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镰刀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四十四卷目录

 镰刀部汇考
  《诗经》〈周颂臣工〉
  《方言》〈杂释〉
  《释名》〈释用器〉
  《广雅》〈释器〉
  《农政全书》〈铚图说 艾图说 镰图说 推镰图说 粟鋻图说 䥛图说 鏺图 说 麦钐图说 捃刀图说 𠠫刀图说〉
  《事物原始》〈镰〉
 镰刀部艺文
  《铚》           元王祯
 镰刀部纪事
 水车部汇考
  《农政全书》〈翻车图说 筒车图说 水转翻车图说 牛转翻车图说 驴转筒车 图说 高转筒车图说 刮车图说 连筒图说 架槽图说〉
  《事物原始》〈渴兔 水车〉
 水车部艺文一
  《水轮赋》          唐陈章
  《水车赋》         宋范仲淹
  《拟水部车龙除水陆转运使诰》  胡锜
  《代车龙到任谢表》       前人
 水车部艺文二〈诗〉
  《无锡道中赋水车》      宋苏轼
  《同子唯赋水车》       元袁桷
  《水筒》            王祯
  《水车行》          明童冀
 水车部纪事
 水车部杂录
 桔槔部汇考
  《农政全书》〈戽斗图说 桔槔图说 辘轳图说〉
  《事物原始》〈桔槔 戽 辘轳〉
 桔槔部艺文一
  《桔槔赋》          唐王契
  《辘轳赋》          仲子陵
  《桔槔赋》          宋陈藻
  《桔槔铭》         明方孝孺
 桔槔部艺文二〈诗〉
  《桔槔》          明何潜斋
 桔槔部纪事
 桔槔部杂录

考工典第二百四十四卷

镰刀部汇考

《诗经》

《周颂·臣工》

奄观铚艾。
〈疏〉《释名》云:铚穫,禾铁也。《说文》曰:铚穫,禾短镰也。然则铚器可以穫禾,故云铚穫也。

《方言》《杂释》

刈钩江淮,陈、楚之间,谓之鉊〈音昭〉,或谓之鐹〈音果〉,自关而西,或谓之钩,或谓之镰,或谓之锲〈音结〉

《释名》《释用器》

镰,兼也。体廉薄也。其所刈,稍稍取之,又似廉者也。,沟也。既割去垄上草,又辟其土,以壅苗根,使垄下为沟,受水潦也。
杀也,言杀草也。铚穫,黍铁也。铚,铚断穗声也。

《广雅》《释器》

铚谓之刈。
《农政全书》铚图

铚图说

铚穫禾穗刃也。《臣工诗》曰:奄观铚艾。《书·禹贡》曰:二百里纳铚。《小尔雅》云:截颖谓之铚。截颖,即穫也。据陆诗。《释文》云:铚穫,禾短镰也。《纂文》曰:江湖之间,以铚为刈。《说文》云:此则铚器断禾声也,故曰铚。
艾图

艾图说

艾穫器今之刨镰也。《方言》曰:刈江淮,陈、楚之间,谓之鉊,或谓之锅,自关而西或谓之钩,或谓之镰,或谓之锲。《诗》:奄观铚艾。《释音乂韵》作艾,芟草亦作刈。贾策:若艾草。菅注:艾读曰刈,古艾从草,今刈从刀。宜通用。
镰图

镰图说

镰,艾禾曲刀也。《释名》曰:镰,廉也。薄甚,所刈似廉。《考工记》又作镰。《风俗通》曰:镰刀,自揆积刍荛之效,然镰之制不一,有偑镰,有两刃镰,有裤镰,有钩镰,有镰柌之镰。皆古今通用,芟器也。
推镰图

