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李邕

相关作品:共 106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19) 正文 (79) 子标题 (2) 注释 (10) 序 (6)
相关人物:共 9 位
共 9 首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唐扬州江都人。
李邕玄孙。
德宗贞元中进士。
文宗开成中,累官左司郎中,出为楚州刺史、楚州团练使。
武宗会昌二年,迁越州刺史、浙东观察使。

人物简介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全唐诗》作范夜,误。
玄宗天宝间人。
有口才,但命运多蹇,所向不偶。
曾欲投谒李邕、张守圭,因二人逝世而不果。
事迹见《封氏闻见记》卷一〇。
《全唐诗》存诗1首。
《封氏闻见记》另存1首,《全唐诗续拾》据之收入。

李邕 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727
【介绍】: 唐宗室。李凤孙。中宗神龙初为嗣虢王。因娶韦后妹为妻,特承宠异,累迁秘书监,改封汴王。韦氏败,刃其妻,议者鄙之,削爵,贬沁州刺史,不知州事。睿宗景云二年,复爵,迁卫尉卿。
黄鹤楼志·人物篇
李邕(678—747) 唐代文学家、书法家。
字泰和,其祖父迁至扬州江都(今江苏扬州),后又随父迁回江夏(今武昌)。
历官左拾遗、户部郎中、北海太守,世称“李北海”。
早具才名,能文能诗,《新唐书》著录《李邕集》七十卷。
尤擅书法,所作碑文自书自刻,并以黄鹤楼传说取名号,传世碑刻中曾署名“黄仙鹤”,开以名胜或传说作名号之先例。
自此后,以黄鹤(鹄)为名的人数十计。
传世碑刻有《麓山寺碑》(又名《岳麓寺碑》)、《李思训碑》等。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746
【介绍】: 唐宗室。恒山王李承乾孙。始名昌。开元中累迁通州刺史,以强干见称。擢拜御史大夫,兼幽州大都督府长史。天宝初为左相。五载,为李林甫所构陷,贬宜春太守,终仰药而死。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747
原名昌,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西北)人。
中宗神龙初(705),擢左卫郎将。
宗开元中,累官通州刺史、秦州都督、河南尹、御史大夫、幽州长史。
天宝元年(742),为左相,李林甫构陷之,罢知政事,任太子少保,寻贬宜春太守。
六年,李林甫杀李邕、裴敦复,朝野震惊,适之亦忧惧而自尽。
生平事迹见新、旧《唐书》本传。
适之性疏放嗜饮,工诗。
杜甫《饮中八仙歌》曾咏及。
《全唐诗》存诗2首,《全唐诗续拾》补入1首。

唐诗汇评
李适之(?-746),名昌,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人,恒山王承乾之孙。神龙初,起家拜左卫郎将。开元中,历通州刺史、秦州都督、陕州刺史、河南尹、御史大夫。二十七年,兼幽州大都督府长史,知节度事。天宝元年,自刑部尚书代牛仙客为左相,与右相李林甫不叶。五载,罢相,守太子少保,坐与韦坚善,眨宜春太守。御史罗希奭奉使杀韦坚等于贬所,经宜春,适之惧,服药自杀。适之嗜酒,与李白、贺知章等合称“饮中八仙”。《全唐诗》存诗二首。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754
【介绍】: 唐汴州人。玄宗开元进士。天宝时历太仆寺丞、司勋员外郎。曾漫游各地,足迹甚广。工诗。早期诗流于浮艳,后历边塞,诗风变为雄浑。所作《黄鹤楼》诗,李白激赏之。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704?—754
汴州(今河南开封)人,开元十一年(723)进士及第。
《旧唐书·文苑传》云“开元、天宝间,文士知名者,汴州崔颢,京兆王昌龄、高适,襄阳孟浩然。
”诗名颇大。
其《黄鹤楼》诗,严羽誉为唐人七言律诗第一,传说曾使李白折服。
《旧唐书》本传称其“有俊才,无士行,好蒱搏、饮酒。
及游京师,娶妻择有貌者,稍不惬意,即去之,前后数四”。
《新唐书》本传记其与李邕相见之事:“初,李邕闻其名,虚舍邀之,颢至献诗,首章曰:‘十五嫁王昌。
叱曰:‘小儿无礼!
’不与接而去。
”可见其性格放浪不羁。
曾为太仆寺丞,天宝中为司勋员外郎,天宝十三载(754)卒。
生平见新、旧《唐书》本传、《唐才子传》卷一。
今人傅璇琮有《崔颢考》,谭优学有《崔颢年表》。
颢漫游四方,生活经历颇丰富,诗风亦有所变化。
《唐才子传》云“少年为诗,意浮艳,多陷轻薄;晚节忽变常体,风骨凛然。
一窥塞垣,状极戎旅,奇造往往并驱江、鲍”。
其边塞诗慷慨豪迈,《长干行》等小诗,淳朴生动,颇近民歌。
今人万竞君有《崔颢诗注》。
《全唐诗》存诗1卷。
《全唐诗续拾》补5首(其中一首互见)。

