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锹锄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四十三卷目录

 耒耜部汇考
  《易经》〈系辞下传〉
  《诗经》〈豳风七月 小雅大田 周颂载芟 良耜〉
  《礼记》〈月令〉
  《周礼》〈冬官考工记〉
  《尔雅》〈释训〉
  《释名》〈释用器〉
  《耒耜经》
  《汉制考》〈耒 耜〉
  《农政全书》〈耒耜图说 犁图说 耕槃图说 牛轭图说 镵图说 鐴图说 划图说 锋图说 长镵图说 耙图说 耖图说 碌碡图说 礰礋图说〉
  《事物原始》〈耒耜 犁 杷〉
 耒耜部艺文一
  《修耒耜判》        唐白居易
  《拟良耜除司农卿诰》     宋胡锜
  《代良耜谢表》         前人
  《拟犁春知犍为郡兼劝农使诰》  前人
  《代犁春到任谢表》       前人
  《耒耜铭》         明方孝孺
  《前题》            前人
  《镵铭》            前人
  《前题》            前人
 耒耜部艺文二〈诗〉
  《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录一〉
               唐杜甫
 耒耜部纪事
 耒耜部杂录
 锹《锄部汇考》
  《诗经》〈周颂臣工〉
  《周礼》〈冬官考工记〉
  《尔雅》〈释器〉
  《方言》〈杂释〉
  《说文》〈锄 钁〉
  《释名》〈释用器〉
  《农政全书》〈钁图说 锸图说 铁搭图说 铧图说 钱图说 镈图说 耨图说 耰锄图说 耧锄图说 镫锄图说 铲图说 杴图说〉
  《事物原始》〈锸 耰 耨 杴〉
  《天工开物》〈锄镈〉
 锹锄部艺文一
  《拟赵镈除金部诰》      宋胡锜
  《代赵镈谢表》         前人
 锹锄部艺文二〈诗〉
  《铲》            元王祯
 锹锄部选句
 锹锄部纪事
 锹锄部杂录

考工典第二百四十三卷

耒耜部汇考

《易经》

《系辞下传》

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
〈本义〉二体皆木,上入下动,天下之益,莫大于此。〈大全〉或问上入下动,于取象有所未晓,朱子曰:耜乃今之铧,耒乃铧柄,虽下入,毕竟是上面用力,方得入节。斋蔡氏曰:耜,耒首也。斲木之锐而为之。耒,耜柄也。揉木使曲而为之。 叠山谢氏曰:耒耜者,今谓之犁曲。木在上,俗名犁。冲即耒也。斲削二片,在下以承铁二片,俗呼犁壁,即耜也。 云峰胡氏曰:自古未有牛耕,神农教民耒耜,其动也,在下之耜,而所以入之者,在上之耒。于益之卦德,上入下动,盖有合焉。况为天下之益于卦名,又有合也。

《诗经》《豳风七月》

三之日于耜。
〈朱注〉于往也,耜田器也。于耜,言往修田器也。〈大全〉庐陵罗氏曰:耜耒下也。广五寸,耒耜上,句木也。耜古以木为之,《易》曰:斲木为耜,揉木为耒。亦以金为之。

《小雅·大田》

以我覃耜,俶载南亩。
〈大全〉丰城朱氏曰:以我覃耜,利其器也。俶载南亩,耕之勤也。

《周颂·载芟》

有略其耜,俶载南亩。〈朱注〉略利也

《良耜》

畟畟良耜。
〈朱注〉畟畟,严利也。〈大全〉孔氏曰:是刃利之状。

《礼记》《月令》

季冬之月,命农,修耒耜,具田器。
〈注〉郑氏曰:田器,镃錤之属。〈疏〉孔氏曰:耒者,以木为之。长六尺六寸,底长尺有一寸,中央直者三尺有三寸,句者二尺有二寸。底谓耒下,向前曲接耜者,耜以金铁为之,故云耜者耒之金。镃錤,今之锄类。

《周礼》《冬官·考工记》

匠人为沟洫,耜广五寸,二耜为耦,一耦之代,广尺深尺谓之𤰝。
〈订义〉郑锷曰:为沟洫广深之法,其原必起于耜,广五寸,耜者,耒之金耕者,所用惟耜为急,故用为造沟洫之,则 。贾氏曰:二耜为耦者,二人各执一耜,若长沮桀溺耦,而耕此,两人耕为耦,共一尺,

车人为耒。
王昭禹曰:车人为车,而亦为耒者。《易》曰:揉木为耒。耒之为物,其体曲,其用利。而车之为物,或揉曲木以为体,或资利转以为用。器殊而事类,此车人所以为耒也。

庛长尺有一寸,中直者三尺有三寸,上句者二尺有二寸。
郑锷曰:庛者。耒之面。耜者,耒之金。庛则在耒下,而前曲接耜,名谓之庛者,谓其曲接耜之所容,有庛之义。其长以尺有一寸,为度当中而直者,耒之身也。在庛之上,故谓之中直也。其长以三尺三寸,为度人手所执者,谓之句。句在上,而句故谓之上句。亦谓之首也。其长以二尺二寸,为度合而言之,则耒也。 《易氏》曰:耒之前接者,耜也。耜之前接者,耨,即所谓庛也。以金刺土者也。匠人言耜广五寸,郑氏谓古者耜一金是也。 陈用之曰:《易》曰: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耜之利,以教天下。盖耒也,耜也,以木为之耨,则以金为之而用于耒耜者也。何以知耨之用于耒也?盖古文耨从耒,或从金。从金,言以金为之;从耒,言耒之为用。何以知耨之用于耜也?盖古文耜从木,从㠯。从木,言以木为之;从㠯,言以金焉,以之为言用也。然则先儒以耜为耒头之金,岂知《易》所谓斲木为耜?而古文耜从木之意,与郑氏读庛为剌,理或宜,然谓前曲接耜,恐误。 王昭禹曰:合三者之数,则耒之长凡六尺有六寸。