推镰图说

推镰,敛禾刃也。如荞麦熟时,子易焦落,故制此具,便于收敛。形如偃月,用木柄长可七尺,首作两股,短义架以横木,约二尺许,两端各穿小轮圆,转中嵌镰,刃前向,仍左右加以斜杖,谓之蛾眉杖,以聚所劖之物。凡用,则执柄就地推去,禾茎既断,上以蛾眉杖约之,乃回手左拥成,以离旧地。另作一行,子既不损,又速于刀刈数倍。此推镰体用之效也。
粟鋻图

粟鋻图说

粟鋻,截禾颖刃也。《集韵》云:鋻,刚也。其刃长寸馀,上带圆銎,穿之食指。刃向手内,农人收穫之际,用摘禾穗,与铚镰制不同,而名亦异,然其用则一,此特加便捷耳。


䥛图说

䥛,似刀而上弯,如镰而下直,其背指厚,刃长尺许,柄盈二握。江淮之间恒用之。《方言》云:自关而西谓之钩,江南谓之锲。锲,䥛,《集韵》通用。又谓之弯刀,以刈草禾,或斫柴筱,或代镰斧。一物兼用,农家便之。

鏺图


鏺图说
鏺,《集韵》云:鏺,两刃刈也。其刃长二尺馀,阔三寸,横插长木柄,内牢以逆楔。农人两手执之,遇草莱或麦禾等稼,折腰展臂,匝地芟之。柄头仍用掠草杖,以聚所芟之物,使易收束。太公《农器篇》云:春鏺草棘。又唐有鏺麦殿,今人亦云芟曰鏺,盖体用互名,皆此器也。
麦钐图

麦钐图说

麦钐,芟麦刃也。《集韵》曰:钐,长镰也。状如镰长而颇直,比鏺薄而稍轻,所用斫而劖之,故曰钐。用如鏺也。亦曰鏺,其刃务在刚利,上下嵌系绰,柄之首以芟麦也,比之刈穫,功过累倍。
捃刀图

捃刀图说

捃刀,《集韵》云:捃,拾也。俗谓拾麦刀。刃长可五寸,阔近二寸,上下窍绳穿之,系于指腕。随手芟,取其便也。麦禾既熟,或收刈不时,茎穗狼籍,不能净尽单贫之,人得以取其遗滞,盖捃拾之间,用此器也。
𠠫

𠠫刀图说

𠠫刀,辟荒刃也。其制如短镰,而背则加厚。尝见开垦芦苇、蒿莱等荒地,根株骈密,虽强牛利器鲜不困败,故于耕犁之前,先用一牛引曳,小犁仍置刃,裂地辟及一陇,然后犁镵随过覆垡,截然省力过半。又有于本犁辕首里边就置此刃,比之别用人畜,尤省便也。

事物原始镰

《说苑》曰:孔门丘吾子,拥镰带索而哭,然则三代之田器也。《说文》云:镰,锲也。用以镬稻麦者,神农氏种五谷时,宜有是物。

镰刀部艺文《铚》元·王祯

制形类短镰,名义因声闻。秸既异赋,禾槁惟中分。虽云一钩铁,解空千亩云。小材有大用,乘时策奇勋。苟无遽弃捐,磨砺以须君。

镰刀部纪事

世本垂作铫。
《说苑·敬慎篇》:孔子行游中路闻哭者声,甚悲,进,见之,丘吾子也,拥镰带索而哭,孔子问:何哭之悲也。对曰:吾有三失。吾少好学问,周遍天下,还后吾亲亡,一失也。仕君奢骄,谏不遂,二失也。厚交友而后绝,三失也。不可得再见者,亲也。请从此辞。则自刎而死。
《魏略》:孟康字公休,为弘农太守,时出按行,敕吏卒,各持镰,自刈马草。
《避暑漫抄》:国初征泽潞时,军士于泽中镰取马草。晚归,镰刀透成金色。或以草燃釜,釜底亦成黄金。《愿丰堂漫书》:吴康斋一日出穫,手为镰伤,流血不止,举视伤处,曰:若血不即止而吾收之,即是为尔所胜。言已而穫如故。