唐诗汇评
崔颢(704?—754),汴州(今河南开封)人。开元十一年(723)登进士第。曾南游吴越、武昌等地。开元后期入河东军幕。天宝初,为太仆寺丞。终司勋员外郎。颢长于诗,开元、天宝间与王昌龄、孟浩然同以位不显而文知名。有《崔颢诗》一卷。《全唐诗》编诗一卷。今人万竞君有《崔颢诗注》。
黄鹤楼志·人物篇
崔颢(约704?—754) 唐代诗人。汴州(今河南开封)人。开元十一年(723)进士,初任太仆寺丞,官终司勋员外郎,故称“崔司勋”。性格浪漫,虽有才气,但仕途坎坷。曾在东北边地从军。归来后宦游武昌时作七律《黄鹤楼》一首,因情调优美,被后人推为唐诗题咏黄鹤楼第一名篇,亦被誉为“唐人七律第一”。从唐代芮挺章《国秀集》以来的一千二百馀年间,凡唐诗总集或选本几乎没有不收录这首千古佳作的。亦因此诗,黄鹤楼有了“崔氏楼”的别称,武汉也因之被称为“白云黄鹤的故乡”。为纪念崔颢,黄鹤楼公园内建有《崔颢题诗图》浮雕。

作品评论

《河岳英灵集》
颢年少为诗,名陷轻薄,晚节忽变常体,风骨凛然。一窥塞垣,说尽戎旅。至如“杀人辽水上,走马渔阳归。锴落金锁甲,蒙茸貂鼠衣”,又“春风吹浅草,猎骑何翩翩。插羽两相顾,鸣弓上新弦”,可与鲍昭并驱也。
《批点唐音》
崔诗在闺情较胜。
《批点唐音》
崔汴州自善从军诗,亦学鲍体。
《唐诗品》
颢诗气格奇俊,声调倩美,其说塞垣景象,可与明远抗庭。然性本靡薄,慕尚闺帏,集中此类殊复不少,竟以《少妇》之作取弃,高贤疏亮之士,直取为心流之戒可尔。李白极推《黄鹤楼》之作,然颢多大篇,实旷世高手,《黄鹤》虽佳,未足上列。
《诗薮》
崔颢《邯郸宫人怨》叙事几四百言,李、杜外,盛唐歌行无赡于此,而情致委婉,真切如见。后来《连昌》、《长恨》,皆此兆端。
《诗源辨体》
崔颢五言古,平韵者间杂律体,仄韵者亦多忌“鹤膝”;七言古语多靡丽,而调有不纯,当在摩洁之下。
《诗源辨体》
崔颢七言律虽皆匠心,然体制、声调靡不合于天成,所谓“从心所欲不逾矩”是也。
《唐诗韵汇》
唐诗七律,……崔司勋、李青莲间出古意,品外独绝。
《围炉诗话》
(颢)五律精能,七律尤胜。
《诗学渊源》
(颢)善为乐府歌行,辞旨俊逸,不减明远。《黄鹤楼》诗尤脍炙人口,为唐人拗律半格之始,实则晋宋七言歌行之变体也。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771—844
【介绍】: 唐扬州江都人,字肱。
李邕孙。
应进士未第。
德宗贞元末,为泾原节度从事。
宪宗元和初,因献赋而授松滋令,迁汜水令。