自其庛缘其外,以至于首,以弦其内,六尺有六寸,与步相中也。
陈用之曰:缘谓循而上之,弦谓直而度之,外谓边也,首谓上也,内谓中也,自庛缘其外,以至于首,度其左右上下、小大多寡之数,均矣。然后以此而弦直其中,以审其度焉,以弦其内,得六尺有六寸之数,则其度不差矣。与步相中者,盖言其用之时,则器之度与人之步适相当焉。 赵氏曰:自外曲量之,则六尺六寸,从上下两曲之内,相望如弦,量之只得六尺。以上句与下庛曲占了寸数也。必欲中步者,盖在野,宜度以步,人执耒耕也。前后相距止六尺,行一步,则如此阔,耒太长,则高而难执,太短,则俛而难行。皆不便。耒适要六尺长,所以中步。郑康成曰:耕者,以田器为度宜。 贾氏曰:耒自长六尺,若量地时,脱去耜而用之。

坚地欲直庛,柔地欲句庛,直庛则利推,句庛则利发,倨句磬折,谓之中地。
陈用之曰:坚地刚而难入,而直庛则利。推柔地著而难起,而句庛则利。发直庛者,其庛之势微,直而下也。句庛者,其庛之势微,句而上也。 郑锷曰:推者,推而前也。发者,举而起也。 王昭禹曰:中地之庛,则合于磬,折而句直,欲得其中。 陈用之曰:不过于句,不过于直,适如磬折之势焉。则用于刚柔,得上下之中,所以谓之中地。

《尔雅》《释训》

畟畟,耜也。
〈注〉言严利。〈疏〉舍人曰:畟畟,耜入地之貌。周颂良耜云:畟畟良耜,俶载南亩。毛传云:畟畟,犹测测也。郑笺云:良,善也。农人测测以利善之耜。炽菑,是南亩也,是言耜之严利也。

《释名》《释用器》

耜似也,似齿之断物也。
犁利也,利则发土绝草根也。
檀坦也,摩之使坦然平也。把播也,所以播除物也。
拂拨也,拨使聚也。

《耒耜经》

耒耜者,古圣人之作也。自乃粒以来,至于今生民赖之有天下国家者,去此无有也。饱食安坐,曾不求命称之义,非杨子所谓如禽者耶?余在田野间,一日呼耕,氓就而数其目,恍若登农皇之庭,受播种之法,淳风泠泠,耸竖毛发,然后知圣人之旨趣,朴乎其深哉!孔子谓:吾不如老农,信也。因书为《耒耜经》,以备遗忘,且无愧于食。

经曰:耒耜,农之言也。民之习,通谓之犁。冶金而为之者,曰犁镵,曰犁壁;斲木而为之者,曰犁底,曰压镵,曰策额,曰犁箭,曰犁辕,曰犁梢,曰犁评,曰犁建,曰犁槃。木与金凡十有一事,耕之士曰垡垡犹块也。起其垡者,镵也。覆其垡者,壁也。草之生,必布于垡。不覆之,则无以绝其本根。故镵引而居下壁,偃而居上镵,表上利壁,形下圆。负镵者曰:底底初实于镵中,上谓之鳖肉,底之次曰压。镵背有二孔,系于压镵之两旁,镵之次曰策额。言其可以捍其壁也。皆貤然相戴,自策额达于犁底,纵而贯之,曰箭。前如桯而樛者,曰辕。后如枘而乔者,曰梢。辕有越加箭可弛张焉。辕之上又有如槽形,亦如箭焉。刻为级,前高而后卑,所以进退曰评进之,则箭下入土也。深退之,则箭上入土也。浅以其上下类激射,故曰:箭以其浅深类可否,故曰:评评之上,曲而衡之者。曰:建建,揵也。所以柅其辕,与评无是,则二物跃而出,箭不能止横于辕之前,末曰槃,言可转也。左右系以乎轭也,辕之后末曰梢。中在手,所以执耕者也。辕取车之胸梢,取舟之尾止乎此乎。镵长一尺四寸,广六寸,壁广长皆尺微,椭底长四尺,广四寸,评底过压镵二尺,策额减压镵四寸,广狭与底同。箭高三尺,评尺有三寸,槃增评尺七焉。建惟称绝辕修九尺,梢得其半辕,至梢中间掩四尺。犁之终始丈有二耕,而后有爬渠疏之义也,散拨去芟者焉。爬而后有礰礋焉,有碌碡焉,自爬至礰礋,皆有齿碌,碡觚棱而已。咸以木为之,坚而重者,良江东之田器,尽于是耒耜经终焉。

《汉制考》

车人为耒。疏:古法耒下惟一金,不岐头先。郑云:耒下岐,据汉法而言,其实古者,耒不岐头,是以后。郑上注亦云:今之耜岐头。

耜广五寸。注:古者耜一金,两人并发之。今之耜岐,头两金,象古之耦也。疏:后汉用牛耕种,故有岐头两脚耜。今犹然也。但以牛种用一耜,则畎下布种。与古异矣。
《农政全书》耒耜图

