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磨硙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四十五卷目录

 杵臼部汇考
  《易经》〈系辞下传〉
  《礼记》〈杂记〉
  《周礼》〈地官〉
  《桓谭新论》〈杵臼〉
  《岭表录异记》〈舂堂〉
  《农政全书》〈杵臼图考 碓图考 堈碓图考 水碓图考 槽碓图考〉
  《天工开物》〈攻稻〉
  《绍兴府志》〈水碓〉
 杵臼部艺文一
  《药杵臼后赋》        宋李纲
  《闻药杵赋》         刘子翚
 杵臼部艺文二〈诗〉
  《堈碓》           元王祯
 杵臼部纪事
 杵臼部杂录
 杵臼部外编
 磨硙部汇考
  《方言》〈硙〉
  《说文》〈磨〉
  《茶经》〈碾〉
  《事物原始》〈磨硙〉
  《农政全书》〈磨图考 砻图考 砻磨图考 辗图考 海青辗图考 连磨考 水磨图考 水砻图考 水碾图考 水辗三事图考 水转连磨图考〉
  《天工开物》〈攻稻 木砻土砻图 攻黍稷粟粱 小碾图〉
 磨硙部艺文一
  《磨铭》          宋黄干
 磨硙部艺文二〈诗〉
  《磨诗》          宋王禹偁
 磨硙部纪事
 磨硙部杂录
 磨硙部外编
 连耞部汇考
  《方言》〈佥〉
  《释名》〈释用器〉
  《说文》〈耞〉
  《广韵》〈连耞〉
  《本草纲目》〈连耞关主治〉
  《农政全书》〈连耞图考〉
  《天工开物》〈攻菽 打耞图〉
 连耞部艺文
  《秋日田园杂兴》〈录一〉  宋范成大
 连耞部纪事
 连耞部杂录

考工典第二百四十五卷

杵臼部汇考

《易经》

《系辞下传》

断木为杵,掘地为臼,臼杵之利,万民以济,盖取诸小过。
〈本义〉下止上动。〈大全〉建安丘氏曰:以象言之,上震为木,下艮为土,震木上动,艮土下止。杵臼,治米之象。进斋徐氏曰:民粒食矣。又杵臼以治之,而使精小,有所过而利人者也。

《礼记》《杂记》

畅,臼以椈,杵以梧。
〈注〉郁鬯曰:畅,椈柏也。捣郁鬯者,以柏木为臼,梧木为杵。柏香芳而梧洁白,故用之。

《周礼》《地官》

舂人奄二人,女舂抌二人,奚五人。
〈订义〉贾氏曰:舂人有奄者,以与女奴同处故也。 黄氏曰:舂人,饎人,槁人,皆宫中之事。以用谷故属地,官舂抌炊爨,因祭祀,宾客使内,人皆识其劳苦烦缛,不止稼穑之艰难。

掌共米物。
郑康成曰:米物,言非一米。

《桓谭·新论》《杵臼》

宓牺之制杵臼,万民以济。及后人加功,因延力借身重以践碓,而利十倍。杵舂又复设机关,用驴骡牛马及役水而舂,其利乃且百倍。

《岭表录异记》《舂堂》

舂堂者以浑木刳而为槽,一槽两边约排十杵,男女间立,以舂稻粱敲磕,槽舷皆有遍拍槽声敲闻于数里,虽思妇之巧,秋砧之悽,不能比其浏亮也。
《农政全书》杵臼图

《杵臼图考》

杵臼,舂也。《易系辞》曰:黄帝尧舜氏作断木为杵,掘地为臼。杵臼之利,万民以济。按:古舂之制,䄷百一十斤,稻重一䄷,为米二十斗,为米十斗曰毇,为米六斗大半斗曰粲,又曰粝米一石,舂为九斗,曰糳糳米之精者,斯古舂之制,自杵臼始也。
碓图

《碓图考》

碓,舂器。用石杵,臼之一变也。《广雅》曰:碓也。《方言》云:碓梢谓之碓机,自关而东谓之梴。桓谭《新论》曰:杵臼之利,后世加巧,因借身重以践碓,而利十倍。

堈碓图


《堈碓图考》

堈碓,以堈作碓臼也。《集韵》云:堈,瓮也。又作缸。其制先掘埋堈坑,深逾二尺,次下木地钉三茎,置石于上,后将大磁堈穴透其底,向外侧嵌坑内埋之,复取碎磁与灰泥和之,以窒底孔,令圆滑如一。候乾透,乃用半竹篘长七寸许,径四寸,如合脊瓦样,但其下稍阔,以熟皮周围护之〈取其滑也〉,倚于堈之下,唇篘下两边,以石压之,或两竹竿剌定,然后注糙于堈内,用碓木杵〈杵头铁团束之,囤内置四大牙钉,稍卧之〉捣于篘内。堈既圆滑,米自翻倒簌于篘内。一捣一簌,既省人搅,米自匀细然。木杵既轻动,防狂迸,须于踏碓时已起而落,随以左足蹑其碓腰,方得稳顺。一堈可舂米三石,功折常碓累倍。始于浙人,故又名浙碓。今多于津要商旅辏集处,所可作连屋置百馀具者,以供往来稻船货粜粳糯,及所在上农之家,用米既多,尤宜置之。