元和末,程异荐为成都令。
历陵、阆二州刺史、少府少监、邛州刺史、江陵少尹、安州刺史、司农少卿、卫尉少卿。
复出为淄州刺史,迁绵州刺史。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283—1350
【介绍】: 元杭州钱塘人,一名天雨,字伯雨,号句曲外史,又号贞居子。好学,工书画,善诗词。年二十遍游诸名山,弃家为道士。尝从开元宫王真人入京,欲官之,不就。有《句曲外史》。
元诗选
雨字伯雨,一名天雨,别号贞居子,钱塘人。
宋崇国公九成之后也。
年二十,遍游天台、括苍诸名山。
弃家为道士,登茅山,授《大洞经箓》。
开元宫王真人偕之入京,玺书赐驿传,欲官之,自誓不更出,往来华阳云石间。
作黄篾楼,储古图史甚富,世称「句曲外史」。
至正间,卒于开元宫斋舍。
外史风裁凝峻,赵文敏公一见而异之,授以李北海书法。
范德机以能诗名,外史造焉。
范适他出,有诗集在几上,外史取笔书其后,为四韵诗,守者大怒,走白范。
范惊曰:我闻若人不得见,今来,天畀我友也。
即日诣外史,结交而去,由是外史名震京师。
一时袁伯长、马伯庸、杨仲弘、揭曼硕、黄晋卿诸人,皆争与为友。
他日谒虞伯生,虞问能作几家符篆乎?
答曰未也,虞连书七十二家示之。
外史下拜曰:真吾师也。
自后与虞手札,必执弟子礼。
晚年尤为杨廉夫所推重。
吴郡徐良夫序其诗曰:虞范诸君子,以英伟之才,谐鸣于馆阁。
而流风馀韵,播诸丘壑之间。
外史以豪迈之气,孤鸣于丘壑,而清声雅调,闻诸馆阁之上。
虽出处不同,其为词章之宗匠一也。
夫以方外诗人,而与馆阁词臣相颉颃,宁非一代之盛欤。

词学图录
张雨(1283-1350) 初名泽之,字伯雨,一字天雨,号嗣真,又号贞居子、句曲外史、山泽臞者、幻仙等。钱塘人。与赵孟頫、杨载、虞集等为文字交。工书画。有《句曲外史集》、《贞居词》。

其它

御选元诗姓名爵里
一名天雨字伯雨别号贞居子钱唐人弃家为道士晚居开元宫有句曲外史集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402—1456
【介绍】: 明江西临川人,字寿卿。宣德末荐授仁和县训导,后分教常州,迁仁和教谕。景泰六年征入翰林,修实录。未几得疾卒。博通经史,工诗,善古文,亦能书,得欧阳询法。有《东轩集》。
词学图录
聂大年(1402-1456) 字寿卿。幼失怙,母抚育成人。天资颖悟过人,经史子集无不涉猎。书法欧、赵,皆臻其妙,以是名动缙绅间。诗俊逸而洒脱,词清俊有韵致。有《冷斋集》、《东轩集》,词在集中。