水车部汇考

《农政全书》翻车图

翻车图说

翻车,今人谓龙骨车也。《魏略》曰:马钧居京都,城内有田地,可为园,无水以灌之,乃作翻车,令儿童转之,而灌水自覆。汉灵帝使毕岚,作翻车,设机引水,洒南北郊路,则翻车之制。又起于毕岚矣。今农家用之溉田,其车之制,除压栏木,及列槛桩外,车身用板作,槽长可二丈,阔则不等,或四寸至七寸,高约一尺,槽中架行道板一条,随槽阔狭,比槽板两头俱短一尺,用置大小轮轴,同行道板上下通周,以龙骨板系其在上,大轴两边,各带拐木四茎,置于岸上木架之间。人凭架上踏动拐木,则龙骨板随转循环行,道板刮水上岸。此翻车之制,关楗颇多,必用木匠可易成造。其起水之,法若岸高三丈有馀,可用三车中间小池倒水上之,足救三丈,已上高岸之田。凡临水地段,皆可置用。但田高,则多费人力。如数家相传,计日趋工,俱可济旱。水具中机械巧捷,惟此为最。
筒车图

筒车图说

筒车,流水筒轮。凡制此车,先视岸之高下,可用轮之大小,须要轮高于岸,筒贮于槽,方为得法其车之所在。自上流排作石仓斜擗水,势急凑筒轮,其轮就轴作毂,轴之两旁阁于桩柱山口之内,轮轴之间,除受水板外,又作木圈缚绕,轮上就系竹筒或木筒〈如小轮则用竹筒,大轮则用木筒。〉。于轮之一周,水激转轮,众筒兜水次第倾于岸上。所横木槽,谓之天池,以灌田稻,日夜不息,绝胜人力。若水力稍缓,亦有木石制为陂栅,横约溪流,旁出激轮,又省工费。或遇流水狭处,但垒石敛水凑之,亦为便易。此筒车大小之体用也,有流水处俱可置此。
水转翻车图

水转翻车图说

水转翻车,其制与人踏翻车俱同,但于流水岸边掘一狭堑,置车于内车之踏轴,外端作一竖轮,竖轮之旁架木立轴,置二卧轮,其上轮适与车头竖轮辐支相间。乃擗水旁激下,轮既转,则上轮随拨车头竖轮,而翻车随转,倒水上岸。此是卧轮之制。若作立轴,当别置水激立轮,其轮辐之末,复作小轮,辐头稍阔,以拨车头竖轮。此立轮之法也。然亦当视其水势,随宜用之,其日夜不止,绝胜踏车。
元扈先生曰:此却未便,水势太猛,龙骨板一受龃龉即决裂不堪,与今风水车同病,若长流水中,不如筒车为稳,平流用风别有一法。
牛转翻车图

<a href="pic.asp?hbD=0&pg=" onfocus="this.blur()" target=_blank>【牛转翻车图】牛转翻车图说
牛转翻车,如无流水处用之,其车比水转翻车卧轮之制,但去下轮,置于车傍。岸上用牛拽转轮轴,则翻车随转,比人踏功将倍之。与前水转翻车,皆出新制,故远近效之,俱省工力。
驴转筒车图

驴转筒车图说
驴转筒车,即前水转筒车。但于转轴外端,别造竖轮,竖轮之侧,岸上复置卧轮,与前牛转翻车之制无异。凡临坎井,或积水渊潭,可浇灌园圃,胜于人力汲引。元扈先生曰:此却太拙。筒车之妙,妙在用水。若用人畜之力,是水行迂道,比于翻车,枉费十分之三。
高转筒车图