水碓图


《水碓图考》

机碓,水捣器也。《通俗文》云:水碓,曰翻车碓。孔融论水碓之巧,胜于圣人断木掘地,则翻车之类愈出于后世之机巧。今人造作水轮,轮轴长可数尺,列贯横木相交,如滚抢之制。水激轮转,则轴间横木间打所排碓梢,一起一落,舂之即连机碓也。凡在流水岸傍,俱可设置,须度水势高下为之,如水下岸浅,当用陂栅。或平流,当用板木障水,俱使傍流急注。贴岸置轮,高可丈馀,自下冲转,名曰撩车碓。若水高岸深,则为轮减小而阔,以板为级,上用木槽,引水直下,射转轮板,名曰斗碓,又曰鼓碓。此随地所制也。
槽碓图

《槽碓图考》

槽碓,碓梢作槽受水,以为舂也。凡所居之地,间有泉流稍细,可选低处置碓一区,一如常碓之制,但前头减细,后稍深阔,为槽,可贮水斗馀。上庇以厦槽,在厦乃自上流用笕引水,下注于槽。水满则后重而前起,水泻则后轻而前落,即为一舂。如此昼夜不止,可毇米两斛,日省二工,以岁月积之,知非小利。

《天工开物》《攻稻》

凡稻米既筛之后,入臼而舂。臼亦两种,八口以上之家掘地藏石臼,其上臼量大者容五斗,小者半之。横木穿插碓头,足踏其末而舂之,不及则粗,太过则粉。精粮从此出焉。晨炊无多者,断木为手杵,其臼或木或石,以受舂也。凡水碓山国之人,居河滨者之所为也。攻稻之法,省人力十倍,人乐为之。引水成功,即筒车灌田,同一制度也。设臼多寡不一,值流水少而地窄者,或两三臼;流水洪而地室宽者,即并列十臼无忧也。江南信郡水碓之法巧绝。盖水碓所愁者,埋臼之地卑则洪潦为患,高则承流不及。信郡造法,即以一舟为地橛桩维之,筑土舟中,陷臼于其上,中流微堰石梁而碓已造成,不烦木壅坡之力也。又有一举而三用者,激水转轮头,一节转磨成面,二节运碓成米,三节引水灌于稻田。此心计无遗者之所为也。

《绍兴府志》《水碓》

诸暨嵊山家,多有之藉水之力以舂,有三制平流,则以轮鼓水,而转峻流,则以水注轮而转。又有木杓碓碓干之末,刳为杓以注水,水满则倾而碓舂之。唐白居易诗:云碓无人水自舂是也。《韵书》:水碓,曰轓车。

杵臼部艺文一

《药杵臼后赋》〈有序〉宋·李纲客有赋药杵臼,以示梁溪翁者,翁方饵药扶衰,朝夕从事于其间,欣然喜之,拾遗意作后赋,其词曰:

梁溪先生年甫始衰,忧患之所薰蒸,疾病之所摧颓,苍颜华发,百念已灰,乃从方士之流,考神农之书,撷草木之精英,采金石之神奇,究心服饵,以自扶持。爰命小童置杵臼于斋房,邃室之隈方,床曲几之侧,捣和众剂服之,无斁俄而声出于两者之间,合散作止,自相撞击。其始也,投杵于中,如谷之舂,其声东珑。其卒也,摇杵于傍,如翼之翔,其声登当倏。方鸣而乍辍,欻已息而还锵韵和梦,枕响落尘。梁先生大欢乐之,顾谓客曰:此吾之无尽乐也。客曰:愿先生赋之。先生曰:唯唯厥初,生民百谷,是播断木掘地,取诸小过,铸金象物药石,是资上动下止斯焉。取斯如鼎,多趾如壶,阙耳匪贯之铉,载中之矢,两金相薄,锵然有声。荡心骇耳,铁中铮铮。作非柷敔,设非笋簴。疾徐应节,疏数合度。异钟磬之四应,谢鼓吹之两部。含太和之宫徵,信难言而有数蜺。投霞举爵,跃鲵旋指,无私于上下,声不系于中边。得之心而应于手,殆有合于天然。吾方静考幽经,博极仙方鍊九转之灵丹,捣千粒之元霜,借蟾兔于月窟,屏鸡犬于芝房。戒喧言而默默,发妙响之琅琅,耳根灵圆,心地清凉,资一物而两得,殆将乘泠风,籋浮云而翱翔者邪。

