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剪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三十八卷目录

 锥部汇考
  《礼记》〈内则〉
  《释名》〈锥〉
  《事物原始》〈锥〉
  《天工开物》〈锥〉
 锥部艺文
  《处囊锥赋》       唐独孤申叔
  《锥处囊赋》          阙名
 锥部纪事
 锥部杂录
 锥部外编
 针部汇考
  事物原始〈针〉
  天工开物〈针 抽线琢针图〉
 针部艺文一
  《箴赋》           周荀卿
 针部艺文二〈诗〉
  《七夕穿针》        梁简文帝
  《七夕穿针》          柳恽
  《七夕穿针》         刘孝威
  《七夕穿针》          刘遴
  《答唐娘七夕所穿针》   徐悱妻刘氏
 《针部纪事》
 针部杂录
 针部外编
 钩部汇考
  《方言》〈钩〉
  《宋书》〈符瑞志〉
  《洞天清录》〈钩〉
  《事物原始》〈钩〉
 钩部艺文
  《犀钩铭》          晋傅咸
 钩部纪事
 钩部杂录
 剪部汇考
  《释名》〈释兵〉
  《洞天清录》〈剪刀〉
  《事物原始》〈剪〉
 剪部艺文一
  《金剪刀赋》         唐梁洽
 剪部艺文二〈诗〉
  《子夜冬歌》        唐崔国辅
  《剪刀》            徐夤
  《前题》           明瞿佑
 剪部选句
 剪部纪事
 剪部杂录
 剪部外编

考工典第二百三十八卷

锥部汇考

《礼记》

《内则》

子事父母,左佩小觿,右佩大觿。
〈陈注〉觿状如锥象骨,为之小觿,所以解小结,大觿所以解大结。

《释名》《锥》

锥,利也。

《事物原始》《锥》

《说文》云:锐也形如钻,苏秦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说苑》云:干将斩羽截铁,此至利也,使之补履,不如两钱之锥。

《天工开物》《锥》

凡锥熟铁锤成,不入钢和。治书编之类,用圆钻攻皮革,用扁钻梓人转索通眼,引钉合木者用蛇头钻其制。颖上二分许,一面圆一面剜,入傍起两棱以便转索。治铜叶,用鸡心钻,其通身三棱者名旋钻,通身四方而末锐者名打钻。

锥部艺文

《处囊锥赋》唐·独孤申叔

囊之为物也,虚受而无遗;锥之为器也,利用而攸资彼式处焉,必将劲而出矣。此乃柔止,安得固而藏之,遂得耀颖于纫缝之处。呈铦于挫锐之时,谅遏之兮不可,非刚克兮何其炯炯乎?从革之资纤,纤乎径寸之质,露微铓以外见,透虚囊而首出,方同人之处,晦静以求伸,比达士之奋奇物莫能屈。既藏身于不固,宁脱颖之无,必观其触之,必彻指之,必穿方将动而愈出,孰曰钻之弥坚。所以赵氏克明因之而兴喻,毛生不让比之,而自贤信立德而法矣,诚有待而言焉。且贤之在代也,或默或语,犹锥之在囊也。或出或处,囊虽固兮锥必自分代。虽溷兮贤罔同群,岂比夫不锐者,载繁载考而莫出,不善者四十五十而无闻,是以匪无思乎?指地将有望于决云,吐颖呈锋,磨砺而自我投奇,擢异提携而在君,嗟乎道之将行也。必有用我者,彼贤未达,虽执鞭而尚从我道,有庸宁补履而为下,向使无铦锷之珍为铅刀之伦,缩劲挺于囊橐,受顽钝于陶钧,复何异恍惚之内物?䲭夷之中人君子曰:是事也,可以为鉴戒,可以明进退?岂独美于一时,盖垂规于百代。