高转筒车图说

高转筒车其高以十丈为准,上下架木各竖一轮,下轮半在水内,各轮径可四尺,轮之一周两傍高起,其中若槽以受筒索,其索用竹均排三股,通穿为一,随车长短,如环无端,索上相离五寸,俱置竹筒,筒长一尺,筒索之底托以木牌,长亦如之,通以铁线缚定,随索列次络于上下二轮,复于二轮筒索之间架刳木,平底行槽一连上,与二轮相平,以承筒索之重。或人踏或牛拽转上轮,则筒索自下兜水,循槽至上轮,轮首覆水,空筒复下,如此循环不巳。日所得水,不减平地。车戽若积为池沼,再起一车,计及二百馀尺。如田高岸深,或田在山上,皆可及也。
所转上轮形如制易缴筒索,用人则如轮轴一端作掉枝,用牛则制作竖轮,如牛转翻车之法。或于轮轴两端造作拐木,如人踏翻车之制,若筒索稍慢,则量移上轮,其馀措置,当自忖度,不能悉陈。

元扈先生曰:此制却可用之急流,挈水虽少而行地颇高。若在平水,亦须用人畜之力,然犹胜挈瓶也。但凡车戽之制,独平水为难耳。若果系迅流即数里,可激而上,此区区者,何足以云?别有水转筒车,与高转筒车之制颇同,故著其说于后图,不载。
水转筒车:遇有流水,岸侧欲用高水,可立此车。其车亦高转筒车之制,但于下轮轴端别作竖轮,旁用卧轮拨之,与水转翻车无异。水轮既转,则筒索兜水,循槽而上,馀如前例,又须水力相称,如打碾磨之重,然后可行,日夜不息,绝胜人牛所转。此诚秘术,今表暴之,以谕来者。
刮车图

刮车图说

刮车,上水轮也。其轮高可五尺,辐头阔至六寸,如水颇下田可用此。其先于岸侧掘成峻槽,与车辐同阔,然后立架安轮,轮轴半在槽内,其轮轴一端擐以铁钩木拐,一人执而掉之,车轮随转,则众辐循槽,刮水上岸溉田,便于车戽。
元扈先生曰:此必水与岸相去止一二尺方可,用若岁潦,用以出水,圩外尤便。若并流水,便可激轮出入,则不烦人畜,其利甚博也。
连筒图

连筒图说

连筒,以竹通水也。凡所居相离水泉颇远,不便汲用,乃取大竹,内通其节,令本末相续,连延不断,阁之平地,或架越涧谷,引水而至。又能激而高起数尺,注之池沼,及庖湢之间,如药畦蔬圃,亦可供用。杜诗所谓:连筒灌小园。
元扈先生曰:岂有激而高起之理,若能高起,必是上流受处高于下流泄处故也。果高则百丈亦可,不高则分寸不能。但是上流高于下流一二尺,即能取水,至百丈之上,此则制作之巧耳。
架槽图

架槽图说

架槽,木架水槽也。间有聚落,去水既远,各家共力造木为槽,递相嵌接,不限高下,引水而至。如泉源颇高,水性趋下,则易引也;或在洼下,则当车水上槽亦可远达;若遇高阜,不免避碍,或穿凿而通;若遇坳险,则置之义木,驾空而过;若遇平地,则引渠相接,又左右可移,邻近之家,足得借用,非惟灌溉多,便抑可潴蓄为用,暂劳永逸,同享其利。