《闻药杵赋》〈有序〉刘子翚

病翁制药斋阁中,杵声琅琅然,听而乐之,因作是赋。

窈窕兮曲房空,桐阴碎兮元云浓。药杵兮晨舂重,扃静兮隐珑冬。廓落兮小轩明,麦风过兮绿纹惊。药杵兮暮鸣千,岩迥兮散丁登。观其漂姚,沈著晶荧,欻霍举虽一,握之微势有百钧之落。如唱兮复应,将定兮旋跃。乍降乍升,时散时合,幽深如写其凄厉,激烈若舒其謇谔。喧喧方震于厢荣,阒阒急沈于廖廓。厌市锻之音陋,鄙村舂之韵浊。矧群蛙之闹池,徒蝈蝈而郭郭。斯盖古今未赏,而病翁所独乐也。翁方抱沈痾隐空谷,坐胡床,据槁木思物,底于无厉。殆口尝于众毒,因神丹之揉练。发旨机于磨触,琅琅之中,独闻和焉。自一而生盈万,而复徒耳烦于里巷,亦腕脱于僮仆,众嗤其强聒不休,翁好之常若不足。或曰:声以律和,乐由心乐。故桓筝融笛,嵇琴阮啸,各寓兴以怡神,虽异趣而同调。彼铁甲铮铮邪,又何足资夫玩好?翁曰:木风乌乌,如埙如竽,谁为吸呼?石流溅溅,如丝如弦,谁为击弹?不约而合,乃其自然。声虽流而常寂听,若遇而非缘。苟有当于余心,又何必八音之变,而与夫九奏之繁哉?且赏音于澹者,与道默契,有见于独者,与众必戾,亦各从其志焉。翁岂恤呶呶之议?

杵臼部艺文二〈诗〉《堈碓》元·王祯

杵臼搜奇作碓堈,米翻堈滑恣舂撞,铁笼木末装全杵,皮护篘材倚半腔。频作低昂身与共,惯成踏蹑足须双。近随文轨通南北,不独铿鍧在楚邦。

杵臼部纪事

《通鉴前编外纪》:黄帝作杵臼,而谷粟始凿。
《史记·商君传》:赵良见商君。曰:五羖大夫死,秦国舂者不相杵。〈注〉郑元曰:相谓送杵声,以音声自劝也。《战国策》:卫人迎新妇,妇入室见臼,曰徙之牖下,妨往来者。主人美之。
《汉书·楚元王传》:初,元王敬礼申公等,穆生不耆酒,元王每置酒,常为穆生设醴。及王戊即位,常设,后忘设焉。穆生退曰:可以逝矣。醴酒不设,王之意怠,不去,楚人将钳我于市。遂谢病去。申公、白生独留。王戊稍淫暴。二人谏,不听,胥靡之,衣之赭衣,使杵臼雅舂于市。〈注〉晋灼曰:高肱举杵,正身而舂之。师古曰:为木杵而手舂,即今所谓步臼者耳,非碓臼也。
《陈万年传》:万年子咸,为南阳太守。所居以杀伐立威,豪猾吏及大姓犯法,辄论输府,以律程作司空,为地臼木杵,舂不中程,或私解脱钳釱,衣服不如法,辄加罪笞督。
《后汉书·冯衍传》:衍娶北地任氏女为妻,悍忌,不得畜媵妾,儿女常自操井臼。
《吴祐传》:祐字季英。举孝廉。时公沙穆来游太学,无资粮,乃变服客佣,为祐赁舂。祐与语大惊,遂共定交于杵臼之间。
《梁鸿传》:鸿字伯鸾,家贫尚气节。同县孟氏有女,状肥丑而黑,力举石臼,择对不嫁,至年三十。父母问其故。女曰:欲得贤如梁伯鸾者。鸿闻而聘之。
《晋书·魏舒传》:舒,迟钝质朴,不为乡里所重。从叔父吏部郎衡,有名当世,亦不之知,使守水碓,每叹曰:舒堪数百户长,我愿毕矣。舒亦不以介意。
《刘颂传》:颂,迁京兆太守,转任河内。郡界多公主水碓,遏塞流水,转为浸害,颂表罢之,百姓获其便利。《王戎传》:戎,好兴利,广收八方园田水碓,周遍天下。《石苞传》:苞子崇被害。有司簿阅崇水碓三十馀区,他田宅称是。
王隐《晋书》:邓攸去石勒,投李矩,借水碓舂于城东。《邺中记》:解飞者,石虎时工人。作旃檀车,左毂下置碓,右毂上置碓。每行十里,磨麦一石,舂米一斛。虎有舂车,作木人碓于车上,动则木人踏碓舂。行十里,成米一斛。
《南部烟花记》:陈后主为张贵妃丽华造桂宫于光昭殿后庭,设素粉罘罳庭中,空洞无他物,惟植一桂树,树下置药杵臼,使丽华恒驯一白兔。帝每入宴乐,呼丽华为张嫦娥。
《北魏书·高祐传》:祐,为西兖州刺史,假东光侯,镇滑台。祐令一家之中,自立一碓,五家之外,共造一井,以供行人,不听妇人寄舂取水。
《云仙杂记》:虢州别驾窦淝以当归为地仙,圆曰:使血海增光。以枣木为杵臼,号金刚骨。
《五灯会》:元卢慧能参谒五祖,入碓坊服劳于杵臼之间。
《酉阳杂俎》:江淮王生善卜,有贾客张瞻将归,梦炊臼中,王生曰:君归不见妻矣,臼中炊,无釜也。果然。《稽神录》:建康人杜鲁宾以卖药为事。尝有客自称豫章人,恒来市药,未尝还,直鲁宾善待之。一日,复至,市药甚多,曰:吾欠君药钱多矣,今更从君求此,吾将还,比及再来,足以并酬君矣。杜许之。既去,久之乃还,赠杜山木棒十条,委之而去,莫知所之。杜得之,不以介意,转遗亲友。所存三条,偶命工人剖之,其中得小铁杵二具焉。可五六寸,臼有八足,间作兽头。制作精巧,不类人力。杜亦不知所用,竟为人取去。今失所在。《清异录》:郭从义营洛第发地,得一器,受五升馀,体如绿玉形,正方,其中可用杵物,顶旁有篆文,曰:仙台秘府小中臼。按:苏鹗杜《阳杂编》:仙台秘府,乃武宗修和药饵之所。
《茅亭客话》:伪蜀将季,延秋门内严真观前蚕市有村夫鬻一白虾蟆,其质甚大,两目如丹。聚视者皆云肉芝也。有医工王姓失其名,以一缗市之。归所止,虑其走匿,因以一大石臼合于地。至暝,石臼透明如烛笼。王骇愕,遂斋沐,选日,负铛挈蟾辞家,往青城山。杳绝音耗,竟不知存亡也。
《清波杂志》:太平兴国中,郑州修东岳庙穿土得一玉杵臼,以献。亦五代乱时之物。金玉没于地中,盖亦有时而复出。
《船窗夜话》:孝宗尝患痢,众医不效,德寿忧之。过宫,偶见小药局,遣中使询之,曰:汝能治痢否?曰:专对科。遂宣之至,请问得病之由。语以食湖蟹多,故致此疾。遂命胗脉,医曰:此泠痢也。其法用新米、藕节细研,以热酒服。如其法,杵细酒调,数服而愈。德寿乃大喜,就以金杵臼赐之,乃命以官。至今呼为金杵臼。严防禦家,可谓不世之遇。
《宋史·道学传》:黄干,知安庆府,至则金人破光山,而沿边多警。安庆去光山不远,民情震恐。乃请于朝,城安庆以备战守。筑城之杵,用钱监未铸之铁,事毕还之。《山房随笔》:陈野水言:昔绍兴学正任满后入城给取解由,道经婺境,至山中村舍。时暑行倦饥渴,入一野室,见数人捣桐油。一老下碓询所以来,野水言自绍兴。又问何为野水,言学正任满,往倒解由。老笑曰:汝自倒解由,我自捣桐油,上碓不顾。野水怪之,出问,其邻曰:此何人也?邻人云:此我郡傅省元,兵革以来,隐处山中,父子碓油种艺以自给。野水取纸,书一绝云:忽遇山中避世翁,居然沮溺古人风。白头方作求名计,不满先生一笑中。傅观诗讫,召坐,曰:子真悟者耶?即命置饮食劳之。
贤奕丁大用征岭南,入贼境,掠得寇稻,以给军食。京军以刀盔为臼,边鄙老校笑其拙,教于高阜。择净地坎之如臼,然煎茅火锻之,令坚实,乃置稻其中,伐木为杵以舂,甚便。