《锥处囊赋》阙名

惟国生贤囊锥喻焉,囊之体也;柔不能挫其锐,锥之资也。利自可攻其坚,固脱颖而出矣,岂潜芒而蔑然?当其组织而备,锻鍊而利,既括之而无咎,亦藏之而转。秘察其所安,观其所自则锥也,遇处囊之日。囊也,为置锥之地尔。其舍之则藏辉,然有光匪宣,其利将掩其铓质,虽蒙其磨错,锋已露其雪霜,既隐之而斯见,亦抑之而复扬。笑矢之在櫜,潜而勿用,殊玉之被褐,闇然不彰,无谓其利。博其功,细用每施于补履,色更因于作砺弥坚者,触之必通。尝巧者用无不济,是以铦锋不得而永潜,轻缕不得以久蔽其受也。含虚其出也,有馀柔以外表,刚而内居囊。若掷于荆卿,我殊于药囊,若焚于郭璞,我异于书,亦当蓄其锐,露其颖,罔退尺以韬光,每进寸而悬影。漏褚中之物,比之不同;争锥末之人,窥之自警。谁谓利器密其弥缝,用之则行,或可执其柄动,而愈出不可当其锋,宜掌握而为美,岂缄縢而是从别?有藏器未遇饰躬,有素囊之既处嗟,毛遂之未知锥之可方,倘平原之一顾。

锥部纪事

《战国策》:苏秦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足。《后汉书·董卓传》:帝拜胡才征东将军,张杨为安国将军,皆假节、开府。其垒壁群竖,竞求拜职,刻印不给,至乃以锥画之。
《晋书·王浚传》:浚伐吴。吴人于江碛要害之处,作铁锥长丈馀,暗置江中,以逆距船。浚乃作大筏数十,方百馀步,令善水者以筏先行,遇铁锥,锥辄著筏去。王隐《晋书》:赫连勃勃性残忍刻暴,蒸土筑城,锥入一寸,即杀作者。锥若不入,即杀行锥者并筑之。
《剪胜野闻》:御史袁凯佯狂病颠,帝曰:吾闻颠者不肤挠。乃命以木锥锥凯,凯对上大笑,帝放归。

锥部杂录

《诗经·卫风·芄兰》:芄兰之支,童子佩觿。〈注〉觿锥也以象骨为之所以解结成人之佩非童子之饰也
《史记·平原君传》:秦围邯郸,赵使平原君求救,合从于楚,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人偕。得十九人,馀无可取者。门下有毛遂者,前,自赞于平原君曰:遂闻君将合从于楚,约与门下食客二十人偕。今少一人,愿君即以遂备员而行矣。平原君曰:先生处胜之门下几年于此矣。毛遂曰:三年于此矣。平原君曰:夫贤士之处世也,譬若锥之处囊中,其末立见。今先生处胜之门下三年于此矣,左右未有所称,胜未有所闻,是先生无所有也。先生不能,先生留。毛遂曰: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使遂蚤得处囊中,乃颖脱而出,非特其末见而已。平原君竟与毛遂偕。
《汉书·食货志》: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枚乘传》:舜无立锥之地,以有天下。
东方朔《答骠骑难》:干将莫耶,天下之利剑也。水断鹄雁,陆断马牛,将以补履,曾不如一钱之锥。《酉阳杂俎》:中牟县魏任城王台下池中有汉时铁锥,长六尺,入地三尺,头西南指不可动。
《传灯录》:去年贫无置锥之地,今年贫到锥也无。《东斋记事》:今俗谓人之至贫者,则曰无置锥之地,此语盖自古有之。韩非子云:尧无胶漆之约于当世而道行,舜无立锥之地于宇内而德结。又《史记·优孟传》:孙叔敖为楚相死,其子无立锥之地。又后汉郭丹、后蜀诸葛亮传俱有此语。
《怀麓堂集》:功德寺甚弘敞,后殿尤精丽,殿柱及藏经笥皆锥金。锥金者布纯金为地,髹彩其上,以锥画之,为人物花鸟,状若绘画然。

锥部外编

《酉阳杂俎》:有傅先生入山七年,老君与之木钻,使穿一盘石,石厚五尺,曰:此石穴当得道。积四十七年,石穿,得神丹。
新罗国有第一贵族金哥,其远祖名旁㐌,有弟一人,甚有家财。旁㐌因分居乞衣食入山中,日没径黑,旁㐌因止石侧。至夜月明,见群小儿赤衣,共戏一小儿云:尔要何物?一曰要酒,小儿露一锥子击石,酒及樽悉具;一曰要食,又击之,饼饵羹炙罗于石上。良久,饮食而散,以金锥插于石罅。旁㐌大喜,取其锥而还。所欲随击而办,因是富侔国力。尝以珠玑赡其弟,弟谓旁㐌我或如兄得金锥也。旁㐌知其愚,谕之不及,乃入山,遇群鬼,怒曰:是窃余金锥者。乃执之,谓曰:尔欲为筑糠三版乎?欲鼻长一丈乎?其弟请筑糠三版,三日饥困不成,求哀于鬼,乃拔其鼻,鼻如象而归。国人怪而聚观之,惭恚而卒。其后子孙戏击锥求狼粪,因雷震,锥失所在。