耒耜图说

耒耜,上句木也。《易系》曰:神农氏作,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说文》曰:耒,手耕曲木,从木,推手。《周官》:车人为耒,庛长尺有一寸。郑注云:庛读如棘刺之刺,刺耒下前曲接耜,则耒长六尺有六寸,其受铁处欤?自其庛,缘其外,遂曲量之,以至于首,得三尺三寸。自首遂曲量之,以至于庛,亦三尺三寸。合为之六尺六寸。若从上下两曲之内,相望如弦量之,只得六尺。与步相应。坚地欲直庛,柔地欲句庛,直庛则利,推句庛则利,发倨句罄折,谓之中地耜锸也。《释名》曰:耜齿,也如齿之断物也。《说文》云:耜,从木,㠯声。徐铉等曰:今作耜。《周官·考工记》:匠人为沟洫,耜广五寸,二耜为耦,一耦之伐,广尺深尺谓之𤰝。郑云:古者耜,一金,两人并发之。其垄中曰𤰝𤰝,上曰伐伐之言发也。今之耜岐头两金,象古之耦也。贾公彦疏云:古者耜一金者,对后代耜岐头两金者也。云今之耜岐头者,后用牛耕种,故有岐头两脚耜也。耒耜二物而一事,犹杵臼也。

犁图


犁图说

犁,垦田器。《释名》曰:犁,利也。利则发土、绝草根也。犁从牛,故曰犁。《山海经》曰:后稷之孙叔平,始教牛耕。注云:用牛犁也,后改名耒耜,曰犁。
耕槃图

耕槃图说

耕槃,驾犁具也。《耒耜经》云:横于犁辕之前,末曰槃,言可转也。左右系以乎轭也。耕槃旧制稍短,驾一牛或二牛,故与犁相连。今各处用犁不同,或三牛四牛,其槃以直木,长可五尺。中置钩环,耕时旋擐犁首,与轭相为本,永不与犁为一体,故复表出之。
牛轭图

牛轭图说

牛轭,字亦作軏服,牛具也。随牛大小制之,以曲木窍其两旁,通贯耕索,仍下系鞅板,用控牛项,轭乃稳顺,了无轩侧。《说文》曰:轭,辕前木也。
镵图

镵图说

镵,犁之金也。《集韵》注:锐也,吴人云铁犁,长尺有四寸,广六寸。陆龟蒙《耒耜经》曰:冶金而为之者,曰犁。镵起其垡者也。负镵者,底底实于镵中,工谓之鳖肉。底之次曰压镵,皆貤然相戴。若剜土既多,其锋必秃。还可铸,接贫农利之。
图2缺,图|Imperial Encyclopaedia - Manufacture - pic1094|Imperial Encyclopaedia - Manufacture - pic1095}}鐴图说
鐴,犁耳也。其形不一。耕水田曰瓦缴,曰高脚;耕陆田曰镜面,曰碗口。随地所宜制也。
划图

划图说

划,俗又名镑。《周礼》:薙氏掌杀草,冬日至而耜之。郑元谓:以耜测冻土而划之,其刃如锄而阔,上有深裤,插于犁底,所置镵处具犁,轻小,用一牛或人挽行。北方幽冀等处,遇有下地,经冬水涸,至春首浮冻稍苏,乃用此器划土,而耕草根既断,土脉亦通。宜春种麰来,凡草莽污泽之地,皆可用之。盖地既淤壤,肥沃不待深耕,仍火其积草而种,乃倍收。斯因地制器,划土除草,故名划兼体用而言也。
锋图

锋图说

锋,古农器也。其金比犁镵小,而加锐。其柄如耒,首如刃锋,故名锋。取其铦利也。地若坚,垎锋而后耕牛,乃省力又不乏刃。古农法云:锋地宜深,锋苗宜浅。《齐民要术》云:速锋之地,恒润泽而不硬。注曰:刈谷之后即锋,茇下令突起,则润泽易耕。又云:苗高一尺则锋之,苗生垄平,锋而不耩。农书云:无鐴而耕。曰耩既锋矣,固不必耩。盖锋与耩相类,今耩多用岐头,若易锋为耩,亦可代也。
长镵图

长镵图说

长镵,踏田器也。镵比犁镵颇狭,制为长柄,谓之长镵。杜工部《同谷歌》曰:长镵长镵白木柄。即谓此也。柄长三尺馀,后偃而曲,上有横木如拐。以两手按之,用足踏其镵柄,后跟其锋入土,乃捩柄以起垡也。在园圃区田,皆可代耕。比于钁斸省力,得土又多。古谓之蹠铧,今谓之踏犁,亦耒耜之遗制也。
八字耙图


耙图说耙图说
耙,又作爬,又谓渠。疏:种莳直说云犁一耙六,今日只知犁深为功,不知耙细为全功。耙功不到,则土粗不实,后虽见苗立根,根不相著土,不耐旱,有悬死虫咬乾死等病。盖耙遍数,惟多为熟。熟则土有油土四指,可没鸡卵。为得耙桯,长可五尺,阔约四寸,两桯相离五寸许,其桯上相间,各凿方窍以纳木齿。齿长六寸许,其桯两端木括长可尺三,前梢微昂,穿两木挶以系牛挽钩索,此方耙也。又有八字耙,铸铁为齿。《齐民要术》谓之铁齿𨫒𨨯。凡耙田者,人立其上,入土则深。又当于耙头不时跂足,闪去所拥草木根荄。水陆俱必用之。
耖图