杵臼部杂录

《谷梁传》:救日,士击杵。
《春秋繁露·求雨篇》:夏求雨,暴,臼杵于术,七日。
《论衡·艺增篇》《武成》,言武王伐纣,血流浮杵。助战者多,故至血流如此。然如《武成》言,亦太过焉。死者血流,安能浮杵。且周、殷士卒,皆赍盛粮,或作乾粮,无杵臼之事,安得杵而浮之。
《湘中记》:耒阳县北有蔡伦宅,宅西有一石臼,云是伦舂纸臼也。
《荆州记》:长沙醴泉县有山石空,空中有石,床床头有臼,容五升,父老相传昔有仙人以此合金丹。
《衡山记》:桂英岩上凿石作臼,有铁杵倚置岩畔。石臼边有两人脚迹。
《西溪丛语》《生民诗》:或舂或揄,或簸或蹂。注云:揄,抒米以出臼也。笺云:舂而抒出之,周官舂人女舂二人。郑注云:抌抒臼也。诗云:或舂或抌音由,又音揄。或羊笑反。揄,时女反。据许叔重《说文》:揄,引也。羊朱切,抒把也。神与切,舀抒臼也。从爪臼。引诗云:或簸或𦥝又作抗音,以沼切。又《集韵》:抌𦥝揄并音,由又抗𦥝音,以绍切。缘诗揄与𦥝并音,由义亦同,故后人改𦥝为蹂也。音以沼者,乃今人以手𦥝物之𦥝也。柳子厚诗云:空斋不语坐高舂,薛能诗云:隔江遥见夕阳舂。或云:见舂米,大非也。《淮南子》云:日至于虞渊,是谓高舂。注云:虞渊,地名。高舂,时始戌民碓舂时也。至于连石,是谓下舂。注云:连石,西山名。言将暝下民悉舂。故曰下舂。
《焦氏笔乘·楚元王传》:衣之赭衣,使杵臼雅舂于市。雅,乐器也。《乐记》:讯疾以雅。注:雅,状如漆筒,中有椎。《周礼》:笙师注如漆桶,而弇口大二围,长五尺六寸,以羊韦挽之,有两组。疏:画足,言舂米之桶。似雅之漆桶,故名雅舂。旧注皆未的。
《宛委馀编》:雍父作舂,黄帝臣也。见世本《吕氏春秋》云:赤冀作杵臼。
《闽部疏》:闽中水碓最多,然多以木匮运轮,不驶。急溪中壅激为之,则佳。顺昌人作纸家有水碓,至造舟急滩中,夹以双轮,如飞舂,声在舟。余戏谓之洞庭贼杨么故制耶。
《女红馀志》:杵之神曰细腰庾信诗曰北堂细腰杵