针部汇考

《事物原始》《针》

《内传》云:大昊制九针之始,礼记内则有纫箴请缝之事,当是制衣裳则有针线矣。

《天工开物》《针》

凡针,先锥铁为细条,用铁尺一根锥成线眼,抽过条铁成线,逐寸剪断为针。先鎈其末,成颖用小槌敲扁,其本刚锥穿鼻,复鎈其外。然后入釜,慢火炒熬,炒后以土末入松木火矢,豆豉三物罨盖,下用火蒸,留针二三口插于其外,以试火候。其外针入,手捻成粉碎,则其下针火候皆足。然后开封,入水健之。凡引线成衣与刺绣者,其质皆刚,唯马尾刺工为冠者,则用柳条软针。分别之妙在于水火健法云。

抽线琢针图


针部艺文一《箴赋》周荀卿

有物于此,生于山阜,处于室堂,无知无巧,善治衣裳,不盗不窃,穿窬而行,日夜合杂,以成文章,以能合从。又善连衡,下覆百姓,上饰帝王。功业甚博,不见贤良,时用则存,不用则亡,臣愚不识,敢请之王,王曰:此夫始生钜,其成功小者邪长,其尾而锐,其剽者邪头铦达,而剽赵缭者邪,一往一来,结尾以为事。无羽无翼,反覆甚极,尾生而事起,尾邅而事已簪。以为父管,以为母,既以缝表,又以连囊夫,是之谓箴理。

