蒋南沙。
注:《楚望楼联语笺注(娄希安)》:刘友恺:待考。
逋仙:和靖先生林逋,梅妻鹤子,有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陶令:陶渊明,曾任彭泽令,喜爱菊花。
李北海李邕(678~747),曾任北海太守,故称李北海,唐代书法家。
蒋南沙:蒋廷锡(1669年—1732年),字酉君、杨孙,号南沙、西谷,又号青桐居士,是清朝重要的宫廷画家之一。
笺:两结十字自对巧夺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