耖图说

耖,疏通田泥器也。高可三尺许,广可四尺,上有横柄,下有列齿,以两手按之,前用畜力挽行一耖,用一人一牛有作连耖,二人二牛特用于大田见功,又速耕耙而后用此,泥壤始熟矣。
碌碡图

碌碡图说

碌碡,又作碡。陆龟蒙《耒耜经》云:耙而后有碌碡焉,有礰礋焉,自爬至礰礋,皆有齿碌碡觚棱,而咸以木为之,坚而重者良。余谓碌碡字皆从石,恐本用石也。然北方多以石,南人用木,盖水陆异用,亦各从其宜也。其制长可三尺,大小不等,或木或石,刊木括之中,受簨轴以利旋转,又有不觚棱混而圆者,谓混轴,俱用畜力挽行,以人牵傍,打田畴上块,易为破烂。及碾捍场圃间,麦禾即脱稃穗。水陆通用之。
石礰

礰礋图说

礰礋又作礋,与碌碡之制同。但外有列齿,独用于水田破块、滓溷泥涂也。

《事物原始》耒耜

《易系辞》云:庖牺氏没,神农氏作,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耜之利,以教天下。《说文》云:耒耜锄田器也今以竹木为柄以铁为锸。《白虎通》曰:古者食禽兽之肉。神农时,人多禽兽不足。神农乃因天时地利制耒耜,教人农作。

《齐民要术》曰:赵过始为牛犁,实胜耒耜之利。《崔寔·正论》云:汉武帝使赵过为搜粟都尉。教民以牛植其法三犁共一牛以一人将之下种挽耧皆取备焉。《魏略》曰:皇甫隆为燉煌太守,民不晓耕,隆乃教民作耧犁,省力过半。

《说文》云:田器也。自汉赵过为牛犁、牛杷之始。

耒耜部艺文一

《修耒耜判》唐·白居易得甲为邠州刺史,正月,令人修耒耜,廉使责其失,农候,诉云邠地寒。

教有权,节业无易,宜地苟异于寒温,农则殊其早晚,甲分忧率职,从俗勉人。天时有常,农宜先定。地气不类,寒则晚成。虽愆揉木之时,未违把草之候,正唯廉使何昧遗风,纵稼器之已修先成焉。用苟土膏之不起欲速,何为诚宜嘉乃辨方?岂可诘其行古稽诸吕礼?修耒虽在于季冬,训此豳人于耜,未乖于正月,责则迂也,诉之宜哉。

《拟良耜除司农卿诰》宋·胡锜

自大易取益之,利以教天下时,则有若此选,已居开物成务之先矣。尔楩柞风雨之姿,樟楠雪霜之气,斲而成之惠。我南亩其利,已溥朕所嘉赖,擢仪九扈,盖以后稷之化豳,原汉文之躬籍,田皆尔之力尔。其为朕率趋末之民,而知本起,惰安之习而力勤俾,五谷皆熟,有年屡书,是为毋旷厥职,其往钦哉!

《代良耜谢表》前人

土脉起膏俶严,斲木之教天田携角,误跻司稷之,班闻命,凌兢戴恩伛偻。伏念臣泥涂未脱,畎亩不忘陈王业,以歌豳粗,知大本利天下,以取益,祗效小忠,我田既臧,其笠伊纠乃或耘,而或耔始载。柞以载芟,正以九农,播厥百谷,侯伯侯亚,侯彊侯旅,有厌其麃。如茨如梁,如坻如京,终善且有猥惭,刍贱滥辱稼卿。兹盖恭遇皇帝陛下,授历析,因分田,友助即功,以知稼穑。靡或遑宁亲耕,以给粢盛。昭然示劝,爰重中和书之进,载祈秋冬报之丰,肆使畬耰,亦跻扈棘。臣敢不戒其趋末?毋或违时,击壤而歌,敢云帝力之何有叙畴以乂,当思农政之用成。

《拟犁春知犍为郡兼劝农使诰》前人

古有农官,我朝分牧者系农,使示厚本也尔。刚木近仁,遁肥空谷,神光牛背,讹寝莫羁,左回右抽,往来修直,高原卑隰,坚栗方苞,亦既著劳效矣。犍为名郡也𢌿尔。一麾尔,其求距心之刍化,渤海之犊,俾千里无旷土,亦克用劝,则予汝嘉。

《代犁春到任谢表》前人

雨足周原,方协梦鱼之兆。地分蜀壤,将还佩犊之风。延见老农,具宣圣泽,伏念臣梓人,传之矩矱铁炉,步之范模技虽,厄于涂泥,性独耽于畎亩,骍其勿用犉。尔来思给荆州之民无裨强本,供柳中之士何补增屯。误简三推之知猥,被一麾之宠。载循汉陌,共理嘉陵。率彼戍兵,市缬缯而田沃,助其邻里劳酒食以畴良。勉收破块之功,实藉起膏之赐。力殚觳觫,报祝污邪。兹盖恭遇皇帝陛下,辉蓄牿亨,明离牝吉,引重致远,教耒耨以变通,缀绀服葱,接车鳞而沛艾。乃择人而作牧,俾领使以劝耕。臣敢不刍豆衔恩,蒲鞭示化,种四万头之益,愿广租分耦五百两之连,尤思粮卫。