针部艺文二〈诗〉

《七夕穿针》梁·简文帝

怜从帐里出,相见夜窗开,针攲疑月暗,缕散怪风来。

《七夕穿针》柳恽

代马秋不归,缁纨无复绪,迎寒理衣缝,映月抽纤缕,的皪愁睇光,连娟若眉聚,清露下罗衣,秋风吹玉柱,流阴稍已多,馀光欲谁与。

《七夕穿针》刘孝威

缕乱恐风来,衫轻羞指现,故穿双眼针,持缝合欢扇。

《七夕穿针》刘遴

步月如有意,情来不自禁,白光抽一缕,举袖弄双针。

《答唐娘七夕所穿针》徐悱妻刘氏

倡人效汉女,靓妆临月华,连针学并蒂,萦缕作开花,孀闺绝绮罗,揽赠自伤嗟,虽言未相识,闻道出良家,曾停霍君骑,经过柳惠车,无由一共语,暂看日升霞。

针部纪事

《琅嬛记》:昔有姜氏与邻人文冑通殷勤,文冑以百鍊水晶针一函遗姜氏,姜氏启履箱取连理线贯双针,结同心花以答之。故《定情篇》曰:素缕连双针。
《西京杂记》: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俱以习之。
《后汉书·戴就传》:就仕郡仓曹掾,刺史欧阳参奏太守成公浮赃罪,遣从事薛安案仓库簿领,收就于狱。幽囚考掠,五毒参至。又以大针刺指爪中,使以把土,爪悉堕落。
《拾遗记》:魏文帝美人薛夜来妙于针工,虽处深帷重幄之内,不用灯烛之光,裁制立成。非夜来缝制,帝则不服,宫中号曰针神。
《酉阳杂俎》:魏时有句骊客,善用针取寸发,斩为十馀段,以针贯取之,言发中虚也,其妙如此。
《晋书·杜锡传》:锡累迁太子中舍人。性亮直忠烈,屡谏悯怀太子,言辞恳切,太子患之。后置针著锡常所坐处毡中,刺之流血。他日,太子问锡:向著何事。锡对:醉不知。太子诘之曰:君喜责人,何自作过也。
《艺术传》:鸠摩罗什以大乘为化。姚兴迎罗什,待以国师之礼。兴尝谓罗什曰:大师聪明超悟,天下莫二,何可使法种少嗣。遂以伎女十人,逼令受之。尔后不住僧坊,别立解舍,诸僧多效之。什乃聚针盈钵,引诸僧谓之曰:若能见效食此者,乃可畜室耳。因举匕进针,与常食不别,诸僧愧服乃止。
《顾恺之传》:恺之善丹青,图写特妙。尝悦一邻女,挑之弗从,乃图其形于壁,以棘针钉其心,女遂患心痛。恺之因致其情,女从之,遂密去针而愈。
《舆地志》:齐武帝起层城观,七月七日宫人多登之穿针,世谓之穿针楼。
《女红馀志》:许允妇阮氏有古针,一生用之不坏。《酉阳杂俎》:高瑀在蔡州,有军将田知回易折欠数百万,高方令锢身,勘田忧迫,计无所出,坐客有处士皇甫元真者,微笑曰:予尝游海东,获二宝物,当为君解此难。田谢之,遂晨谒高,因请曰:元真此来特从尚书乞田性命,某于新罗获一巾子辟尘,欲献此赎田。即于怀内探出授高,高才执已觉体中虚凉,翌日宴于郊外,顾视马尾鬣及左右驺卒,数人并无纤尘,监军使觉问高,高不敢隐,监军固求见处士,曰:道者更有何宝,愿得一观?皇甫具述救田之意,且言药出海东,今馀一针,力弱不及巾,可令一身无尘。监军拜请曰:获此足矣。皇即于巾上抽与之,针金色,大如布针,监军乃劄于巾试之,骤于尘中,尘唯及马騣尾焉。《唐书·百官志》:中尚署令七月献细针。
《开元天宝遗事》:宫中以锦结成楼殿,高百尺,上可胜数十人,陈以瓜果酒炙,设坐具以祀牛女二星。嫔妃各以九孔针五色线向月穿之,过者为得巧之候,宴乐达旦,士民之家皆效之。
《史遗》:郑代嫂张氏女名采娘,七夕夜陈香筵,祈于织女。是夕,梦云舆羽盖,蔽空驻车,命采娘曰:吾织女,汝求何福?曰:愿巧耳。乃遗一金针,长寸馀,缀于纸上,置裙带中,令三日勿语,汝当奇巧,不尔化成男子。经二日,以告其母,母观之,则空纸矣,其针迹犹在。采娘忽病,张氏有娠,采娘卒,逾月生一男。
《五代史·唐庄宗本纪》:克用少骁勇,从其群豪射猎,或挂针于木,或立马鞭,百步射之辄中。
《燉煌新录》:张存善针,存有奴好逃亡,存宿行针缩奴脚,欲使则针解之。
《清异录》:自唐末无赖男子以劄刺相高,或铺辋川图一本,或砌白乐天罗隐诗百首,至有以平生所历郡县饮酒蒱博之事,所交妇人姓名齿行第坊巷形貌之详一一标表者,时人号为针史。
《元氏掖庭记》:九引堂,七夕乞巧之所。至夕,宫女登台,以五采丝穿九尾针,先完者为得巧,迟完者谓之输巧,各出资以赠得巧者焉。
《云林遗事》:阁前置梧石,日令人洗拭,及苔藓盈庭,不留水迹,绿缛可坐。每遇坠叶,辍令童子以针缀杖头刺出之,不使点坏。
《饶州府志》:浮梁里人吴氏女畜鸲鹆,数年能言,堪任使。一日,女使借针于邻女,女候园门,鸲鹆被鹞攫望,见女呼曰:针落园中菜上。女不能救,怏怏痛惜,觅菜上,果得针。