其它

御选明诗姓名爵里
字寿卿,中书舍人。同文子用荐为仁和训导升教谕景泰中徵入翰林有冷斋集
《明诗纪事·乙签·卷二十二》
大年字寿卿,临川人。
宣德末用荐为仁和训导,迁常州教谕。
景泰初,徵入翰林卒。
有《东轩》、《冷斋》二集。
《水东日记》:聂大年诗,三十年来作家绝唱也。
袁主事衷爱其《醉后跃起口占》云:「老我不胜金谷罚,傍人应笑玉山颓。
」王翰林称其「愿得明朝又风雨,免教行跌出都门」。
而吾友张筱庵喜其送僧「十年湖海孤舟别,万里云霄一锡飞」,以为不能忘之。
但未知大年曾以此为极致否?
大年诗翰著名于时,不得预京衔。
或曰大年尝署桃符云:「文章高似翰林院,法度严如按察司。
」以此见忤达官,其然岂其然乎?
晚年被徵修前史,至京而卒。
予尝比之梅圣俞,宜也。
《悬笥琐探》:王文端公直尝以诗寄钱塘戴文进索画,且自序昔与文进交时,尝戏作一联,至是十年而始成之。
临川聂大年题其后曰:「公爱文进之画,十年而不忘也。
使公以十年不忘之心,待天下之贤,则天下岂复有遗才哉!
」语亦稍闻于公,公置之不省。
后大年举为史官,困于谗议,卧病逆旅,自度不可起,乃使所亲投诗于公家,中二联云:「镜中白发难饶我,湖上青山欲待谁?
千里故人分橐少,百年公论盖棺迟。
」公得诗泣下曰:「大年欲吾铭其墓耳!
」明日而大年卒,公为墓志,有曰:「吾以大年之才必能自振,故久不拟荐,而乃止一校官耶!
」大年之言固为正论,公不以为意,至泣而铭其墓,真所谓休休有容者矣!
《因树屋书影》:临川聂大年正统间为仁和教谕。
予得其遗诗一卷,工于七律。
如:「一饭未尝忘钜鹿,千金何必学屠龙」,「可怜弄玉归天上,谁遣崔徽在卷中」,「老去维摩长卧病,重来苏晋爱逃禅」,「故乡夜雨灯前梦,京国秋风病后容」,「白马祠前潮似雪,碧鸡坊外路如天」,「露井晓分浇药水,春锄香带种花泥」,「铁马渡河冰已合,金笳吹月夜无风」,「柏子香消春梦觉,梨花门掩雨声寒」,「听经白昼来山鬼,咒食清斋起钵龙」,「绿水画船春系缆,绛纱银烛夜登楼」,「荷叶雨鸣湖水冷,稻花香散野田秋」,「杖龙化去秋池涸,笙鹤归来夜月寒」,皆足以传。
《西湖游览志馀》:聂大年襟怀坦率,有清才。
文章流丽,诗复俊逸,而洒翰得李北海遗意。
《詹氏小辨》:大年书法赵承旨,俊爽可爱。
田按:临川甘彦初以律体见长,寿卿古诗不多见,岂挹其流风耶!
《东轩集》词新调爽,竹议其平熟,非公论也。)

人物简介

词学图录
黄浚(1891-1937) 字秋岳,室名"花随人圣庵"。福建闽侯人。幼为京师译学官学生,有诗名,孙雄收其诗入《四朝诗史》。17岁毕业,在京任七品小官。民国后梁启超任财长时聘为秘书。1924年任国务院参议,为汪精卫看重,招为南京行政院秘书。后因向日本出卖情报,接头时被捕获,以汉奸罪处决。汪辟疆所著的《光宣以来诗坛旁记》中称"黄秋岳如凝妆中妇,仪态万方"。 有《尊古斋古鉥集林》、《衡斋藏印》、《衡斋金石识小录》、《尊古斋造像集拓》、《尊古斋陶佛留真》、《壶舟笔记》、《花随人圣庵摭忆》及《补编》等。施蛰存在《词学》第四辑上发表之《花随人圣盦词话》即从《花随人圣盦摭忆》中选出。