杵臼部外编

《搜神记》:魏郡张奋者,家本巨富,忽衰老,财散,遂卖宅与程应。应入居,举家疾病,转卖邻人阿文。文先独持大刀,暮入北堂中梁上,至三更竟,忽有一人长丈馀,高冠,黄衣,升堂,呼曰:细腰。细腰应诺。曰:舍中何以有生人气也。答曰:无之。便去。须臾,有一高冠,青衣者。次之,又有高冠,白衣者。问答并如前。及将曙,文下堂中,如向法呼之,问曰:黄衣者为谁。曰:金也。在堂西壁下。青衣者为谁。曰:钱也。在堂前井边五步。白衣者为谁。曰:银也。在墙东北角柱下。汝复为谁。曰:我,杵也。今在灶下。及晓,文按次掘之:得金银五百斤,钱千万贯。仍取杵焚之。由此大富。宅遂清宁。
《幽明录》:弘农徐俭家有一远来客寄宿,有马一疋,中夜惊跳。客不安,骑马而去。一物长丈馀来逐马,后客射之,如中木声。明日寻昨路,见箭著一碓栅。
刘松在家,忽见一鬼,拔剑斫之。鬼走。松起逐,见鬼在高山岩石上卧,乃往逼。突群鬼争走,遗药杵臼及所馀药。因将还家。松为人合药,经此臼者无不效。《太平广记》:裴航遇云翘,夫人与诗云:一饮壶浆百感生,元霜捣尽见云英。蓝桥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岖上玉京。后过蓝桥,渴一舍,有老姬。揖之求浆,姬令:云英以一瓯浆,饮之。航欲娶云英。姬曰:得玉杵臼,遂与后航,得玉杵臼,遂取而仙去。
《名山记》:罗浮山有道士,赍铁杵臼,欲合丹,未成而仙化。
《马氏日抄》:成化间,武清县民家石臼与邻家碌碡,皆自滚至麦地上,跳跃相斗。乡人聚观,以木隔之,木皆损折。斗不解,至晚方息。乡人怪之,以臼沈于污池中,以碌碡坠深坎,相去各百馀步。其夜,碌碡与臼复斗于池边,池上麦苗皆坏。斗犹不辍,乍前乍却,或磕或触,硁然有声,火星炸落,三日乃止。

磨硙部汇考

《方言》《硙》

硙,或谓之
〈注〉即磨也。

《说文》《磨》

磨,石硙也。

《茶经》《碾》

碾以橘木为之,次以梨桑桐柘为之,内圆而外方。内圆,备于运行也;外方,制其倾危也。内容堕而外无馀木堕,形如车轮,不辐而轴焉。长九寸,阔一寸七分,堕径寸三分,中厚一寸,边厚半寸,轴中方而执圆。

《事物原始》《磨硙》

世本曰:公输般作磨硙之始,编竹附泥,破谷出米,曰硙凿。石上下合,研米麦为粉,曰磨。二物皆始于周。晋郭璞云:蚁飞硙,则天风飞。舂则天雨。硙音类公输般,即公输子名班鲁之巧人也。世呼为鲁班。而水磨则始于后魏崔亮。自山而东谓之硙,江浙之间或曰砻。
《农政全书》磨图

《磨图考》

䃺,《唐韵》作磨,硙也。《说文》云:䃺,石硙也。《世本》曰:公输班作硙。《方言》或谓之《通俗文》曰:填磨。曰硐磨。床曰摘。今又谓主磨。曰脐注磨。曰眼转磨。曰干承磨。曰槃载磨。曰床。多用畜力挽行,或借水轮,或掘地架木,下置鐏轴,亦转以畜力,谓之旱水磨。比之常磨,特为省力。凡磨上皆用漏斗盛麦,下之眼中,则利齿旋转,破麦作麸,然后收之,筛罗乃得成面。世间饼饵,自此始矣。
砻图

《砻图考》

砻,礧谷器。所以去谷壳也。编竹作围,内贮泥土,状如小磨,仍以竹木排为密齿,破谷不致损米,就用拐木窍贯砻上,掉轴以绳悬檩上,众力运肘以转之,日可破谷四十馀斛。
砻磨图