针部杂录

《礼记·内则》:衣裳绽裂,纫箴请补缀。
《盐铁论》:顿牟掇芥磁石引针,皆以其真,是不假他类。《淮南毕万术》:磁石拒棋取鸡用作针,针磨铁捣之,以和磁石,日涂棋头,曝乾之置局上,即相拒不休。首泽浮针,取头中垢以涂塞其孔,置水即浮。
《吴志·虞翻传》:翻少好学,有高气。年十二,客有候其兄者,不过翻,翻追与书曰:仆闻虎魄不取腐芥,磁石不受曲针,过而不存,不亦宜乎。
《荆楚岁时记》:七月七日是夕,人家妇女结綵缕穿七孔针,或以金银鍮石为针。《补笔谈》:以磁石磨针锋,则锐处常指南,亦有指北者,恐石性亦不同。如夏至鹿角解、冬至麋角解,南北相反,理应有异,未深考耳。
《物类相感志》:针眼割线者,宜用灯烧眼。
《同话录》:地螺或有子午正针,或用子午丙壬间缝针,天地南北之正当用子午。或谓今江南地偏,难用子午之正,故以丙壬参之古者,测日景于洛阳,以其天地之中也。然有于其外县阳城之地,地少偏,则难正用,亦自有理。
《三柳轩杂识》:阴阳家为磁石引针定南北,每有子午丙壬之理,按本州沽义磁石磨针锋则能指南,然尝偏东,不全南也。其注取新纩中,独缕以半芥子蜡缀于针腰,无风处垂之则针尝指南,以针积贯灯心浮水上亦指南,然常偏丙位,盖丙为土火庚辛金其制,故知是物类感耳。
《女红馀志》:南华《谢美人针诗》曰:同心欲制锦,岁月好磨砻。眼中如得锦,灯下敢辞缝。
《帝京景物略》:七月七日之午丢巧针,妇女曝盎水,日中顷之,水膜生面绣,针投之则浮。看水底影,有成云物花头鸟兽影者,有成鞋及剪刀水茄影者,谓乞得巧。其影粗如槌,细如丝,直如轴蜡,此拙徵矣。

针部外编

《法苑》:珠林天神化作一人,状类如猪,名曰祸母,食针一升。
《武进县志》:元嘉末,丹阳郡吏章授尝使吴舟经毗陵,遇黄色单衣人寄载,所过村墅辄去。良久,授疑发其笥,得文书数卷,内有吴郡诸人名,又有针数百枚,授愈疑之。后以少酒脯饷授曰:君弗疑,我是鬼也。主行病,所以多持针者,当疾者以针针之,夺其神耳。丹阳已别有使,往今年多病,君后勿至病家。授从乞药,答言:我不主治病。授问致病之由,答曰:不善降殃而已。登岸忽不见。

钩部汇考

《方言》《钩》

钩宋楚陈魏之间,谓之鹿觡,或谓之钩。格自关而西,谓之钩,或谓之䥩。
〈注〉悬物者,或呼鹿角。

《宋书》《符瑞志》

珊瑚钩,王者恭信则见。

《洞天清录》《钩》

古铜腰束绦钩,有金银碧填嵌者,有片金商者,有用兽而为肚者,皆三代物也。有羊头钩,螳螂捕蝉钩,鏒金者,皆秦汉物也。斋中以之悬壁,挂画、挂剑及拂尘等用甚雅,自一寸以至盈尺,皆可用。