《耒耜铭》明·方孝孺

安厥匮恬,厥勚业勿,贰世长利。

《前题》前人

牛之力不可剧,土之宜不可易。牛剧则败,土易无稼。

《镵铭》前人

用汝芟夷或封殖,崇善去恶,乃厥职。

《前题》前人

念民劳谨民时,顺民欲惠民灾。

耒耜部艺文二〈诗〉《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录一〉唐杜甫


长镵长镵白木柄,我生托子以为命。黄精无苗山雪盛,短衣数挽不掩胫。此时与子空归来,男呻女吟四壁静。呜呼二歌兮歌始放,闾里为我色惆怅。

耒耜部纪事

《齐民要术》:神农之时,天雨粟,神农遂耕而种之。作陶,冶斤斧,为耒耜、耝、耨,以垦草莽。
《礼记·月令》:孟春之月,天子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耜,措之于参保介之御间。《崔寔·政论》:武帝以赵过为搜粟都尉,教民耕植其法三犁共一牛一人将之
《后汉书·列女传》:王霸与令狐子伯为友,后子伯为楚相,其子为郡功曹。子伯乃令子奉书于霸,车马服从,雍容如也。霸子时方耕于野,闻宾至,投耒而归,见令狐子,沮怍不能仰视。
《陈留耆旧传》:萧令陈弇,字叔明,躬自握犁,种五谷,有黄雀,随犁翔弇上。
《魏略》:王甫隆为燉煌太守,民不晓作犁用工甚费隆乃教作耧犁省力过半
《晋书·徐苗传》:苗少家贫,昼执锄耒,夜则吟诵。
《桓宣传》:宣招怀初附,劝课农桑,简刑罚,略威仪,或载锄耒于轺轩,或亲耘穫于陇亩。十馀年间,石季龙再遣骑攻之,宣能得众心,每以寡弱距守。
《南史·宋武帝本纪》:帝微时躬耕于丹徒,及受命,耨耜之具颇有存者,命藏之,以留于后。
《宋·衡阳王义季传》:义季,尝大蒐于郢,有野老带苫而耕,命左右斥之。老人拥耒对曰:今阳和扇气,播厥之始,一日不作,人失其时。大王驰马为乐,驱斥老人,非劝农之意。义季止马曰:此贤者也。
《梁·贺革传》:革,字文明,少以家贫,躬耕供养,年二十,始辍耒就父受业。
《魏书·赵柔传》:有人与柔铧数百枚者,柔与子善明鬻之于市。有人从柔买,索绢二十疋。有商人知其贱,与柔三十疋,善明欲取之。柔曰:与人交易,一言便定,岂可以利动心也。遂与之。缙绅之流,闻而敬服焉。《赵琰传》:琰遣人买耜刃,得剩六耜,即令送还刃主。刃主高之,义而不受,琰命委之而去。
《北史·裴侠传》:帝矜其贫苦,乃为侠起宅,并赐良田十顷,奴隶耕耒粮粟莫不备足。缙绅咸以为荣。
《朝野佥载》:贞观年中,定州人魏全家富,母忽然失明,问卜者王子贞,子贞为卜之,曰:明年有人从东来,青衣者,三月一日来,疗必愈。至时候,见一人著青紬襦,遂邀为设饮食。其人曰:仆不解医,但解作犁耳。为主人作之,持斧绕舍求犁辕,见桑曲枝临井上,遂斫下。其母两眼焕然见物。此曲桑盖井之所致也。
《唐书·礼乐志》:孟春吉亥享先农,遂耕籍。前享一日,设耕籍位,从耕三公、诸王、尚书、卿位,设御耒席于三公之北,又设司农卿之位于南,诸执耒耜者位于公卿耕者之后、非耕者之前,已享,乃以耕根车载耒耜于御者间,皇帝乘车自行宫降大次。乘黄令以耒耜授廪牺令,横执之,左耜寘于席,遂守之。皇帝将望瘗,谒者引三公及从耕侍耕者、司农卿与执耒耜者皆就位。皇帝出就耕位,廪牺令进耒席,解韬出耒,执以兴,司农卿进受之,以授侍中,奉以进。皇帝受之,耕三推。侍中前受耒耜,反之司农卿,卿反之廪牺令,令复耒于韬,执以兴,复位。〈注〉御耒耜一具,三公耒耜三具,诸王、尚书、卿各三人合耒耜九具。以下耒耜,太常各令籍田农人执之。
肃宗乾元二年,诏去耒耜雕刻,命有司改造之。宪宗元和五年,诏以来岁正月籍田。御耒耜二,并韬皆以青。其制度取合农用,不雕饰,毕日收之。
《宋史·湖南周氏世家》:周行逢,尽有湖南之地。辟署官属,必取廉介之士。有女婿求补吏,不许,返给以耒耜,语之曰:吏所以治民也,汝才不能任职,岂敢私汝以禄邪。姑归垦田以自活。
《玉海》:雍熙四年,礼仪使言:御耒耜二具,并绦并饰以青,准乾元故事,其制如农人所执者,不加雕饰。事毕,收之,载以耕根车。
《宋史·食货志》:淳化五年,宋、亳数州牛疫,死者过半,官借钱令就江、淮市牛。未至,属时雨沾足,帝虑其耕稼失时,太子中允武允成献踏犁,运以人力,即分命秘书丞、直史馆陈尧叟等,即其州依式制造给民。真宗景德初,河朔戎寇之后,耕具颇阙。二年,内出踏犁式,诏河北转运使询于民间,如可用,则官造给之;且令有司议市牛送河北。
《玉海》:明道二年正月,大礼使以制成御耒耜、青箱等奏御。
《明纪》:宣德五年,上还京师,道见耕者,下马从容询其稼穑之事,因取所执耒耜三推,耕者罗拜上顾侍臣曰:朕三举耒已不胜劳,况常事此乎。人恒言劳苦,莫如农信矣。