《砻磨图考》

有废磨,上级已薄,可代谷砻,亦不损米。或人或畜转之,谓之砻磨。复有畜力挽行,大木轮轴以皮弦,或大绳绕轮两周,复交于砻之,上级轮转则绳转,绳转则砻亦随转。计轮转一周,则砻转十五馀周,比用人工既速且省。
辗图

《辗图考》

辗,《通俗文》曰:石砣轹谷曰辗。《后魏书》曰:崔亮在雍州,读杜预传,见其为八磨,嘉其有济时用,因教民为辗。今以粝石甃为圆槽,周或数丈,高逾二尺,中央作台植,以簨轴上穿干木,贯以石砣,有用前后二砣相逐,前备撞木,不致相击,仍随带搅杷,畜力挽行,循槽转碾。日得米三十斛。近有法制辗槽,〈法制,用沙石、芹泥与糯粥同胶,和之,以为图槽,下以木棰缓筑实,直至乾透可用。〉轹米特易,可加前数,此又辗之巧便者。
海青辗图

《海青辗图考》

辊辗,世呼曰海青。辗,喻其速也。但比常辗减去图槽,就砣干栝以石辊,〈辊径可三尺长可五尺〉上置板槛,随辗干圆转作窍下谷,不计多寡,旋碾旋收,易于得米。较之砣辗,疾过数倍,故比于騺鸟之尤者,人皆便之。
元扈先生曰:江右木作槽辗,山右石作摇辗,皆取机势,倍胜常辗。

《连磨考》〈按:连磨水陆不同,其为连磨一也。图载后。〉

连磨,连转磨也。其制中置巨轮,轮轴上贯架木,下承鐏臼,复于轮之周回列绕八磨,轮辐近与各磨木齿相间。一牛拽转,则八磨随轮辐俱转,用力少而见功多。后魏崔亮在雍州,读《杜预传》,见其为八磨,嘉其有济时用。刘景宣作磨奇巧特异,策一牛之任,转八磨之重。窃谓此虽并载前史,然世罕有传者。今乃寻绎搜索,度其可用,述此制度,庶来者效之,以广食利。
水磨图


《水磨图考》《水磨图考》

凡欲置水磨,必当选择用水地所先尽,并岸擗水激转。或别引沟渠,掘地栈木,栈上置磨,以轴转磨。中下彻栈底就作卧轮,以水激之,磨随轮转。比之陆磨功力数倍。此卧轮磨也。又有引水置闸甃为峻槽,槽上两旁植木架以承。水激轮轴,轴要别作竖轮,用击在上卧轮一磨,其轴末一轮,旁拨周围木齿。一磨既引水注槽,激动水轮,则上旁二磨随轮俱转。机巧又胜。独磨此立,轮连二磨也。复有两船相傍,上立四楹,以茅竹为屋,各置一磨,用索缆于急水中流,船头仍斜插板木凑水,抛以铁爪,使不横斜。水激立轮,其轮轴通长旁拨二磨,或遇泛涨,则迁之近岸。又为活法磨,庶兴利者,度而用之。
水砻图

《水砻图考》

水砻,水转砻也。砻制上同,但下置轮轴,以水激之,一如水磨,日夜所破,谷数可倍人畜之力。水利中未有此制,今特造立庶临流之家,以凭仿用,可为永利。
水碾图

《水碾图考》

水碾,水轮转碾也。《后魏书》:崔亮教民为辗,奏于张方桥东堰谷水造水碾数十区。岂水辗之制,自此始欤?其辗制上同,但下作卧轮,或立轮,如水磨之法,轮轴上端穿其砣干。水激则砣随轮转循,槽轹谷疾若风雨。日所毇米,比于陆辗功利过倍。
水辗三事图

《水辗三事图考》

水碾三事,谓水转轮轴可兼三事,磨,砻,辗也。初则置立水磨变麦作面,一如常法。复于磨之外周造辗圆槽,如欲毇米,惟就水轮轴首易磨置砻,既得粝米,则去砻,置辗砣,干循槽碾之乃成熟米。夫一机三事,始终俱备,变而能通,兼而不乏,省而有要,诚便民之活法,造物之潜机。今创此制,幸识者,述焉。
水转连磨图

《水转连磨图考》

水转连磨,其制与陆转连磨不同,此磨须用急流大水,以凑水轮。其轮高阔,轮轴围至合抱,长则随宜。中列三轮,各打大磨一槃,磨之周匝俱列木齿,磨在轴上阁,以板木,磨旁留一狭空,透出轮轴,以打上磨木齿。此磨既转,其齿复傍打带齿二磨。则三轮之功。互拨九磨、其轴首一轮既上打磨齿。复下打碓轴。可兼数碓、或遇天旱。旋于大轮一周。列置水筒。昼夜溉田数顷、此一水轮可供数事。其利甚博。尝至江西等处,见此制度,俱系茶磨。所兼碓具,用捣茶叶,然后上磨。若他处地方间有溪港大水,仿此轮磨,或作碓辗,日得谷食,可给千家。诚济世之奇术也。陆转连磨下用水轮亦可。