《事物原始》《钩》

《说文》云:曲钩也,引来曰钩,推去曰镶。晏婴曰:曲兵将钩之,周穆王把酒请王母,歌以珊瑚钩,击杯而歌。

钩部艺文

《犀钩铭》〈有序〉晋·傅咸世称骇鸡之犀,闻之父。常侍曰:犀之美者有光,鸡见影而惊。故曰骇鸡有以此钩,见遗者乃为之铭

兽。曰元犀处自林麓,食惟棘刺林兼五肉〈阙〉。或有神表露以角含精吐英,望如华烛置之,荒野禽兽莫触。

钩部纪事

《新序》:管仲傅齐公子纠,鲍叔傅公子小白,齐公孙无知杀襄公,公子纠奔鲁,小白奔莒。齐人诛无知迎公子纠于鲁,公子纠与小白争入,管仲射小白,中其带钩,小白佯死,遂先入,是为齐桓公。
《吴越春秋》:阖闾既宝莫耶,复命于国中作金钩。令曰:能为善钩者,赏之百金。吴作钩者甚众。而有人贪王之重赏也,杀其二子,以血衅金,遂成二钩,献于阖闾,诣宫门而求赏。王曰:为钩者众而子独求赏,何以异于众钩乎。作钩者曰:吾之作钩也,贪而杀二子,衅成二钩。王乃举众钩以示之:何者是也。王钩甚多,形体相类,不知其所在。于是钩师向钩呼二子之名:吴鸿,扈稽,我在于此,王不知汝之神也。声绝于口,两钩俱飞著父之胸。吴王大惊,曰:嗟乎。寡人诚负于子。乃赏百金。遂服而不离身。
《阚子》:鲁人有好钓者,以桂为饵,黄金为钩。
《淮南子·道应训》:大司马捶钩者,年八十矣,而不失钩芒。大司马曰:子巧耶。有道耶。曰:臣有守也。臣年二十好捶钩,于物无视也。非钩无察也。是以用之者,必假于弗用也,而以长得其用。而况持无不用者乎。物孰不济焉。
《宋书·符瑞志》:汉武帝赵婕妤,家在河间,生而两手皆拳,不可开。武帝巡守过河间,望气者言,此有奇女天子气,召而见之。武帝自披其手,即时申,得一玉钩。由是见幸,号曰:拳夫人。进为婕妤,居钩弋宫,大有宠。十四月生男,是为昭帝,号曰:钩弋子。武帝曰:闻昔尧十四月而生,今钩弋子亦然。乃名其门曰尧母门。汉桓帝永兴二年四月,光禄勋府吏舍,壁下有青气,得玉钩、玦各一。钩长七寸三分,玦周五寸四分,身中雕镂。
《搜神记》:京兆长安有张氏,独处一室,有鸠自外入,止于床。张氏祝曰:鸠来,为我祸也,飞上承尘;为我福也,即入我怀。鸠飞入怀。以手探之,则不知鸠之所在,而得一金钩。遂宝之。自是子孙渐富,资财万倍。蜀贾至长安,闻之,乃厚赂婢,婢窃钩与贾。张氏既失钩,渐渐衰耗。而蜀贾亦数罹穷厄,不为己利。或告之曰:天命也。不可力求。于是赍钩以反张氏,张氏复昌。故关西称张氏传钩云。
《东宫旧事》:皇太子纳配,有龙头髻枕,银环钩副之。《梁书·夏侯详传》:天监六年,徵详为侍中、右光禄大夫。先是,荆府城局参军吉士瞻役万人浚仗库防火池,得金革带钩,隐起雕镂甚精巧,篆文曰锡尔金钩,既公且侯。士瞻,详兄女婿也。女窃以与详,详喜佩之,期岁而贵矣。
《隋书·苏威传》:威见宫中以银为幔钩,因盛陈节俭之美以谕上。上为之改容,雕饰旧物,悉命除毁。
《酉阳杂俎》:开元中,河西骑将宋青春骁果暴戾,为众所忌。得一钩,及西戎岁犯边,青春每阵常运臂大呼,执馘而旋,未尝中锋镝。西戎惮之,一军赖焉,后获生口数千军,帅令译问:衣大虫皮者,尔何不能害?青春答曰:尝见青龙突阵而来,兵刃所及若叩铜铁,我知为神助将军也。青春乃知钩之有灵。青春死后,钩为瓜州刺史李广琛所得,或风雨后迸光出室,环烛方丈。哥舒镇西知之,求易以它宝,广琛不与,因赠诗刻舟,寻化去,弹铗未酬恩。

钩部杂录

《三辅决录》:张氏得钩,何氏得算,故《三辅旧语》曰:何氏算,张氏钩;何氏肥,张氏瘦。言何氏有肥人辄贵,瘦人辄贱;张氏瘦者辄贵,肥者辄贱。故二族以钩算知凶吉,以肥瘦知贵贱。
《魏文帝与王朗书》:不爱江汉之珠而爱巴蜀之钩,此言难得之贵宝,不若易有之贱物。
《周处风土记》:义阳腊日饮祭之后,叟妪儿童为藏钩之戏,分为二曹以较胜负。
《三秦记》:汉武帝钩弋夫人手拳,时人效之,目为藏钩也。
《化书》:鱼可使之吞钩,虎可使之入陷,盖食有所利也。《北梦琐言》:杜荀鹤尝吟一联云旧衣灰絮絮新酒竹篘篘或话于韦庄庄曰:我道印将金锁锁,帘用玉钩钩。