《事物原始》渴兔

汉灵帝作番车渴兔,注云:番车者,设机车上,以引水;渴兔者,为曲筒,以气引水而上。今《方言》谓之过山龙。

水车

《魏略》曰:魏马钧居京中,有地,无水以灌,乃作翻车,使儿童转之,引水灌园。或曰:汉灵帝使毕岚,作翻车,引水南北郊路,未知孰是,翻车即今之水车也。

水车部艺文一《水轮赋》唐·陈章

水能利物,轮乃曲成。升降满农夫之用,低徊随匠氏之程。始崩腾以电散,俄宛转以风生。虽破浪于川湄,善行无迹;既斡流于波面,终夜有声。观夫斲木而为,凭河而引箭驰,可得而滴沥。辐辏必循乎规准,何先何后互兴,而自契心期。不疾不徐,迭用而宁因手敏信,劳机于出没,惟与日而推移。殊辘轳以致,功就其深矣。鄙桔槔之烦力,使自趋之转毂,谅由乎顺动盈科,每悦于柔随远望。蹄涔讵有朱殷之色,挹兹鳞起,终无涂附之期作霖。或自于斯干流湿,更彰乎就燥回环。润乎嘉毂,荐至踰于行潦钩,深致远沿,洄而可使在山积少之多灌,输而各由其道尔。其扬清激浊,吐故纳新,辗桃花之活活,摇杏叶之鳞鳞。一勺每劳于濡轨,三材必赖于工人。浴海上之朝光,升如日御;泛江中之夜影,重似月轮。常虚受以载沉表,能圆于独运,低徊而涯岸,非阻委曲而农桑。是训惠可周于地利,空沾负郭之田材,足任于天津,多寄临川之郡。池陂无漉,畎浍既潴,用能务实势,欲凌虚罄折而下,随毖彼持盈而上,善依于当浸稻之时,宁非沃壤映生蒲之处,相类安车。异矣哉!俯此沟塍润于原,隰成形,必仰乎膏雨,屈己且安于卑湿,苟量远大之功庶,无惭于瓮汲。

《水车赋》宋·范仲淹

器以象制水,以轮济假一毂。汲引之利,为万顷生成之惠。扬清激浊,诚运转而有时;救患分灾,幸周旋于当世。有以见天假之年,而王无罪岁者也。当其东作云,布西成以期,何密云不雨兮,若焚若灼。而大田多稼兮,如渴如饥。耒耜之功既至,仓箱之望将危。岂无陂池抱瓮之行曷济,亦有沟洫挈瓶之利胡为。乃有智者乐水而起,予梓人治材而和。汝谓一溉之可洽,俾百两之斯举。固无伤于濡轨轧轧,临川初有认于埋轮翘翘。在渚是车也,匪疾匪徐;彼水也,突如来如。补畎亩之不足,损溪壑之有馀。渤潏腾波,忽若刺山之泉涌;潺湲去浪,渐如澄江之练舒。讵见瓶羸那惭绠短流洋洋兮,乍若膏;润苗欣欣兮,初如律暖。载脂载辖,几通郑国之渠;弗驰弗驱,自解成汤之旱。动将势旋,发与机会,既引重之象著,亦救焚之功大。河水浼浼,得我而不滞不凝;原田每每,用我而无灾无害。仁常汲下,智复钩深于以见。因民之利于以见洗物之心。若夫大禹之年,应资治水必也。高宗之世,亦命为霖。至如贤人在辅德,施周普,五日一风,十日一雨,则斯车也,吾犹不取。

《拟水部车龙除水陆转运使诰》胡锜

作周川衡已成岁,绩为唐发运爰重,使名自非负。洞达之奇何以称,转输之选,以尔风猷渊湛器,识陂涵轮囷而容之,蟠素无滞碍;荦确而骨之,蜕独任捲舒。见谓圆机九流通之材,故有一动万波随之誉。已咨决汎,更赖沃焦,旱魃涤涤,蕴隆虫虫,孰慰兢兢之念;小子蹻蹻,老夫灌灌,共歌板板之诗。乃不惮于勤劳,爰妙加于回斡。朕深嘉汝最宜究其能,俾司将漕之权,毋效谈河之阔,决鸿歌饭已兴陂下之耕,流马运粮期进汉中之策,勉加濡沃,嗣有激昂。