《天工开物》《攻稻》

凡稻去壳用砻,去膜用舂,用碾。然水碓主舂,则兼并砻功。燥乾之谷入碾,亦省砻也。砻有二种,一用木为之。截木尺许,〈质多用松〉断合成大磨形,两扇皆凿纵横,斜齿下合植笋穿贯,上合空中受谷木砻。攻米二千馀石,其身乃尽。凡木砻,谷不甚燥者入砻亦不碎,故入贡军,国漕储千万,皆出此中也。一土砻折竹匡围成,圈实洁净黄土于内,上下两面各嵌竹齿,上合篘空受谷,其量倍于木砻。谷稍滋湿者,入其中即碎。断土砻攻米二百石,其身乃朽。凡木砻必用健夫,土砻即孱妇弱子可胜其任。庶民饔飧,皆出此中也。既砻,则风扇以去糠秕,倾入筛中团转,谷未剖破者,浮出筛面,重复入砻。凡硙砌石为之,承藉转轮,皆用石牛犊马驹,惟人所使,盖一牛之力,日可得五人。但入其中者,必极燥之谷,稍润则碎断也。
土砻图


《攻黍稷粟粱》《攻黍稷粟粱》

凡小米舂磨,扬播制器已详。稻麦之中,唯小碾一制,在稻麦之外。北方攻小米者,家置石墩,中高边下,边沿不开槽。铺米墩上,妇子两人相向,接手而碾之。其碾石圆长,如牛赶石,而两头插木柄,米堕边时,随手以小彗扫上。家有此具,杵臼竟悬也。

小碾图


磨硙部艺文一《磨铭》宋·黄干

上动下静象天地,前推后荡象父子。昼夜运行命不已,精粗纷纭物资始。君子省身盍顾諟,无小无大亦一理。

磨硙部艺文二〈诗〉《磨诗》宋·王禹偁

但存心里正,无愁眼下迟。若人轻著力,便是转身时。

磨硙部纪事

《三国蜀志·许靖传》:靖,少与从弟劭俱知名,而私情不协。劭为郡功曹,排摈靖不得齿叙,以马磨自给。《吴志注·诸葛恪别传》:孙权享蜀使费袆。袆食饼,索笔作麦赋,恪亦请笔作磨赋,咸称善焉。
《晋诸公赞》:杜预作连机水硙,由此洛下谷价丰贱。嵇含《八磨赋》:外兄刘景宣作为磨,奇巧特异,策一牛之任,转八磨之重。因赋之曰:方木矩跱圆质规,旋下静以坤上,转以乾巨轮,内建八部外连。
《异苑》:上党侯亮之于江都城下获一石磨,下有铜马。《魏书·崔亮传》:亮在雍州,读《杜预传》,见为八磨,嘉其有济时用,遂教民为碾。及为仆射,奏于张方桥东堰谷水造水碾磨数十区,其利十倍,国用便之。
《独异志》:隋杨素家富侈之极。都会之处,邸店碾硙,不知纪极。性贪营利,心无厌足时,议鄙之。
《唐书·李元纮传》:元纮,为雍州司户参军。时太平公主势震天下,百司顺望风指,尝与民竞碾硙,元纮还之民。长史窦怀贞大惊,趣改之,元纮大署判后曰:南山可移,判不可摇也。开元初,擢京兆少尹。诏决三辅渠,时王、主、权家皆旁渠立硙,潴堨争利,元纮敕吏尽毁之,分溉渠下田,民赖其恩。
《齐国昭懿公主传》:主,崔贵妃所生。始封升平。下嫁郭暧。大历末,寰内民诉泾水为硙壅不得溉田,京兆尹黎干以请,诏撤硙以水与民。时主及暧家皆有硙,丐留,帝曰:吾为苍生,若可为诸戚倡。即日毁,由是废者八十所。
《王方翼传》:方翼,迁肃州刺史,河西蝗,独不至方翼境,而他郡民或馁死,皆重茧走方翼治下。乃出私钱作水硙,簿其赢,以济饥瘵,构舍数十百楹居之,全活甚众。
《罗湖野录》:黄龙忠道者,初至舒州龙门,纵步水磨,所见牌云法轮常转。豁然有省,抚掌说偈,曰:转大法轮,目前包裹。更问如何,水推石磨。遂写圈作圆相于后,诣方丈呈佛眼禅师。
《闻见后录》:王元之,济州人。年七八岁,已能文。毕文,简公为郡从事,始知之。闻其家以磨面为生,因令作《磨诗》。元之不思以对。文简大奇之,留于子弟中讲学。《云蕉馆纪谈》:明升在重庆,取涪江青磨石为茶磨,令宫人以雪锦茶碾之。