剪部汇考

《释名》《释兵》

剪刀,剪进也,所剪稍进前也。

《洞天清录》《剪刀》

有镔铁剪刀,制作极巧,外面起花度金,里面嵌回回字者,如潘铁所遗。倭制摺叠剪刀,古所未有,有则宝之。后世必有好尚之者。

《事物原始》《剪》

《古史考》曰:铁器也,用以裁布帛,始于黄帝时。
剪部艺文一《金剪刀赋》梁洽
金剪刀者,奚其有情?柔而能决,坚而能贞,表里洞澈,上下鲜晶。缺处磨尽,铓间淬成,长锋贮其烟色,秀彩夺其霜明。值凝寒则劲质加励,沾微润则青衣半生。双刃回合两棱㩻倾,閟之而綵缕皆隐,用之而画尺常并。及其春服既裁,寒衣欲替,隙光入座,蟠蛟龙于影中暝色浮阶,下星辰于环际,且夫小而轻生闺阁之幽情,新而利为房栊之名器。开玉匣则飞光射人,落银床则喧声碎地。色綵满箧,细锦盈箱,推妙便制,择贤而当,岂顾常规而在准,不徒借美锦而多伤?方取须拾,合时,短长有若欲去,纤过不遗片善。贪寸美而宽裁,避一花而斜剪,纰缪者退之而自惭,缛绣者进之而自勉,莫不赏兹器之能,荷情人之妙选矣。

剪部艺文二〈诗〉《子夜冬歌》唐·崔国辅

寂寥抱冬心,裁罗文褧褧,夜久频挑灯,霜寒剪刀冷。

《剪刀》徐夤

宝持多用绣为囊,双目交加两鬓霜,金匣掠平花翡翠,绿窗裁破锦鸳鸯,初裁连理枝犹短,误绾同心带不长,欲制缊袍先把看,质非纨绮愧铦铓。

《前题》明·瞿佑

巧制工夫百鍊钢,持来闺阁共行藏,双环对展鱼肠快,两股齐开燕尾张,针线有功凭制造,绮罗无价任裁量,随机镂出新花样,长在佳人玉指旁。

剪部选句

唐白居易诗:灯底裁缝剪刀冷。
元胡天游诗:并刀欲下更迟迟。
明陈继诗:秋叶未红金剪冷。

剪部纪事

《南史·范云传》:齐建元初,竟陵王子良为会稽太守,云为府主簿。宠冠府朝。江祏求云女婚姻,酒酣,巾箱中取剪刀与云,曰:且以为聘。云笑受之。至是祏贵,云又因酣曰:昔与将军俱为黄鹄,今将军化为凤凰,荆布之室,理隔华盛。因出剪刀还之。
《云仙杂记》:姑园戏作剪刀,以苜蓿根粉养之,裁衣则尽成墨界,不用人手而自行。
《清异录》:上饶葛溪铁精而工细,余中表以剪刀二柄遗赠,皆交股屈环,遇物如风,经年不营一,上有凿字,曰二仪刀。
《庚溪诗话》:少陵诗非特纪事,至于都邑所出,土地所生,物之有无贵贱,亦时见于吟咏。如云急须相就饮一斗,恰有青铜三百钱,丁晋公谓以是知唐之酒价也。建炎己酉,岁车驾驻跸建康,比钱申仲赴召命,仆亦以事至,彼与之同邸。申仲以能诗自负,常作诗话甚详,余偶用其剪纸刀渠颇靳之,且曰:此刀惟吾乡所造者颇佳,他处不及也。余戏之曰:仙乡剪刀虽佳,然不及太原也。钱曰:太原唯出铜器,未闻出剪刀也。余曰:君深于诗,而不知此耶?子美诗曰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吴淞半江水,吾岂妄言哉?钱大笑,因而定交。
《女红馀志》:潘炕姬解愁,有双龙夺珠之剪。

剪部杂录

《妆楼记》:剪刀池昔车引读书于此,妇以女红佐之,落剪刀于此池。

剪部外编

《己疟编》:信州人袁著夜经废宅,遇一黑面妇人,自称裂娘,堆双髻,衣红褐,佩两金环,正语间,忽不见。著疑惧旋走,退宿于故知家。明日复至其所,但见污尘中积褐一堆,拨开得一剪刀,乃知昨所遇者剪刀精也。《江宁府志》:金陵铁塔仓一铁剪,上覆以亭,不知所设,亦不知何以在此。先是仓中多失米,谓是剪作祟,今上米者岁一祭之。