《代车龙到任谢表》前人

职滥水衡何补禹畴之用,光濡隰辔误叨汉曹之荣。
沐浴恩波,滂沱感涕。伏念臣材卑碌碌,量浅沾沾,刊木而龙其驱粗竭放菹之力,防稻而潴其畜仅殚掌浍之劳。政惭俛仰,以随人所冀,卷藏而束阁。川适逢于涤涤,泉曷导于源源,乃沾诏墨之鸦翻,俾濯篆文之龟坼。流湿就燥,泄北海以灌涯;自下升高,激西江而救涸。爰喣斗升之活,以将辇驾之输。兹盖恭遇皇帝陛下,德厚海涵,道明川理,见善莫禦,其决化妙流通,从谏如转,诸圜迹无碍滞,肆令猥琐,亦玷选抡。臣敢不胝足施功,鞠躬尽瘁,凿渠引渭,当溥沾泾下之田,挽粟飞刍,愿长富关中之廪。

水车部艺文二〈诗〉《无锡道中赋水车》宋·苏轼

翻翻联联衔尾鸦,荦荦确确蜕骨蛇。分畴翠浪走云阵,刺水绿针抽稻芽。洞庭五月欲飞沙,鼍鸣窟中如打衙。天翁不见老翁泣,唤取阿香推雷车。

《同子唯赋水车》元·袁桷

挈瓶之智诚有馀,抱瓮之劳亦良苦。何人尝巧抉天机,河伯逡巡,鱼鳖舞昂昂,长身卧塍岸,卷地翻涛,敌骄暑谁云龙骨化梅,梁未信鱼身作桥。柱萦纡香,轮过流水,突兀云梯卷清雨。横陈歌板促纷纶,倒流谷帘声龃龉。东家馌妇颜色恶,步步生莲空媚妩。阳乌流烁汗成浆,平陆须臾涌银。乳推移燥湿意,本同窃夺阴阳,天所怒。人言无踵能自至,跬步周旋路修阻。不辞满眼看黄云,岁晚论功付梁梠。君不见田舍翁年年苦辛,与我同天寒破褐厌糠覈,仰视屋壁知谁穷。

《水筒》王祯

刳竹作连筒流泉一派,通势虽由上下,用不限西东。远借居人,便常资沛泽功伊,谁凭好手扶起卧龙公。

《水车行》明·童冀

零陵水车风作轮,缘江夜响盘空云。轮盘团团径三丈,水声却在风轮上。大江日夜东北流,高岸低坼开深沟。轮盘引水入沟去,分送高田种禾黍。盘盘自转不用人,年年祇用修车轮。往年比屋搜军伍,全家载下西凉府。十家无有三家存,水车卧地多作薪。荒田无人复愁旱,极目黄茅接长坂。年来儿长成丁夫,旋开荒田纳官租。官租不阙足家食,家家复藉水车力。一车之力食十家,十家不惮勤修车。但愿人常在家车在轴,不忧禾黍秋不熟。

水车部纪事

《晋书·石季龙载记》:邯郸城西石子堈上有赵简子墓,季龙令发之,初得炭深丈馀,次得木板厚一尺,积板厚八尺,乃及泉,其水清冷非常,作绞车以牛皮囊汲之,月馀而水不尽,不可发而止。
车水部杂录
《谈苑》:范文正公为《水车赋》云:方今圣人在上,五日一风,十日一雨,则斯车也,吾其不取。意谓水车唯施于旱,不旱则无所施。公在宝元康定间,边鄙有事,骤加进擢。晏静,则置而不用。亦与水车何异。

桔槔部汇考

《农政全书》

戽斗图

戽斗图说

戽斗,挹水器也。《唐韵》云:戽,抒也,抒水器挹也。凡水岸稍下,不容置车,当旱之际,乃用戽斗控以双绠,两人掣之,抒水上岸以溉田稼,其斗或柳筲或木罍,从所便也。
元扈先生曰:此是岸下不必置车,或所用水少,权作此耳。若以溉田,即岸下亦是置车为妙。