磨硙部杂录

《太元经》:阴阳相硙,物咸雕离,若是若非。
《晋书·天文志》:天旁转,半在地上,半在地下,日月东行,天西旋入。于海如蚁行磨,磨疾蚁迟,不得不西。《云仙杂记》:都下寺院每岁除碫磨,是日作碫磨,斋辍耕录,尚食局,进御麦。面其磨在楼上,于楼下设机轴以旋之。驴畜之蹂践,人役之往来,皆不能及。且无尘土臭秽所侵,乃巧工瞿氏造焉。
《篷栊夜话》:歙人工制腐硙,皆紫石细棱,一具直二三金。盖砚材也。菽受磨绝腻滑,无滓煮,食不用盐豉,有自然之甘。
《西元集》:西苑东有乐成殿,殿右有屋,设石磨二,石碓二,下激湍水自动,田谷成于此舂。治故曰乐成。《潜溪邃言》:人在天地间,犹蚁之在磨欤。磨之转西为东,回南作北,蚁初不知也。天地之运也,亦然。人曷知乎?

磨硙部外编

《幽明录》:有新死鬼,形疲瘦顿。忽见生时友人,死及二十年,肥健,相问讯曰:卿那尔?曰:吾饥饿,殆不自任。卿知诸方便,故当以法见教友。鬼云:此甚易耳。但为人作怪,人必大怖,当与卿食。新鬼往入大墟,东头有一家奉佛精,进屋,西厢有磨。鬼就此磨,如人推法。此家主语子弟曰:佛怜吾家贫,令鬼推磨。乃辇麦与之。至夕磨数斛,疲顿,乃去,遂骂友鬼:卿那诳我。又曰:但复去,自当得也。复从墟西头入一家,家奉道,门旁有碓。此鬼便上碓,如人舂状。此人言:昨日鬼助某甲,今复来助吾。可辇谷与之。又给婢簸筛。至夕,力疲,甚不与鬼食。鬼暮归,大怒,曰:吾自与卿为婚,姻非他比,如何见欺?二日助人,不得一瓯饮食。友鬼曰:卿自不偶耳。此二家奉佛事道,情自难动。今去,可觅百姓家作怪,则无不得。鬼复去,果大得食。自此后恒作怪。友鬼之教也。
《广陵有冢相传》:汉江都,王建之墓也。常有村人行过,见地有数十具磨,取一具持归。暮即叩门,求磨甚急。明日送著故处。

连耞部汇考

《方言》《佥》

佥宋魏之间,谓之摄殳,或谓之度。自关而西谓之棓,或谓之柫。齐楚江淮之间,谓之柍,或谓之桲。
今连架所以打谷者。

《释名》《释用器》

架,加也。加杖于柄头,以挝穗而出其谷也。或曰:罗架三杖而用之也。或曰:丫丫杖转于头,故以名之也。

《说文》《耞》

耞本作枷,齐语枷,拂也。所以击草。

《广韵》《连耞》

连耞,打谷具。

《本草纲目》《连耞关主治》

李时珍曰:转胞,小便不通,烧灰水服。《农政全书》连耞图

《连耞图考》

连耞,击禾器。《国语》曰:权节,其用耒耜耞芟。《广雅》曰:拂谓之架。《说文》曰:拂架也。拂击禾连架。《释名》曰:架,加也。加杖于柄头,以挝穗而出谷也。其制用木条四茎,以生革编之,长可三尺,阔可四寸。又有以独挺为之者,皆于长木柄头,造为擐轴,举而转之以扑禾也。

《天工开物》《攻菽》

凡豆菽刈穫,少者用耞,多而省力者,仍铺于场,烈日晒乾,牛曳石赶而压落之。凡打豆耞,竹木竿为柄,其端锥圆眼,拴木一条,长三尺许,铺豆于场,执柄而击之。

打耞图


连耞部艺文《秋日田园杂兴》〈录一〉宋·范成大

新筑场泥镜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晴。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连耞响到明。

连耞部纪事

《汉书·王莽传》:莽,天凤元年正月,莽曰:予以二月建寅之节行巡狩之礼。予之东巡,必躬载耒,每县则耕,以劝东作。予之南巡,必躬载耨,每县则薅,以劝南伪。予之西巡,必躬载铚,每县则穫,以劝西成。予之北巡,必躬载拂,每县则粟,以劝盖藏。〈注〉师古曰:拂音佛,所以击治禾者也,今谓之连耞。
《曾巩杂识》:侬智高叛,枢密副使狄青率众击之,贼逆于归。仁庙青急麾军进,前后合击。贼不能驻军士,又从马上以铁连耞击之,皆披靡相枕藉,遂大败。

连耞部杂录

《水经注》:肥水出良馀山,俗谓之连耞山,亦或以为独山也。
《癸辛杂识》:今农家打稻之连耞,古之所谓拂也。《王莽传》:东巡载耒,南载耨,西载铚,北载拂。注:拂,音佛,以击治禾。今谓之柳。庆历初,知并州杨偕伏所制。鉘连耞鉘简藏秘府,狄武襄以鉘连耞破侬智高。非特治禾也。按《天官书》,棓,亦作柈。及棒,又连耞也。见《玉篇》。此棓杖之棓,其字从木,本非止于击禾,又以铁为之,短兵之利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