耒耜部杂录

《礼记·礼运》:治国不以礼,犹无耜而耨也。
《管子·乘马篇》:距国门以外,穷四境之内,丈夫二犁,童五尺一犁,以为三日之功。
《国语·周语》:民无县耜。
《盐铁论》:庶人乘马者,足以代劳而已。故行则服轭,止则执犁。下种轭耧,皆取备焉。日种一顷,至今三辅,犹赖其利。辽东耕犁辕长四尺,回转相妨,既用两牛两人牵之,一人耜一人种,二人轭耧。凡用两牛六人,一日则种二十五亩。其悬绝如此。

锹锄部汇考

《诗经》《周颂·臣工》

命我众人,痔乃钱镈。
〈传〉痔,具钱铫镈耨也。〈疏〉《说文》云:钱铫,古田器。世本云垂作铫。宋仲子注云:铫,刈也。然则铫,刈物之器也。《说文》云:镈,田器也。《释名》云:镈,锄类也。镈迫地去。《草世本》云:垂作耨。《释器》云:斫斸谓之定。李巡曰:锄也。郭璞曰:锄属。《广雅》云:定谓之耨。《吕氏春秋》云:耨柄尺,此其度也。其耨六寸,所以间稼也。高诱注云:耨,芸苗也。六寸所以入苗间。此云镈耨当是一器,但诸文或以为耨即锄。或云锄类古器变易,未能审之。

《周礼》《冬官·考工记》

段氏为镈器。
〈订义〉郑康成曰:镈器,田器,钱镈之属。

《尔雅》《释器》

斪斸谓之定。
〈注〉锄属〈疏〉《广雅》云:定谓之耨世本云垂作耨。《吕氏春秋》云:耨柄尺,此其度也;其耨六寸,所以间稼也。《诗颂》:痔乃钱镈。《毛传》:镈耨也,镈耨及定当是一器。古器变易,未能识之。

斫谓之
〈注〉钁也。〈疏〉大锄也。

谓之疀。
〈注〉皆古锹插字

《方言》《杂释》

锸燕之东,北朝鲜洌水之间,谓之𣂁。宋魏之间谓之铧。或谓之鍏。江淮、南楚之间谓之锸。沅湘之间谓之畚。赵魏之间谓之喿。东齐谓之梩。
𣂁,汤料反。此亦锹声转也。喿字亦作锹也。梩音骇,江东又呼锹刃为,普蔑反。

《说文》

锄,薅斫用也。

钁,大锄也。

《释名》《释用器》

锄助也。去秽,助苗长也。齐人谓其柄曰:橿橿然正直也。头曰鹤,似鹤头也。
锸插也,插地起土也。或曰销销削也,能有所穿削也。或曰铧铧刳地为坎也,其板曰叶象木叶也。
耨,以锄妪耨禾也。
鑮,亦锄类也,鑮迫也。
《农政全书》钁图

钁图说

钁斸田器也。《尔雅》:谓之斫也。又云:鲁斫,《说文》云欘主,以诛除物根株也。盖农家开辟地土,用以斸荒,凡田园山野之间,用之者,又有阔狭大小之分。然总名曰钁。
锸图

锸图说

锸,颜师古曰:锹也,所以开渠者。或曰:削有所守也。《唐韵》作疀,俗作锸,同作插。《尔雅》曰:谓之疀。《方言》云:燕之东北,朝鲜洌水之间,谓之𣂁。宋、魏之间谓之铧,或谓之鍏。江淮南楚之间谓之锸。赵魏之间谓之喿。皆谓锹也。然多谓之锸,盖古谓锸,今谓锹,一器二名,宜通用。
铁搭图

铁搭图说

铁塔四齿或六齿,其齿锐而微钩,似杷非杷,斸土如搭,是名铁搭。就带圆銎以受直柄,柄长四尺。南方农家或乏牛犁,举此斸地,以代耕垦。取其疏利,仍就𨫒𨨯,块壤兼有杷钁之效。尝见数家为朋工力,相博日可斸地数亩。江南地少土润,多有此等人力,犹北方山田钁户也。
铧图

铧图说

铧,《集韵》云耕具也。《释名》:铧锸类起土也。《说文》:铧作䒩两刃锸也,从木,象形。宋魏作䒩。《集韵》䒩作铧,或曰削,能有所穿也。又铧刳地为坎也。铧与镵颇异,镵狭而厚,惟可正用;铧阔而薄,翻覆可使。老农云:开垦生地,宜用镵。翻转熟地,宜用铧。盖镵开生地著力易,铧耕熟地见功多。然北方多用铧,南方皆用镵。虽各习尚不同,若取其便,则生熟异气,当以老农之言为法。庶南北互用镵铧,不偏废也。
钱图

钱图说

钱,《臣工诗》曰:庤乃钱镈。注:钱,铫也。《唐韵》器也,非锹属也。兹度其制似锹非锹,殆与铲同。《纂文》曰:养苗之道,锄不如耨,耨不如铲。铲柄长二尺,刃广二寸,以划地除草,此铲之体用,即与钱同。
镈图