桔槔图


桔槔图说

桔槔,挈水械也。《通俗文》曰:桔槔,机汲水也。《说文》曰:桔,结也,所以固属。槔皋也。所以利转。又曰:槔缓也,一俯一仰,有数存焉。不可速也。然则桔其植者,而槔其俯仰者欤?《庄子》曰:子贡过汉阴,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凿隧而入井,抱瓮而出灌,搰搰然用力甚多,而见功寡。子贡曰:有械于此,一日浸百畦,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挈水若抽,数如泆汤,其名为槔。又曰:独不见夫桔槔者乎。引之则俯,舍之则仰。彼,人之所引,非引人者也。故俯仰不得罪于人。今濒水灌园之家多置之实,古今通用之器。用力少,而见功多者。
辘轳图

辘轳图说

辘轳,缠绠械也。《唐韵》云:圆转木也。《集韵》作犊辘,汲水木也。井上立架置轴,贯以长毂,其顶嵌以曲木,人乃用手掉转缠绠于毂,引取汲器。或用双绠而逆顺交转所悬之器,虚者下,盈者上,更相上下,次第不辍,见功甚速。凡汲于井上,取其俯仰,则桔槔;取其圆转,则辘轳。皆挈水械也。然桔槔绠短而汲浅,独辘轳深浅俱适其宜也。
元扈先生曰:此大拙,不如吸法为妙。吸法有二一,用人力工费力,省一不用人力,作之少费工料,用之却甚利益。

《事物原始》桔槔

《世说》云:子贡过汉阴,见丈人抱瓮负水灌园,子贡曰:不亦劳乎。何不凿木架梁,前轻后重,以汲水,则用力少,而成功多矣。丈人曰:有机事者必有机心。子贡惭,而去。《刘向·说苑》云:卫有五丈夫,负缶入井灌田,终日一区。邓析过,下车,谓曰:何不为机,重后,轻前,命曰桔槔。又按《庄子》曰:不见桔槔乎。引之则俯,舍之则仰。故俯仰而不得罪于人。注云:汲水器也

以木为小桶,桶旁系以绳,两人用以取水,名曰戽桶。

辘轳

井上汲水盘车是也。古时未见所出,至殷仲堪与崔浩有井上辘轳卧婴儿之句,《琵琶记》有辘轳声已断金井之曲。

桔槔部艺文一《桔槔赋》唐·王契

智者济时,以设功强名,之曰桔槔。何朴斲之太简,俾役力兮不劳作,固兮为我之身临,深兮是我之理。若虞机张如鸟,斯企山有木,因工见汲引之能巽乎?水自我成润物之美,不羸瓶而上出,何抱瓮之勤?止执虚趍下,虽自屈于劳形持满,因高终见伸于知己郑圃之侧,潘园之旁,沟塍绮错,畎亩相望,带嘉蔬兮映芳草,背古岸兮面垂杨。欲建标以取别,能举直而自强。若垂竿兮匪钓,象爟火兮无光。不忘机以弃俗,乃习坎而为常。随用舍而俯仰,应浅深而短长。重泉之水兮不滞,九畹之兰兮益芳。虽欲绝学以弃智,其若得存而失亡,歌曰:大道隐兮世人薄,无为守拙空寂寞。老圃之道可行,何耻见机而作。

《辘轳赋》仲子陵

智者创物以见意,立成辘轳以为天下利。木德标象,金行效事。与桔槔之用则同,比笋簴之形不异。井之勿幕,瓶亦汔至。当于要路之津,存乎兼济之地。忠也,陈力而就列;孝也,致养而不匮。圆静则智士之心,通流乃仁者之志。故辘轳之体,一有君子之道,四观其得位,攸处居中,特立从绳以寸工,假器以尺汲。自上自下者,念兹以有成。虚往实来者,释此而何执。物不言利,急人之所急,舍之则其道可卷而怀,用之则其功可俯而拾。及夫挈瓶所施,悬绠所统,崇朝以闻乎三捷,永日何啻乎七纵,为万人仰,与天下共。其静也则无机之机;;其动也,则有用之用。德必不孤,贤亦有准,泉蒙者道为之废,井渫者心为之轸。无忘乎牵挛,盖存乎汲引,斯亦惠而不费乎,贤人之业,于是乎尽也。