其它

聆风簃诗·陈序
秋岳少治诗,与仲毅、芷青、敷庵诸子知名当世,既而从余治小学、史学、为骈体文,彷佛治公羊治大戴之仪郑堂,治尚书治墨子之问字堂,五七言亦遂与前数子者小异。余生平论诗,以为必具学人之根柢、诗人之性情,而后才力与怀抱相发越,三百篇之大小雅材是已。今人为诗,徒取给于汉魏六朝唐宋诸名家,虽号称钜子,立派别,收召才俊,免于风而不失之憾者盖寡。然余言者,吷庵、审言、无识数人而已。今秋岳短章长谣,骎骎雅材而不遗风人旨趣,近贤中况诸广雅、涧于,殆足方驾,亦以难矣。秋岳为朝官,困王城中,不废啸歌,閒岁出游,求江山助,悽惋之作,都千百篇,付刊将成,叙以勖之,不足为不知者道也。乙丑冬月,石遗老人书于匹园。
聆风簃诗·梁序
光绪丙午,识哲维于北京,年裁十六耳,讷于言,约敕如宿儒,而治学甚力。
越三年,己酉,同笔砚大学文科,不久皆弃去。
国变后,时时相见谈诗,或纵论时事。
未几,樊樊山、易实甫、周沈观、俞恪士、梁任公辈皆集京师,每有赏会,辄并举余与哲维,于是世人遂以齐名相指目矣。
顾哲维汎爱而嗜吟,海内之称诗者,鲜不往复唱和,名乃益盛,然独昵近余,每有作,必就商,安而后已,如是者八九年,逮庚申政变,余为逋人,踪迹始稍稍远矣。
哲维少好骈俪之文,方弱岁时,即驰书老辈,争论文体,故其为诗亦沈博顽艳,喜作才语。
俭腹者读之,如入五都之市,目不暇给。
顾独谣孤赏,亦尝为淡远閒适之言,乃知能者之不可以一方囿也。
哲维未冠入官,浮沉记室者几三十年,颇不自得。
丁丑秋,战事初起,遽以事见法,盖其平日审度国势,主款最力,既不得抒,每有出位之谋,又不自检括,动为雠者所藉口,既以身殉,而国亦随破。
及今思之,向者之烛照几先,明若布算,使其言行,其所全不更大耶?
余维古今文人,张华、潘岳、陆机、陆云、谢灵运、谢朓、温子升、薛道衡、陈子昂、宋之问、李邕、卢仝、张羽、高启、孙蕡之伦,或死于冤,或中于法,当时之毁誉爱憎,亦至不一矣。
及时易事迁,世人诵其文章,震其风采,往往有生不同时之恨,彼贵寿考终,与草木同腐者,使人转不详其名氏,然则人生所尚,殆在此不在彼矣。
哲维既喜谈政,胸中抑塞不平之气,一寓于诗,其所非议刺讥,或当或不当,然函孕史事,比附故实,如珠玉出箧,光采烂然,并世作者,未之或先也。
方哲维未逝时,书坊贾人将流布其诗,其后遂怵祸谢绝。
余急收其稿,以归其子劼之,釐为《聆风簃诗》八卷,且集赀使授诸梓,而以长短句附焉。
呜乎!
哲维亡矣,其不亡者仅此,余以三十年之交旧,申之以姻亚,追维平日文酒之乐、离合之迹,虽风逝电谢,不可抟捖,然一展卷间,彷佛遇诸纸上,令人悲咽不可仰。
回忆哲维临命之岁,序余《爰居阁诗》,脱稿视余,并几赏析,宛然前日事耳。
今劼之既刻《聆风簃诗》,乃徵余序,辄以泪濡笔,书此以塞其意,哲维有知,其许我耶。
辛巳春,长乐梁鸿志。
(录入:顾青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