镈图说

镈,耨别名也。《诗》曰:其镈斯赵,以薅荼蓼。《释名》曰:镈迫也迫地去草也。《尔雅疏》云:镈耨一器或云锄或云锄属尝质诸。《考工记》:粤独无镈,何也。粤之无镈,非无镈也,夫人而能为镈也。
耨图

耨图说

耨除草器。《易》曰:耒耨之利,以教天下。《吕氏春秋》曰:耨柄尺,此其度也;其耨六寸,所以间稼也。高诱注云:耨芸苗也。六寸。所以入苗间。《广雅》又云:定谓之耨。《尔雅》曰:斪斸谓之定。郭曰锄属。《淮南子》曰:摩蜃而耨。〈蜃,大蚌也。摩令利用耨,此古农器也。〉《纂文》曰:养苗之道,锄不如耨。《古农法》云:苗生叶以上稍耨垄草,因隤其土以附苗根,此耨之功也。
耰锄图

耰锄图说

耰锄,耰为锄柄也。《释名》:锄,助也。去秽助苗也。《说文》:锄,立薅也。夫锄法有四,一次曰镞,二次曰布,三次曰拥,四次曰复。锄则苗随兹茂,其刀如半月,比禾垄稍狭,上有短銎以受锄钩,钩如鹅项,下带深裤。〈皆以铁为之〉以受木柄,钩长二尺五寸,柄亦如之。北方陆田举皆用此,江淮间虽有陆田习俗,水种但用直项锄头,刃虽锄也,其用如斸,是名钁锄。故陆田多不丰收。今表此耰锄之效,并其制度庶南北通用。
耧锄图

耧锄图说

耧锄,《种莳直说》云:此器出自海壖,号曰耧锄。耧制颇同,独无耧斗,但用耰锄,铁柄中穿耧之横桄,下仰锄刃,形如杏叶。撮苗后用一驴带笼觜挽之,初用一人牵,惯熟不用人,止一人轻扶,入土二三寸,其深痛过锄力三倍,所办之田,日不啻二十亩。今燕赵间用之,名曰劐子。劐子之制,又小异于此。劐子第一遍即成沟子,谷根未成,不耐旱。耧锄刃在土中,故不成沟子。第二遍加擗土木雁翅,方成沟子。其土分壅,谷根擗土,用木厚三寸,阔三寸,长八寸,取成三角样,前为尖,中作一窍,长一寸,阔半寸,穿于铁锄柄,压锄刃。上韩氏直说云:如耧锄过苗间,有小豁,不到处用锄,理拨一遍,即为全功也。
镫锄图

镫锄图说

镫锄,划草具也。形如马镫,其踏铁两旁作刃,甚利。上有圆銎以受直柄用之,划草故名镫锄。柄长四尺,比常锄无两刃角,不致动伤苗稼根茎。或遇少旱,或熇苗之后垄,土稍乾,荒秽复生,非耘耙耘爪所能去者。故用此划,除特为健利。此创物者随地所宜,偶假其形,而取便于用也。尝见江东农家用之。
铲图

铲图说

铲,《释名》曰:铲,平削也。《广雅》曰:《纂文》曰:养苗之道,锄不如耨,耨不如铲。铲柄长二尺,刃广二寸。以划地除草。此古之铲也。今铲与古制不同,柄长数尺,首广四寸,许两手持之,但用前进撺之划,去垄草,就覆其根,特号敏捷。今营州之东,燕蓟以北,农家种沟田者,皆用之。
竹扬杴图

木杴图木杴图

铁刃杴图杴图说铁刃杴图木杴图铁刃杴图

杴图说木杴图铁刃杴图

杴图说杴图说
杴,锸属,但其首方阔柄,无短拐,此与锹锸异也。锻铁为首,谓之铁杴。惟宜土工剡木为首,谓之木杴。可谷物,又有铁刃木杴,裁割田间,塍埂以竹为之者,淮人谓之竹扬杴,与江浙飏篮少异。今皆用之。

《事物原始》

《说文》云:锹也。晋王谈父被窦度所杀,谈年十八,密布利锸若耕锄者,伺度过,以利锸斩之。有司宥之。

事始曰:锄,田器也。以木为之,木下用钉磨田,以去草。《论语》云:耰而不辍,是也。

《周书》曰:神农时,天雨粟,帝种之。作锄、耨,以垦草莽,则锄、耨盖神农,造也。《说文》云:耨形如铲,柄长三尺,刃广二寸,以刺地除草。又云:头长六寸,柄长六尺。孟子云:深耕易耨。是也。今人呼为锄头,孟子虽有镃基,不如待时而。镃基,即锄之别名也。《广雅》曰:锄谓之耨,然则耨即锄矣。耨与耨同。

锹属,或以铁,或以木为之,用以取沙土。《方言》:铁者,名跳杴。木者,名杴部。

《天工开物》锄镈

凡治地生物,用锄镈之,属熟铁锻成,镕化生铁,淋口入水,淬健即成刚劲,每锹锄重一斤者,淋生铁三钱为率。少则不坚,多则过刚而折。

锹锄部艺文一

《拟赵镈除金部诰》宋·胡锜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农亦然尔。仁为之刃,义淬其锋,早入炉锤,取锻取砺,迄用有成,原田每每拮据,捋荼农亦良苦,非藉尔何以芟夷哉?此诗人所以有良耜臣工之褒,朕嘉汝绩擢司禹金,今而后聚百鍊之精,以铸农器,俾启辟攘,剔之有其具,以成我黍稷,往若予工,毋废厥职。