《桔槔赋》宋·陈藻

渔溪之民兮桔槔,一日不雨兮则劳。土既薄兮沙石多,水钻钻以下筛井,凑凑而涌高,十日不雨兮,因回数而损泉,巽之愈低,力其倍宣。画虽给于西园,夕恐焦乎东田。自甲至戊,惟丙能眠,夫妇蓬黧,如蛮如猺。太阳升兮毕炎烧,嘉树在前,若秦皇汉武兮慕三神,山之绝辽。已而视瓶中之粟,曾不足以禦来者之一朝。思勿负于债家,秋已竭其膏,膋幸而禾稻成穗。雷腹有充,举手加额,惭荷元穹彼弯射虎之弓兮,恨侯印之阻封。援赋鹏之笔兮,少为傅而曰穷。潘嫌宦拙兮达早羽,叹天亡兮战工。长卿不文,犊鼻皆可。仲卿凡者,牛衣足供。作进学者,非韩愈邪?昔有解嘲之扬雄,言若亡憾兮,意则由赐之,不容斯可也。世莫如漆园之愤悱兮,羌托辞于苦空。场屋之士,戚戚未第,乍登九品,立俟隆崇;纨绔之子,厌饫肥甘,率然一饭,怒冠发冲。妖艳之女,羞与丑妇,共牢而食,安得淮阴壮客甘绛,灌之雷同者哉?曰圣曰贤,为颜为孔,己虽乐以无尤,人至今而屈讼造物者,起笑而为乱,曰赋汝厚兮责我深,随自然兮吾何心谓,渠能兮昧矣,谓渠素兮呻吟,不若吝之兮均桔槔。而后食庶无侥倖兮,岂闻相怨之音。

《桔槔铭》明·方孝孺

旱为虐,汝功乃作。宁汝无功无俾。岁也凶。

桔槔部艺文二〈诗〉《桔槔》明·何潜斋

片片龙鳞脱老苍,有时咿捲沧浪。真机动处何容力,自是旁人脚手忙。

桔槔部纪事

《庄子·天地篇》:子贡南游于楚,反于晋,过汉阴,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凿隧而入井,抱瓮而出灌,搰搰然用力甚多而见功寡。子贡曰:有械于此,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见功多,夫子不欲乎。为圃者卬而视之曰:奈何。曰: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挈水若抽,数如泆汤,其名为槔。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闻之吾师,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吾非不知,羞而不为也。
《晋书·周访传》:访为振武将军、寻阳太守,加鼓吹、曲盖。复命访与诸军共征杜韬。作桔槔打官军船舰,访作长岐枨以距之,桔槔不得为害。

桔槔部杂录

《庄子·天运篇》:子独不见夫桔槔者乎。引之则俯,舍之则仰。彼,人之所引,非引人也。故俯仰而不得罪于人。《蒙斋笔谈》:子贡告汉阴丈人以桔槔。忿然作色曰:有机械则有机事,有机事则有机心。子贡惧而惊。孔子以为假修混沌之术,识其一不知其二,治其内不知其外,混沌之术云者。谓上古之世也,执古之道以御。今之俗则混沌之世,亦何必然哉。惟汉阴不能察此,是故一拂其意,遂至于忿然作色,则是非之辨,已役其外,而喜怒之情,已乱于中矣。是以区区以抱瓮为是,终身役役而不自知其劳也。师金尝语颜子以子曾不见夫桔槔者乎,引之则俯,舍之则仰。彼人之所引,非引人也。故俯仰不得罪于人。汉阴而知此,亦何伤于桔槔哉。
《燕都游览志》:三圣庵在德胜街左巷后,筑观稻亭,北为内官监地,南人于此艺水田,粳粳分塍夏日桔槔,声不减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