《代赵镈谢表》前人

掌周野之器,请事老农;修禹府之金,误登剧部。自天闻命无地措躬伏念,臣生本亲,锄质为至钝。畬田春暮其殚庤艾之劳,南亩秋函爰竭薅荼之力。方惭冶跃,忽拜秩增六斋辀人之工,乃令典领三品扬州之贡,亦俾甄收,岂伊矿顽足堪器,使兹盖恭遇皇帝陛下,政坚所执义成者,方治天下,犹在垆范,于尧铸求良弼,用作砺起,自傅岩尽化,买刀悉归销。戟臣敢不切磋琢磨,芟夷蕴崇断矣?同心辅大易,耒耜之教,作而从革成洪范稼穑之功。

锹锄部艺文二〈诗〉

《铲》元·王祯

古铲惟制小,颇逾锄耨功。今于古制异,用亦差不同。沟田垄攲仄,他刃诚难攻。制器度地宜,创物须良工。长柄加阔首,圆柄投直銎。畎亩耀吐月,肘腋凌轻风。务进同撞戈,再前随换踪。覆𦭞易反掌,剸地深潜锋。已令土膏润,旋看蔓草空。要处薅薙外,不离耘芓中。养苗成此稼,去秽利吾农。无田非力辟,有具致时丰。尝见燕赵北,亦传辽池东。远近或未识,图谱容相通。

锹锄部选句

晋陶潜诗:带月荷锄归。
唐王绩诗:南亩试挥锄。
杜甫诗:农事空山里,眷言终荷锄。
许浑诗:带经还荷锄。
贯休诗:自把短锄锄柮。宋欧阳修诗:披蓑带笠伴春锄。
苏轼诗:谁知把锄人,旧日东陵侯。
陆游诗:持钱锻药锄。〈又〉采药常携鸦觜锄。
明沈周诗:肯为鸣驺暂倚锄。

锹锄部纪事

《淮南子·齐俗训》:伊尹之兴土功也,修胫者使之蹠钁。《汉书·沟洫志》:大始二年,赵中大夫白公奏穿渠。引泾水,溉田四千五百馀顷,因名曰白渠。民歌之曰:田于何所。池阳、谷口。郑国在前,白渠起后。举锸为云,决渠为雨。泾水一石,其泥数斗。且溉且粪,长我禾黍。衣食京师,亿万之口。〈注〉师古曰:锸,锹也,所以开渠者也。《龚遂传》:渤海左右郡岁饥,盗贼并起。上选能治者,丞相御史举遂可用,上以为渤海太守。遂至,敕属县悉罢逐捕盗贼吏。诸持锄钩田器者皆为良民,吏毋得问,持兵者乃为盗贼。盗贼于是悉平。
《后汉书·独行传》:李善,淯阳人,本李元苍头也。显宗时辟公府,再迁日南太守。从京师之官,道经元冢。未至一里,乃脱朝服,持锄去草。尽哀,数日而去。
《法苑珠林》:汉考城人史姁少时,尝与邻人乘船,至下邳,卖锄思欲归,谓人曰:我方暂归。人不信之,答曰:一宿便还。即不相信,作书得报以为验实。一宿,果得报书,具知消息。
《世说》:管宁、华歆共园中锄菜,忽见地有片黄金,管挥锄视与瓦石不异,华捉而掷去。
《晋书·刘伶传》:伶,常乘鹿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锸而随之,谓曰:死便埋我。
《搜神记》:扶风杨道和,于田中,值雷,奔止桑树下,霹雳击之,道和以锄格之折其右肱,遂落地。
《十六国春秋·前燕录》:咸康八年秋七月,慕容皝营龙城新殿昌黎大棘县城,河岸崩出铁筑头一千一百七十四枚,永乐民郭陵见之,诣皝言状,皝曰:经始营殿,铁筑具出,神人允协之应也。赐陵爵关内侯。《晋书·孝友传》:王谈,父为邻人窦度所杀。谈阴有复雠志,乃密市利锸,阳若耕锄者。度常乘船出入,经一桥下,谈伺度行还,伏草中,度既过,谈于桥上以锸斩之,应手而死。
《传信记》:天宝中,上以三河道险束,漕运艰难,乃旁北山凿石为月河,以避湍急,名曰天宝河。其河东西径直长五里,馀阔四五丈,深三四丈,皆凿坚。石匠人于石,得古铁铲长三尺馀,上有平陆二字,皆篆文也。上异之,藏于内库,遂命改河北县为平陆县。旌其事也。《宋史·索湘传》:湘为河东转运使,王超等率师趋乌白池,抵无定河。水源涸绝,军士渴乏。时湘已辇大锹千枝至,令凿井,众赖以济。

锹锄部杂录

《周礼·考工记》:粤无镈,粤之无镈也,非无镈也,夫人而能为镈也。〈订义〉按注:镈,治田之器。《诗》云:庤乃钱镈,其镈斯赵,是已。注谓:粤地涂泥多草秽,而山出金锡,铸冶之业,田器尤多。以职方氏考之,扬州即粤地也。其利金锡竹箭,则粤多金锡信矣。
《贾谊·陈政事疏》:借父耰锄,虑有德色。
《过秦论》:锄耰棘矜,非铦于钩戟长铩也。
《农攻全书》:王祯曰:钱镈,古耘器。见于声,诗者多矣。然制分大小,而用有等差。如锄耨铲荡等,皆其属也。如耧锄镫锄耘爪之类,是其变也。至于薅马薅鼓,又其辅也。度而用之,则知水陆之耘事,有大功利在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